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d 121



  閱讀提示:深夜11點多,我帶著滿身的疲憊和酒氣回了家, 老公氣得和我大吵起來。

  話趕話沒好話,老公罵了我一句“沒有良家 女人的賢德,真是賤,成天在外鬼混。

  ”這么難聽的話,我當然不接受,氣得我給了他一巴掌。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采訪人:小雅  傾訴者: 夢冉(化名) 女  已婚身份讓我失去了工作晉升的機會  大學畢業后,工作剛一穩定,我就和老公結了婚。

  那時想的挺簡單,婚姻大事完成了,可以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

  但,婚后在職場競爭中還是遇到了不公平的對待,先說說我在第一家 公司的窩心事。

    大三實習階段,我就在這家藥品公司打工,畢業后順利應聘到了這里。

  我從醫藥代表做起,一直熬到銷售部門的副主管,付出了我全部的精力和心血。

  也趕巧,結婚時間不長,公司決定在四川設立分店,要選拔一名有經驗的員工,除了待遇豐厚之外,一年后回到公司,可以直接上任部門經理。

  口述:我 隱婚參加公司 派對 老公罵我賤  我非常有信心得到去四川的名額,我工作經驗豐富,而且有穩定的客戶源。

  沒想到一番競爭后,我卻落選了,原因是我已結婚。

  被選上的竟然是剛來公司不到一年的新員工,這令我非常驚訝氣憤,無論才干和資歷,我都應該是優勝者。

    帶著種種不滿去找總經理,他的解釋很簡單。

  首先我是有家的女人,獨自遠赴四川,有諸多不便;再者我肯定馬上要有孩子,連帶的特殊假期會影響我安心工作。

  最后,他意味深長地反問我:“你也知道,設立新的銷售點,商務應酬免不了,你還能像單身時那樣毫無顧忌嗎?”“我還沒有要小孩的打算,怎么就不能投入新的工作?”“去四川的員工,公司已定好,也不便再更改。

  ”對方板上釘釘的語氣,令我無法辯解。

    本應該屬于我的機遇,卻因婚姻而泡湯,我將所有的怒氣全撒在那位新員工身上,看見她就討厭。

  惡劣失控的情緒也影響到工作,被上司批評數次后,我毅然選擇了辭職。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我固執地認為是婚姻阻礙了工作的發展,所以,再次求職時,決定將已婚的身份隱匿起來,結婚是私事,沒必要讓天下人都知道。

  我很快找到新的工作,填簡歷時在婚否一欄中我填寫的是“未婚”。

    起初,還擔心這是欺騙,但想想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公,頓時釋然,就算欺騙也是被職場“潛規則”逼的。

  重新上班前,我刻意脫掉手上的結婚戒指,并叮囑老公,不要去我的新公司。

  老公聽到“隱婚”的荒唐理由,感覺不可思議,結婚也能隨意隱瞞?我的私事,說不說全在自己,總之,我不能再一次被婚姻牽絆。

    “偽單身”之后,失去腹中的寶寶  再次工作后,我在單位從不接老公的電話,也不在眾人面前談私人情感。

  加班應酬,耗到多晚,我都和同事們“并肩作戰”,沒有人知道我已婚的身份。

  我把精力都放在業務上,進公司不久,我的銷售業績直線上升,很受上層領導的重視。

  我每天忙于工作,無暇顧及家庭,老公頗有微詞,他埋怨我不像有家的女人。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我也有自己的理由,女人要是沒成功的事業,就體現不出價值。

  倆人經常為此拌嘴。

  而我倆最大的糾結則是要孩子這事。

  我想過幾年要孩子,老公則認為我倆年齡都不小了,尤其是來自婆婆的不停嘮叨,讓我非常矛盾。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

