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々木 あき 中出し いい なり 溫泉 旅行

佐々木 あき 中出し いい なり 溫泉 旅行


但我哪里看得進去(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那 姑娘垂著頭困在鎖鏈里的模樣,像飛舞的蚊蟲,一直 在我腦中盤旋,把我的心烙得不是滋味。


  我才翻了兩頁,書上的藥草,就自動變形,一會是那姑娘沒精打采的臉,一會兒是她媚人的體態。


  職業素養肯噬著我,她的沉默,像是對我無聲的譴責。


  我捏捏拳頭,既然碰上了,就不能置身事外。


  次日我早早去了老 村醫診所,在村里要打聽事情不難,看病的那些姑婆子,就沒有不知道的事。


  我就說了句昨天去姑娘那村走了趟,馬上就有人議論開了:“哎醫生,那村有戶人家整天把他婆娘鎖在屋里,他要是出門幾天,滿房子臭味就跟牛欄一樣,能熏死人。


  ”“那誰啊,我知道,脾氣燥,領著班混混,整天沒事兒就瞎搞,他婆娘聽說是 給人勾了,但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外面不知道養了多少女人咧。


  ”“嘿喲,村干部找他幾次,都給他罵回去了……”姑婆猛搖頭,雖然同情那姑娘,但只嘆息一聲,就開始眉飛色舞吹捧自家孫子。


  我聽在耳里,記在心里。


  既然她家那位會外出,要去見她就有機會。


  老村醫瞅著我神情,好像摸到了我心思,“干啥,放心不下那姑娘?”“哪有的事兒,我是在琢磨這藥抓幾兩。


  ”我拿著小天平稱著幾味草藥。


  “得啦,就你那心思,跟猴子屁股一樣,全露出來了。


  要去趕緊滾蛋,上午我在這兒,下午可就要出診了。


  ”老村醫似笑非笑地瞥我。


  “那,那我去 給她復診下。


  ”我這可不算編謊,溜得我自己都稱贊自己。


  老村醫樂樂,指指藥箱,讓我多帶些藥。


  我出門時看到房門后掛著把小斧子,順手就抄下來,別到腰扣里。


  我可能見鬼了,我在心里煽了自己一耳光,說不定人夫妻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呢,我卻上趕著要助她脫離現狀?我騎著單車,沒兩下就到了她家,大嬸好像專等著我,瞅著我來了,樂呵呵地把我領到姑娘屋里。


