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emulator



首先, 少婦們除了擁有青春的活力之外,更具有(秦檜兒子怎么死的)成熟的 女人味。

  一個少婦為什么能讓 男人們戀戀不舍,其最大原因就是她們擁有比 少女所不同的特殊氣質和韻味。

  她們除了擁有青春的活力之外,更具有成熟的 女人味,古往今來的少婦們概莫能外。

  即便 是一個清純不能再清純的少女,幾次風流之后,都會發生質的飛躍。

  如西施、王昭君、貂蟬和楊玉環這古代最著名的四大美女,再如 卓文君、蔡文姬、上官婉兒和李清照等歷史上文壇才女,那些諸如蘇小小、薛濤、李師師,以及秦淮八艷的李香君、柳如是、陳圓圓等風塵女子就不用說了。

  這就是說,少婦的特殊氣質的形成,或者來自一段婚姻的磨煉,或者有過一段感情的經歷,或者因為身不由己地陷入一時的風月泥潭。

  于是,清純的少女變成了成熟的少婦,也變成了完整的也是完美的女人。

  當然,一個能吸引男人眼光的女人她必然有著少女無法擁有的很多東西。

  少女擁有的是她們青春的活力,而少婦們除此之外,她們身上還散發著一種少女們所沒有的成熟女人味。

  而這種女人味是一種由內而發的美,正是男人們不厭其煩而夢寐以求的。

  即便她像一朵不是很美的花,但她香氣襲人,風姿綽約,也一樣讓男人們無法自持,欲罷不能,這樣的美才令男人們想入非非。

  于是,卓文君即便寡居多年,也能令司馬相如神魂顛倒,后來就有了“鳳求凰”的故事;于是,蔡文姬為了死罪的丈夫來求曹操,殺人如麻的曹操竟然憐香惜玉,而對她的丈夫網開一面;于是,連身為九五之尊的唐玄宗李隆基色令智昏,竟將自己的兒媳婦楊玉環攬入自己懷中。

  這樣不愛少女愛少婦的故事,從古至今,比比皆是,不一而足。

  少婦青春還有女人味 難怪男人都愛得緊其次,少婦們更懂得“女為悅己者容”。

  少婦是一個可以說經歷了人生很多事情的女人。

  從清純的少女到成熟的少婦,正是這樣的一個角色的改變,才讓古往今來的男人們對那些少婦有著一種近乎瘋狂的癡迷。

  當然,少女也懂得“女為悅己者容”的道理,但她們卻不懂男人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女人的容貌風姿,而只有與男人結合過的女人才懂得男人的心。

  如果一個再漂亮不過的女人,只要她是一個處女,即便是一個久經滄桑的老處女,但她很難擁有那種令男人們想入非非的氣質和韻味。

  而與男人結合過的女人就不同了,即便是徐娘半老,依然是風韻猶存。

    古代一般良家少婦懂得男人們的心,而那些青樓妓院的歌女則更是清楚男人們的愛好,每日都把自己打扮得珠環翠繞,花枝招展。

  這就不難理解古代的男人為什么一有空閑,就往青樓妓院跑,不僅黎民百姓如此,王公大臣如此,就連后宮擁有三千佳麗的皇帝也如此。

  宋徽宗趙佶為了一睹京城名妓李師師的芳容,竟然令人挖了一條從皇宮大內直通煙花柳巷的地道!其對青樓少婦的癡迷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可以說,宋徽宗是不愛少女愛少婦的男人們中間的杰出代表。

