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tseng



蘇瑞沒注意到這點,聞言點點頭道:“你剛來巖城,有一個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處哦。

  ”說是這么說,蘇瑞心里卻覺得,自己或許可以從她閨蜜那邊旁敲側擊的套下話,看看秦 月兒如今到底是個什么想法。

  “知道啦, 姐夫!”秦月兒吐了吐舌頭,不疑有他道。

  ……黃姐火鍋。

  這地方生意很好,蘇瑞兩人來的時候店外已經排起了長隊。

  好在他之前因為單位定點聚餐地點的事情,和這家店的老板交結過,手里有一張獲贈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兩人在服務員的指引下進了一間包廂,點菜完畢,正在等鍋底熱開的時候,一個靚麗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 文倩你來啦!”秦月兒朝著她招招手,拉著她的胳膊坐下,對蘇瑞道:“這是我姐夫,蘇瑞。

  ”“姐夫好!”文倩很是自然的跟著叫了一聲,聲音甜糯糯的。

  “額,你好。

  ”蘇瑞倒是沒想到這個歲數和秦月兒差不太多的女孩會這么自來熟,愣 了下才露出笑臉道:“早聽月兒說你很漂亮,今天看見才知道,她的確是沒有吹牛。

  ”不得不說,文倩的出現給了蘇瑞很大的驚艷感,和秦月兒的美不同,她有一張素雅溫婉的俏臉,柳眉瓊鼻,眼里仿佛含著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裝得體修身,是那種典型的都市麗人風格。

  “姐夫你真會說話。

  ”文倩的俏臉微微泛紅,似乎對于蘇瑞的夸獎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當著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報告哦!”秦月兒皺著小鼻子威脅了蘇瑞一句,說道最后又笑了起來,顯然只是開玩笑。

  “哈哈,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啊。

  ”蘇瑞打了個哈哈,舉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來。

  讓蘇瑞沒想到 的是,秦月兒這個閨蜜文倩居然還是巖城大學的校花,聽自家小姨子的口氣,似乎追求者不少。

  幾人聊著,隨即就說到了秦月兒身上,在蘇瑞有意無意的推波助瀾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兒在學校被一個高年級學長瘋狂追求的事情。

  蘇瑞對此表現得不動聲色,但暗地里,卻是有了些想法。

  一頓飯后,三人已經相當熟絡。

  “姐夫,這么晚了,這邊回學校坐計程車還得兩個小時,太不安全了,要不……讓文倩在咱們家住一晚吧?”秦月兒在蘇瑞結賬的時候找上來問道。

  蘇瑞考慮了下,覺得的確是這樣,加上家里空房間還多,于是便答應下來:“行吧,咱們一起回去。

  ”因為喝了點小酒的緣故,蘇瑞叫了個代駕,隨后就和秦月兒、文倩兩人做著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經快到十點,到家后蘇瑞見 老婆 秦雪還沒回來,就打了個電話過去。

  讓他沒想到的是,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掛斷了。

  接著,微信上就跳出來秦雪發來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趕項目進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蘇瑞愣了下,苦笑一聲,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邊秦月兒很快帶著文倩開始參觀起來。

  蘇瑞感覺酒勁上頭,有些睡意,見狀招呼了她一聲,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許是有段時間沒喝酒的緣故,半夜的時候,蘇瑞感覺喉嚨難受,打著哈欠爬起來,就準備去廚房找點水喝。

  讓他沒想到的是,剛打開門,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兒的房間,居然又開著門。

  一片漆黑之中,那門縫灑落的微弱燈光顯得異常明亮。

  怎么最近習慣不關門了?蘇瑞搖搖頭,也沒往其他方面想,徑直就打算越過秦月兒的房門。

  結果沒走兩步,和之前如出一轍的呻吟聲突然傳了出來。

  “嗯~啊……”……不會是又在觀摩愛情動作片吧?蘇瑞有些無奈,秦月兒已經成年,他作為姐夫實在是不好對這種事情過多干涉,于是只當做沒聽見,搖著頭便走向了廚房。

  在凈水機上接了兩杯水喝下,蘇瑞感覺喉嚨好了些,人也(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清醒了過來,便準備原路返回房間繼續睡覺。

