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a 片



這時候 熊亮看見了溫喆,大大咧咧的走了出來,他的塊頭很大,要比溫喆高半個頭,一身肥肉,一笑小眼睛幾乎看不見了,從口袋里掏出一盒好煙,騰出來一根,遞給了溫喆,似笑非笑道:“兩塊錢一根的精裝煙,你們這沒有賣的,試試?”看見他那樣子溫喆覺得惡心,好像自己抽不起似的,這家伙語氣中分明是種嘲弄,他搖搖手拒絕道:“不用了,最近上火。

  ”熊亮摳了摳他的大腦袋,收回了煙,也不說什么,眼神中的笑意越發的明顯,回頭 看著旁邊的 二丫道:“聽說你們是青梅竹馬呢,如今這二丫跟了我,等我們結婚了,有空常到我那里坐坐去,咱們喝幾杯?”一邊說著還一邊拉著二丫的小手。

  二丫低著頭,明亮的眼神里帶著不滿和一絲厭煩,看了看溫喆,表情很是復雜。

  誰要和你這個龜孫子喝幾杯,看著熊亮那副嘴臉,溫喆狠的牙癢癢,這二丫原本可是 老子的媳婦,趙老二這個老不要臉只想錢的老不死的,把這么好的女兒送到這樣的畜生手里,看著他那肥大的手,不知道摸過多少 女人了下身了,還有那滿嘴黃牙,不知道親過多少嘴,溫喆只覺得惡心,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個耳光。

  溫喆不回答他,只是點了點頭,現在人家算是明媒正娶了,自己又算個屁,身無分文,家徒四壁,沒錢沒身份的,只能暫時的忍了。

   村支書的家在小錢村的東頭的大槐樹下,這顆大槐樹樹蔭茂密,是個納涼的好地方,遠遠的看見桌子已經支好了,村支書和劉 小民還有劉 春杏都坐在那里了。

  “小喆呀,來,等你有一會兒了。

  ”村支書一臉的和藹可親,揮著手,示意溫喆坐下。

  劉小民看了他一眼也不說話,上次被教訓了一頓現在看見溫喆也沒有那么橫了,不過眼神里還是帶著不服氣,要不是看在村支書的面子上,估計也不會來,挺不樂意似的。

  村支書的老婆翠花連忙端了菜,溫喆客氣的點點頭,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張大團結,遞給了她,“嬸子辛苦了,來的急,也沒有買點東西,這給孩子買點東西吃。

  ”“哎呀,小喆你那么客氣干啥子,我們這又不是外人,一個村的,還搞這套。

  ”翠花激動的差點把手里的菜給弄掉了,連忙放在 桌子上,手在圍裙上抹了抹,卻沒有伸過去接,只是看著村支書,好像在等指示。

  看著那紅紅的票子,村支書滿面春光,作為村里的大干部,這等場面他見慣了,只是這小喆出手還挺大方的,比他爹要會來事多了,揮揮手說道:“小喆呀,你看我叫你來吃個飯,沒有別的意思,你這就太見外了點。

  ”“應該的,嬸子拿著吧。

  ”溫喆往她手里一塞,翠花順勢接過去,面露喜色,步子邁的喆快,又趕緊去加了兩個菜。

  劉小民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而且很納悶,這小子最近是不是發達了,自從被幾個墨鏡男帶走后,勢力也有了,出手還這樣大方,他這次來什么也沒有拿,雖然村支書是他的叔,可是相比之下,臉上就有點掛不住,對溫喆刮目相看。

  “來,我們喝酒。

  ”村支書很會應酬,一會兒桌子上就倒了好幾杯酒。

  你來我往的干了幾杯,各自臉上都是涌起潮紅,村支書沖著默不作聲的劉小民使了個眼色,劉小民一臉不樂意,被村支書瞪了一眼。

  村支書舉著杯子說道:“小喆呀,這次叫你來,就是為了解開你和劉小民的誤會,啊,這個,鄉里鄉親的,都算是一家人,不要因為一點小事兒大動肝火,傷了和氣,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大家要和和睦睦的,別讓其他村的人說三道四的,猛子你和小喆喝一杯,啊,就算是冰釋前嫌了。

