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賽鳳



干爹請你吃香蕉,大香蕉,一次叫你吃個飽。

  ” 王梅故意撒嬌道:“哎呀,干爹,你在說什么嘛,什么香蕉不香蕉的,人家又不愛吃香蕉。

  ” 老張壓低聲音道:“你上邊的嘴不愛吃,可是你下邊的嘴愛吃啊,上次咬著我的香蕉都舍不得松口了,呵呵呵.”“干爹~”王梅的聲音更嗲了:“你怎么這么壞啊,大清早就逗人家,要把人家的火撩上來,你過來滅火啊。

  ”老張呵呵笑道:“你干爹腿腳 不方便,要過來也是你過來,怎么昨天還沒喂飽你啊,這么快就又想要了?”“討厭!人家就是說說而已嘛。

  ”王梅好像撒嬌上癮了,抱著電話聊個沒完。

  老張也覺得大清早的打這電話挺刺激的,就故意說道:“閨女啊,你現在在哪里呢,方不方便干點別的啥。

  ”王梅說道:“人家在辦公室呢,干爹想要做什么啊?”老張問道:“你辦公室就你一個人啊?”“是啊,人家有單獨的辦公室,干爹你到底要做什么啊?”王梅的聲音聽著呼吸有些急促,也不知道現在在做什么。

  “一個人啊,那太好了,你把裙子拉起來,照張腿的 照片給我,記住一定要照到內|內哦。

  ”老張命令道。

  “呀,干爹你好銫啊,不過我就喜歡你這銫銫的干爹,你先加我微信吧,我馬上給你發照片。

  ”王梅的聲音無比的興奮,聽起來對老張的玩法很滿意。

  過了一會,老張叫了王梅的微信,王梅發過來一張照片。

  背景是一個華麗的辦公室,照片里有一(兩根一起插進去)雙穿著玻璃絲襪的修長美腿,腳下踩著一雙恨天高的黑色高跟鞋,那是一件褲襪,一直拉到了腰部,兩腿間 紅色的內|內包裹在絲襪里,如此的飽滿。

  老張看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用手在屏幕上摸了摸。

  王梅發了一條 信息過來,帶著一個可愛的表情:“干爹,人家今天穿的是紅色的,喜歡不喜歡啊。

  ”“喜歡,喜歡。

  ”老張連忙回到。

  “那還想不想看啊?”王梅發過來一個調皮的表情問道。

  “你發個胸的照片吧,要露|點的。

  ”老張回道。

  馬上王梅的照片發過來了,是脖子以下的照片,可以看到王梅坐在老板椅上,白色的襯衣完全解開,紅色的內衣直接被推到了脖子那里,那團雪白的龐然大物占據了照片的一大半,躍然而出,頂端..老張不由的把那照片放大了想要看的更仔細一點,這時王梅突然發了個消息:“干爹有人過來找我辦事了,先不玩了,以后有機會再玩,愛你。

  ”后邊跟著幾個心和嘴巴的表情。

  老張正玩到興頭上突然被中斷了,急的抓耳撓腮的,連著發了幾條信息,都沒有任何反應,想必王梅是真的出去辦事了。

  老張一連喝了兩罐涼茶才總算冷靜了下來。

  看了看表,已經十點了,老張探口氣起身準備打掃衛生。

   劉亮并不知道他那個馬蚤老婆一大清早的就和老張又是電話又是照片的,他現在正坐在辦公室里為自己和 高靜的事情而煩惱。

  自從照片丟失之后,他又纏過高靜幾次,但是每次都被高靜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嘗過高靜的滋味之后他怎么舍得放棄這么美麗的 女人,再說呢,他還打算用高靜討好自己的頂頭上司呢, 沒想到這只小魚居然這么快就脫鉤了。

  這叫他心里很是郁悶,一度懷疑是高靜找人偷了自己的照片,本來以為是老張,但幾番試探下來,老張好像并不知情,要不然在自己要封他店的時候就該拿照片威脅了。

  那到底是誰偷了自己的照片呢,劉亮給自己點了一支煙,認真的思索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劉亮不耐煩的問道:“誰啊?”“我,高靜。

