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pink nude



似乎是聽到了聲音,趴臥著的秀美嬸忙是扭頭,一看到他,不由得嗔怪道:“你個死 小川,怎么才來呀?都痛死你秀美嬸我了,哎喲喂!” 楊小川不急不忙的先將他的那個木藥箱給擱好,擱在了床頭旁的那把木凳子上,問道:“沒摔裂吧?”“哎呀,嬸怎么曉得有沒有摔裂呀?反正就是好痛啦!你是醫生,你看看有沒有摔裂不就成了么?”“那……”剛說個那字,就只見楊小川的臉頰微微的泛紅了……面對個 女人,他還是有些放不開。

  不過就秀美嬸這個臥姿來說,也著實容易令他有些小想法什么的。

  秀美嬸那個著急呀:“哎呀,你那個啥呀?你說咋整就咋整唄!嬸配合你就是啦!”說著,她扭了扭屁股,又問:“是不是要嬸把后面的衣衫掀開?然后把短褲往下放一放?然后你好檢查尾巴骨?”“嗯。

  ”楊小川也只好點頭應了一聲。

  秀美嬸便道:“哎呀,不就這點兒事嘛?你瞧你瞧磨磨唧唧的干啥呀?瞧你那臉紅的,你還是不是醫生呀?沒有給女人瞧過病還咋地?”這一邊說著,她就一邊伸手到背后,將后邊的衣衫往上一拽,然后直接就將她那條花短褲往下一拉……楊小川瞅著,呆呆的一怔,有種徹底被打敗的感覺。

  這秀美嬸的手法也忒重了,人家小川醫生的意思露出尾椎骨就好了,可她那一拽花短褲,貌似有點兒過了吧?這鬧得小川醫生是面紅耳赤的,都呆(啊啊啊好棒)愣了好一陣子才愣過神來。

  完了之后,他這才大致的瞧了瞧她尾椎骨那兒……可是這瞧了瞧之后,他的眉頭就不由得緊皺了起來。

  她好像沒有摔著哪兒呀,尾椎骨那一塊兒沒紅沒腫、沒紫沒青的,這壓根就沒啥事不是?于是,他 也就言道:“秀美嬸呀,我看你這尾巴骨沒事呀!”忽聽這個,秀美嬸暗自微怔了一下,心里不由得又氣又惱的,心想,他 小子是真傻還是假傻呀?都這樣了,他還不明白呀?這村里還真有拴在樹下的牛不會吃草的?事實上,她壓根就沒有摔著那兒。

  用村里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她發浪了。

  因為打自春節后,她家 男人就出去打工去了,這都六月份了,半年過去了,沒沾過男人的邊了,能不想么?見得這楊小川還真犯傻,她不由得言道:“哎呀,都痛死你秀美嬸了,咋會沒事呢?要不你摸摸,指定是摔著了哪兒?要不然怎么會那么痛呢?”可是楊小川也沒有她想象的那么傻, 他也是識破了她那點兒鬼心思,所以他便回道:“摸就不用摸了吧。

  反正這沒紅沒腫的,也沒紫沒青的,沒啥大毛病。

  你要是真說痛的話,我就給你開點兒草藥吧,回頭你自己搗碎了,敷在尾巴骨那兒就成了。

  ”忽聽這個,秀美嬸心里那個氣呀,又是那個惱呀,真想干脆不裝病了,真想直接爬起來把他小子給拽過來就給那個什么了。

  但,她又怕這事回頭會被他小子給傳出去,要是那樣的話,那她以后在村里還怎么見人呀?那還不得羞死噠呀?再說,這種事情,她也只能給予對方暗示,引得對方主動,才能商量著保密。

  可是她都這樣了,楊小川這小子愣是不上鉤,她哪有轍呀?為了再堅持一下,沒轍了,她也只好媚聲的沖楊小川問道:“要不要……嬸再把短褲往下拉一拉?”誰料,楊小川便是回道:“不用了,該看的我都看到了。

  我沒有那么重的口味。

  我看秀美嬸壓根就沒病,所以我就先走了吧。

  以后要是秀美嬸有啥病的話,就去我那診所吧。

  ”話畢,只見他小子背起他那個木藥箱,扭身就出門了。

  氣得秀美嬸嗔惱的抄起個枕頭就朝門口丟去:“你等著,老娘早晚要……”待從秀美嬸她家出來后,楊小川仍是有些郁悶的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心說,白跑一趟也就算了,居然還差點兒就失了身,真是郁悶呀!就算我楊小川再怎么無所謂,但在這種事情上,也不至于饑不擇食不是?也要稍稍的過得去不是?怎么也得稍稍年輕一點兒的,臉蛋湊合一點兒的吧?正在他郁悶的沿著村道往回走的時候,莫名的,只見一個小女孩正迎面朝他跑來:“小川叔!”楊小川忙是抬頭瞧了一眼,忽見蓮花正在朝他跑來,他也就問了句:“咋了,蓮花?”“那個……”蓮花忙是加快幾步,跑到楊小川的跟前,仰著頭、一臉無邪的看著他,“小川叔,我媽媽要我問你,我們家那條母狗和二傻子他家那條公狗扯在了一起,分不開了,咋辦呀?”“……”楊小川一陣汗顏,過了好一會兒之后,他才回道,“那個……沒事,等它們辦完事了,就自然分開了。

  ”可蓮花聽著,兩眼卻是懵然得一愣一愣的:“小川叔,啥叫等它們辦完事了呀?”“……”楊小川又是一陣無語,然后說了句,“你回去將小川叔的原話告訴你媽媽,你媽媽就懂了。

