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de 416

sdde 416


“在這里不方便,去我家好不好?” 女人的聲音在 祝少杰耳邊響起,呵氣如蘭,祝少杰只覺得再次昂首挺立,情不自禁地向女人點頭示意。


  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


  這是祝少杰剛剛涉足醫道就把這個奉為真理,否則也不會在這香艷刺激的寡婦村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可是今晚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克制不住自己。


  女人的手指輕輕挑起祝少杰的下巴,嬌滴滴道:“跟我來!”祝少杰忍不住邁步跟著她往前走,香氣縈繞在他的周遭,聞起來就有一種讓人迷醉的感覺,可是祝少杰總覺得這香氣之中還有一絲臭味。


  月光之下風姿綽綽的身形就如同狐妖一樣,祝少杰就跟在后面,口水都差點沒流出來。


  而女人竟然把他帶到了村西頭。


  村子原本是文革時候用來關押牛鬼蛇神的牛棚,不過后來被廢棄了,那里還有一口古井,平日里沒有人去那里,附近也沒有幾家住戶,住著幾家老頭老太太。


  祝少杰之前來過這里,給老頭老太們檢查過 身體,所以雖然是不常來這里,可是他還是記住了這個村里最荒涼的地方。


  “你們家到底在哪里,怎么這么久還沒有到?”祝少杰忍不住問。


  聽到這句話,女人嫣然一笑回過頭:“死鬼,怎么這么性急,我家里沒有水了,你給我打桶水來我洗洗澡好不好?”聽到這句話,祝少杰 點點頭,現在他有一種混沌的感覺,自己似乎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他走到井前面,井上壓著一張青石板。


  這塊青石板厚度足足有將近一尺,重量也得有四五百斤,可是祝少杰畢竟是年富力強,蹲在那里,雙膀用力,竟然直接就把青石板掀了下去。


  這里還有搖水的轆轤,只需要把這個打水的桶放進去,然后就可以打水上來,本來他記得這里的水似乎是已經枯竭了,可是今天看來似乎并不是這樣。


  轆轤放進去以后,可以看到水桶打出來的一陣漣漪,里面還有魚正在游弋。


  祝少杰看到這魚,心生好奇,原來都說這古井有魚,為了防止有人投毒,可是從來未曾見過,而這一次可是真正的看到了。


  他趴在井沿往下看,這時候他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怎么還趴在井邊了啊?”是那個女人的聲音,祝少杰起身就想要解釋,可是 就在這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灼燙,就在這時候,他的肩膀上搭上一個腦袋來,祝少杰看了一下井底,竟然順著水面看到自己的肩頭趴著一個臉部腐爛的女人!因為之前爆發山洪,這里水位比較高,而且今晚夜光明亮,看的非常清楚,自己肩頭搭著一個女人的腦袋,此時還探著腦袋看著自己,眼眶里還有一只蛆蟲進進出出……看到這一幕,祝少杰差點沒有吐出來。


  “怎么了,走吧,咱們回房間吧。


  ”女人說著,站起身拉起祝少杰,在起來之后,祝少杰看到女人的臉重新變回原樣,千嬌百媚,臉上帶著不自然的紅暈。


  祝少杰那被迷惑的心頓然清醒了很多。


  “那個,我突然想起衛生所的門還沒有關,你等我去把門關了我就回來。


  ”聽到這句話,女人臉色驟變,緊接著一把抓住祝少杰的肩膀,然后直接親吻上去,嘴唇帶著蠕動的感覺,腐臭的味道直沖鼻子,祝少杰當即差點沒有吐出來。


  勉強把女人推出去,就看到女人的臉已經腐爛,因為自己剛才的動作太過巨大,導致女人的一只眼球從自己的眼眶里滑落出來。


  而女人的嘴唇因為腐爛已經腫脹成半透明,里面隱約還有蛆蟲正在蠕動。


  看到這一幕,祝少杰是真的沒忍住,靠在井沿吐了出來。


  井沿并不是太高,也就是到他的大腿位置,他這么一退,一下子坐在井沿上,這時候,這女人突然沖過來,伸出枯瘦的手直接掐住祝少杰的脖子,就要把祝少杰往井里推。


  祝少杰一只手扶著井沿,另一只手只覺得自己的胸口灼痛異常,他伸出手扯開衣領,衣服這么一扯,那個裝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啪嗒一聲掉在外面,盒子竟然就被摔開了。


