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 片 線上 看



跟著 李姐出來,我回到了 按摩師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歸,等候室里的幾個按摩師捂著嘴巴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們在笑什么,我進入這 按摩店半個月,卻一張單 都沒簽下來。

  進按摩店的按摩師都是李姐親自面試的,我 手法不錯,可是因為是新來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沒人選的上我。

  來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錢沒老公陪的婦女級別客戶,她們來這里不僅僅是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說樣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說,來這里的客人喜歡循環的叫同一個按摩師,她們管這個叫做熟客讓熟客做。

  這樣比較安心。

  說是這樣說,宣傳牌上就那么幾樣按摩方式,我看著都膩了。

  那客人無非就是看上了某個按摩師,在得到他之前才會選擇循環在他身上送錢,這種潛規則我還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師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個人。

  看著空蕩蕩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嘆一句,怎么上天總是不愿意讓人挖掘人才?不是我自以為是,李姐曾經夸贊過我的技術可比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當時被其他按摩師聽了都因此嫉妒 了我很久,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地成為了他們的笑柄。

  正當我百般無聊之跡。

  突然聽到隔(草船借箭的故事)壁的房間傳來了爭吵聲。

  我含糊地聽到幾句話。

  我都來了幾次了?次次都是這么點技術活?能不能來點新意?怎么又是這個按摩師?你們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會換新?能不能給我搞點有新意的東西?不行就把這會員卡給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顧你們店了!不一會李姐跑了進來,把我叫了過去。

  我才發現撒潑的人竟是經常來我們這里按摩的一個熟客, 蘭姐

  她是我們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勢力大得很,幾乎天天開著一輛賓利來我們這里玩,李姐把她當佛一樣供著,時刻不敢怠慢。

  進門前李姐就囑咐過我一定要好生招待這位蘭姐,可千萬不要招惹了她,否則大家都的吃不了兜著走。

  我表示理解,讓李姐放心。

  進去后,蘭姐抬頭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來的按摩師?你會些什么?”我直接給她報了店里單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報了一半,蘭姐就發飆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會這些,就趕緊出去!老娘來這里是尋些不一樣的開心的,如果可以給我找些新玩意,我出雙倍價格!”聽到這里我眼前一亮,追問到:“您是說真的?”蘭姐冷哼一聲,“我蘭姐說的話那還有假?”我聽了那叫一個高興,來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規規矩矩的方式按摩,她們都已經有了專門的按摩師,這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讓我大顯身手的機會,我怎么會錯過?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蘭姐的單子,并且立刻給她安排了按摩。

  這蘭姐雖然結婚幾年,有權有勢,身材卻保持的極好,一雙腿配上黑絲襪那若隱若現的誘惑力直讓人血脈擴張。

  聽說蘭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經常來這里消遣,這樣的女人脾氣大也是正常。

  我給蘭姐抹上了按摩油,剛剛下手就聽見蘭姐發出啊的一聲嘆息。

  我還以為怎么了,趕緊停下來。

  誰會知道蘭姐居然連連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個人都瞬間懵了,她這兩聲猶如魔咒,一下子撩動起了我內心深處某種異樣的感覺。

  但眼前的畢竟是客人,而且我經過專業訓練,一下子就把沖動按捺了下去。

  蘭姐也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勁,輕咳了幾聲掩飾尷尬,又恢復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語調,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錯,跟這個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個按摩院里出來的把?”沒想到這蘭姐這么有眼力見,三兩下就看出來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陣欣喜,終于被人認可的感覺令人神清氣爽。

  但我沒有立刻對自己夸夸其談,而是謙虛得道:“都是同一個院校畢業的,不過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繼續下手,順著蘭姐的骨骼筋脈,展現我自創的那一套神魂顛倒按摩法。

  至于為什么叫這個名字。

  看見蘭姐微微通紅的臉跟禁不住喘起來的氣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來這里都沒遇到你……太棒了。

  ”我輕輕地擠壓蘭姐的脖子,她立刻發出一聲令人聽了腿發軟的叫聲。

  我繼續一路向下,揉捏著她的骨頭,皮膚,到了屁股上方。

  漸漸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個節點,我用力往上一提……“啊……”在痛并快樂的享受之中,蘭姐長長的感嘆出來。