  今年元旦前夕,我查出已有兩個多月的身孕,當時沒告訴老公和家人。

  我猶豫是否要這個孩子,要吧,好不容易有點起色的事業又得耽擱下來,不要吧,于心不忍。

  正在我舉棋不定時,意外的事情讓我痛失了孩子。

    元旦那天,公司組織了慶祝派對,原本計劃好要回婆家吃團圓飯,可為了盡顯自己是單身,我違心地告訴老公要去參加宴會。

  老公非常不樂意,忿忿不平地數落我:“都過節了,單身也得有私人時間吧?”我賠著笑臉,告訴他:“中午的聚會很重要,董事長都參加,晚上再陪你回媽那邊。

  ”吃過午飯,同事們提議去酒吧唱歌,我本想拒絕,又找不出合適的理由,只好跟著一起去。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晚上六點多,老公來電話,問我幾點回家。

  我悄悄地對他說:“正在酒吧,不方便離開,明天一定陪你回家。

  ”“誰沒工作啊,有幾個像你這么不顧家的。

  ”聽著老公在電話那端憤恨地抱怨,我還得表現得盈盈笑意,擔心同事們看出端倪。

    深夜11點多,我帶著滿身的疲憊和酒氣回了家,老公氣得和我大吵起來。

  話趕話沒好話,老公罵了我一句“沒有良家女人的賢德,真是賤,成天在外鬼混。

  ”這么難聽的話,我當然不接受,氣得我給了他一巴掌。

    想不到老公也急了,他好像把平時積攢的怨氣全爆發了,狠命地推搡了我一下。

  我一個趔趄沒站穩,整個身子朝后重重地摔下去,頓時感覺下身不對勁,一股熱流很沖地涌出來。

  老公一看有鮮血滲出,嚇壞了,趕緊撥打120,去醫院一檢查是流產。

    住院那幾天,婆婆埋怨老公的粗暴:“夢冉有了孩子你不知道嗎?怎么還敢去推她。

  ”看著老公滿臉的歉疚,我也沒敢多嘴。

  如果家人知道我隱瞞懷孕的事情,指不定要亂成什么樣子。

  失去孩子后,總感覺是自己親手殺了他,痛悔莫及……口述:我(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隱婚”  假如說“隱婚”是為了在工作中得到公平競爭,那么,面對異性的追求,就是虛榮心在作祟,也導致了現如今的難堪。

   恩杰(化名)是分配到我手下的新員工,比我小兩歲,很會做事,嘴上姐長姐短地叫著。

  漸漸地,我發現他對我很有好感。

  遇上節日,他會在我辦公桌上放一束鮮花;外出應酬,他會起身替我擋酒;下班晚了,都要把我送回家。

  恩杰的殷勤,令我既慌亂又甜蜜,害怕已婚的身份暴露,可又很享受“未婚男女”的親昵。

    若即若離的曖昧一旦和工作扯上關系,就難以分清里外了。

  在工作中我非常關照恩杰,將我的一部分客戶介紹給他,恩杰也很懂事,從我這得到實惠后,會加倍將他的情愛表達得淋漓盡致。

  原以為自己可以左右逢源下去,但世界太小,老公偏偏就與恩杰撞在了一起。

    那天,我和老公去逛街,剛走出購物中心大門,正好和迎面而來的恩杰碰個正著,他身邊有個女孩子,一看就知道是他女友。

  當時,我的一只手挽著老公,看見恩杰不動聲色,很詭異的眼神,趕緊從老公的臂彎里抽回手。

  恩杰看看我,再看看老公,臉上帶著一種摸不透的笑意:“夢冉姐,你也逛街?”“嗯!是啊,我來陪他買東西。

  ”結結巴巴地用“他”含糊地介紹了老公。

  我非常難為情,既有被熟人撞破的窘困,更有莫名的醋意,原來,恩杰有女友。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第二天上班,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怨懟,問恩杰:“那個女孩是你女友嗎?”“是啊!”“既然有女友,干嗎對我這么殷勤?”“姐姐,別只顧審問我,那個‘他’是你老公吧?”一聽這話,我耳根子都紅了。

  但,心有不甘,自己好似一個玩偶,豈能由他來擺弄:“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居然會玩‘感情劈腿’。

