エッチ 漫畫

エッチ 漫畫


本文來源:( 南方周末)“這么多年,我欄目不換、老公不換、車也不換,可能骨子里 我就不是一個尋求變化 的人


  ”—— 一丹我們當然需要打老虎,但是打老虎也需要條件;你還得問問自己,你是不是武松。


  ——敬一丹我們已經結婚33年了,怎么可能會有什么所謂的大款呢?我認識我先生的時候,他是一個黨校老師,教經濟學的。


  我后來還偷偷聽了他的一堂課,他正在講一把斧子換五只羊,講貨幣的產生。


  ——敬一丹“我現在有點倒計時心態。


  每次進直播間我都會想這是倒數第多少次。


  ”敬一丹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這叫“珍惜”。


  熟悉她的人都叫她敬 大姐,她也覺得這是最好的稱呼。


  2015年4月,敬大姐要滿60歲了,要從央視退休了。


  20年前《 焦點訪談》開播,敬大姐一年后進駐,19年來都沒有離開過《焦點訪談》的主播臺。


  “大家一看這張要出事的面孔,我還能去做什么 節目呢?”敬大姐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59歲敬一丹首談富豪老公:結婚33年不是 改嫁19年前,打動敬大姐加盟最關鍵的原因是:居然能在國家電視臺黃金時間每天播出一個 輿論監督的節目。


  “《焦點訪談》不是一個讓人舒服的欄目,它就是為了讓人民保持痛感。


  ”敬大姐說,別人是“刺痛”,她選擇“隱痛”。


  2014年初,《焦點訪談》曝光東莞色情服務業,當期節目的主持正是敬一丹。


  她走進演播室,看到大屏幕上,一排女孩兒站在那兒等待挑選,堅決要求換掉鏡頭;即使要用,也必須打上馬賽克。


  當她確認看不出面目之后,才開始錄制這期節目。


  “她們是這個事件的最末端,我們挖這事的根源,你不能最后打在這些女孩子身上。


  ”敬一丹強調。


  但是節目出來后,有的鏡頭并沒有打馬賽克,經營者有的反倒給打了馬賽克。


  “那些女孩不是更應該保護嗎?這件事讓我特別難過。


  ”敬一丹對南方周末記者反復強調自己的難過。


  “你的每一個鏡頭,都可能會影響這個人的命運。


  ”敬大姐20年里,心里一直存著這個“分寸”。


  59歲敬一丹首談富豪老公:結婚33年不是改嫁退休后的敬大姐也會很忙,2014年9月開始,她將在北京大學開課,繼續她的中國傳媒大學兼職教授,長期給國家部委領導干部培訓班和新聞發言人培訓班上課。


  “我是一個廣播人,從看不起電視到加入電視,然后到電視的巔峰;在快要退休的時候,互聯網崛起。


  特別有意思的過程。


  接下來怎么面對互聯網這個強大的對手,讓白巖松、水均益他們去對付吧。


  ”2014年7月21日,在北京央視舊臺址附近的一家賓館,敬一丹接受了南方周末的獨家專訪。


  “輿論監督節目居然能出現在中國電視上”南方周末:白巖松說,敬大姐狠不下心來,這是誤解嗎?敬一丹:不是誤解,很多同事都覺得我心太軟,我確實缺少一點銳。


  白巖松、柴靜,還有更多的記者,我們很多同事很有鋒芒。


  《焦點訪談》不是一個讓人舒服的欄目,我們這一行就是為了讓人保持痛感,對社會機體是不是健康保持警覺。


  痛感有刺痛,也有隱痛,我可能就屬于那種隱痛。


  我雖然沒有那么鋒芒,但也不是讓人輕松的人,很多人都說,一看你就皺著眉頭,好像有多少沉重似的。


  可能一個欄目,刺痛、隱痛都需要。


  59歲敬一丹首談富豪老公:結婚33年不是改嫁南方周末:當時孫玉勝是怎么說服你去《焦點訪談》的?你當時是鐵飯碗,他們是臨時工。


  敬一丹:今年是《焦點訪談》開播20周年。


  我是《焦點訪談》一周年的時候加入的。


  籌備時,孫玉勝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話非常平實:現在準備辦一個欄目,輿論監督性的,在每天《新聞聯播》之后的黃金時段播出,想到了兩個主持人,一個是你,一個是北京電視臺的方宏進,你考慮一下。


