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 高潮

限制 高潮


“哥,你開什么玩笑,那可是你 媳婦兒啊,你讓我和她睡?你…你這不是跟我開玩笑嘛!”“曉峰,你坐下,我哪有心思和你開這種玩笑。


  ” 李曉峰一臉錯愕,目瞪口呆的看著對面喝的臉紅脖子粗的 李二虎。


  李二虎是李曉峰的表哥,這天還沒黑就叫來李曉峰說是喝酒,可這三巡酒后,李二虎卻說出這么個 事兒


  酒桌上把媳婦兒拱手讓人,這什么套路?!要說這李二虎的媳婦兒 張玉蘭,那可是這河陽村出了名的大美人,這李二虎平日里藏著掖著生怕別人多看了一眼,今天這算怎么回事?“那這好端端的,你干嘛讓我睡你媳婦兒?”李曉峰神色古怪,這不是扯淡嗎?李二虎紅著眼睛,手里的就被啪的一聲拍在桌上,咬牙切齒的 說道:“弟啊,不瞞你說,我那兒幾年前就被 王德彪那王八羔子給一腳踢爆了,這幾年,我是守著你嫂子卻什么也做不了,家里我這一脈單傳,找你就是為了給咱老李家留個種啊。


  ”李曉峰腦袋嗡嗡的,長這么大,第一次碰到借種這種事情。


  不過說起王德彪和李二虎,李曉峰倒是有印象,前幾年村里分地, 兩人因為一畝半的地打起來了,當時王德彪就對著李二虎的褲襠狠狠的踢了一腳,只是沒想到竟這么嚴重!李曉峰的神色有些為難的說道:“可是…可是我長這么大,連個對象都沒處過,你就算讓我和嫂子睡覺,我…我也不會啊。


  ”李二虎倒是一愣,他是沒想到自己這表弟竟然二十多歲了還沒碰過個 女人:“那不行!你不會,你嫂子會啊!你嫂子可以教你。


  ”說著,李二虎又苦惱的滿了一杯老燒酒,一仰頭咕咚就咽了下去,酒氣嗆著李二虎眼淚都出來了。


  此時的李曉峰心里很不是滋味,當初那件事情已經過去四五年了,這四五年的時間,李二虎竟都不能行人事,也實在是夠委屈的,這狗日的王德彪居然這么欺負自己老李家,這事不能就這么算了。


  “這次你無論如何得幫我這個忙,算我求你了,就讓你嫂子在你這借個種吧。


  ”李二虎紅著眼睛再次懇求道。


  李曉峰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要說他不動心那是假的,張玉蘭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水靈,身材又好,村里不知道多少 男人惦記著呢。


  兩人說的毫不忌諱,門外剛端了一碟花生米走過來的張玉蘭是嚇了一大跳!手里的盤子差點沒飛出去,身子一抖趕緊退了回來。


  按理說自己的丈夫把自己拱手讓給別人睡,這事兒擱誰身上都不行啊,可張玉蘭卻似乎并不反感,心臟砰砰砰的直跳。


  她本身就比李二虎要小,年紀也不過剛過二八年華,這個年紀那方面的需要正是比較強烈,奈何李二虎五年前被王德彪廢了,她一個女人家,無兒無女就跟守活寡似得,人差點沒給憋瘋了。


  也的虧是這張玉蘭性格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只是哪怕性格再好,也是有生理上的需求,每到夜晚時候張玉蘭心里頭就莫名煩得慌,此時望著李二虎那健碩的身軀,張玉蘭渾身不禁變得熱了起來。


  本 想著李二虎既然不能行人事,自己這輩子就只能這樣了,可沒想到,今天竟聽到李二虎說出這種話來,張玉蘭一下變的緊張了起來,回頭看向李曉峰。


  年紀輕輕,長得清秀,身體也精壯,關鍵村里年輕人大多出去打工了,本來就沒留下幾個,老男人堆里一挑,李曉峰絕對稱的上是村里的村草了。


  張玉蘭有時候難受的緊,腦子里還曾冒出過李曉峰的身影,每一次浮想著那事情,張玉蘭都覺得愧對自己老公。


  這會聽沒想到自己丈夫李二虎竟然要把自己拱手相送給其他睡,哪怕張玉蘭知道自己丈夫就是孝順,為了延續李家的香火才這么干的,但不管如何原因,這自己丈夫要讓自己李曉峰睡覺是事實。


  多少個夜晚的幻想,如今難道就得以滿足。


  張玉蘭越聽越是緊張起來。


  房里,李曉峰雖然心思火熱,但神色還是有些為難,開口道:“可這事兒就算是我答應了,嫂子也不會答應的吧?”張玉蘭聽到李曉峰這話,差點就脫口而出喊道:“我愿意。


  ”李二虎聽到李曉峰的語氣松動了,急忙趁熱打鐵:“你答應就行,你嫂子那你放心,自家媳婦兒什么德行我自己知道,這幾年我那廢了,她當初剛結婚的水靈靈的大姑娘跟了我,這幾年都沒能做一次真正的女人,能不想著那事兒?我好好和她說說,沒問題的。


  ”李曉峰聽著這話也是心頭一陣火熱,借種不借種的他倒是沒關系,關鍵是如果真的有機會將張玉蘭這種級別的美女睡一覺,那滋味……想想都帶勁!“那行,這事兒,我答應了,但是就得看嫂子怎么說了。