  ”劉小民硬著個脖子,臉憋的通紅,十分不樂意,坐著不動,嘴里嘟囔著:“求的小事,他和春杏亂搞,打她主意,叔,你要說句公道話。

  ”劉春杏聽了可不高興了,眨著大眼睛,連忙解釋道:“哥,你咋還這樣說呢,我和小喆什么都沒有,就是看了場電影嘛,再說你不是給俺說了對象了嘛。

  ”“傻丫頭你曉得個鬼,昨天你沒有看到你那對象走了嗎?現在連個電話都不打回來, 我看這事八成讓溫喆給攪黃了,你好說沒什么。

  ”劉小民心里還憋屈著,打了個酒嗝。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這話莫亂講,啊,這個,你的妹子可是要個名節的,你這一鬧,就是黃泥巴掉進了褲襠里,說不清楚了,小喆怎么了,我看他挺順眼的,又有個手藝,小伙子也結實,我看沒事,也讓你搞出事了,整天就知道打架,你爹要是在,恐怕會讓你給氣死。

  ”村支書打著官腔,對這個侄子,他實在是不知道怎么管教,所以知道他又惹了事,特意的找到了溫喆,一是解決問題,二是為了顯示他這個村支書的能耐,再說溫喆今天一來就給他拿了禮金,他更是要說點好話了。

  溫喆見劉小民硬著個脖子,他也知道這村里也只有村支書管的住他,連忙起身端了杯酒說道:“既然書記都這樣說了,我看這事算了,我對不對,自有一番定論,我先喝了。

  ”“要喝你自己喝,不是我看不慣,溫喆你也不想想看,就算你跟春杏處對象,你憑什么處?人家那王胖子,可是下了幾千塊的定金的,你跟人家怎么比,你莫以為你有了靠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了,我還是不怕你。

  ”劉小民氣的拍了拍桌子道。

  “你給老子坐下來,我一天不死,還輪不到你發脾氣。

  ”村支書似乎毛了,也顧不得說些斯文話,將酒杯往桌子上一丟,氣呼呼的喝道。

  劉春杏嚇的直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放在嘴里的菜也是索然無味,她索性不吃了,丟了筷子,拿起個蒲扇不停的擺動,說道:“我去幫嬸子的忙。

  ”說著看了溫喆一眼就去廚房了。

  溫喆心想不就是小瞧老子沒有錢嗎,給你看一看,他啪的一下從兜里掏出一疊來,摔在桌子上,這是從金不換那里拿到的,“那王胖子出了錢,我也給你出,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看著那紅彤彤的百元大鈔,劉小民不啃聲了,眼睛發直,紅著臉也不知道是害臊還是喝多了酒,眨著眼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溫喆,最終是低下了頭去。

  村支書也是眼前一亮,他沒有想到這個后生還有這么多實力,連忙擺手道:“哎,小喆,不要賭氣,我知道這是你老爹給你留的辛苦錢,指望著說媳婦呢。

  ”“這是我自己掙的,村支書你說句話,應該算數,今天你就做個主,你說我能不能跟春杏處對象吧?”溫喆只覺得腰板挺實了不少,這有錢就是底氣足,看看劉小民的那個熊樣,嚇蒙了吧,這還只是個開始,老子以后還會更有錢的。

  “啊,這個,小喆呀。

  ”村支書打著官腔,繼續道:“這春杏的爹娘都不在了,我看著她長大,自然希望她嫁個有出息的,這么著,這錢你先拿回去,你們的事,以后再商量,我們先吃飯,猛子,你還愣著做什么,你看看小喆,比你小幾歲,一出手就能拿出這么多,你不害臊,老子養著你十幾年,你跟個敗家子沒有區別。

  ”“不想吃了,飽了,不舒服,你們慢點吃,我先回屋誰瞌睡了。

  ”劉小民覺得索然無味,十分沒有面子,悻悻的走了,他暗想溫喆這個小王八蛋走了什么好運了,還是遇見了貴人相助,哪兒搞的這么多錢?“小兔崽子,一點出息沒有,只會給老子添亂,有老子一半的知識,也把你弄個村長做了,田也不會種,就知道游手好閑。

