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erie porn

lingerie porn


新聞網16日報道我認真的對 劉姐 說道:劉姐,您把衣服穿好吧,你這樣,真的不太好。


  9s6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劉姐好像并不在意我說的話,從床上起來,一步一步的走向我。


  我開始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直到退到墻上,無路可退的時候才停下來。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看著劉姐問道:劉姐……你要不先回去躺著吧,我接著給您按摩。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姐用她妖嬈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氣若游絲 的說:不要嘛~要不,你抱我回去。


  邊說邊用手摸著我的胸肌。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說了句劉姐你別這樣,但是劉姐仿佛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一般,繼續她手上的動作。


  從我的身體上面摸到下面。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感覺我整個人快要爆炸了,身體燥熱得不行。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劉姐 在我身上到處流連,我很想一把把她推到在床上來解我心頭之氣。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不能這樣做。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腦子里僅僅殘存的一絲理智告訴我,要忍住,不能靠下半身支配我的大腦。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感覺我的臉漲得通紅了,但我還是用盡全力,再一次推開了劉姐。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對劉姐說道:劉姐,你不能這么做,我也不能這么做。


  請你住手吧。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姐看起來很不滿意我把她推開了,于是又向我走過來,伸手抱著我的脖子,嘴唇幾乎貼上我的,說道:怎么不能了?嗯?你敢說你現在不難受嗎?你不想要我嗎?嗯?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秦檜兒子怎么死的)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咬了一下我的耳垂,然后在我耳邊接著說道:怎么樣?還要我住手嗎?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忍著難受,把劉姐的腦袋推開,然后有些苦口婆心的對劉姐說:劉姐,你是有夫之婦,和我做這樣 的事情真的不太好。


  萬一讓老板知道了,我們兩個都不好過啊。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姐溫聞言,把我摟的更緊,然后開始親我的脖子,我現在無法反抗。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聽見劉姐一邊喘一邊含糊不清的說:唔…沒事兒,我還以為你擔心什么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板出差去了,他哪次出差不是十天半個月的?反正這一次肯定也不會這么早就回來的,你放十二萬個心吧!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就就繼續親我的脖子,從我的脖子往上親,然后又把雙腿掛在我的身上,越來越得寸進尺的繼續她的動作。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拼命拒絕,劉姐不甘心,從后面環住我的脖子,氣息輕輕的噴在我的脖子,我頓時急了,想大聲說卻又怕別人聽見,只能壓低著嗓子:劉姐,你別這樣!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姐卻好似沒有聽到似的,我感覺到我的背和一個軟軟的 東西緊貼著,那東西還時不時的左右晃動動。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只感覺下身一緊,血脈膨脹,然后用雙手抓住劉姐已經觸碰到我下腰的手,因為是背對著著她,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猛的一轉身,嘴唇不小心碰到了劉姐的臉,我感覺嘴上都是粉,很不舒服。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姐突然用那涂滿指甲油的雙手迫使我的臉面對著她,她對我說:強子,我不美嗎?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多想說一句:都是粉我看不清你。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我不可能這樣子說,因為他是我老板娘。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強子,說話呀?劉姐拍了拍我的臉。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我回過神,只見劉姐用著她那自認為很魅惑的笑容看著我。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美嗎?劉姐說完還扭了扭身子。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美,美。


  我忙應答道。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你喜歡我嗎?劉姐低下頭,用她那不算胖的拳頭,砰砰砰的砸在我的胸口。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我抓住她的爪子,說道:老板去哪了?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劉姐她居然把原本是我抓她的手而反抓我的手,她把我的手放在她那兩團雪白的團子上。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帶著我的手,撫摸她的雪團,還一邊發出呻吟:啊,啊~你就不要管什么老板了,現在只有我和你。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劉姐指了指我的心,然后便開心的笑了起來。


  我掙脫了劉姐的雙手,后退兩步,拒絕道:劉姐,這樣不好吧?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嘖,有什么不好的。


  劉姐仿佛也不想做前戲了。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直接猛的把我推在桌子上,然后急急的把紅唇遞上,親吻我的脖子,我再次感覺下身一緊,劉姐迅速的把手竄到我的褲腰,把我的皮帶給抽了下來。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急了,更大力的推著劉姐,劉姐也不親我了,她拉下我的褲鏈,把手放在上面,我急忙用手擋住。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嘖,怎么這么麻煩。