  ”一聽是高靜主動送上門來了,劉亮的心跳立即加速,趕緊跑去打開門,一把拽住高靜的胳膊,不待他反對就拖到了辦公室里。

  砰地一聲,辦公室的門被鎖上了。

  高靜被嚇了一跳,本來已經下定決心,今天就和劉亮把話說明白,叫他以后不要再騷擾自己了,但是和劉亮單獨面對,她還是有些害怕。

  劉亮 也沒說話,靜靜地打量著高靜,幾天沒見,他發現高靜的身上多出了一些特別的 東西,皮膚好像更好了,XIONG也好像大了,最主要的是她的神態,小臉雖然緊繃著,但卻透著一股媚意,眼睛也水汪汪的,不經意的瞟人一眼,就能勾走一半的魂。

  劉亮一下就被迷住了,一只手很自然的向著高靜的小手抓去,嬉皮笑臉的說道:“高老師,你今天可真漂亮啊。

  ”  “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我剛才上了個廁所,發現我。

  發現我下面好多干掉的血跡,而且還有。

  還有痛感,  是不是對了 做了什么?你。

  你就是流氓一個,我要報警抓你!”  靠,李文龍暗罵一聲,如果真要是為這事被抓進了局子,那可真是六月下大雪,千古奇冤了,你下面有點血跡就賴我,我能做什么?再說了,就算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會有血跡,女人的第一次才會流血呢!  “你是原裝?”李文龍脫口而出,睜大眼睛看著 林雪梅

    “不行嗎?”林雪梅俏麗的小臉漲得通紅。

    “那你包包里帶杜蕾斯干什么?”李文龍傻傻的問到。

    “用你管”林雪梅臉幾乎變成了豬肝“你說,到底你對我做了什么?”  “啥也沒做”李文龍自是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你等著,有你好看的。

  ”林雪梅咬牙切齒的拉開衛生間的門回到床邊。

    “ 林總

  別。

  ”李文龍一個箭步沖到林雪梅身邊奪下了林雪梅剛剛在包里掏出來的手機。

    “怎么?怕了?”林雪梅冷笑著說到“做的時候你怎么不知道怕啊?”  “林總,我不是怕了。

  ”李文龍一本正經的說到。

    “不怕你奪我的手機干什么?”林雪梅繼續冷笑“有本事你讓我報警”  “林總,您報警我不反對,只是在您報警前我想說幾句話”李文龍這次是真的火了,自己今天出門真的應該看看黃歷的,平白無故的就惹了這么一身騷,這也太點背了吧!  林雪梅扭過頭去不看李文龍,只是沒有堅持去搶奪手機。

    “我承認,您長得是漂亮,如果說對您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是,我還沒有混到對自己領導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您說您下面有血跡,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以性命擔保,我絕對沒有對你做過任何違背倫理道義的事情,或許是我在擦拭您的的時候有點用力過猛,也可能是由別的原因。

  ”  李文龍本來想說是不是來事了,看了看林雪梅漲得發紫的臉,把這后面的話咽回到肚子里“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手機給您,要不要報警您看著辦吧!”  說著話,李文龍把手機扔到病床上,頭也不回的出了病房,留下林雪梅獨自在那里發呆。

    “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林雪梅自言自語到“自己確實沒有感覺到有什么異樣,不都是說女人的第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然后一兩天都走路不正常嗎?看來自己還真的錯怪他了,不過,他看到了我光的樣子,這筆賬一定要算回來。

  ”  唉,女人啊!真的是一種是奇怪的動物,人家又不是故意看你的,卻還把這筆賬記到人家頭上,你說這還有沒有天理了?也怪不得正在廁所里吸煙的李文龍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感情是有人要算計他。

    剛剛把煙屁扔掉,兜里的手機卻是唱起了歌,掏出手機一看,李文龍的眉頭皺了起來。

      “林總,有何吩咐?”李文龍不情愿的接起來,剛才他已經打定主意了,抽完這根煙,然后過去告個辭,直接打道回府,這邊的事誰愛管誰管,至于這開車的活,自己也不干了,這伺候人都能伺候出事來,以后別想有好日子過了,還不如早點放手呢!  “你到病房里來一下。

  ”林雪梅的聲音溫柔了許多,雖然還帶著不容置疑的冰冷。

    “林總,有什么話就在電話說吧!”李文龍不客氣的說到“如果是警  察一會過來抓我,您告訴他們,我就在醫院門口等著,如果不是這件事,對不起,我正想跟您說一聲,我這就開車回單位跟沈主任匯報,估計沈主任會給您派新司機過來的。

