saya niiyama



這點力氣對于 老馬來說能算什么? 不過是徒增情趣罷了。

   慧心越是有些小小的抗拒,老馬就越是來了興致。

  他手上力氣加大,一把將僧袍拽下。

  少女的迷人之處躍然于老馬眼跟前,帶著少女獨有的體香,迷的是老馬神魂顛倒,恨不得溟滅在這溫柔鄉中。

  慧心驚的是臉也紅了,呼吸也亂了,少女呼出的芬芳拂在老馬面上,老馬感覺自己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施主……”慧心顯然是難為情了起來,但又期待老馬有所動作,心里矛盾極了,一邊是 身體和腦子里控制不住的渴望,一邊又是 師太往日里天天叨念的 男人如老虎。

  心里又癢又酥,渴望和期待逐漸一步一步吞沒她的腦子,一點一點的侵占她的理智。

  此時,老馬仿佛在欣賞絕世珍品一樣欣賞著慧心。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頭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婦好看了多少倍,簡直就是最完美的藝術,看的老馬兩眼發光。

  老馬再來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蓋了上去。

  慧心身體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現在這個緊要關頭,只覺得一股奇妙的觸感,帶著電流一般的感覺傳滿全身上下,慧心居然忍不住打了一個顫。

  口中發出控制不住的嬌嗔聲音。

  老馬幾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只手動作著,一只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

  慧心一張臉紅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視老馬的動作,但一邊又被老馬這充滿了男人陽剛之氣的軀體而神魂顛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個更多的進展發生。

  老馬三下五除二的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慧心捂著眼睛,卻從縫隙里面偷偷的看,一邊看著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身體上游走,一邊又想看看他的樣子。

  雖然有月光,不過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看出衣服的一角有一處突起。

  慧心越想就越難受,伴隨著老馬的動作,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慧心根本就不想去想做這種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現在就想要索取更多。

  若是慧心現在還沒把那些戒律清規拋之腦后,恐怕早就對自己這些想法感到無地自容。

  老馬欣賞著 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發出的聲音,一邊感嘆這自己到底是什么運氣,居然能遇見這等尤物,實在是天佑他。

  旖旎曖昧的氣息在兩人中間散開。

  這一次老馬不會再像上一次一樣猶豫不決,這一次一定要拿下這個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個月了。

  老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擺,只是接觸到了慧心的大腿一側,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陣顫栗。

  “慧心!慧心!”“師妹!慧心師妹!”耳邊不遠處突然傳出來的喊聲將一對野鴛鴦嚇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來。

  這是她熟悉的師姐慧云和師太的聲音,一定是因為這天色深了她又沒有回去,擔心的跑出來找了。

  慧心雖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難以言說。

  沒想到師太卻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現了她未回山門,一想到接下來要進行的事情被她們幾個打斷了,慧心實在是有一些高興不起來。

  老馬這邊更是氣憤,他都臨近爆發邊緣了,這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壞人好事的尼姑。

  “這聲音你聽聽是不是 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馬開口問著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臉紅彤彤的,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老馬這才十分不樂意的起身,放開了慧心的酥胸藕臂。

  慧心聽著這聲音實在是有些驚慌,剩下飛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馬也在一邊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罵著。

  什么時候來不好,非要這個時候來,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這一個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兒都已經快要手到擒來了,卻在這個時候被人給打斷了。

  外面的雨已經開始停了,老馬見慧心已經穿好了衣服,但臉色還是那么一副紅彤彤的樣子。

  “在這里!”慧心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喊聲,總算是有些不情愿的開了口。

  一行人聽到了熟悉的師妹的聲音,自然是立馬就找到了洞口,師太絮絮叨叨的聲音還沒有到洞口就已經不停的響了起來。

  “慧心啊慧心,這兩天天氣陰雨連綿,本來為師就提醒過你,行走的時候一定要 小心腳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東西,你要給我一是及時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師太根據著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卻沒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個男人。

  她的臉色瞬間有些驚慌。

  可是轉眼一看,這男人身后站著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還不等師太開口,慧心就先一步搶話,這原因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心虛。

  “師太,我晚間上山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腳,實在是沒有辦法走路,這位施主過路的時候剛好遇見了我,便幫助我走到這里的山洞里面,還幫我處理傷口,只因這腳實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經回去了。

