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t pump

clit pump


上身一套修身小西服,里面V領的打底衣,更是展露了一絲 女人的性感,又不讓人覺得放蕩!極品! 陳凡心里對眼前的這個女人做了一個評價。


  如果說倉佐 梨音是典型的日本傳統女人代表,那眼前這個令人驚艷的女人,就是日本新一代女性的杰出代表。


  “陳凡桑,這是我的姐姐 渡邊 美優


  ” 渡邊一郎開口對陳凡說道,然后又緊接著對渡邊美優說道:“姐姐,這就是我和你提起過的陳凡桑。


  ”陳凡聽到渡邊一郎的話,有些好奇,為什么她會和自己姐姐提自己。


  渡邊美優聽完渡邊一郎說完之后,也是微微欠身對陳凡鞠了一躬。


  陳凡了解,這是日本的見面禮儀。


  正當陳凡準備入鄉隨俗,還以禮儀的時候,卻注意到渡邊優美因為 身體前傾,那V字領口微微張開露出的美景。


  凝脂如雪般的肌膚,山溝般的深渠都讓陳凡沉浸其中,移不開視線。


  沒想到渡邊一郎有一個恍若仙子的女朋友就算了,他姐姐居然也如此的讓人著迷。


  自己已經拿下了倉佐梨音,如果再能和渡邊優美發生點什么,那陳凡覺得自己人生就圓滿了。


  至少渡邊一郎這個朋友他沒有白交!眼中只有那V字領里面景色的陳凡,幻想著如果腦袋埋在這里面會是什么滋味。


  想著想著,陳凡竟然抬起手慢慢向眼前伸去……“美優桑,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因為渡邊美優與渡邊一郎同姓,陳凡很自然的就帶出了她的名字。


  渡邊美優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微笑 將手也伸了過去。


  她也聽說過一些陳凡那邊的習俗,大部分都是從渡邊一郎那邊聽到的,便回應著也伸出了手。


  兩人微微一握,陳凡還沒有消火的身體立刻再次起了反應。


  這渡邊一郎的姐姐不僅看上去美麗動人,就這么一握手,陳凡立刻感受到了她皮膚的細膩與柔滑。


  能夠感覺得出來,她保養得很好,如果(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說連手部這樣經常外露在空氣中的部位都如此滑嫩的話,那其他地方……想著,陳凡感覺自己有些沉浸于此,剛剛在那領口看到的絕妙風景讓他更加的神往了。


