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y mink



曉蕓使勁搖頭,“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故意撕掉的,是 黃小山逼我撕的。

  ”遠處黃小山想說些什么,但 趙權的開口顯然沒有給他機會。

  “黃小山逼你撕的?黃小山那會兒在哪,他在你身邊嗎?他有機會逼你嗎?”孫曉蕓還想解釋些什么,但趙權卻是站起身來,不再給她半點機會。

  “孫曉蕓,你喜歡車是嗎?看到我買下R8心里就懊悔了,知道我有錢了,是嗎?”“好,喜歡車,喜歡我有錢,那我就在今天把中彩票的錢先揮霍干凈了再說!”猛地轉身望向之前那個售車 小姐,伸手環指 展廳內所有車輛——“凡是我視線內的所有 車子,通通給我拿 打包,今天我要讓你們展廳里一臺車都沒有!”趙權的話一出口,全場震撼。

  這個展廳足夠寬敞,足足有十多輛車,從最次的A3到最貴的R8,竟然全部打包。

  這是車啊,這不是飯店里的菜,全部打包,那得花多少錢?!所有人都懵了,連 銷售經理都懵了,完全不知道眼前這人到底是上帝還是神豪。

  全場唯一清醒的人就是那個售車小姐,她興奮的小臉蛋兒都通紅,顛顛的趕緊往前臺包。

  穿著高跟鞋不得勁兒,她把鞋子甩掉踩著絲襪快跑,惟恐趙權后悔似的。

  就連取合同的時候,她身前那嬌挺的美好都是顫顫的,難掩內心中的激動…… 韓璐來到身邊,勸慰到趙權,“你別沖動,沖動是魔鬼,你要這么多車沒用,那輛R8也退了吧,我不要,你真想要送我的話,就送我一輛A4L就行了,掛公司戶,可以嗎?”這就是區別,這就是韓璐跟孫曉蕓的區別。

  韓璐在死命的往外推,而孫曉蕓卻使勁的往自己那撈。

  趙權望向韓璐,臉上露出微笑,小聲回道:“璐姐,我沒沖動,這種事情對別人而言是沖動,對我只能算是任性,最多算是耍點小脾氣。

  ”韓璐急道:“那你有毛病啊,你要這十多輛車干嘛,天天換著開?”趙權聳聳肩膀,“天天換著開?那我才是真有毛病呢,你一臺R8,我一臺Q7,那臺A8L留給你洽談業務的時候使用(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再留出三臺作為公車,其他的作為員工獎勵好了。

  ”“誰要做出突出貢獻,就獎給他一臺,我就不信咱們公司的員工會沒有凝聚力!”拿六七臺車子作為獎勵,而且還全都是奧迪,員工們的斗志當然會嗷嗷的。

  但問題是,趙權真的有那么多錢嗎?當韓璐擔心趙權會出丑的時候,趙權擺手示意她放心,“應該勉強夠了,彩票中那1300萬,除了公司投資四百萬,還剩八百來萬。

  不過,買完這些車就不剩多少了。

  ”韓璐暗暗翻了個白眼,她知道趙權又憋著壞呢!別人不知道趙權投資多少,她親自查的賬又怎么會不知道?實際上,趙權投資了公司1000萬。

  這時,售車小姐已經把合同拿了過來,精致小臉蛋兒上寫滿了興奮。

  “先生,您的合同拿過來了,還是我幫您填寫您簽字嗎?”趙權點 點頭,只不過還沒來得及說話的, 原本癱坐在地的孫曉蕓就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

  “不可以簽字,不可以的,那是我們的錢,中彩票的錢也是我們的錢,你不能胡亂揮霍,你給公司里投車算什么,那里面有一半錢是我的,是我的!”歇斯底里的喊叫聲炸響在大廳里,而且合同也被孫曉蕓給強行扯個稀碎。

  趙權對銷售經理無奈的聳聳肩,“好像有人不讓買,怎么辦,要不我換家店?”銷售經理當時就急眼了,他也有業績的,他哪能讓錢被別家賺去?“先生您放心,我保證給您最大的折扣和優惠,包括之前那輛R8的優惠也會補在所有車子的里面。