  我聽見了劉姐不滿的嘟噥,因此我更加大力的擋住下身。


  因為我的掙扎,她扳我的手很大力。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嘶–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我感覺的血脈更加膨脹,全身很熱,下面的怒火快要把持不住了,劉姐驚訝道:沒想到啊,居然這么快就…然后用手握住那熾熱的家伙。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打掉了劉姐的手,跳起身,我感覺自己的臉很紅,不對,我整個人都很紅,幾乎是在著火的。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的血液,在沸騰,就快要沖出來了。


  我彎腰撿起皮帶,向門外走去。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姐忙堵在我的面前:你要去哪!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對她也不客氣了,手抓著皮帶,指著劉姐說:你給我走開,不然待會老板什么時候回來了你也不知道。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姐的身子向前微傾,我跟她交過那么多次手了,知道她想撲過來,于是我向左一偏。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眨眼的時間,劉姐就坐在地上了。


  她惱怒的瞪了瞪我。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卻抱歉的說:劉姐,不好意思了。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出乎我意料 的是,劉姐居然沒有接下文,就這樣瞪著我過了很久,她嘆了口氣,說:你滾吧!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轉過身,準備出去,卻聽到了劉姐的自言自語:哼,現在還有大把時間,我就不信了,老娘還不能把你弄到手!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暗暗地感覺到有絲不舒服,大邁步的走往回家的路,回到家后,第一件時間便是去洗了個冷水澡。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嗅了嗅剛剛穿的衣服,有一股非常濃的香水味,還有幾個口紅印。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感到有絲惡心,因為我不喜歡太濃的香水,原本香水是香的,可是越濃不是越香,越濃越臭。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先給自己放了一盆冷水,旁邊有兩塊香皂,我用這香皂狠狠的擦拭這被劉姐碰過的地方,包括下身。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想起剛才發生的 事情,越發的覺得劉姐非常的惡心,都有老公了還來勾引人,真的是非常的不要臉呢。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靜靜的躺在浴缸里,輕輕的瞇了瞇眼睛,下了個決心:見到劉姐一定要躲!不然誰知道她又會怎樣來纏著我!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假如,我說的是假如,假如被劉姐纏住的時候被老板看到,老板肯定會是惱羞成怒,覺得給他帶了頂綠帽子,然后不分青紅皂白的開除我咯。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待我洗干凈后,我便準備去買點東西,一出門就看到了個粉騷粉騷的車停在我門口的對面。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天吶!這不是劉姐的車嗎!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有些驚訝,我隱隱約約還看到了劉姐在駕駛位上拿著粉底和一些胭脂俗粉,噗噗噗的往臉上拍。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終于知道為什么那時候我輕碰了下劉姐的臉就一嘴粉了,這得多糟蹋錢吶?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貓著腰子,往旁邊的一家百貨大樓溜去,走進了大門,再回頭看看劉姐,她依舊在車上沒有動靜。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此時得要去二樓,沖到電梯前面,想要乘電梯上去,但是側頭一看,這電梯是玻璃電梯,外面可以看到里面。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9s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新聞網4日報道今天下午,我從 魏四爺醫務室門前經過的時候,正好看到潘靜從里面出來,平時都挽著的頭發披散在肩頭,臉頰紅通通的,像熟透了的柿子,低著頭,帶著一絲的嬌羞,小步的朝家里跑去。


   十七歲的我正處在萌動的時期,看到這樣的情景,自然引發了身體里某種激素的過量分泌,沖動不已。


  村里的男人們經常在墻旮旯邊上說笑著男女之事。


  有時候我也會湊過去聽聽,知道里面的種種事情。


  每次聽到男人們說起哪個女人,話兒說得露了點,就會很沖動,覺得自己的體內有東西膨脹著,躍躍欲出。


   看潘靜的樣子,魏 四爺肯定沒少在她身上下功夫,說不得……我的思想慢慢的邪惡起來,甚至把魏四爺換成了自己。


   越發的羨慕起魏四爺了。


   雖然潘靜在我腦海中的樣子是模糊的,可我依然十分有感覺,潛意識里也想著她是很愿意讓我為她做檢查的。


  我當然是在為她做全身的檢查,每個地方都沒放過。


   慢慢的,我甚至產生了幻覺,覺得她就在我的身邊,甚至聽到了她在低聲的叫著。


   迷迷糊糊之間,我似乎感覺到像是有人在撫摸著自己的身體,體內又是一陣子的熱流滾動,還沒來得及多想,渾身一抖,褲襠里泛起涼意。


   我躡手躡腳的下來收拾,心想明天一定要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跟爹打完豬草,匆匆的出門。


