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a ryder dp



   周星馳為什么不結婚 柴靜采訪周星馳哭了 周星馳承認最愛 朱茵  朱茵曾在節目中大爆14年前曾經歷前男友劈腿,更不諱言當年因“捉奸事件”而 分手

  雖然朱茵沒有公開這位前男友的姓名,但矛頭卻直指周星馳。

  此事被曝光后如滾雪球般越鬧越大。

  而資深電影人曾爆料, 星爺分手后一直 難忘朱茵,為重修舊好曾在臺灣一酒店電梯門口癡等朱茵,而朱茵得悉后避走側門離開。

    近日在網上流傳一段那些年周星馳的訪問片段,“星爺”大爆自己唯一難忘是舊愛朱茵,還夸贊朱茵的演技比自己”優勝”而大感壓力。

  星爺字字珠璣,句句曲線。

  不禁讓人想起了《大話西游》中周星馳對紫霞仙子那段經典的告白和那段已經逝去的愛情。

    周星馳:唯一難忘只有朱茵  其中星爺被問到《 逃學威龍2》有何難忘回憶時竟說:“坦白說,難忘只有朱茵一個。

  ”他又以一貫慢條斯理方式談論舊愛:“她是一個……好演員,還有……美女,她作為一個新人來說,我都感受到一點壓力,因為她的演技在我之上。

  ”說罷即不屑而笑。

  星爺又不忘嘲笑舊拍檔吳孟達:“我覺得這套戲是達哥個人表演,你看他就行了,基本上不用看我。

  ”  星爺曾自爆喜歡女生內型是長腿、豐滿,不要太高也不要太矮,眼睛大大看起來溫柔、個性又要活潑可愛。

  在他眾多緋聞女友中,就只有朱茵適合這個標準。

  在《大話西游》中,朱茵飾演的紫霞仙子,對周星馳癡情的(姐弟亂欲)神態,讓所有影迷印象深刻。

  現實生活中,朱茵也承認她與星爺有過三年的“地下情”,不過,很遺憾最終 兩人分手了。

     朱茵爆捉奸在床丑聞 周星馳被爆求續前緣曾癡  資深電影人杜惠東曾經在自己的專欄中曝光朱茵和周星馳分手后的一段往事,“朱茵是個性情中人,據知星爺心中一直難忘這位性感女神。

  ”  據描述,某年冬天圣誕期間,周星馳赴臺北宣傳新片,入住臺北中山北路二段全臺灣當時最高貴的日式酒店“老爺酒店”,剛巧朱茵也因拍臺灣廣告被招待住在同一酒店,星爺知道后雙目放光,“我要等她”。

  隨即就坐在對著電梯口的沙發,一直盯著兩部電梯門,這樣朱茵下來絕對走不掉。

  不過星爺此舉給朱茵助手在樓下走過時看到,急速上樓報訊。

  “朱茵銀牙一咬‘不要見此人&quo;。

  ”杜惠東形容這段故事就如當年臺灣最流行的時代曲--《回頭我也不要你》。

    周星馳承認最愛朱茵,周星馳與朱茵的戀情一直是大家心中的遺憾,當初朱茵出演《逃學威龍》的時候與周星馳相遇,當時青春無敵的朱茵是人見人愛的女神,周星馳是如日中天的星仔。

  但是周星馳一直想把戀情保持在地下,這讓朱茵十分苦悶憋屈。

     據了解,兩人自1995年分手至今從未同臺亮相過,而分手時,朱茵甚至將所有周星馳送給她的東西都燒掉了,很長一段時間“周星馳”三個字成了她的禁區,誰提跟就誰翻臉~~  到底是什么原因令朱茵如此的埋怨周星馳,兩人之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據了解,兩人的事應該追溯到1992年,當時還在香港演藝學院讀書的朱茵被星探發掘進入演藝圈,主演首部電影《逃學威龍2》,這部電影令她一夜爆紅,也認識了生命中最愛卻也傷她最深的人--周星馳。

    戲剛拍完,兩人就成了情侶,考慮到雙方的事業,兩人將戀情轉至地下戀,之后她簽約無線,接拍了大量的影視作品,最具代表性的有《射雕英雄傳》中的黃蓉,《原振俠》中的云彩等,一舉奪得壹電視十大最受歡迎電視藝人獎。

