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d 356



  導語:有人一擲千金,只為競得一年一度與股神巴菲特共赴 午餐的機會;有人 一到Lunch time就 神經緊繃,只因QQ又閃起了同事約飯的小頭像……華爾街日報的記者說, 美國 名媛圈已經逐漸 放棄了歷史悠久的午餐交際。

  但更多的事實表明:“和誰一起 吃午餐(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午餐時候 聊什么”才是一直困擾著白領的 人生難題啊。

   晚上,我熬了半個通宵,做出了一個自我感覺很是完美的企劃案,第二天我興沖沖的來到公司打算交給經理請功,沒想到剛到經理辦公室門口,就聽到了秘書小麗那風.騷入骨的浪叫聲。

  這聲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現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將我的心臟給提到了嗓子眼兒,我一時沒忍住,就多聽了一會兒,結果不小心被發現了,胖的跟豬似的的經理當場發飆讓我滾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無補。

  就這樣我失業了,說真的,失業真的比失.身難受多了。

  而且我這一失就是一個多月,在交了下個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兩百三十四塊,怕是連這個月的飯費都不夠了。

  說實話,我搶劫的心都有了。

  或許是天無絕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個公司的財務張姐打來電話,說是有個 “借種”的差事問我愿不愿意干。

  ‘借種’?!當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感覺腦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當時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農村倒是經常聽到老人們說起這種事情,或是某人沒生育能力,然后找個族親的同輩來傳宗接代。

  只是現在醫學這么發達了,好多大醫院都建立了精.子庫,實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醫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隱秘點,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對自己名聲也沒多大影響,犯不著用這種老掉牙的方法。

  不過聽張姐的意思,顯然對方反而十分熱衷于這種方法,甚至開出了大價錢。

  三十萬!這個數字在我腦海中久久回蕩,對我這個山里出來的窮小子來說這三十萬的誘.惑力太大了。

  我父親當過五年的海軍,在海上留下了風濕性關節炎的病根,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兩年前,幾乎只能在輪椅上生活了,這兩年來家里的重擔也幾乎落在了母親身上。

  如果有了這筆錢,父親就有了再次站起來的希望,同時也能解決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現在的處境,最后我一咬牙決定,這個女人我干了!張姐隨即就安排 了我跟對方見面,時間是中午,并讓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著 點了 點頭,感覺這事挺操蛋的,我這都打算賣身了,還得看對方滿不滿意,當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對方不是什么恐龍級別的大媽。

  在我潛意識里,覺得對方整這種‘借種’的幺蛾子,應該不會是什么良家婦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豈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湊?反正現在說什么也晚了,為了那三十萬,我也是豁出去了!這個上午我感覺過得很慢,簡直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熬到十一點了,張姐才來電話說在雅丁灣的餐廳見面。

  臨出門的時候,我照了一下鏡子,自我感覺還是良好的,心里雖然有點忐忑和緊張,不過頭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許多了。

  在餐廳的包間里我見到了吳敏,完全沒有想到 的是,她(我的男友一千歲)不但不是那種人老珠黃,丑不拉幾的女人,反而是個大美人兒。

  她皮膚白.嫩,眉目如畫,身上穿著一件淡粉色的連衣套裙,腿上套著一雙肉色的絲襪性,將她的腿部線條完全勾勒了出來,一雙淺紅色的水晶系帶涼鞋如畫龍點睛般的配在那一雙大小適中的腳上,顯得她整個人靚而不妖,卻又讓人忍不住遐想聯翩。

  我深吸了一口氣,差點兒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這樣的臉蛋兒,這樣的氣質,穿上古裝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換回套裝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個在經理辦公室浪叫的秘書小麗,簡直就是賣弄風.騷的草雞。

  現在已經不關乎那三十萬的問題了,因為像吳敏這樣的美女莫說是給我錢“借種”,就是讓我給她貼錢來上一發,也是我十分樂意的事情。

  因此,對于借種現在我不但沒有抵觸,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觀察吳敏的同時,吳敏也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了我一會,然后確定了我的學歷和家庭情況之后,就讓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為她這是要帶我去開房,這簡直比微信、陌陌那種約炮更簡單粗.暴啊,而且還是對方付費的那種。

  隨后證明我想多了,十幾分鐘之后,吳敏驅車帶我來到位于東郊泰河旁邊的一處別墅區,在其中一棟別墅停了下來。

  就在這棟別墅里,我見到了吳敏的老公 黃啟鵬

  黃啟鵬是個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腦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樣的穿著一身西裝,乍一看還以為是個殺豬的屠夫。

  我進來之后,黃啟鵬的一雙三角眼,盯著我看了一陣,直看的我渾身發毛,畢竟我是吳敏找給給他戴綠的。

  “這個人沒什么問題吧!”看了我一陣后,黃啟鵬的目光終于從我身上離開,落在吳敏身上。

  看來這事成不成還是要看黃啟鵬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來。

  “沒有,老家是農村的,濱海大學剛畢業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這之前我已經打聽好了!”吳敏好像很怕黃啟鵬的樣子,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

  聽完之后,黃啟鵬沉默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道,“一會我叫人過來給他檢查一下,如果沒有問題就這樣吧!”說完之后,黃啟鵬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晃悠著那身顫巍巍的肥肉離開了別墅。