   來到魏四爺醫務室門前,我四處張望,半天沒看有人出來,心中有些失望。


  不過既然來了,總該去看個究竟,便大著膽子,來到屋外的窗下,慢慢的將一只眼睛挪過窗角,只見里面白花花的被一塊布擋著,什么也看不見。


  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那塊布突然被打開,我清楚的看到里面一個女人還在扣著衣服扣子,她才剛扣下面第三個,圓潤的胸一閃而過,但是絕對看到全部。


   女人不是潘靜,而是春桃。


  春桃是村長魏有德的小姨子,她的姐姐 春杏結婚時帶她過來的,因為娘家那邊再沒有別人了,就住在這里。


   春桃跟我的年齡相仿,所以我們的關系也不錯。


  沒想到魏四爺竟然連她也不放過。


  我想恨,可又不敢恨,畢竟魏四爺是這個小山村里的神。


   春桃穿好衣服,臉紅紅的,低著頭。


   聽不清楚兩個人在里面說什么,我怕被看到,扭頭想回去。


  我走得急,更沒想到后面有人,重重的撞到那人身上。


   那人及時的挺了一下身子,抗住了我的沖擊,卻不免輕輕的叫了一聲。


   我本能的向后跳去,抬頭一看,撞到的是魏四爺的媳婦 蘭花


   蘭花是魏四爺的第二個媳婦,今年二十七八歲。


  有人說她嫁給魏四爺完全是為了他的錢,也有人說是因為魏四爺救過她的命,而她自己說是喜歡魏四。


   魏寶,你在這里做什么?年紀不大就不學好!蘭花臉上閃過一絲的令人難以捉摸的神情。


  說著話,她一手扶在胸前,來回揉著,眉頭也皺了起來,應該是真的被我撞疼了。


   我不知道怎么解釋,說:沒……沒做什么!心里卻在想著剛才好像正好撞在她的胸脯上,那種軟軟的感覺帶著一絲的彈性,舒服極了,要是能摸一下就好了。


   蘭花朝著窗戶里望了一下,略帶神秘的小聲問:誰在里面? 春桃!我不假思索的說。


   哈哈,我知道了,你是跑過來偷看的。


  看我不告訴魏四,讓他收拾你。


  蘭花揉了幾下,站真了身子,幸災樂禍的笑著。


   嬸子,我……沒有,我只是路過這里。


  我什么都沒看到。


  我嚇的連忙解釋說。


   蘭花卻不依不饒,繼續說:哼,我還要告訴你爹,看他不打斷你的腿才怪。


   我怕爹怕的要命,聽她這么說更嚇的面色都變了,連忙求饒。


   蘭花繼續說:要我不說也行,就看你聽不聽嬸子的話了。


   一聽事情還有轉機,我連忙說:我聽,什么都聽! 蘭花神秘的笑著,說:跟我來!說完,她轉身往前走。


   我猶豫著,沒動地方。


   她扭頭看著我,說:要是你不聽話,我現在就去告訴你爹。


   我心里害怕極了,也不敢多想,跟著她來到村邊的一個小山坳里。


  她停下來,四下看了看,見沒有人注意,撩起石頭上茅草,鉆了進去。


   我又開始遲疑,怕她整些我想不到的幺蛾子。


   她探出頭來,說:快進來,別讓人看到!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她臉上竟然掛著一絲的嬌媚。


