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電影 免費 看

成人 電影 免費 看


 完美中不和諧的音符  周圍有很多人羨慕我這個家庭:我是公司主管,事業有成, 妻子是老師,溫存賢良,還有一個聰明伶俐的女兒,一切看起來是那么和美。


  可這些年來,一種憂傷在我心里徘徊,揮之不去。


    妻子出身于教師世家,從小家教頗嚴, 生活的環境也很單純。


  在和我談戀愛之前,她還是一張白紙,什么都沒經歷過,在情愛方面甚至稚嫩得像個孩子。


  但我就喜歡這種純凈,她像一個水晶蘋果,連心事都是透明的,給我的感覺平和而安寧。


    戀愛的時候,我根本沒想過結婚以后的事情,更沒想到什么床笫之歡,雖然我是一個男人,也還是沉浸在愛情的喜悅里,認為兩個人只要真心相愛,生活就是幸福的。


  但現實總是很殘酷,婚姻由絲絲縷縷的細節構成,愛情也并非全部。


    結婚以來,過夫妻生活對我而言,從來就像是隔靴搔癢,沒有淋漓盡致地享受過。


  新婚之夜,我和妻子是在“貓捉老鼠”中度過,她鬧著不肯脫衣服,我在床上折騰半天,她才就范。


  每次行事,她都不讓開燈,一切在黑暗中進行,事后就把睡衣穿上,所以直到現在,我都沒有看清過她的 身體


  有好幾次,我硬是把她的衣服塞在我的枕頭底下,不讓她穿,可第二天一早睜開眼睛,她又早把衣服穿上了。


  她好像真的不懂什么是男歡女愛,有時無所顧忌地和我在床上打鬧逗趣,我的興致被調動起來,可她翻個身顧自沉沉睡去,我哭笑不得。


  雖然她在性事上不大熱衷,也不主動,但這絲毫未損 我對她的愛戀。


  相形之下,她的冰清玉潔映襯出我的熱烈,反而讓我自慚形穢,好像做了很不應該的事情似的。


  所以,我一直壓抑著內心的欲望,以使自己顯得“高尚”一些。


    這樣的生活一晃六年而過。


  在我有意識的控制之下,我的“性”趣下降,沖動減少,我都覺得自己快成了圣人。


  我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幾年下來,頗有建樹,竟然脫穎而出成為公司主管。


  我對外也維持著好丈夫、好 父親的形象,下了班就回家,就算加班也要趕回去吃家里的飯菜,應酬是能推就推。


  同事們公認為我是個“好好先生”典范。


    聽著這些贊美的話,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


  想想,我也該知足了。


  妻子生性純良,脾氣又好,家里的事從不要我操心,總是親力親為,我怕她辛苦,說找個鐘點工好了,她不愿意,說就喜歡自己收拾。


  應該說,找到這樣的 老婆,是我的福氣。


  何況,我還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兒呢。


    然而,不知為何,每當妻子沉睡,撫著她安靜的面容,我的心里仍然難免漫過一聲嘆息,在身體的某個隱蔽之處,有團躁動,讓我發慌。


    如何邁出難以啟齒的一步  天下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我是時常這樣安慰自己的。


  何況,我對妻子的愛并未抽離,性又算得了什么?但是,老同學 進兵的造訪,像一顆石子投進了我的心湖,攪亂了我自認為平衡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電視,突然接到老同學進兵的電話,他說正好過來出差,想和我見見面,敘敘舊。


  掛了電話,我就和他會面去了。


  幾年未見,他一點沒變,神情間反而多了種春風得意的瀟灑。


  奇怪 的是,他旁邊依偎著的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一位年輕豐滿的女孩兒,兩人舉止親熱,一看就知道關系不同尋常。


  我正納悶,進兵朝我擠擠眼睛,毫不隱諱地說:“我的小情人,出差順便帶她來玩玩。


  ”那個女孩也沒覺得什么不妥,嬌媚地沖我笑笑,就當是和我打招呼了。


  雖然,找情人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我也聽到不少同事議論,但總感覺離我非常遙遠,不屬于我的世界范疇,而現在,我所熟知的一個人,竟然就這么攜著他的小情人在我面前昭然亮相,我的感覺很震撼。