  看到陳凡沒有放開自己手的意思,渡邊美優臉微微紅了一下。


  早就聽說陳凡是個非常好的男人,不僅有著自己的事業,本身的魅力更是不輸那些在社會上層的男人。


  想到這里,渡邊優美再次擺出笑容,握著陳凡的 右手輕輕的做出了一個揉捏的動作。


  “陳凡桑?”陳凡因為這動作回過了神,并不好意思的放開了手。


  他看著渡邊優美那微笑的臉龐,回味著手上的觸感。


  剛剛她捏了一下自己是吧?這是在暗示自己么?陳凡此時已經沒有了正常的思維,在這個屋子里和兩個極品美女共處一室,是個男人都沒法冷靜下來。


  借著酒勁,陳凡開始和渡邊一郎侃侃而談起來。


  因為自己闖蕩社會的經歷,陳凡完全不會沒有干貨,每一個話題都能聊得起來,這也讓一旁的渡邊優美對陳凡的好感又上了一個層次。


  很快,渡邊一郎不勝酒力再次趴在了桌上,這回看起來是真的不行了。


  而為了助興,渡邊優美也陪陳凡喝了幾杯,這幾杯下肚她此時小臉已經通紅,配合上那恰到好處的淡妝,那副迷人的姿態勾的陳凡有些忍不住了。


  他悄悄的挪動著自己的身體,很快就做到了渡邊優美的身邊。


  感受到了身體的接觸,渡邊優美并沒有表現出反感,反而將身體也往陳凡那邊湊了湊。


  除了淡淡的酒氣之外,陳凡能夠聞到的更多的是來自渡邊優美那刺激男性荷爾蒙的淡淡體香。


  他沒有掩飾自己的想法,很貪婪的嗅著。


  “你好香啊。


  ”陳凡在渡邊優美的耳邊輕輕的說著,那曖昧的話語配合輕輕的鼻息,弄得渡邊優美耳邊癢癢的,那種難耐的感覺迅速蔓延至了她的全身,讓她不自覺的挺了挺自己的身體。


  瞬間,陳凡只感覺到自己的右手臂上一陣柔軟,渡邊優美竟然輕輕的抱住了他的手臂,并將她那毫不遜色于倉佐梨音的峰巒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她像是沒事人一樣,不斷的前后擠壓著,陳凡不禁側眼在看了一眼。


  從那V字領口向下看去,能夠很清晰的看到那溝壑不斷擠壓變形的有人場景。


  陳凡的身體已經忍受到了極限,他看到渡邊優美如此的主動,而渡邊一郎在一旁睡去根本沒有要醒來的征兆,他的膽子逐漸大了起來。


  他試探性的將手朝著那包裹著黑絲的細長大腿上身去,在觸碰到腿部的一瞬間,渡邊優美很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陳凡知道,現在的她因為酒勁上來的關系,身體已經變得非常敏感了,加上她如此主動的表現,即使自己在往下試探,她也不會再拒絕了。


  想著,陳凡微微勾起嘴角,整個臉朝著領口處直接埋了過去。


  那存在在縫隙之中極具荷爾蒙的氣味以及那柔軟的觸感讓他愛不釋手。


  他一邊不斷擺頭感受著,一邊伸出舌頭在那粉嫩的肌膚上貪婪的舔舐,僅僅是這樣,渡邊優美就有些無法忍受,輕輕的發出了喘息聲。


  而陳凡在腿上的手并沒有閑著,不斷揉捏的同時朝著上方不斷地探去。


  很快,他就觸碰到了包裹在腿部的裙子,他毫不猶豫輕輕將裙擺朝外拉開,將手徹底的探了進去。


  這時,渡邊優美微微的搖了搖頭,用著十分成熟而又誘惑的聲音低頭輕輕說道:“不行喲陳凡桑,別忘了妹妹還在呢。


  ”不過,現在的陳凡哪管得了這些,被欲望完全支配的他沒有將手拉開,反而更加用力的朝里面擠壓,一副要從那緊緊夾著的雙腿之間殺出一條血路的氣勢。


  一下子,他探到了底部,而就在感受到手指觸感的一瞬間,渡邊優美輕哼了一聲,然后張開了雙腿……渡邊優美最后的矜持因為陳凡的動作而徹底放下。


  她雙腿大開,配合著陳凡手指的動作微微挺動著身體,雙眼緊閉一副享受的樣子。


  此時,陳凡竟然覺得這黑絲過于礙事,阻隔著自己進行更深一步的探索。


  他想起了一些電影中出現的情節,腦子一熱,將渡邊優腿上的黑絲直接撕扯出了一條口子。


  渡邊優美感受到腿部一涼,立刻反應了過來。


  “陳凡桑,別這樣……”“這太礙事了,到時候給你買幾條就好了,沒事的。


  ”陳凡喘著粗氣,動作變得更加的粗暴了,一個用力便讓黑絲順著渡邊優美的大腿直接開到了包裙最深處的地方。


  他迫不及待的再次將手探去,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感受到了那份柔軟的觸感。


  竟然是蕾絲花邊的小內內!陳凡帶著壞笑看了渡邊優美一眼,渡邊優美臉頰通紅,微微喘息配合眨眼時睫毛的上下擺動,十分的誘人。


  她含情默默的看著陳凡,輕輕將頭湊了過去,在陳凡還靠近自己領口的額頭上留下了一抹唇印。


  “這個就別撕了,不然我就不讓你繼續了。


  ”她在陳凡耳邊輕輕的說著,這極具暗示性的挑逗讓陳凡更加無法忍受了。


  他上下開工,左手不斷的在裙子里攪動著,而右手也沒閑著,配合著頭部的動作將V領的襯衫扣子解開。


  一瞬間,被緊緊包裹著的山脈隨著扣子的解開跳動了出來。


  陳凡這才完整的看清,不禁感嘆了起來。


  這大小和形狀簡直完美,比倉佐梨音的還要養眼。


  一郎怎么會有這么完美的姐姐呢,真是羨慕死了!陳凡立刻將右手伸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這個垂涎已久的尤物,那極度柔軟而富有彈性的手感讓他立刻將唯一還遮擋著的花紋一把拉下。


