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stasia devine

anastasia devine


猛地一把,他將 趙翠嬌媚的 身子攔腰抱坐在了身上。


  “ 小翠,幫幫我, 王叔好難受,那里好難受……”粗重的喘息聲響起在耳邊,趙翠心中熱浪滔天。


  不等她說話, 老王的手掌已經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想到兩人的身份,小翠想過要掙扎。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 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這種幾年沒有體驗過的舒適和刺激,讓趙翠全身失去了力氣,徹底癱在了老王懷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聲。


  她真的無法再堅持了,那種難耐,她受夠了……“那……你輕點,我好久沒嘗試過了……”老王太興奮,太過癮了,連說話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費,朝著趙翠那里伸出了手……只見老王用力按著她的身體,然后一頭扎了下來,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略起來,由上而下……尤其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平時有需求的時候,都是忍著的,此時她特別想要……特別是想到她跟老王的年紀,居然讓她有一種別樣的刺激感,讓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只要她不說,那就沒人知道了……體內強烈的需求讓小翠忍不住開始找借口來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只是還沒等她完全說服自己。


  受不了了,老王大手一把就往趙翠的小褲褲上薅了過去。


  可是他的動作實在有些太過粗暴,竟然扯的趙翠好痛。


  “別,別,你扯著了,都拽下來了,啊!好痛!”旖旎的央求聲出口,老王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什么東西了,趕緊松開手。


  隨著五指張開,還真有些黑東西緩緩飄落,都給拽斷了……不過這種刺激,讓老王更加的興奮了!此時,老王已經撐開她的腿,調整方向往她身上壓了下來……而這時候的趙翠,卻因為那種撕扯痛楚,猛地回過神來。


  她不能這樣做,真的不能,她不想活的沒有尊嚴!就在老王準備最后的沖擊她嬌媚的身體,她猛地一下子掙扎出老王懷抱。


  慌亂的整理著裙子,趙翠紅著臉亂糟糟的說著,“王叔,菜焦了。


  ”話完后,趙翠立刻羞紅著臉蛋兒急匆匆的逃離了浴室,根本不給老王說話的機會。


  老王伸手去抓,沒抓著。


   望著趙翠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悶極了,幾乎要吐血。


  眼瞅著就要的手了,竟然被趙翠給逃掉,簡直是……,艸!狠狠拍打著雙腿,老王咬牙暗道:“趙翠,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你死去活來……”心中發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王卻有點尷尬,還有絲愧疚。


  如果自己真吃了趙翠,那也不會如此尷尬。


  吃過晚飯,倆人在客廳里看電視,誰也不開口。


  關于洗澡的那件事,倆人也沒有提起過。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趙翠羞澀的不敢看老王,惟恐想起洗澡事的畫面。


  然而老王卻提起了澡堂里的那點事兒。


  “小翠,對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動了,可是你實在太漂亮了……”“這些年,我都沒接觸過女人,所以自制力有點差,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后我會補償你的。


  ”老王說的特別誠摯,并且很鄭重的端起一杯茶遞給趙翠,向她賠禮道歉。


  這會兒的趙翠,腦子亂糟糟的,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可捫心自問,她對老王下午的舉動并不反感,反倒讓心里萌動開來,春波蕩漾。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她整晚都在腦袋里醞釀著離開的念頭,她怕自己真的跟老王發生關系。


  她心中告誡自己:你是來當保姆的,不是為了五千塊錢出賣自己肉體的。


  可是醞釀了一整晚,趙翠離開的念頭也沒說出口。


  因為她需要錢,畢竟在老家的 兒子還得吃飯還有老人要養。


  況且對于老王,說不上討厭,尤其是想起小老王的猙獰樣子,她甚至還有些渴望……最終,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杯道歉茶給接過手喝了。