  少婦青春還有女人味 難怪男人都愛得緊第三,少婦經歷過風雨洗禮更充滿 誘惑力和殺傷力。

  少婦經歷過洞房花燭夜或者一夜風流的風雨洗禮之后,她就再也不是玉體橫陳在床上的木偶,而是能配合男人的最佳拍檔。

  她們不僅煉成了一手諸如矯情撒嬌或者半推半就的絕活,而且還可以隨時都能拿得出的一手讓男人們賞心悅目的技藝,比如懂得一些琴棋書畫,會吟詠一些詩詞歌賦。

  明末清初的享譽江南的秦淮八艷,就是這樣少婦中的佼佼者。

  即便是深受“三從四德”毒害的良家少婦,經過性生活的風雨洗禮之后,其誘惑力和殺傷力也不容小視,古往今來,多少男人在這些良家少婦魅力的誘惑下,拜倒在她們的石榴裙下。

  西漢的司馬相如就是這樣一個拜倒在在家寡居的少婦卓文君石榴裙下的男人。

  “鳳兮鳳兮歸故鄉,游遨四海求其凰,有一艷女在此堂,室邇人遐毒我腸,何由交接為鴛鴦。

  ”這就是司馬相如向卓文君求婚的那首《鳳求凰》中詩句。

  司馬相如竟然將卓文君比作“毒我腸”的毒藥,可見少婦對男人的殺傷力的巨大!少婦青春還有女人味 難怪男人都愛得緊春秋時期鄭穆公之女夏姬的一生,則更是充滿誘惑力的一生。

  《列女傳》上說,“其狀美好無匹,內挾伎術,蓋老而復壯者。

  三為王后,七為夫人。

  公侯爭之,莫不迷惑失意。

  ”三為王后,就是說她與當時的陳靈公等三個國君有不正當關系;七為夫人,就是說她先后嫁了七次,又稱“七為夫人”;其實,還應該再加一條九為寡婦。

  有九個丈夫死于她的采補之術。

  其誘惑力和殺傷力的確是那些即使是最美麗的少女也難以比擬的。

  最后,少婦的那種難以言傳的誘惑力和殺傷力來自內在,是一種渾然天成的美艷。

  這種美艷讓男人們一見就覺得無法把握自己,這就是她們與少女的最大的差別。

  即便是現在也是如此。

  不要說那些身家千萬的豪富巨賈找小秘都要挑個已婚的女人,就是那些身在官場的要員找情婦也都是不要少女要少婦,不用說他們就是忍受不了少婦身上的那種風情萬種的誘惑力吧!少婦青春還有女人味 難怪男人都愛得緊少婦的誘惑力的確很大,男人們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而被其殺傷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那樣的美發自內心,顯于表面,一氣呵成,而令男人們目不暇接,神醉魂迷而難以自持。

  沒有經歷過風雨洗禮的女人是永遠不會達到那種境界的,這也是她們與少女的最大不同,更是古往今來男人不愛少女愛少婦的真正的原因。

  延伸閱讀:徐嬌林妙可變身少婦 盤點貴圈“早熟少女” “別過來,你這個畜生,嗚嗚……”楊 佳宜的話還沒說完, 陳大彪就拉過枕頭,按住了她的腦袋。

  叫聲把其它村民吸引過來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卻慘叫了起來。

  他松開了楊佳宜,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正拿著搟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著。

  挨了一下,差一點把陳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來,一腳把程偉強踹開。

  程偉強嘴里喊著,“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瘋了一樣,朝陳大彪撲了過來,死死抱住了他的雙腿。

  陳大彪都氣死了,每每自己準備上楊佳宜的時候,都是這個傻子搗亂,這一次,還是他。

  他也是惱了,掄起拳頭,朝著程偉強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程偉強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張,朝著陳大彪的大腿就咬了過去。

  陳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慘叫了起來。

  “你給我松開。

  ”陳大彪掄起拳頭,猛地砸 到了程偉強的太陽穴上。

  程偉強悶哼一聲,他的嘴巴,卻死死咬著陳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來一塊五花肉。

  陳大彪慘叫一聲,抬腿蹬在程偉強的心口,把他蹬了過去。

  正在這時,房間里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悶響。

  陳大彪腦袋一疼,一股粘稠的東西,順著腦袋就流了下來。

  陳大彪 伸手一摸,一手紅。

  血啊!他轉過頭一看,楊佳宜手里拿著一根搟面杖,正憤怒的盯著他,“你這個混蛋,還不快滾。

  ”陳大彪都氣死了,今晚上來,一點便宜沒占到,五花肉卻被程偉強咬下來一塊,現在更好,直接被楊佳宜開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沒了蹤影。

