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如 周 杰



黃琴確越想越氣,她也知道自己一個單身女孩半夜這樣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 老王的車了,誰知道會被他載到哪里去?老王見黃琴這次是氣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幾番勸說無果后,他就放棄,只能開著 教練車慢慢跟在黃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較繁華的大馬路,并且上了一輛網約車。

  老王也怕那網約車司機會覬覦黃琴的美貌,一路跟著那網約車護送黃琴到家,這才敢離開。

  回到家后,老王萬般后悔,可現在再后悔也沒用了,他打開微信,點開黃琴的聊天頁面,想跟她解釋點什么,可編輯了幾次還是不敢發過去。

  就這樣磨蹭了半個多小時,最后只發了一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試順利。

  老王鼓起勇氣點了發送,沒想到發送失敗,黃琴把他拉黑了!老王這下是真的慌了,沒想到一次好好的機會就這么被他給攪黃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加上明天黃琴就要考試了,如果考不過還好,要是考過了,老王肯定,黃琴這輩子都不會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這,老王覺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還有考試,黃琴一定會去駕校,他只能等考完試找個時機向她解釋一下……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著覺,他回想起之前跟黃琴相處的種種,心想黃琴沒準也對他有那么一點感覺?可這個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頭看看自己,一個四十來歲的老大叔,要錢沒錢,典型一窮屌絲,像黃琴這樣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黃琴還是單身,他就還有機會,不能放棄!懷著這樣的念頭,老王雖然一夜沒睡,第二天還是早早來到駕校,他特意站在門口等著黃琴。

  可他萬萬沒想到,黃琴雖然來了,身邊卻帶著一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老王一時間只覺得五雷轟頂,臉當時就白了。

  黃琴身邊的男人似乎發現了老王的 視線,疑惑地詢問黃琴。

  黃琴順著那人的視線看過來,一看是老王,立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臉頓時就紅了,眼神似氣惱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來又見老王臉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著護送自己回去,黃琴的臉色又緩和下來,隱晦又擔憂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沒離開過黃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帶擔憂的眼神,霎時又心花怒放,覺得黃琴還是關心自己的。

  他想趁機走過去跟黃琴說兩句,順便問下她旁邊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跟他是什么關系。

  但是考試馬上要開始,所有學員已經在排隊進考場,老王嘆了口氣,只能作罷。

  這邊,黃琴跟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分開之后,就跟著排隊準備進考場了。

  昨晚黃琴也是一夜沒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這是她覺得最難考的科目三,黃琴的一顆心一直懸著,緊張的要命。

  黃琴這次的 監考員是個跟老王年紀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臉不言茍笑的樣子,黃琴就更緊張了。

  輪到黃琴的時候,她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 監考官的視線不著痕跡在黃琴的胸(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口瞄了一眼,今天黃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長褲,為了方便考試,她特意換了一雙白色球鞋,一頭長長的頭發扎成了馬尾辮,整個人看起來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這種最平常的穿著打扮,放在黃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別是剛才她緊張地拍著胸脯的時候,那兩座傲人之處還是引起了監考官的側目,可黃琴這會可沒空察覺這些,她圍著車子走一圈, 檢查好車子的四個輪子,然后才說:“報告考官,車輛檢查完畢申請上車!”監考員點了點頭,黃琴這才小心翼翼地進去。

  可上了車之后,黃琴就更緊張了,她甚至忘了做車內調整檢查,直接就點火發動了。

  監考官頭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黃琴哪里還有時間顧及他,因為她剛起步,車子就熄火了!這意味著,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經失敗。

  黃琴緊張得手心額頭全是汗,她想跟監考官要張紙巾,可考試期間是不允許說話的。

  她只能蒼白著臉抹了抹額頭上的香汗。

  那監考官面上看著嚴肅,但不知是個看臉的還是什么,居然在黃琴第二次準備開始的時候隱晦地提醒她做車內檢查。

  意識到自己居然漏了這么重要的一個步驟,黃琴更慌了,那監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還著急。

  這下就連黃琴都發現了監考官的異常,好在之后第二次點火起步沒問題了,直線行駛也順利通過。

  可接下來就沒那么樂觀了,黃琴在后面的加減檔位又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低頭換擋,那監考官眉心一跳,假裝沒看見。

  接下變車道的時候,黃琴又忘記打方向燈,監考員嘴角一抽,又隱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頭又讓黃琴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轉彎的時候她又差點錯把油門當剎車,好在她及時反應過來,不然等監考員出手踩剎車,那她這一科就注定掛了!最后是靠邊停車,幸虧多了昨晚的練習,靠邊停車她順利通過了。