   黃胖子離開之后,吳敏又恢復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心里冷哼一聲,裝什么裝,黃胖子在的時候,跟個乖寶寶似的,這會又裝什么清高?反正這事一旦定下來,老子就能名正言順的上了你,到時候還不是讓你躺著就躺著,讓你趴著就得趴著?不到半個小時,黃胖子安排的檢查人員就來了,是個二十歲出頭女孩,名叫 柳青瑤,是黃胖子的表妹,畢竟這種見不得光的事,還是自己人比較靠譜。

  柳青瑤的年齡看起來比我還要小一點,也就是二十出頭的樣子,面容姣好,青春靚麗,如果說吳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瑤就像是那種情竇初開的小公主了。

  不過跟吳敏相似的是,這柳青瑤對我態度也是一樣的冷淡,好像我在她們眼里就像是貨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覺很屈辱。

  “青瑤是學醫的,讓她給你檢查一下,如果身體沒毛病的話,咱們就可以簽署協議了!” 進了客廳,還沒坐下,吳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點了點頭,表示沒有異議,然后就看到柳青瑤從茶幾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練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隨后遞給我一個塑料的小杯子,還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雜志,有些厭惡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著洗手間道,“自己去解決一下,這個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著點了點頭,沒想到還有被美女逼著打手槍的一天。

  完成了兩種采樣之后,柳青瑤就有些悶悶不樂的離開了。

  整個別墅的客廳里就剩下我和吳敏兩個人,氣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吳敏,發現吳敏也是一臉煩躁的樣子,隨后讓我自己在客廳里等著,然后她自己上樓去了。

  從背后看著吳敏的翹.臀和搖曳的美腿,我心里越發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順利的話,她的那雙大白腿將會熱情的為我打開,不安的是,萬一柳青瑤給我檢查出什么毛病來,那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而且看柳青瑤離開時的表情,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一個小時后,柳青瑤終于回來了,并且帶回了一個令我十分振奮的消息,化驗結果顯示一切正常。

  聞言吳敏也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隨即取出一份協議,攤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這是一份保密協議,上面的內容很簡單一共才四條內容,第一條,在協議期間男方必須辭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離開,第二條,必須無條件的服從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條,男方對此事件無論事前還是事后都必須嚴格保密,第四條,以上三條如有違約行為必須賠償女方三百萬人民幣。

  看完最后一條,我忍不住眉頭一皺,抬頭看著吳敏,嘴里說道,“協議沒問題,不知道我簽了這份協議之后,錢什么時候給我!”“哼!”吳敏聞言,嗤笑一聲,“真是鄉巴佬,這點錢我們還不至于跟你耍花樣。

  ”隨后,吳敏讓我把銀行卡的卡號給她。

  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從錢包里掏出銀行卡給了吳敏,幾分鐘之后,手機短信提醒,我的賬號上多了三十萬。

  “這下相信了吧?”吳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說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著點了點頭,雖然吳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厭惡的樣子,不過既然收到了錢,再加上吳敏這樣的絕色美女,我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有點心花怒放。

  簽完字之后,吳敏就將協議收了起來,讓我今天將自己的瑣事處理一下,明天早上再來報到,報到之后就會一直住在這里,直到事情完結。

  我知道吳敏這是為了保密,不過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即便是相當于被軟禁一段時間也無妨,再說有吳敏這個美女陪著,想來這段時間也不會無聊。

  從吳敏的別墅離開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將自己是東西收拾了一下,便將房子退了,然后給父母打了個電話,將錢轉回家,讓老媽帶老爸去醫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約住進了別墅。

  今天我來的時候,只有吳敏和柳青瑤在,吳敏那個老公黃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還是有工作要忙,并沒有在。

  今天的吳敏,可能是因為在家里的原因穿著一身寬松的絲質睡袍,很是隨意的靠在沙發上,跟柳青瑤聊著天,看到我來了之后,立即將露在外面的兩節白如蓮藕般的小腿收了起來,臉上的神色也馬上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彎,由晴轉陰。

  “看夠了嗎?”吳敏冰冷的聲音如一盆涼水澆在了我的頭上,瞬間讓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開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誘.惑了。

  我神色木訥的看了吳敏一眼,這話實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話。

  “哼!告訴你,別動什么歪心思,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還不夠格!”吳敏見我不說話,繼續冷嘲熱諷的說道,“你只是我請來一個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態擺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這句話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了,頓時讓我火氣上涌,我是你請來的工具不錯,可我這個工具有點不同,那是幫你受精的,幫你懷孕的,臭娘們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我臉色憋得通紅,可仍然忍住了心底的火氣,最終沒有爆發出來。

  吳敏看著我,輕蔑的冷笑,隨手指著一樓的一個房間,嘴里說道,“你以后就住在那里,沒事的時候不要到處亂跑,更不準上二樓,明白嗎?”我強壓住心底的火氣,最終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就拿著自己帶來的包裹進了那個房間。

  這房間據說以前是保姆住的,據我判斷可能是因為借種的事情,怕人多嘴雜,將保姆給辭退了。

  進了房間,我也逐漸冷靜了下來,以剛才吳敏對自己態度看來,這三十萬并不好賺,而且在這過程中還指不定會出什么幺蛾子,不過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我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人窮志短,沒有辦法啊……上午的時候,吳敏出去了一趟,帶了一個小保姆回來,是個貴州妹子,名叫霍小燕,個子不高,不過挺白凈的,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防賊似的看著我。

  剛辭退一個,又請來一個,看這情形多半是吳敏請這個小保姆來監視我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