  ”“哦。

  ”蓮花懵怔的應了一聲,然后又是愣了愣眼神,忽然說道,“哦對了,小川叔,我媽媽還說……她不舒服,要你去我家幫她看看病。

  ”忽聽她這么的說著,楊小川也就耐心的問了句:“你媽媽哪兒不舒服了呀?”“嗯?”蓮花微皺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回道,“我也不知道。

  反正我媽媽就說她渾身都不舒服,這兒也不舒服、那兒也不舒服,她就是要你去我家。

  ”聽得這個,楊小川不由得有些郁悶的皺眉一怔,這都是咋了?咱們這小漁村的女人咋都這樣呀?想著,他也就對蓮花說道:“那個……蓮花呀,你回去告訴你媽媽,就說小川叔治不了她那不舒服。

  ”“可是我媽媽說你能。

  她說你是醫師,能治百病的。

  ”“但你媽媽的那種不舒服,你小川叔真治不了。

  ”“那我媽媽是哪種不舒服呀?”“……”楊小川頓時一陣語噎,又是一陣汗顏,然后只好解釋道,“你回去跟你媽媽說,她知道的。

  ”“哦。

  ”蓮花懵懵怔怔的應了一聲,“我知道啦。

  ”完了之后,蓮花也就轉身跑著回家了……只是楊小川依舊有些郁悶的皺了皺眉頭,忽然在想,看來老子作為小漁村唯一的留守青年,怕是真難以堅守這圣潔之身了呀?怕是早晚都會被咱們村里的這群母狼給吃了呀?因為隨著改革開放的浪潮,打工熱潮逐漸興起,到了九四九五年,逐漸的,村里的年輕人和中年男子都南下打工去了,他們也都是要到過年那會兒才回來過個年,然后又走了,所以常年留守在村里的也就是老人、婦女和小孩了。

  至于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也就楊小川了。

  這時間一長,身邊沒個男人,村里的那些女人們也得有些寂寞難耐了,所以呢……也都打起了楊小川的主意來。

  今日個不是這個肚子痛,明日個就是那個不舒服,都是要叫楊小川上門就診,這等楊小川上門了之后,完全就不那么回事了,一個個都是貓鬧春似的。

  可惜 的是,咱們小川醫生也不是那種節操掉一地的人,也是有原則的,也就像他所說的那樣,他是治不了她們的那種不舒服的。

  但她們老是那樣,咱們小川醫生在想……貌似有句話說,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貌似咱們村里還有句話說……哪有牛拴在樹下還不會吃草的呢?所以……躲得過初一,怕是躲不過十五呀?……這會兒,楊小川背著個木藥箱沿著村道往回走著,心里不免又是有些郁悶的皺了皺眉頭,在想,沈玉芬咋就不鬧那等不舒服的病呢?要是她鬧的話,我楊小川倒是樂意幫她治治那病!他一邊有些悶悶的胡思亂想著,一邊沿著寂靜的村道往回走著……一陣陣山風吹來,捎帶著山間的草木腥味,還有田間稻香,令人聞著,沁心入脾的。

  這寧靜的小漁村,好似一個世外桃源一般。

  所謂小漁村,是因為村口有條河流經過,將整個村子給阻隔在了一個山角落似的,故名小漁村。

  由于村子四周都是山,地勢所致,所以也就導致了房屋比較分散,不是很集中,這邊山頭幾戶、那邊山頭幾戶的,零零散散的。

  別看村子不大,只有那么百來十戶人家,但這山山水水的,看上去,風景還是挺美的,且四季常青,氣候宜人。

  但,說實話,對于楊小川來說,窩在這個小村子里當名小醫師,著實是沒啥意思。

  有時候想想,他也想外出打工了,只是自己除了醫術,也不會別的,所以也就只能是暫時的窩在這個小山村里。

  當然了,他也有著人類最偉大的夢想,那就是等攢點兒錢,娶個媳婦,生個孩子,為楊家傳宗接代。

  因為楊家到了他這兒,也就是一脈單傳了。

  按說,他也算是出身于醫世之家,因為他也傳承了爺爺的醫術。

  他太祖也是以醫為生。

  他爸也是跟著爺爺學醫的,只是十六年前他爸遭遇不幸,過早離世了。

  后來,他媽耐不住寂寞,不甘守一輩子的活寡,所以也就改嫁了。

  那時候,他還小,還只有三歲,只是聽大人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然后他媽就真的改嫁了。

  他爺爺為了保住楊家不斷了香火,所以也就沒有讓他媽將他帶走。

  也就是說,是他爺爺將他撫養成人的。

  原本他爺爺是不想讓他再從醫了,想送他去讀大學,讓他走出這個窮鄉僻壤的小村子。

  只是奈何老人家年歲已高,也是力不從心了,最后也只能送他讀到高中了。

  對于楊小川來說,最大的不幸莫過于去年爺爺過世一事了。

  對此,他也是心存愧疚,因為他覺著爺爺將他撫養這么大了,而他卻是沒能讓爺爺過上一天幸福的日子,爺爺就那么的走了,所以他覺著愧疚。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傳承爺爺的醫術了……一會兒,待楊小川背著個木藥箱回到家時,莫名的,只見村里的 菜花嬸坐在他家堂屋門前的門檻上。

  這菜花嬸忽見楊小川回來了,她就立馬就詭異的媚笑道:“你個死小川,上哪兒去了呀?嬸都坐這兒等你大半天啦!”見得菜花嬸那樣,楊小川立馬就有些發毛的皺了皺眉頭:“那個……菜花嬸呀,你又哪兒不舒服了呀?”菜花嬸則是沒羞沒臊的笑道:“還有哪兒不舒服呀?不就是嬸的那兒有點兒癢嘛,來來來,快點兒吧,你快開門吧,進去幫嬸瞧瞧!”聽得這個,只見楊小川的臉頰就有些泛紅了,但相當郁悶的皺了皺眉頭,一邊打開堂屋木門上的銅鎖,一邊回道:“那個……菜花嬸呀,瞧就不用瞧了,我直接給你開點兒藥吧,你回去熬水洗洗就好了。