  良久,蘭姐都癱在床上沒有任何動彈。

  我洗干凈了手出來,蘭姐還沒起來。

  不過問我道:“你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嗎?剛剛看她都快達到高峰了,那叫聲害得我差點毀了自己的職業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飄飄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沒揭穿蘭姐的謊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創的一種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蘭姐趴了起來,這女人舒服的連衣服沒穿好都沒發現,為了不讓她一會反應過來罵我不知好歹,我趕緊過去幫她拉起衣服講她胸前一片風光擋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現在開始就是我的專屬按摩師,以后我的單都給你簽。

  ”蘭姐興奮的程度不亞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潛伏了半個月終于有了客人,而且還是大客,看來上天終于注意到了我這個被他遺忘的子民!終于開單了,一會要請李姐去吃頓好的才行!也讓那幫看不起我的按摩師開開眼界。

  “蘭姐,我叫 強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邊算盤卻是打的咔咔響。

  這行的潛規則不少,有些地方也是烏煙瘴氣,不對顧客透漏真名也是我們按摩師不成文的規定之一,說起來,倒是有些像那些藝名的意思。

  蘭姐輕笑了一聲,眉目之中含著滿足過后特有的慵懶之色,聲音比起剛開始輕柔了不少,“成吧,我記住你了,一會兒我會去跟你們的負責人安排一下。

  ”我興奮的連連道謝,蘭姐見我站在原地沒動,瞟了我一眼,保養得宜的臉上溢出些許戲謔,“怎么,要在這兒看姐換衣服?還是想……”“啊?沒沒沒,蘭姐,不好意思,我這就出去。

  ”被她這么一提醒,我騰的鬧了個大紅臉,雖然這類女人對于男人來說的確有著不小的誘惑力,但是我自認為沒那個本事能辦了蘭姐,更沒有那個膽子。

  退出按摩房,我沒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強子,感覺咋樣啊,蘭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這模樣,不會是被趕出來了吧?”熟悉的尖利聲音讓我有些反感,說話的男人長相白嫩,叫鹿小希,頂了個當紅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頭牌,”按摩手法雖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紀的富婆待見。

  當然,里頭的蘭姐除外,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蘭姐屁股后推銷自己,卻被她縷縷拒絕,心中的挫敗是肯定實打實的,今天知道我居然進了蘭姐的按摩房,不氣才怪。

  “挺好的啊,蘭姐很滿意的樣子。

  ”我沒理會他語氣的諷刺,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鹿小希一聽,臉上登時就紅了,氣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別得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你還說不定呢!”我聳聳肩,并不介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氣。

  “我去,強子,你有幾分本事啊,蘭姐皮膚有沒有紅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揚著笑臉恭維我,一個個嬉皮笑臉的想要湊上來,想要從我嘴里套套蘭姐的話。

  我早就看見了朝這邊走過來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話,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我這么副表情,倒是讓那幾個按摩師覺得里面有猛料,緊忙追問著,嘴里邊什么話都吐露出來了。

  “行了行了,你們都沒有顧客的嗎?趕緊回去!”李姐踩著細高跟蹬蹬的過來,見著一群人圍在我身邊,不悅的壓低著聲音吼了一句,幾個按摩師對視幾眼,雖有不滿,但也都紛紛退去。

  “李姐。

  ”我問了句好,對于李姐這個人,我還是有幾分敬重。

  畢竟剛開始也幫了我不少的忙,可現在,她臉上卻是不陰不陽,有些冰冷的看著我,“強子,里頭的顧客可是萬萬得伺候好的,你沒做什么……”我心里發沉,沒想到李姐居然這么看我,她話里頭的意思我也聽出來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該做的,毀了店里的名聲,更怕蘭姐那個有權勢的老公找上門。

  “當然沒……”“李經理。

  ”我話還沒說完,蘭姐就出來了,我轉頭一看,雖然她穿戴已經整齊,可那美目中水波瀲滟,眉目含情的模樣還是會讓人禁不住往別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著我,可現在拿不準蘭姐的意思,也不好說什么話。

  “以后我的單,都簽給強子了。

  ”蘭姐瞥了我一眼,又對著李姐囑咐了一句,“對了,不要再讓其他的按摩師騷擾我了,我發起脾氣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雖然波瀾不驚,可雙鬢透出來的細汗還是看得出她現在的緊張,聽著蘭姐的話,連忙點頭,“那是肯定的,以后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蘭姐哼了一聲,不再多說,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纖細的手指夾了一章名片遞給我,“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會找你上門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見李姐看我的眼神復雜許多,顯然意外至極。

  送走蘭姐,我也長呼了一口氣,和這種漂亮又厲害的女人相處,其實也沒有那么舒服。

  “李秋蘭……”我默念著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燙金的宏實地產四個大字尤為扎眼,我正反復研究著,身側突然多了一個人,帶著濃烈的薰衣草香。

