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 hatano tattoo

yui hatano tattoo


  1. 喜歡白色的 男人


    他是個標準的完美主義者,和無可救藥的浪漫迷情的男人。


  回憶占據了他大部分的情思,容易依著自己的感覺和情緒游走,自戀傾向頗嚴重,對身邊的人、事、物,總帶點挑剔的口吻。


  他色得很有格調 品味,也很羅曼蒂克,給他空間和時間,比較容易抓住他的心,溫柔、體貼的情感,最能打動他的心,肉體和精神上的契合, 是他所戮力追求的。


    2.喜歡灰色的男人。


    他是個思想傳統而又夾帶著叛逆的矛盾男人;在愛情、工作、人際關系上,若遇到挫折或不順利,通常在他表面上看不出有什幺異樣,但是,內心深處,卻是波濤洶涌、猶豫煎熬。


  他習慣活在自己的想象空間中,逃避不愉快的事情,獨自 享受著優游自得的境界。


  他很色,但色得很深情。


  他總是默默的付出真情,喜歡享受彼此依戀的心情,不會夸張自己的情感,容易深埋心中。


    3.喜歡綠色的男人。


    這是坦白、誠實而自然的男人,喜歡回歸自然,追求平合的生活方式, 不愛偏激強烈的鐵腕作風,希望一切隨緣,自自然然的平靜過日子,比較容易滿足現狀,企圖心不強,不太跟人計較,容易與人相處。


  他有點色,喜歡單純專一的情人,享受兩人世界的甜蜜,偶爾會脫離現實、胡思亂想,但對自己喜愛的對象,可以上天下海只為博她一笑,若他不愛的異性,他的態度是冷淡不失禮貌。


  從喜歡的 顏色 看穿 男人性格  4.喜歡藍色的男人。


    他希望作一個有自信、品味十足的優雅男人,但是,在他內心深處卻隱藏著跳躍不安的因子,使他缺乏安全感,因此,不自覺中他經常會出現藝術家的憂郁神情。


  對于藝術、服裝、家具,他都有著與眾不同的獨特見解,品味特殊,喜歡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樂趣。


  他看人色也就使是說他很挑剔、自尊心又強,他絕對不會隨便找一個對象就大色一場,這會讓他覺得不舒服,因此,除非他看上或愛上某個人,他才會大膽熱情的色一下,是種相當具有攻擊性的色法。


    5.喜歡黑色的男人。


    這是最難捉摸的善變男人,他自視甚高,自以為是,喜歡隱藏自己真性情,卻又會不小心流露赤子之心;他不喜歡被人(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了解透視,喜歡故做神秘狀;他也擁有一份強烈的疏離感和孤獨寂寞,但是又堅持保有自己獨特的品味和生活方式,因此,他容易活在自己的王國中,與他人保持安全距離。


  他很色,對于性有強烈的占有欲和需要,不過,這完全要看他的情緒而定,冷熱之間,非常明顯。


  因此,他容易沉溺于激情的享樂,但是激情過后,那冷冷的酷模樣,可是對女人很痛的折磨。


  從喜歡的顏色看穿男人性格  6.喜歡咖啡色的男人。


    他是個陽剛味十足的男人,有自己的個性和想法,平常還算隨和,但是,一碰到與自己想法有差異的時刻,本質中的固執和牛脾氣,馬上都會爆發出來。


  他色得很大男人,喜歡小女人的溫順和柔情,以柔克剛,是他最招架不住的攻勢,他喜歡被需要的感受,他會色得很溫柔,屬于那種鐵漢柔情的男人。


   “都三個月了還不發工資,靠。


  ” 看著公告,陽頂天豎起中指。


  陽頂天所在的紅星機械廠,效益一直不好,這幾年,基本處于半停產狀態,工資少不說,還經常兩三個月不發。


  不發也沒辦法,陽頂天轉身往山上走。


  紅星廠背靠綿綿大山,山上野物(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什么的很多,陽頂天利用廠里的材料,做了一把手弩,經常打只野雞野兔的,回家里改善生活。