  里面的鋼針剛剛見到月光,頓時折射出一陣刺眼光暈驟然打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慘叫一聲直接飛了出去,而祝少杰也從井沿上滑落下來,眼前一黑,昏迷過去。


  第二天早晨的時候,等到祝少杰醒來,發現自己就在自己的房間里,鬼醫十三針還在自己的枕頭下面,而屋里屋外,絲毫沒有行走過得痕跡。


  “昨天可能只是一場夢!”祝少杰說著,從床上坐了起來,可卻沒有想到剛起來就感覺脖子一陣酸痛,就好像是整條脖子都要被扭斷了一樣。


  他下床拿起鏡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這才發現脖子上面赫然有兩個紫黑色的掌印。


  難道昨晚的事是真的?深深嘆了口氣,他拿起手里查了一下這種情況,結果網上最權威的結果就是離魂,魂魄離開身體,沒有人正常的判斷能力,卻有趨吉避兇的本能。


  就在他還在考慮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少杰哥,你醒了嗎,我來上班了。


  ”祝少杰應了一聲,在自己房間的衣柜里拿出一條圍脖系在脖子上,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今天袁 小玉來的特別早,祝少杰把她迎進來,然后 開口問道:“怎么來的這么早,這可不是你的日常作息規律吧!”袁小玉點點頭:“少杰哥,我昨天晚上回去問過我媽,問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微微皺起眉頭,拉出一張椅子,也顧不得洗漱,對她道:“你先說說,有什么樣的發現。


  ”袁小玉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我媽說,我們村里的 男人只要出去結婚,以后永遠都不回來,可以活的好好的,一點阻礙都沒有,可是如果就在村子里結婚,那么不出意外第二天就會暴斃而亡,我爸媽那時候在外面生下 我和我哥,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等到他們兩個重新回到村子里,我爸只活了三天,就和其他村民一樣的結果了。


  ”聽到這里,祝少杰點點頭,合著詛咒不是在個人身上,而是存在于這個山村里,脫離山村,就可以脫離詛咒的范疇。


  祝少杰搖搖頭,沒有繼續考慮這些燒腦的問題,既然是出現在山村里的詛咒,那問題就是出現于這個山村里,可是這寡婦村,水不淺啊。


  下午的時候,衛生所才來了今天第一個病人,是村里的 王明秋,開超市的一個寡婦,據說也是外村的人,嫁到這里來的。


  只可惜不過二十五六歲就做了寡婦,讓祝少杰也忍不住嘆惋。


  “原來你在啊祝醫生,我前兩天就想要來找你,不過一直沒有空出時間,還是今天才有時間過來。


  ”“原來是 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幫忙的?”祝少杰看著身材像小辣椒,穿著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這個模樣,王明秋捂嘴輕笑:“在這里說話不太方便,還有小姑娘在這里呢。


  ”祝少杰點點頭,把她帶進房間里,王明秋坐在診斷臺上,開口道:“祝醫生,我已經好幾個月沒來那個了。


  ”聽到這句話,把祝少杰聽蒙了,祝少杰皺著眉頭開口道:“王姐,你說什么好長時間沒來了?”“哎呀,就是那個,那個大姨媽啊!”王明秋說到這里,臉羞得通紅,開口道。


  祝少杰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可能是宮寒,我需要針灸。


  ”“針灸啊,那是不是還需要幾個療程才行啊,我那個超市平常走不開人,你看看能不能給我開點藥,要不我先吃點藥試試!”祝少杰無奈的嘆了口氣:“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針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針,你把衣服脫了,躺在這里等我。