  ”可菜花嬸則是忙道:“上回你不就這樣么?不就直接開了點兒藥要嬸回去熬水洗洗么?這不……沒好不是?還癢不是?所以你還是幫嬸瞧瞧吧,看看究竟都咋回事吧?”楊小川轟然一聲推開堂屋的木門,回了句:“菜花嬸呀,要是這樣的話,我可就治不了了,你還是去鎮醫院瞧瞧吧。

  ”“咳!你這瓜娃子呀,嬸不是不想去鎮醫院么?嬸就是想在你這兒治不是?”“可是……我真的治不了!”“哎呀!嬸說你能你就能!其實挺簡單的!”說著,這菜花嬸就一把拽著楊小川的胳膊,“來來來,上你家里屋,你就幫嬸瞧瞧吧!”楊小川那個眉頭緊皺呀:“菜花嬸呀,你別急成不?你也得等我把醫藥箱給放下了吧?”“成成成,那你就快點兒吧!”楊小川則是不急不忙的扭身走到堂屋的黑木桌前,將背著的木藥箱給擱下,然后扭頭沖菜花嬸說道:“菜花嬸呀,瞧就真的不用瞧了。

  我幫你把把脈就成了。

  你說上回沒止住癢,可能是我下藥沒對癥吧?”可是哪曉得這菜花嬸扭身過來,又是一把拽著他的胳膊,愣是要把他往他的里屋里拽:“哎呀,把啥脈呀?你這瓜娃子呀,你幫嬸看看咋了?嬸都不怕羞,你說你一個大小伙子的,還是醫生,你說你還怕個啥羞呀?再說,你是真木還是假木呀,不是藥就能止癢的,懂么?”楊小川這個無奈呀,眉頭緊皺著,不是他不想幫她,而是他真沒有那個胃口呀!想想,這菜花嬸長得是三大五粗的,哪兒都一樣大似的,且身上還有著一股子狐臭味,要是哪個男人還有那胃口的話,那也真是夠令人佩服的了。

  見得她愣是要這樣拉拉扯扯的,楊小川可是有些急了,忽地一晃膀子,甩開她的手:“我說,菜花嬸,你能不能不這樣呀?”忽見他小子這樣,還急了,菜花嬸不由得一愣:“喲呵?你這瓜娃子還裝什么斯文呀?裝什么大頭蒜呀?別以為你爬 村長家的墻頭那事,老娘不知道?你說你還裝什么裝呀?難道你就情愿爬墻頭偷看沈玉芬,也不看送上門的我么?”聽得這菜花嬸這話都說出來了,楊小川又是眉頭一皺,也就忍不住說了句:“這女人和女人……它不一樣好不?”“有啥不一樣的?嬸不是女人呀?她沈玉芬有的,嬸沒有呀?她沈玉芬無非也就是皮膚白一點兒,臉蛋好看一點兒,除了這個,哪兒不一樣呀?”聽得這話,楊小川甚是無奈的皺了皺眉頭,然后也懶得跟她扯這爛七八糟的了,便是話鋒一轉:“好了,菜花嬸,你要看病就看病,別擱這兒拉拉扯扯的好不?再怎么說,我楊小川也還是個沒娶媳婦的大小伙子好不?所以你這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呀?這被人家說三道四的,以后我楊小川還怎么娶媳婦呀?”“喲喲喲!還成何體統?”菜花嬸不由得譏諷道,“瞧你個瓜娃子,你以為你多讀幾年書,就擱嬸面前拽詞了是吧?告訴你,楊小川,你可別在嬸面前假裝正經了,可別埋汰嬸了!就你,偷看沈玉芬那事我就不提了!你說你,就去年人家李家大兒子結婚的時候,你不也大半夜的趴在人家窗戶么?擱村口那樹林里,你不也偷看了人家劉美麗么?就你,還擱嬸面前假裝正經呢?”聽得菜花嬸這一頓數落的呀,咱們小川醫生的臉終于有些掛不住了,泛起了一陣陣囧紅來……事實上,他也著實不是啥特正經的玩意。

  那爬墻頭、趴窗戶、鉆樹林等等等,這等事,他楊小川也是沒少干的。

  所以這在菜花嬸面前裝正經,著實是有點兒顏面掃地。

  但,他也是有針對性的,不是是個女人他都偷看的。

  正如他自個所說,女人和女人不一樣好不?只是現在這菜花嬸這般的纏著他,他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過了一會兒,沒轍了,他也只好說道:“我偷看也好,偷聽也好,那是我的事情,你菜花嬸還管不著呢!成了,你要是真來看病的那就看病吧,要不是成心來看病的,那么你就請回吧!你沒事,我還有事呢!”“喲呵?”菜花嬸感覺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你個瓜娃子還真裝上了呀?你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呀?你還真想要嬸來硬的咋地?”忽聽菜花嬸那么的說著,楊小川不由得渾身微顫了一下,貌似還真有點兒懼她似的。

