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 性 人



伍葦靜是個有經驗的醫生,她知道分寸,白他一眼說:“沒事,最多有點挫傷。

  ”說完憤憤然跟他說:“活該,誰讓你亂來。

  ”盧畊弘是徹底清醒了,不好意思的跟她說:“我是見你太漂亮了,我忍不住。

  ”“又胡說八道了。

  以后你再跟我說這樣的話,看我還理不理你。

  ”伍葦靜雖然說這樣的話,盧畊弘卻沒感覺到她在生氣,但也不敢造次,低著頭說:“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

  ”“還有下次?”伍葦靜氣憤打他幾下說:“你沒事了,不用看醫生了。

  現在我基本可以確診,你這就是心理問題。

  只要你找到喜歡的女孩,就不會再有問題了。

  到時候你想跟誰就跟誰,包管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真的假的?”盧畊弘不是很信。

  “你找到喜歡 的人不就知道了。

  ”聽伍葦靜這么說,盧畊弘脫口說道:“我喜歡你啊!”“你……”伍葦靜被他氣得胸口劇烈起伏,被他深情看著,漸漸就平靜下來了,嘆口氣跟他說:“我去問問小米愿不愿意跟你交往吧,你等我電話。

  ”說完不敢再呆,出門就走。

  盧畊弘雖然喜歡蘿莉,但還不至于見到蘿莉就想弄到手,忙揀起褲子邊穿邊追出去想解釋,誰知一出門正好見到她跟一個男的撞到一塊,她哎呀叫著往地上摔,盧畊弘忙沖過去扶住,罵那男的說:“你瞎呀?沒見到有人嗎?”盧畊弘這有點蠻不講理了,現場都沒看到就瞎罵,他主要是太著急在伍葦靜面前表現了。

  那男的原想道歉的,被盧畊弘惹惱了,眉頭一豎正要罵人,突然怔住了,在盧畊弘臉上打量一會兒,試探著問他說:“哥們,你是不是姓盧?”盧畊弘詫異點頭說:“對啊!你認識我?”那男的身材瘦削,一副沒精沒神的樣子,衣著打扮流里流氣的,看著眼熟,盧畊弘卻想不起自己在哪見過他。

  “哈哈!老同學,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呀!我是 鄭志

  ”盧畊弘搜腸刮肚的想,終于眼睛一亮說:“是你小子呀!這么多年不見,我都不認識你了。

  ”初中同學也是同學,盧畊弘倒沒有因為學歷而小瞧他,只是這貨初中沒讀完就出去混社會了,盧畊弘跟他不算熟,熱情都是裝出來的。

  寒暄過后,他眼睛發亮的盯著伍葦靜瞧,問盧畊弘說:“這位是嫂子吧?”這話可怎么答?自己跟伍葦靜是從同一間房里出來的,自己又只穿著褲子,略一猶豫,盧畊弘硬著頭皮尷尬的說:“對啊,這我老婆。

  ”說著他把伍葦靜摟過來了。

  伍葦靜略微一掙沒擺脫,只好白他一眼強撐笑容跟鄭志說:“你好!”盧畊弘見她沒有拆穿自己,頓時一樂,正要趁機再吃點豆腐,她卻不給機會,高跟鞋踩下,盧畊弘疼得跳腳時她一聲冷哼走了。

  鄭志憋著笑等伍葦靜走遠才小聲問他說:“小兩口鬧別扭呢?”盧畊弘正要吹牛,他手機響了,看一眼屏幕后挺著急的跟盧畊弘說:“我這有點事,先走了,改天請你吃飯。

  你手機給我。

  ”他接過盧畊弘的手機撥了他的號,拍拍盧畊弘肩膀就跑了。

  盧畊弘對重遇鄭志興趣不大,回房回味著伍葦靜在時的感覺,心里很是激動,想著她肯定是對自己有感覺的,要不然她也不會對自己做這樣 的事

  女醫生給男病人 治病會用這種方法,這種話鬼都不信。

  他本來想留在酒店過夜的,誰知公司有急事叫他回去,說一個大單出了紕漏,需要他跟他的團隊連夜補救。

  這一忙就忙到了深夜,疲倦時他掃一眼坐他旁邊的女同事翟曉莉的大腿,想到在酒店時看到的伍葦靜裙下露出的美腿,他無意識的露出幸福笑容,卻是嚇得翟曉莉拉了下裙擺遮住,仿佛怕他撲過去一般。

  盧畊弘干咳一聲跟她說:“要不你回去吧,剩下的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你孩子還小,不能整夜見不到媽媽。

