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橋 聖子 中 出



李芬當時就羞瘋了,“ 老吳,老吳不要!!!”羞澀中她本能的夾緊了雙腿,可這動作在此刻看來更像是怕老吳離開似的。

  而老吳的老紙也撥弄的愈發急促,哪怕隔著小褲褲,都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三年的荒漠枯寂,讓她那里本就異常的敏感,老吳又這么強烈的刺激著,她真受不了了。

  那一瞬間,有股子強烈的欲火猛地鉆出了腔子,化為 歡吟沖出。

  她感覺好快樂,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厲害,可她也依舊感受到極盡的歡愉。

  當歡吟聲爆發出口后,李芬大羞,這種旖旎的聲音,讓她覺得自己像是個淫婦。

  在老吳的強行侵襲下,自己竟然還叫的這么歡快,不是淫婦又(愛女狂歡)是什么?李芬很是羞惱,羞惱老吳的強行觸摸,更羞惱自己剛剛爆出的歡吟聲。

  所以她急了,急中帶怒。

  “老吳,你再這樣我就走了,我再也不理你了!!!”李芬說的很鄭重,語氣中更是充滿了決絕。

  老吳有些害怕了,他真的擔心把李芬給欺負 跑了,都還沒睡呢,可不能操之過急。

  于是他連忙道歉,并伸手重新握住那對性感的小腳丫,湊在自己那里,輕輕揉動著。

  也不知是老吳的道歉起了作用,還是老吳的下面引發了誘惑與不舍。

  總之李芬只剩下了羞,沒有再惱。

  起初的時候還好些,可慢慢的她就感覺兩條腿被抬起來好累。

  為了撐住身體,她拿雙手撐在床上,整個身體向后斜傾。

  殊不知這個迷人的動作,讓她胸前的飽滿更為激蕩誘人,輪廓更為明顯。

  看到那么大那么圓潤的寶貝兒,老吳縱使再拿著李芬的小腳丫干那事兒,也忍不住的焦躁著。

  “芬兒,你XX真美,真大,你脫下罩子來,讓我吃吃行不行?”李芬羞到不行的,坐起身來揮手就要打老吳。

  當然不是真的打,只是羞到不行的行為表現而已。

  所以老吳沒躲,她也沒舍得真的落下去,只是嗔瞪了老吳一眼。

  可當她看到老吳那火熱熱的猙獰后,又不敢看了,她真怕自己會忍不住交代了身子……一通旖旎過后,老吳終于在半個多小時后結束了。

  李芬羞紅著臉嗔道:“剛買的絲襪,就被你全部弄上那個了,還怎么穿啊!”老吳卻是充滿了成就感,更是厚顏無恥的說道:“搓勻了吧,這東西護養肌膚。

  ”李芬羞瞪他一眼,起身趕緊回到自己屋子把絲襪脫掉,然后拿去衛生間洗了。

  望著李芬蹲在地上的身影,尤其是望見她那渾圓挺翹的屁蛋兒,老吳忍不住的幻想。

  如果這是可以躺在她身子下面,然后讓她拿屁蛋兒坐上去,噗噗的捅幾下,那該多棒啊!正無恥幻想的時候,突然有敲門聲響起。

  李芬下意識的就想起身去開門,卻看到了不遠處緊盯著自己的老吳。

  看到那色迷迷的目光李芬就感受到了老吳的心思,她忍不住羞嗔道:“老色鬼。

  ”老吳也不介意,只色迷迷的瞅著。

  直至李芬要過來開門了,他這才反應過來,示意她洗衣服就行,自己去開。

  門鎖打開,然后有道青春靚麗的身影就展現在老吳的視線中。

  敲門的是個 小姑娘,看起來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最多不過二十。

  穿著一件印有卡通貓的短袖貼身T恤,下面搭配一條七分牛仔褲。