  考完試下車的時候,黃琴的手都是抖的,這一路她出了多少錯自己都數不清了,她已經預料到自己過不了了,臉色十分沮喪。

  可不想監考員下車之后通知她,考試通過了。

  黃琴愣了一下,懷疑是自己聽錯了,她抬頭看著那個監考官愣愣說道:“考官,你……你剛才是說我過了嗎?”那監考官見她這樣,再嚴肅的臉都繃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黃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無落在她胸口處那道性感的春光上,飽滿了眼福之后,才說道:“你沒聽錯,你科目三過了,快去準備一下,去考科目四吧,過了今天就能拿到駕駛證了。

  ”黃琴簡直高興地要飛起來,雖然不知道這監考官為何對她這么明顯的 放水,但她以為監考官沒準看起來兇,但人比較通情達理?這樣想著,黃琴就覺得自己今天運氣很好,正好又遇到一個已經考完但是沒通過的學員,那學員正是她的好姐妹 劉玲玲

  劉玲玲跟黃琴雖然差不多同一時間學的車,但并不是同一個教練,她今天的監考官也異常的嚴格,劉玲玲兩次機會都是在起步的時候就掛了。

  黃琴不敢說自己是因為監考官放水才過的,怕給那個監考官帶來麻煩,她只說自己很幸運,劉玲玲羨慕不已,同時還告訴了她一個意外的消息……“你說什么?我那個監考官跟我的教練是老同學?”劉玲玲點頭說:“對啊,我剛才無意間聽到他們兩在說話,好像以前是同一個小學的,好多年沒聯系了。

  我估計啊,沒準你們教練有讓他老同學手下留情,給你們放放水呢!”黃琴可不傻,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們教練手下的學員得有多少個人,那監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們那么多年沒見,什么情分都淡了,這種被發現就得丟飯碗的事,誰會輕口答應啊?”劉玲玲想想,好像也是這么個理,也就沒再亂傳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黃琴已經算是穩穩通過了,就等著待會拿駕照了。

  可劉玲玲說的那件事她還是放在了心上,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決定去駕校辦公室找一下老王。

  黃琴這人有點路癡,在駕校辦公大樓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練的辦公室在哪,正想著要不要找個房間敲門問一下,忽然又聽到樓梯間好像有人在說話。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時候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她嚇了一跳,這聲音不正是老王嗎?黃琴聽得沒錯,那人確實是老王。

  此時老王手里正拿著一捆 東西,那東西是長方形的,像磚頭一樣,外面包著黑色塑料袋。

  老王點頭哈腰將手上的東西塞在對面的人手里,黃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監考官!“李成啊,沒想到這么多年沒見,你現在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開過來的車,起碼也得有七八十萬吧?還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現在還是個小教練,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幫著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掛了!這點小意思你先拿著,改天我請你喝酒!”那監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學李成,他先是推遲了一番,見老王再三塞過來,又特意恭維了他一番,他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將那袋東西拿在手里暗暗顛了一下,估摸得有三萬,頓時笑得更真誠了。

  同時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過那女孩也確實值這三萬塊錢,瞧那胸,起碼是D的,還有那渾圓的小屁股,連他都恨不得變成那張車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種小時候就會偷看女同學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過這種極品?李成曖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臉的心照不宣。

  可惜黃琴沒看到李成猥瑣的眼神,她踉蹌地退后幾步,沒想到老王會為她做到這種地步。

  眼眶有些泛紅,想到老王剛才為了她沖那個監考官點頭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覺得愧疚難受。

  她不敢讓兩人發現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黃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種種,雖然平時練車老王愛偷看她,偶爾還吃她一點小豆腐,但憑心而論,老王這個教練當得是非常稱職的,幾乎他教出來的所有學員,都對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學員通過率也相對比較高,這也是當初黃琴選擇他當教練的緣故。

  黃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機想跟老王說點什么,打開微信之后才發現,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而老王這邊,他搞定了那個監考官之后,出來考場想看看黃琴走了沒有,他想借著恭喜的機會順便向黃琴解釋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黃琴已經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點失落,正想著要不要打電話聯系黃琴,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一看,頓時驚呆了。

  居然是黃琴打過來的電話!他趕緊按下接聽鍵,只聽黃琴低聲說了句:“教練,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著黃琴的號碼,當然知道是她,但他還是裝做不知道般問:“你是?”電話那頭靜了一會,然后傳來一句婉轉又帶著一絲哀怨的嬌嗔:“教練,你聽不出來嗎?我是黃琴呀!”老王被她這句話說得全身都發軟了,恨不得立馬出現在她面前,將女神緊緊抱住。

  可老王到底還是忌憚著昨晚黃琴生氣的事情,這個時候還不敢越矩,他沉住氣道:“哦,黃琴是你啊?聽說你考得挺順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說你可以考過的,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啊。