  ”其他人都忙完離開了,現在公司里就剩他們兩個人收尾,盧畊弘猜她挺怕自己的。

  “這樣好嗎?你真的可以?”翟曉莉有點猶豫。

  盧畊弘說:“走吧。

  打不到車你就讓你老公來接你,注意安全。

  ”……忙到天擦亮才完事,盧畊弘趴下睡沒多久就被喊醒了,公司副總洪韜那死胖子催他說:“你趕緊把策劃案給天祥送過去,他們老總快上班了。

  ”盧畊弘詫異道:“我去嗎?這案子不是我的。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廢話。

  這案子雖然不是你的,但之前失敗的案例是經你手修改的,胡偉明沒你了解情況,你去說比較好一點。

  ”這話盧畊弘贊同,老早就說胡偉明不行了,可他是洪韜的小舅子,搞砸了才叫盧畊弘跟進的,這事盧畊弘還窩著一肚子火。

  盧畊弘趕到天祥的時候,因為著急,進電梯的時候撞到個女人,盧畊弘跟她道歉,她冷冷瞥盧畊弘一眼沒說話,盧畊弘看她挺眼熟的,但沒時間想她到底是誰,只知道她挺高的,身材也好。

   那女人一直掩著鼻子,熬通宵又沒洗漱,盧畊弘知道自己身上味重,挺尷尬的。

  那女人站在盧畊弘前面,穿著裙子,體形挺美的,熬了個大夜,盧畊弘居然還有勁,他對自己看到穿裙子的女人總會幻想伍葦靜而感到無語。

  就在這時,進來一堆人,電梯里一下子變得擁擠,推擠之下那女人撞到盧畊弘身上,盧畊弘都特意躲了,還是沒避開。

  那女人感覺到了不適,回頭往下看,盧畊弘大氣都不敢出,也不敢看她,只聽到一聲冷哼,盧畊弘都想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伍葦靜的治療起效果了,盧畊弘感覺自己現在不容易頹了。

  那女的受不了老被人擠到盧畊弘懷里,半路就下去了。

  尷尬解除,盧畊弘上到樓層后,在廁所里緩了一下才找他們的負責人 陸勝今,一個四十來歲,戴著小眼鏡,長相斯文的西裝男。

  在做一對一講解的時候,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進來一個女人說:“老陸,一會兒你去一趟甄希,爭取盡快把事情解決了。

  這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會對我們公司造成很大的損失。

  ”盧畊弘都震驚了,一直盯著那女人看,她居然就是自己在電梯里遇到的那個。

  最神奇的是,盧畊弘終于記起她是誰了,她正是伍葦靜找來給自己治病的 小菇,自己早該 認出她的大長腿了。

  這也太嚇人了,一個出來賣的,白天妝容一變就成了職場女強。

  難道她做那一行跟接伍葦靜的活是為了體驗生活?那也太作賤自己了吧?伍葦靜知道她有多重身份嗎?因為穿著跟氣質都不一樣,昨晚的小菇見人總是笑嘻嘻的,一副輕浮樣,而面前的小菇不茍言笑,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盧畊弘之前才沒認出她來。

  現在認出了,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也不敢貿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陸勝今交代完事,終于注意到盧畊弘了。

  見盧畊弘在盯著她看,她眉頭就蹙了起來,應該是認出盧畊弘來了,開口卻是問陸勝今:“他是誰?你們在聊什么?”這陸勝今跟盧畊弘就職的公司的副總洪韜有私交,要不是胡偉明弄的那東西太難看,他也不會打回去。

  現下的機會,說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撐著。

  所以被問時陸勝今也有點慌,忙說:“哦,這是藍色閃電的設計師,我們聊的是宏文的策劃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說不行嗎?我讓他們趕了另一個版本出來,應該沒問題了。

  ”小菇可能只是認出盧畊弘是電梯里的人,沒認出盧畊弘昨晚跟她碰過面,或者說她不想承認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盧畊弘不順眼的模樣,直接說:“換人吧,不用看了,他們做的案子簡直連邊都沒沾上。

  臨時趕出來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扔了吧。

  ”盧畊弘忙了個通宵趕出來的東西就這么被否決了,剛剛陸勝今還說不錯呢,所以他很是不滿,站起來說:“小……這位……老總。

  ”他本來想叫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臨時改口,覺得她的職位應該比陸勝今高,于是叫她老總:“你看都沒看過我的案子,怎么能這么草率就下結論呢?”盧畊弘挺生氣的,著急之下口水都噴出來了。

  小菇皺眉躲開一步,一聲冷哼說:“人品有問題的人的東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別逼我叫保安。