  ”李曉峰一咬牙,一仰頭,一杯酒也下了肚。


  張玉蘭在門口聽到這里,哪里還忍得住,一把推開門走了進去。


  李曉峰趕緊閉嘴,看都不敢看向張玉蘭。


  張玉蘭將花生米放到桌子上,瞄了李曉峰一眼,俏臉上不禁浮起一道紅暈,心里一慌,連忙道:“看你哥倆喝的臉紅脖子粗的,我再去整兩個菜去。


  ”“哎,不了,這點菜夠了,媳婦兒你過來,我和你說個事兒。


  ”李二虎原本還沒想到啥時候和媳婦兒說這個事兒,此時眼看張玉蘭進來,借著酒勁兒,打算直接開門見山!李曉峰似乎料想到了李二虎的打算,心里一突,沒好意思去看張玉蘭,只顧著埋頭吃菜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張玉蘭聽聽李二虎這么說,知道他要提這事情了,整個人瞬間緊繃了起來,但又怕被他們兩人看出貓膩,裝著一副淡定的模樣道:“啥事兒你說,神神叨叨的。


  ”李二虎又灌了杯酒,神色有那么一瞬間的遲疑,但隨后還是咬了咬牙說道:“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媳婦兒,咱們到現在都沒能生個孩子,我覺得我對不起老李家啊!”“唉,你怎么又說起這個事兒了,有啥辦法呢?”張玉蘭知道李二虎要說什么,瞥了一眼李曉峰渾身不禁再一次變的熱起來,望著李曉峰眼眸內也多了幾分別樣的神色。


  李二虎帶著酒意也是豁出去了,拍手道:“媳婦實不相瞞,我今天叫曉峰過來就是為了這個事兒,就是想讓曉峰代替我給咱老李家留個種!”哪怕張玉蘭早就知道了事情,此時聽李二虎當面說出來,張玉蘭還是嚇的一縮:“二虎,你…你這是開玩笑嗎?旁邊的李曉峰更尷尬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放下筷子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了。


  李二虎望著張玉蘭那嬌滴滴的臉蛋,這么漂亮的媳婦他也不舍得讓其他人睡,可惜自己那不中用,為了家里的香火,李二虎一咬牙道:“媳婦,我這是認真,我就想讓你和曉峰睡一覺!”“你這瞎說什么?”張玉蘭的身子狠狠的抖了一抖,心里一片慌亂。


  “媳婦兒,你也別怪我,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李二虎苦惱的說道,說完又是一杯酒下了肚子。


  張玉蘭呆愣了幾秒,忽然扭頭看向一旁的李曉峰。


  李曉峰登時嚇了一大跳,對著張玉蘭干笑了兩聲,卻不知道怎么開口搭話。


  張玉蘭坐在那里不出聲,心臟砰砰砰的跳著。


  李二虎看張玉蘭沒有明確拒絕自己,哪里還不知道她的心思,倒了杯酒,李二虎送到張玉蘭的面前,說道:“媳婦兒,我知道你好面子,就是這么個事兒,是我李二虎對不住你,你要是答應,就喝了這杯酒,這事兒就成了。


  ”張玉蘭抬起頭來看著李二虎,滿臉認真的問道:“你真這么決定了?”李二虎心里一抽抽,他不說話,只是重重的點了點頭,畢竟是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兒,就這么拱手讓給別人,他心里怎么可能不膈應,但他真的已經決定好了。


  張玉蘭深吸一口氣,伸手接過李二虎手里的酒杯就喝了下去,喝了酒,張玉蘭就算是答應了。


  坐在對面的李曉峰將兩人的對話全都聽在耳朵里,看到張玉蘭把酒喝了下去,心里頓時一顫,想著張玉蘭今晚就是自己的了,李曉峰端著酒杯的手都有些微微的顫抖。


  “行了,媳婦兒,你先去洗個澡準備一下,今天晚上你們就睡在一起了,我和我兄弟再喝幾杯。


  ”李二虎心頭的一塊石頭總算是放下去了。


  但想著晚上自己的媳婦兒就要和別人睡了,李二虎就算是為了借種心里也難免堵得慌,望著張玉蘭一扭一扭的翹臀,李二虎無奈的搖了搖頭,回頭又跟李曉峰喝了一會,估摸著張玉蘭也洗好澡了。


  想著這事情還是要保持精神,才好下種(玉米地做爰全過程),怕再喝下去把李曉峰喝醉了誤事,干脆也不喝了,起身道:“曉峰,這酒等著下次再喝,你嫂子現在應該在屋里等著了,我帶你過去,你晚上就給出點力氣。


  ”其實李曉峰并沒喝多少酒,李二虎今天心里憋屈,有了李曉峰這個傾訴對象,一下午話頭基本上就沒停過,大多數時間李曉峰都在傾聽李二虎倒苦水,自然沒喝多少。


  很快兩人就到了張玉蘭門口。


  李二虎猶豫著有些不敢開門,這開了門,自己的媳婦兒今晚可就被別人給睡了,李曉峰在一旁雖然心里火急火燎的,但也能理解李二虎,雖說是為了借種,但人心都是肉長的,這心里的疙瘩可不是說沒就能沒的。