    酒過三巡,女孩不勝酒力先回賓館了。


  我迫不及待地問進兵:“這是不是你帶來的小姐啊?”進兵橫了我一眼,說:“你這土老冒,找小姐多掉價啊。


  現在有點身份的,都興找女大學生做情人。


  許多年輕女孩貪虛榮,喜歡錢,思想又放得開,不大會在感情上糾纏,只要給她們足夠的錢,根本不用擔心會鬧到家里去,正適合我們。


  ”  我就像是一個落伍的老人,有些不知所措地聽著他說話。


  看到我一臉為難的樣子,他狡黠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作為一個男人可太虧了!”我尷尬地擠出了幾分笑容,可心里卻像剛剛燒開的一壺水,沸騰不止。


    晚上,我獨行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仍然很不平靜。


  我 原本以為,我的生活就這樣定型了,在時間的消磨下,我漸漸有如僧人入定一般,無欲無求,但進兵的一席話卻像火柴,輕易地點燃了我所有的欲望。


  也許是因為壓抑太久,迫切需要釋放,也許是因為看到進兵如此快活,我的內心得不到平衡,暗夜里,我的眼睛顯得格外發亮,一股灼熱的氣息從丹田處直涌而來。


    欲望一旦開了口,就像決堤的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


  每當想起進兵的話,我就會想到那個年輕女孩豐滿的身形,腦子里充滿幻想。


  我的沖動又頻繁起來,妻子雖然覺得奇怪,但沒問我原因,也從沒對我表示拒絕。


  可我就是不感到滿足,妻子是在配合我,應付式的態度卻總是潑我一盆冷水。


  而且,我向來對她愛護,怕宣泄出來的瘋狂會把她嚇壞的。


    迫不得已,我只能尋思著向外尋求目標。


  為了讓自己坦然,我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這么做只是為了找一個“性伙伴”,我的愛給的仍然是我的妻子。


  如果說找小姐來解決自身需要,我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心理上別扭,而且怕萬一染上個病什么的,得不償失。


  但是如果像進兵這樣去找個沒有拖累的情人,又談何容易?  我的頭上還套著“模范先生”的光環,我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上司,我該怎么邁出這難以啟齒的一步?郁悶和掙扎占據了我的身心。


    性愛兩分離各取所需  什么叫機緣巧合?正當我為難之際,有個適當的人選卻在此時闖進我的視野。


    我就職的是家大公司,向來是別的公司希望有業務往來的對象。


   安娜和我素未謀面,而且剛剛大學畢業,她卻直接找到了我,希望和她所在的公司有一些業務上的合作。


  她的大膽作風讓我驚訝非常。


  第二次見面,她就把我約去了舞廳,雖然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她的熱情還是出乎我的意料。


  音樂一起,她就主動邀我跳舞,一點局促都沒有,根本不像是一個涉世之初的女孩兒。


  我開始還放不下臉面,她大方地拖著我的手就上場了。


  曖昧的燈光下,她扭動著柔軟的腰肢,青春的身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我真的是要迷醉了。


  我們兩人的目的都表現得這么明顯,我需要她的身體,她需要我幫她拓展業務,簡直是一拍即合。


    認識不到一個月,我就和她上床了。


  如此神速,讓我覺得不可思議,而那種肉體上宣泄的快感是我始料不及的,積蓄多年的能量好像一下都釋放出來。


  我一開始就告訴她我有老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從不過問我家里的事,也不隨意打我的電話。