  這個短短的電話,給我提供了幾個特別重要的信息,最讓我興奮和意外 的是,國家電視臺居然能在每天黃金時間播輿論監督。


  在這之前央視有點輿論監督色彩的節目是《觀察與思考》,一周一次,有時候還要斷頓,遭遇各種各樣的阻力。


  那時我在《經濟半小時》,做的也都是深度報道,也參加過《質量萬里行》,典型的輿論監督節目,但我從來沒有想到,會有一個欄目天天播出,這是什么力度?我那時候還不認識方宏進,我暗自比較了一下,我們兩個人有相似的地方嗎?為什么會首先想到的主持人是我和方宏進呢?59歲敬一丹首談富豪老公:結婚33年不是改嫁沒有下決心最重要的理由,是當時我正在辦《一丹話題》,《一丹話題》是趙化勇點的題,當時他是經濟部的主任。


  這里鏈接一下,當時我想辦一個小節目《黃金書屋》,介紹經濟界學人、經濟類的書,好像一個書屋女主人那樣。


  我和趙化勇談這個想法,他說,你可以辦《一丹話題》,你適合辦言論性節目。


  在這之前,從來沒有人告訴我,你適合什么,那是趙化勇對我非常重要的點撥,是我職業生涯中得到的非常重要的建議,于是就有了《一丹話題》。


  南方周末:但你還是去了《東方時空》。


  敬一丹:那時《一丹話題》正在辦的過程中,就好像一個小嬰兒,不能一下子就撒手。


  我一邊辦著這個,一邊就注意著孫玉勝他們的準備。


  《東方時空》(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是一個孵化器,它一開辦的時候,我們全臺的鐵飯碗都在關注,《東方時空》會是什么樣子。


  開播那天,我是早上上了鬧鈴起來等著看的,那個時候早晨完全沒有看電視的習慣,早上上了鬧鈴看電視這是第一次。


  59歲敬一丹首談富豪老公:結婚33年不是改嫁剛播出的時候,先放一個《東方晨曲》,一個鴿子飛過來,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我現在還記得那個情景,一大早我們家就我一個人起來了,看著電視,我當時還不能說這是一個歷史性的瞬間,但是我就分明覺得,和我們平常辦的節目很不一樣。