     1995年,朱茵與周星馳合演電影《大話西游》,憑借劇中冷艷深情的紫霞仙子名聲大噪,而戲里她與周星馳的愛情更感動了萬千粉絲,只不過戲外兩人卻鬧起了分手。

    據說,因為周星馳風流成性,與劇中另外一位 女星擦出了火花,趁朱茵外出工作的時候,攜該女星 回家看星星看月亮,談詩詞歌賦和人生哲學,最終被提前回家的朱茵逮個正著。

    關于兩人分手,坊間還有另外兩種說法,一說是朱茵不要偷偷摸摸戀愛,總試圖想“自然曝光”,從而惹火了周星馳;一說是周星馳的母親不待見朱茵。

  總之不管哪種原因,分手后朱茵和周星馳反目,至今仍不愿提及“周星馳”三個字,而用“那個人”代替。

    如今朱茵已于2012年嫁給beyond樂團吉他手黃貫中,過上了美滿的婚姻生活。

  最近朱茵在接受訪談的時候,當被問及是否會與星爺重新合作時,竟然松口表示“對于好的作品,我不會拒絕。

  ”讓人看到這對昔日璧人再度合作的希望。

  可是以星爺的脾氣,二人合作的機會怕是十分渺茫,這對昔日璧人再度合璧,再續真正的至尊寶與紫霞的情緣的想法,怕是如鏡花水月,無法實現了吧。

    罷了罷了,不說出去,誰會知道呢?就這一次,以后絕對不這樣了!   桂芳內心掙扎了片刻,終于下定了決心,不再掙扎,雙臂也緊緊環住了李耐的脖頸。

    察覺到了張桂芳的動靜,李耐大喜過望,直接將張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將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張桂芳身上散發著誘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來了,他興奮地撲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亂情迷之際,敲門聲卻忽然響起,糾纏著的兩人被嚇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門外傳來一道年輕女聲,有人來了!  這下子,不僅張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來,因為這聲音聽著怪熟悉的,該不會是……  “ 耐子,怎么辦?”張桂芳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別慌,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你先藏起來,我裝病!”  李耐迅速說了一句,便將床上卷起來的被子攤開,張桂芳也顧不得其他了,急忙縮著身子鉆了進去。

    敲門聲愈發急切,李 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開了門。

    看清楚門外站著的人,李耐頓時愣了愣,不是別人,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柳溝村的村花,楊 小雪!  楊小雪年紀跟李耐一樣大,倆人的淵源也頗深,從村里小學到鎮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學。

    楊小雪生的格外水靈,就算在村里長大,皮膚也白的發光,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皮膚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謂的美女比起來,楊小雪的漂亮臉蛋是純天然的,沒摻一點假,因為長期干農活的緣故,身材也極為火辣。

    因此在柳溝村,楊小雪是公認的村花,也是無數年輕小伙的暗戀對象,李耐自然也一樣。

    高中畢業后,楊小雪沒有考上大學,只能留下來幫家里種地,兩人也就四年沒有見面,這期間李耐也找人打聽過她的消息,據說家里一直安排著相親,可楊小雪壓根沒那心思,也就沒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著去找楊小雪聯絡聯絡感情,但一直都沒行動,沒想到今天,她竟然親自上門了。

    “小雪,你……你咋來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緊張地看著眼前的年輕女孩。

    四年沒見,楊小雪還是那么漂亮,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的土氣,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叢中的一朵嬌艷玫瑰。

    楊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來買瓶水帶著。

  ”  “行,先進屋,我給你拿水。

  ”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將她迎進了屋。

    放在平時,李耐是很樂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現在炕上還藏著一個張桂芳,萬一被發現,那不就完犢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著,楊小雪能快點離開。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時,一道悶響卻忽然從 里屋傳來,他當場就 臉色一變。

    張桂芳這個姑女乃女乃干啥呢?這是怕自己不會被發現嗎?  果然,楊小雪的注意力已經被吸引了過去,她黛眉微皺,一邊向里屋走去,一邊問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親收養來的養女,李耐的妹妹,在鎮里上高三,和楊小雪的關系很不錯。

    “沒,沒有!”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搶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門。

    “你這是干啥?”楊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沒,沒干啥,起床還沒收拾鋪蓋,亂的很。