  房里,張玉蘭正坐在床邊,聽著外面兩人的動靜心里也是一片燥熱的慌,如同新婚之夜等待自己丈夫臨幸的小媳婦,雙手緊張的揣著被子。


  “虎子哥,你再考慮一下吧,畢竟…”“不用考慮了,兄弟,我沒事,進去吧。


  ”李二虎一聽李曉峰這話,瞬間下了決定,直接推開了門。


  一進去,李曉峰一眼就看到坐在床邊的張玉蘭,一身松垮的碎花長裙下那玲瓏有致的身子看的李曉峰心里一陣躁動。


  李二虎此時醉意翻涌,看著自己貌美如花的媳婦兒張玉蘭就坐在那里奈何自己卻沒辦法想用,雙眼通紅著,咬了咬牙拍著李曉峰的肩膀道:“兄弟,今晚你就睡在這里,我去西邊柴房湊活 一晚上


  ”說完,李二虎快速的跑開了,畢竟這自己給自己綠帽子帶,太過于操蛋了,李二虎怕多呆一會都會后悔,留下張玉蘭跟李曉峰在屋里頭。


  “嫂…嫂子。


  ”李曉峰看著床上一臉嬌媚的張玉蘭,輕喊了一聲,身子不由自主的朝著她靠了過去。


  張玉蘭也是一臉羞紅,緊張的低著頭不看去看李曉峰一眼。


  李曉峰看著她那溫柔賢惠的模樣,再也把持不住直接將張玉蘭撲倒在了床上。


  張玉蘭嘴里驚呼了一聲,下意識的伸手攬住李曉峰的身子,嗲怪道:“你這么猴急干什么,一晚上呢。


  ”“嘿嘿…”李曉峰只是尷尬的笑了笑,然后雙手開始胡亂的想要脫掉張玉蘭的碎花長裙。


  但他手忙腳亂的,張玉蘭又被自己壓在身下,自然脫不下來。


  看他這傻乎乎的樣子張玉蘭就知道他真的是個雛兒了,心里更是興奮,加上多年來的寂寞,她再也顧不上矜持,推了推李曉峰:“笨死你算了,我來吧。


  ”張玉蘭坐了起來,一臉羞紅的望著李曉峰,慢慢的解開自己的衣服扣子。


  隨著衣服慢慢解開,那白皙的肌膚,性感的身軀加上張玉蘭一臉害羞的表情,李曉峰看的是雙眼發直,再也忍不住直接一腦袋栽了進去,臉埋在中間,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女人身體淡淡的馨香味道夾雜著輕微的汗液的氣味讓李曉峰立刻有了本能的反應。


  “啊~曉峰,你……你別急,輕點,下巴咯到我了。


  ”張玉蘭嘴里輕喘了一聲,忍不住說道。


  李曉峰不好意思的抬起腦袋,有些尷尬,看著張玉蘭嘿嘿干笑著。


  “傻笑什么,你怎么還穿著衣服?這要怎么開始?”張玉蘭臉頰紅潤的說道。


  “奧,對對對,脫衣服…”李曉峰反應過來,雖說喝了不少酒,但是脫自己的衣服倒是利索,三下五除二,很快雄壯的身軀就展露在眼前。


  張玉蘭嚇了一大跳,瞪大眼睛看著,心里有些震驚的同時更是興奮的不得了,看著那地方,整個都有些呆了,這要是弄得話,得多舒服啊。


  獨守了幾年的空房,大概也只有體驗過這種感覺的人才知道這其中到底有多么痛苦,如今,老天爺總算是補償給她了,著呢大,她也是滿足了。


  想到這里,張玉蘭也忍不住了,雙手抱著李曉峰的身體狠狠的貼著自己,情到深處,紅潤的雙唇輕啟在李曉峰的耳邊柔聲說道:“你以后一定要對我好。


  ”李曉峰的身子猛地一震,還有什么比一個女人在耳邊溫柔的說這種話更能觸動心弦的呢?“好。


  ”李曉峰鄭重其事的點頭說道,他心里火熱,聽著耳邊張玉蘭的輕聲細語,大腦一片空白,心里想的各種海誓山盟的話到了嘴邊卻只剩下一個干巴巴的‘好’字,可他的臉色還有語氣卻是無比的認真。


  被他那火熱的柔情所包裹,張玉蘭最后一絲戒備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懷里抱著李曉峰,整個人已經淪陷,心里也做好了被李曉峰占據的準備。


  但看李曉峰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只能開口說道:“曉峰,你還不會,嫂子教你,你別動就好了。


  ”李曉峰一聽,趕緊躺在床上不敢動了,那傻樣子,倒是讓張玉蘭有些想笑。


  張玉蘭怎么說也是人婦,自然十分熟練,李曉峰就被動的享受著。


  這是李曉峰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正值青年,腦子里自然也腦補過這些東西,但他萬萬沒想到,真正體驗到的時候,感覺竟然如此美,簡直要上天了!五年了,五年的時間張玉蘭也壓抑的太久了,終于等到這個機會,她的感覺也出奇的好,仿佛一個被點燃的汽油桶,熊熊的火焰燃燒著。