  事實上,他也知道,這個菜花嬸可是很能纏人的。

  上回,他就是玩了個臨陣脫逃,才保住了自個的圣潔之身。

  因為這菜花嬸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她可是真放得開,且還會軟硬兼施。

  反正她是個寡婦,誰愛說啥就說啥去吧。

  別說是楊小川,就是村長,她菜花嬸都曾軟硬兼施過。

  見得實在是沒轍了,楊小川也就說了句:“菜花嬸,你要真這樣的話,我可會報案的哦!”可是菜花嬸則是回道:“你要報案就報案唄,他們派出所管得了搶、管得了偷,還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覺咋地?”“……”楊小川徹底無語,一陣狂汗,只覺這菜花嬸太彪悍了……過了好一會兒之后,真是沒轍了,楊小川也只好求饒道:“菜花嬸,你就放過我吧!不管咋說,我楊小川還是個未婚青年呢,將來還要娶媳婦呢!”可菜花嬸則是忙道:“將來娶媳婦那是將來的事情,你說你個瓜娃子的怕個啥呀?再說,咱們小漁村也沒有與你年齡相當的姑娘不是?即便你要娶,將來也只能娶個外村的姑娘不是?”“……”楊小川徹底被打敗了,真不知道再說啥是好了,只是覺得這菜花嬸不僅彪悍,還一套一套的說詞,只要他一句話過去,她就立馬一句話給反回來了……見得楊小川再也沒啥可說的了,這時,菜花嬸裝溫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在他耳畔柔聲道:“好啦,你個瓜娃子就別磨蹭了。

  咱們趕緊的進你家里屋吧,完事后,嬸還得回去做飯吃呢。

  ”楊小川聽著,實屬無奈的扭頭看了看她,然后說了句:“那……菜花嬸呀,你還是趕緊回去做飯吃吧。

  ”忽聽他說了這么一句,菜花嬸不由得又是一瞪眼:“你?我說……你個死小川,你還真想要嬸來硬的咋地?”沒轍,楊小川又是緊皺著眉頭,顯得一副寧死不從的樣子。

  菜花嬸瞅著,又道:“我說你個瓜娃子咋就這么木呢?你說這事,有多少男人想要還要不著呢,可是你個瓜娃子……你說嬸都這樣了,你還有啥不好意思的呀?”趁機,楊小川忙是說了句:“那你還是去找別的男人吧。

  ”“你說你個瓜娃子又想存心氣嬸了不是?咱們小漁村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都跑光了,都外出打工去了,這村里除了你個瓜娃子,哪還有個能雄起的男人呀?這耕地都沒有男人了,哪還有男人耕田呀?要是有的話,也不至于這么苦了嬸不是?”可楊小川又是說了句:“不是還有不少老頭么?”“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還扯啥呀?”趁機,楊小川便是沒轍的來了句:“我也一樣。

  ”“你小子就是胡扯!你說你這年紀輕輕的,咋可能嘛?”說著,菜花嬸又是沒羞沒臊的說道,“我還不知道,你個瓜娃子的不就是嫌棄嬸長相不好么?可是嬸告訴你,這女人呀,不論美丑,其實都一個樣兒,沒啥兩樣的!”說著,她話鋒一轉:“好啦,你個瓜娃子的就別磨蹭了!”可楊小川還是一副寧死不從的樣子,也不吱聲了,反正就站那兒不動。

  菜花嬸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你要再這樣,嬸可就真來硬的了哦!”楊小川還是不吱聲,只是心里在想,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沒想到他這個留守青年的門前也這么多的是非,真是郁悶呀!隨之,他又在想,既然她們都以看病為由,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開這個診所得了個屁的,反正也賺不了幾個錢……正在這時候,村里的廣播忽然響了起來:“喂—喂—喂—現在開始廣播,請村里的楊小川楊醫生聽到廣播后,請速到村口去一趟……”還正在廣播著呢,忽然,就只見村口的王老頭忽地一下竄進了楊小川他家堂屋,急切切的嚷嚷道:“小川,快!拿上你的藥箱!趕緊的!村口那兒正人命關天呢!”這又是廣播,又是上門來叫人的,不由得,楊小川忽地一怔,忙是沖王老頭問道:“村口那兒都咋了?”“你先趕緊的拿上你的藥箱吧!”王老頭急切切的回道,“那個誰……咱們的鎮委書記正奄奄一息的呢!所以,你得趕緊的!”“鎮委書記?”楊小川又是一怔,一邊急忙的拿上他那個木藥箱,“您是說……咱們鄔柳鎮今年新來的那個 秦書記?”“對!”王老頭急切切的點了點頭,“就是秦書記!”“他……他怎么跑來咱們小漁村了呀?”“哎呀,你小子就先別問那么多了,趕緊的吧!”“成成成!”楊小川連忙點頭的同時,也就忙是扭身出門了……王老頭則是緊忙的跟上了楊小川的步伐……這會兒,菜花嬸瞧著楊小川那個死小子就這么的閃人了,她兩眼一愣一愣的,那個郁悶呀,忍不住心說,這個死小川,非得磨磨蹭蹭那么老半天,結果鬧得老娘這回又沒辦成事,真是……唉……下回老娘可就不跟他個死小子磨嘰了,直接將他小子給拽進里屋再說,老娘就不信他還真不會吃草?由于人命關天、情況緊急,所以村口的王老頭進來后,也忘了看這菜花嬸了,只顧急切切的拉著楊小川走了。

  菜花嬸她心里那個不是滋味呀,又在想,剛剛要是那個死小川不磨蹭那么久的話,事情都辦完了不是?咱們這小漁村如今連個男人都沒有,還真夠鬧心的呀……待楊小川背著個醫藥箱急匆匆的趕到村口的時候,一眼就望見了河對岸的河灘上有幾個老頭圍著蹲在那兒,還有村長也蹲在他們當中,他們一個個都一臉焦慮之色,都在焦急的瞅著河灘上躺著的那個人……貌似躺著的那個人就是鎮里今年新來的那個秦書記?瞧著那驚心怵目的一幕,楊小川沒敢多想什么,只顧急匆匆的沿著河灘跑下去,直奔河上的那座木橋而去……當楊小川跑上了木橋時,村長忽聽那‘咚咚’的腳步聲,他忙是扭頭去瞧了一眼,忽見是楊小川背著個醫藥箱來了,村長便急忙嚷嚷了起來:“小川,快點兒吧!”聽著村長的嚷嚷聲,楊小川下意識的加快了步伐,跑過木橋,然后扭身就朝河灘那方跑去了……待跑到跟前時,停下步伐,他不由得一陣氣喘吁吁的:“啊呼……”沒等他喘勻氣,村長又是催促道:“那個……小川,你快點兒吧!”由于人命關天,所以楊小川也就忙是取下背上的醫藥箱,給擱在一旁的地上,一邊在秦書記的跟前蹲了下來……待他大致的瞧了瞧秦書記的面色之后,不由得暗自一怔,這……誰給秦書記下了老鼠藥呀?此刻,躺在河灘上的秦書記好似已經沒有了啥意識,只是一臉扭曲、痛楚的躺在那兒,好像之前他已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掙扎,那臉色憋得烏青烏青的,兩個眼袋也是烏黑烏黑的、鼓鼓的,整個面部已經浮腫了。