  至于這位女士……”銷售經理稍稍沉吟,然后直接拿出對講機,“保安,過來,有人搗亂。

  ”保安很快就進了展廳,然后在銷售經理的吩咐下,直接把孫曉蕓給拖走了。

  兩條胳膊給強行架住的孫曉蕓使勁蹬扯著,連鞋子都掉了,也不忘繼續歇斯底里的尖叫著。

  “趙權,你不能這樣對我,那彩票錢里有我的一半,我要告你,我要起訴……”對于孫曉蕓,趙權當真是心如死灰了。

  曾經的感情,被孫曉蕓自己親手一點點的磨滅,磨到渣都不剩不點。

  在孫曉蕓被保安給強行拖出去后,趙權把所有的合同都給簽了字。

  之后的轉賬、拿鑰匙,根本不費半分力氣,全程4S店都跟伺候祖宗似的伺候著。

  拿了R8的車鑰匙,其余鑰匙都被趙權丟給了銷售經理,包括韓璐那輛CC的鑰匙。

  “幫我把車給送回去,還有外面那輛白色CC,地址稍后問那個老頭兒,他知道該送哪。

  ”趙權口中的老頭兒,自然就是指黃政德了。

  黃政德自始至終都留在展廳里,他不能走,因為還有份賭約憋在身上。

  別人可能記不住,可他自己記得清清楚楚,他說要跪迎新老板入公司……“趙總。

  ”黃政德訕訕上前,跟趙權打著招呼。

  但趙權卻根本沒搭理他,直接招呼韓璐上了副駕駛,然后在咆哮聲聲中,開著維加斯黃的超跑直接駛出了展廳。

  尤其是過彎時那流暢的飄逸,直把銷售經理都震住了。

  之前R8送來時,還是總部公司的駕駛員隨車,因為車輛太過貴重,上車停臺時都要特別的小心翼翼,伺候這貨比伺候祖宗還小心,上展臺時更是慢慢的蠕動著,惟恐磕了碰了。

  那神豪趙權可倒好,一腳油門蹭地一下子就出去了,眼瞅著就往玻璃門上撞。

  銷售經理當時都嚇懵了,這真要撞碎了,他這還沒法修啊,修不了,得去上級4S店。

  可下一瞬,眼瞅著R8即將撞向玻璃門時,卻在暴躁的轟鳴聲中一個華麗的甩尾漂移過彎,很靈巧的就飄過了門口,那感覺就像是門口在自動湊向車子似的,那么和諧,那么自然。

  銷售經理忍不住的挑起了大拇指,“這是真玩車的,比總部那些專職駕駛員強多了……”開車在路上,趙權教授著韓璐啟動、檔位、按鍵等常規駕駛所能用到的 東西

  可韓璐看起來卻心不在焉,那雙美眸更是時不時的瞟向窗外。

  趙權看了她一眼,也就不再多教授什么了,轉而說道:“璐姐,放心吧,我送你車不是想泡你,只是想借機討好你,讓你多幫我賺點錢而已。

  再有,就是借你打擊孫曉蕓了。

  ”“她聯手黃小山那么一頓坑我傷我,總得讓我報復一下,讓她知道失去了什么吧?所以你就做個大善人,只當是做好事助人為樂了,好不好?”“當然了,如果你想被泡的話,我也是非常樂意的,畢竟你這么漂亮,身材又這么好,而且還有顆很厲害的頭腦,心地又善良,所以我還是期待的。

  ”韓璐正琢磨趙權今天送這臺車的含義時,耳旁就傳來了趙權的話。

  她又一次感覺到心思被趙權看到透透的,像是在他面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不過……趙權的話也確實讓她放心了許多,至少沒有了被追求的壓力。

  “可我思來想去的,這臺車子我還是不能收,你買車我開車,讓別人看到像什么啊?”韓璐是真心的不想收這臺車,雖然她也很喜歡,可是收了這臺R8,搞的就好像她被趙權包養,又或者她在圖謀趙權些什么似的,總之她覺得很別扭,很尷尬。