  看了一眼那粉嫩的小可愛,他一下子將頭再次埋了進去,像嬰兒一般吮吸了起來。


  “啊……”渡邊優美再次閉上眼睛,享受著陳凡的服務。


  逐漸進入狀態的她喘息聲越來越沉重,壓抑在喉嚨口的聲音也逐漸的釋放了出來。


  雖然知道這可能會被還在廚房忙著的倉佐梨音發現,但她已經慢慢的將這個顧慮拋在了腦后。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凡在裙中攪動的左手輕輕拉開了那層薄薄的蕾絲,探進了那個早已泛濫的神秘地帶。


  那濕潤的觸感讓他嚇了一大跳。


  他沒有想到渡邊優美的反應會如此劇烈,甚至比一直得不到滿足的倉佐梨音還要夸張。


  他想起了渡邊一郎曾經提起過,他的姐姐雖然已經二十大幾了,但始終沒有要結婚的跡象,甚至連男朋友都沒有。


  一個如此有氣質,身材又無懈可擊的女人,要找一個男人會有這么困難么?這個疑問一閃而過,但他并沒有深究,在外部劃動了幾下之后直接將手指放了進去。


  那緊緊包裹的感覺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快要到三十歲的女人,陳凡再次擠入一根手指,用兩根手指轉動了起來。


  感受著那滾燙而又潤滑的觸感,他開始擺動手臂,并漸漸的加快頻率。


  這一刻,渡邊優美眉頭緊縮,整個身體慢慢的蜷曲,將陳凡的頭徹底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陳凡不忘用舌頭不斷刺激渡邊優美,右手抓住另外一邊不斷揉動。


  在上下同時的刺激下,渡邊優美長著嘴大口的喘著氣,那不太符合她氣質的細弱呻吟刺激著陳凡的感官,讓他手部的動作進一步加快。


  一陣劇烈的收縮,渡邊優美身體劇烈顫抖了幾下,然后像是松了一口氣一般身體癱軟的靠在了陳凡的身上。


  陳凡知道,她是到達了頂峰。


  在這種氛圍之下,加上酒精的作用,那種感覺的確非常美妙。


  他松開了早就勒到不行的褲帶,將前端的拉鏈拉了下來。


  渡邊優美側眼看了一眼,露出了一個笑容。


  “陳凡桑,讓我來吧。


  ”說著,她輕輕推開陳凡靠著自己胸口的頭,然后整個人趴了下去。


  看著那美妙的身段此時在自己的身體下方,陳凡感受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征服感。


  這個女人現在主動的趴了下來,正在用自己的雙手解著自己的褲子!陳凡微微抬起身體,配合著渡邊優美順利的褪下了自己的褲子,并拉到了膝蓋處。


  看到那令倉佐梨音無法拒絕的雄偉之物之時,渡邊優美楞了一下,然后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紅唇。


  “真是個厲害的家伙,我得好好服侍它一下了……”這一次的感覺會和倉佐梨音有什么不同呢?陳凡的第一想法便是這個,為了能夠更好的感受,他抬起了頭,閉上了雙眼。


   她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此刻正躺在這里,頓時又尷尬的別開了臉。


  過了一會, 孫靜怡覺得自己一點痛感都沒有了,反而也很舒服。


  等按的差不多了之后,劉兵就停在了。


  “孫姨,可以了。


  ”孫靜怡直起身整理著衣服,內心竟覺得隱隱失望,不過她還是不住地稱贊道,“ 小兵,你還真厲害。


  ”劉兵聽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遮遮掩掩的回屋了。


  劉兵回到房間,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到了差不多十一點的時候,他突然被樓下的聲音驚醒。