  腳踝處露出的肌膚雪白嬌嫩,很是迷人。

  而緊貼在胸前的T恤,更讓她那兒顯得嬌挺傲嬌。

  這個小姑娘名叫趙 靜雅,是大學生護工社團的,專門 照顧孤寡老人,屬于獻愛心。

  老吳不光是孤寡老人,還是殘疾人,所以趙靜雅每周末都會來陪他。

  或聊天,或幫他帶些手工零食,總之用她的話說,就是為了讓老吳別感覺到寂寞。

  見到趙靜雅過來,老吳特別開心,趕緊招呼她進屋坐下。

  對于這個小姑娘,他不能說半點旖旎心思都沒有,但從沒套路過什么。

  他就是簡單覺得,人小姑娘挺漂亮的,他又是半大殘廢老頭,禍害人家小姑娘不好。

  所以一直以來,他對趙靜雅都是當自家晚輩看待的,很是疼愛。

  趙靜雅也是個很懂事的小姑娘,照顧老吳也特別的周到,而且每次都掛著燦爛笑容。

  可今天例外,今天她剛進門的,就趴在老吳身上哭了,特傷心。

  老吳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完全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隨著趙靜雅的哭訴,胸前那對傲嬌的寶貝兒還一挺一挺的磨蹭在老吳胸膛上。

  這把老吳給磨蹭的,明明沒有那種心思,心里也是邪火升騰。

  他抱住了趙靜雅的后背,輕輕拍打著、勸慰著。

  本想勸趙靜雅別哭了,離開他的懷抱,哪成想竟然又拍到了肩帶上。

  那條肩帶是趙靜雅罩罩兒的肩帶,老吳又感受到了胸前的磨蹭,當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好在不多會兒的,趙靜雅就自覺失態,起身擦干了眼淚。

  “對不起啊,吳 大爺,我失態了,還哭濕了您衣服,真的很對不起。

  ”這倒沒什么,老吳現在更關注趙靜雅為什么會哭的這么傷心。

  收起心中的旖旎,他詢問起了原因。

  趙靜雅說,“有個從高中開始追求我的男生,跟著我追求到大學了。

  我沒有答應他,但是覺得他也挺有毅力的,就想著等大學畢業后他要是能繼續喜歡我,我就答應他。

  ”“可他、可他……可他竟然跟我的閨蜜好上了,他們走到了一起!”說著,趙靜雅撅起了小嘴兒,滿臉的不樂意,眼神中還斥滿委屈。

  這把老吳給直說的哭笑不得,“你又不喜歡人家,還不許人家找別的對象,這不好吧?”“我不管,他喜歡我就得一直喜歡我,半路上跑了就是不忠!”小丫頭噘著嘴不講道理,老吳也沒什么辦法,只好隨口附和幾句,表示自己跟趙靜雅同一陣營的立場,來換取小丫頭的開心,至少也得是不郁悶。

  果然,在他表明立場后,趙靜雅心情好多了,然后又提議給老吳洗衣服。

  “你把衣服脫下來吧,我都給你哭濕了,你脫下來我拿去幫你……”正準備說洗洗的,然后趙靜雅就看到了衛生間里走出的李芬。

  她愣了,這個女人,好漂亮啊,而且還有成熟女人特有的氣質。

  那一瞬間,感受到威脅的趙靜雅又不樂意了。

  撅著小嘴兒,她當時就吧嗒吧嗒的流眼淚,“吳大爺, 你也對我不忠,半路上跑了。

  ”老吳給郁悶壞了,自己干啥玩意兒就不忠了,還半路上跑了……他對趙靜雅說道:“小雅啊,大爺跟你又不是情侶,談不上不忠這回事的。

  再說了,大爺總得需要個人照顧啊,你也不想大爺一輩子都光棍著,連個照顧的人也沒有吧?”趙靜雅抹了把眼淚,“我知道,可是你找人了,以后就不需要我照顧了,你也把我拋棄了。