   我頓時渾身發熱,狠狠的吞了口唾沫,心一橫,想著就是死也要當個色鬼,不再多想,跟著進去。


   這里是個隱蔽的山洞,要不是刻意的尋找,還真難發現。


   蘭花在里面完全放開了,說:你撞的我好痛? 我盯著她問:嬸子,那怎么辦? 她面帶嬌媚,說:你說呢?哼,要是今天不給我個說法,那我就去告訴你爹偷看的事情,不光告訴他,還要告訴全村 的人


  看你以后怎么辦!說到最后,她的聲音也變的誘惑起來。


   我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渾身上下幾乎要噴出火來,可是卻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是怔怔的盯著她。


   哎吆,痛死我了!你過來幫我看看啊!蘭花皺起眉頭。


  我終于忍不住了,沖上去…… 就在我的手幾乎要碰到她的時候,感覺只要再往前一送就能碰到,自己的身子也要爆炸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你要干什么?她突然抓著我的手,冷冷地望著我。


   我有些不甘心,又往前伸了伸,想抱她。


   她突然將我的手甩開,一臉冰冷地看著我,半天說了句:小寶,你好大的膽子!本來還以為你也就是偷看一眼,沒想到你竟然敢做這樣的事,這下你說什么都沒用了。


  你以為我真的想跟你怎么樣啊,試試你而已。


  你等著吧,看我不告訴魏四,說你欺負我。


  她的表情十分的猙獰,我的心頓時涼透了,嚇的差點尿褲子了,結結巴巴的問:嬸子,你……你什么意思? 她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說:你還知道我是你嬸子啊?哼,你這可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讓村里人知道,別說你,就是你爹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我本來讓你來跟你說點事情的,可沒想到你竟然心懷不軌,對我動手動腳,這還了得了? 我終于明白自己墮入了她的陷阱,嚇得渾身發抖,顫聲問:你……你到底想怎么樣?我本來沒想怎么樣的,是你……是你讓我來這里,還……還說那里痛,故意讓我理解錯了你的意思!我本來沒想怎么樣的。


   她瞇著眼睛,臉上突然掛上了一絲令人猜不透的笑容,說:你現在說什么都沒用。


  哼哼,其實我也不想怎么樣。


  不過,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情,只要你答應,我不但不會把這事說出去,說不得還會……呵呵,那個老東西自己不行了,還不老實,趁著村里的女人去看病,找借口調戲她們。


  你剛才沒看到嗎?他肯定讓春桃脫了衣服,把她的身子摸個遍。


  他也就能摸摸,那個玩藝早就不好使了。


  要是你答應幫我,我就給你當姐姐。


   當姐姐的意思我懂。


  不過,現在她當不當姐姐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我當然也不會束手待斃,說:既然你也知道魏四爺做的事,就不怕我去跟村長說嗎?春桃可是村長的小姨子,要是他知道魏四爺做這樣的事情,肯定不會放過他,到時候也沒你的好果子吃。


  村長是什么人你也該知道,到時候說什么也不會放過你這么一個漂亮的大美人的。


   蘭花撇了我一眼,說:你還會講條件了啊?告訴你,少拍馬屁,我什么都不怕!村長知道了又能怎么樣?我保證他不敢碰魏四一指頭,更不敢對我起壞心。


  別忘了魏四的身份,平時大家都怕村長,可要是他真敢對魏四下手,村里人肯定不答應。


   她說的是真的,這個我很清楚。


   村長也許可以決定村里人的命運,可魏四卻可以確定村里人的生死。


   我徹底的無計可施,問:你到底想怎么樣?想讓我幫你做什么事? 蘭花伸了伸腰,衣服上提,露出平坦的小腹,圓潤的肚臍,可已經給我帶不來一絲的誘惑,反而覺得她就是一條美女蛇,隨時都會把我咬死。


   你知道我為什么嫁給魏四嗎? 村里人都說你是看上了他的錢…… 屁!要真是那樣,我寧愿去死了。


  蘭花的眼神中突然透出了一絲陰毒,錢!哼,錢算什么?在這里,需要錢嗎?有錢又能怎么樣? 也是!我也覺得你不是那種人!被人抓了小辮子,我只能奉承著說話了。


   她苦澀的笑了笑,說:你少來!知道你現在心里肯定在罵我。


  跟我說說,你怎么罵我的? 我連忙搖頭,說:沒罵! 她沒有繼續追問,幽幽的說:其實,我嫁給他是不得已的。


   什么意思? 蘭花瞪大眼睛望著我,半天才問: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我搖搖頭,說:知道什么? 蘭花突然間神情萎靡,長長的嘆了口氣,說:不知道也正常,本來就沒有人知道。