  總之算是接受了老王的道歉,而且以后也會留下來繼續工作。


  喝完茶后不多會兒,趙翠就說先睡覺了,回到了自己臥室。


  望著那婀娜離去的背影,老王剛才看到趙翠偷偷瞄了自己小老王,若有所思道,“還是惦記著自己的本錢啊!”一邊低聲嘀咕著,他邊滾動著 輪椅回到了臥室。


  回到房間,滿腦子都是趙翠白花花嫵媚身子,老王期待著打開了手機監控。


  這會兒趙翠回到了自己臥室,也該脫衣服睡覺了。


  縱然他今天沒能嘗到趙翠的滋味,可對著旖旎的身子自我釋放下,勝過靠電影百倍。


  只是當實時監控畫面出現在手機屏幕上后,老王才發現趙翠根本沒脫衣服。


  她依舊穿著那條花布裙子,半躺在床上,手里還 拿著手機,不知在跟誰打電話。


  不過表情很溫柔,充滿了母愛的慈和,想來是在跟老家的兒子通話。


  老王耐住心思等,終于在十幾分鐘后,趙翠掛斷了電話。


  可是她依舊不脫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著,時而還會下床溜達會兒,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個小時過去了,趙翠像是在翻來覆去的考慮什么,就是不脫衣服睡覺。


  老王都急了,他還等著看趙翠誘人的身子,干那事解決一下呢!又過了五分鐘,趙翠再次下床了。


  不過這次她沒溜達,而是直接打開房門,往衛生間去了。


  老王當時就興奮了,等的就是這個!趕緊調畫面,當趙翠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中時,他激動的趕緊脫褲衩兒。


  那大腿深處的秘密地帶,他可是最期待了!當趙翠婀娜的身影出現在衛生間里時,老王興奮到難以自持,左手做好了準備……真操蛋的是,趙翠竟然拿裙子套住馬桶,僅掀起屁簾,一只手在裙內脫起了小褲褲。


  什么都沒看著,把老王給氣的,差點沒把手機摔了……今晚天氣特別悶,天氣預報說有雷雨。


  見趙翠已經開始解決問題,老王悻悻地提上了褲衩兒,今晚肯定見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時候,突然,天地間暴起驚人的轟鳴聲,仿佛炸裂了天際。


  那雷聲就跟落在人頭頂上似的,把老王給嚇了一跳,褲衩兒都提歪了。


  正在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了斥滿恐懼的尖叫聲。


  老王發現這會兒趙翠竟雙手捂住腦袋,閉著眼睛尖聲大叫,身子瑟瑟發抖。


  好機會!老王瞬間滾動著輪椅就沖出臥室,往衛生間去了。


  衛生間門沒關,老王直接坐著輪椅沖了進去。


  他都想好了,趙翠問他為什么闖進來,他就說最近有賊入戶,擔心趙翠的安危。


  可沒成想,沖進衛生間的他都還沒來得及解釋,趙翠就猛地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他。


  老王本來是惦記著趙翠神秘花園,想找個機會來看看過眼癮的。


  哪想到,趙翠竟然直接撲了上來,而且身前那渾圓挺翹的玉峰,正緊抵在他胸膛上。


  縱然隔著花布裙子,也讓老王清晰感受到了她那兒的溫熱以及壯闊雄偉。


  趙翠嚇的在懷中瑟瑟發抖,老王則被她身前的嬌媚給擾的火氣大盛。


  不自主的,他的小老王就有了強烈反應。


  趙翠身子比較靠前,恰好就撐在她小腹下方,可離下面更迷人的地方還有段距離。


  老王發現這點,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輪椅。


  趙翠受力站不穩當,一下子就側身跌坐向老王,而且位置特別巧,正是小老王那兒……在趙翠跌坐的一瞬間,老王只感覺小老王緊擦著兩條溫熱的大腿中間,然后一下子就蹭了過去。


  與此同時,趙翠更是爆發出醉人的嬌吟,不由自主的聲音從腔子里擠壓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處的滾燙,趙翠著急忙慌的站起身來,臉色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紅柿。


