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 情侶 做愛 自拍

臺灣 情侶 做愛 自拍


想要停下嘴,就得先填滿胃,有能 讓你發胖的 食物,就有能讓你吃了還不胖的,這種食物就是高 飽腹感食物,能做到這些的食物并不多,看看你吃的有沒有?1、 土豆“吃土豆容易長胖”的說法的確是把土豆妖魔化了,其實土豆是十分有效的抗餓利器。


  有研究顯示,包括糙米、全麥面包在內的38種食物當中,煮熟的土豆飽腹指數是最高的。


  研究人員表示在吃完土豆之后的兩個小時你根本就不會動吃 東西的念頭。


  有些人還是會因為土豆含高碳水化合物而避之不及,其實大可不必,它們同時也富含足量的維生素、 纖維素和一些其他的營養物質,能讓你獲取均衡的能量和足夠時長的飽腹感。


  2、 魔芋魔芋又稱蒟蒻,健康低卡飽腹感高,是飲食減肥的好選擇。


  魔芋含有人體所需的10種以上氨基酸和 微量元素,還具有低蛋白質、低脂肪、高纖維、吸水性好、膨脹率高等特性,同時它也具有降血脂、降血糖、降血壓、減肥、美容、保健、通便及等更多的效果,是一種備受 女性青睞的減肥食品。


  3、多脂魚如三文魚,鯰魚和沙丁魚等不但降低膽固醇,還能加速新陳代謝。


  4、堅果生的、沒加鹽的堅果,能為 身體提供大量的膳食纖維和微量元素。


  5、蘑菇蘑菇的纖維素 含量很高,而且含有豐富的蛋白質,很容易讓人產生飽腹感。


  更難能可貴的是,蘑菇鮮味十足,不用添加過多的調料就能保證美味十足。


  總之,我只希望你若不想再折騰自己,吃了那么多苦的話,請你不要嘗試相信依靠任何人,因為他們只是在利用和蒙騙你, 尤其是那些擅長溫柔待人的老師。


  哥 你的手到我 衣服里了 全文哈哈哈~主人,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就這么消失的……逸才……呵,鬼知道北諾雪原的時候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


  反正 這些人都有錢,又好像是學生的樣子,想必也是不會在意這些錢的,而且大部分其實應該也是手殘,只要自己稍微的誘導一下,說不好今天就又可以賺一筆了,只要自己接下來……人妻的 蓓蕾如果愛一個人可以愛到如此卑微,那么這樣子的愛,注定是很容易被 某些人輕視,被某些人嘲笑,被某些人可憐,被某些人心疼。


  似乎達成了自己的目的,她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


   伊迪絲沒有讓我們等太長時間,也許是我們來的時間趕巧,伊迪絲穿著一身黑色的連衣裙,便上了臺。


   好啦好啦,快吃飯吧,快要遲到了哦。


  哥你的手到我衣服里了全文別這么說嘛,我都不好意思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只不過是職責而已。


  虛擬門后的甬道筆直得通向深處,有些幽暗的環境加上墻壁上的小燈所散發的冰冷白光,這還真是個讓人感到不安的地方,四周好像還吹著若有若無的涼風,可以說是相當詭異的氣氛了。


  但無論好壞與否,這些人都是要受到控制的。


  小白臉的反應還算正常,并沒有因為ten的「突然襲擊」表現得特別慌張。


  哥你的手到我衣服里了全文嗯,我不介意哦。


  眼前的這個 男人,果然是 許佳的相識,許通心里頓時無比的警惕,想到許佳結婚的事情,當即準備先下手為強。


  我們在洛雨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家西餐廳,店內的格局是歐式風格的,感覺很愜意,尤其是空調帶給我的涼爽特別舒服。