  一般是我有需求了,才去找她。


  她可以說是個完全合乎我標準的情人,既不會破壞游戲規則,也不會在感情上依附于我,我們之間純屬是一種物與性的關系,各取所需,兩不相欠。


    這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妻子被蒙在了鼓里。


  她向來把我當作最好的老公,當然做夢也想不到我在外面有情人。


  我也覺得自己快要瘋了,這根本違背我做人的原則,背棄了我對這個家的承諾,但性愛就是鴉片,一旦抽上了,很難全身以退。


    想想以前多么可笑,每次看到電視里頻頻出現“偷腥”的事情,我就不以為然地對妻子說:“你看這些編劇瞎折騰,生活中哪有這么多破爛事啊!”現在對比下來簡直是個諷刺。


  電視上再出現這些鏡頭的時候,我就心里打鼓,不由自主拿起遙控器換臺。


  人的心里有鬼,總是不能直面自身丑陋的。


    我原本設想得非常好,愛在左,性在右,老婆和情人鎖在兩個不同的軌道,我自由取之。


  但實施當中,性愛分離還是讓我感受到了幾許無奈。


  從性方面而言,在有需要的時候,我對安娜充滿期許,但是一旦完事,我對她年輕的身體就滿含厭倦,恨不得立刻跳落床去,遠遠地離開她。


  實際上,這種心理更多的是出于對自己的唾棄。


  她的身上“功利性”十足,行為方式完全現代派,這類女人向來是我看不起的,但現在我卻迷戀在這種關系里,欲罷不能,我厭惡起我自己。


  從愛的方面而言,躺在妻子旁邊,我感覺非常舒服,但是一旦沖動起來也是我最痛苦的時候,雖然我從未懷疑過對妻子的感情,但并不能阻止我去找安娜。


  我不知道別的男人是怎么做到游刃有余,但我明顯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我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灑脫,羞恥和罪惡感始終追隨著我。


    唯一能讓我減輕一點負擔的是,我只是在肉體上背叛了妻子,在精神上我還是忠于她的(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


  而且在大家眼里,我依然是那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片刻的歡愉和痛苦總是共存,人是種卑鄙的東西,習慣一陣子就什么都習慣了。


  不知不覺間,這種“性愛雙軌制”的生活竟然持續了三年。


    日久天長,我對安娜的感情起了微妙的變化。


  我跟她的關系原本就是性的關系,是我所不齒的。


  但是三年的時間,對一個女人來說極為寶貴,這讓我對她多了幾分感激。


  有時候她洗盡妝容,還顯露出未脫的幾分稚氣,我突然覺得有一些痛心,她這么年輕,應該是像花一樣的生命,有美麗的戀愛,幸福的家庭,正常的生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和我在一起。


  但另一方面,私心作祟,如果安娜離開,我又該怎么適應沒有她的生活?  臨別之際,我希望她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她沉吟許久,臉上泛起我從未見過的憂傷。


  她說:“每個女孩都希望有花戴,而且戴的是最漂亮的一朵,可是當她沒有能力得到的時候,那就只能換種方式,甚至是要付出些代價。


  她沒得選擇。


  ”話里帶著諸多滄桑。


  雖然我們有過最親密的關系,但也許到現在我都不夠了解她。


  從說分手到離開,她都表現得輕松自如,冷然鎮靜,但就在她出門轉身的剎那,我分明看到她眼角垂落的淚水。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是說一個華麗的轉身,就可以拋之腦后。


  安娜為我打開了性愛的大門,我恣意享受,無從顧其他,而只有當看到她眼角的淚時,我才意識到對她原來也是一種傷害。


  最無辜的是我的妻子,她像一個愛情傻瓜忠貞地守候在我身邊,這種信任讓我倍感心酸。


  安娜把那扇大門關上,我抽身以退,全然回到了妻子身邊,但在隱秘的空間,良知總是從明晃晃的記憶碎片里跳將出來,狠噬著我靈魂的安寧。


    原來,愛在左,性在右,不是每個人都玩得起這種游戲。


  何況,生活之中,性與愛的距離有多遠,誰又說得清呢?歲月垂垂老去,我們各自珍惜。


   他對蕭 雪芙介紹道:“ 大姐,這個就是南朝國的金世奇先生,他可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醫科圣手,我特地專程把他請過來的,只要他出手,相信父親絕對可以轉危為安。


  ” 齊昊跟在蕭雪芙旁邊,也見到了這個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顯,小眼睛,單眼皮,面部寬闊,顴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較低,不高,剛到蕭雪芙的下巴左右。