  ”慧心一雙小臉實在是無害,撲閃撲閃的大眼睛讓誰看了都覺得可憐。

  師太聽了這些話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復復的上下注視了兩人好幾遍,這才低頭雙手合十。

  “謝過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馬本來就全程(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一言不發,有些不高興,但聽她這么一說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此時已經夜深了,況且男女有別,施主還是早日回去吧,我們就先帶慧心回了。

  ”師太和幾個師姐雙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帶著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趨的離開了老馬的視線。

  慧心走后,老馬不由得有些惱羞成怒,這一次機會錯過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吃到這個小尼姑了。

  沒有辦法,老馬此時只能去手沖……咖啡去緩解緩解一下自己的沖動,順便洗個涼水又澡。

  平復心中火焰的老馬,躺在床上,閉眼不去想剛才發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閉,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嬌軀,雙手也仿佛又握住了那纖細的腰肢。

  不得不說,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極品,任誰也想不到十分寬松的僧袍下居然藏著如此誘人的身體。

  “該死。

  ”老馬怒罵一聲,只好翻身讓那兒好受一些。

  想著小尼姑的身體和手中殘留的感覺,老馬終究是忍受不住,開始安撫起自己來,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馬越想精神便越是亢奮,對于此時的老馬來說,小尼姑留在他腦海中的一切畫面都讓他欲罷不能,終于過了半個時辰,體內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這時老馬才能安心的閉上眼睡覺。

  這幾天,渾身是勁兒的老馬只要閑暇時,總會想起與小尼姑的那一晚,這種馬上可以吃到的鴨子,卻又讓鴨子飛走了才是最讓人嘴饞的,可是他也沒有什么辦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進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馬終于坐不住了,親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馬便來來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幾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見慧心那個小尼姑,但是希望總是落空。

  這種能吃到但是不見了的感覺讓老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闖別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憐他的份上,讓他能再一次遇見那個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沒有見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馬有些戀戀不忘,但是太陽即將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 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聲響驚醒,她連忙坐了起來,打開門,發現并沒有什么發生,回過頭,才被驚坐在地上。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著看著她。

  庵主準備大喊,可隨后她便更加吃驚的尖叫了出來。

  “祖……祖師爺!”庵主大叫道,這人竟然是自己從小拜到大的祖師爺,她可是從小就看著她畫像長大的。

  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會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將遭遇大難,你提早做準備,我此次前來便是通知你,讓你有所防范。

  ”庵主頓時跪了下來,語氣十分虔誠:“請問祖師爺是何大難,這樣我才能更好的想辦法!”老者神秘一笑:“天機不可泄露。

  ”這頓時讓庵主犯了難,不知道是何大難該怎么辦,于是便又磕了一個頭,再一次問道:“那祖師爺此次便沒有其他的提示嗎?”“小心故人!”老者說完,化為一縷飄煙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來,嘴里念叨著老者最后說出的四個字。

  這時,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睜開眼便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來,才發現自己依舊睡在床上哪里也沒有去。

  “夢嗎?”庵主心里想著,但是之前發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發生過,臉祖師爺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腦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夢又不是夢,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議,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經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來參不透這是個什么意思,可隔日夢里,再一次重復的夢境告訴她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一定是未來的尼姑庵要發生什么大事情,才會使得祖師先生托夢給她,既然是天機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發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飽穿暖已是極好,哪還會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實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輩,與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見,咱們尼姑庵此禍不知是為何,還是早做準備。

  ”祖師先生托夢道天機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難?“小心故人?何來的故人?”慧心的師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們了。

  ”庵主看了半天,總算是有人有些為難的發話了。

  “雖說咋們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這拳腳功夫的事情,咱們 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個男保安,護咱們尼姑庵安全。

  ”一個老尼姑開口,她向來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卻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師傅那般偏執。

  “不成,咱們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該來的地方!”“事出有因,我們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亂,若是此時真的是大災難,豈不是苦了庵里無辜的孩子!”“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聲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師傅的爭論,臉色晦暗不明。

  現如今緊要關頭,不得再浪費時間在猶豫上了。

  庵主也是經歷過凡塵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壞,不該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決定采納老尼姑的建議。

  因為現如今的情況,她也沒資格挑剔。

  事不宜遲,庵主即刻便寫了聘文,讓尼姑下山時在附近的鎮子里分發。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這個消息傳到山下面那些鎮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壞。