  趙權笑了笑,不以為意,“那我車子都買了,你總不能讓我直接開二手車市場去吧?我這么個大 男人,開這種小車窩在里面也實在別扭。

  ”稍稍想了想,他又說道:“這樣好了,合同咱就不改了,你的股份我也不要。

  到時候分紅了,你就把屬于你的股份分紅給我一塊,這樣你心里踏實,我這車也算沒白買,怎么樣?”韓璐思來想去的,最終覺得也只好這樣了。

  因為就在剛剛她準備再次拒絕時,趙權有了新的提議:“要不我給它戴上大紅花,到公司樓下向你求愛?這樣你接受的就比較理所當然了。

  ”韓璐趕緊答應分紅的事,她覺得給R8戴大紅花的事,趙權真干的出來……找了寬敞的路段,趙權跟韓璐換了下位置,然后教她開車。

  看著挺麻煩的,但操作起來只要腳下有數,還是挺簡單的。

  大約十分鐘后,韓璐就已經在路上正常行駛了。

   女人性子穩,不會像男人似的那樣往死了踩油門,非得死氣掰咧的沖動一回。

  而且韓璐開的也小心,把鞋子給脫掉了,怕高跟鞋影響,只用裹在絲襪里的小腳丫踩油門。

  只是鞋子沒地方放,所以就被趙權給拎在了手里。

  但是,趙權好像有些流氓啊,竟然、竟然聞她的鞋子…… 但只要是偶然過路的行人都紛紛側目,看向薛佳慧。

   這實在是一個可以奪走所有男人視線的女人,更不要說沒有劉倩的存在之后,薛佳慧就是人群中最閃耀的一顆明珠。

   詹姆斯有些癡迷的站在馬路對面看向薛佳慧靚麗的身影。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骨子里面風騷嫵媚的薛佳慧在看見自己之后,一定會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看著自己,看到自己的骨頭都酥軟下來。

   詹姆斯? 沒等詹姆斯從自己的幻想中醒來,那一頭的薛佳慧已經發現了詹姆斯的存在,驚喜的喊叫了一聲。

   如同詹姆斯料想中一樣,薛佳慧的眼神明亮,帶著勾人的欲態。

   別說是詹姆斯,就算換成任何一個男人也絕對會把控不住。

   詹姆斯微微一笑,也不藏著掖著,反正薛佳慧叫他來的目的,他是心知肚明,索性大大方方的朝著薛佳慧走了過去。

   薛小姐! 詹姆斯 點了點頭,眼神卻一直游移在薛佳慧雪白的大腿上,豐滿的山丘上,隨即才緩緩的挪動到臉頰。

   詹姆斯笑的禮貌又客氣。

   他也是擺明了用這種態度來對付薛佳慧。

   薛佳慧這種女人絕對是吃不消他這一套的,他越表現的疏離,薛佳慧的心里面就越是安耐不住。

   你看我心里一直記掛著你說的攝影,這不等不及的就想趁著今晚來拍一拍。

   薛佳慧朝著詹姆斯的方向靠了靠,用自己柔軟的肌膚若有若無的磨蹭在詹姆斯的身上,眼神中帶著隱晦的暗示。

   如果只是普通的男人,當下就會軟在薛佳慧的眼神之下。

   可詹姆斯好歹也是經歷過各式各樣的花草,知道這個時候,他必須穩住自己,才能穩住薛佳慧。

   面對薛佳慧赤裸裸的勾引,詹姆斯只是平淡的點了點頭。

   記掛著攝影?! 這簡直是騙小孩子的玩意話。

   薛佳慧在一個小時之前,分明和劉倩兩個人一起回去了,不用想都是用借口打發走了劉倩,自己一個人偷偷摸摸的掉過頭來找自己。

   那所謂的攝影真的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怕是 身體的肉欲。

   只是薛佳慧這樣的尤物實在是太過于勾人,她若是真的存了心思來勾引,也抵擋的住這份誘惑。

   那咱們選個隱蔽些的酒店好好研究吧。

   詹姆斯朝著薛佳慧眨了眨眼,顯然是讓薛佳慧有個體面的臺階好下。

   至于她話中的真假在這種時候統統都不重要,反正自己話中的意思,薛佳慧是明白的徹底。

   好,我開車帶你去。

   薛佳慧點了點頭,轉身朝著自己豪車駕駛座走去。

   詹姆斯則緊緊的跟隨在薛佳慧的身后,那苗條的身段,扭動之間在詹姆斯的鼻翼之下扇過一陣香風。

   光是憑著眼前的景象,就足夠讓詹姆斯覺得激動。

   更不要說他期待的夜晚生活。

   ... 燈光迷離的酒店走廊顯得曖昧無限,薛佳慧扭動的身姿就在詹姆斯的前方,盈盈一握的小腰如同楊柳,細腰之下的臀部又呈現出一種夸人的弧度,抓人眼球。

   詹姆斯忍不住提了提自己手中的攝影器,勉強可以遮住一些自己下身的丑態。

   他是極其不愿意讓薛佳慧看到自己的欲望的,這樣的話他在薛佳慧的面前就少了一些主動權。

   雖然和劉倩比起來,薛佳慧的身上少了一種獨有的韻味,可依舊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對于詹姆斯來說,心里渴望的很。

