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藥

下藥


傾訴:桑格子整理:夏莫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找個深愛自己 的人,平淡卻不失幸福的過一生。


  還在念高中的時候,母親就 跟我說,找男朋友一定要看準, 家庭條件要不錯,關鍵是人也要上進有 能力


  她強調的并不是人品好,而是前者家庭條件要好。


  我知道母親跟著父親過著窮苦的日子是過怕了,即便是后來有了點錢,她也覺得她的這一生享受的幸福并不多。


  表面上我的很贊同母親的說法,但我更在意的是后者人要好,有能力就行,至于家庭條件并不太看重,最重要是找一個彼此相愛的人。


   阿華來到 公司的那天,他像所有的畢業生一樣,在我面前顯得有幾分膽怯。


  我在這家公司主管人事這一塊,他正兒八經地介紹自己,小心翼翼地詢問待遇。


  說話的時候臉紅到耳根。


  看他的簡歷,察覺他還是很有能力的,只是缺少鍛煉。


  第二天,我便通知他來上班。


  來公司之后,他特別有干勁,特別努力,特別勤奮。


  雖然大多的 新人在進公司之后,都特別有熱情,但我還是很看好他的。


   男友跪求我向好色上司獻媚(2/2)在第一批篩選過程中,阿華被留了下來。


  他那天高興地給我發來簡短的信息,說要請我吃飯。


  我算得上 是他在這家公司的第一個朋友吧,他是這么跟我說的。


  我比阿華要大兩歲,來這家公司也有一年多了,對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清楚。


  一邊吃飯,一邊告訴他 老總和他上司的一些喜好,最看重的是員工的什么。


  這個時候,我只是想幫他,希望他能在公司有所發展。


  之后,阿華比所有的新人都顯得要努力,所創造的業績也比他們都高。


  才進公司半年,他就被漲了兩次工資,每每老總在鼓勵新人的時候,就會拿他做榜樣。


  他每取得一次成績,都會先告訴我,然后拉我出去吃飯,或者逛街。


  我們公司有規定,不能在公司內部談戀愛。


  阿華對我表白的時候,跟我說不要怕,不告訴別人就可以了,戀愛是我們兩個人的事。


  我們在公司就像普通員工一樣,下班之后我們就去約會,享受情侶之間所有的喜悅和幸福。


  男友跪求我向好色上司獻媚(2/2)但是我沒有想到,這會是他的計謀,我不過是他的一粒棋子。


  阿華知道我每次都會陪同老總出差,老總雖然賞識阿華,但還在考察他。


  而最近,區域經理的職位一直都空著,以阿華的能力是可以勝任的,但他才進公司并不久,多多少少會有些人不服。


  這是和阿華在一起的第三個月,他總跟我說以后要給我不一樣的幸福,要讓我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但是,在出差前一天的晚上,他顯得很躊躇不安,他問我能不能幫他個忙。


  我以為他能有什么事,要他盡管說。


  他說,你出差的時候,多對老總好一點,多替我美言幾句。


  你說的好一點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老總是什么樣的人,每一次我都特別的提心吊膽,他竟然還要我對他好一點……他突然跪在我面前說,格子,就這一次。


  我不能失去這一次機會啊,格子。


  以后我會加倍補償你的。


  一個人想要獲得成功是沒錯的,但怎么可以這么不折手段,更何況我是他女朋友啊。


  我看著眼前的人,他竟然是這么的陌生。


  那一次,我沒有向老總表示任何一丁點的好,我只是去工作的,我也有我的原則,哪怕是在愛情面前,也不會妥協。


  男友跪求我向好色上司獻媚(2/2)我回來之后,他沒有坐上區域經理的位置,他那天很失落,我安慰他以后會有機會的。


  他突然吼我,機會,你知道機會有多難得嗎?我們因為這一次的吵架而分手了,短暫而幸福的愛(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情,只在我身邊停留了一下,卻給我帶來巨大的傷害。


