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fulxxx

sinfulxxx


孫妍今年十九了,來獸醫所也有一段時間了,眼 看著今天就是師父要檢查她課業的日子,孫妍的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雖說師父和她父親的關系很好,但孫妍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也端不起來這碗飯。


  她的家里很窮,只有父親一人拼命掙錢養家,父親身體還不好,她想早點兒幫父親分擔一些。


  進了獸醫所,孫妍就看到師父 吳寶庫坐在那里,緊張的捏緊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來了,今天要考的內容都記得吧?”一進屋吳寶庫就嚴厲問道。


  獸醫的 東西本來就生澀難懂,有很多東西她都不知道, 師傅就將如何給狗配種的書給她看,她能記住才怪。


  “師傅……我……我沒記住……”吳寶庫一聽,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記不住,我不是說了么,今天要講給 動物配種,首要的就是動情,既然你不忘了,師傅就再教你一邊!”說話間,他直接拉著孫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讓動物配種,就要讓動物動情,這動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師傅身上練,按照師傅說的做。


  ”吳寶庫嚴厲道。


  孫妍俏臉通紅,她哪里碰過男人的身子,想要將手抽回去,誰知道師傅抓的很嚴,她根本抽不回去。


  吳寶庫感受到她往回抽著手,臉色很冷,“我教你東西,你最好乖乖學,這種練習的時候不多,你要把握好!” 說完,吳寶庫就松開了她。


  孫妍當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個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學,畢竟她想要學本事。


  “師傅……我……我知道了……”孫妍低著頭,抿著嘴道。


  “哼,知道最好,現在師傅把衣服脫了,你輕輕揉師傅的胸口,記住,手法一定要輕柔!”吳寶庫哼了一聲,直接將衣服脫掉了,隨后拿著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點了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想學,就轉過來!”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 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 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愛女狂歡)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 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 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 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王二牛的大手順著 劉巧云的大腿一直深入,直到他摸到了一小塊布,下一刻他的手毫不猶豫的伸了進去。


  劉巧云當即一聲嬌吟,雙腿緊緊的夾住了王二牛的腰肢。


  這時王二牛松開了劉巧云的嘴,快速地吻住了另一只 原本無人問津的柔軟。


  “喔……嗯……”劉巧云忍不住發出聲音,表情如癡如醉,她好像是為了報復王二牛,下面的那只手突然動了起來。


  王二牛的身體當即一顫,突然傳來的感覺讓他險些把持不住。


  王二牛自然是看出了劉巧云的挑釁,手上和嘴上動作更是迅猛犀利起來,劉巧云頓時顫音連連,喘息不斷,很快她就動情到難以自制了。


  王二牛知道時間差不多,該步入正題了,動作就緩慢了一些。


  但是劉巧云似乎是想讓王二牛出丑一般,小手居然又加快了速度。


  王二牛一驚,趕忙將劉巧云的那只手拿開,然后再次吻住了劉巧云,同時一把扯下了了劉巧云的裙子和衣服,然后開始解自己的腰帶。


  雄厚的資本終于是再次出現,王二牛調整好姿勢,然后在劉巧云的耳邊灼熱的呼吸道:“小云,我來了……”“哇……哇……”突然傳來的嬰兒啼哭聲嚇了兩人一跳,劉巧云趕忙推開了王二牛,將嬰兒抱在了懷里。


  嬰兒毫不客氣的將剛剛還是屬于王二牛的柔軟抱在懷里大力的吮吸著。


  王二牛挺著身子,愣在了原地,他看著劉巧云懷里的嬰兒,心里在說,你怎么早不醒晚不醒偏偏這個時候醒啊。


  劉巧云看了一眼王二牛的下面,心里突突的直跳,是真的雄厚啊。


  她羞紅著臉看著王二牛道:“這次就這樣吧,你把褲子穿上吧。


  ”“啥?”王二牛差點昏過去,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說算了?劉巧云看著王二牛的樣子忍不住掩嘴輕笑一聲。