  后來再辦《焦點訪談》,我就會想象:會是怎樣的。


  南方周末:和你的判斷有出入嗎?敬一丹:我記得《焦點訪談》第一期,并不是我預想的輿論監督節目,很穩重地在談國庫券的發行,挺中性的。


  我觀察了很久,它喚起了我:這是央視黃金時間的輿論監督節目,如果我能身在其中,那真是趕上了。


    完美中不和諧的音符  周圍有很多人羨慕我這個家庭:我是公司主管,事業有成,妻子是老師,溫存賢良,還有一個聰明伶俐的女兒,一切看起來是那么和美。


  可這些年來,一種憂傷在我心里徘徊,揮之不去。


    妻子出身于教師世家,從小家教頗嚴, 生活的環境也很單純。


  在和我談戀愛之前,她還是一張白紙,什么都沒經歷過,在情愛方面甚至稚嫩得像個孩子。


  但我就喜歡這種純凈,她像一個水晶蘋果,連心事都是透明的,給我的感覺平和而安寧。


    戀愛的時候,我根本沒想過結婚以后的事情,更沒想到什么床笫之歡,雖然我是一個男人,也還是沉浸在愛情的喜悅里,認為兩個人只要真心相愛,生活就是幸福的。


  但現實總是很殘酷,婚姻由絲絲縷縷的細節構成,愛情也并非全部。


    結婚以來,過夫妻生活對我而言,從來就像是隔靴搔癢,沒有淋漓盡致地享受過。


  新婚之夜,我和妻子是在“貓捉老鼠”中度過,她鬧著不肯脫衣服,我在床上折騰半天,她才就范。


  每次行事,她都不讓開燈,一切在黑暗中進行,事后就把睡衣穿上,所以直到現在,我都沒有看清過她的 身體


  有好幾次,我硬是把她的衣服塞在我的枕頭底下,不讓她穿,可第二天一早睜開眼睛,她又早把衣服穿上了。


  她好像真的不懂什么是男歡女愛,有時無所顧忌地和我在床上打鬧逗趣,我的興致被調動起來,可她翻個身顧自沉沉睡去,我哭笑不得。


  雖然她在性事上不大熱衷,也不主動,但這絲毫未損 我對她的愛戀。


  相形之下,她的冰清玉潔映襯出我的熱烈,反而讓我自慚形穢,好像做了很不應該的事情似的。


  所以,我一直壓抑著內心的欲望,以使自己顯得“高尚”一些。


    這樣的生活一晃六年而過。


  在我有意識的控制之下,我的“性”趣下降,沖動減少,我都覺得自己快成了圣人。


  我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幾年下來,頗有建樹,竟然脫穎而出成為公司主管。


  我對外也維持著好丈夫、好父親的形象,下了班就回家,就算加班也要趕回去吃家里的飯菜,應酬是能推就推。


  同事們公認為我是個“好好先生”典范。


    聽著這些贊美的話,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


  想想,我也該知足了。


  妻子生性純良,脾氣又好,家里的事從不要我操心,總是親力親為,我怕她辛苦,說找個鐘點工好了,她不愿意,說就喜歡自己收拾。


  應該說,找到這樣的 老婆,是我的福氣。


  何況,我還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兒呢。


    然而,不知為何,每當妻子沉睡,撫著她安靜的面容,我的心里仍然難免漫過一聲嘆息,在身體的某個隱蔽之處,有團躁動,讓我發慌。


    如何邁出難以啟齒的一步  天下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我是時常這樣安慰自己的。


  何況,我對妻子的愛并未抽離,性又算得了什么?但是,老同學 進兵的造訪,像一顆石子投進了我的心湖,攪亂了我自認為平衡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電視,突然接到老同學進兵的電話,他說正好過來出差,想和我見見面,敘敘舊。


  掛了電話,我就和他會面去了。


  幾年未見,他一點沒變,神情間反而多了種春風得意的瀟灑。


  奇怪的是,他旁邊依偎著的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一位年輕豐滿的女孩兒,兩人舉止親熱,一看就知道關系不同尋常。


  我正納悶,進兵朝我擠擠眼睛,毫不隱諱地說:“我的小情人,出差順便帶她來玩玩。


  ”那個女孩也沒覺得什么不妥,嬌媚地沖我笑笑,就當是和我打招呼了。


  雖然,找情人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我也聽到不少同事議論,但總感覺離我非常遙遠,不屬于我的世界范疇,而現在,我所熟知的一個人,竟然就這么攜著他的小情人在我面前昭然亮相,我的感覺很震撼。


    酒過三巡,女孩不勝酒力先回賓館了。


  我迫不及待地問進兵:“這是不是你帶來的小姐啊?”進兵橫了我一眼,說:“你這土老冒,找小姐多掉價啊。


  現在有點身份的,都興找女大學生做情人。


  許多年輕女孩貪虛榮,喜歡錢,思想又放得開,不大會在感情上糾纏,只要給她們足夠的錢,根本不用擔心會鬧到家里去,正適合我們。


  ”  我就像是一個落伍的老人,有些不知所措地聽著他說話。


  看到我一臉為難的樣子,他狡黠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作為一個男人可太虧了!”我尷尬地擠出了幾分笑容,可心里卻像剛剛燒開的一壺水,沸騰不止。


    晚上,我獨行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仍然很不平靜。


  我 原本以為,我的生活就這樣定型了,在時間的消磨下,我漸漸有如僧人入定一般,無欲無求,但進兵的一席話卻像火柴,輕易地點燃了我所有的欲望。


  也許是因為壓抑太久,迫切需要釋放,也許是因為看到進兵如此快活,我的內心得不到平衡,暗夜里,我的眼睛顯得格外發亮,一股灼熱的氣息從丹田處直涌而來。


    欲望一旦開了口,就像決堤的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


  每當想起進兵的話,我就會想到那個年輕女孩豐滿的身形,腦子里充滿幻想。


  我的沖動又頻繁起來,妻子雖然覺得奇怪,但沒問我原因,也從沒對我表示拒絕。


  可我就是不感到滿足,妻子是在配合我,應付式的態度卻總是潑我一盆冷水。


  而且,我向來對她愛護,怕宣泄出來的瘋狂會把她嚇壞的。


    迫不得已,我只能尋思著向外尋求目標。


  為了讓自己坦然,我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這么做只是為了找一個“性伙伴”,我的愛給的仍然是我的妻子。


  如果說找小姐來解決自身需要,我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心理上別扭,而且怕萬一染上個病什么的,得不償失。


  但是如果像進兵這樣去找個沒有拖累的情人,又談何容易?  我的頭上還套著“模范先生”的光環,我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上司,我該怎么邁出這難以啟齒的一步?郁悶和掙扎占據了我的身心。


    性愛兩分離各取所需  什么叫機緣巧合?正當我為難之際,有個適當的人選卻在此時闖進我的視野。


    我就職的是家大公司,向來是別的公司希望有業務往來的對象。


   安娜和我素未謀面,而且剛剛大學畢業,她卻直接找到了我,希望和她所在的公司有一些業務上的合作。


  她的大膽作風讓我驚訝非常。


  第二次見面,她就把我約去了舞廳,雖然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她的熱情還是出乎我的意料。


  音樂一起,她就主動邀我跳舞,一點局促都沒有,根本不像是一個涉世之初的女孩兒。


  我開始還放不下臉面,她大方地拖著我的手就上場了。


  曖昧的燈光下,她扭動著柔軟的腰肢,青春的身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我真的是要迷醉了。