  ”李耐撓了撓腦袋。

    “哦……”  楊小雪微微頷首,美眸中掠過一抹異樣的神色,語氣有些意味深長。

    “小雪,你不是還要去地里么?趁著現在還涼快,早點去,待會就曬了。

  ”李耐打了個哈哈,看似好意地出聲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  楊小雪倒也干脆,把錢一給,拿起柜臺上的水便出了門。

    眼瞅著小學離開,李耐這才松了一口氣,懸在嗓子眼的心徹底放了下來,還好沒被這妮子發現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窩里藏著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陣火熱。

    轉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開了被子,張桂芳臉色緋紅,衣衫不整,正一臉哀怨地看著他。

    “女.叟子,沒憋壞吧?”  張桂芳搖了搖頭。

  她衣服沒穿好,這一搖頭,那里也在跟著晃動。

    李耐看直了眼,隱隱又有了有反應的趨勢。

    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撲上去……  張桂芳嚶嚀一聲,也緊緊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著王鐵柱和李耐干這事,她雖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結實身體帶來的期待感,卻將那一絲愧疚徹底壓了下去。

    張桂芳現在只想索取,讓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兩人正在炕上激情,卻不知,楊小雪并沒有真的離開。

    楊小雪心思聰慧,之前雖然沒有挑明了說,但卻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隱瞞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門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貓在撓一樣,想了想后還是折了回來,想要一探究竟。

    剛走到小診所門口,一陣隱隱約約的哼唧聲就從里面飄了出來,讓楊小雪一愣。

    這聲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個女人,難道之前李耐不讓進里屋,是因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還有這種聲音……饒是楊小雪未經人事,也猜出了點什么,一張俏臉頓時臊得通紅。

    “呸,這個李耐真不要臉!”  楊小雪在心底唾罵一聲,本想著立即轉身離開的,但那哼哼唧唧的聲音卻仿佛有種莫名的魔(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力,讓她怎么都移不動道。

    “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給自己找了個理由,楊小雪輕手輕腳掀起門簾,踮腳朝里面看去。

    小診所的門是木門,上面有塊玻璃,透過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楊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記帶上里屋的門了,因此楊小雪竟然真的能隱約瞟見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楊小雪的心跳頓時就劇烈了起來,只感覺面頰發燙、身子發軟,小腹處也升起了一絲異樣之感。

  屋子里,張桂芳的黑色打底褲已經被褪到了膝蓋處,她兩條修長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則是半跪在炕沿,從楊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勢極度誘惑。

    此時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門外偷窺?  張桂芳美眸微閉,小嘴微張,噴香的嬌軀輕輕顫抖著,時不時會發出一兩聲壓抑的哼叫。

    趴在門上偷看的楊小雪將這一切都盡收眼中,只感覺腦子里嗡嗡作響,有一波接一波的怪異感覺席卷全身。

    小腹處越來越火熱,身體越來越奇怪,楊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看 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嬸子平時都喜歡開這種玩笑呢!  看著看著,楊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覺體內似乎有千萬只小螞蟻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緩和。

    然而她這一動之下,手肘卻不小心頂在了木門上,頓時“登”的一聲響。

    這響聲讓屋內屋外的三人皆是一個激靈,張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無法自拔,卻被這道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花容失色,急忙推開了李耐,手忙腳亂地去提褲子。

    “誰?”  李耐心里窩火到了極點,好事接二連三被人打斷,他現在都有砍人的沖動了。

    懷著一腔火氣沖出小診所,卻沒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掃了兩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墻角。

    難道是她?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緩緩勾了起來。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張桂芳已經把褲子提了起來,通紅的俏臉上滿是驚慌。

    “沒事,應該是誰家的狗來鬧了。

  ”李耐擺了擺手。

    接連兩次沒辦成好事,別說張桂芳了,連李耐自己的興致都消退了大半,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的沉默當中。

    “耐子,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飯……”張桂芳俏臉通紅,低聲道。

    “嫂子,要不我們再試試?”  到嘴的鴨子要飛,李耐還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張桂芳卻接連搖頭,很顯然,今天是沒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進一步深入交流也是遲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剛剛舒服過,不急在這一時,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沒有強求。