  根據楊小川的初步判斷,應該是誰給秦書記下了老鼠藥?要么就是秦書記自個想不開,想尋短見?暫且先不管是啥原因,還是救命要緊,所以楊小川扭身過去,就打開了他的那個醫藥箱,從中取出了一瓶烏黑烏黑的藥液來……這是他自個用中草藥熬制的祛毒散,能在短時間內緩解中毒的癥狀。

  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藥液后,他這才伸手探了一下秦書記的鼻息,貌似還沒死,只是氣息非常微弱了,能不能救醒,還不好說?暫不管那么多,他只顧急忙沖對面蹲在的村長說道:“村長呀,你來幫個忙,幫我把秦書記的嘴巴給掰開!”村長聽著,沒敢含糊,忙是挪步過來,立馬就用兩手給掰開了秦書記的嘴巴……于是,楊小川也就將那一整瓶的藥液一點一點的灌入了秦書記的嘴里……要是這藥液不管用的話,那么恐怕還真就有點兒棘手了?因為秦書記貌似完全沒有了意識似的,藥液滴入他的嘴里后,他也沒有下意識的往下咽。

  只能是等藥液順著他的喉管滑下去了,楊小川才繼續往他嘴里滴入藥液,就這么一點一點的灌著。

  旁邊那幾個圍觀的老頭見著楊小川已經在施救了,他們也就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似的,于是其中的李老頭忍不住問了句:“呃,老劉呀,你是咋發現秦書記躺在這兒的呢?”老劉回道:“我這不想去一趟鎮上么?然后我在過橋的時候,也就發現了有一個人趴在河邊上的水里,當時我還以為那個人想不開想要投水自盡呢!”于是,王老頭忽然插話道:“也就是說……一開始秦書記還趴在河水里?”“對。

  ”老劉點了點頭,“然后我不趕忙走過來看么?當時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咱們鎮里新來的秦書記,就看見他的手還在微微的動,好像是在掙扎似的,我就感覺這個人可能不想死,所以我這不就趕緊的將他拖到了河灘上么?我這也老了,沒啥力氣,拖了好久才給拖上來。

  等我給反轉過來一看,忽見是咱們鎮里新來的秦書記,好家伙,嚇了我一大跳!我這都差點兒被嚇死過去了!”李老頭聽著,不由得皺眉道:“這事就怪佬?你說這秦書記……無緣無故的,他咋就……”王老頭忙道:“得了!我們還是別瞎猜了吧!這事……估計也只有秦書記自個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小川能不能救醒秦書記了吧?”“……”一會兒,待楊小川將整瓶藥液都給灌入到秦書記的嘴里之后,村長見得秦書記還沒反應,他不由得沖楊小川問了句:“小川呀,你的這藥……管不管用呀?”楊小川聽著,也是擔憂的瞅著秦書記,回道:“要是不管用的話……可能就……”一邊說著,楊小川一邊解開了秦書記的衣扣,然后用手在秦書記的胸口來回的搓揉著……過了好一會兒之后,見得秦書記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似的,楊小川不由得倍覺棘手的皺起了眉頭來,想了又想的,在想還有啥辦法能夠盡快的緩解中毒的癥狀?想著想著,他也只能盡力試試了,忙是取出了銀針來,趕忙的點著酒精燈,開始給銀針消毒……村長瞅著,不由得疑惑的問了句:“這針灸法能管用么?”楊小川回道:“試一試吧。

  應該能排出一些毒來?我也只能是盡力而為了。

  ”因為他已經想好了,實在不行,最后一招,也只能是采取內氣療法了,逼出秦書記體內的毒來。

  一會兒,待在秦書記的胸口及腹部給布了數根銀針之后,楊小川又從藥箱里取出了一瓶藥液來,又要村長幫忙掰開秦書記的嘴,然后再往秦書記的嘴里滴藥……希望這樣雙管齊下,能見效?這回,待小半瓶藥液灌入秦書記的嘴里之后,忽見秦書記的雙眼眨動了一下……“有反應了!”王老頭忽地驚喜道。

  “哪兒?”老劉忙是湊近了過來。

  “剛剛眨動了一下眼睛。

  ”王老頭回道。

  “……”待楊小川繼續往秦書記的嘴里滴藥后,忽然,又見得秦書記喉嚨有意識的哽咽了一下……忽地,李老頭驚喜道:“有救了!看來小川這小子還真是傳承了他爺爺的醫術的精髓呀?”村長則是驚喜道:“小川,繼續滴藥吧!看來真見效了?”“……”等再過了那么大約半小時之后,漸漸蘇醒過來的秦書記忽然驚慌失措的一顫,然后待瞧清蹲在他身旁的是小漁村的村長后,只見忽地一把攥緊村長的手:“老馬,救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我!否則我死定了!”村長先是被嚇得一顫,然后待反應過來之后,他也是一時不知所云?于是,他也只好沖楊小川問了句:“小川,秦書記他沒事了吧?”“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