   來啊。

   薛佳慧像是察覺到詹姆斯的遲疑步伐,扭過頭來看向身后的詹姆斯。

   嘴角微微揚起,眼神勾人且誘惑,像極了神話中的女妖。

   我是看薛小姐的身材太適合攝影了。

   詹姆斯笑了笑,從容不迫的回答著薛佳慧的問題。

   這只不過是兩個人之間的隱秘交鋒,誰都不愿意把事情放到明面上面來說。

   真的嗎? 薛佳慧臉上的笑容加深,顯得無比的嬌羞,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滿波瀾的看向詹姆斯。

   別動,有東西! 趁著薛佳慧還沒反應過來,詹姆斯已經朝著薛佳慧的方向靠了過去,將薛佳慧團團圈繞在自己的懷里,緊貼在走廊的墻壁之上。

   濃厚的男人味包裹住薛佳慧的鼻息,讓她只感覺整個身體都在發軟,下一秒鐘幾乎就要倒在詹姆斯的懷里。

   詹姆斯粗壯的手臂向著薛佳慧的額頭上面摸去,似乎是真的薛佳慧的臉上有些什么,但到底是怎么樣也只有詹姆斯自己心里面才明白。

   如今兩個人的身體幾乎是毫無縫隙的挨在了一起,詹姆斯能感受到薛佳慧那豐滿的柔軟和細膩的皮膚,薛佳慧也同樣能察覺到詹姆斯的強壯。

   空氣中的曖昧似乎更加的濃郁。

   這原本就是一場與眾不同的攝影。

   分明剛剛還有說不完的話,現在兩個人都只沉浸在這種別樣的氣氛中。

   只要詹姆斯愿意,低下頭就可以吻住薛佳慧那誘人的紅唇,也可以讓他們兩個人盡快的進入主題,可詹姆斯和薛佳慧如今都很享受這種氛圍。

   詹姆斯微微用力挺起自己寬厚的胸膛,更加大幾分力度的靠在薛佳慧柔軟的胸前,那原本就嬌嫩的寶貝被詹姆斯這樣粗魯的對待,已經扁扁的成了一團。

   光是胸部力度去感受,就知道那手感是如何之好。

   薛小姐,我看見似乎有東西進了你的身體。

   詹姆斯挑了挑眉,黑漆漆的臉上帶著狹隘的調侃,直視著薛佳慧滿是紅潮的臉頰。

   真的嗎? 薛佳慧的聲音又軟又酥,完全沒有辦法抵擋得住情場老手詹姆斯,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在挑逗著自己,卻又適可而止。

   當然,我要帶你去檢查一下,千萬不能因為這些小蟲子受傷了。

   詹姆斯頗為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即抽開自己的身體,拉起薛佳慧的玉手朝著房間的方向走去。