  他盯著楊佳宜,獰猙的 說道,“楊佳宜,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賞吧。

  ”陳大彪說完,轉身又朝程偉強踹了一腳,這才踉蹌著朝外邊走去。

  楊佳宜這才松了口氣,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看到程偉強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 強子

  ”楊佳宜尖叫了一聲,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了程偉強的身邊,伸手把程偉強的腦袋,抱在了自己懷里,嘴里不停地哭喊著,“強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嗚嗚……”“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楊佳宜痛哭失聲的時候,她懷里的程偉強卻聲音嘶啞的喊了一句。

  “強子,你真的沒事了啊!”楊佳宜看了看程偉強,尖叫了一聲,又把程偉強的腦袋,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剛才陳大彪對楊佳宜動手的時候,撕扯過程中,楊佳宜的內衣已經被扯掉,所以當楊佳宜把程偉強的腦袋,抱進了自己懷里的時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貼到了程偉強的臉上,那個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對準了程偉強那微微張開的嘴巴,程偉強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軟,聞著那香甜的味道,程偉強的腦袋嗡的一聲,他條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偉強一吸,楊佳宜的魂都差一點被吸出來,她的身子一下子軟了,她恨不得摟住程偉強,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趕緊推開了程偉強,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著程偉強。

  程偉強知道自己過分了,他趕緊眼神呆滯的 看著楊佳宜,掩飾的說道,“嫂子,我想吃饅頭,我餓。

  ”“哦,我這就去給你拿。

  ”楊佳宜一聽,這才松了口氣,原來是他餓了。

  楊佳宜趕緊站起身,朝床邊走去。

  看著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動,程偉強的鼻血,都差一點竄出來。

  楊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廚房拿了一個饅頭,遞給了程偉強。

  程偉強大口的吃了起來。

  楊佳宜坐在床邊,看著程偉強香甜的吃著,心里卻翻滾了起來。

  這陳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強子摟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沒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偉強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錢,把廂房收拾一下,讓程偉強搬出去。

  程偉強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腦海里,卻一直想著一個問題,要是陳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還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線,要是真的那樣,自己干脆把楊佳宜結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撿來的,和程偉峰又沒有血緣關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楊佳宜,也不違背道義。

  程偉強想著,慢慢睡了過去。

  楊佳宜看程偉強睡著,就搬了個小凳子,坐到了床邊,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過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偉強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陳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釋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楊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錢。

  到了晚上的時候,楊佳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塊錢。

  她的耳邊,還響著村民的聲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寬裕,就算是我能夠擠出點錢給你,你能還的上嗎?”更有那無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來吧,到時候我就給你錢……”想到了這些話,楊佳宜就氣得俏臉鐵青,可是冷靜下來,她又感到了深深的無奈,自己一個女人家,帶著一個傻弟弟,真的賺不來錢啊!看到楊佳宜無力地把百十塊錢,放到了桌子上,程偉強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這是愁錢啊!不行,自己得想辦法幫助嫂子籌錢。

  可是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弄到錢呢?正在程偉強想辦法的時候,楊佳宜看著程偉強,一臉歉意的說道,“強子,我們住在一個房間里,真的不合適,要不你到我們桃樹園那個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話,村子里人,該說閑話了。

  ”程偉強一聽,如遭雷擊。

  自己要是去了桃園,那晚上還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著楊佳宜,一臉驚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趕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楊佳宜一聽,眼淚掉了下來,“強子,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了啊!”看到楊佳宜難受的樣子,程偉強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樣,他實在不愿意讓楊佳宜傷心。

  所以他看著楊佳宜,傻傻的說道,“強子乖,強子聽話,我要做那大鐘馗,和魔鬼斗爭。

  ”程偉強說完,朝楊佳宜握了握拳頭,這才離開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發的恨陳大彪,要不是這個雜碎昨晚上鬧騰,嫂子會讓自己住桃園嗎?他想著陳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偉強冷笑了起來,陳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綠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錢掏出來,給我嫂子修理房子,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偉強咬了咬牙,轉身朝陳大彪家里走去。