  李曉峰是第一次,沒過多久就早早聽了,但也許是感覺來了,又憋了二十幾年,身強力壯的李曉峰恢復速度是嗷嗷塊,往往歇了不到幾分鐘就又恢復了,一晚上的時間,李曉峰幾乎都沒歇著,張玉蘭是又驚又喜。


  這兩人忙會了一晚上,李二虎卻也沒歇著,他雖然喝大了,但是想著自己的媳婦兒正和李曉峰在自己的床上翻滾,他是睡意全無。


  心里好奇之下,隔一會兒就要去觀望觀望,但可惜的是,這鄉村的老房子,窗戶都是砂紙的,啥也看不到,門縫倒是寬,卻沒正對著床,啥也看不到。


  李二虎聽著耳邊張玉蘭在房間里時不時傳來的一聲一聲叫聲,心里是貓爪般的難受,這場面可比他之前想象中的要激烈太多了。


  回到柴房,想著自己有這么一個如花似玉妖精般的媳婦兒,自己卻沒辦法享用,耳邊聽著李曉峰和張玉蘭鬧出來的動靜,他卻只能苦兮兮的縮在柴房里空流淚,心里對王德彪的恨意就更加強烈了。


  如今李曉峰幫了他留了種,他最大的心愿也算了了,做事也能肆無忌怠一些,想著李曉峰不過才第一次就能把張玉蘭弄的哭天喊地得,那是不是可以讓李曉峰幫自己報仇呢?他腦子里一個瘋狂的想法躁動著,一讓李曉峰幫自己報仇, 讓他睡王德彪的女人劉蓉。


  最好天天給王德彪戴綠帽子!不過他也知道李曉峰膽小,不敢招惹王德彪,既然如此,就只能多給他點甜頭,讓他在自己媳婦兒張玉蘭身上好好學習學習怎么弄女人,到時候給王德彪戴綠帽的時候也能更加順手一些。


  反正李二虎的目的是借種,這一次兩次的沒準還種不上,那就多來幾次好了,他就不信把李曉峰這小子喂飽了他還不配合自己。


  就這樣起起伏伏聲音一直持續到了早上四五點,李曉峰終于累了,張玉蘭也是氣喘吁吁,臉色帶著異樣的鮮紅,沒想到自己守了這么多年的身體,第一次開張就折騰了這么長時間,張玉蘭很是滿足。


  李二虎又去觀望了一次,發覺里面已經沒了動靜,這才悻悻的回到了柴房,心想李曉峰這小子真能夠折騰的,這可比他自己當年還能用的時候厲害太多了!想著想著,李二虎就在柴房一張臨時休息用的小床上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而李曉峰和張玉蘭則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相擁而眠。


  天剛蒙蒙亮,李二虎當先起床了,他腦子里老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睡的也不踏實,索性直接起床了,原本家里是張玉蘭做飯的,但想著昨晚他們兩個肯定累得夠嗆,只能是李二虎做了。


  簡單做好了早飯,李二虎走到兩人房前直接推門而入,眼前的一幕讓李二虎登時瞪起了眼睛。


  沒想到兩人也早早就醒了,此時此刻,兩個人還在做那個事情,自己這一清早冒冒失失的進來叫他們吃飯還真是打擾到了。


  李曉峰和張玉蘭兩個人這會正玩得開心呢,哪里注意到門口進來個人,依然是我行我素,玩的正興起。


  李二虎咕咚一聲咽了口口水,折騰了一晚上了,李曉峰這才休息了兩三個小時,又這么猛了?再說自己的媳婦兒張玉蘭,平日里看著挺正經的,沒想到骨子里竟然是這樣的人!這個樣子,就連李二虎當初都沒試過!李曉峰和張玉蘭這會才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似乎房間里多了個人,下意識的扭頭看了看,正看到李二虎一臉錯愕的站在門口,正在動作的人戛然而止,剛剛還熱鬧的房間,安靜的可怕,場面瞬間變的尷尬下來。


  倒是李二虎最先反應過來,神色平靜的說道:“沒事,你們忙,一會兒過來吃早飯。


  ”說完,李二虎又奪門而出,順帶著關上了房門。


  張玉蘭本是借著李曉峰早晨那一股子硬勁兒想再享受享受,沒想到被李二虎這么撞破了,兩人都沒了心情,張玉蘭掐了李曉峰一下就從床上下來,匆忙穿好衣服兩人就出了門。


  廚房里,李二虎剛吃完就看到兩人過來了,笑呵呵的打招呼道:“昨晚睡的好嗎?”張玉蘭一張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倒是李曉峰鎮得住場面,神色略顯尷尬的點了點頭:“還好,還好。


  ”“那行,我也吃完了,還要下地干活兒去,你們先吃飯吧。


  ”李二虎當然也覺得氣氛有些古怪,決定先緩一緩再說。


  等李二虎離開之后,李曉峰才放下心來吃飯,要是李二虎在的話,他還真是有些放不開了,經過一晚上的折騰,兩人都餓了,李二虎做的飯味道不怎么樣但也被兩人迅速的消滅干凈了。