   網友草莓牛奶來信: 天空永遠 蔚藍老師,您好!我和老公結婚差不多兩年了,從 和他第一次同居開始, 他就知道我有裸睡的習慣,從戀愛一年多的時間,到婚后兩年了,我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我自視沒有任何東西瞞過他。

  而我之所以有裸睡的習慣,具體是什么原因,從什么時候開始,我也全都和他說過。

  并且在和他一起三年多來,他也從來沒有對這個提出過異議。

  然而,最近我們吵架的時候,他卻整天把我愛裸睡的事掛在嘴邊說,不但當著他父母的面說,他弟弟在的時候也一點也不回避。

  特別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我真的是受夠了,他竟然掀開我的毯子,打開 房門把我往房門外拖,嘴里罵的話不堪入耳,說我尺度大,象我這樣淫賤的女人根本不配和他睡在一起……我一個女人肯定沒有男人的力氣大,最后竟被他光著身子轟到了客廳,所幸的是昨天晚上他爸爸并不在家,要不我真的是不如死了算了。

  人家不過是裸睡 老公卻嫌 我色拖我出門后來他媽媽出來調解,和他說了半天的好話,他才勉強開了房門。

  再然后今天一早,他就一個人出去了,對他媽媽說要出去一段時間,可能十天半個月……他這樣子對我,可能你還會認為我做錯了什么了,事實上我啥都沒做,也沒做錯任何事,以前我裸睡他是一點都不介意的,就是最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他就突然對我裸睡對我很有意見,三番五次找茬,說不了兩句就對我動手。

  天空永遠蔚藍老師,你是知道的,當一個人的習慣養成后是很難改掉的(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而且我之所以會裸睡全都是因為心理有小時候的陰影,只要是穿著衣服我就睡不著,渾身不舒服。

  天空永遠蔚藍老師,我究竟應該怎么辦啊?請您幫幫我吧!天空永遠蔚藍的回復:草莓牛奶,你好!天空永遠蔚藍認為你老公態度的突然轉變,應該是事出有因的。

  只是你作為當事人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其中可能存在的原因也有很多。

  或許是因為你裸睡時候的不雅有其他人知道了,也有可能是某種外來的信息讓他感覺女人裸睡不好之類的……人家不過是裸睡 老公卻嫌我色拖我出門其實在以前的案例中,天空永遠蔚藍也遇到過幾例夫妻的一方喜歡裸睡的,但大部分裸睡的都是男人。

  不過,其中也有一類是女人這一方,她老公倒是沒有表現出很大的不滿,只是她婆婆主動找到她談,說男人的自制力都不太強,長期那樣會影響他兒子的睡眠和身體健康……最后,這個女人在婆婆的建議下采取了和老公每周分床三天睡的方法。

  針對你的這種情況,天空永遠蔚藍建議你還是很必要和老公談談,不過現在在這種狀態下,還是不要先不要逼他,讓他一個人好好先冷靜一下。

  等有了機會,就和他聊一下,看他究竟是因為什么原因突然對你裸睡變得如此反感。

  另外,你還可以以一些側面間接的方式向他傳遞一個信息,其實喜歡裸睡,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并不是什么壞事,反而從心理上表達了裸睡人的一種追究簡單至純至真的心理。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天空永遠蔚藍必須指出來,那就是你們在一起已經三年了,激情已經消退,也許他曾經對你裸睡沒有提出意見,只是那個時候因為愛情而你有所退容,而現在是兩個人在一起過日子,當他心理麻木厭煩了,其最原始的大男子主義保守傳統思想,也就特別容易再次抬頭。

  所以,夫妻之間很多矛盾的出現,還得歸根于夫妻之間的感情問題了,如何進行婚姻保鮮,如何對兩個人的感情進行重造,這是每個婚姻中的人必須經常思考的問題。

  人家不過是裸睡 老公卻嫌我色拖我出門最后,天空永遠蔚藍還要補充一句:他那天晚上把你光著身子拖出房門的事情顯然是過份了,你應該給他一點懲罰,決不要輕易妥協,更不要隨便主動找他,你應該讓他充分認識到這一點,這是你保證以后婚姻地位所必須遵守的底線。

  延伸閱讀:溫碧霞公開裸睡習慣,7位數代言床上用品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