  ”黃琴聽他這么一說,心里更加難受了,沒想到老王這么費心費錢替她打點了這么多,還瞞著她沒有告訴她真相。

  她心想,無功不受祿,老王做這個教練也不容易,那一打錢至少兩三萬吧?她得找個機會把賄賂監考官的錢還給老王。

  打定了主意,黃琴就跟電話那頭的老王說道:“謝謝教練,這些天來也多虧了你細心教我,我想請你吃頓飯,不知你今晚有沒有時間?”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應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黃琴到底還請了些什么人,頓了一下,又試探性說道:“你們一班年輕人的,我就不跟著你們瞎參合了。

  ”電話那頭的黃琴也靜了一會,像是有點不好意思,聲音像蚊子一樣說道:“教練,我就想請你一個人吃飯……” 張醫生,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可是幾天下來,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醒來后,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而且濕漉漉的。

   望著有些嬌羞,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 老張不免心動了。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歲,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長眼光高,看不上。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平時借著看病的機會,看過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

   他一眼就看出來,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想男人了。

   這里癢嗎,還是這里?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為了方便,他把門關上了,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膩,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這里,好癢的,張醫生,怎么辦才好。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本來兩腿間就癢,讓老張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癢了,連忙夾緊兩腿。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發達,即便是村長的女兒,也沒讀什么書,全都是靠種地為生。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樂得其所。

   你最近做夢,是不是有什么東西碰你的腿還有胸部? 老張一本正經的,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

   她發育的真好,皮膚又很白嫩,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讓人想要親幾口。

   哎呀,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曉梅很吃驚,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但是,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現在聽老張這樣說,和夢里對上了,忽然變得欣喜,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

   還有什么,你要如實告訴我。

  老張暗暗好笑,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沒見識過。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難熬了,身體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

   那個,不好意思說嘛。

  莫曉梅咬了咬紅唇,想起兩腿間的癢處,感到很害羞。

   老張當然明白了,就說道:你把手給我看看。

   干啥?我媽說,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

  莫曉梅有點嬌羞,雖然沒什么學問,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

   看病呢,給你檢查啊,你亂想什么呢?你媽能干,你讓她給你止癢,別來找我。

  老張故意嚇唬她,板著臉假裝生氣。

   別,別呀,是我想多了,給。

   莫曉梅急了,連忙把手遞過去。

   老張暗暗高興,小丫頭,還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

   年輕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握著少女的手,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青春煥發。

   那個,張醫生,檢查出來了嗎?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俏臉紅撲撲的。

   只能初步確定,那個,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

   老張瞇著眼,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

   還要咋檢查?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嚴實,看不見乳溝,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問你,你這里是不是很漲?老張指著她的胸脯。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睜大了杏眼,連忙點頭。

   你簡直神了呀,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對人了。

   此刻,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當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 治病,我還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來,得讓我檢查胸部。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可是他實在 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

   啊,這里,要 脫了衣服看嗎?莫曉梅感到羞澀,很難為情。

   那當然了, 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老張故作生氣。

   不,不好吧,我娘說,這里,只能給未來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曉梅驚慌失措。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立刻一瞪眼,氣惱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這個病很嚴重,不給我檢查那里,你會疼死癢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亂想,我要睡覺了。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一聽那話嚇壞了,連忙搖頭。

   別,我,我可不想死,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給你說半天,沒收你錢呢。

  老張扭過頭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個 裹胸布,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還要好看。

   他的手有點發抖,伸過去摸,隔著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非常的銷魂。

   她紅著臉,閉著眼,嬌羞的不行。

   那個,張醫生呀,檢查好了嗎? 被老張揉著胸脯,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

   沒有呢,你現在什么感覺?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著莫曉梅的胸,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

   我,我覺得更癢了,好難受呢,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是第一次,所以根本無法形容,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那里好像又濕了。

   的確有點嚴重啊,我要仔細檢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脫了,最好,連裙子也脫了,我給你做全身檢查。

  要不然我幫你吧。

   老張有點迫不及待了,渾身燥熱,褲子已經頂起來了,真想抱著莫曉梅親個夠。

   他開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滿足隔著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別有一番美麗啊,想想他就激動不已。

   好,我,我自己來。

   被老張嚇唬住的莫曉梅,現在簡直是言聽計從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來了。

   老張咕咚一聲吞了口水,盯著莫曉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層布條落下來后,圓滾白皙的雙峰,慢慢的彈跳在了眼簾,白里透紅…… 老張緊盯著莫曉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過去,慢慢的摩擦起來。