  這都要怪我爹。


   我奇怪的望著她,不知道怎么又扯到她爹身上了。


   蘭花抬頭看了看天,說:是我爹看著他有錢,這才逼我嫁給他的。


  開始我也以為他是看著我漂亮才娶我的。


  后來慢慢發現根本不是,他娶我,是為了得到我們家的一本書! 書?什么書? 也許我臉上表現出來的懷疑觸動了她的神經,蘭花冷冷的說: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


  誰也不會相信的,包括我爹!不信拉倒,你就等著魏四收拾你吧!說完話,她要走。


   我一把抓住她,說:我信!你別走。


  我信你媽個頭,為了穩住她,只能這樣了。


   她扭過頭,問:你真的信? 我鄭重的點頭。


   她又嘆了口氣,說:誰要你信?你放開我,讓我走。


   這個時候,說什么也不能就這么讓她走。


  我緊緊的拉著她,說:你快告訴我,不告訴我就不讓你走。


   她瞪著我,說:你要是不放手我就叫,說你要欺負我。


   我嚇得連忙縮手,用乞求的眼神看著她。


   我真的很害怕。


  要是今天的事傳出去,爹非打斷我的腿不可。


   蘭花沒有馬上離開,說: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


  明天早點過來,我把事情告訴你。


   那你答應我,不要告訴別人今天的事。


   你先答應我,幫我做件事! 什么事? 明天告訴你。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坐在院子里發呆。


   爹顯然并沒有主要到我的反常,問也沒問一聲。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大門,卻十分害怕村長或魏四爺出現。


   到了晚上,我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到底沒有發生,心情稍微平復了些。


  跟爹吃晚飯的時候,春桃過來說找我有事。


   爹笑的很開心,將她讓到屋里,一個人低頭吃飯,任由我帶著春桃到里屋去。


   我問春桃:有什么事嗎? 春桃低著頭,臉上紅紅的,用手指頭輕輕的挽著衣角,抿著嘴不說話。


   我剛放下的心陡然又緊張起來,扶著她的肩膀,讓她抬起頭來,問:到底什么事情? 春桃的眼圈紅紅的,停了半天,終于輕輕的問了句:你今天是不是都看到了?你能不能答應我不跟別人說? 我先是一愣,立刻想起在醫務室外面看到的情景,心想她也許以為我看到了一切,不過立刻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一個女人在脫衣服之前應該先看是不是遮蓋好了,要不的話豈不是所有經過的人都能看到,這樣就搞不懂她要做什么了。


   我想不明白歸想不明白,但是看著春桃的樣子,心里有些蠢蠢欲動,真想過去抱著她,然后…… 春桃似乎覺察到了我的變化,沒敢多呆,說:我回去了!扭身跑了。


   我從房間里出來,爹奇怪的看著我,問:怎么了?我搖搖頭,說:沒什么! 爹沒多問,說: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我躺在床上又睡不著了,滿腦子都是女人,從蘭花想到了潘靜,又從潘靜想到了春桃,甚至想了春桃的姐姐春杏。


  想著和她們在不同的地方,做著同樣的事情。


   漸漸的,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問題,蘭花到底讓我干什么?最后終于熬不住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過,我還是做了個夢,夢到了春桃和春杏一起和我躺在床上,她們都沒有穿衣服,羞答答的讓我摸著,親著,最后的夢模糊了不少…… 爹沒有發現我的變化,帶著我先到山上去采石頭,弄了幾塊回來,忙著雕刻。