  然后白了王二牛一眼輕哼道:“這次算是給你一個教訓,誰叫你當初拋棄我來著,另外我也是跟你證明一下,我不是個賤女人,雖然我現在也很想,但是我能忍住!”王二牛愣愣的看著面前這個女人,今后這個女人肯定是屬于自己的了,既然這樣那還急啥啊,忍一忍吧。


  王二牛這樣勸說著自己,一邊把褲子提上了。


  穿好了褲子,他四處看著,在柜子上看到了一卷衛生紙,他拿過衛生紙就上了床,坐在了劉巧云的身邊,撕扯下衛生紙,將劉巧云剛剛流出的東西溫柔的擦去。


  劉巧云眼神有些癡迷的看著王二牛的動作,這真是一個細心溫柔又負責任的男人,這下她更加堅信自己的選擇沒錯了。


  幫劉巧云擦干凈后王二牛又幫劉巧云穿上了小褲褲還有裙子,然后拿過背心又給劉巧云套上了。


  做完這一切王二牛原本打算直接走的,但是看著劉巧云含情脈脈的眼神,王二牛沒忍住將娘倆都抱在了懷里,又是吻住了劉巧云。


  劉巧云輕嗯一聲,并沒有拒絕,兩人吻了一會,王二牛這才戀戀不舍的松開了嘴。


  王二牛看著劉巧云紅著臉的可愛模樣,溫柔笑道:“小云,我先走了。


  ”劉巧云雖然心中不舍,但還是點了點頭,王二牛這才退去。


  出了劉巧云家的王二牛長出了一口氣,只是方才涌動的氣血還在身體里翻騰亂竄,自嘲的笑了笑道:“再來這么一遭,可得憋壞了。


  ”就在這時,王二牛的手機突然響了。


  王二牛疑惑的掏出手機,看見上面的來電顯示,不由得一愣隨即大喜。


  這個電話居然是王二牛打了兩個月都是關機的女友打來的。


  王二牛趕緊接通了電話驚喜的說道:“喂, 小月,是你嗎?小月。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瞬傳來了王二牛做夢都想聽到的聲音,“是我……二牛,你最近過的怎么樣?”“我還能過得怎么樣,還是老樣子,就是這兩個月沒聽到你的聲音,沒見到你的人,我的心里是想念的緊啊,你這兩個月干嘛去了啊,為啥電話總是關機呢?”一般來說,要是換做別人,不管是男朋友還是女朋友,兩個月不與自己聯系,另一方肯定是以為對方移情別戀了。


  但是王二牛從沒這樣想過,他不僅不生 趙惜月的氣,相反他還十分的欣喜,由此可見王二牛有多么喜歡趙惜月。


  “嗚……”電話那邊傳來了趙惜月啜泣的聲音。


  王二牛不由得一愣,“小月,你哭了?”“沒……沒有,就是有點感冒,鼻子不通氣。


  ”“哦,那你要記得吃藥啊,多喝點熱水,你在哪,要不我這去找你吧?”王二牛關切的說道,他聽出趙惜月的聲音好像有點不對勁,但是他很快就認為是趙惜月感冒嗓子不舒服了。


  趙惜月又是吸了一下鼻子,“王二牛,今天我們把話說清楚吧……”“嗯?”王二牛不由得愣了一下,“什么說清楚?”“呼……”電話那邊趙惜月長出了一口氣,似是如釋重負,像是掩飾什么,又像是做了什么決定一樣。


  “你愛我嗎?”“愛啊,我怎么會不愛你,我做夢都想把你娶回家,你怎么會問這樣的問題?我怎么感覺你今天怪怪的。


  ”王二牛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趙惜月沒有回答他,而是說道:“既然你愛我,也想娶我,那好,我爸說了,別的不要,三天之內準備好二十萬的彩禮錢,我就嫁給你。


  ”“什么!”王二牛不由得一聲驚呼。


  “怎么?嫌錢太多了?不想娶了?”趙惜月聲音有著一絲顫意的說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想娶。