  ”祝少杰說著,轉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還要,還要脫衣服啊,那需要針灸哪里啊!”“宮寒,自然是針灸會陰除去寒毒啊,醫者 父母心,我在我這里就只是病人,你還有什么不好意思嗎?”雖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畢竟是一個寡婦,總也不來月事,好說不好聽,更何況她還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著嘴唇,慢吞吞的脫下衣褲,只剩下褻衣,然后滿臉通紅的躺在診斷臺上,兩只手也不知道應該捂臉還是捂胸,反正是感覺放在哪里都不合適。


  終于,祝少杰拿著裝載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走了進來,剛進來,只是有意無意的往診斷臺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點沒有流出來。


  王明秋穿著的是一套褻衣,紫色的,而且褻褲還是蕾絲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種朦朧的美感。


  因為害羞,所以她的身體屈起來,雙手捂著臉,不敢看葉楊,而她現紫色的胸衣已經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卻渾然未覺,看樣子應該是實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對王明秋開口道:“王姐,你翻過身來,我要開始針灸了。


  ”聽到這句話,王明秋嗯了一聲,然后翻過身,還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譚中下針!”祝少杰說著,紅著臉對王明秋道:“王姐,貼身衣物也應該脫下來!”“阿?貼身的也要脫?”祝少杰點點頭:“必須要脫,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針的位置!”“那好吧,那你轉過去!”王明秋說完,手已經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帶,還有褻褲,細細碎碎的聲音讓祝少杰的喘息都開始粗重起來,終于,胸衣褪去,王明秋開口道:“轉過來吧!”祝少杰剛轉過來,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著自己前面,兩條腿交疊在一起。


  “王姐,我要開始了,你的手拿開!”祝少杰說著,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個啥,正好一個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條鋼針刺進她的譚中穴,王明秋吃痛,抿著嘴,輕輕哼了一聲,白嫩的腳丫都舒展開來。


  身體舒展,聲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還有七分滿足。


  這種情況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應該是還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對。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再次從盒子里拿出第二條鬼醫針。


  “還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來刺激宮縮,排毒,不過這是后續的手段,王姐,你忍著點,我還需要繼續扎針。


  ”祝少杰說著,第二針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緊接著彎下腰,在會陰的位置刺下第三針。


  這個位置比較尷尬,畢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園,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變得更加粗重起來。


  還有一針在頭頂百會穴,這一針必須要柔和,要不然可是會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把手中的長針慢慢的刺進去,用手一點點的捻,絲毫不敢用力。


  “怎么樣,王姐?”祝少杰刺下這根針之后,對王明秋問道。


  “還好,就是有些熱。


  ”此時王明秋渾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絲微笑,眼睛里充滿了陶醉之色。


  “王姐,還需要按摩,你忍著點!”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對王明秋開口道。


  這乳中穴是正在一雙高聳中央,別說是針刺,就算是重擊都不行,只能用手來按摩,本想讓袁小玉來,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會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來。


  祝少杰溫熱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對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斷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來的時候,她忍不住輕哼出聲,手指從嘴里(瓶子塞下體小說)脫落,一絲晶瑩的唾液拉出一道長長的弧線,說不出的萬種風情。


  祝少杰現在已經不敢看這一幕,他側過頭,只是經受不住這嬌吟聲的激蕩,分身早就已經抬起頭來。


  而他的雙手還在不斷的用力輕撫,只有這樣才能開陰排寒,而在大手不斷的律動下,王明秋逐漸被送上一個頂峰,緊接著雙腳用力伸出,腰部下壓,與此同時翻起白眼,氣息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手中的一雙高聳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祝少杰清晰的聞到一股帶有腥氣的味道傳了過來。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這針灸不過十幾分鐘,沒想到竟然這么累,聞著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搖了搖頭,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蓋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還有其他的病人需要處置,我先去忙一下。


  ”剛才按摩結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經將處于王明秋譚中,小腹,會陰和百會四個位置的銀針拔了下來。


  宮開,排寒,一切都已經結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這里繼續經受這種尷尬的感覺。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臉色通紅,看到祝少杰也不說話,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聽偷看了?”看到袁小玉這個模樣,祝少杰臉色一冷,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認真,袁小玉立刻服軟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個聲音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沒把衛生所的大門關起來,村民還得以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點點頭:“行吧,也不怪你,不過你現在去把門打開吧,萬一還有其他的病人來的話一直關門可能會耽誤事。


