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奶 騷 貨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經常撒尿的角落竟然藏了個人,還是個 女人!  被王 小野發現,鄭 紅梅索性也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畢竟這種充滿尿騷味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可她剛從黑暗中走出,頓時感覺到了王小野那炙熱的眼神。

    定住神的王小野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女人,他沒想到偷窺自己的竟然是 村長的大兒媳婦鄭紅梅,她身上穿著的薄紗T恤被雨水浸濕后,里面黑色胸罩清晰可見,胸脯將薄紗撐起,格外誘人。

    可真正吸引王小野的不是這,而是下身那兩條筆直光滑細膩的玉腿,剛才因為王小野來的不是時候,所以鄭紅梅根本來不及穿褲子。

    躲到那角落中后,更不敢穿,怕發出動靜被王小野給發現。

    所以她現在站在王小野面前,兩條幾乎無遮攔的玉腿直接顯露在了他的眼中,看得險些讓王小野鼻孔噴血。

    感覺到王小野炙熱的眼神,鄭紅梅短暫的慌神后,目光突然落到了王小野小腹下那再度產生反應的地方,眼中透著一絲貪戀和渴望。

    “臭小子,你這大家伙可真壞,竟然想尿姐姐一臉……”  毫不在意王小野炙熱的目光,鄭紅梅突然上前一步,香軟的身子一下貼到了王小野身上。

    感覺到那異樣的磨蹭,他紅著臉,慌亂不堪地叫道:“梅姐,你咋在這里?”  “姐姐等你呀……”鄭紅梅看著王小野的反應,咯咯一笑,突然湊到了他的耳邊,吹了一口熱氣,溫熱的 身體幾乎貼到了他的身上, 忍不住伸出了手。

    這一瞬間,王小野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全部奔涌向那個地方,他叫道:“姐,你快松開,我受不了啊!”  “這就受不了了,姐姐還想試試你這大家伙,沒想到你這么不中用。

  ”  鄭紅梅非但沒有松開手,反而更加 用力,疼的王小野懵了一下。

    可轉念一想,他的心一下火熱了起來,一臉戲謔地看著鄭紅梅潮紅的臉蛋:“姐,你敢試試?”  “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一臉潮紅的鄭紅梅,看著這嚇人的家伙,喉嚨咕咚一聲,心中的那一絲忐忑很快就變成了渴望……興奮之下的鄭紅梅不自覺的一用力,王小野本能一聲悶哼,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激蕩著他腦海,險些就被她這一下給捏崩潰,連忙伸手抓住鄭紅梅的玉手。

    “怎么,你小子不敢了。

  ”被他這么一阻止,鄭紅梅挑釁似地看著她,粉舌舔舐了一下嘴唇,動作分外勾人。

    鄭紅梅這么一說,王小野頓時不干了,看了一眼廟外,臉漲得通紅連忙開口解釋:“姐,這破廟人來人往的不安全,外面的雨差不多停了,要不去前面的荒廢的 果園?我記得里面可還有一張床……”  “行,今天你最大,姐聽你小子的。

  ”鄭紅梅紅著臉,不知道說的到底是哪大,可王小野卻聽出了她話中的撩撥,心中更加火熱。

    媽的!等到了果園,老子一定要讓著臭娘們跪著求饒!  說走就走,王小野快速穿上褲子和上衣,然后一臉貪戀地看著鄭紅梅將那條濕褲子穿上,兩條白皙的美腿在眼前不斷晃蕩。

    走到廟外只剩下濛濛細雨,可心口火熱的兩人卻毫不在意,都加快了腳步朝著前面趕,不經意看了他手里的鐵楸,鄭紅梅忍不住問道:“你拿鐵鍬干啥去了?”  “今天是我媽媽去世的第三天,我去墳地給我媽圓墳去了……”王小野心中的興奮一下就低沉了許多。

    “哦……”鄭紅梅想起王小野已經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了,怪可憐的,就不想提起他的傷心事,就又問,“你母親的墳地不是在村西頭嗎,你怎么到破廟這邊來了?”  “我這不是過來考察果園嗎,結果碰到這大雨……”王小野說到這里,突然想從這個村長的兒媳婦嘴里探聽點消息,就問道,“梅姐,聽說村里的這個果園想發包給個人?”  鄭紅梅一陣警覺,水潤的眸子轉了轉,問道:“你想承包這個果園?”  “不是我,是我在職高的一個同學想承包……”王小野沉吟著說道。