  吃飽喝足,李曉峰滿足的打了個飽嗝,張玉蘭則起身洗碗去了。


  她身子伏低,雙手在洗碗池里刷洗著,優美的身姿在李曉峰的眼前搖擺晃動,李曉峰登時又食指大動,忍不住起身從背后保住了張玉蘭的身子,正好兩個人貼在一起。


  張玉蘭嚇了一跳,趕緊扭動身子說道:“呀,你干嘛,這大白天的,家里要是來人了怎么辦?”可她不動還好,一動,弄的李曉峰更加舒服了。


  “俗話說一天之計在于晨,表哥也等著抱孩子不是。


  ”李曉峰一臉壞笑的說著,身體的動作更大了。


  張玉蘭瞪了那么多年,現在就像是火藥桶,一點就著,被李曉峰這么一弄,身體就朝后倒去。


  因為是白天,張玉蘭不敢太過放肆,貝齒死死的咬緊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喉嚨里發出一陣咕噥咕噥壓抑的輕喘。


   面對出軌的男人,很多女人只是咬牙切齒,大吵大鬧,這其實是笨方法,要想 挽回他的心重圓破碎的家,首先應該 分析原因,看是否有挽回的價值與可能。


  如果真能挽回,那你就要不遺余力的用盡一切辦法來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暗中較量法和躲在暗處的 第三者一較高下。


  給丈夫更多的體貼和關懷,例如提高廚藝,多做丈夫喜歡吃的菜,綁住他的胃;多了解和尊重丈夫的興趣愛好,如果可能的話,也試著與他分享一些樂趣;主動給他私人空間,讓他 感到你善解人意;或是想出有情趣的點子,給他全新的感受……總之,讓他牢牢被你吸引,好像剛剛才認識你一樣。


  那么他也不必再去別處尋找新鮮感了。


   心理學家分析:男人對于固有兩性關系的厭倦,有自身主觀的原因,也有客觀的因素。


  女人自己對于愛情的慵懶和麻木,也會使男人感到興味索然。


  雖然還不至于到了彼此無法容忍的地步,但也已漸行漸遠。


  對男人出軌滿懷怨恨的時候,也不妨回過頭來審視一下自己和兩人的婚姻生活。


  如果你愿意 做出改變,也不要把這當成是單純討好男人,這是你為自己的愛情與幸福做出的努力。


  管束要挾法一旦男人“劈腿”,表面上可以不動聲色,但暗地里先掌管起家里的經濟大權,以家庭理財為由,讓他上繳大部分的收入;主動和孩子增進感情,和孩子結成聯盟,似真似假地讓他感到自己被孤立。


  同時暗示他你已經知道他的事,讓他自己考慮可能的后果。


  當然,假如你不是真的想和他一刀兩斷,也不要急于跟他開門見山地亮底牌。


  給個臺階,也許他跨出去的腿就收回來了。


  心理學家分析:經濟和孩子是男人的軟肋,只要他陷得還不深,都會因為這兩個原因而懸崖勒馬。


  雖然并非毫無后患的做法,但是對于一個背叛了妻子,又對家(邊插邊做吃奶)庭不忠的男人來說,就算略施懲戒,用意還是讓他迷途知返。


  當然,若要日后天長地久,還要進行更多有建設性的溝通和交流。


   主動出擊法與其被動挨打,不如主動出擊,直接把那個第三者約出來談談。


  相信你也會很好奇,對方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女人之間的關系很微妙,尤其是像你們這樣的情況。


  雖然心存芥蒂,但只要其中一方跨出了第一步,就很容易獲得釋然與溝通。


  同為女人,對方也許會理解你的感受,并欽佩你的勇氣。


  但假使不幸你遇上了一個一意孤行或是蠻不講理的第三者,也不妨拿出你的魄力和霸氣。


  既然必須要有一個決斷,那么三個人都得毫無退路地做出選擇。


  當然,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可以開誠布公,不要把結局變成一場鬧劇。


  心理學家分析:整個事件中,你是最無辜的,也是最理直氣壯的一個。


  如果最有權力沖動的一方都采取理性的方式,那么大家都可以很冷靜地思考問題。


  何去何從,也許權衡一番,就有了結果。


  快刀斬亂麻的理智是殘酷的,卻也是最有效的。


  別害怕結果不能如愿,至少你已經做出了最好的選擇。


  大多數男人在出軌的同時并不愿意以犧牲家庭作為代價,這是一場男人定力、欲望、僥幸心理、財力、精力與女人魅力、洞察力、魄力加上傳統、現代觀念的多方博弈,縱然未必可以覆水重收,但女人的妙招或許能換來一個家庭幸福之路的柳暗花明。


   反正他怎么做都不被理解,比如說他幫 林璇追回了三百萬債務,沒準這個女人會罵自己多管閑事,因為他來做這事,會傷了兩家的感情。


   楊軒搖晃著腦袋進房睡覺。


   看到楊軒愛理不理地走進房間, 劉紅頓時炸毛:璇兒你看看他,一點做男人的樣子都沒有,他出去鬼混、指不定已經給你戴綠帽了! 林璇臉上也十分難看,她咬著下唇,心里一陣委屈。