  ”袁小玉應了一聲,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剛打開門,就看到一個女孩子站在門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卻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皺著眉頭仔細確定了一下,確定這的確不是肝腹水,而是懷孕,為了保證女孩子的清譽,便開口道:“那個,小玉,你回去問問你嫂子今天怎么沒來,然后一會回來告訴我。


  ”袁小玉聽他這么說,點了點頭,本來她還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剛才那診斷臺上香艷羞人的場面,她的臉沒來由的紅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會我再來。


  ”袁小玉說著,飛也似的逃離這里。


  就在這時候,王明秋從房間里紅著臉走了出來:“那個,祝醫生,啊,原來你這里還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飯,我得好好謝謝你。


  ”王明秋臉色潮紅,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邊的小姑娘,本來想說話的話似乎是沒有說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說出一句要請客吃飯,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見兩個女人都已經離開了,他開口道:“已經顯懷了還不在家里安胎,怎么還出來拋頭露面,你婆婆難道還不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兒戲嗎?”祝少杰讓女孩坐在那里,聲音里已經充滿了清冷。


  醫者父母心,見到那些對自己身體都不愛惜的病人,祝少杰會比他們家人還要生氣。


  “我,我是來墮胎的。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差點沒氣死:“墮胎?你才多大?身體還沒有成熟,想要墮胎就需要刮宮,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可是我還是要墮胎,要不然我會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搖搖頭:“你的臉面重要還是你的以后重要,這還用我告訴你嗎?而且就算是你想墮胎,也得去大醫院墮胎,你來我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這樣的,我沒有那么多錢,我想讓你幫我墮胎!”   傾訴人: 章莉珊,女,24歲,理發師  章莉珊在電話里哭著對我說,談了四年的男 朋友跟她 分手了,而且現在躲起來不愿見她。


    在報社見到章莉珊時已是幾天后的事了,這是個清秀的女孩,留著披肩的長發,白色的無袖連衣裙讓她看起來清新亮麗。


  此時的她已經平靜了許多。


    他的真誠打動了我  我有一間小理發店。


  2004年,認識戴毅就是在我的理發店里。


  他是我的顧客,每次他來店里,都點名要我為他理發。


  那時,戴毅的工作單位就在我的理發店附近,空閑的時間他總到店里找我聊天。


    我把他當作一個很談得來的朋友,但漸漸地,我能感覺到戴毅并不是把我當普通朋友。


  我當時并不急于談感情,就開始有意回避他。


  后來,當戴毅到店里洗頭理發時,即使他點名要(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我為他服務,我都讓手下的打工妹來做,實在拗不過,我也只是應付著跟他搭話,為他理發。


    后來,戴毅開始每天到店里接我下班,送我回家。


  那時,我的店都是晚上10點以后關門,戴毅就陪坐到我關門。


  好幾次,在送我回家的路上,戴毅都怯怯地低著頭,對我說: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好喜歡你。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 友情讓路(4/4)  因為說這些話時,他的聲音很小,開始時,我總裝作沒聽見,還故意問他:你說什么?大聲點嘛。


  被我這樣一問,他更不好意思了,慌忙說:沒什么,沒什么。


  終于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戴毅大聲對我說出了那句話。


  這次我沒辦法裝糊涂了,就應付道:以后再說吧。


    不久,我的理發店里經常插著戴毅送來的鮮花。


  只要花凋謝了,戴毅就立刻換上新鮮的。


  他這樣堅持了幾個月,最后,我心里也開始慢慢接受他了。


    2005年,我的理發店換了地方,戴毅還是經常去看我。


  那個夏天,我們經常晚上出來散步。


  有一天,我跟戴毅約好,晚上7點在我家附近的公車站會合。


  在我準備出門時,我母親被開水燙傷了,看著母親大片燙傷的皮膚和燙起的水泡,我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顧不得多想,我和哥哥攙著母親,攔了輛出租車直奔武漢市第三醫院。