  ”恩杰并不生氣,仰起頭,眼神放肆地盯著我:“要說‘劈腿’,你也有份,我倆彼此一樣。

  ”此時,我才醒悟,恩杰對我的殷勤曖昧,不過是很有心計地想從我這里挖走更有利的客戶而已。

    “隱婚”的事情被恩杰說了出去,同事們說什么的也有。

  有一天,我去茶水間,無意間聽到兩個員工在議論,“真沒看出來夢冉有家庭,還和恩杰玩婚外情。

  ”想不到,“隱婚”給我帶來如此惡名。

  假如被老公知道,我給他“戴綠帽子”,這婚姻可就徹底完了。

  我惶惶不可終日,實在難以忍受大家無休止的議論,只得再次遞上辭呈報告。

  原以為“隱婚”是私事,沒想到卻將自己推向婚外情的邊緣。

  兩次辭職,我真不知該如何處理好家庭和工作的關系?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專家周振基點評:  夢冉是個職場“隱婚族”。

  所謂“隱婚族”,是指在法律意義上已辦理了結婚手續,但在公共場合隱瞞自己已婚的事實,而以單身身份出現的男女,因此也被稱為“偽單身”。

  如文中主人公夢冉那樣,職場隱婚大多是作為一種職場的生存策略,隱去已婚的身份,意圖換來“自由”的空間、“公平”的機會以及更多職業上的發展。

    嚴格說,是否在社會群體中公示自己的婚姻狀態,完全是個人的自由。

  但“隱婚”者一定是期待在隱婚中獲得自己的利益。

  然而夢冉的“隱婚”并不如預期那般如意,反而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尷尬和麻煩,并因此導致自己難以承受的后果甚至包括孩子流產這樣嚴重的創傷。

  原因何在?若仔細分析夢冉的故事,不難看出其中的端倪。

    首先,比較強烈地感受到夢冉具有一種“自我中心”的、不成熟的個性特征以及非理性的思維方式,經常以自我感覺作為判斷事態發展的依據,并由此引起連鎖反應。

  比如,在職場競爭失敗后所產生的情緒反應,是因過于自我的評價而引起———認定自己“無論才干和資歷,都應該是優勝者”。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當定式被打破后難以從情感上接受現實,不僅將上級的決定認為是在“替我做決定”,還遷怒于不相干之人,一味發泄個人的情緒,以致影響工作并辭職。

  她因為站在“自我中心”的位置上,所以不會找到導致自己“失敗”的真正原因,卻偏激地將所有的工作機會都與婚姻對立起來,陷入了婚姻與工作的非理性思維沖突中。

  同時在“隱婚”的狀態中對丈夫感受的忽視,對婚姻和家庭中自己應承擔責任的忽視,也恰恰說明其“自我中心”的特征,或者說是尚停留在兒童時期的心智特征。

    其次,追求表面上的虛榮心也是夢冉比較明顯的個性特征之一。

  對來自職場肯定的過度需求、對來自異性青睞的盲目享受,雖然以滿足虛榮、追求自身價值的形式表現出來,但其根源卻是對自身在婚姻中價值的不自信,以及對婚姻關系的不信任,更深層的是對他人信任感的缺乏,這也是夢冉會選擇“隱婚”方式的內在心理機制之一。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如此看來,所謂“隱婚”,并不僅僅是一個沖突之下的無奈選擇,更多的是反映了隱婚族人深層的心理缺失。

  事實上“兼得”的選擇,必然不得不同時也承擔了“兼失”的風險:屈從于職場的“潛規則”,意味著最終可能失去職場發展的機會;對婚姻關系不理性的態度,則意味著可能失去婚姻。

    所以,夢冉若不改變現在的思維定式,不填補意識深層的缺失,即便面臨無數次的職場機會,依然會重蹈覆轍。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本文為網易女人 獨家 約稿,請勿轉載。

  如有 情感問題,可在“ 我愛問 連岳”博客留言,網易女人將定期 刊發連岳特約情感 問答

   加入 女人幫 大本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