  愛一個人,不是就應該一心一意的呵護她,愛她嗎?但是,我一點也不后悔沒有為他爭取機會。


   “你眼中還有沒有我這個主任了!好,我告訴你齊昊,你被開除了,現在就收拾東西馬上給我滾!”“行,至少我無愧于心!”齊昊眼中閃過一絲怒色,隨即離開。


  他自有依仗,并不擔心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就回老家繼承老爹的醫館,也比在這里受氣好。


  昂首走出辦公室,路上齊昊看到了一群人徑直走向陳 富國的房間,不過他也沒在意,回到自己的位置,便準備收拾東西離開。


  “主任,你消消氣,別氣壞身子了,不值當。


  ” 林媚連忙關上門,給陳富國按摩,幫他消火。


  “瑪德,一個小小實習生,居然敢那么囂張”陳富國一臉的憤怒,不過當他眼睛瞄到林媚敞開的衣襟時,心里又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哎喲,主任你好討厭。


  ”林媚注意到陳富國的目光,故意把衣領拉敞開,讓他可以看到里面更多的風光。


  “ 你這小蹄子,有你在身邊,我真是要日夜‘操’勞了”陳富國賤笑一聲,把林媚一把抱在懷里,重新開始剛才被中斷的事。


  “咚咚咚”一陣平緩的敲門聲響起。


  “誰啊?”陳富國不耐煩的喊道,雙手不停歇的繼續動著。


  “ 韓立,我找齊昊!”“沒空,現在正忙著看病呢,走吧,下次預約個時間再來。


  ”陳富國此時已經被色欲沖昏了頭腦,也不多想,直接讓門外的人離開。


  “主任,是韓 院長啊,門外是韓院長!”林媚原本滿臉潮紅,聽到門外是誰之后,頓時臉色大變,掙扎著站了起來“韓院長!”反應過來的陳富國馬上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一把推開林媚,沖到門口把門打開,連衣服都忘記整理了,顯得狼狽不堪。


  “ 陳主任,你還真的是忙于業務啊,連見見我這院長的時間都沒有。


  ”韓立面色一黑,看到陳富國被扯的半開的白大褂,又看看房里林媚一臉不正常的潮紅色,哪里不知道剛才正在發生了什么事。


  “我身為主任,理應以身作則,忙點沒什么,都是應該的。


  ”陳富國不斷的點頭哈腰,一臉諂媚。


  “哼!”當著外人的面,韓立也不好發作,對身后的一名穿著OL裝的女子歉意道:“蕭總,讓你見笑了,里面請。


  ”只見一個容貌精致,身材高挑的女子帶著兩個虎背狼腰的跟班走了進來,她戴著黑框眼鏡,腳踏黑絲高跟, 眼神凜然,往那里一站,久居上位的氣勢自然散發出來。


  這個女人不好惹。


  只是瞄了一眼,陳富國心里便自然閃現出這個念頭。


  待看到韓立主動讓位給她,更加肯定女子不是個普通人。


  “這位是日升集團的總經理,蕭 雪芙女士。


  ”只是淡淡一句,陳富國便心頭劇震,無他,實在是升日集團太有名了!國內排名前三,全球排名前十的超級巨頭企業,旗下產業眾多,橫跨多個領域,據說還有軍方背景摻雜其中。


  作為日升集團大本營的東升市,這里將近有一半的產業都刻著日升的影子。


  而其集團老總蕭雪芙,那可是跺跺腳,整個東升市都得抖一抖的大人物。


  這種級別的存在站在自己面前,陳富國又哪里能鎮定得下來。


  “蕭總,大駕光臨,實在蓬蓽生輝,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可以幫到您的呢?”陳富國已經徹底放棄了自己的臉面,把自認為最親切最謙卑的姿態展現在蕭雪芙面前,那諂媚的勁兒,簡直比見到他親生父母還要來得狂熱。


  而林媚則是不易察覺的后退了幾步,她與蕭雪芙比,猶如云泥,攀比的心思有都不敢有。


  面對著陳富國的諂媚,蕭雪芙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明顯的厭惡之色,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只得壓著性子問道:“聽說,你這里有個叫齊昊的實習生是嗎?”“齊昊!”陳富國心中一凜,隨即不停偷瞄蕭雪芙,想從她臉上看出點什么端倪,只是蕭雪芙萬年冰霜的表情實在讓人難以知曉她的真實情緒。