  聽聞介紹,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漢語,一臉自豪的 說道:“作為現代醫學的奠基者,我們南朝人的醫學界在國際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話,相信蕭 老爺子病絕不會有問題!”金世奇這個名字,蕭雪芙當初為老爺子治病的時候確實聽說過,在國際上是有不小的名氣。


  有他來的話,為自己父親做手術,成功看似確實會高不少。


  但是,轉眼又想起父親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治療。


  而且,這個金世奇是 蕭卓找來的,蕭雪芙并不想用。


  蕭老爺子經歷過兩次婚姻,蕭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過了好些年再婚,蕭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帶來的,并非蕭老爺子的親生孩子,也跟蕭雪芙沒有血緣關系。


  對于蕭卓脾性,蕭雪芙這個名義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點小聰明,卻無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蕭家的支系產業,暗地里覬覦蕭家的財產,不過由于身份原因很難進入核心圈子。


  這次那么殷勤找醫生,在蕭雪芙看來也不過是想在父親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獲得更多利益罷了。


  這點本來無所謂,可蕭卓后面隱藏的人卻不得不讓蕭雪芙顧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過這次不用了,我已經找到醫生幫父親治療了。


  ”蕭雪芙看似輕描淡寫回道,心中卻已經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這金世奇醫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腦科大夫,你不用他,還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親的性命來冒險啊。


  ”蕭卓表現出一副真誠無比的樣子。


  “蕭女士,論腦科手術,我自信華夏應該沒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來說道:“有我在,蕭老先生的手術成功率,起碼能達到六成!”六成!周邊的人頓時發出陣陣驚呼,要知道,之前別的專家給出手術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沒必要!”蕭卓的堅持讓蕭雪芙警惕之心更濃,直接拒絕道:“我們不準備做開腦手術,準備用針灸治療!”金世奇聞言,臉上浮現出嘲諷的笑容,語氣古怪道:“雖然針灸來源于我國,我也認識幾位針灸大師,但實在沒聽說過針灸可以治療腦出血,蕭女士,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嗎?”“針灸發源于南朝國?真是無知到令人可笑!”齊昊從后面走了出來,淡淡的搖了搖頭:“你們南朝國就這么喜歡把東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國人就是小國人,這臉皮也夠厚的。


  ”“這位是齊昊,父親指定他過來治療的,昨晚就是他幫忙穩住病情的。


  ”蕭雪芙介紹道。


  見齊昊不過20歲出頭,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蕭女士,你確定讓這個毛都沒長齊的 小子為蕭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連針灸都拿不穩吧,這不是在拿著病人的性命在開玩笑嗎”“是啊大姐,這小子看著也就20出頭,醫術能強到哪去?”蕭卓也在一旁幫腔。


  至于一開始就跑過來的女子雖然有些意外,不過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蕭雪芙身邊。


  “陽氣不足,精元虧損,血腎兩缺,外顯于面,內定于脈,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體都沒料理好,就出來治別人,真的好么?”齊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在說什么鬼話,我一點都聽不懂,少在這里裝模作樣的。


  ”金世奇不屑的擺了擺手。


  “聽不懂?那我就說直白點吧”齊昊臉上帶著笑容,戲謔的說道“金世奇先生,你陽痿!”齊昊的話一出,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紛紛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緊接著仿佛惱羞成怒一樣,漲紅了臉,對著齊昊瘋狂咆哮起來:“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齊昊看著拼命否認的金世奇,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道:“你這身體狀態,再耽擱個半年時間,那你就一輩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時間?!”金世奇聽到齊昊的話,整個人都激動的發抖,不過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把表情收斂,只是眼睛還死死的盯著齊昊,試圖想看出他是否說謊。


  金世奇的陽痿之癥,是從一年前開始的,為了治療,他轉換各種身份尋求各種專家,可是最后換來的都是一場又一場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自信驕傲,實際上就是為了掩蓋內心的自卑跟無奈。


  今天,齊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來他的問題所在,并且還一下就說出只有半年時間,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經打定主意,私底下要問個明白,當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認的。


  “年輕人,我不計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強裝鎮定,倨傲的說道:“現在我們討論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說些有的沒的。


  ”“就是,小子,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耽誤了我父親的病,后果你承擔得起嗎?”蕭卓喊道“你說不讓 金醫生動手,難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體是不斷的變化的,任何一個醫生都不敢說有百分百的把握。