  ”盧畊弘差點沒氣爆,她這是報復自己在電梯里對她不敬還是想掩蓋身份的暴露才這么著急趕自己走?被陸勝今推著往外他猶自憤憤不平:“我說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為我得罪過你就否決了我的能力吧?公歸公,私歸私,我可以為電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劃案再決定要不要?”盧畊弘覺得更可能是因為昨晚自己讓她丟面子她才這樣對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說,盧畊弘怕惹怒她。

  不過想想又不太可能,因為她昨晚是笑著走的,沒看出有多難堪。

  女人心,海底針,盧畊弘對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點抓狂。

  (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盧畊弘話音剛落,小菇過來“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說:“道歉就免了,現在咱們扯平。

  既然你覺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說完她跟陸勝今說:“你給藍色閃電打電話,我不管這個人是誰,你告訴他們,如果想要我采納他們的案子的話,就把這人炒了,否則沒得談。

  ”說完她就走了。

  盧畊弘整個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樓下都還是懵的,心說,難道她沒認出我是昨晚她幫忙治病的人?如果認出來的話,看在伍葦靜的面子上,她不應該這樣對我才對啊!洪韜給盧畊弘打電話,逮著他就是一頓罵,叫他回公司談話。

  毫無意外,相比起一個幾百萬的單子,盧畊弘這個設計部的小組長就是個屁,他被掃地出門了。

  怎么解釋都沒用,盧畊弘給氣的,當場就殺過去了,想跟小菇攤牌,看她是真沒認出自己來,還是有意跟自己為難。

  誰知他已經進了天祥大廈保安部的黑名單,保安攔著他不讓進。

  憋了一肚子火,盧畊弘就在附近找了個飯館吃飯,打算跟她耗著,等保安換班再溜進去,壓根不考慮向伍葦靜求助。

  結果他越吃越氣,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過去了。

  一夜沒睡,酒勁一上來,會這樣一點都不奇怪。

  盧畊弘醒來一看天都黑了,著急出去看天祥樓上,幸好小菇辦公的樓層還亮著燈,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勁還在,盧畊弘腦子一熱就不管了。

  觀察了一下,正好抓到個機會,他就溜進去了。

  坐電梯上去,他運氣也是好,電梯一停,門打開,他見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們雙雙一愣,小茹見盧畊弘殺氣騰騰的,大概也猜到他是來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卻被他扯進了電梯。

  盧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質問她說:“你怎么回事?為什么要針對我?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憑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魷魚?”盧畊弘非常介意被一個生活靡亂的賤人捉弄。

  小菇被盧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樣子,縮著肩膀,出口卻很強硬:“你想干嘛?我為什么要知道你是誰?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她摸出手機要打電話,被盧畊弘條件反射的沖動反應給掃落在地上踩碎了。

  電梯在下行,盧畊弘惡狠狠的瞪著她說:“一點面子都不給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記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臉懵的看盧畊弘。

  盧畊弘聽到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說:“花園酒店,你不記得了?我就是那個你給治病的人,我還記得你大腿側有顆痣。

  ”說著盧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誰知嚇得她瘋狂的尖叫起來,猛的推開盧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這是犯罪。

  ”   內地女星 高圓圓早前與臺灣視帝趙又廷傳出緋聞, 兩人于上月下旬在南京酒店一起度過 五天四夜,其后高圓圓返回北京,趙又廷則留守當地繼續拍攝新片。

  不過高圓圓似乎與趙又廷一天不見如隔三秋,盡管之前被 拍到在酒店相對五天四夜,但愛得熾熱的她卻無懼再被拍到蜜照,于本月初再前往探班,兩人還在中山陵甜蜜地摸黑 十指緊扣漫步。

    看見陌生人立刻低頭  當晚高圓圓再次現身趙又廷的酒店房間, 身穿 灰色針織衫及黑色休閑褲,打扮樸實及素顏,只見她開心地收拾房間,照顧男友起居可謂無微不至。

  其后身穿灰色運動衣的趙又廷返房,兩小口子一起整理衣物,有說有笑。

    約晚上8點半,兩人從側門離開酒店,親密地十指緊扣漫步山莊小徑,他們十分甜蜜地竊竊私語,但每當看見陌生人及車輛經過就立刻低著頭。

  高圓圓與趙又廷牽手甜蜜曝光高圓圓與趙又廷牽手甜蜜曝光  高圓圓及趙又廷去年底因拍攝陳凱歌電影《搜索》而互生情愫,但至最近才正式發展,因兩人細心呵護戀情,連兩人的公司也不知道。

    傳趙又廷與 張鈞甯 分手  據知情人士透露,向來性格穩重的趙又廷面對拍拖被拍到,有很大可能會大方承認戀情。

  此外,趙又廷與臺灣女星張鈞甯早已分手,但因仍保持友好關系,才令外間誤以為還在地下情,因此高圓圓(兒童智力故事)并非第三者。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