  而韓立站在旁邊也是一臉疑惑,這一大早蕭雪芙就來勢洶洶,指名道姓要找齊昊,他現在只希望齊昊千萬不要惹到蕭雪芙,不然他這個院長估計也當到頭了。


  猶豫了一會,陳富國發現蕭雪芙好像有些不耐煩,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蕭總,請問您認識齊昊?”蕭雪芙沒有回話,宛如刀鋒般的眼神平靜的盯著陳富國,熟識她的人都知道,蕭雪芙向來雷厲風行,不喜歡說廢話,尤其現在問他話的還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科室主任。


  被這么一盯,陳富國頓時汗就下來了,蕭雪芙想要弄死他,那就和踩死一只螞蟻沒什么區別。


  “蕭總稍等,我立馬就去喊他過來。


  ”說完,陳富國就著急忙慌對的跑了出去,同時心里不停祈禱著齊昊可千萬別走了。


  不一會兒,就看見陳富國滿臉堆笑的拉著齊昊走了過來。


  “你就是齊昊?”蕭雪芙站起來,緩緩踱步到齊昊面前,高跟鞋敲擊地板的聲散發出淡淡的壓迫感。


  齊昊將近180的身高在場中已經算是高的了,但是這個女人居然能和他平視。


  “我就是齊昊。


  ”面對蕭雪芙凌厲的目光,齊昊面色不變,眼神清澈。


  他知道面前這人的權勢,雖然有些驚訝名震東升的蕭總是個如此美麗的女人,但他依舊不卑不亢。


  蕭雪芙有點訝異,這個年輕人居然能如此鎮定,她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贊賞之色,而后繼續問道。


  “你昨晚,在文成路那邊的森林公園,是不是幫一位老者進行了針灸?”“沒錯。


  ”齊昊坦然點了點頭。


  昨天晚上,長達四年的封針期剛好解封,又正好遇到一位談吐投機的老先生,跟自己對弈的時候病發,于是齊昊毫不猶豫用了尚未掌握針術幫他治療,算是救了老人一命,盡管傷了元氣,但他并不后悔。


  不過齊昊好奇的是,為什么蕭雪芙會找到自己?“被你針灸之后,那老者沒多久就進了醫院,而他是我的父親!”蕭雪芙此話一出,整個房間剎那間變得極度壓抑。


  韓立憤然的看著齊昊,目光有些憐憫,也有些痛恨,一生把精力都奉獻給醫學事業的他,最痛恨就是胡亂醫治的庸醫。


  林媚看著齊昊,一臉的驚訝,心中卻是快意之極。


  之前還以為齊昊攀上了根大腿,沒想到最終是這么個結果。


  最開心的當然要數陳富國。


  一開始還以為齊昊跟蕭雪芙有什么關系,嚇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的,不過現在看來,這是來尋仇的啊。


  陳富國頓時熱血上涌,感覺自己一飛沖天的機會到了。


  “混賬!”陳富國此時瞬間站了出來,走到蕭雪芙旁邊,痛心疾首的說道:“齊昊啊齊昊,果然我一直以來沒看錯你,你就是個醫德敗壞的家伙。


  ”“之前亂給病人開藥方,現在還居然還敢胡亂給人針灸,你這庸醫,你這草菅人命的敗類,你就不配繼續當醫生!”陳富國唾沫星飛的罵著,心里正得意自己反應迅速,這次表現好了,在蕭雪芙心里留下個不錯的印象,那以后升職加薪還不是唾手可得。