  ”齊昊搖了搖頭。


  “既然沒把(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難道你要把父親的命交到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這家伙連正式醫生都不是吧?”實際上,蕭卓所說的這一點,也恰恰是蕭雪芙所以顧慮的。


  坦白說,她心里對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畢竟金世奇聲名在外,腦科這個領域上,他的確是有著真材實料。


  而之前不想讓蕭老爺子開刀,一是考慮到蕭老爺子年事已高,風險大,二則蕭老爺子在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所以蕭雪芙才去找齊昊。


  但是現在不同了,金世奇在這里,動手術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齊昊這個來歷不明,醫術不明的年輕人,實際上蕭雪芙的心里已經傾向了金世奇,盡管他是蕭卓找來的。


  但是老爺子的能否治愈對她來說實在太過重要,失去老爺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馬上就會被趕下總經理這個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賭。


  蕭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皺成了一團,還是開口道:“齊昊,要不先讓金醫生看看?”雖然是征詢的語氣,不過齊昊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蕭雪芙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齊昊也是一個傲氣的人,既然蕭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沒必要淌這趟渾水,點了點頭道:“既然蕭總想讓金醫生來操刀,我沒有意見,不過我希望,能讓我在手術室外等著。


  ”昨天跟蕭老爺子相遇,齊昊對這個老頭也有不錯的好感,希望一會如果真出了事的話,他能及時拉一把。


  “當然沒問題。


  ”蕭雪芙點了點頭:“那就勞煩金醫生了。


  ”“沒問題,有我出手,絕對沒有問題!”金世奇信誓旦旦,滿臉自傲的說道。


  眾人商議完畢之后,蕭老爺子就被推進了手術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術進行了接近兩個小時,蕭家的人在手術室外等著,一個個坐立不安,反觀是齊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閉目冥想。


  “喲呵,你這小子,臉皮還真夠厚的,一會把老爺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見齊昊這么的淡定自如,蕭卓不由得嘲笑道。


  齊昊沒有理會他,蕭卓于是更加的起勁,剛想繼續諷刺,就被蕭雪芙打斷了。


  “老二,給我閉嘴!大家都煩著呢!”蕭雪芙訓斥了一聲,緊接著看向齊昊的眼神也有一絲的煩躁。


  這里所有人都那么擔心,就齊昊一個人這么從容,是個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術室終于傳來了響聲。


  “吱呀”一聲,手術室的門被推開,金世奇走了出來,摘下口罩,輕松的說道“手術很成功,老爺子沒事了。


  ”“謝謝你,金醫生!”蕭雪芙激動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連連感謝,周圍的人也如釋重負。


  “我都說了,金醫生的醫術那可是經得住考驗的,又怎么會像某些無名小輩一樣過來這里招搖撞騙。


  ”蕭卓此時也松了口氣,畢竟金世奇是自己帶來的,這要是出了事,他的責任可就大了。


  不過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齊昊,蕭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這父親手術成功,你看著家伙一臉的無所謂,是不是希望父親的手術失敗啊?”蕭雪芙眉頭一皺,看向齊昊,眼神中也有一絲不滿產生。


  “既然老爺子沒事了,那我就先告辭了。


  ”感受到蕭雪芙的目光,齊昊知道自己已經沒必要留在這里了,于是準備離開。


  “慢著!”蕭卓攔住了齊昊“大姐,這種招搖撞騙的騙子,一定要把他抓起來,免得他四處騙人。


  ”齊昊沒有惱怒,轉身看向蕭雪芙。


  蕭雪芙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說道:“讓他走吧。


  ”齊昊畢竟是自己父親親自點名,也是自己去請過來的,整個過程雖然沒什么表現,但是人家也畢竟沒有做什么,無緣無故把齊昊抓起來,以蕭雪芙的身份,還真做不出來。


  而她想不到的是蕭卓正想憑此來打擊蕭雪芙聲望,自己帶的醫生治好了老爺子,而蕭雪芙帶來的醫生卻是個被抓起來的騙子!只要坐實這個,到時就算老爺子不說,家族內部其他人也會對蕭雪芙產生別的看法。