    “你的同學承包果園做什么?這些果樹已經結果不多了,會賠錢的!”  “他當然不是指望這些果樹受益了,是想辦個生態養殖園……姐,這么說,村里真的想往外發包了?”王小野只想知道這個消息是不是準確的。

    鄭紅梅的丹鳳眼里充滿著抵觸,說道:“村里是想發包,但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這150畝果園我們家承包了,村里正在研究著呢!”  王小野不想打草驚蛇,便不再說果園的事情,就轉了話題嘿嘿一笑。

    就在這時,一道雪亮的閃電劃過,一聲霹靂在頭頂炸響。

    “啊!”鄭紅梅驚叫一聲像受驚的小鹿一般竄到王小野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他,“王小野,我怕……怕打雷!”  王小野頓時被電流擊穿了一般,女人的芬芳,女人柔軟的身軀,尤其是她胸前的妙地彈著他。

  但他意識到她不是裝的,她的身體確實在顫抖,這個女人真的怕雷。

  王小野忍不住緊緊地抱著她,說:“打雷有什么好怕的?”  “我……從小就怕雷,怕的要死……”一道閃電又劃過,鄭紅梅又是一哆嗦,更緊地抱住王小野,又是一聲炸響,又開始有雨滴落下來。

    看到這雨又要開始下了,王小野急忙說道:“梅姐,我們還是快點去果園吧!”說著,拉著鄭紅梅就朝前面跑。

    帶著鄭紅梅香汗淋漓地跑到果園旁邊的小屋,王小野這才暗松了一口氣。

    這是以前看果園子人住的 房子,自從一年前果園荒廢了,這個房子也就沒人住了。

    外間是做飯的廚房,里間是臥室。

  房子里已經沒有任何家具和物品,但里間的半截炕和一張大木床還在,只是火炕上已經沒有了炕革,裸露著褐色的泥巴的炕面。

    倒是那張木制的雙人床上的床墊和床單都在,而且上面還很干凈,原因是這里經常有人來約會打炮,這里幾乎成了偷情男女的炮房了。

    王小野拉著鄭紅梅直奔里面的臥室,因為那張床是整個屋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兩個人跑進來都有點氣喘吁吁的,而且衣服都被雨水淋濕了。

    鄭紅梅本來就很薄的T恤緊貼在身上,前面傲人清晰可見,看得王小野差點流鼻血…… 兩個人剛坐到床邊,一道超強的閃電劃過,一聲炸雷又響起,鄭紅梅忍不住一聲尖叫,慌不擇路地躲進王小野的懷里,胸前的柔軟緊緊地擠壓著王小野的胸膛,而且蛇一般的手臂牢牢地纏著他的脖子。

    這一抱弄得王小野有些心猿意馬,忍不住伸手開始在她身上游離起來。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一個 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你這個賤貨,我說(我的尤物女友們)在車里,你偏說要來這個房子里來,草,澆成落湯雞了!”  “我就不喜歡在車,不舒服,你要是不想玩了,你自己就回你車里去吧!”又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之后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臨近。

    躲在王小野懷里的鄭紅梅頓時一哆嗦,外面這男人的聲音這樣耳熟?  她急忙起身來到那扇小窗前往外面看去,當看清外面正要進來的一男一女后,她頓時驚慌失措的跑回床邊,急促地小聲說道:“我公公和小 花鞋……要是讓我公爹看見我們在這里,那就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快,我們快躲起來!”  王小野也傻眼了,鄭紅梅的公公就是村長孟武,要是被他發現自己和他兒媳婦在一起,那還了得?而且,這個小花鞋是自己女友許 雅麗的表姐,這事傳到許雅麗的耳朵里就麻煩了,本來許雅麗就因為他拿不出彩禮,已經對自己很冷漠了,如果自己又發生緋聞,那就更不可想象了。

    他也覺得必須躲起來,可是躲在哪里?  王小野四處看著,房間里什么都沒有,哪有藏身的地方?  鄭紅梅卻焦急地叫道:“我們藏到床下去……快!”說著就往床下推他。

    也只有床下能藏住他們兩個了,那是一張雙人床,而且有床單垂到下面,藏在下面只要不出聲音是不會被發現的。

    王小野剛鉆進床下,鄭紅梅就慌亂地鉆進來。

  床下的空間不大,要想隱藏好,兩個人只能緊緊地抱在一起躺在里面。

    鄭紅梅小貓一般的貓到王小野寬闊的懷里,香軟在懷,可王小野根本不敢大喘氣,只能咬牙硬撐著,不過卻不影響他鼻孔吸著鄭紅梅身上的芳香。

    兩個人在床下剛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外面的房門就開了,村長孟武和他的情婦小花鞋就跑進來。