  程偉強來到了陳大彪家里,悄悄來到了臥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陳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偉強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嚇了一跳,當她抬起頭,看到是程偉強時,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迅速從房間里出來,看著程偉強,笑著問了一句,“強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強子看著王小翠,傻傻的說道,“我還帶著棍子,我還想捅錢。

  ”聽了程偉強的話,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沒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偉強那鼓囊囊的地方,渾身一下子火熱了起來。

  她眼珠一轉,笑著說道,“好,你去瓜棚等著我,去那里把錢捅出來。

  ”程偉強點了點頭,轉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屜里的一千塊錢,裝進了包里,然后轉身,朝外邊走去。

  王小翠剛出去不久,陳大彪就回來了。

  他賭錢輸了,要回來取錢。

  當他打開抽屜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塊錢,沒了蹤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機,就給王小翠打電話,可是王小翠的手機,卻已經關機。

  陳大彪轉身出了院子,準備去尋找王小翠,讓她把錢還給自己。

  他剛出了大門,就碰到鄰居張媽。

  “張媽,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嗎?”陳大彪問了一句。

  “哦,剛才傻子來找她,她跟著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張媽很隨意的說道。

  陳大彪一聽,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陳大彪滿腹狐疑,轉身朝著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著程偉強,來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戲太多了,耽誤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經決定了,她要省略那沒有實質性的章節,直接進入正題。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發泄出來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偉強的褲衩擼下來,伸手抓住了他。

  那東西的尺寸,讓王小翠魂都飛了。

  她捏了幾下,然后急促的牽著程偉強,來到了床邊。

  她把衣服全部脫了,坐到了床上,伸手從包里掏出一把錢,塞給了程偉強,喘息著說道,“強子,來,用你那個,捅我的這里,你捅的越用力,錢就越多。

  ”程偉強也是鐵了心要綠陳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讓程偉強的邪火亂竄,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過了王小翠手里的錢,裝進了自己的褲衩口袋里,然后挺著自己的東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頂了一下。

  “嫂子,這樣就可以出好多錢了嗎?”程偉強傻傻的說了一句。

  那地方剛剛接觸,王小翠已經感受到了張偉強的力量與火熱,她的那里,已經變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嬌呼了一聲,“對對,就是這樣,你用力捅,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錢出來了。

  ”王小翠說著,伸手抓了幾張錢,塞進了程偉強的手里,然后雙手摟住了程偉強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體摟了過去。

  程偉強再也受不了了,這個時候,什么錢,什么仇怨,都被他拋到了腦后,他現在只想進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風景。

  眼看程偉強就要頂進去,眼看兩人就要靈與肉結合,正在這個時候,那棚子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一個彪悍的身影沖了進來。

  王小翠趁著月光一看,嚇得尖叫一聲,伸手推開了程偉強。

  那個男人,正是陳大彪。

  陳大彪看著兩個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偉強咬掉的地方,到現在還疼得不行,現在這廝竟然來犁自己家的責任田了。

  陳大彪怒不可遏的沖了過去,揪住了劉名揚的頭發,把劉名揚給摜到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

  “老公,你別打了,別打了。

  ”王小翠顧不得穿衣服,趕緊跑過來拉住了陳大彪。

  陳大彪反手就給了王小翠一記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雙手卡住(姐弟亂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著,嘴里還不停地罵著,“賤人,竟然背著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雙手雙腳不停地亂抓亂踢,可是卻根本無法擺脫陳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暈過去,可是下一刻,陳大彪卻慘叫一聲,迅速松開了王小翠。

  他轉過了身,一眼就看到程偉強抓著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兇猛的砍了過來。

  看著程偉強一副不要命的樣子,陳大彪嚇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邊,順手關上了門,在外邊瘋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還敢和我兇,我這就報警,讓警察過來,把你抓緊大獄去。

  ”王小翠一聽,都嚇瘋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偷漢子,那自己以后還如何在村子里抬頭。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