  “強子,姐勸你一句話。

  ”李姐目光復雜深邃,秀麗的眉毛微微皺起,“干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我當然記得,最開始培訓的時候就已經耳提面命的要求過,三不準。

   李大牛這么一說,把(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之前的氣氛全都搞壞了。

  TBQ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翠蘭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可聽了李大牛說的話后也替他感到心酸。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是啊。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這個 村子里被 李富貴一家欺負了,村民也只能老老實實吞下這口惡果,誰都不敢奮起抵抗,因為李富貴他們一家有的是辦法對付他們。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里山高皇帝遠,誰能管得著?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翠蘭開始安慰李大牛,道:你不用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實在是不想放棄對李大牛那玩意的追求,實在是太誘人了,當女人的浴望上來之后甚至比男人還要更加激烈,所以王翠蘭多少是有些不甘心的。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差那么一點點就能把李大牛騙到手了,都是因為那個該死的李富貴壞了自己的好事!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大牛搖了搖頭,繼續 說道:沒用的,除非我們家從村子里搬走,可是咱能搬到哪里去啊,我們又沒有錢也沒有權勢。

  我弟弟已經喪失了那方面的能力,要是連我都失去了的話我們家就斷后了!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農村,香火延續是件十分嚴肅而又重要的事情。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翠蘭似乎也才反應過來有這么一回事,那個李富貴還真是夠狠毒的。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要是哪天連李大牛這玩意都被李富貴打壞的話,王翠蘭上哪兒找樂子去?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這里,王翠蘭像是做好了什么決定,她摸著李大牛的肌膚說道:你不用擔心,我是村里婦女委員會的會長,我要是對付他的話他也不敢吭聲。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明天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村民,讓大家看看李富貴的狼子野心。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大牛心中大喜,嘴上也連忙說道:王姐你就是咱家的恩人,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話盡管跟我說,我就是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的。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李大牛看來,只要王翠蘭出馬,沒什么事情解決不了。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不用做牛做馬,以后我要是有需要的話就來找你,我知道你這玩意大得很,以后肯定有不少女人喜歡。

  王翠蘭打量著李大牛的玩意,口干舌燥。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事情我都已經答應你了,是不是能繼續做了?王翠蘭問道。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大牛也是求之不得。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畢竟王翠蘭長得不賴,身材又好,李大牛看過她好幾次洗澡,心中早已經垂涎萬分。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要是能通過這次占有王翠蘭的身體,以后王翠蘭也會念著自己的好,那么他李大牛在村子里也算是有了一方靠山,以后再也不用怕李富貴那家伙了。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這里,李大牛喜滋滋地準備提槍上馬。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翠蘭面色紅潤,很老實地躺在床上并且岔開雙腿,等待著李大牛的恩賜。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大牛正要用力一挺把那玩意送進去的時候,他似乎聽到門外有人在敲門,還傳來了弟妹劉 媚媚的聲音:王會長,你有看到我們家 大哥嗎,他好像不見了!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翠蘭連忙打了個咕嚕起身,真是掃興!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大牛心情也是極為郁悶,算上這次都已經是第三次了,每一次都是在他即將要得逞的時候被人打擾。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本想不理會劉媚媚,可王翠蘭卻是說道:要不這次還是算了吧,以后我們有的是機會,要是你弟妹找不到你的話,他們估計會動員全村人找你。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到了那時候,人多眼雜,指不定就有人看到你在我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翠蘭心中也是十分可惜,這次沒能嘗到李大牛的大玩意,不過她這么多年都等過來了,也不急在這時候,她和李大牛穿好衣服之后才沖著門外說道:大牛在我家吃飯呢,沒啥事!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媚媚不放心,還是讓王翠蘭打開門領走了李大牛。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離開的時候李大牛戀戀不舍地看了眼站在門口目送他的王翠蘭,不過他心中多少是有些高興的,因為王翠蘭已經答應幫助自己揭發李富貴的丑聞。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回家的路上,劉媚媚一直低著頭。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即使如此她還是小心翼翼地慘扶著李大牛,李大牛覺察到氣氛對勁,問道:媚媚,你是不是有啥心事?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丈夫變成了半個殘疾人,劉媚媚心中要是沒點心事才怪呢,她猶豫了下后說道:大哥,媽這段時間來一直跟我說著一件事情,我考慮了很久也覺得應該跟你說。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啥事情?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咱媽和阿超都說以后讓大哥照顧我,讓我給李家留下血脈,延續香火。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B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