  ”王二牛連忙說道:“小月,你也知道我家里現在是什么情況,別說二十萬了,五萬現在我都拿不出來啊,而且這時間也太短了,三天時間,你看能不能多給點時間,或者少要點?”“不可能的,王二牛,你聽好了,就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沒有二十萬,我們兩個就到頭了!”“嘟!”趙惜月說著就把電話掛了。


  “喂,小月,小月!”王二牛對著電話呼喊,回應他的只是一串電話的忙音。


  電話那頭,趙惜月掛了電話,她紅著雙眼看了一旁一個兩鬢有些花白的男人一眼,什么都沒說便回自己的房間了。


  而那個男人則是忍不住搖頭嘆息道:“命啊,這就是命啊。


  ”“二十萬,我上哪去弄二十萬(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總不能去搶劫吧。


  ”這邊,王二牛皺著眉頭念叨著。


  就在幾個月之前,王二牛的母親病逝了,之前為了給母親治病,王二牛四處跟親友借錢,可是還是沒能留住母親,現在王二牛光是外債也有二十多萬了,手里僅有的兩萬塊錢,還是剛跟 齊芳玲借的,那是準備給手機店進貨的錢,這錢要是沒了手機店也就快關門了。


  “要不,跟小云去借?”王二牛突然想到劉巧云剛告訴他她有幾十萬的存款。


  不過這個念頭剛一出現就被王二牛掐滅了,哪有跟情人借錢去娶媳婦的,這是萬萬不能的。


  王二牛站在路上想來想去,感覺頭都大了。


  突然他的電話又響了。


  王二牛趕忙拿起手機,但是結果卻是讓她有些失望,電話并不是趙惜月打來的,而是齊芳玲打來的。


  王二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通了電話。


  “喂,芳苓姐。


  ”“喂,二牛,你現在有空嗎?”“有空啊,怎么了?”“那你來我家幫我修一下電腦吧,家里電腦好像壞了。


  ”“啊?這天都快黑了,要不明天吧。


  ”王二牛心情有點煩,現在是真的不怎么想干活。


  “哎呀,修電腦幾分鐘的事情啊,你還沒吃晚飯吧,剛好晚飯也在我家吃了吧,你快點來哦。


  ”齊芳玲說著就掛了電話。


  王二牛看著電話愣了一會,原本他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想到今天自己可是兩次差點把齊芳玲給要了,人家不過是讓自己幫個小忙而已,自己再不去的話可能就有點不夠意思了,一想到這,王二牛便拾步向著齊芳玲家走去。


  盛夏的天娃娃的臉,說變就變,王二牛走在路上,頭頂雷的轟鳴聲,接二連三的響起,王二牛趕忙加快了腳步。


  王二牛前腳剛跨進齊芳玲的家門,身后一聲震耳的轟鳴響起,緊接著大雨傾盆而至。


  “二牛,你來啦。


  ”齊芳玲看見王二牛到來,一臉驚喜的說道。


  王二牛點了點頭,目光忍不住打量在齊芳玲的身上。


  齊芳玲好像是特意換了一身衣服,上身是一個淡紫色的小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短裙以及黑色的絲襪,整套裝束透露著性感的同時更是將齊芳玲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那紫色的小衫,好像快要不堪重負,被撐得鼓鼓的,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視線下移,是齊芳玲挺翹的臀線與平展的小腹,黑色的絲襪包裹著的雙腿,在燈光下閃動著燁燁的光輝,讓人忍不住想要試一試,整套裝束充滿著誘惑,而這些都是齊芳玲特意準備的……“二牛,姐這身衣服好看嗎?”齊芳玲擺了一個撩人的姿勢淺笑看著王二牛。


  王二牛有些木訥的點頭道“好看。


  ”看著王二牛的樣子,齊芳玲忍不住一陣嬌笑。


  
https://twretfgbvhj.weebly.com/507412.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5739109.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3464015.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2849493.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6306472.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9111397.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7770642.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002933.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4977462.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208994.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