  陳富國罵的得意洋洋之時,卻沒有發現蕭雪芙的眼神越來越冷。


  “啪!”的一聲。


  清脆,響亮。


  場上眾人都有些懵逼,尤其是暈頭轉向摔在了地上的陳富國。


  蕭雪芙的手還保持揚起的姿勢,眼神淡漠。


  齊昊眉毛微挑,心中卻有些贊嘆,這一個耳光打的真漂亮。


  陳富國則是一臉懵逼看著蕭雪芙,眼神中有數不盡的委屈,這劇本不對啊,為什么自己會被打。


  只見蕭雪芙放下手,冷笑一聲,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剛才說,齊昊是庸醫?”空氣靜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這一連串的變化反轉,讓在場人的腦子都有點拐不過彎來。


  先是蕭雪芙說齊昊的針灸使得他父親入院,緊接著陳富國跳出來指責齊昊庸醫,然后蕭雪芙又直接給了陳富國一個大嘴巴子,這里面的邏輯因果,實在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蕭總,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雖然忌憚蕭雪芙,但怎么說,陳富國也是自己手下的人,當著自己面前打他,韓立要說視若無睹,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沒誤會。


  ”蕭雪芙眼皮都沒翻一下,平靜的說道“他罵齊昊是庸醫,我就打他,很正常。


  ”“可是,蕭總你剛才不是說,齊昊的針灸害的你父親進了院嗎?”韓立一臉的不解,剛剛爬起來的陳富國心中也是很不爽,我幫你父親出頭,你還打我,有錢就能不講道理了?“這個,我可以解釋下原因。


  ”自始至一直保持旁觀者態度的齊昊終于開口了。


  “昨晚,蕭老爺子情況很危險。


  ”“暗疾發作,血管爆裂,我當時用針灸幫老先生止血,同時疏導出部分的凝固血塊。


  在幫他穩定病情后,就讓他盡快去醫院接受治療,畢竟我當時也只是應急之施,沒有完全治好。


  ”“也就是說,蕭總說的住院,是蕭老爺子被你救了后再住院,而不是因為你胡亂針灸導致的?”韓立捋清了思路之后問道。


  “沒錯。


  ”齊昊平靜的說道,同時眼神有些玩味得看著陳富國,這位剛才得表演可是非常精彩呢。


  而這邊陳富國早就是一臉吃屎得表情,這回真的是自己犯賤了,別人都還沒說完話,自己就跳出來急于表現,結果伸出去臉給人打。


  教訓完了陳富國,蕭雪芙像是隨手處理一件辣雞一樣,毫不在意,轉向齊昊道:“齊昊,我也不廢話,現在我父親舊疾復發,昏迷前指定讓你過去,而醫院那邊說開刀的話,風險很高,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救救我父親”蕭雪芙倚靠在桌邊,圓潤飽滿的身材的體現的淋漓精致,但她接下來說的話卻讓在場的人震驚無比。


  “只要能救我父親,我蕭雪芙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蕭雪芙盯著齊昊的眼睛,神情無比鄭重。


  “力所能及之內的所有要求!”蕭雪芙答應的一個要求!聽到這個許諾,哪怕是韓立這種對物質不怎么看重的人,也是滿臉的羨慕,更不用說雙眼放光的林媚跟目瞪口呆的陳富國了。


  “抱歉,我不能。


  ”誰知道齊昊輕輕的搖了搖頭,拒絕了蕭雪芙的請求。


  “我已經不是一個醫生了,無法替你父親診治。


  ”“怎么回事?”蕭雪芙聽到齊昊的回答,一直都以冰山示人的臉上,首次出現了憤怒的神色。


  “剛才陳主任已經把我開除了,我以后連實習醫生都不是,又怎么能給人醫治?”齊昊一句輕飄飄的話,嚇得陳富國撲通一聲癱倒在地,站在一旁的林媚也下意識往旁邊移了幾步,仿佛要跟陳富國劃清界限。


  他們明白,齊昊這是要和他們清算了。


  “韓院長,我要一個解釋!”蕭雪芙轉過身,向韓立厲聲質問道。


  如果齊昊不出手的話,自己父親就只能冒險開刀,這里面的風險太大,她承擔不起。


  “陳富國,你給我說清楚,齊昊這么優秀的醫術,怎么會被開除!今天你不給我說清楚,你這主任的位置就做到頭了!”感受到蕭雪芙心中的憤怒跟他身后那兩個保鏢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韓立只好把矛頭指向陳富國,硬著頭皮問道。