  聽到樓下似乎有門響的聲音,而且動靜很大。


  劉兵心里很詫異,這么晚了,是誰呢?他突然一想,該不會是孫 曉雅吧,她今天晚上去參加同學聚會,也一直沒見 回來


  他悄悄的穿好衣服,準備出去看看。


  路過孫靜怡房間的時候,劉兵看她房門死死地關著,應該是不知道孫曉雅回來,還在睡覺呢。


  他就躡手躡腳的下了樓。


  一開門,就有一團白影撲到了他的懷里。


  任是劉兵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這大晚上的,穿一身白裙子,孫曉雅還是把劉兵嚇的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孫曉雅趴在劉兵的懷里,不安分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劉 兵哥,是,是你嗎?”她揚著頭一臉笑嘻嘻的樣子,盯著劉兵,可是腦袋卻一直左晃右晃。


  劉兵看她臉上紅撲撲的,還一直這樣站不穩,聞起來也渾身酒氣。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的這樣醉。


  “曉雅,咱們先回屋吧!”劉兵把孫曉雅從他的懷里拉起來。


  可沒想到孫曉雅卻掙扎著又撲了進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睡覺。


  ”她皺著眉頭,看上去有些生氣。


  劉兵在想著該如何把她哄進去。


  可沒想到孫曉雅竟然抱住劉兵,直接吻了上去。


  劉兵震驚的眼都瞪大了。


  劉兵覺得嘴里滿滿的都是酒的味道,其中卻還夾雜了一絲絲的甜味。


  他也一時沒忍住,抱住了孫曉雅。


  一時間,劉兵與孫曉雅吻得難舍難分。


  直到劉兵聽到孫曉雅吸了一口口水,這才驚醒。


  劉兵停了下來,而孫曉雅又抱住了劉兵,笑嘻嘻的跟他說道。


  “劉兵哥,你看我是不是很美?”劉兵知道她現在喝醉了,說的是醉話。


  要放在平時,孫曉雅怎么會有勇氣這么跟自己說話呢?劉兵點了點頭,“美,你今天走的時候我就夸你跟仙女一樣,你 不記得了?”孫曉雅 一聽,很開心了笑了。


  她的手臂勾住劉兵的脖子,盯著他的眼睛說道,“劉兵哥,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要你,你給我好不好。


  ”她嘴上說著,就伸出了兩只手,放在了劉兵的褲腰帶上。


  剛才一開始他還克制著自己,畢竟孫曉雅是 范玲玲的表妹。


  可如今,劉兵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看了看周圍,他們兩個現在還在門口呢,這里實在不合適。


  他也擔心一會兒再把孫靜怡給驚醒了,就想著先帶孫曉雅上樓。


  “曉雅,聽話,咱們先回房間。


  ”劉兵攙扶著孫曉雅,把她帶上了樓。


  直接帶她回到了孫曉雅的房間。


  門一關上,孫曉雅就忍耐不住了。


  她壞笑的撲到劉兵身上,很大聲的說著,“劉兵哥,我不管,我就要你!”劉兵一聽,嚇了一跳,生怕孫曉雅說的話被孫靜怡給聽到了。


  他把手放在嘴前,輕輕地噓了一聲。


  “曉雅,你小點聲,聽話,快點睡覺吧!”可孫曉雅才不買賬,他拉著劉兵的手,非要劉兵跟她一起躺在床上睡覺。


  劉兵拗不過她,只好跟孫曉雅一起躺在了床上。


  劉兵本來就很難受,誰知道孫曉雅直接湊了過來,吻上了劉兵。


  這可是孫曉雅主動撩撥他的,可不怪他沒定力。


  劉兵現在腦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立馬擁有她!這時,劉兵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嚇得趕緊推開孫曉雅,并且從床上爬了起來。