  蕭卓一個激靈,正打算繼續爭辯的時候,手術室中的一個護士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


  “醫生!醫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蕭家眾人臉色大變,此時剛好蕭老爺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身邊的監視器不斷的發出“滴滴滴”的警報聲。


  “封口之后本來一切妥當,但是在準備出來的時候,突然顱內壓急劇上升,血壓提升很快,心率已經低到20,現在情況非常緊急,病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護士迅速將目前的情況報告了一遍。


  “怎么會這樣!”金世奇顯得有些慌亂,不斷的對比著手中跟監視器上的數據,一滴滴的冷汗從腦門處滴落下來。


  “金醫生,到底怎么回事!”蕭雪芙此時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雙眼冷冰冰的看著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蕭老爺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東升市了。


  “大姐,別急,有金醫生在,父親他不會……..”蕭卓仿佛還沒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對蕭雪芙說道。


  “你給我閉嘴!”蕭雪芙一聲怒吼,一巴掌把蕭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親有什么事,你們兩個,就去為父親陪葬!”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森森寒意,讓蕭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陣發抖。


  老爺子不僅是蕭雪芙的父親,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蕭老爺子死在這里,她不介意拿這個沒有血緣的弟弟開刀。


  金世奇拼命的對比著數據,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監視器上,蕭老爺子的生命數據在不斷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點點的變得冰冷。


  此時的他,已經后悔接了這個工作。


  “會不會是有新的出血口沒被發現?”終于,站在不遠處的齊昊開口說道。


  “新的出血口!”聽到齊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對著數據反復對比,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沒錯,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連忙對蕭雪芙說道“應該有兩到三個小出血口,在照CT時候沒發現,此時突然破裂,所以導致現在的情況”“那要怎么做?”蕭雪芙不想聽金世奇的廢話,直接問解決方法。


  “只能再開刀……”金世奇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只不過剛開了一次刀,在開刀的話,以老爺子的年紀,那成功率不足…….”說到這里,金世奇已經不敢說下去了。


  “不足什么!”蕭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領,冷冷的說道“給我說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兩成……”金世奇哭喪著臉說道“但是如果半個小時內不做手術的話,老爺子就必死無疑了!”“混賬!”蕭雪芙很想把眼前的這朝國所謂的名醫打死,但是現在手術技術最好的就是他,為了自己父親,蕭雪芙還真的不能動手。


  “還有沒其他辦法?”蕭雪芙此時也冷靜了下來,放開金世奇,冷冷的問道。


  “沒有!”金世奇此時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囂張自信,他知道,今天沒有奇跡出現的話,自己算是完蛋了,這兩成的概率他還是說多了,實際上他出手的話,一成概率就頂天,相當于是說,沒有幸運女神眷顧的話,老爺子是必死無疑了。


  只是他不敢說實話啊,一旦說實話出來,立馬就得陪葬,蕭氏集團在深市的勢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辦?”蕭雪芙此時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再開刀吧,不足兩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開刀吧,那是必死無疑,哪怕是果斷如蕭雪芙,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讓我試試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齊昊,最終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心,不忍心蕭老爺子就這樣喪命,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齊昊,你?”蕭雪芙眉頭一皺,不明白此時齊昊突然這么說是為什么。


  不過金世奇倒是大喜,畢竟齊昊出手的話,到時候老爺子死了,也有個人和他一起承擔責任。


  “蕭總,我覺得可以讓他試試!”金世奇假惺惺的說道“我出手的話,雖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畢竟兩成的把握,風險還是偏高,齊昊既然主動請纓,想來應該有不小的把握,為了老爺子著想,我愿意讓賢,讓齊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說明不是自己醫術的問題,再強調齊昊主動請纓,自己為了病人著想才讓位,這樣一來,三兩下就把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擇聰明,救不活,那是齊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這點小伎倆當然瞞不過蕭雪芙,不過她也沒時間計較,只是問道“你有把握嗎?”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433157.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7144072.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6626822.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5585572.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295848.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5854397.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5641437.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8482004.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6883364.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664144.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