  ”越說越離譜,還拋棄,發生啥關系了就拋棄?老吳正準備說些什么的時候,李芬在旁邊笑了。

  “你別聽吳大哥瞎說,我是保姆,不是你想的那樣。

  ”趙靜雅微愣,“你這么漂亮當保姆?說你是個大明星都會有人相信啊,你怎么可能是保姆。

  ”聽到質疑,李芬心里偷偷竊喜。

  任誰被誤會當成大明星,任哪個女人被同性夸贊自己美,心里也會特別高興的。

  李芬自然也不例外,不過她還是謙虛的說道:“哪有,我真的是個保姆。

  ”確定了李芬的身份,趙靜雅這才高興起來。

  “那也就是說,我以后還可以來照顧吳大爺了?”李芬笑這點頭,“當然,不過這事我說了不算,你吳大爺說了才算,我去干活了。

  ”跟趙靜雅打過招呼,李芬就去陽臺晾曬她洗的絲襪去了。

   新聞網18日報道 趙云秀滿面羞紅,一雙水靈靈的眸子里飽含幽怨之色。

  VwU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叔,你,你這是要……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云秀啊,你別誤會,王叔上年紀了,體內缺少一些微量元素,而你這奶水中恰好就有那些物質,你就當幫王叔一回好不好?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說話的時候一臉嚴肅,并不像在扯謊,趙云秀心一軟,就點頭答應了下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著這老頭雖然有時候色色的,可是畢竟暫時免了他們見房租的煩惱,說起來人也算不錯。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想到這里,趙云秀就就將王景文手里的 杯子接了過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將杯子放好,正要動手忽然發現王景文還站在旁邊,于是笑笑說,王叔,你站在這邊,我挺緊張的,嗯,過一會即好了,我給你送過去好不好?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一聽趙云秀下了逐客令,老臉一紅,趕緊答應著,好,好,你弄好了叫我哈……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趙云秀點點頭,王景文才滿意的離開。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回到房間之后,他開始坐立不安起來,按照之前的方式數羊,已經不能夠安撫他的心靈。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在房門很快被叩響,王景文趕緊急急火火的跑到門前,一把把門拉開!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是你?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滿臉麻子的周六!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你看你那一臉怨氣,跟誰欠你300萬似的……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周六就大剌剌地坐了進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這個兔崽子,我過一會兒就去遛彎兒去了,你在這里呆個什么勁……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就差沒有往外趕他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周六絲毫不為所動,撇撇嘴說道, 老王頭你敢不動我的,你不知道我周六是個二皮臉嗎?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他把手中拿來的一個袋子往 桌子上一丟,老規矩,來盤棋我就走……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是王景文的棋友,這在王景文的生活圈里是不爭的事實。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每次見面下棋,這也成了一條不成文的規矩。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無奈之下,王景文只能隨了周六的心愿,楚河漢界分列兩旁……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將!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出三分鐘的功夫,效果顯現,王景文前有圍追,后有堵截,連敗走華容道都沒機會,他只能舉雙手投降。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再來一盤兒……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這次不知是犯了哪門子的邪勁,吵著嚷著要 和他繼續。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這個時候,王景文看到趙云秀已經推門走了進來,伴隨而來的是一陣陣誘人的香味。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香啊!周六忍不住贊嘆了一句,目光就落在了趙云秀手中的杯子上。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叔,奶好了,您快趁熱喝吧!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說這話的時候不卑不坑,倒是很出乎王景文的意料。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是他轉念一想,就憑周六那腦子,絕對不會想到這里面裝的是什么,于是他從趙云秀的手里接過那杯奶,說了聲謝謝,然后就把奶放在了桌子上。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云秀和周六問了個好,就轉身出去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的眼珠子都直了,望著趙云秀的后身,一刻也不曾離開。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暗罵了一聲老色鬼,望著眼前滿滿的一杯,忍不住食指大動。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媽的,這才是人間極品,沒想到從前皇上只有才能夠享受的待遇,他王景文也享受到了,心里想著,他顫巍巍的端起了杯子。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香啊,我說老王頭,有好事兒你可不能自己獨吞哪!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話音剛落,王景文就警醒的將那杯子用兩只手捧起來,你想和我搶沒門兒……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今天要獨吞,你就是個孫子!周六說話的時候,臉上似笑非笑,面目猙獰。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知道什么原因,王景文好像很怕他一樣,身體瑟縮了一下,然后說道,老東西,那你說怎么辦?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男女性故事)著,王景文就在此舉杯,他想要搶在周六前面喝下去。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六的目光凌厲,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停,咱們下棋,賭注就是它,誰贏了誰喝……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無奈之下,王景文只能和他下棋。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楚河漢界,重新分列兩旁,馬走日字象飛田,幾番輾轉,王景文敗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六喝下去。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不但把奶喝了,而且還一個勁的咂巴著嘴,不住地贊嘆。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說老王頭,也tmd忒香了,你又從哪里弄來的?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買的,小云出去買菜,我讓她買的!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胡亂搪塞著,周六卻來了精神,剛剛那個就叫云秀吧?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個老東西,問這做什么?王景文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只是想問一問她,河南是哪里賣的,我周六也是個不差錢的主,你老王頭能喝得起的東西,我周六同樣也行……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或者周六就起身向房間外面走去。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景文一看他說干就干,真的去找趙云秀詢問奶的來源。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VwU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