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 春心



今天二月的一則兩輛 瑪莎拉蒂撞臉新聞引起了網友們的廣泛關注,這其實就是一起非法 套牌車事件,套牌車是指參照真實牌照,將號碼相同的假牌套在其他車上,其中有很多是報廢后偷運出來的舊車翻新的。

  深圳一名瑪莎拉蒂 車主向市交警局舉報稱其車輛遭套牌,并將套牌車司機“活捉”。

  兩輛瑪莎拉蒂撞臉事件是因為在今年的2月9日,有車主報案稱其瑪莎拉蒂轎車懸掛粵B662××號牌,遭到他人套牌。

  據了解,粵B662××號牌登記在一名劉姓女士名下,登記日期為2012年,當時該車購買價格超200萬元。

   劉女士介紹,去年,她 發現車輛莫名有了違章,但又被他人悄然處理;有朋友在街上稱看到她的車,但當時她的車停在家中。

  她于是懷疑自己的車被套牌了。

   今年的2月15日下午,劉女士的朋友在羅湖區泥崗路一棟樓下碰到了這輛“套牌(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車”,與 真牌車同款,外觀相近,車內擋風玻璃處還放有一支玫瑰。

  經蹲守發現,一 女子上了車,多人將該女子圍住,并把真牌車開到現場后報警。

   羅湖交警大隊民警 趕到現場后,卻發現此案迷霧重重。

  “套牌車”女司機自稱并非車主,而是一家汽車4S店員工,受男車主委托為其照看20天,因而對套牌事宜并不知情。

  交警部門在調查中發現,無論是真牌車還是“套牌車”,車牌都由制證部門合法制作。

  另外,交警發現,真牌車車窗上未張貼年審以及交強險標志,由于當時真牌車車主劉女士本人未到現場,遂將真假車均扣回大隊調查。

  16日,真牌車車主劉女士帶著年審以及交強險標趕到羅湖交警大隊接受調查。

  劉女士懷疑其個人車輛信息遭到泄露,從而被人冒用,甚至補辦了正規的車牌。

   孫 曉蕓使勁搖頭,“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故意撕掉的,是 黃小山逼我撕的。

  ”遠處黃小山想說些什么,但趙權的開口顯然沒有給他機會。

  “黃小山逼你撕的?黃小山那會兒在哪,他在你身邊嗎?他有機會逼你嗎?”孫曉蕓還想解釋些什么,但趙權卻是站起身來,不再給她半點機會。

  “孫曉蕓,你喜歡車是嗎?看到我買下R8心里就懊悔了,知道我有錢了,是嗎?”“好,喜歡車,喜歡我有錢,那我就在今天把中彩票的錢先揮霍干凈了再說!”猛地轉身望向之前那個售車 小姐,伸手環指 展廳內所有車輛——“凡是我視線內的所有 車子,通通給我拿 打包,今天我要讓你們展廳里一臺車都沒有!”趙權的話一出口,全場震撼。

  這個展廳足夠寬敞,足足有十多輛車,從最次的A3到最貴的R8,竟然全部打包。

  這是車啊,這不是飯店里的菜,全部打包,那得花多少錢?!所有人都懵了,連 銷售經理都懵了,完全不知道眼前這人到底是上帝還是神豪。

  全場唯一清醒的人就是那個售車小姐,她興奮的小臉蛋兒都通紅,顛顛的趕緊往前臺包。

  穿著高跟鞋不得勁兒,她把鞋子甩掉踩著絲襪快跑,惟恐趙權后悔似的。

  就連取合同的時候,她身前那嬌挺的美好都是顫顫的,難掩內心中的激動…… 韓璐來到身邊,勸慰到趙權,“你別沖動,沖動是魔鬼,你要這么多車沒用,那輛R8也退了吧,我不要,你真想要送我的話,就送我一輛A4L就行了,掛 公司戶,可以嗎?”這就是區別,這就是韓璐跟孫曉蕓的區別。