  我們兩人的目的都表現得這么明顯,我需要她的身體,她需要我幫她拓展業務,簡直是一拍即合。


    認識不到一個月,我就和她上床了。


  如此神速,讓我覺得不可思議,而那種肉體上宣泄的快感是我始料不及的,積蓄多年的能量好像一下都釋放出來。


  我一開始就告訴她我有老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從不過問我家里的事,也不隨意打我的電話。


  一般是我有需求了,才去找她。


  她可以說是個完全合乎我標準的情人,既不會破壞游戲規則,也不會在感情上依附于我,我們之間純屬是一種物與性的關系,各取所需,兩不相欠。


    這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妻子被蒙在了鼓里。


  她向來把我當作最好的老公,當然做夢也想不到我在外面有情人。


  我也覺得自己快要瘋了,這根本違背我做人的原則,背棄了我對這個家的承諾,但性愛就是鴉片,一旦抽上了,很難全身以退。


    想想以前多么可笑,每次看到電視里頻頻出現“偷腥”的事情,我就不以為然地對妻子說:“你看這些編劇瞎折騰,生活中哪有這么多破爛事啊!”現在對比下來簡直是個諷刺。


  電視上再出現這些鏡頭的時候,我就心里打鼓,不由自主拿起遙控器換臺。


  人的心里有鬼,總是不能直面自身丑陋的。


    我原本設想得非常好,愛在左,性在右,老婆和情人鎖在兩個不同的軌道,我自由取之。


  但實施當中,性愛分離還是讓我感受到了幾許無奈。


  從性方面而言,在有需要的時候,我對安娜充滿期許,但是一旦完事,我對她年輕的身體就滿含厭倦,恨不得立刻跳落床去,遠遠地離開她。


  實際上,這種心理更多的是出于對自己的唾棄。


  她的身上“功利性”十足,行為方式完全現代派,這類女人向來是我看不起的,但現在我卻迷戀在這種關系里,欲罷不能,我厭惡起我自己。


  從愛的方面而言,躺在妻子旁邊,我感覺非常舒服,但是一旦沖動起來也是我最痛苦的時候,雖然我從未懷疑過對妻子的感情,但并不能阻止我去找安娜。


  我不知道別的男人是怎么做到游刃有余,但我明顯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我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灑脫,羞恥和罪惡感始終追隨著我。


    唯一能讓我減輕一點負擔的是,我只是在肉體上背叛了妻子,在精神上我還是忠于她的(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


  而且在大家眼里,我依然是那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片刻的歡愉和痛苦總是共存,人是種卑鄙的東西,習慣一陣子就什么都習慣了。


  不知不覺間,這種“性愛雙軌制”的生活竟然持續了三年。


    日久天長,我對安娜的感情起了微妙的變化。


  我跟她的關系原本就是性的關系,是我所不齒的。


  但是三年的時間,對一個女人來說極為寶貴,這讓我對她多了幾分感激。


  有時候她洗盡妝容,還顯露出未脫的幾分稚氣,我突然覺得有一些痛心,她這么年輕,應該是像花一樣的生命,有美麗的戀愛,幸福的家庭,正常的生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和我在一起。


  但另一方面,私心作祟,如果安娜離開,我又該怎么適應沒有她的生活?  臨別之際,我希望她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她沉吟許久,臉上泛起我從未見過的憂傷。


  她說:“每個女孩都希望有花戴,而且戴的是最漂亮的一朵,可是當她沒有能力得到的時候,那就只能換種方式,甚至是要付出些代價。


  她沒得選擇。


  ”話里帶著諸多滄桑。


  雖然我們有過最親密的關系,但也許到現在我都不夠了解她。


  從說分手到離開,她都表現得輕松自如,冷然鎮靜,但就在她出門轉身的剎那,我分明看到她眼角垂落的淚水。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是說一個華麗的轉身,就可以拋之腦后。


  安娜為我打開了性愛的大門,我恣意享受,無從顧其他,而只有當看到她眼角的淚時,我才意識到對她原來也是一種傷害。


  最無辜的是我的妻子,她像一個愛情傻瓜忠貞地守候在我身邊,這種信任讓我倍感心酸。


  安娜把那扇大門關上,我抽身以退,全然回到了妻子身邊,但在隱秘的空間,良知總是從明晃晃的記憶碎片里跳將出來,狠噬著我靈魂的安寧。


    原來,愛在左,性在右,不是每個人都玩得起這種游戲。


  何況,生活之中,性與愛的距離有多遠,誰又說得清呢?歲月垂垂老去,我們各自珍惜。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9975444.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170975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3627250.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2999960.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9164996.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341030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1030514.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3838522.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6436691.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9588855.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