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tv



陳大孔從 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 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 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 什么事? 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 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 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 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 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 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 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 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 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 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 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 看病,你就負責給 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 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 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極品少婦的誘惑)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 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 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 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 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 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核心提示:當康 對我表白的時候, 我心中悲欣交集。

   這段時間他對我的關照確實無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確實有些動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這又是一場悲劇,害怕我最終還是會失去他。

   我終于沒有給康一個正面回答。

    初戀一朝曲終人散  我和第一任男友童是典型的兩小無猜。

  我們是同鄉,初中就是同學。

  我們的感情從同學開始,放學一起回家,一起做功課,一起結伴出游。

  高三暑假的散伙飯后,他借酒向我表白了。

  當時年少懵懂,我只覺得的一頭小鹿在心里亂撞。

  稀里糊涂地就點了頭,然后生澀地接了吻。

    大學我們雖然不同校,但是在同一座城市。

  他家境不錯就沒有住宿舍,而是在外面租了一套一室戶。

  一開始我只是周末白天去和他一起做飯,繼而(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偶然在那里過夜,不過還是他睡客廳。

  大二的時候,我就退掉了宿舍,搬去和他住在了一起。

  我們之間也理所當然偷吃了禁果。

  那時候我們如膠似漆,感情已經很穩定。

  雖然也有爭執,但朝夕相處所醞釀出的感情,比多數的校園情侶更像一個小家庭。

  大學畢業后,我們的關系已經得到雙方家長的首肯。

  他家給我們買了一套兩室戶的房子作為婚房。

  因為是他家出全資,所以只寫了童的名字。

  對此 我也沒有太介意,畢竟我們是要結婚的。

  他畢業分配在一個很不錯的單位,我也在一所學校找到了滿意的工作。

  因為他上班離家比較遠,所以單位有配宿舍。

  一開始他天天奔波回來陪我。

  我覺得這樣他太辛苦,就讓他平時別折騰,周末才回來。

  非處之身 未來 婆婆讓我滾出 家門(2/2)  因為我在放暑假,所以婚房的裝修基本是我一手操辦的。

  一開始,童還每天電話,周末回來和我一起逛建材市場。

  漸漸地,電話越來越少,我打電話他還很不耐煩,周末也有諸多理由不回來了。

  等婚房裝修完畢的時候,我覺得他越來越不對勁。

  終于,忍無可忍,我去他單位查崗。

  在同事驚異的注視下,我才知道他已經和他們公司經理的女兒公然出雙入對了。

    他痛哭流涕地向我道歉,說他是為了前途被迫無奈。

  我坐在自己一手裝修的婚房里,體會到了絕望。

  當時心一下子被掏空了。

  分手后,他承諾賣了房子補償我一筆錢。

  但他 父母不同意。

  為了這件事,我們兩家人也鬧得很僵。

  總之,我離開他時只帶走了自己的拉桿箱。

    前男友的兄弟對我大獻殷情  分手那段時間,我狀態很差。

  加上工作上的煩心事,我一下子病倒了。

  發燒到41度,如活死人般躺在醫院。

  這事我也沒敢告訴父母,只想自生自滅。

  這時候,童的朋友康開始對我大獻殷勤。

  他們是大學同班同學,親如兄弟。

  非處之身 未來婆婆讓我滾出家門(2/2)  康作為他的兄弟,常常到我們租住的小屋來蹭飯。

  那時候經常是他買菜,我和童做飯,再由他洗碗。

  如果童不在家,康也會來幫我解決問題,比如換燈泡、修理龍頭等,然后我們就一起吃飯。

  康就像我們家庭的一份子一樣。

    大約是分手以后童告訴了康吧,我生病的時候,康撥通了我的電話。

  聽到我有氣無力的聲音,康立刻趕到了醫院。

  在康的悉心照顧下,我恢復了健康。

  出院后,康領著我從一個人租住的廉價屋里搬了出去,換了一間敞亮的房子。

    據他說這間房子是爺爺留給他的,而他則暫時和父母住在一起。

  當我要給他房租的時候,他一口拒絕了。

  我也就沒有堅持。

  畢竟,一個人留守異鄉,我的經濟實力也有限。

  我想,以后會有報答他的機會。

    自從我住在了康的房子里,他就時常來看我,幾乎每個周末都會來陪我。

  就像在童那里一樣,我們一起下廚,一起打掃衛生。

  我也懷疑過康是不是在追求我,但我沒允許自己深思。

  第一次感情失敗給我帶來了太大傷害,而且正因為康和童的關系,我想他可能會介意。

  非處之身 未來婆婆讓我滾出家門(2/2)  當康對我表白的時候,我心中悲欣交集。

  這段時間他對我的關照確實無微不至,加上以前的友情,我確實有些動心。

  可是我真的很怕這又是一場悲劇,害怕我最終還是會失去他。

  我終于沒有給康一個正面回答。

  在我的沉默與留戀中,康離開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