  上了山,遠遠的,看到前面有一個人,那背影有些熟悉。


  “像楊 麻子啊,他怎么跑山上來了。


  ”楊麻子是福利科的副科長,有點小權,平時下巴昂在天上,陽頂天賴得理他,不過楊麻子上山,有些稀奇。


  楊麻子往東頭去,陽頂天就往西面走,西面陡,有崖,不過看得遠。


  “麻子有鬼,我看看。


  ”陽頂天抱著這個心思,飛快的上了崖頂,往下一看,楊麻子正往下面的山坳里去。


  山坳里一片松樹林里,這時林子里出來個 女子,沖著楊麻子招手。


  “果然有鬼。


  ”陽頂天一下子來了勁,仔細一看,那女子好像是蔣寡婦。


  “那可是個浪貨,難道他們……”陽頂天正想著,就見楊麻子加快腳步迎上蔣寡婦,兩個人一下摟在一起,進了林子,竟就抱著啃了起來。


  “蔣寡婦竟然偷上了楊麻子?”陽頂天看得又驚又喜:“今天可是給我看著好戲了。


  ”不過看著看著,他又轉開了心思。


  蔣寡婦年紀不大,就二十七八,是旁邊村里的農民,老公車禍死了,就在廠邊上開了家小賣店,因為長得俏,不少青工經常去他店里轉悠,陽頂天也是一個。


  但一般青工都沒什么錢,轉來轉去的,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沒想到她卻跟楊麻子偷上了。


  “媽媽叉的。


  ”陽頂天越想越怒,隨手檢起一塊石頭,猛地就扔下去,正落在林子里,雖然沒打著人,卻 嚇得楊麻子兩人一下子跳起來。


  陽頂天捂嘴偷笑,悄悄縮頭,不想沒注意腳下,突然一栽,就從崖下滾了下去。


  一路滾到崖底,在一株老樹茬子上一撞,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陽頂天醒了過來,還好,沒什么大礙,就腦袋有點痛,摸一下,后腦一個大包。


  “晦氣。


  ”陽頂天呸了一聲:“這種事,果然看不得。


  ”摸著腦袋,還痛,有些暈暈沉沉的,腦子里又有些奇怪的記憶,就好像做了個夢,夢中自己成了桃樹精,身邊無數的桃花,卻都是美麗妖嬈的女子,圍著他唱啊跳啊。


  “真要是桃樹精就好了,后宮三千啊。


  ”陽頂天自己打個哈哈:“可惜是個白日夢。


  ”繞路出來,卻看到一個女子往山上爬。


  陽頂天眼晴一亮:“咦,那不是 梅悠雪嗎?”梅悠雪是廠里的技術員,正牌的重點大學畢業的,為人清冷,素常帶著一點傲氣,紅星廠三朵花,她被公評為梅花,又因為她不好接近,所以得了個外號:雪里寒梅。


  “梅技術員。


  ”陽頂天走出去,打招呼。


  “陽頂天。


  ”梅悠雪也看到了陽頂天:“你也在山上啊。


  ”“我輪休。


  ”陽頂天看她手上提著個小 籃子:“你來采 蘑菇啊。


  ”說是看小籃子,其實在梅悠雪身上狠狠的挖了一眼。


  梅悠雪上山,穿得簡單,上身一件紅色的長袖衫,下面是一條牛仔褲,有點舊,但還是掩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啊。