  韓璐在死命的往外推,而孫曉蕓卻使勁的往自己那撈。

  趙權望向韓璐,臉上露出微笑,小聲回道:“璐姐,我沒沖動,這種事情對別人而言是沖動,對我只能算是任性,最多算是耍點小脾氣。

  ”韓璐急道:“那你有毛病啊,你要這十多輛車干嘛,天天換著開?”趙權聳聳肩膀,“天天換著開?那我才是真有毛病呢,你一臺R8,我一臺Q7,那臺A8L留給你洽談業務的時候使用(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再留出三臺作為公車,其他的作為員工獎勵好了。

  ”“誰要做出突出貢獻,就獎給他一臺,我就不信咱們公司的員工會沒有凝聚力!”拿六七臺車子作為獎勵,而且還全都是奧迪,員工們的斗志當然會嗷嗷的。

  但問題是,趙權真的有那么多錢嗎?當韓璐擔心趙權會出丑的時候,趙權擺手示意她放心,“應該勉強夠了,彩票中那1300萬,除了公司投資四百萬,還剩八百來萬。

  不過,買完這些車就不剩多少了。

  ”韓璐暗暗翻了個白眼,她知道趙權又憋著壞呢!別人不知道趙權投資多少,她親自查的賬又怎么會不知道?實際上,趙權投資了公司1000萬。

  這時,售車小姐已經把合同拿了過來,精致小臉蛋兒上寫滿了興奮。

  “先生,您的合同拿過來了,還是我幫您填寫您簽字嗎?”趙權點點頭,只不過還沒來得及說話的,原本癱坐在地的孫曉蕓就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

  “不可以簽字,不可以的,那是我們的錢,中彩票的錢也是我們的錢,你不能胡亂揮霍,你給公司里投車算什么,那里面有一半錢是我的,是我的!”歇斯底里的喊叫聲炸響在大廳里,而且合同也被孫曉蕓給強行扯個稀碎。

  趙權對銷售經理無奈的聳聳肩,“好像有人不讓買,怎么辦,要不我換家店?”銷售經理當時就急眼了,他也有業績的,他哪能讓錢被別家賺去?“先生您放心,我保證給您最大的折扣和優惠,包括之前那輛R8的優惠也會補在所有車子的里面。