    村長和小花鞋似乎對這屋子也很熟悉,也是直奔里屋的那張大床……五十歲的村長孟武,卻保養的和四十歲差不多,紅光滿面,不大的眼睛里是懾人的亮光,只是他的身體過于肥胖,挺起的啤酒肚像個孕婦。

    跟在村長孟武身后的小花鞋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體態很風騷惹火,皮膚嬌嫩嫩的,臉上描眉打鬢很妖冶的樣子,上身是水綠的小襯衫,下面是黑短裙,都已經被雨淋透了,緊緊貼在凹凸有致的身軀上,尤其是身前高聳特別的惹眼。

    屁股已經搭到床邊的小花鞋,有點呼吸急促,高高的胸脯起伏著,一邊理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嬌聲說道:“你托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到了,我表妹許雅麗已經同意嫁給你家二小子了!我是磨破嘴皮子才把她說通的……”小花鞋歪頭瞥著他,嬌嗔說道。

    村長確實小眼睛一亮,很興奮:“這是真的?可是,許雅麗還是王小野的女朋友哩!”  “你就聽好消息吧,用不了多久,雅麗就會和王小野分手的……”小花鞋說著,就將自己濕透了的小衫脫下來。

    躲在床下的王小野,頓時心里咯噔一下,草他媽的,難怪許雅麗最近對自己很冷漠呢,原來是移情別戀了,竟然還是小花鞋給拉的皮條!  他頓時有些氣惱,身體一動想出去和小花鞋算賬,但他沒動了,因為他的身體被鄭紅梅雙臂抱的緊緊的,而且,她如蘭的氣息還在他耳邊輕輕吹著,意思是要忍耐,不要動。

    王小野真的忍住了,他還想聽聽村長和小花鞋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你為我辦件好事,那我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過兩天我就把王小野的那個門面房收回來,租給你開美發店!”村長說著,便不失時機,輕車熟路地解開小花鞋紅色的罩罩,雙手在她的高地上攀爬著。

    “大哥,你真夠意思啊,我夢想著著在那里開美發店,這回算是如愿以償了!”小花鞋竟然激動的親了村長一口,任由村長的 大手在她身肆意游走。

    “乖乖,哥稀罕死你了!”一聲哥叫的村長神魂顛倒。

   新聞網3日報道她咬著貝齒,表情迷離,傲然微微顫動,修長的大腿忍不住左右搖晃。

   一種期待從林雅雅的身體里深處升起,她害羞地想,要是現在能有一個男人在她身邊,那滋味肯定比現在更加痛快。

   林雅雅摸著自己,指縫間露出些許景色,幻想著有一雙強健有力的手。

   她漸漸得了趣兒,小臉上泛起一絲紅潤,美麗的眼睛瞇成一道縫兒,臉上的表情有些愉悅。

   屋子里彌漫著女人若有似無的香氣。

   她玩的正開心,全然不知有一雙眼睛正在暗處偷看著她。

   爬在門口這人叫 王虎,別看長得眉清目秀,人高馬大,但卻是個實實在在的 傻子,是林雅雅母親朋友的兒子,現在借住在她家。

   平日里她不怎么搭理她,卻沒想到竟被王虎看光了去。

   突然,正在放肆的林雅雅聽見一聲細微的響動,她心里一驚,連忙將手拿下來,向門外走去。

   王虎看的正起勁兒,就見門被猛然拉開,林雅雅看著他,氣得臉蛋通紅。

   王虎,你在這兒干什么?! 王虎見她氣勢洶洶,也不怕,臉上掛著傻兮兮的笑容,口水順著嘴角留下來。

   嘿嘿,雅雅姐,你在屋里干啥呢,怎么聲音那么大,你生病了嗎? 這副模樣,實在是傻透了。

  林雅雅想到自己被個傻子看光了,心里又羞又氣。

   她低下頭,發現王虎的那里,那本錢實在驚人,不禁下意識吞了吞口水。

   她原本是想發火,可轉眼看見了王虎那驚人的地方,美眸一轉,一個心思涌了上來。

   王虎雖然傻,可作為男人的本能還在啊,不如戲弄戲弄他,叫他偷看自己! 想到這兒,林雅雅換上一幅笑容,溫柔地說:虎子,姐姐沒生病,我在屋里看電影呢,你要不要一起看? 王虎重重地 點頭:好啊,我最喜歡看電影啦。

   兩人進了屋子,林雅雅將房門緊閉起來,在她看不見的地方,王虎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屬于傻子的精光。