   其實她也瞧不起楊軒,但完全沒想到楊軒已經變得如此墮落。


   媽,我會認真考慮離婚的事,早餐我就不吃了,先去上班了。


  林璇長得好看,不離只是因為她還沒遇到自己喜歡的人罷了。


   林璇開車來到 公司,剛到辦公室,財務 周子怡便上門找到她。


   璇姐,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林東去年借咱們的三百萬款,昨天晚上已經還回來了。


  周子怡面帶笑容地將收款記錄拿給林璇檢查。


   林東竟然還錢了?是他主動還的嗎?到款記錄讓林璇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是一位叫楊軒的員工要到這筆欠款的,昨天下午他從我這了解了林東的公司信息,還讓我晚上等著收款,我當時以為他是在吹牛,結果還真讓他辦到了!璇姐,這三百萬,算是解決了咱們公司的燃眉之急,按照當初你訂的規定,楊軒幫咱們追回了三百萬的欠款,他會得到一筆三十萬的提成。


  昨天是楊軒第一次來公司,周子怡并不知道他其實是林璇的丈夫,還以為是新來的催債員。


   是楊軒干的?林璇頓時目瞪口呆,同時心里恍然大悟。


   剛剛在家,她跟母親劉紅把楊軒罵了一頓,楊軒一晚未歸的原因竟然是去找林東要賬了! 自己之前找林東近十次都徒勞無果,結果就這么被楊軒輕松搞定,林璇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他幫公司要債我居然還罵他,林璇內心一陣自責,卻又覺得楊軒是故意耍自己的。


   為什么他在家的時候不解釋一下,搞得我現在這么尷尬,哼,他一定是故意的! 林璇氣得握起粉拳,但楊軒歸根結底幫了公司大忙。


   第一回感受到丈夫的照顧,這讓她心里暖暖的,臉上不由浮現出絕美的微笑。


   林璇想給楊軒打個電話道謝,可猜測楊軒現在這會兒應該在休息,便選擇下班回家后再說。


   林東玩完通宵回到家,他滿臉委屈的找到林鐵山。


   林鐵山聽完事情的經過后大怒:你說什么?你竟然被楊軒那個窩囊廢給揍了?親孫子斗不過上門女婿,這讓林鐵山感覺是恥辱。


   爺,爺爺,咱們什么時候報仇啊?林東很不理解,自己被揍了,怎么爺爺還反倒罵自己呢? 哼,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們暫時沒有理由對林璇他們下手,不過林璇的公司很快就要倒閉了,到時候咱們再狠狠地整整他們!林鐵山瞪了林東一眼,其他家族的后起之秀不是高材生就是經商天才,而眼前這個大孫子,只會闖禍、讓自己給他擦屁股。