  真是羞死人了,既然主動撲入人家懷抱里,還差點坐吞進去……羞澀慌亂中,趙翠忙向老王解釋,“王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從小就怕打雷,小時候親眼見過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樹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趙翠那么怕打雷。


  不過老王卻在乎這個了,他現在被趙翠渾圓的翹臀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著,今晚得想個辦法,跟趙翠發生些關系才行。


  正琢磨著,突然,又是一記更為響徹的驚雷炸起。


  聲音震的讓人頭皮發麻,小區里的車子都被震的報警聲大響。


  再看趙翠,她已經嚇的緊捂耳朵瑟瑟發抖,就跟受驚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老王當時就有了主意。


  他一臉正經的說道:“小翠,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個屋吧,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趙翠瞬間羞的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王睡一張床上去。


  不過沒等她說什么的,老王就正氣凜然的說道:“你別想多,你在床上睡,我在輪椅上睡。


  ”老王表現的這么正人君子,還自嘲說是個廢人,這讓趙翠有些不好意思。


  趙翠聽到后,臉上露出一副嬌羞的模樣,原來不是睡同一張床……但她還是有些羞意,畢竟要跟剛相處一天的男人在同個房間里睡覺,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王再三堅持,還說前段時間小區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盜竊,甚至差點殺死房主。


  趙翠害怕了,加上又有驚雷炸響,她這才慌亂的答應下來。


  老王心底暗暗高興,只要人來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張床上去。


  小翠來到老王房間,他果真坐在輪椅上,并執意要求趙翠上床睡覺。


  趙翠原本還推脫自己坐著睡,但堅持不過老王,沒辦法就上床了。


  在趙翠上床后,老王坐在輪椅上閉眼休息,可他的精神專注在床上的動靜。


  他能聽到趙翠窸窸窣窣翻來覆去的聲音,起初他以為是害怕雷聲,可漸漸又覺得不像。


  半個小時過去后,趙翠依舊沒睡著,于是老王也睜開了眼睛。


  “小翠,睡不著嗎?”趙翠低語了聲。


  “恩。


  ”老王年長趙翠二十多歲,那里還看不出她的心思。


  眼珠子稍微一轉,老王就明白了趙翠的心思。


  “我聽家政說你還有個二歲兒子,你是不是想兒子了?如果想的話,你可以接過來。


  ”“不……不好吧。


  ”趙翠被一語猜透了心思,連忙擺手拒絕。


  包吃包住每月還拿走五千塊錢,如果把兒子過來的話,自己到底是照顧老王,還是照顧自己兒子啊。


  但老王并不介意這個,他說,“帶過來吧,你兒子二歲這個年紀正是需要母愛的時候,你要是缺錢的話,跟我說,反正錢對我來說沒什么用。


  ”老王說的很真誠,這不是在套路趙翠,他是真這么想的。


  老婆兒子都沒了,他留錢還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幫助趙翠母子的話,他不介意花些錢。


  趙翠從話里感受到了老王的真誠,所以她特別感激,她相信老王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讓她厚顏無恥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絕。


  可拒絕的話再多也抵不過老王近乎執拗的堅持,她最終只好感激的答應下來。


  “行了,早點睡吧,時間不早了,明天就把孩子接過來吧,有個小孩也熱鬧。


  ”老王閉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臉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溫馨笑容。


  望著老王臉上的笑容,趙翠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了來自一個外人的無私關愛。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懷疑老王動機不純,她心里特別愧疚。


  尤其對方還是個殘疾人,自己竟然還腆著臉讓他睡在輪椅上。


  想到這,趙翠心中一暖,說道:“王叔,要不……你到床來睡吧!”老王剛有點睡意,讓這話頓時給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許的,我不是這樣的人。


  ”趙翠頓時大羞,語氣中充滿了羞澀,“不是你想的那樣睡覺呢,你誤會了……”老王有些小失望,不過還是笑著裝模作樣的拒絕。


  這次趙翠挺堅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張單人床,兩人即便一人一邊,中間就沒多少距離了。