   屏幕上,一男一女正在歡快的撒歡。

   王虎故作好奇地問:姐姐,他們在干什么啊,是在玩什么游戲嗎? 林雅雅看了一眼他的那里,道:他們在做游戲呢。

   王虎看看屏幕,又看看自己,故意挺了挺:雅雅姐,我也想和你玩這樣的游戲。

   林雅雅看著那驚人的地方,她下意識吞吞口水,這么嚇人,要是真的用起來,那…… 電影里的聲音越來越響,兩人看了一會兒,王虎突然哭喪著臉,指著自己的那里說:雅雅姐,我這里好難受,都疼了,一點都不舒服! 兩人挨的很近,灼熱的呼吸呼在她的臉上,男人的陽剛之氣撲面而來,讓她心下微熱。

   這會兒她又被小電影吸引的有感覺了,酥酥麻麻的,剛才顯然沒能讓她盡興。

   王虎那兒就在她眼前,這還是她第一次近距離觀察男人的那里,之前也都是在小電影里看過,心里不禁砰砰亂跳。

   別說,王虎雖然是個傻子,可是長得挺帥的,不說話的時候還挺像個正常人,著實讓人討厭不起來。

   見王虎眼睛都要貼在屏幕上了,林雅雅一把將他拉到自己身邊:湊那么近看做什么? 雅雅姐,她那里好大啊,好白。

   王虎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絲火熱,緊緊地看著屏幕里的女主角。

   林雅雅心里有些不悅,再好看還能有她的好看? 她刻意挺了挺胸,對王虎道:比我還好看? 王虎的眼睛果然被吸引了過來,火熱的目光緊緊的黏在她的胸口,林雅雅的身體更加酥軟了。

   雅雅姐,還是你的好看,可是隔著衣服,虎子看不到啊。

   林雅雅心里害羞,可看著王虎著迷的眼神又有些飄飄然,反正就是個傻子,看了就看了,他也不會說出去。

   她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內里的風景頓時一覽無遺,竟然沒有遮攔! 王虎的眼睛都看直了,一股淡淡的香氣鉆進他的鼻尖,看的他更難受了。

   雅雅姐,你那里真好看,比她的好看多了! 林雅雅被他看得十分難受,更加酥麻了,忍不住悄悄蹭了下腿。

   她那里仿佛在邀請別人一樣,屋子里的空氣仿佛越來越熱,林雅雅忍不住出聲道:虎子,姐姐那里(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不僅好看,而且很好玩,你想不想摸摸看? 林雅雅雖然今年剛剛成年,不過早就懂了男女之事,對這方面也有強烈的期待,因此此刻有些控制不住,王虎這個傻子正是最好的選擇,反正他什么都不懂,也不會出去亂講。

   她心里算盤打得精,卻忽略了王虎眼中那興奮地不似常人的光芒。

   好啊! 他說著,大手向前一伸。

   兩只大手攀附上她的身前,王虎感受著這觸感,眼中綻放狼一樣的光芒。

   雅雅姐,好好玩! 他像個孩子得到了好玩的玩具一樣,興奮不已,手下用力,可把林雅雅給興奮壞了。

   嗯…… 一種酥麻的感覺從林雅雅的身前傳來,涌遍全身,她忍不住叫了一聲,這種感覺完全不是自娛自樂可以比較的。

   傻子,別那么用力,我都要被你給弄壞了。

   她臉色緋紅,實在太害羞了。

   王虎悶哼一聲,摟著林雅雅的腰撒嬌:雅雅姐,你一摸我好像就不疼了,你再摸摸我嘛…… 林雅雅卻是害羞極了,搖著頭不肯再碰。

  王虎心里偷笑,林雅雅果然還是個沒經歷過人事的小姑娘,才這么一點程度就不好意思了。

   他回味著剛才的感覺,那美妙的感覺簡直了,于是他更加用力,頭又埋進了身前,引得林雅雅又是一陣害羞。

   鈴鈴鈴—— 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林雅雅一驚,連忙推開王虎的腦袋。

   她拿過桌上的手機一看,是母親 陳芳打來的電話。

   林雅雅慌亂地對王虎囑咐道:我媽來電話了,你一會兒不要出聲,否則會被罵的。

   王虎乖乖地點頭,林雅雅接起電話,陳芳的聲音從那頭傳來。

   雅雅,晚上吃飯了沒? 吃了。

   陳芳和林雅雅你一言我一語,王虎不滿被她冷落,故意使壞,大手重新攀上胸口。

   唔—— 林雅雅悶哼一聲,陳芳奇怪地問:怎么了雅雅,身體不舒服?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