  然而倒轉回來,途徑秦月兒房間的時候,一陣‘嘎吱嘎吱’的床板搖動聲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動靜這么大?不會是兩個人在一起看吧?蘇瑞腹誹了一句,想了想,還是湊過去看了一眼。

  一副讓人血脈噴涌的畫面頓時出現在了他的 視線中。

  這……這是……蘇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沒料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只見房間內,秦月兒和文倩竟是赤身果體的相擁在一起,腦袋交錯親吻著,一副忘情的模樣。

  文倩很明顯是主動的一方,她相當熟練在秦月兒身上或揉或捏,極盡挑逗。

  而秦月兒早已經意亂情迷,發絲凌亂的閉著眼睛,小嘴微張,不斷發出低沉的呻吟。

  老實說,長這么大,蘇瑞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這樣的場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他心里突然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月兒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還是要我啊?”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她騎在秦月兒身上,低著頭,發絲散落垂下,雙手壓著秦月兒的肩膀,渾身都充滿了一種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兒吃吃一笑。

  目光迷離道:“要姐夫啦。

  ”“哼,看來你還是沒知道我的厲害。

  ”文倩驕哼一聲,翻手就從旁邊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紅的臉上滿是興奮:“小妮子,怕不怕啊?”“不怕!”秦月兒咯咯的笑著:“你下午讓人家視頻給你看,還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戲碼,還好沒被姐夫他發現,要不然……”“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語調問道。

  秦月兒紅著臉求饒:“哎呀,你別問了,快點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輕笑一聲,動作異常嫻熟的撫過秦月兒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蘇瑞已經完全瞪大了雙眼,面前這一幕,讓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樣。

  他心里慶幸夾雜著苦惱,慶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戀上了自己這個姐夫,下午那一幕,不過是她和‘小情人’之間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惱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問題了。

  長著這么漂亮的一張臉蛋,居然是個拉拉?這種事情,我該怎么跟秦雪說明呢?第二天一早,蘇瑞盯著黑眼圈來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閉上眼睛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那偶然窺見的香艷畫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覺。

  更讓他頭疼的是,通過文倩和秦月兒對于那種事情的‘熟悉程度’,明顯可以看出,兩人維持這種關系,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秦雪對秦月兒有多上心蘇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把人接到家里來住。

  如果讓她知道這件事,很難說會鬧成什么樣。

  哎,還是先想辦法旁敲側擊勸勸秦月兒,這種關系,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腦子里琢磨著這些,蘇瑞都有些沒精力工作了。

  “蘇總監,許總讓您去她辦公室一趟。

  ”也就是這時候,下屬小陳突然敲門走了進來,面帶同情的帶來了一個消息。

  作為能夠獨立負責高端編程的總監,蘇瑞在IT行業也算得上是頂層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馬的好幾個項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關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軟。

  “許總找我?”蘇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劉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嗎?”“不知道。

  ”小劉連連搖頭,猶豫了下又道:“不過……許總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蘇瑞點點頭,站起來出了門。

  半分鐘后,他推門進了許 晴柔的辦公室。

  二十八九歲的年紀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沒有了少女的青澀,又不似熟婦那樣葷黃不忌,再加上身份帶來的征服感,許晴柔這種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熱切的幻想對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裝內,是素 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噴薄欲出的豐滿在雙手的托舉下,顯得尤為巨大。

  “許總,你找我?”蘇瑞笑著問道。

  他對于許晴柔的態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結,亦或是期待發生點什么……事實上,這女人說起來還算是他的伯樂。

  當初剛畢業的時候,蘇瑞還只是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許晴柔慧眼識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會有他的今天。