  “院長,我,我……”陳富國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說,畢竟趕走齊昊的事情本來就不光彩,哪怕是有正當理由,在蕭雪芙面前敢說?這不是找死嘛。


  “院長,這事情我知道!”此時林媚突然站了出來,滿臉正氣,憤慨的說道:“陳主任一直在針對齊昊,時不時找點事情刁難他,這次把齊昊開除,也是因為齊昊沒有按照陳主任的藥方對病人開藥,逮住這個借口就把齊昊開除了,實在是無恥之極!”此時的情況,林媚看得清楚,這個時候還不站隊的話,爭取點齊昊的好(兩性口述小說)感,一會就得為陳富國陪葬,她可沒那么重感情。


  “林媚,你……”陳富國被林媚的落井下石給噎的差點喘不過氣。


  這浪蹄子,需要自己的時候就在胯下婉轉承歡,大難臨頭了就踩自己一腳,變臉如此之快!齊昊一臉平淡的看著這一切。


  對于林媚的選擇,他沒有感到絲毫意外,這女人精明得很。


  林媚現實,是為了生存,陳富國活著是在害人,不知道有多少貧苦家庭因為付不起高價的藥費,只能等死。


  所以齊昊可以放過林媚,但是絕不會放過陳富國。


  “藥方?拿來看看”在韓立的吩咐下,林媚把那張病歷表遞了過去,此時的陳富國滿臉大汗,已經心如死灰,怎么掙扎也是于事無補。


  “這藥開得沒問題啊。


  ”韓立仔仔細細的看完之后,向陳富國責問道:“陳富國,這是怎么回事?!”“這個藥開便宜了。


  ”還是林媚搶著回答道:“陳主任和齊昊的開的藥效雖然相同,但是后一種藥,陳主任可以抽成好幾百,齊昊開的藥沒有抽成,所以陳主任就用這個借口把齊昊給開除了!”既然已經站隊,林媚也就索性把事情統統抖了出來,做人就最怕首鼠兩端,為人精明的林媚又怎么會不懂。


  “韓院長,看來你這第一人民醫院內部有些問題急需解決啊,我看得找個時間跟林國棟好好談談才行。


  ”蕭雪芙隨口一說,韓立馬上就慌了。


  林國棟,那可是衛生局局長,他一聲令下,自己還不是分分鐘撤崗離職?、加上這件事本來就是陳國富理虧,也由不得他不客氣了。


  “陳國富啊,陳國富啊,我當初提拔你上來,你是怎么跟我保證的!現在卻做出這樣的事情,太讓我失望了!”韓立滿臉痛心疾首的表情,繼續怒罵道:“你為了賺錢,罔顧了自己作為一個醫生的責任,你跟本就不配當一個醫生!”“從今天起,你陳富國不再是我院的科主任,甚至不再是我院的醫生,現在馬上給我滾!”韓立的咆哮聲傳到了走廊上,加上門本來就半掩著,很快就聚集了一批人過來。


  陳富國聽到這話,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地,連滾帶爬的撲到齊昊面前大神求饒,鼻涕橫流,再也不復剛才威嚴的模樣。


  “齊昊,你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吧,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敢收回扣了,我保證以后當個好醫生!”哭聲震天,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陳富國有天大的冤情。


  他沒有去求韓立,因為他知道,目前能做主明顯是齊昊,如果齊昊不饒了自己,那他的醫生生涯算是完了。


  “我的天,陳富國那老東西居然在給齊昊求饒?我的眼睛沒花吧!”“真的假的,剛剛齊昊不是還要被開除的嗎?”“真是沒想到,一個實習醫生居然讓科室主任跪地求饒~”“你們沒看見看那個女的嗎,估計就是齊昊請的大靠山。


  ”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9258690.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169789.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1122999.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7405743.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6943165.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2181017.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8971680.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2935849.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8365559.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651110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