  ”  “還在生氣呢?”林雪梅的話軟了幾分。

    “我可不敢生您的氣。

  ”李文龍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做人,要有骨氣,絕對不能向漂亮女人低頭。

    李文龍暗暗的鼓勵自己,只是,這腳步卻不由自主了挪到了病房門口。

    正思量著怎么辦呢,病房門打開了,露出那張足以撼動泰山的臉:“小李,得麻煩你回咱們縣一趟。

  ”  這話柔聲細語的,聽得李文龍的骨頭都酥了。

    只是,這面子上一時半會兒還抹不開,所以,李文龍站在那里一動也沒動。

    “這是我家的鑰匙,我住在明珠花園的棟三單元六樓西戶,你回去幫我拿幾套換洗的衣服,剛才醫生過來了,說是我還需要住上幾天,這沒有換洗的衣服怎么行?”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就是一個小女人:“另外,你再幫我拿毛巾牙刷洗面奶。

  ”  林雪梅說了一大堆,聽得李文龍腦袋都大了:這是住院,又不是搬家,用得著這么興師動眾嗎?  “等等林總,這個我得找紙筆記一下,咱腦子可沒這么好使”李文龍趕緊制止林雪梅說下去“林總,您給家人打個電話,讓他們準備好,我回去直接拿來不就行了?”  “我是一個人住的。

  ”說這話的時候,林雪梅的聲音壓得很低。

    哇靠,單身原裝美@女,李文龍抑制不住的一陣激動,不過,馬上又把這份激動壓回到了心底,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副總,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車夫,這天壤之別的差距怎么可能。

    “我剛才簡單的寫了一下,你照這個回家去拿就行。

  ”原來林雪梅早有準備,回身把自己寫好的一張字條拿到李文龍面前。

    “林總,要不您一塊回去得了。

  ”李文龍看看字條上的東西,好多都是女孩子的隱私品,這……這讓自己如何下手?  “醫生不讓走,就麻煩你跑一趟吧!”林雪梅也是無奈之舉,如果醫生允許,她能讓李文龍動手拿自己的小褲褲嗎?  “那行吧!”李文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心中卻是有股冒血的沖動,這美女的閨房究竟是個什么樣子的,李文龍還真想仔細的看看,或許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股窺視欲吧!  驅車上高速,只用了半小時不到的時間,李文龍便回到了縣城,用林雪梅的話講,最好不要再回單位,以免有人問起來不好說話。

    遵照林雪梅的安排,李文龍直接去了林雪梅的家里。

    打開防盜門,李文龍揣著那顆砰砰直跳的心步入了林雪梅的閨房,原木色的地板,淺黃色的墻壁,淡藍色的沙發,處處透著恬靜與溫馨,推開臥室的門,李文龍的手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甚至想象出了林雪梅睡在這床上的場景。

    無名之火開始在體內燃燒,努力的壓制了一下,李文龍開始著手準備林雪梅需要的東西,當觸碰到林雪梅小褲褲的時候,李文龍那不爭氣的東西噌的一下打起了立正,聯想到這個白色的東東包裹住的應該是什么地方,李文龍竟沒來由的產生了嫉妒心理,暗想如果換做是自己該有多好。

    了一陣子,李文龍終于收拾全了林雪梅想要的東西,看看時間,竟然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因為林雪梅說過今天晚上不用趕回去,在外面隨便吃了點東西,李文龍回了自己的出租房,由于父母都在農村,李文龍上班之前就托叔叔給找了一個住處,顧及到李文龍剛剛有收入,叔叔便給他找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偏僻的小區,好在李文龍并不在乎這個,只要是住的舒服就行了。

    打開電腦,李文龍胡亂瀏覽了一下縣里的貼吧,  看過幾條帖子之后,李文龍第一次不知道該干些什么了,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 影子,冰冷的表情,雪白的肌膚,還有自己不小心的看到的女人最為隱私的部位,聯想到這個,李文龍無法淡定了,起身點上一支煙在屋子里挪了起來,有好幾次他甚至有下樓返回醫院的沖動,最終,他還是拿上一件東西鉆進了衛生間。

    一切歸于平靜,當看到林雪梅衣服上那一團自己遺留下的污漬之后,李文龍渾身上下一下子變得冰冷,手忙腳亂扔進洗手盆里開始使勁的揉搓,搓洗了不知道多少遍,這才又拿出熨斗熨燙起來。

    明天一早就得走,這么一夜的時間,如果不熨燙一下,李文龍不敢保證它能干好,如果干不好,怎么跟林雪梅交代?  躺到床上,李文龍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卻又夢到跟林雪梅糾纏在一起,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弄臟了床單。