  ”楊小川回道,“但還得藥物治療,因為他體內的毒還沒完全的排放出來。

  若是不繼續藥物治療的話,秦書記可能就會慢慢的變成瘋癲狀態。

  ”聽著楊小川在說話,秦書記扭頭怔怔的看著他,問了句:“是你救醒我的?”村長忙是替楊小川回道:“對,是他。

  他是咱們小漁村唯一的醫師。

  別看年齡不大,但醫術很好。

  ”秦書記聽著,又是怔怔的看了看楊小川,然后忙是說了句:“謝謝!”完了之后,秦書記扭頭沖村長說道:“老馬,我暫時在你們村躲一躲吧。

  你看……你能給安排個住的地方不?”看得出來,此時的秦書記有點兒像是一個落魄的乞丐。

  聽得秦書記這么的說著,大家誰也沒敢問,究竟都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大家都猜想到了,肯定是有人要陷害他。

  村長暗自想了想,怕是安排秦書記住他家不合適?因為村長在想,上回秦書記來小漁村視察情況的時候,就對他家女人眉來眼去的,這要是等他病好了,精神了,無聊了,怕是又會惦記著我老馬的女人?于是,村長也就對楊小川說道:“小川呀,這樣,就讓秦書記暫時住在你家吧。

  反正秦書記還要繼續治療不是?這住在你家也方便不是?再說,反正你小子現在也是一個人不是?所以住你家也方便。

  ”聽得村長這么的說著,楊小川有些不悅的愣了一下眼神,忍不住心想,格老子的,你馬德民不就是怕人家秦書記惦記上你的女人沈玉芬么?雖然心里這么的想著,但是楊小川還是答應了下來:“好吧!那就讓秦書記住在我家吧!”聽得這話,秦書記那個激動呀:“謝謝、謝謝!等以后我一定會重謝的!”可楊小川則是心說,得了吧,等以后你要是當了縣長的話,都不知道你還認不認識老子?就你這種人,老子又不是沒見過,真是的!以前我爺爺就幫鎮上的一個什么主任治過病,當時他還說以后一定會報恩的,可結果呢?人都不知道去哪兒了?去年我爺爺死的時候,他也沒來送葬,真是個忘恩負義!……之后,在村長和那幾個老頭的幫助下,也就將秦書記送去了楊小川他家。

  待剛到楊小川他家的門口,就只見一條大黑狗從屋旁的草堆里躥出來,沖著秦書記就是一陣狂吠:“汪、汪、汪汪汪……”嚇得秦書記緊忙往后退步,心里那個低落呀,心想沒想到如今連一條狗都欺負他?楊小川忽見自家的那條旺財沖秦書記一陣狂吠,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貌似感覺到了一種不妙,看來這位秦書記是位不速之客呀?想著,他忙是沖旺財說道:“旺財!好了,回去呆著吧!”沒想到那條大黑狗聽了楊小川的話之后,也就不吠了,顯得乖順的看了看主人,搖晃著尾巴,然后也就扭身回它的草堆了。

  完了之后,楊小川也就將秦書記安排在他爺爺生前的那間里屋里住了下來。

  雖然他爺爺已經去世一年多了,但是關于他爺爺的房間,依舊保持著原樣,他一直都沒有動過,只是時不時的進來掃掃塵而已。

  因為這樣,他感覺他爺爺還在似的,還沒死似的。

  顯然,不難看出,楊小川跟爺爺的感情很深很深……不過想想,畢竟是他爺爺將他帶大的,所以爺孫倆的感情很深,這很正常。

  其實,他一直不大愿意外出打工,還是因為他惦念著爺爺。

  因為在他看來,爺爺從來就未離開過似的。

  ……這將秦書記在楊小川他家安頓好了之后,村長和那幾個老頭也就離去了。

  這會兒,也是晌午飯時間了,于是楊小川也就進堂屋后方的廚房里去弄吃的去了。

  想著還得照顧病號,所以他也就特例為秦書記熬了些米粥。

  完了之后,他又去藥房給撿了一付中草藥熬給秦書記喝。

  這一頓忙活下來,不知不覺的,也就下午三點來鐘了。

  待終于忙活完了,他不由得呼出了一口郁氣來,然后心說,娘希匹的,村長那個狗日的真是個人精呀,這把秦書記安排在老子家,這不是尼瑪折騰老子么?無緣無故的,老子這突然還得伺候那么一個玩意,真是郁悶呀!再說,還不知道秦書記這醫藥費怎么算?想著這醫藥費的問題,他小子心想這會兒也沒事,沒有誰來瞧病,于是他也就扭身朝他爺爺生前的那間里屋走去了……因為他的藥房就設在他家堂屋里,所以也是方便。

  待他來到爺爺生前的里屋后,見得這會兒秦書記正躺在床上看書,他可是不由得有些不爽的問了句:“秦書記,您……手頭上那本書是從哪兒拿的呀?”忽聽這個,秦書記忙是笑微微的抬起頭來看了看他,然后回道:“哦,我在床頭邊上這個抽屜里拿的。

  ”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20日電而且極為巧合的是,剛下機的劉楚楚腿上沒有絲襪! 要知道,空姐的制服和絲襪可是標配,不單是為了束腿的美,更是因為空姐長時間站立服務,航空公司為她們健康著想防止靜脈曲張,所以才硬性要求上崗必須穿絲襪。

