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べ みか こ 変態 ベスト



王大柱一手攀附在胸口,另一只手則是摩挲著她那白皙的脖頸,隨后沿著她迷人的鎖骨往下滑去。

  “ 山神……不要……” 楊婉清極力壓低聲音阻止的同時,按住了王大柱的手,實在是那種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早已心癢難耐的王大柱,一把將她的手給打開,故作惱怒道:“ 本神在施法的時候,莫要亂動妨礙本神,否則你丟了小命,就別怪本神了!”瞧見山神發怒,楊婉清 嚇得再不敢動了,只得任憑王大柱的手,任意施為。

  “感于其忠貞之心……”外面仍然在宣旨,王大柱忽然加大了力道,疼的楊婉清眼眶飆淚,幾乎要叫出聲音來!可她只能死死咬著唇,拼命著劇痛,這是山神在為她檢查 身體啊,他不能打擾到山神施法,更不能讓外面的 吳剛發現他的 師娘現在的情形。

  興奮的感覺刺激著王大柱的感官,大手在楊婉清的身前前不斷游走,忽然往下一滑,向下蔓延……“特命人建貞節牌坊一座,即刻動工……”“唔……”毫無防備的楊婉清渾身一抖,悶哼了一聲,臉色瞬間血紅,她怎么會……發出這樣奇怪的聲音呢!“師娘,圣旨你可聽清楚了?”酥麻的感覺蔓延至全身,讓楊婉清莫名覺得身子,無比空虛!楊婉清強忍著想要叫出來的沖動,兩手死死按著王大柱的手腕,隨后語氣顫抖道:“聽……聽清楚了……”楊婉清白皙的脖頸都泛起了潮紅的顏色,王大柱心知楊婉清這是來了感覺,被沖昏了頭腦的王大柱,用蠻力掙脫了楊婉清的手后,再次朝著那地方探去!果然是未經人事的女子,稍微一挑逗,就不行了!聽到楊婉清的聲音有些不對勁,門外,吳剛關切的走到門前詢問道:“師娘,你怎么了?”“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楊婉清拼命咬著嘴唇,努力克制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王大柱的手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甚至直接將手指探入!忽如其來的偷襲,和那種從未有過的強烈刺激,讓楊婉清猛地并攏了雙腿,困住王大柱的手,并下意識的叫出聲來。

  “啊……”一道令人浮想聯翩的叫喊,嚇得王大柱和楊婉清都愣住了,呆呆的看著緊閉的房門。

  門外的吳剛,更是在這時候開始敲響房門,并大喊道:“師娘,里面 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學生進來幫忙?”王大柱怎么也沒有料到,楊婉清竟然真的叫喊了出來,頓時慌了神。

  楊婉清可是皇上親自下旨,要給建貞節牌坊的寡婦啊,若是門外 的人這時候沖進來的話, 他就是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砍的啊!想到這里,王大柱唯有寄希望在楊婉清身上,于是低聲說道:“本神此次附身的事情,切記不能被外面的人發現,否則神力失效,不光是你會遭到反噬,隨時有喪命的危險,就連本神也會魂飛魄散!”如此嚴重的后果嚇壞了楊婉清,再說現在山神的手還在里面,如此場景,也萬萬不能被外面的人發現啊!念及于此,楊婉清趕緊對門外的吳剛說道:“ 大人,小女子……身體抱恙,驚擾了大人,請大人見諒!”楊婉清還算機智,王大柱松了口氣,動了動手,本想要抽出來,卻惹得楊婉清渾身一顫,以為王大柱還要動作,下意識并的更緊了!“嗯……”楊婉清咬著嘴唇,粉嫩的顏色從臉頰一直蔓延到了脖頸,莫名有種空虛感浮上心頭,竟覺得身子骨在發癢!莫名的感覺,讓楊婉清不由自主的小幅度扭動著身軀,楊婉清的心中,忽然鉆出了一個可恥的想法,她竟然不希望山神的手拿開……“山神我這是……怎么了?”楊婉清軟糯的問,聲音柔媚的幾乎要滴出水來!看著懷中的小寡婦,不斷扭動嬌軀,一副任君采擷的嬌羞模樣,王大柱只感覺心臟猛地突突了幾下,心中忽然身處一個更加邪惡的念頭。

  “妖邪受到了神力的刺激,已經虛弱不少,抵御不住神力的攻擊,你身體里排出來污穢之物就是那妖邪的鮮血,不信你可以聞一下,是不是有腥臊味?”王大柱說著,把手拿出來,湊到楊婉清的鼻尖。

  不諧世事的楊婉清,還真以為這是妖邪的血液,竟是聳動著小鼻子,湊上去嗅了一下。

  “的確如山神所說……有股腥臊味……”說完這句話后,楊婉清神色嬌羞難耐,慌忙側過頭去,這些穢物畢竟是從自己身體里排出來的,實在是太羞人了啊!“既然師娘身體抱恙,來人吶,傳周大夫速來,為本官師娘好生診治。

  ”門外吳剛的說話聲,讓王大柱原本激動的心,又緊張的懸了起來!“大人,不用了,小女子……小女子已經恢復很多了,咳咳!”或許是太過震驚和驚慌,楊婉清緊張的話都說不明白了,不小心被口水嗆到,猛烈的咳了咳。