  ”村支書罵了一聲,坐下來繼續的喝酒。

  溫喆有了一種勝利的快感,這一刻,他越發的認識到錢的重要性,看來現在做什么都離不開錢,他收回了鈔票,取出了好幾張,放在村支書的面前,“書記,我今天來還想找你辦件事,你看這點夠不夠打理?”現在桌子上就剩下了他們兩個人,村支書看了看錢,有似驚喜,問道:“你先說事吧,啊,這個,我們之間不興這一套。

  ”“是這樣的,我最近想考個行醫執照,這不,需要村里打個證明,提供一些有用的資料,書記你幫忙張羅一下,你看怎么樣?”溫喆起身,又給村支書倒了杯酒。

  村支書默默的點點頭,滿面紅光,抿了口酒一齜牙,看來看錢,連連說道:“這個好辦,非常的好辦,容易嘛,你這么有上進心,是好事,等你將來有了出息,去了大醫院,我們村里人也跟著沾光。

  ”“那就有勞書記了,來,我再敬你一杯。

  ”溫喆舉起杯子來,一仰頭喝干了。

  酒過三巡,溫喆離了席,告別村支書,頭喝的暈乎乎的,看來村里這一關是成了,和劉小民的過節也算是搞清楚了,剩下的事就是過兩天去趟衛生局,找找人,打通一下關系,但愿手里的錢還夠用。

  溫喆有點搖搖晃晃的,渾身發燥,準備到屋后的小山林里去趟個午覺,再去衛生所值班,那里涼快,很適合打瞌睡。

  才走到小樹林里,溫喆聽到里面有什么動靜,頓時心里一緊,接著就有說話聲。

  “別鬧,哎,你別這樣。

  ”好像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還有點熟悉。

  “來嘛,這里又沒有人,你早晚是我的媳婦,讓我親一下,就摸一次,我還沒有摸過呢,你怕什么。

  ”是一個猥瑣的男人的聲音。

  溫喆又往前走了幾步,暗想難不成是哪對狗男女在這里偷情,可是這女人的聲音咋有點耳熟呢,躲到一棵樹后面往里一瞧,他頓時火冒三丈。

  就見二丫被熊亮摟(媽媽啊啊啊啊)摟抱抱的,那厚大的嘴唇就往她粉嫩的臉上湊,二丫不停的反抗,推推搡搡的,就是不肯從,可是她哪里扭的過膀大腰圓的熊亮,被他像是老鷹捉小雞一樣抱在了懷里,一雙手不老實的就到處摸。

  這他娘的還了得,搞老子的媳婦,溫喆只覺得心里窩火,這二丫是老子的,你狗日的敢輕薄她,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煩了,他也顧不得多想,在地上撿了個石頭,嗖的一聲就甩了過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熊亮的腦殼上。

  “哎呀,誰他娘的打老子?”熊亮猝不及防,腦殼上頓時起了個大包,用手一摸,還沾著絲絲的鮮血,他氣的暴跳如雷,瞪著一雙小賊眼四下里看。

  溫喆站在樹干后面,他本來打算嚇唬一下熊亮,讓他知道這里不是搞事的地方,所以先沒有露身,繼續望那邊看。

  二丫趁機從熊亮的懷抱里掙脫了出來,邁著小步子準備跑,又被熊亮一把摟在了懷里,他好像是色迷心竅了,見周圍沒什么,也不管疼不疼了,嘴又湊了過去。

  這下溫喆是忍無可忍了,他趁著酒勁又撿起一個石頭,嗖的一聲砸了過去,熊亮的腦袋上又吃疼一下,這下他徹底醒了似的,再去看時,溫喆已經出來了。

  “我日你老娘,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膽了,敢打老子。

  ”熊亮氣呼呼的,放開了二丫,朝著溫喆就沖過來,那肥大的手握成了拳頭,就朝著溫喆的身上砸。

   “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 弟弟李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 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說完后,柳媚媚身子一軟,感覺極度羞恥,就好像勾引男人似的,讓她覺得自己好不要臉。

  那一句軟軟又嬌羞的話,把李大牛的心都給化了,他內心充滿蕩漾!弟妹主動問他,他求之不得,哪有不幫的道理。

  但他不敢把真實想法透露出來,而是假裝猶豫一會兒,臉色微紅的說:“媚媚,這不太好吧?”柳媚媚一愣,羞得無地自容,張玉紅立刻白了李大牛一眼說:“給那么多女人按摩,也沒見你害臊,媚媚就例外了?趕緊和媚媚進屋,把問題解決了。