   可劉楚楚明明才剛下機……她的絲襪去哪了?垃圾袋里的那雙? 心揣著疑惑, 老張將飛機入庫,急匆匆的追上劉巧巧,尾隨她離開。

   劉楚楚不住宿舍,在附近租平房居住,老張一路尾隨,最終來到她住處。

   望著劉楚楚那俏然婀娜的身影,他心里忍不住的火起。

   他琢磨著,劉楚楚是不是故意撩騷他,想勾搭他? 盡管這種可能性不大,但他還是不想放棄這嘗試的機會,他準備湊上前去問問。

   可步子還沒邁開的,有輛 白色奧迪A4L就停下了,隨后顧 芳菲從車里下來。

   顧芳菲老張也認識,是劉楚楚那個乘務組的乘務長,今年剛滿30歲,身材跟顏值那都是沒得說,而且這個女人特別的妖,走起路來屁股一扭一扭的。

   多少次了老張看她走路都忍不住的幻想,被這個女人坐在身上,該是種怎樣的享受? 只是今晚他有些詫異,不明白大晚上的顧芳菲來找劉楚楚做什么。

   下一刻,兩個人進屋閉門,老張繞到屋后,搬了摞磚頭墊在腳下,透窗去看。

   這一看,可是把他給看懵了。

   屋里面,顧芳菲正把劉楚楚給按倒在床上,更是 雙手掀翻了制服套裙,低頭死命地親吻著劉楚楚那個地方,直把劉楚楚給親的嬌聲直叫喚。

   老張都 興奮了,他遠沒想到,這大晚上的,竟然還能意外看到這樣一幕。

   他也瞬間明了,為什么車上會多出來肉色絲襪,那是劉楚楚的啊,都被顧芳菲那個娘們兒給摳破了! 吞了口唾沫,老張繼續趴在窗戶上興奮的窺視著,褲襠都快炸裂了。

   就在這個時候,劉楚楚猛地起身,狠狠將顧芳菲給推開,紅潤的小臉蛋兒上寫滿了羞憤,顧芳菲,你夠了,我不是同性戀,更不是你那方面的工具,你不要再欺負我了,我也再不想跟你發生那種丟人的事情,你聽明白了嗎?! 被推開的顧芳菲卻是一聲冷笑,一步步向劉楚楚逼近,隨后不顧劉楚楚的反抗,強行將她給按倒在床,并騎坐在她身上。

   下一瞬,顧芳菲雙手猛力一撕,劉楚楚胸前的白色襯衣頓時裂開,扣子都迸飛了好幾顆,任其內那件裹住美好的 黑色文胸蕩漾在老張的視線中。

   顧芳菲抬起手,‘啪&quo;的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直痛的劉楚楚嬌聲痛呼,啊! 邊打著,顧芳菲邊嗤聲笑道:你說夠了就夠了?我跟我老公剛結婚,你就勾引他出去陪你逛街,結果一場車禍把他那兒撞廢了,讓我一個剛結婚的女人就要守一輩子活寡,你現在說夠了? 這時候的顧芳菲如同瘋魔,披頭散發的她狠狠揪住了劉楚楚的胸前,或生掐、或死捏,直痛的劉楚楚哀嚎不已,更是讓窗外看的老張既心疼又興奮。

   劉楚楚還想反抗,但顧芳菲下手實在太狠,攥起小拳頭就捅進了劉楚楚的裙底,也不知道到底打哪了,直把劉楚楚給痛的雙手捂住身下弓起了身子,臉色通紅通紅的,更是開始哀聲求饒。

   芳菲姐,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別打我了,我那里真的都出血了,你天天用絲襪給我磨,你別折磨我了好不好…… 劉楚楚還在痛聲哀求著,顧芳菲卻是大聲咆哮,我就是要折磨你,折磨你! 眼瞅著她又掄起了粉拳,老張當真是急眼了。

   這大姑娘水嫩水嫩的,哪能這么糟踐啊,那個寶貝地方他想親親都沒機會呢! 要是他能玩這性感空姐,那就爽歪歪了。

   他決定拯救劉楚楚,說不定劉楚楚會感激她,事后來個以身相許呢? 而顧芳菲的老公不行,他可以滿足顧芳菲啊,得知了這些秘密的他,豈不是有機會玩了這兩個極品空姐? 一想到這里,他褲襠都快炸裂了。

   顧芳菲正在屋里近乎發瘋地折磨著劉楚楚呢,突然‘砰&quo;一聲響,隨即屋外的奧迪就展開了瘋狂的叫喚,她哪還顧得上劉楚楚,鞋都顧不得穿就往外跑。

   出門一看,車玻璃被砸了個稀碎,車子鎖不鎖都沒什么區別了。

   今晚先饒了你,后天上機看我怎么收拾你! 忿忿回屋穿上高跟鞋,顧芳菲舒展披肩長發,妖媚的扭動著屁股離開。

   若然不是老張先前注意到她對劉楚楚的所作所為,當真不敢相信這活妖精一樣的女人,竟然會下手那么兇殘。

   在白色奧迪駛離后,老張手中握著肉色絲襪,來到了劉楚楚的屋內。

   這個時候劉楚楚正哭的淚眼婆娑梨花帶雨,要多可憐有多可憐,讓人心疼。

   他坐在床邊,順手將紙巾遞給了劉楚楚。

   劉楚楚強忍著眼淚,哽噎中問道:張大爺,你怎么來我這了? 老張也不好說出花花心思,就推說最近總看到她光著腿絲襪還在自己車上,所以惦記著是不是有人欺負她,就跟來了,一副關心體貼的樣子。

   楚楚啊,你太苦了,這又是何必呢?不管之前發生了什么,你都不該受到這樣的懲罰。

  你…… 老張正勸著呢,劉楚楚就猛地撲進了他懷里,哇哇大哭,怎么勸都勸不住。

   老張下意識地輕拍她后背,她反倒如同找到了倚靠,抱得更緊、哭得更烈。

   不過老張這會兒倒不在意劉楚楚的哭了,他更在意那兩處火熱的擠壓感。

   那種溫潤的刺激,他已經多少年沒有享受過了? 尤其是劉楚楚那兩條雪白嬌嫩的大腿就擺在他身旁,而且因為顧芳菲之前的肆虐,導致她的裙子還被掀翻著,連托底的小褲褲都露了出來。