    又給張桂芳稱了兩斤好雞蛋,也沒收她錢,后者臉上這才出現了一絲笑容。

    “桂芳嫂,按摩還有倆療程呢,改天我再幫你!”  李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說!”  張桂芳哼了聲,風情萬種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動著豐腴的身子出了門。

    送走了張桂芳,李耐就抓緊時間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煩。

    正收拾的時候,門口掛著的鈴鐺卻再一次響起。

    李耐皺了皺眉頭,嘀咕一聲,今天的生意怎么這么好?  “來了來了!”  李耐吆喝著走出里屋,卻看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早應該離開的楊小雪,剛才在路邊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嚴重懷疑是這妮子。

    楊小雪俏臉上掛著一抹嘲諷的冷笑,也不說話,就那么直勾勾地盯著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發毛,急忙咧開嘴笑了笑:“小雪,還有啥事兒?”  “我看到桂芳嫂子從你這出去了。

  ”  楊小雪忽然開口。

  楊小雪輕飄飄一句話,卻讓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間變了臉色。

  “剛才你支支吾吾的,原來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張呢!”“桂芳嫂是有夫之婦,你竟然跟她干那種不要臉的事!”楊小雪冷哼一聲,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臉上滿是鄙夷:“我原本以為你上過大學,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樣,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聽,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張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場了;而喜,卻是因為楊小雪既然會這么說,那對自己的感覺,肯定是跟別人不一樣的!如果她不在乎,哪還會管自己干啥?“小雪,你真的誤會我了。

  ”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轉,臉色一萎,苦笑著說。

  “誤會?我站在門外看的清清楚楚!”說到這里,楊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臉色頓時一陣潮紅:“我親眼看到,桂芳嫂把褲子脫了,你……”“你知道的,我是醫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讓我幫忙 看病的!”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不成?”見這家伙還死鴨子嘴硬,楊小雪對他愈發厭惡。

  “當然有了,女人的那個地方也是會生病的,我剛才就是在幫桂芳嫂檢查呢!”李耐心思轉動,脫口而出道。

  “我這不剛回家不久么,決定進行一次免費普查活動,村子里所有女性都可以來我這進行一次免費檢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個客人。

  ”楊小雪聞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腳醫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業,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個地方的確是會生病的,檢查也說得過去……難道是自己誤會這家伙了?這么一想,楊小雪的心思頓時有些動搖了,但還是冷聲道:“既然是檢查,那我去的時候,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來?”“檢查那里,換誰來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楊小雪的小腹處,無奈道。

  “小雪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來檢查,希望被別人看到么?”楊小雪聞言頓時面紅耳赤,輕唾了一口:“流氓!”看她的表情,顯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話了,李耐頓時暗松了一口氣。

  “你一個男的,卻要幫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在城市里,男醫生干這個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臉色一正:“身為醫生,是要有職業道德的!”“你來的時候桂芳嫂子剛脫了褲子,要是被你撞見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檢查身體,也解釋不清楚,還不如藏起來呢!所以……”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說的都是真的?”楊小雪臉色緩和了下來,半信半疑問道。

  “當然了!”李耐點了點頭,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虧心事,怎么可能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厲害的……”楊小雪雖然未經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當即便明白了李耐話里的意思,俏臉更是紅得要滴血。

  而且聽李耐這么一說,她又想起之前在門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脹脹,似乎真的不小……呸,楊小雪你想什么呢?楊小雪一個激靈,急忙止住了念頭。

  “小雪,咱們農村人的衛生觀念比較淡薄,特別是女性。

  因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數,所以我這個檢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盡早發現,盡早治療。

  ”“說起來,你要不要也檢查一下?”李耐隨口說了一句,視線不自禁往楊小雪身上飄去。

  楊小雪個子不矮,一米七左右,雖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卻也掩飾不住那玲瓏有致的好身材。

  “免費的么?”被李耐這么一說,楊小雪竟然有些意動了,將信將疑問道。

  李耐本是隨口一說,根本沒奢望能幫“村花”檢查身體,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聽她的語氣,似乎有戲?心中一陣激動,李耐忙不迭點頭:“自然是免費的!”楊小雪性子矜持,平時和男人話都不多說,唯獨今天卻像是著了魔一般,李耐給桂芳嫂檢查身體的那一幕不斷再腦海中閃現,讓她既面紅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楊小雪羞紅著臉微微點頭:“那……你幫我檢查一下吧。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