    起身到衛生間收拾了一下,李文龍頹廢的坐回到床上,自己這是怎么了?為什么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雖然至今還沒有觸碰過雌性的身體,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李文龍卻是很少發生的,偶爾弄臟床單也全是沒有目的的,不像今天,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難道自己真的被林雪梅深深地迷住了,又或者是,冥冥中注定要與她發生點什么?  到陽臺上把昨天晚上林雪梅的那小褲褲收起塞進包里,李文龍鎖上門下了樓。

    直到坐進車里,李文龍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作為一名資深司機,李文龍深知這個狀態下開車的危害,深吸兩口氣努力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李文龍這才發動 車子系上安全帶駕駛著車子駛離了小區。

    由于時間還早,路上并沒有多少行人,這正是李文龍想要的結果,在縣城里,這帕薩特太扎眼,因為能擁有這車的大部分都是有頭有腦的,林雪梅曾經說過最好不要被別人發現,所以,李文龍專揀了一條小路準備駛出縣城。

    沒想到,越是怕什么越是來什么,車子離開縣城到了國道上,李文龍的心情也是剛剛放松下來,沒想到,一輛再熟悉不過的車子映入了他的眼簾。

    要說這車子也沒什么特殊之處,也不過就是一輛的帕薩特,但是,最讓李文龍感到頭痛的卻是那車牌號,跟自己這輛車子的車牌號只差了一個數字,自己車子的尾號是2,對方的尾號是1,很顯然,這是豪嘉集團寶東縣分公司一把手的車子。

    踩油門的腳不自覺的抬了抬,車子慢了下來,沒想到,前面的車子早就發現了他,直接打了右轉向靠邊停車了。

    沒辦法,李文龍硬著頭皮開了上去。

    兩輛車子并排著停下,對方車子里露出一個油光光的腦袋,雖然兩個人之間還隔著有兩三米,對方那刺鼻的發膠味卻是結結實實的傳進了李文龍的鼻子里。

    心底隨時一陣不屑,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的:“鵬哥,你這是去哪?”  “是小李啊!”魏大鵬透過打開的副駕駛玻璃朝后面看了看,并沒有看到那攝人心魂的身影“我出門辦點事,你這是跟著林總出差?”  “嗯,啊!”李文龍含含糊糊的答道。

    “林總早啊!”沒想到這魏大鵬還扯著脖子喊上了。

    李文龍一陣心驚,這可怎么辦?林雪梅并沒有在車上,對方這一喊豈不是露了餡了?大腦高速運轉,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噓……”李文龍豎起右手食指湊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指了指后面,張嘴做出了“睡著了”三個字的口形。

    “擦,不愿搭理我就散。

  ”魏大鵬嘟囔道,也不再理會李文龍,右腳猛勁一踩,車子忽的一下竄了出去,只留給李文龍一陣灰塵。

    手忙腳亂的升起副駕駛的座位,李文龍呸呸了兩口,早就聽說這個魏大鵬仗著有一把(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手在后面給他撐腰在公司橫行霸道了,沒想到這自身素質還真不怎么樣,這一下自己得好好的清理一下內飾了。

    掛上前進擋,李文龍穩穩地起步重又向前駛去,同樣的車子,要是真想攆的話,李文龍自籌魏大鵬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現在的李文龍早已經沒有了那爭強好勝之心,因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那還是當年跟著師首長的時候,單位上組隊外出學習,李文龍開的一號車當之無愧的打頭陣,后面跟著政委的車子,在高速路上,兩輛車一直勻速前進,因為不經意間跟了前面的一輛好車,李文龍不知不覺間把速度提上去了,原本跑一百一的竟然跑到了一百六,也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車子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此時的李文龍已經沒有辦法把車子用正常的方式停下來,只能一腳悶住剎車的同時咬咬牙把車子開到了護欄之上。

    只一次,李文龍便長了記性,所以,現在的他開車只求穩不求快,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已經沒有了爭強好勝之心。

    “林總,您吃早餐了嗎?”四十幾分鐘后,李文龍出現在了林雪梅的病房里,相對于昨天而言,今天的林雪梅顯然是恢復了不少,臉上有了些許的紅暈,雖然那表情依然很冷。

    “吃過了”林雪梅淡淡的說到“我讓你拿的東西都帶來了沒有?”  “帶了,都在這里”李文龍把手中的背包遞過去。

    “行了,你先出去吧!”接過背包,林雪梅直接就給李文龍下了逐客令,昨天淋了雨,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這澡也沒撈著洗,對一向愛干凈的林雪梅來說,這是最不能容忍的,再過一個小時就到了輸液的時間了,自己必須趁著這一個小時的時間洗洗澡換換衣服。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