   老張忍不住地仔細打量著,那是條黑色蕾絲花邊的小褲褲,讓他看在心里,火在他的身下。

   而最直觀的反應,就是他那兒隔著褲子不經意地觸碰到了劉楚楚的大腿外側。

   你戳我干什么啊,張大爺? 雙眼含淚的劉楚楚感受到身下異樣,扭頭觀望。

   結果這一看,她當時就羞到不行不行的。

  雖然沒見過真的,可好歹初中生物課上也見過圖。

   反應過來的她連忙躲開老張,羞紅著臉起身背轉過身子趕緊把裙子弄下。

   這么鮮嫩的小姑娘,讓老王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

  你裙子被掀開了,那條小褲又那么性感,所以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劉楚楚坐在床上‘嗯&quo;了一聲,低著頭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

  她知道這事確實怪不得人家老張,是她自己情緒失控撲上去嚎的,這會兒老張肩頭還濕著呢! 兩人沉默了小會兒后,老張開口打破了沉默,詢問劉楚楚跟顧芳菲之間的恩怨。

   想來是劉楚楚終于找到了可以傾訴苦水的人,所以也沒隱瞞,直接將把事情經過說出來。

  她說,曾經她跟顧芳菲是很好的閨蜜,那天她跟顧芳菲丈夫上街的真相,是那個男人心懷花花心思,以顧芳菲約她吃飯為由給騙去的。

   后來出了車禍,把那男人給撞廢了,任她怎么解釋也解釋不清楚,顧芳菲聽從丈夫的謊言,認為就是她劉楚楚主動勾搭的,所以才會造成顧芳菲現在的凄苦…… 大致的事情經過,老張了解了,也了解了顧芳菲和劉楚楚沒有誰壞,壞的是那個已經早了報應的家伙。

  所以他琢磨著,得想辦法把這個疙瘩給解開。

   當他提出這個想法后,劉楚楚感激到不行,連忙握住老張的雙手,一口一個‘感謝張大爺&quo;,把老張握的特別不得勁。

  要知道,劉楚楚先前的襯衣扣子已經被顧芳菲給撕迸了,現在她雙手全都松開胸口,那里面的光景…… 越看越旖旎,老張有些忍不住了,那什么,楚楚,你那兒傷的那么厲害,要不然我幫你揉揉吧?你放心,還有布片兒隔著呢,我不會做什么的。

   啊?! 劉楚楚大羞,好不容易重新恢復白皙的小臉蛋兒再度變得通紅。

   她怎么好意思讓老張動手揉那里? 可她有擔心拒絕的話會讓老張把今晚發生的事情說出去,而且也不再幫她調解她和顧芳菲的事情,更擔心老張會獸性大發,在這昏暗的深夜里把她給那什么了。

   思來想去的猶豫中,她無意間看到了老張身下高高撐起的褲子。

   然后,她就鬼使神差的‘嗯&quo;了一聲答應下來。

   老張當時就興奮的差點鼓了腦血管,連忙示意劉楚楚躺下。

   望著躺在床上滿臉羞紅的劉楚楚,老張雙手顫顫巍巍的伸了過去。

   那種裹在黑色花邊布片里的美好,他可是多少年都沒碰過了…… 老張都快瘋了。

   多少年了?上次碰觸手感這么好的存在,怕還是老伴生前年輕那會兒吧? 而且都不用去真正的觸摸內里,單是那花邊布料中透露出部分肌膚嬌嫩的白,就足以讓他心甘皆顫。

   而當他真的觸碰到時,沒成想反應最強烈的卻是空姐劉楚楚。

   啊(辦公室愛愛)! 原本還在嬌息急促中的劉楚楚,此刻陡然爆發出醉魂的迷離嬌吟。

   那聲音恍若天籟,直接鉆進老張耳中去擊穿他的靈魂,整個人都快酥掉了。

   劉楚楚自己也顯得特別不好意思,羞羞的拿雙手捂住小臉兒。

   她真是沒臉見人,平日里自己洗澡時拿手搓都沒什么感覺,可現在老張只是稍微的碰觸到,她就感覺骨頭都軟掉了,就像是有道閃電鉆進了她的身體里一樣。

   而且她更感覺到羞人的是,腦海中竟然不知怎么的就泛起了剛才老張褲子被撐起的畫面,仿佛那才能讓她感覺到極盡的快樂。

   你怎么可以這樣,你怎么可以這樣啊劉楚楚! 劉楚楚在心里羞忿地責怪著自己,可是胸前傳來的溫柔愛撫卻又讓她真的難以自持,那旖旎到讓她嬌羞不已的聲音更是自己從鼻腔里面鉆了出去。

   她很羞,可是卻又真的很舒服,尤其是老張手掌的火熱和他身上那種淡淡的煙草香味,讓她感覺到了大山般的厚重很溫暖。

   她恍然發覺自己竟然不反感今晚這件事情的發生,甚至隱隱還有些愈發的期待。

   她好羞,以至于捂住臉蛋兒的雙手更不自禁的開始顫抖。

   望著躺在床上的劉楚楚,老張愈發地興奮了。

   沒有遭受到任何反抗,他開始興沖沖的適當加大力氣,雙手就跟打太極畫圓似的,在那里動作著。

   魅聲的嚶嚀傳入耳中,白皙的肌膚映入眼簾,尤其是看到劉楚楚那雙白皙小腳丫的腳趾都緊緊蜷縮后,老張興奮到了極致。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