  不過矢理還是穩穩地坐在我的腿上。


  她的苦心沒有白費。


  夜未艾給自己開了一瓶,一口氣咕咚咕咚地吞了下去。


  嗯…某個職業ADC?謝…謝謝…他用低沉的 聲音向救他的人道了一聲謝。


  人妻的蓓蕾她又不是沒長腿,不許去接!顧葉嘉不得不承認對于這一切自己都滿意極了,這里有一種幸福的感覺,至少安全感十足。


  哥你的手到我衣服里了全文卡捷琳娜不依不饒地抱著我的手臂開始撒起了嬌,我正想著怎么辦的時候,手機又響了。


  潘雨桐見身后的美容師并怎么愿意與她交談,微微撇撇嘴,開始自顧自地睡了起來。


  有人這么喊著和天君!你之前說過女孩的責任是找個得以襯托的人與他一起到白頭發為止是嗎?睡的好難受啊,脖子好酸,果然還是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睡。


   不過在林可嫣看來,確認為他這是做壞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 文老師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說出去。


  但如果再敢誣陷 大奎,那就別怪我直接跟校長打電話了!”林嫣然的聲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沒看到什么實質性的東西,她考慮到都是同事,所以決定不公開這事,畢竟傳出去對她的影響也不好。


    這下周一蒙算是徹底絕望了,他恨恨地瞪了 張大奎一眼,轉身跑開了。


    此刻張大奎依舊是滿臉委屈的樣子,轉頭再看林嫣然時卻帶了幾分歉意:“林老師,真對不起……我……我沒攔住他。


  ”  “沒事的大奎。


  ”林嫣然聲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這檔子事,林嫣然也沒法繼續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師宿舍。


    看著林嫣然遠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剛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張大奎覺得慶幸之余又特別興奮,跑到附近的水龍頭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涼水才降下火來。


    危機解除,張大奎卻沒想到周一蒙的報復也很快就到來了。


    當天下午周一蒙主動跑到門衛室,點名讓張大奎跟著他去干活。


  平日里學校的雜活都歸張大奎,所以周一蒙這么做也沒錯。


    但是當看到眼前這一堆東西時,張大奎卻是憤怒了,周一蒙竟然讓他把學校東墻邊上的閑置磚頭搬到最西邊去!  “張大傻,校長說了,這些磚頭在這里放著礙事,你都搬到西邊去吧!”周一蒙看著張大奎一臉冷笑。


    這些磚頭放在哪都沒關系,反正學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這就是純粹公報私仇了!  不過張大奎并沒有表現出來,還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滿頭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沒有。


    整整一下午,張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還是傻子一樣把這些磚頭都般到西邊去,而周一蒙則是見證了整個過程。


    現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難道自己上午看錯了,張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個傻子,怎么會偷看林嫣然洗澡,后來甚至還誣陷自己。


    想到這里,周一蒙還是隱隱有些懷疑,但是表面上卻看不出來有什么問題,他只好放棄,打算另找機會再試探張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磚,張大奎也是累得夠嗆。


  幸好他傻的時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鍛煉出一副好身板,這才勉強堅持下來。


    當晚拿著門衛大爺的保健錘敲背時,張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罵了個遍。


  等罵到 文若嫻時,他突然想到一個堪稱是瘋狂的報復計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別怪你大奎爺爺做十五了!”張大奎冷笑,“一頂綠帽子還嫌不夠,你大奎爺爺就再多送你一頂!”  當天晚上張大奎跑去調查了周一蒙的課程表,并且把這個大膽的計劃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氣有點悶熱,文若嫻百無聊賴坐在辦公室里。


    她第一節沒課,但是第二節卻有課。


  因為擔心睡過頭,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塊來辦公室。


    周一蒙第一節就有課,現在已經去上課了,現在辦公室里就她和另外兩名教師。


    無聊的瞥了這倆老師一眼,其中一個是四十多歲的女老師,另外一個雖然是男人,但已經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謝頂。


    文若嫻暗自搖搖頭,怎么自己周圍的男人全都是這種弱雞?  老公周一蒙是廢物也就罷了,就連其他同事也都是廢柴,李德柱雖然還湊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這時文若嫻突然想到了張大奎,要是他的話,應該肯定能滿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張大奎那雄厚的本錢,還有昨天在校長辦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嫻就覺得某個地方難受的厲害,甚至還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還沒盡興中途就被叫去開會了,欲火沒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纏著老公狠狠的要了兩次。