   這是我們家祖傳的手藝,除了雕刻之外,還零星的刻石碑,做欄桿。


  村頭石橋的欄桿就是他雕出來的,村里的墓碑也是他刻的。


   我基本上沒繼承他的衣缽,更沒把他的技術學到了手,因為我不甘心跟石頭打一輩子交道,總是偷懶。


   爹看著生氣,訓過我也打過我,可我就是提不起興致,他也就懶得管我了。


   說實話,我最想成為魏四爺那樣的人,所有的人都尊敬他,甚至怕他。


  這些還不算,最主要的是,那樣就可以跟有血有肉的人打交道。


   這兩天我看到了那樣的事情,心里就更羨慕他了。


   我又開始走神了,幻想著春桃躺在醫務室的床上,沒穿衣服,我在她身上檢查著,手不時在她滑嫩的肌膚上滑動著,然后讓她分開雙腿,為她檢查…… 頭上挨了個爆栗,爹氣呼呼的說:你一天到晚的坐著,就不能幫我干點活啊? 我一邊摸著頭,一邊說:我不喜歡這個,說要去城里讀醫專,你又不讓去,要是我娘還在的話…… 閉嘴!爹的臉鐵青。


   我嘟囔了一聲,起來說:我出去了! 爹沒攔我,因為我一提起娘來,他就什么都不管我了。


   我想去找蘭花,問問她到底什么事。


  走到魏四爺的醫務室,我悄悄的掩過去,看看他在不在這里,要是在,那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去他家找蘭花。


   醫務室的窗簾把里面蓋的嚴嚴實實,根本就看不到一絲一毫。


  我貼著墻,依稀聽到一個女人在小聲的叫著,看來魏四爺應該在(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我悄悄的離開,去找蘭花。


   蘭花在家洗衣服,看我進來,先是一愣,繼而小聲問:你怎么來了? 我說:我一直在想你說的事,覺都睡不好,過來問問到底讓我干什么? 她有些嗔怪之意,問:你不怕他看到?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看我看的緊著呢! 我也不客氣了,說:那老東西又在給人看病呢!我聽著里面有個女人在叫。


   蘭花的臉色變了變,說:那也不行,你還是去那個山坳子,我一會兒就過去! 我到山坳沒多久,蘭花急匆匆的趕過來,一過來就說:以后可不要那么大膽,要是他知道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沒想到她這么緊張,說:沒這么嚴重吧? 她嘆了口氣,說:你最好能聽我的。


  他……他是個魔鬼。


   什么?我驚愕的望著她,心里不以為然,不就是喜歡占女孩子便宜嘛,沒什么大不了的。


  在我看來,這正說明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蘭花繼續說:我知道你不信。


  可我告訴你,我懷疑……我懷疑我爹就是被他給害死的。


   什么?我嚇出了一聲冷汗。


  倒不是因為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而是怕她讓我幫她報仇,殺了魏四爺。


   你過來!蘭花用命令的口吻說著,伸手解開上衣的扣子…… 我慢慢的走到她身邊,本來想問是不是還要我幫她揉揉的,卻看到她胸前大片的於紫,圓球下面密密麻麻的布滿了針眼。


   我震驚于眼前的這一切,忍不住湊上前去,問: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蘭花把衣服整理好,拉著我的手,說:你過來,我慢慢說給你聽! 她的手很軟,握著很舒服。


  不過,現在我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感受,只想快點知道事情的真相。


   蘭花坐在一塊石頭上,讓我挨著她坐下。


   石頭不大,我們的身子完全靠在一起,這讓我原本惴惴的心平復了不少。


  而蘭花此時更像是個小姑娘,受了委屈的小姑娘,輕輕的啜泣著。


   我試著攬著她的肩膀,她便靠在我身上,壓抑著聲音哭起來。


   良久,她抹了把眼淚,說:小寶,嬸子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心地善良,而且很聰明,所以才肯把一些事情告訴你。