  ”李大牛心中早就激動得不行,但他還是假裝為難說:“媽,不是我害臊,是我怕弟弟知道了多想啊!”“你弟能有啥多想的?這事就咱們三個人知道。

  再說你這是給你弟幫忙,就算他知道也會理解你們的,快,別墨跡了!”張玉紅語氣一兇,當媽的威嚴直接就拿出來了。

  李大牛心中差點沒爽死,這回不僅能占弟妹便宜,還是他老娘安排的….不過他還是裝得被脅迫一般,苦著臉:“那好吧,媽,我給媚媚按就是了,你可別生氣。

  ”說著,李大牛站起身,不情愿的說:“媚媚,咱們進屋吧?”柳媚媚羞愧的“嗯”了一聲,而李大牛走在前頭,裝作一副看不見,伸手摸索著向前走的樣子,因為裝瞎得到的好處越多,他就越害怕暴露,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當心。

  柳媚媚耷拉著腦袋跟在他身后頭,緊張得都不敢說話,心里想著李大牛給即將要碰到自己那里,她羞澀萬分…更覺得對不起老公小強…可想著想著,她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荒唐的念想,這個地方,可是大半年沒被男人碰過了啊,要是被大哥碰一下,是什么感覺?雖然她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一看到李大牛的那雙會按摩的大手(夾逼自慰),這種想法就怎么都停不了,甚至還想到了剛才在洗澡時那股內心深處的渴望。

  兩人進了房間后,李大牛就讓柳媚媚躺在床上,柳媚媚乖乖的躺下后,望著李大牛,身體頓時柔軟緊繃了起來。

  剛洗過澡的柳媚媚穿著一身緊貼的睡衣,身體曲線嬌俏玲瓏,特別是那隆.起的柔軟,特別耀眼,看起來十分的誘人。

  李大牛狠咽了口唾沫,弟弟小強在和柳媚媚親熱的時候,她也是這樣躺床上吧?想著等下就可以在弟弟一樣碰弟妹的身子,他更激動了。

  柳媚媚躺在床上,睫毛顫抖,她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也幸好李大牛看不見,否則她羞的都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不過這是大哥來幫她的忙,她還是得主動一些,于是,她咬牙說道:“大哥,咱們開始吧?”“媚媚…你先把上衣脫了吧!”李大牛裝作就像是給普通客人按摩一樣說道。

  但內心已經興奮的不行不行的了。

  “好的,大哥!”盡管有些難為情,恨不得馬上逃離這里,可柳媚媚想著李大牛不僅是她尊敬的大哥,還是專業的盲人按摩師,不會對她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這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的心里負擔就沒那么重了,開始慢慢的把衣服往上撩。

  一點點的雪白伴隨著柳媚媚的嬌羞不斷露出,李大牛體內就像炸了一樣,親眼看著弟妹在自己面前脫衣服,那視覺的沖擊比剛才偷偷的看還要強烈!很快,柳媚媚就把衣服和罩罩都給脫了下來。

  高聳的胸部,嫩白皮膚,沒有絲毫贅肉的腹部,以及弟妹那緋紅羞澀的臉龐,完全浮現在李大牛眼前。

  這是何等美妙的畫面啊!他真想撲過去。

  不過他現在可是一個瞎子,接著,他死死盯著柳媚媚身子關鍵部位,問:“媚媚,你脫…好了嗎?”赤著上身的柳媚媚羞得都說不出話來了,只能輕輕的“嗯”了一聲!“媚媚,那大哥就要按上去了,可能會有一些疼。

  ”見柳媚媚準備了,李大牛哪里還受的了,狠狠咽了口水,雙手顫抖著就朝那兩團高聳摸了過去。

  見大哥的手伸了過來,柳媚媚激動的呼吸急促,心里的羞愧感,讓她張嘴想叫停,這樣對不起老公,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隨著李大牛的手臨近,她就說不出來話了。

  只能眼看著李大牛的手碰觸在上面。

  真大!真軟!真嫩!在接觸的一剎那,李大牛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受不了了,他不由得再次感嘆怪不得弟弟每次回來都要拼命地和弟妹做那種事情,這手感也太好了。

  “嗯哼…”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