  把孫曉雅的衣服整理好,坐在床邊裝作一本正經的照顧孫曉雅的樣子。


  剛做完這一切,門就被打開。


  孫靜怡穿了一身睡衣,站在門邊,而她的手還放在門把手上。


  “孫,孫姨,”劉兵驚訝的叫了一句。


  孫靜怡穿了一件黑色的絲質睡裙,看上去很是性感。


  孫靜怡一看,劉兵竟然在孫曉雅房間。


  頓時就皺起了眉頭,很不高興。


  “小兵,你怎么在這?”她快步走過來,掀起被子看了看。


  見孫曉雅的衣服仍然完好無損的穿在自己身上,這才放心。


  “哦,是這樣的孫姨,”劉兵趕緊站起來解釋。


  “曉雅今天晚上去參加同學聚會,剛才回來,我去開門,沒想到她喝醉了,我就把她扶了進來,剛給她蓋好被子,你就過來了。


  ”孫靜怡點點頭,可她覺得很奇怪。


  剛才她過來的時候,明明聽見屋子里有女人的聲音。


  難道是她聽錯了嗎?可看劉兵和曉雅確實正常不過,應該沒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大概是這么晚,她出現幻覺了吧。


  孫靜怡也沒有再多想,她還是挺相信劉兵的為人。


  她松了口氣,對著劉兵說道,“這樣啊,謝謝你小兵,不過今天已經這么晚了,你先回去睡覺吧,我就讓曉雅跟我一起睡吧。


  ”孫靜怡說完,就走了過來。


  她過來俯身很溫柔的叫著孫曉雅。


  當她彎腰的時候,劉兵聞到她身上有股很好聞的味道,就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孫曉雅迷迷糊糊轉醒。


  孫靜怡就趕緊扶著她,把她扶到了自己的房間。


  劉兵看著她們兩個人的背影,一個年輕,一個性感,心里久久不能平靜,直到聽見門咔噠一聲關上,這才松了口氣。


  剛才還好他反應及時,趕緊把他們兩個的衣服給整理好,還給孫曉雅蓋上了被子,看上去就真的像是他在照顧她一樣,這才沒有讓孫靜怡發現端倪。


  如果被她發現了,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劉兵躺在孫曉雅的床上,心里很是難受。


  他回想著剛才在這張床上發生的事。


  就差一點啊,可偏偏,孫靜怡在這個時候睡醒。


  無奈,劉兵平靜了一會兒,就回自己屋睡覺了。


  劉兵沉沉的睡了過去,醒來的時候都已經快中午了。


  這個時間,孫靜怡已經上班去了。


  也不知道那小丫頭片子還記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過的事。


  劉兵洗漱了一把,就去隔壁找孫曉雅。


  沒想到她卻正在收拾行李。


  “曉雅,你干嘛呢!”孫曉雅回頭一看,原來是劉兵。


  “劉兵哥,開學了,待會我就要去上學了。


  ”孫曉雅語氣里滿滿都是不舍與留戀。


  劉兵也沒想到,他竟然這么快就開學了。


  他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如果孫曉雅走了,那他豈不是又要整天自己一個人呆在家里?劉兵很難受,可他又無可奈何。


  他想起昨晚的事兒,試探性的開口問道,“曉雅,你還記不記得昨晚――”孫曉雅本來正在疊衣服,她一聽,就仔細回想起來。


  可昨晚宿醉,她頭疼的難受,“劉兵哥,昨晚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記得?”劉兵一聽,她竟然不記得了,酒后胡來果然是真的,他心里有點失落,要知道昨天晚上可(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是孫曉雅一直在撩撥他。


  “沒事,我就是想看你還記不記得你昨晚喝醉了。


  ”孫曉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晚上同學聚會,玩的太開心了,就沒忍住多喝了幾杯。


  ”中午吃過飯,劉兵直接就開車把孫曉雅送到了學校。


  看她進了學校,高三課程緊,下次回來不知道又是什么時候了!回來之后,看著空蕩蕩的家里,只有他一個人。


  也不知道范琳琳什么時候回來,他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劉兵拿出手機,撥通了范玲玲的號碼。


  “親愛的,你什么時候回來呀?”“再有一周就要回去了。


  ”劉兵一聽,很失望。


  還有一周的時間,范玲玲才會回來。


  那這段時間豈不是他都要一個人了?“怎么了?”范玲玲很疑惑地問道,她還以為劉兵出了什么事。


  “沒事,我就是太想你了,真想讓你趕緊回來。


  ”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5440066.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2170504.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2762223.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6669916.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369861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22579.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1749040.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4713470.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5414676.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8491537.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