    只可惜兩次加起來時間還不到五分鐘,這反而讓文若嫻更難受了,最后甚至還罵了周一蒙一頓。


    周一蒙也不敢辯駁,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滿足不了老婆,當然說起話來也就沒什么底氣。


    別說文若嫻只是罵他了,就算是打他,他連屁也不敢放一個。


    萬一惹怒了文若嫻,直接和他離婚怎么辦?  文若嫻開始幻想張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張大奎都沒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張大奎也盡情的幫自己。


    可是一想到這種場景,文若嫻反而覺得自己更難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樣子。


  就在這時,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現了,張大奎竟然跑到辦公室門口,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


    “哎,大奎你來干什么,還累成這樣子。


  ”辦公室里的禿頂男人問道。


    “校……校長有事找……找文老師過去一趟。


  ”張大奎一邊喘粗氣一邊說。


    聞言文若嫻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上午時候李德柱跟她說自己要去縣城,估計晚上才回來,怎么現在就要找她?  不過她還是點點頭:“好,既然校長找我,那我就過去。


  ”  說完文若嫻還下意識地瞥了張大奎某個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東西,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再有機會體驗這寶貝。


    等文若嫻和張大奎走出辦公室,張大奎卻低聲道:“文老師,校長沒找你,是我想找你幫忙 治病


  ”  “什么?”文若嫻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張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著自己又可以體驗那寶貝了!  “好啊,那文老師就再幫你治病一次。


  不錯,今天你還換了寬松的短褲。


  ”文若嫻說著忍不住心跳加速起來。


    穿著短褲的話,那 待會豈不就可以……  她實在是太激動了,一時間竟沒發現張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氣。


    “文老師,咱們去東頭教室吧!”張大奎說。


    “好啊!”文若嫻欣然應允。


    東頭教室是學校的雜物室,位置非常隱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沒人去那里。


    兩人從后面繞過去,見四周沒人才走進雜物室。


    這時隔壁教室正在上課,里面傳來周一蒙的聲音。


  聽到他的聲音文若嫻才想起來,老公就在這個教室里上課。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課,而自己卻要幫張傻子“治病”,文若嫻的心砰砰直跳,既緊張又刺激!  張大奎也聽到周一蒙的聲音了,他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哼!周一蒙,待會 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嫻給干了!  進了雜物室,因為里面堆積了不少東西,所以光線顯得有些昏暗,但卻給這里增添了幾分幽靜。


    隔壁上課的聲音這里聽得清清楚楚的,張大奎嘴角掛著冷笑,一步步走到觀察環境的文若嫻身后。


    與此同時,文若嫻瞬間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給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嫻忍不住叫出聲來,渾身上下都在顫抖。


    她當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夢寐以求的寶貝!  “文老師,我那里又難受了,你快幫我治病吧!”張大奎的聲音雖然帶著傻氣,但傻氣中卻透著一絲快意。


    周一蒙,你逼著老子搬磚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老子會在你上課的隔壁撥撩你老婆!  文若嫻顫抖著轉過身子,目光落在張大奎那,她的聲音帶著顫抖:“大奎,文老師這就給治病!”  聽到文若嫻顫抖的聲音,張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雖然此前他早就設想過這種情景了,但是真當這一幕發生時他還是覺得非常刺激,而且還非常興奮。


    文若嫻可是全校第一美人,雖然氣質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卻是一等一的。


    可現在這全校第一美女卻要幫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簡直冒火!  不過張大奎可不敢表露出這種情緒,畢竟自己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個傻子,所以他只能裝作傻呵呵的樣子:“文老師,那你快幫我治療吧,我……我這里好難受。


  ”  但他內心卻是想直接撲上去把文若嫻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動上去進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療方法。