   楊軒一覺睡到下午三點,精神恢復了不少。


   劉紅出去逛街了,這讓楊軒感覺很自在。


   他去廚房煮了一大碗面,吃完后用家里的座機給周子怡打了個電話,詢問那三十萬提成什么時候到賬。


   讓楊軒沒想到的是,周子怡說三十萬會以工資的形式發給楊軒,所以必須得等到下個月的十號。


   她給出的理由是公司好方便記賬。


   楊軒一時也沒辦法,他又不愿意去跟林璇打小報告。


   周子怡都說是公司規定,那必然說明這個規定是林璇定的。


   指責老婆的錯誤,楊軒可做不出來。


   而現在急用錢,楊軒只好另外想辦法。


   他去醫院賣血,一個醫院只能賣四百毫升,他便多跑了幾個醫院。


   終于有錢了……楊軒摸了摸自個兒兜里真正的血汗錢,不由無奈一笑。


   楊軒在市場上買了一些藥材跟一個泡澡的大桶,接著又在外邊租了個一室一廳的房子。


   他需要用這些藥材泡澡,從而達到強筋健骨的作用,不過這個過程肯定不能在家干,所以就特意租了個屬于自己的小窩。


   忙活完這些,回到家時已經晚上七點。


   楊軒,你怎么又這么晚回來?今天拿了三十萬提成,是不是應該請客吃飯?林璇語氣輕松的跟楊軒開著玩笑。


   哼,小璇怎么說都是你名義上的老婆,沒見過像你這么不要臉的,竟然還想著賺親人的錢。


  楊軒幫助公司的行為劉紅不以為然,反倒因為要給對方三十萬導致她內心極為不平衡。


   楊軒對他這個岳母越來越厭惡,昨天還讓自己趕緊離婚,現在又口口聲聲說不要賺親人的錢。


   媽,那三十萬是楊軒應得的,他昨天還答應去公司幫我。


   林璇幫楊軒說話,劉紅嗤之以鼻。


   呵呵,一個只有高中學歷的垃圾,要錢沒錢,要能力沒能力,怎么幫得到你,他能追回林東借的錢,無非是運氣好,沒準是林東看當初楊軒幫自己頂了罪,所以才把錢給還了呢。


   好了媽,別再吵了,咱們一塊出去吃飯吧,難得楊軒請客。


  林璇一臉尷尬,其實她也是出于好心,想讓母親跟楊軒的關系緩和緩和,結果母親實在是對楊軒成見太大了。


   三人坐上車,林璇提議去尚客酒家。


   尚客酒家是一家高檔飯店,價格昂貴。


   楊軒本來想反駁的,畢竟那三十萬提成還沒拿到手,如今兜里只有賣血得來的五千塊錢,他還得用到下個月十號。


   后來覺得也就三個人吃,應該點不了幾個菜。


   可讓楊軒意外的是,去到飯店后,劉紅拿起菜單,啪啪啪連點了十個菜。


   其中一千八百八十八的烤乳豬,甚至九十九一份的金湯娃娃菜,是完全沒必要點的。


   咱們就三個人,點這么多菜,是不是有點太浪費了。


  楊軒心在滴血,自己最后的五千塊錢怕是要栽在這里了。


   哼,拿了三十萬提成還這么扣扣搜搜的,你可是白白吃了我們林家好幾年的飯,現在讓你請吃一頓好的怎么了?劉紅厭惡的瞪了楊軒一眼。


   楊軒,媽喜歡吃就讓她點嘛。


  我通知 小雅過來了,這些菜不會吃不完的。


  林璇也有些生氣,她覺得楊軒太過吝嗇了,甚至猜測楊軒拿到三十萬后會不會跑路。


   林璇的話讓楊軒心里一陣苦笑,那三十萬提成他現在并沒有拿到,林璇作為公司老板,竟然不知道提成什么時候給嗎? 楊軒想當場質問林璇,可又認為這么做會傷了對方的面子,最后還是決定閉口不談。


   吃飯期間, 林雅過來了。


   她與楊軒四目相對,不過沒有任何交流。


   林璇向林雅夸贊楊軒給公司幫了大忙,但林雅聽到楊軒的名字,心頭就十分煩厭。


   她敢肯定,昨晚楊軒肯定是想對自己做什么。


   只是不知道后來怎么沒成功。


   林雅也不打算直接逼問楊軒,她白天已經報了警,等警察那邊查清楚了,再讓楊軒受到應有的懲罰! 哼,你不是剛出獄嗎?馬上你就要再被抓回去關個幾年了!林雅憤怒的想著。


   一頓飯吃完,楊軒去結了賬。


   四個人竟吃了四千八百塊,這樣一來,楊軒身上就只剩下兩百塊錢了。


   罷了,錢沒了可以再掙。


   楊軒無奈的搖頭,正打算率先走出飯店時,身后的林璇開口說道:咱們一家難得出來玩,等下要不去KTV唱唱歌吧? 林璇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雖然楊軒一開始表現的有些小氣,但畢竟他幫了公司的大忙,而且她覺得母親跟楊軒的關系應該緩和了不少,正好趁機穩固一下。


   啥?還要去唱歌?!楊軒驚呼出聲,他兜里確實是沒錢了。


   楊軒!林璇這回是真生氣了。


   公司都給了楊軒三十萬的提成,怎么現在讓他出錢請客,就這么難呢? 林璇這么做算是幫他,結果楊軒自己不爭氣、情商太低! 高檔KTV的消費太高了,我沒錢消費。


  他兜里就剩兩百塊錢,哪怕是去普通的店都不夠。


   楊軒,你這個沒用的廢物,垃圾,趕緊滾蛋吧! 說話的是林雅,她剛才喝了不少酒,大聲地對著楊軒吼叫。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雖然楊軒十分摳門,但以前劉紅她們都是在家教訓楊軒,而現在是在公共場合。


   小雅,你別這樣,好多外人在呢。


  林璇心頭一緊,打算阻止自己的妹妹。


   不過林雅因為喝了酒,膽子比平時大了一些,林璇的勸阻不但毫無作用,反而讓林雅加大了嗓門:姐,你還維護楊軒干嘛?他就是個垃圾!更是個人渣! 林雅越說越激動,甚至大聲哭泣道:姐,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被 李昌他們迷暈綁架,后來我從昏迷中醒來,看到了楊軒也在其中!他差一點就把我給玷污了! 什么情況?! 劉紅跟林璇都愣住了,包括周圍一些圍觀的人,也都被林雅嘴里的話給驚嚇到。


   姐夫玷污昏迷小姨子,這么勁爆的消息,一瞬間從前臺傳遍整個飯店。


   人們看楊軒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沒想到這人長得人模人樣,實際上卻是一個變態強奸犯! 楊軒,你這個王八犢子對小雅做了什么?我就說你昨晚一夜不歸肯定有問題,就算去找林東要錢,也不可能要一晚上吧! 劉紅上前扯著楊軒的衣領尖叫起來。


   楊軒你混蛋!你快滾吧!永遠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劉紅的質問讓林璇堅信不疑,是啊,要債也不可能要一晚上,那說明后半夜楊軒能做些別的事。


   想到這,林璇雙眸通紅,啪的一巴掌抽在楊軒的臉上。


   林璇怒視著楊軒,蒼白的俏臉流下兩行清淚。


   她很心疼,沒想到當初救了自己的丈夫,背后真實面目是如此的遭人恨。


   林璇本以為當初的那個廢人做出改變了,甚至幻想過未來能夠在楊軒寬大的肩膀上靠一靠、被楊軒強大的個人魅力所征服。


   但如今的結局,卻是無比的諷刺。


   楊軒捂著臉無情的瞪著林雅。


   他心里覺得莫名其妙的,自己昨晚明明救了人,現在林雅反過來污蔑他。


   林璇一巴掌讓楊軒的心臟仿佛被針扎穿了一樣,疼痛難忍。


   林雅只是醉酒后隨意說的一番話,作為姐姐的林璇就選擇無條件相信,甚至不給楊軒任何解釋的機會。


   楊軒猛然間明白,自從入贅以來,林璇就沒把自己當做丈夫,也沒有信任過自己。


   呵呵,從始至終我就是個外人,哪怕不被你所喜歡,可在一塊生活了幾年,也不至于一點信任感都沒有吧? 楊軒內心冷笑,林璇的做法讓他心灰意冷。


   罷了,被人誤會就誤會吧,強奸犯就強奸犯吧,他也懶得再去解釋。


   深深地看了林璇一眼,楊軒轉身離去。


   而在出飯店前,他發泄般地一拳打在了飯店墻面上。


   嘩…… 頓時所有人都驚為天人,大家清楚的看見,楊軒所擊打的位置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陷。