  “都咳成這樣了,不治病怎么行?師娘你且稍等,周大夫很快就到了。

  ”沒想到事情竟然演變到這種地步,這可嚇壞了王大柱,他驚恐的掃視了屋子一圈兒,發現竟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只有那深藍色床榻的簾子,可以稍做遮擋。

  “速速隨我來!”王大柱橫抱起楊婉清,原本披在腰間的衣衫盡數滑落,只剩下肚兜和貼身褻褲遮擋著隱蔽之處。

  被一個陌生男人抱住自己(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的身子,哪怕這個男人是山神,如此情形也讓楊婉清羞得都快暈厥了!而且王大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每走一步,就要向自己身上撞一下,肌膚碰撞的感覺,帶給她前所未有的羞恥感!“這只是山神在替我治病,我們是清白的,對,我們是清白的……”王大柱將全身已變成了蝦紅色,嬌羞無比的楊婉清放在床上之后,急忙也爬上床,拉好了簾子,并將錦被蓋好。

  身子在楊婉清身上掠過的時候,那兒竟如同蜻蜓點水一般擦過楊婉清胸前,嚇得楊婉清頓時瞪大了雙眼!山神身上怎么會藏著兵器……那兵器是……是做什么的?就在楊婉清疑惑之際,“吱呀”一聲,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王大柱憋著一口氣,聽著腳步聲漸漸靠近,隨后響起一道中年男子溫和的聲音。

  “孫夫人,是周大人讓我來為你診治的,請把手伸出來,讓我為你把把脈。

  ”見王大柱點了點頭,楊婉清這才把手伸出了簾子外。

  三個人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床簾,尤其是楊婉清還光著身子,和自己睡在一起,王大柱從未遇到過如此緊張又刺激的情景!   閱讀提示:曾經聽說過有個女孩被人囚禁,囚禁期間歹徒禁止女孩穿內褲,目的是為了施暴的“方便”,這樣的歹徒,已不負“變態”之名。

  然而,居然有人不讓自己的女朋友穿內褲,而且是在 出門的時候,這個可就太雷人了。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小V”來信:  我和 男友 張陽交往快半年了,一個月前我們開始同居,張陽對我 生活的方方面面照顧都非常周到,作為一個從小在父母的庇護下長大的女孩,在離家求學了幾年之后,又找回了那種與家人在一起生活的幸福和甜蜜。

    當然了,我們都成年了,男女之事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但頻率也不算很高,剛剛開始的時候,幾乎一天兩三次,那是因為我是張陽的第一個同居女友, 可能是他出于對性的好奇吧,后來我們基本上就是一周三四次這樣。

    說實話,我在張陽之前有過幾個男朋友,并且和當中的兩個發生過關系。

  所以,在比較當中我并不覺得張陽性欲望比起他們來有多么強烈。

  但是他最近卻提出了一個讓我匪夷所思的要求,讓我出門不要穿內褲!口述:變態男友不許我出門穿內褲  這個事情是從一次他和朋友的聚會開始的,那天我穿著裙子,可能是比較嫵媚吧,他突然沖動,拉著我在朋友家的洗手間來了一次“激情”。

  完事以后,他把我的內褲弄的實在沒法穿了,不得已我才硬著頭皮脫了內褲,“真空”穿裙子出了洗手間。

    而后的聚會我當然不敢太high了,一直把腿夾的緊緊的,而他那晚似乎很亢奮,和朋友玩的不亦樂乎,也許是我多疑,總覺得他朋友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真懷疑他是不是把我沒穿內褲的事兒給朋友說了……  可這事只是個開始,沒想到從此以后他就好像和我的內褲有仇似的,只要和他出門,他都會用那種奇怪的語氣說我喜歡你不(草船借箭的故事)穿內褲,然后帶一句很色情的話。

  如果我不肯,他就軟磨硬泡、死纏爛打,弄的氣氛很尷尬。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為什么不許我穿內褲呢?  MsBH答:  不管那次在朋友家的衛生間你的感覺怎么樣,但可以確定,他一定很“爽”!爽的讓他永生難忘并且時時刻刻都為之而沖動。

  不知你是把他當做知心愛人,所以身不由己的寵著他,還是把他當做性愛玩伴,所以什么游戲都陪他玩?可以說,沒有你曾經的縱容,就沒有他如今的“變態”。

  口述:變態男友不許我出門穿內褲  如果說想要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你自己得先明確下MsBH問的問題,你到底把他當成什么了?然后再去問他,如果他給出的答案和你不一致,那么你們的關系就需要調整或者可以直接結束。

    如果一致是性愛玩伴,那MsBH倒是覺得出門不穿內褲對你們這樣開放的人來說,未嘗不可。

  如果一致是知心愛人,那你就需要下一番功夫了,溝通!你該至少讓他了解這樣的幾個問題:  “愛人之間應該互相給予尊重,尤其應該尊重對方的隱私,而身體是最重要的隱私之一”  “身體是你自己的,和他分享是因為你愛他,但他無權隨意支配你”  相愛容易,相處太難,夫妻情侶之間出了問題,第一時間從自己身上找問題,而后再與對方溝通,這樣才能讓你們的愛情長長久久,甜甜蜜蜜。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MsBH_新浪博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