  等我將母親安頓好后,才來到公車站。


  卻發現戴毅還在那里等我。


  看到他的執著和耐心,我心里充滿了感激和愧疚。


  聽完我的解釋,戴毅不但沒有責備我,反而安慰我,讓我好好照顧母親。


    那以后,我正式成為了戴毅的女朋友。


    他的朋友重于一切  接受戴毅后,我便全心全意地愛他。


  開始時戴毅也很在乎我,但是他總將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放在特別重要的位置。


    我和戴毅正式戀愛后不久的一天,戴毅下班后早早地來到我的理發店等我下班。


  他的一個同學過生日,他要帶我參加。


  那天,我很早就關門跟戴毅出門了。


  戴毅訂做了一個生日蛋糕,取回蛋糕后,他神秘地對我說要帶我去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和戴毅乘坐的車經過了白沙洲大橋后,停在了一個小鎮上。


  戴毅拉著我在一座清靜的樓房前站住,一臉自豪地對我說,這就是他的家。


  我吃了一驚:他怎么如此魯莽地把我帶到了他家呢?還沒有待我多想,他已經拉著我進門了。


  戴毅的父母比我想像的要親切和藹,我能感受到他們很喜歡我。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那天過生日的是戴毅最要好的朋友 趙斌


  趙斌跟戴毅從小一起長大,有著十幾年親如兄弟的深厚感情。


  吃完晚飯,趙斌和戴毅其他的朋友都過來了,大家一起為趙斌慶祝生日。


  那天我第一次被帶到戴毅家,見過了他父母。


  我雖不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出現,但大家都已心照不宣,而且我也算是被正式介紹給了戴毅的這些朋友。


    我和戴毅的相處還是存在矛盾和意見分歧。


  我跟同事同學的聚會,戴毅總不愿意參加,甚至有時還會阻止我參加;而戴毅跟朋友見面,每次都要我陪在身邊。


  為這種小事,我和戴毅經常鬧得不可開交。


    2006年6月,我發現自己懷孕了。


  戴毅知道后顯得很得意,在家里跟朋友開玩笑很大聲,讓他父母知道了。


  他父母建議我和戴毅盡快結婚。


  戴毅卻不想過早結婚,他勸我去醫院做流產手術。


  雖然我也很想將孩子生下來,撫養成人,但我也不想太早走進婚姻。


  加上戴毅的催促,我萬般無奈到醫院做了手術。


  這樣,我和戴毅與婚姻擦肩而過。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戴毅對待朋友是絕對的忠誠忠實,朋友在他的人際關系鏈中名列首位。


  趙斌就是其中跟戴毅關系最鐵的一個。


  戴毅無論何時何地都記得趙斌的生日,可是我跟他談戀愛幾年了,戴毅卻從沒有記住我的生日。


    第一次他通過我理發店的打工妹提醒才知道,第二第三次都是我自己跟他說的。


  尤其是2007年6月我過生日時,正趕上世界杯足球賽,戴毅坐在電視機前就不愿走開。


  當我強行拉開他,讓他陪我和同事一起慶祝時,他竟然不耐煩地說:不早不晚,怎么偏偏在六月出生呢?想到他每次盡心盡力為趙斌慶祝生日,我心里就有說不出的傷心與苦澀。


    為了朋友他跟我分手  為一些小事,我和戴毅紛爭不斷,但我沒有想到這些日常的瑣事會影響到我們的感情。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給戴毅打電話時,只要趙斌在旁邊,趙斌就會在電話那頭大聲說:這種女孩不要理她,有什么意思啊。


  她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不要管她。


  我知道趙斌是故意這樣說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得罪他了。


  從此,這樣的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我們三人的不和諧持續了幾個月,我和戴毅的爭吵也隨之增多。