  “是啊。


  ”梅悠雪沒留意陽頂天的目光,往兩邊山上看:“我也休息,看有蘑菇采沒有。


  ”“這兩天 采蘑菇的多,附近的怕是采光了。


  ”陽頂天隨口應著,也往山頭看,眼前突然現出一片景像,好多的蘑菇。


  “也是啊。


  ”聽了陽頂天的話,梅悠雪似乎有些失望:“沒有也沒關系,就當爬山了,我先走了啊。


  ”“那邊山上沒有了。


  ”看梅悠雪往東邊山上走,陽頂天忍不住開口。


  “你怎么知道啊。


  ”梅悠雪回頭。


  “我當然知道。


  ”陽頂天沖口而出:“而且我知道哪里有,你要真想采蘑菇,我帶你去。


  ”先前看到的景像,讓他有些猶疑,但面對梅悠雪這樣的美女,他又忍不住,平時很難接近梅悠雪,即便當面碰上了,打聲招呼,她也就是點點頭,現在借著這個機會,要是一起去采蘑菇,那就爽呆了。


  “真的啊?”梅悠雪有些懷疑的看著他:“你知道哪里有?”“我當然知道。


  ”陽頂天拍胸膛:“我天天在山上轉的,這山上沒有我不清楚的,你跟我來就行,包你采一大籃子。


  ”“好。


  ”梅悠雪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來了。


  陽頂天 在前面帶路,轉過一個山腳,前面一片小林子,他一看,好像把林子看穿了,只見林中好多蘑菇,一窩一窩的。


  “這到底是剛撞樹上得了后遺癥眼花呢,還是真能看穿啊。


  ”陽頂天自己心中也疑惑。


  加快腳步,到林中,撥開一叢草,果然就看到一窩蘑菇,再撥開一叢草,樹根下面,一大窩蘑菇。


  “哇,好多的蘑菇。


  ”梅悠雪也看到了,喜叫出聲,就開始采蘑菇。


  陽頂天卻傻在了一邊。


  “難道我出了天眼?”他這么想著,看梅悠雪蹲在前面,牛仔褲包著的那個臀,漂亮極了。


  他忍不住就用力看過去。


  “能看穿不?”可惜,并沒有看穿,也不知是梅悠雪的牛仔褲太厚呢,還是他的天眼功力太低。


  梅悠雪采了一窩蘑菇,一回頭,看到陽頂天站在那里,不采蘑菇卻盯著她后面看,自然知道他在看什么。


  她以前很討厭廠里的青工盯著她屁股看的,不過這會兒心里高興,倒是沒生惱,只是站起身來道:“你怎么不采蘑菇啊。


  ”“我不怎么吃蘑菇的。


  ”陽頂天也有些尷尬,忙移開眼光。


  “不喜歡吃也可以賣啊。


  ”梅悠雪說著,又看到一窩,沒多會,她籃子就滿了。


  “呀,這里還有,那里還有,好多哦,可是,我籃子裝不下了。


  ”她一時為了難,看著她雪白的俏臉微皺著眉頭的樣子,真就像一朵雪里的寒梅在風中招搖,陽頂天忍不住又沖口而出:“這有什么難的,編只籃子就好了。


  ”梅悠雪驚喜的看著他:“你會編籃子嗎?”“這有什么難的。


  ”陽頂天隨口應著,到旁邊,他眼中看到那邊有樹藤,轉過去,果然就有,真好像出了天眼一樣。


  最怪異的是,他平時是不會編籃子的,但這會兒,好像自然而然就會了。


  還有個怪異的,那樹藤很堅韌的,可陽頂天伸手,毫不費力就扯斷了。


  陽頂天手腳飛快,以樹枝為骨架,以樹藤為經緯,沒多會兒就織了一只籃子。


  “呀,你手好巧的呢。


  ”梅悠雪接過籃子,發出驚喜的夸贊。


  居然能得到梅悠雪這樣冷傲美女的稱贊,陽頂天一時也有些飄飄然起來,又琢磨:“好奇怪,難道我真是給樹精附體了?不會吧,可如果不是,又是怎么回事?”“呀。


  ”梅悠雪突然一聲驚叫,身子踉蹌往后退。


  “怎么了。


  ”陽頂天吃了一驚,急忙迎上去。


  不想梅悠雪腳下一絆,一下跌在他懷里。


  陽頂天忙伸手抱住她:“怎么了?”“蛇,蛇。


  ”梅悠雪驚叫。


  隨著她的叫聲,果然是有一條蛇,從樹叢后游出來,往旁邊游去。


  陽頂天心中猛然生出一個念頭:“回來,往這邊來。


  ”他這念頭一生出來,那蛇兒竟然真的就回過頭,往這邊游過來。


  “呀,它過來了,呀,它會咬人的。


  ”梅悠雪嚇得尖叫,她本來已經站穩了,這時一急,竟然一下撲到了陽頂天懷里,而且用了一個陽頂天完全沒想到的動作,她雙手勾著陽頂天脖子,身子一跳,雙腳竟然盤到了陽頂天腰上。


  陽頂天本來只是試一下,順便逗一下梅悠雪,再也沒想到,梅悠雪驚嚇之下,會有這么一個動作。


  “別怕別怕。


  ”陽頂天驚喜交集,也不客氣,雙手就托著了梅悠雪身子,抱著后退,心中卻叫:“跟上來跟上來。