  “你還好意思問我?”許晴柔沒有如同往日那樣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臉含霜,目光冷冽的看著蘇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謂驗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現了足足五個常規邏輯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給客戶前又檢查了一遍,這會給公司的形象帶來多大的問題!”或許是因為內心太過激動,她說話的時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動作過猛之下,雙峰一陣亂顫。

  這不禁讓剛有些慌亂的蘇瑞看得一呆。

  許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變化。

  不過她到底是個女強人,對此雖然臉色微紅,倒也沒太過羞澀,一邊用手擋住胸前的旖旎風光,一邊冷哼一聲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啊?不是……”蘇瑞匆忙擺手,暗罵自己最近真是憋暈了頭,尷尬之余,連聲道歉道:“許總,我上午有點走神了,抱歉,我這就拿回去修改……”“等等。

  ”許晴柔出聲叫住了準備離開的蘇瑞,瞪了他一眼道:“蘇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擔子重,也很理解……這樣罷,你先回去休息兩天,我這有幾張清源山莊的消費券,你帶你老婆去那兒好好休整一下,釋放下壓力,然后給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嗎?”她說著,伸手就將幾張消費券從抽屜里拿出來,放到了桌子上。

  蘇瑞沒想到許晴柔會如此通情達理,一時間很是感激:“許總,我……”“煽情的話就不用說了。

  ”許晴柔擺擺手:“記住我說的話,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這種低級錯誤。

  ”蘇瑞點點頭:“我記住了。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蘇瑞收拾了下東西,再次給老婆秦雪打了個電話。

  這次總算是撥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嗎?”秦雪那略帶倦意的聲音響起,打趣道:“不會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著覺吧?”幸好你沒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還不鬧翻天?蘇瑞頭大的揉了揉眉心,繼而道:“你那邊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許總給了我幾張消費券,可以去清源山莊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應得很快,饒有興致道:“把月兒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清源山莊是巖城小有名氣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條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圍環山,屋子里還有活水流過,獨棟的別墅型住所非常適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閑。

  蘇瑞帶著秦雪和秦月兒,在當天下午來到了清源山莊。

  秦月兒是個跳脫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園,蘇瑞本來還想著找借口把她支開,聞言自然順水推舟答應下來。

  等她一走,蘇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謂小別勝新歡,蘇瑞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這幾天又被‘刺激’得不輕,如今總算是有了過二人世界的機會,自然得抓緊時間‘辦正事’。

  “老婆,我怎么感覺你又變漂亮了……”蘇瑞說著討喜的話,手上就開始不規矩起來,順著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進去。

  說起來,秦雪和秦月兒真是兩種不同風格的美女,她是那種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臉,氣質秀雅,身材略顯豐腴,看著就讓人想起一個詞來——賢妻良母。

  “哎,還是白天呢!”雖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對于蘇瑞的撫摸還是有些羞澀,啐了一口道:“萬一被月兒看見……”“孔雀園那邊光過去都得半個小時呢,沒事。

  ”蘇瑞看著秦雪羞紅的臉蛋,只覺連日壓抑的欲望一瞬間噴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將她橫抱在了懷中,笑道:“咱們先洗個鴛鴦浴,嘿嘿……”他說著,就在秦雪的驚呼聲中,火急火燎的進了浴室……與此同時,伴隨著房門開啟的輕微動靜,外面躡手躡腳的走進來的一個人影。

  正是本應到了孔雀園的秦月兒。

  “倩倩,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秦月兒的臉上閃過一絲躊躇,對著手里的手機道:“要是被發現了……”“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會哪些姿勢嗎?”手機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時候咱們也可以學習一下呀,是吧?”“那,那你還有多久過來?”“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兒掛了視頻,猶豫了下,才輕手輕腳的從觀景陽臺來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個凳子,爬到風管機的架子上,從通風口看去,隨即,就看到蘇瑞抱著秦雪從進來的那一幕。

  秦月兒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連忙打開了手機的錄像功能。

  蘇瑞脫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過那片雪白,溫熱的觸感和光滑的肌膚讓他一陣口干舌燥。