  有一次我實在忍受不了戴毅對我的漠視,對趙斌的縱容,于是對戴毅提出了分手。


    那一個星期,戴毅竟然真的就沒有聯系我。


  我提出分手只是要引起戴毅對我的重視,我并不是真的要跟他分手。


  我還是主動跟戴毅打電話,告訴他我生病了,希望他能借我100元看病。


  我并不缺錢,我是想以此為借口,見見戴毅,跟他重歸于好。


  戴毅毫不猶豫地答應給我送錢了,但這時電話那端又響起了趙斌那可惡的聲音:別管她!不要借錢給她……  我快被氣瘋了,對戴毅說要趙斌接電話,趙斌不接。


  我告訴戴毅如果趙斌不接電話,我就打電話到趙斌家里,讓他父母好好教育自己的兒子。


  趙斌以為我是嚇唬他,還在那里慫恿:讓她去打,我不怕。


  不等戴毅說完話,我就掛斷電話,立刻將電話撥到了趙斌家里,是他父親接的,我將趙斌的劣跡都告訴了他父親,還說他想拆散別人,他借朋友的錢不還等等。


  那一刻,我感到心中非常舒暢,終于出了口惡氣。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我沒有想到,竟是這件事導致了我和戴毅的最后分手。


    這件事對趙斌打擊很大,他受到了他父親的嚴厲批評,他將責任全推到了我身上。


  戴毅也因為這件事對我非常不滿。


    我不想失去戴毅,為了他我可以低頭做人。


  我開始盡力在趙斌面前表現對他的熱情和客氣,就像我們從沒有發生不愉快似的,但趙斌卻當我是隱形人,很多朋友在一起時,我對他說的話他完全當作沒有聽見。


  我知道他生我的氣,要讓我在所有人面前沒有面子。


  為了戴毅,我總是主動跟他說話,甚至裝出嬉皮笑臉的樣子,但心里實在是苦。


  可即使這樣,仍不能挽回。


    2007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戴毅在街邊散步。


  兩人沉默了很久,戴毅對我提出了分手,原因是他不能失去趙斌這個好朋友,趙斌和我,他只能選擇一個。


  我忍耐了這么久,得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我蹲在路邊痛哭起來,戴毅竟徑自往前走,見他這樣絕情,我絕望了,從包里掏出了為理發店新買的刀片,朝自己的手腕割去,淚水流了滿臉,鮮血流了一地。


  幾分鐘后,戴毅見我沒有跟上,他折回來發現了滿身鮮血的我,急忙將我送到了醫院。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因為割腕,我和戴毅的戀情也只延續了幾個月。


  那段時間里,戴毅還總是在我面前提起趙斌的名字,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因為趙斌留下的痛,暗示戴毅不要提,但他仍舊說得眉飛色舞。


  我哀求他不要這樣對我,不要總揪出我心底的痛。


  戴毅給我的回答是:這是我的宿命,我和趙斌前世有仇,今生我要跟戴毅生活,就必須忍受這樣的痛苦。


    2008年4月15日以后,戴毅突然從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沒有給我留下一句話,似乎他從沒有出現在我的世界里。


  我瘋狂地找他,不時到他家里等,最后連他父母都看得不忍心,讓我不要等他,去找一個更好的人。


  我知道戴毅在躲我,因為有一次去他家,我看到了他家陽臺上晾著他的襯衣,我也理解他的父母。


    訪談結束后的一個星期,章莉珊告訴我,她已經徹底放棄戴毅了。


  她想通了,戴毅其實不值得她為之做出如此大的犧牲。


  章莉珊正準備離開武漢到湖南去工作,重新開始。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記者手記]讓友情與愛情融洽共處  章莉珊對愛情的執著讓人感動,她對愛人的忍讓遷就讓我詫異。


  可能戴毅也有苦衷,夾在戀人與好朋友之間,左右為難,但他對好朋友趙斌的縱容給章莉珊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害。


  對朋友忠誠謙讓固然應該,但戀人跟朋友的地位至少是平等的,犧牲戀人保全朋友的做法,無異于犧牲一個朋友保全另一個朋友,這種交友處世的方式未免太可悲了。


    愛情與友情不應該是相互沖突的感情,即使有矛盾糾紛,夾在中間的人應該充分發揮調解的作用,讓友情與愛情融洽共處。


    章莉珊最后做出的決定讓我感到欣慰,戴毅不能給她想要的幸福。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6231191.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5761033.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4886481.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3366862.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9084675.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2302768.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3389821.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956293.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4733593.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726138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