  你一定要答應我,幫幫我。


   我點點頭,卻有些不甘心,畢竟開始是被她威脅的,便問:那要是我不幫呢? 她的臉一沉,說:那我就跟魏四說你把我糟蹋了!哼,這段時間我們可是在一起,你怎么也說不清楚。


   我頓時心都涼了,雖然氣惱,卻不敢表現出來,只好說:我肯定幫你!不過,你總得告訴我是怎么回事吧?還有,你身上的傷……我不忘假裝關心她一下。


   她長長的嘆了口氣,竟然道出了一樁幾百年來的是非恩怨…… 蘭花嘆了口氣,說:既然把你叫來了,就跟你說實話。


  不過,出了這個山洞,我就不承認了。


  其實我是錫伯人的后裔,先人跟魏四的先人有些關系。


   什么?我不由得驚叫出聲。


   她繼續說:據說幾百年前,一個隱世的藥王收了三個徒弟,其中就有我們花魏兩家的先人。


  后來,藥王死了,三個徒弟反目成仇,把藥王留下的醫書撕成三份,分道揚鑣,自此再也沒有見過。


  算了,這些都是陳年舊事,而且一代傳一代,說不上真假。


  不過,我知道魏四現在的態度肯定是寧可信其有,所以才娶我的。


   我疑惑的問:你家也行醫? 她搖搖頭,說:沒有! 那就不合理了!首先,你們家為什么不行醫?就算是醫道中落,那魏四又怎么知道你們就是花家的后人?還有,你看過那本書嗎? 蘭花說:書我的確沒看過。


  不過我聽我娘說過。


   你娘?我一頭霧水。


   她吐了口氣,說:其實,我爹不是花家的人,我娘才是!這么跟你說吧,我們家的男丁一直不旺,到了我外祖父這一代,就生了我娘一個孩子。


  祖輩定下的規矩,醫術傳男不傳女,我娘苦苦哀求,可我外祖父就是不同意。


  她一氣之下跑出來嫁給我爹。


   我不解的問:那你應該跟你爹姓才對啊? 我小時候也這樣問過我娘,她非常生氣,拼命地打我,警告我只要身上流著錫伯人的血,一輩子只能做錫伯人。


  關于醫書的事,是她臨死之前告訴我的,后來魏四就去逼婚。


  哎,后來我想可能當時我爹偷聽了我娘給我說的話,這才傳到魏四的耳朵了。


  小寶,你幫幫我,求你了,你看看,這些都是他打的,他就是個混蛋。


   傷倒也罷了,這里的男人基本上都打女人,可看著她胸前的針眼,我真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那些針眼……也是他扎你的? 蘭花又哭起來,說:小寶,事情不像你看的這么簡單!其實……其實他給我下毒了。


   什么?聽到這幾乎只有武俠小說里才有的情節,我差點蹦起來,眼珠子瞪的老大。


   那個混蛋野心很大。


  他不光在我身上下了毒,我爹也可能是被他害死的,還有……還有……感覺他好像要動手了。


  小寶,要是不阻止他,我們都要遭殃的。


  她臉色蒼白,好像看到了極其可怕的東西。


   我下意識的回頭望了望,茅草依然遮掩著山洞,顫聲問:他要動手干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有種預感,不詳的預感。


   那你到底想讓我干什么?后背陣陣冷風吹來,搞得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想讓你跟他學醫。


  只有這樣,才能掌握一些信息,探知到他的陰謀,也好及時的阻止他! 可是,他怎么可能讓我跟他呢?我早已經被嚇的心神不定,根本沒有聽出其中存在著極大的矛盾。


   他要做的事,一個人應該完成不了。


  我想辦法說服他。


  小寶,求求你,至少你要想辦法幫我把毒解了。


  我知道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


  今天我就答應你,等你幫我解了身上的毒,我這個人就是你的,你想怎么樣都行!她臉上涌上一絲緋紅,真是面若桃花,嬌艷欲滴。


   突然間,覺得她不像快三十歲的少婦,更像是一個含苞待放的處子。


   本來我就很羨慕魏四爺,既然有機會,自然不能放過,立時答應。


   蘭花拉著我的手,輕輕的倒在我的懷里,幽幽的說:小寶,以后就靠你了。


  再跟你說個秘密,魏四根本就沒碰過我,所以……所以……以后我會完完整整做你的女人!說完,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腰間,神情旖旎。


   我怦然心動,要不是忌憚她中了毒,真想將她就地正法。


   過了一會兒,她身上將頭發挽到耳后,說: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過會兒走!以后我們盡量的保持距離,過幾天我會跟魏四說,讓他收你到徒弟! 我激動的點點頭,看著她離開。


   就在她撩起洞口的茅草出去時,夕陽的余暉照了進來,我的眼一花,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東西,卻又像什么都沒看到…… 從洞里出來,感覺頭微微的有點痛。