  隨著雷聲的越來越密集,趙翠嬌軀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老王轉過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趙翠,他頭腦一熱,直接伸手從她后背把人給強行摟在了懷里。


  “小翠,別怕,有王叔在。


  ”被老王這一摟,趙翠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這么被摟著,渾身有點不自在。


  她想要拒絕,可是雷聲轟鳴,每一道雷炸起都讓她不自禁的回憶起當初大樹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體。


  想起來那個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離開老王那火熱的懷抱。


  漸漸的,她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王也沒有過分的行為。


  她琢磨著,老王應該就是單純的一種保護她。


  可隨后,她又想掙脫老王的懷抱了。


  因為她感受到背后抱著自己的老王,又暴躁了。


  而且那猙獰的小老王,竟然剛好從她身后頂到了神秘花園處。


   篤!篤!篤!葉行的思索被敲門聲驚醒了。


  我的 侍衛大人 高肉這首歌一唱完,在座的社友都為佟畫鼓掌,被佟畫的歌聲所感動著。


  夏炎從來不是一個安靜的人,看著他這個樣子,我心里有點兒難受。


  好吧,說錯話惹。


   清難自矜 岫煙 胤禟他逐漸恢復意識,用模糊的紅色眼瞳看著我正拿著剪刀向他走去,這時他跪在地上向我求饒,還念念有詞地說我不能 弒父,并扯出幾個莫名其妙的弒父人物的下場等等,看見他這會兒的狼狽樣,我無比的興奮愉悅,我不知道我的心怎么了,我總覺得這種感覺很奇妙,讓我覺得有趣。


  但 這是一種帶著篩查性質的自由,換言之,這是一柄帶刺的權杖。


  受傷受傷,為什么受傷的?平時她穿得比較暴露,不過今天許拙外出一下午,再加上早起的時候看過天氣預告,(一輩子對你好)知道今天晚上會起風,為了避免柳詩璇感冒,特意囑咐了她一句,所以,她今天穿得很多,也沒有平日里那么興奮。


  我的侍衛大人高肉但是她仍然選擇在統一了司馬家之后,站在了我的對立面,你說這是為了什么?說著話蘇 詩曼就拉著我鉆進了大頭貼機里面,投幣之后到了要選擇的時候,蘇詩曼卻像是個機器白癡一樣用手在上面一頓亂點。


  再開一次試試吧!秦雅歌給自己打氣說道。


  多謝艾麗大人我的侍衛大人高肉秦璐在身后對趙云飛道:實在對不起,害的你們之間有誤會了,你去追她單獨談談吧,有什么話說清楚,互相不要鬧小脾氣。


  她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已經處理的算是比較融洽,然而這一切全都是應該感謝凌月學姐。


  我小學的時候成績非常糟糕,不,應該說爛到谷底……可是,再發生了某件事后,我下定決心要改變我自己。


  說完,姜藝萌垂下眼眸,揚起了一幅淡淡的笑,好似想起了什么般,感覺和往變了個樣,整個人都變得恬靜了下來。


  聽起來挺霸氣的。


  誰讓本少爺心善呢。


  我羞澀的道歉。


  段子上都說這樣故作深情的動作把腦殼都震出腦震蕩來,但我是一直都覺得這其實還好啦。


  清難自矜岫煙胤禟女劍客坐在一張桌子旁邊,手里拿著那根紙扇,漫不經心地扇著風。


  不許偷看沐文曦想了想不放心的補了一句說我的侍衛大人高肉爺爺,抱歉了,小琳又要讓你失望了。


  蛤?你是綠教徒嗎,這都能吃出來?說話的功夫,沈靜安又吞下一個牛肉粒。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完美的不敢想信是天然的。


  在這個和睦的空間和時間里,我們只是笑著。


  秘銀維斯說道:那也不能這么簡單的算了,這小子口氣比本事還大,要是就這么算了,我怎么立足?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2318302.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709153.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7254677.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5621086.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213602.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453668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098202.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1691675.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3451013.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7362630.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