  即使已經看過無數次,但如此完美的胴體,仍舊讓他著迷。

  “想看到什么時候啊~”秦雪拉長了語調,嬌羞的白了蘇瑞一眼:“不是要洗澡嗎……”“嘿嘿,我幫你洗吧,老婆。

  ”蘇瑞說著,就把她抱進了浴池之中。

  這里的浴池很大,半米深,長寬足足三米,兩側靠邊的位置還設計了坐落在池中的躺椅,正好方便了蘇瑞。

  秦雪沒有拒絕,順從的躺下來,撒嬌道:“老公,我這幾天好累,你幫我按摩下吧。

  ”“好。

  ”這種夫妻之間的情趣互動蘇瑞自然不會拒絕,他答應下來,伸手就在秦雪身上揉捏起來。

   可以說是團隊里不可或缺的存在。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蹲在籠子邊羅芯桐才發現自己 好像還是第一次喂它,帶回來之后,自己就一直沒管,一直是奶奶和羅子赫在照顧。

  也是知道她是唐市長養女的人。

  祝你生日快樂 魅魔女王 吸干人類者看來潘雨桐也許是一個突破口!反正,她是被詛咒的惡魔,她不會是被人寵愛的公主,她寧可選擇逃避。

  向夢在旁觀察著他。

  一抹落紅在白色的床單上格外顯目。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中二地微笑著的易小城,面前睜著驚愕雙眼的吳伊,手舞足蹈像是瘋狂地叫囂著什么的麻峰,躺在地上抱著頭的晴喻,以及各種姿勢倒在地上的不良少年,全都僵著不動了,仿佛是一臺照相機拍下定格的畫面,如此的混亂,又讓人聯想到畢加索的抽象畫。

  很快 學姐被拉了進來,她好奇的看了看四周,這個夢境也太單調了,因為啥也沒有,背景就是一片白色的光幕。

  不,挺開心的~回去咯~秦堯聽到蘇果說:難過這個東西,難是難,但終究會過。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我、我選擇……李洛然。

  咨詢室和我(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所屬的高二(1)班都在一樓,相隔著大約100米的距離,可以說是相當近了,隨著我刻意的加速,更是不到30秒就到了教室的后門。

  你剛才都把我看光了,我的下半生,你都得對我負責啊。

  為什么會感覺好舒服?又好難受??趙曉月,我喜歡你,從初二開始到余生都會是你,做我女朋友吧,月小晏,這里這里!走到車站,學姐向我招手。

  正好,我也有新消息。

  比賽開始了,在我前面的同學一個個比賽時都使勁沖了出去,雖然有人 上籃上得很漂亮,但大部分人都因為上籃不中又補籃而耗費不少時間,這一切我都看在了心底,我摸清了他們的實力。

  魅魔女王吸干人類者第一章全縣第一而且我們還有雨沫的火元素這個底牌哦。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我露出嘲笑的表情,裝出一副很好笑的樣子。

  (還不如撒了算了)我有些詫異地問道:靈河,你不怕嗎?小叔叔,你為什么隨身攜帶紅花油啊。

  我的心好像慢了一些,不對,是平靜了一些,好像真的在家里,好厲害,他是怎么坐到的,我看向他,他也在看著我,我們的視線重合了,兩人慌忙的移開視線畢竟是林晨啊,沒辦法。

  一直以為遇見的很多人,若干年后可能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現在那個背后黑手既然出現在這里,去查房主信息也已經沒有用處了, 隨遇知道背后的那個人那么狡猾,一定是查不出來什么的,甚至連這個地址都有可能是對方用來迷惑自己的障眼法,隨遇有些頭疼,只覺得自己分不清虛虛實實了,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隨家里面一定有內奸。

  帽子遮住了她烏黑的頭發,穿著一雙厚重的靴子,盡管這么厚了,但她還是不停的往手心哈著熱氣。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