    文若嫻緩緩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東西拿了出來。


    張大奎忍不住嘶了一聲:“文老師,你……好舒服!”  文若嫻嫵媚的瞥了他一眼:“這就喊著舒服了?待會你會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課堂上講課,可是不知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總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發堵,但又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覺得這么難受。


  不過他也有自己的解憂妙招,那就是隨便叫一個學生回答難題。


    如果回答不出來,那就讓學生頂著書罰站。


  看著學生罰站的滑稽樣子,周一蒙心里就會覺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綱不振,還要整天被文若嫻罵是個廢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讓一個老實的男生頂著書罰站了。


  這種方法只能對這些老實學生用,調皮搗蛋的可不能懲戒,他們會報復的。


    看著下面站著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覺得舒服多了,臉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過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愛的老婆正發出“唔……唔”的聲音,這是給張大奎治病發出來的。


    看著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嫻,張大奎舒服的也差點輕語出聲:“文老師,你說的真沒錯,現在比剛才更舒服了!”  文若嫻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這還不是最舒服的,待會……還有更舒服的。


  ”  “還有更舒服的?”張大奎瞪圓了眼睛,看起來癡癡傻傻的樣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講課的聲音再次大了起來,聲音里還很高興的樣子。


    聽到他高興的聲音,張大奎心中大樂,還高興,你丫腦袋上都頂著青青草原了,竟然還能這么高興的講課,周一蒙啊周一蒙,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場!  如果沒有昨天發生的事情,張大奎絕對不會做出這么大膽的舉動,畢竟他現在還不能失去這份工作,低調行事才是他應該做的。


    讓文若嫻給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風險的,萬一自己某些地方沒有偽裝好被她看出來怎么辦?  “不對啊文老師,你剛才說要幫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覺現在比之前更難受了?”為了繼續偽裝傻子,張大奎故意在臉上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神態。


    聽他這么說,文若嫻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說清楚,否則萬一這傻子待會跑了該怎么辦?  自己還沒把自己治療好呢,要是讓他跑了哭都沒地方哭。


    所以她認真的看著張大奎:“大奎,文老師這樣幫你,是為了把你體內的毒素給吸出來。


  只有毒素出來了才能治病啊!這么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嗎?”  張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師是在幫我吸出毒素啊!”  “對呀,就是這樣,文老師這就是給你治病,你可千萬別再像上次那樣跑了,那樣可就前功盡棄了,沒準以后你會更嚴重的!”文若嫻還恐嚇了張大奎一下。


    聞言張大奎滿臉惶恐:“文老師你快繼續,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來啊!”  “嗯,這才乖嘛,乖乖站在這里,文老師待會就給你吸出來。


  ”文若嫻滿意道,“對了,你有沒有覺得身體和剛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說感覺腫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似的?”  張大奎茫然搖搖頭,他當然知道文若嫻問的是什么。


  不過他現在還真沒有要釋放的念頭,畢竟身板在那擱著,想要輕易釋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嫻眼里現出幾分驚訝,她從剛才進來已經幫張大奎治療了足足十幾分鐘了,可張大奎依舊沒有任何要出來的感覺,他難道這么強?  一想到這里,文若嫻也覺得更加興奮了,自己真是撿到寶了,張大奎一個人簡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圍所有男人,看來今天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她繼續忙活了一陣,見張大奎還是沒有要出來的意思,這下她干脆橫下心來,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來!  “大奎,你過來,老師剛剛給你進行了初步的治療,現在該進行最后的治療了;你按老師的吩咐來,過來坐下。


  ”文若嫻說著走到一把椅子旁邊,示意張大奎坐在椅子上。


    張大奎走過去,傻頭傻腦道:“文老師,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聽你的。


  ”  等張大奎坐下,文若嫻走過來,分開腿,略彎著腰,咬著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著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張大奎傻傻的問到:“文老師,我…我要做什么嗎?”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師自己來……”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967173.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551462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4746033.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466161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057024.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4174068.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2309194.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1122024.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210235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8748923.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