   這個人究竟有多恐怖的力量! 霎時,林璇心里對楊軒的恨意更為強烈了。


   她不明白,為什么剛剛楊軒一副毫無悔意的模樣,哪怕連句道歉的話都沒有,他就不怕大家報警把他給抓進去嗎? 而這一拳又是什么意思? 是不滿還是在示威? 林璇后悔讓楊軒當林家的上門女婿了,她現在只想盡快跟楊軒離婚! 楊軒離開飯店,返回家中收拾東西。


   他的東西不多,連穿的衣服都沒有幾件,一個行李箱裝下綽綽有余。


   以前楊軒壓根就沒想過離開林家,但剛剛在飯店所遭遇的事情,讓他痛徹心扉。


   這個背包是林璇送我的,我就不帶走了吧。


   回憶起當初自己收到禮物時的那份喜悅,楊軒深呼一口氣,拉著行李箱,離開了林家。


   ··· 飯店那邊,楊軒前腳剛走,林雅便接到了警察局的電話,說是李昌被抓了,讓當事人過去一趟。


   小雅,是不是綁架你的主犯被抓住了?咱們現在過去,讓警察把另一個共犯楊軒也給關起來!劉紅立馬拉著兩位女兒出了飯店。


   很快,三人來到警察局,在見到李昌跟那個司機后,林雅直接指認出來。


   對了警察同志,我女兒說還有個共犯沒抓到,叫楊軒,你們得趕緊把那個人給抓進來。


  劉紅一副嫉惡如仇的樣子,楊軒坐牢都解不了她心里的仇恨,她恨不得楊軒直接被槍斃了。


   還有共犯嗎?我們這里有一份昨晚的記錄 視頻,你們可以看一下。


  警察一邊說,一邊拿出了昨晚上司機的那個相機。


   還有視頻?除了劉紅,林家姐妹也均是一愣。


   是這樣的,這個李昌特別變態,每次犯罪時都會用相機記錄下來,從而威脅女孩,讓女孩們不敢報警,而昨晚上所拍攝的視頻里,還出現了一人,據李昌交代,他也不認識這個人,我猜測可能就是你們剛剛所說的楊軒,不過最終的還是需要你們確定一下。


   說完,警察用相機連接到電腦,電腦屏幕上開始播放出視頻。


   昌哥,相機已經準備好了。


   很好,記得等下給我拍的清楚一點,尤其是女人的臉蛋!這個林雅…… 放心吧昌哥,這相機花了我好幾千塊錢,像素杠杠的! 起初視頻里是李昌跟司機的淫穢對話,林雅則躺在他們身邊。


   拍攝的相機質量的確不錯,錄得非常清楚。


   林雅看的一陣憤怒,尤其是看到李昌這個人渣撕碎自己裙子的時候,她氣得嬌軀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時候,一個男人忽然出現。


   楊軒!林雅跟林璇同時驚呼出聲。


   劉紅則扯了扯警察,急哄哄道:警察同志,就是這個人,他就是那個逃走的共犯! 但警察搖了搖頭,示意她先看完。


   就當林家母女三人以為楊軒也要參與其中時,視頻里播放的,卻是楊軒將李昌跟司機暴打了一頓。


   林雅跟林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難道說,楊軒出現的目的,其實是救人? 接下來,視頻中的楊軒給林雅喂水,并且非常有耐心。


   而林雅當時面色通紅,一雙玉手不停地撫摸著楊軒。


   很明顯,林雅被下藥了,體內有一股邪惡力量驅使著她。


   喝了不少水后,林雅安靜了下(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來,反倒是坐在旁邊的楊軒汗流浹背。


   也就是這時,林雅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正在楊軒懷里,不過楊軒并沒有注意到她。


   最后,林雅重新昏迷過去,楊軒拿起林雅的手機打了個120后,人離開了現場。


   看完視頻,林雅驚得目瞪口呆,身子一軟,當即坐到了地上。


   她怎么都沒有想到,解救自己的,居然是當初那個廢物姐夫! 楊軒是個好人?是位大英雄? 林雅不敢去相信,當年好吃懶做的垃圾,昨晚上卻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宛如電影里的超人一樣救了自己。


   結果自己還冤枉了楊軒,辱罵楊軒是個人渣、強奸犯! 林雅本以為當時是她偶然間撥打的120,如果白天在醫院向護士詢問一番,沒準就不會跟楊軒產生這么大的誤會了!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8331606.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51507.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8426373.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2291182.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151872.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3272724.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6855126.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683750.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1138981.html
https://twopqrsjmmk.weebly.com/152621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