   原本感受著詹姆斯那濃郁的男性魅力,卻被他猛地抽離,薛佳慧只覺得全身都在躁動得不到緩解,可眼看著預定好的房間門就近在眼前,心跳又一次的加速。

   詹姆斯實在是太了解女人了,知道女人渴望著什么,更知道如何能讓女人更加沉迷。

   再配上他高大健壯的身材,對女人來說是一種無形的殺傷力。

   順從的被詹姆斯拉起,在刷開房卡的瞬間,兩個人同時的進入房間。

   薛小姐,快點去床上躺著,我來幫你檢查。

   詹姆斯的語氣嚴謹,若不是兩個人都心知肚明,還真要就這樣相信了他只是想幫忙檢查一番罷了。

   薛佳慧紅著臉,在詹姆斯的注視之下,緩緩的躺上了床。

   薛佳慧的嬌軀平躺,宛若沉睡中的睡美人,格外的動人,原本就短窄的裙子隨著薛佳慧的平躺,現在已經完全上挑,露出包裹著秘密花園的小內褲邊緣。

   特別是薛佳慧那雙吸引人注視的長腿在這種弧度下,更顯得美的驚心動魄,每當薛佳慧那充滿嫵媚的大眼流轉到詹姆斯身上的時候,詹姆斯都想要情不自禁的吞咽一口口水。

   詹姆斯朝著薛佳慧伸出自己粗糙的大手,將薛佳慧小巧的玉足放在手心中。

   嬌嫩的小腳沒有絲毫的老繭,有的只是肌膚的柔嫩,想到今天晚上在酒吧的時候,就是這雙玉一樣的小腳糾纏在自己的腿上和胯間,詹姆斯又是一陣入火的沖動。

   有一陣沒一陣的捏在手中的小腳,而薛佳慧在詹姆斯這種曖昧的撫摸下,臉頰更是嬌羞的紅暈。

   她的目光中隱隱的透露出一種迫切和渴望,但是這些情緒都被詹姆斯視而不見。

   他喜歡吊動獵物的胃口,他才不喜歡胡亂的盲干,在這種氣氛下,兩個人的這些曖昧都是很有必須的。

   薛小姐,你的腳可真是好看,不過我已經檢查過了,腳上一切正常,那我現在來檢查一下你的腿。

   詹姆斯自顧自的說著,還沒等薛佳慧回答,他的手已經順著小腳的弧線摸索上了小腿。

   薛佳慧現在哪里還有力氣去抵抗詹姆斯,唯一還能發出的就是一聲接著一聲的低喘,整個人都在詹姆斯的愛撫之下軟成了一攤泥水。

   每一處的撫摸,詹姆斯都特意挑著薛佳慧的敏感部位。

   和那些生手不同,女性的身體在詹姆斯的腦海中已經了如指掌,不僅僅只有那幾個特定的部位才是敏感地帶,連帶著一些不易察覺的地方也可以讓女人產生沖動。

   女人這樣有趣又可愛的生物,只有你給了她極致的快樂,她才會帶給你不一樣的享受(瓶子塞下體小說)。

   詹姆斯...有...有蟲子嗎? 薛佳慧已經連說話都帶著喘息了,詹姆斯看似粗糙的手給她帶來一陣陣的顫栗,仿佛彈鋼琴一般的落在自己腿上的每個部位。

   即舒服又享受。

   但薛佳慧還偏偏咬著死理慢悠悠的問道,就是不愿意在詹姆斯的面前認輸。

   還沒有了,薛小姐,請不要著急。

   詹姆斯的嘴角揚起一模淫穢的笑意,眼睛卻滴溜溜的在薛佳慧光滑的腿上打著轉,手里的動作也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他喜歡看到現在薛佳慧的這種表情,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類。

   詹姆斯的大手慢慢的滑動著,無數次只差一點點的距離就要觸碰到薛佳慧的關鍵地帶。

   這種強烈的空虛感和渴望感都讓薛佳慧覺得全身著火,卻毫無辦法,只能睜大了媚眼看著詹姆斯,渴望他能夠理解自己的心意。

   薛小姐,你的裙子有些短,我來幫你拉一拉。

   越是了解薛佳慧在想些什么,詹姆斯就越發不想如她的意思,不僅直接越過薛佳慧的著火地帶,反倒如同正人君子一樣的幫她拉了拉裙擺。

   動作做的好,手指卻像無意中一般的勾動在芳草地上。

   短短的一瞬間就劃走。

   薛佳慧整個身體都隨著那一瞬間弓了起來。

   她和劉倩在床上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劉倩嫵媚勾人,知道男人所有的敏感,像只狐貍般的撒嬌哀求,會帶來男人強烈的滿足感。

   而薛佳慧就是一只小野貓,明明臉上的表情已經出賣了她,整個人都在渴望著,卻死死的咬緊牙冠不肯松口,這樣也是能讓男人有一種征服欲。

   兩個女人都各自有著自己的美感。

   哎呀,薛小姐,你看看你前面是被蟲子咬了嗎?怎么鼓起的這么大。

   詹姆斯猛的驚呼了一聲,故作疑問的看向了薛佳慧豐滿的胸前。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兩個人都心知肚明,詹姆斯的這句話無非就是一種調侃,只換來薛佳慧一記怨怨的眼神。

   詹姆斯現在才沒空搭理薛佳慧的那些小情緒,嘴里的話音剛落,大手就已經極度不老實的沖著豐滿的柔軟按壓了過去。

   嗯... 薛佳慧一聲喘息,整個人都戳手不及。

   雖然還隔著一層衣物,可這東西的手感簡直讓詹姆斯欲罷不能,那柔軟的觸感讓他恨不得能肆意的揉捏。

   詹姆斯也絲毫不和薛佳慧客氣,那一團柔軟在詹姆斯的手里變化著模樣,雖然不能解渴,也讓薛佳慧舒服的閉上了眼睛,享受著詹姆斯高超的撫摸。

   只能說詹姆斯的動作每一次都恰到好處,不過太過分,又不會不夠激情。

   薛佳慧只覺得自己這一次是十足十的看對了人,詹姆斯不僅僅只有身材完美,在某些方面也絕對是無可挑剔。

   她想要的東西非常簡單,就是和詹姆斯這樣強壯的男人可以銷魂一夜,甚至很多夜,也絕對都不介意,更何況詹姆斯的尺寸她已經領教過了,那絕對是只有黑人才能擁有的龐大。

   她的心里即害怕又激動的渴望著。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