   莫曉梅臉頰緋紅,眼神有些迷離,喉嚨里忍不住發出嚶嚶聲。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張心里暗喜,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這樣了還不拒絕,看樣子有戲。

   使勁的用手捏了捏,那手感太美妙了,老張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這樣弄,擔心莫曉梅懷疑。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這里不舒服呢?老張邊揉邊問。

   對呀,有些難受,我這是怎么了呀?莫曉梅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來,用手還不行,得用嘴巴。

   老張揉搓著莫曉梅的酥胸,觀察她的反應。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幫我嗎,這樣不太好吧? 莫曉梅害羞了,可是又擔驚受怕。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手,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低頭就湊了過去。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被老張那樣弄,軟綿綿的麻麻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點難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排毒。

   老張見她臉頰通紅,嘴唇紅潤,渾身發抖了,越發的來了渴望。

   褲子漲的頂起來了,忍不住隔著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撲面而來,她那柔軟有彈性的胸部,讓人愛不釋手。

   讓他幾乎是無法自拔,忍不住摟著她的小蠻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過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張醫生? 莫曉梅那里當然最靈敏了,連忙并攏兩腿,緊張起來,睜開眼了。

   別動,你身上的毒素開始蔓延了,不要說話,你看看,你嘴唇都變色了,我要幫你把毒素吸出來,從你的嘴唇開始。

   老張其實是想吻莫曉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別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曉梅又閉著眼,老張吞了吞口水,湊到她紅潤的唇邊,立刻吻了上去。

   又濕潤又芬芳,她開始嬌喘了起來。

   嗯,嗯。

   莫曉梅被吻了,覺得嘴唇軟麻麻的,帶著老張的口氣,不由皺眉,喉嚨里發出呻吟。

   老張不滿足這些,想要她的小舌頭,可是她的嘴唇抿著,牙齒咬的很緊,看樣子很緊張。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頭伸出來,我幫你排毒。

  要不然你會死的。

   老張連哄帶騙。

   莫曉梅不想死,猶豫了一下,聽話的伸出了小舌頭。

   老張直接輕咬著莫曉梅的舌頭,把他的舌頭也伸出來,吸允著,不停的吻著。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讓老張有一些沉醉了,他邊揉著她的胸脯邊吻著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曉梅的兩腿之間頂著。

   哎呀,什么東西。

   莫曉梅隔著衣服,感受到老張褲子里硬邦邦的,還很火熱,她慌了,趕快伸手推開。

   老張有點心虛,松開了莫曉梅。

   我這是給你解毒呢,你躺下來。

   看著莫曉梅嬌羞無比,清純可人的樣子,老張心一橫,反正機會就在眼前,不能錯過。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這年輕姑娘的身子。

   莫曉梅躺下來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識的用手捂著胸。

   張醫生,現在要怎么樣嘛。

   我發現,毒素已經蔓延到你的兩腿間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濕潤? 老張敢肯定,莫曉梅沒有經驗,也沒有被男人弄過,被自己剛才這么挑逗調情,兩腿間應該早就濕淋淋了。

   莫曉梅點點頭,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內褲里,果然是濕了,她以為是毒,嚇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夢的時候就有,張醫生這怎么回事。

   別害怕,這是你身(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上的毒,我要檢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確定。

   怎么,怎么檢查呀? 當然是要脫了內褲。

  老張盯著她兩腿間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會不會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媽說這里只能給自己老公看的。

  莫曉梅嬌羞的閉了閉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強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什么呢,如果你覺得為難,我可以不幫你檢查,但萬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聽老張這樣說,莫曉梅頓時六神無主,恐懼戰勝了嬌羞。

   好,好,我脫了讓你檢查。

   莫曉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兩腿間就只有一個小褲衩包裹著。

   褲衩上,還濕了一片。

   老張非常渴望看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紀大的女人不一樣,應該會很美的。

   快點吧,不要讓毒擴散了,我到時候也沒辦法,給我檢查。

   老張催了起來,免得夜長夢多,趁著她還糊涂的時候,要趁熱打鐵。

   嗯,這就脫呢。

   莫曉梅滿面羞紅,閉著眼,緩緩的,把她的內褲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張只覺得熱血沸騰,瞪大眼睛,盯著莫曉梅那雪白的兩腿間。

   終于,莫曉梅把內褲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這里沒有被人碰過,還是一塊禁地。

   干凈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純潔啊,這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白虎了吧。

   老張感到很激動,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成熟的大姑娘,兩腿之間長的是這樣的。

   很美很動人,他幾乎忍不住,想要過去,占有莫曉梅,得到這個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個,張醫生,你別那樣看人家嘛,好難為情的,你開始檢查吧。

  。

   莫曉梅雖然萬分羞澀,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為了給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這就開始了,你要忍著點。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