  至于這位女士……”銷售經理稍稍沉吟,然后直接拿出對講機,“保安,過來,有人搗亂。

  ”保安很快就進了展廳,然后在銷售經理的吩咐下,直接把孫曉蕓給拖走了。

  兩條胳膊給強行架住的孫曉蕓使勁蹬扯著,連鞋子都掉了,也不忘繼續歇斯底里的尖叫著。

  “趙權,你不能這樣對我,那彩票錢里有我的一半,我要告你,我要起訴……”對于孫曉蕓,趙權當真是心如死灰了。

  曾經的感情,被孫曉蕓自己親手一點點的磨滅,磨到渣都不剩不點。

  在孫曉蕓被保安給強行拖出去后,趙權把所有的合同都給簽了字。

  之后的轉賬、拿鑰匙,根本不費半分力氣,全程4S店都跟伺候祖宗似的伺候著。

  拿了R8的車鑰匙,其余鑰匙都被趙權丟給了銷售經理,包括韓璐那輛CC的鑰匙。

  “幫我把車給送回去,還有外面那輛白色CC,地址稍后問那個老頭兒,他知道該送哪。

  ”趙權口中的老頭兒,自然就是指黃政德了。

  黃政德自始至終都留在展廳里,他不能走,因為還有份賭約憋在身上。

  別人可能記不住,可他自己記得清清楚楚,他說要跪迎新老板入公司……“趙總。

  ”黃政德訕訕上前,跟趙權打著招呼。

  但趙權卻根本沒搭理他,直接招呼韓璐上了副駕駛,然后在咆哮聲聲中,開著維加斯黃的超跑直接駛出了展廳。

  尤其是過彎時那流暢的飄逸,直把銷售經理都震住了。

  之前R8送來時,還是總部公司的駕駛員隨車,因為車輛太過貴重,上車停臺時都要特別的小心翼翼,伺候這貨比伺候祖宗還小心,上展臺時更是慢慢的蠕動著,惟恐磕了碰了。

  那神豪趙權可倒好,一腳油門蹭地一下子就出去了,眼瞅著就往玻璃門上撞。

  銷售經理當時都嚇懵了,這真要撞碎了,他這還沒法修啊,修不了,得去上級4S店。

  可下一瞬,眼瞅著R8即將撞向玻璃門時,卻在暴躁的轟鳴聲中一個華麗的甩尾漂移過彎,很靈巧的就飄過了門口,那感覺就像是門口在自動湊向車子似的,那么和諧,那么自然。

  銷售經理忍不住的挑起了大拇指,“這是真玩車的,比總部那些專職駕駛員強多了……”開車在路上,趙權教授著韓璐啟動、檔位、按鍵等常規駕駛所能用到的東西。

  可韓璐看起來卻心不在焉,那雙美眸更是時不時的瞟向窗外。

  趙權看了她一眼,也就不再多教授什么了,轉而說道:“璐姐,放心吧,我送你車不是想泡你,只是想借機討好你,讓你多幫我賺點錢而已。

  再有,就是借你打擊孫曉蕓了。

  ”“她聯手黃小山那么一頓坑我傷我,總得讓我報復一下,讓她知道失去了什么吧?所以你就做個大善人,只當是做好事助人為樂了,好不好?”“當然了,如果你想被泡的話,我也是非常樂意的,畢竟你這么漂亮,身材又這么好,而且還有顆很厲害的頭腦,心地又善良,所以我還是期待的。

  ”韓璐正琢磨趙權今天送這臺車的含義時,耳旁就傳來了趙權的話。

  她又一次感覺到心思被趙權看到透透的,像是在他面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不過……趙權的話也確實讓她放心了許多,至少沒有了被追求的壓力。

  “可我思來想去的,這臺車子我還是不能收,你買車我開車,讓別人看到像什么啊?”韓璐是真心的不想收這臺車,雖然她也很喜歡,可是收了這臺R8,搞的就好像她被趙權包養,又或者她在圖謀趙權些什么似的,總之她覺得很別扭,很尷尬。

  趙權笑了笑,不以為意,“那我車子都買了,你總不能讓我直接開二手車市場去吧?我這么個大男人,開這種小車窩在里面也實在別扭。

  ”稍稍想了想,他又說道:“這樣好了,合同咱就不改了,你的股份我也不要。

  到時候分紅了,你就把屬于你的股份分紅給我一塊,這樣你心里踏實,我這車也算沒白買,怎么樣?”韓璐思來想去的,最終覺得也只好這樣了。

  因為就在剛剛她準備再次拒絕時,趙權有了新的提議:“要不我給它戴上大紅花,到公司樓下向你求愛?這樣你接受的就比較理所當然了。

  ”韓璐趕緊答應分紅的事,她覺得給R8戴大紅花的事,趙權真干的出來……找了寬敞的路段,趙權跟韓璐換了下位置,然后教她開車。

  看著挺麻煩的,但操作起來只要腳下有數,還是挺簡單的。

  大約十分鐘后,韓璐就已經在路上正常行駛了。

  女人性子穩,不會像男人似的那樣往死了踩油門,非得死氣掰咧的沖動一回。

  而且韓璐開的也小心,把鞋子給脫掉了,怕高跟鞋影響,只用裹在絲襪里的小腳丫踩油門。

  只是鞋子沒地方放,所以就被趙權給拎在了手里。

  但是,趙權好像有些流氓啊,竟然、竟然聞她的鞋子……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