   也許是激動吧,我安慰著自己。


   快到村口,我看到村長的媳婦春杏站在路邊。


   她看我過來,迎上來說:小寶,正好有事要跟你說,你跟我來。


   我心里暗道:這是怎么了?好像所有的人都找我有事似的。


  想歸想,這個女人是得罪不起的,便跟著她往前走。


   春杏的臉拉的很長,我心里一陣的慌張。


  說起來打春杏進了這個村,對我就像大姐姐一樣的照顧,有時候看我身上的衣服破了就把我帶到家里給縫補好,過年還會專門為我做雙鞋。


  在春杏眼里,我應該就是個乖巧的小孩子,而在我的眼里,春杏是個嚴厲而體貼的大姐姐。


   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春杏冷冷的問:小寶,你跟我說,你把春桃怎么了? 我一愣,連忙搖搖頭,說:沒怎么啊!發生什么事了? 這應該我問你吧。


  你別裝,要是沒什么事她昨天晚上那么晚了還跑去找你干什么?而且一回到家就哭,問她怎么回事又不說!你快點告訴我,否則……否則……我再也不理你了。


  春杏有點生氣。


   看她這樣,我覺得委屈,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說:我沒做什么,也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真的。


  說什么我也不能把魏四在春桃身上做的事說出來,畢竟我過幾天可能要跟他學醫,而且還期待著有一天能跟他一樣。


   春杏氣呼呼的說:你是不是不承認?你不承認也可以,以后我不理你了!說完,扭頭走了,留下我一個人茫然的站在山路邊上。


   過了很久,我才從茫然中清醒過來,憋屈著臉回家,感覺頭更痛。


   我回家躺在炕上,翻來覆去,實在想不通事情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春杏的話讓我很傷心。


  我一直把這個女人當成自己的大姐姐,想著以后只要自己能出人頭地,一定會好好照顧她,讓她過上好日子。


   春杏的命不好,嫁給魏有德三年多了,一直沒有孩子。


  為此,她的婆婆沒少揶揄過她,有時候當著她的面罵什么公雞母雞的,含沙射影的諷刺她。


  她也知道這些事情,到底覺得對不起魏家,也就忍了。


   等爹過來叫我吃飯,我也不起來,只是躺在炕上發呆。


  令我想不到的是,春桃又跑了過來,更可氣的是她竟然抿著嘴不讓自己笑出來的樣子。


  我看著她一眼,扭過頭去,不理她。


   春桃推了我一把,問:你怎么了? 我依然不理她。


   春桃撇了下嘴,說:我知道今天我姐姐找你了,她回家跟我說了。


  我也知道她肯定是冤枉你了,可是我又沒辦法把事情跟她說明白,讓你受委屈了。


  你別生氣了,我這不過來跟你把事情說清楚嗎!你快起來!她的話里三分嬌媚七分嗲意,弄的我心里舒服,也不生氣了,從炕上爬起來坐著,看著她。


  只見她妙目微睜,睫毛低垂,臉蛋紅撲撲的,說不出的嫵媚,尤其是她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迷離,處處透著柔情蜜意。


   我的心一動,想著蘭花,想著她依偎在我懷里啜泣的模樣,頭突然間有些迷糊,腦海里依稀的出現了一個影像,看不太清楚,可能感覺這個影像的存在。


   你怎么了?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等我回過神來,發現春桃正緊緊的抓著我的手,驚愕的望著我。


   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大概只差幾公分就摸到她了。


   我連忙將手收回來,訕訕的說:沒……沒什么?突然間走神了,我不是故意的。


   她低著頭沒說話。


   我心跳的厲害,連忙岔開話題,問: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姐姐沒頭沒臉的罵我? 春桃嘴角挑了挑,說:為了我挨她頓罵你還不愿意啊? 真不知道這個小丫頭到底要做什么,我無奈的嘆了口氣,說:愿意!你明天讓她接著罵,行了吧? 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不過看她并沒有生氣,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看來這個小妮子對我也是……嘿嘿,等我真的跟了魏四爺,那以后自然更是艷福不淺了。


   干嘛笑的那么惡心?春桃氣呼呼的問。


   我連忙說:沒有!想著能為你挨罵,心里高興!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433911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220786.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682436.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3731656.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595211.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6407414.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3243802.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800457.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9034247.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2832482.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