  ”那蛇真的就跟上來了,梅悠雪回頭看到這一幕,更是嚇得尖叫:“它追上來了,它追上來了,快跑。


  ”陽頂天就這么抱著梅悠雪,跑出了好大一段,這才讓那蛇游開。


  陽頂天心中得意:“上次五四青年節,白眼狼邀梅悠雪跳了一只舞,那個吹啊,要是看到我這么抱著梅悠雪,那還不妒忌死。


  ”“它沒追來了吧。


  ”看到蛇沒追來,梅悠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從陽頂天身上下來,看一眼陽頂天,臉上紅紅的,隨又急起來:“啊呀,我的蘑菇。


  ”“沒事,你在這里,我幫你去拿回來。


  ”“會不會有蛇。


  ”梅悠雪先前嚇著了,這時還往兩邊看。


  “有可能有。


  ”陽頂天就點頭。


  “呀。


  ”梅悠雪嚇得叫了一聲,就往他身邊靠了一點,胳膊都挨著陽頂天胳膊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氣鉆入陽頂天鼻中,清淡幽雅,真是好聞極了。


  “要不你跟著我去。


  ”陽頂天出主意。


  “那條蛇……”梅悠雪還害怕。


  “沒事,我走前面。


  ”陽頂天說著,走在前面,梅悠雪緊跟著他,還是怕,兩邊亂看,陽頂天就道:“別怕,我牽著你吧。


  ”他本來只是試一下,誰知梅悠雪馬上就伸過手來,真的就緊緊的牽著他的手。


  梅悠雪的手纖長柔美,握在手里,就仿佛握著一束絲。


  陽頂天只讀了高中就頂職進了廠子,讀書不多,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種手感,只是心中有一種喜爆了的感覺:“我要是牽著她手去廠里溜一圈,那面子就大發了。


  ”到林子里,提了兩籃子蘑菇,下山,梅悠雪道:“陽頂天,謝謝你,我只要一籃,另一籃你拿回去吧。


  ”“說了幫你采的。


  ”陽頂天搖頭:“我不喜歡吃蘑菇。


  ”“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梅悠雪有些發愁。


  “去賣給肖奸商啊。


  ”陽頂天出主意。


  紅星廠靠山,廠里職工沒事到山上撿點山貨,就有人來收,這人叫肖志強,小氣摳摳的,青工們就叫他肖奸商。


  “就是不太好意思。


  ”梅悠雪有些猶豫。


  “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幫你提著去。


  ”陽頂天把兩籃子蘑菇都提了,到收貨點,已經有不少職工家屬提著籃子在等了。


  陽頂天把籃子放下,道:“梅技,放這里了,我先回家。


  ”回到家,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又想起梅悠雪,心里癢癢的,給自己找理由:“去看她把蘑菇賣了沒有。


  ”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6564883.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7997234.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2463817.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1052253.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6870223.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846216.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8031401.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6320360.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1063615.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3575944.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