  她今天坐在床上,氣色看著好了些,尖瘦的瓜子臉,要是精神狀態好,談得上是美人了。


  她聽到門開的聲音,平淡地望了望我,又轉回頭數她的手指。


  “醫生,我還有事兒,先去忙會兒。


  ”大嬸幫她清理過房間,整齊的土坯屋里,沒有別人嘴里那么臟亂。


  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卻更重了,披肩的秀發上,全是 男人的氣味。


  她男人那癖好叫人無法恭維。


  “那個,不介意的話,你驗個孕?”我故作平常,口氣平淡。


  她搖了搖頭,拿手拔了會頭發,說:“不用了,我沒懷。


  ”平靜的聲音仍像一潭死水,粘得我有些發愁。


  她身上的味道……咳咳,她老公應該有避孕,味道那么重,估摸全抹她身上了。


  “你要不要跟我去 縣城醫院,你的 身體,得做個全面檢查才行。


  ”我轉過身,給她瞅腰扣里的小斧子。


  她突然笑了下,像拔開云層的太陽,整個臉都亮起來了,“你來真的?你不怕他報復?他是出了名的混混頭,監獄都待過的。


  ”“我怕個卵兒。


  ”我居然粗俗地回了一句,說完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傻傻地撓了撓后腦瓜子。


  “那你晚上來吧,他今晚不在家。


  ”姑娘意思很明顯了,愿意接受我的好意。


  我心里激動,就湊近了些,“我先給你換點藥好吧?”姑娘點點頭,臉沒對著我,只是把手舉到我眼前。


  鈴聲悅耳,如果不是圈得姑娘受了傷,也沒那么面目可憎。


  我打開藥箱,細心地幫她清潔傷口,她一聲沒哼,嘴角掛著淡淡微笑。


  黑衣還是昨天那套,我靠得這么近,都能聽到她的心跳,忽急忽慢,神情緊張,讓人忍不住想逗弄。


  “醫生,這兒也痛。


  ”她把手反轉,抬到貼身罩衣后方的絲帶,摳了摳發癢的傷腫處。


  兩排銀色小鉤緊扣在她背后,我猶豫了下,絲帶勒 久了,有傷疤掛了膿,我想解吧……孤男寡女的不好動手。


  她今天給人的感覺比較溫馴,對我沒那樣抗拒,因為皮膚愈合的緣故,她身體有些小癢,過一會又開始抓。


  “不要抓了,傷到了,會留下痕跡。


  ”我制止她的手,她卻動了動腰,向我拱了拱,“那你幫我。


  ”這撩人的聲線,嗲得我耳朵軟了,手一時輕飄飄地,不知怎么地就解開了她的罩衣扣子。


  得,得!我有點尷尬,但確實要給她涂藥,解了,就順其自然,專心抹軟膏。


  但眼睛自己跑到她胸前去了,那迷人的傲嬌,還有那奇特的蠅印,都表示她昨晚,又被男人按在身下瘋狂索取,而她就痛苦的承受著,纖弱的身體隨著男人的動作擺動。


  僅僅是聯想她被勒得扁平的柔軟,我就熱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以身上陣了。


  手奇怪地想脫離腕骨,飛扒上姑娘黑衣里的峰頂,一邊幻想她被人享受,一邊升騰扭曲的快樂。


  姑娘礙著我的身份,羞著臉沒說啥,我也沒真敢往流氓念頭上靠,仔細擦好藥就給她罩衣扣了回去。


  “那我先回去了,”我給她弄好衣物,又靠近了點,小聲保證,“我到時候來接你。


  ”媽的,血有點上涌,呼吸有點急,這話里話外,分明要拐賣人家老婆。


  “知道了。


  ”她還是很平靜,遞給我一串鑰匙,嗲嗲的語調聽不出悲喜,“鑰匙有了。


  ”昨晚是使了渾身解數,才從她男人那里拿到鑰匙吧,我收進藥箱,轉身離去。


  一下午我都心不在焉,好在病人不多,只是些普通的小感冒,掛上吊瓶就能閑上會兒。


  變天了,陰悶陰悶的,像要下雨,我琢磨要不要回家帶件雨衣,但擔心回去后不好找借口出門,干脆在外面晃蕩,等到夜深人靜,再去找她。


  老村醫回來后啥也沒問,伯母煮了苞谷,讓我捎兩個,我就扔到自行車籃子。


  天慢慢黑了,我像往常一樣,和老村醫夫婦告別,騎開單車就走了,但今天我的方向,是山腳下的清河。


  云壓得很低,蜻蜓在河岸飛轉,蚊子毫不客氣把我當成盤中餐,有一下沒一下的朝我腳上叮。


  我坐在岸邊平坦的石塊上,啃了倆苞谷,掬了幾捧河水,見四下沒人,就脫了衣物,撲河里游了會泳。


  清涼的水讓身體感覺沒那樣悶,但雙腿里那玩意兒,沒有衣服的束縛,探頭探腦,被河水一沖,樂顛顛地,石更得跟燈塔一樣粗壯。


  河水包圍著我,沖刷著它炙熱的高溫,它像患了急性流感,體溫直往上沖,沒個過程可褪不了燒。


  要不了多久,所有的村都該睡了,村里的夜晚,靜得聽不到一聲狗叫。


  我接下來要干的事兒,是對,還是錯?我心里沒底,只是覺得不能讓姑娘那樣下去,時間久了,情況不改善的話,她遲早會瘋。


  我在河水里泡得全身發涼,將那股急燒簡單理了下去,就推著單車慢慢朝姑娘家走。


  天地一片灰暗,我好不容易摸到姑娘門口,借著幽暗夜色閃入姑娘臥室。


  “我來了。


  ”他媽的,我忽然心虛得像個入室偷香的小賊。


  “柜子那有個手電筒,打開吧。


  ”姑娘聲音在黑夜里更好聽了。


  我抓起手電筒,讓燈光照到鏈孔上,很快打開了她的束縛。


  她一下子軟倒在我懷里,我沒多話,揣起那串鏈子,帶她坐上車后座,慢慢離開這安靜的村莊,直到上了大路,才敢使勁踩。


  “你怕么?”我迎著沉悶的風騎往縣城,她手拉著我衣服,臉貼在我背上,像睡著了一樣。


  “我有什么好怕的呢?”她自嘲地笑了,“我無所謂了,他要我死,就死,你要我活,就活。


  ”“別這樣,活下去,總會有美好的事情發生。


  ”騎單車,最快也得一小時才能到縣城,我單手拍拍她頭,說,“你先睡會,到了我叫你。


  ”她順從地點點頭,沒有說謝謝,卻環住了我的腰。


  我心里暗樂,單車就有這種好處,方便被姑娘摟。


  那會摩托車還沒普遍,想要買輛,得搭幾小時車到鄰縣,以前我沒什么渴望,但現在,我特別想要輛摩托車,呼啦一下到了縣城,爽。


  “你想要我,對嗎?”我正踩得呼呼喘氣,她突然又問了我一句。


  姑娘,你這讓我怎么回答?你是要我做真小人呢,還是偽君子?“我無所謂的,我的人生,已經糟糕到不行了。


  ”她有些哽咽,被困久了,許是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吧。


  “沒你想象的那么糟,別瞎想了。


  ”我全靠她那手電筒照明,快累趴了都。


  她感覺到我喘得不行,故意捏捏我的腹肌,調動我生命的激情,“你真是個爛好人。


  ”好人標簽對我沒吸引力,我還是埋頭猛騎車,當汗水濕透衣衫時,我們到了縣城。


  縣城也沒什么燈火,我找了間旅館,準備開兩間房的時候,她卻扯了扯我衣袖,踮腳附到我耳邊,“我不想一個人。


  ”我有點小興奮,什么節奏?英雄救美,她要以身報答?我大手一揮,讓柜臺小姐安排一間雙人房。


  她扯著我袖子,慢吞吞地上樓梯,小縣城可沒什么電梯給人坐,我看她走得費力,忍不住就想幫她,“腳痛嗎?”“你抱我?”她比我直接多了,彎都不帶拐。


  姑娘都開口了,我哪能拒絕,馬上一個打橫,直接把她抱上大床。


  “兩張床,你隨便挑。


  ”我坐在另一張床上喘息,久沒運動,一動就全身酸痛。


  “我先去洗個澡。


  ”她垂下頭,聲音飄忽著,人也像飄一樣進了浴室。


  我實在克制不住困倦,她還沒洗出來,我就睡著了,后來她跟我說,那天我下面挺得,讓她一晚上沒睡好。


   仲薇搖了搖頭,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陳炎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他不是慈善機構,沒有理由去無限制的幫助一個人。


   最后,仲薇終于忍不住,雙眼微紅,水霧蒙蒙,你能幫我嗎?只要你幫我,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如果,我要你呢?陳炎貼在仲薇的耳邊,低聲說道。


   耳邊傳來的火熱氣息讓仲薇臉頰泛著些許紅暈,她沒有想到,陳炎居然會提出這種要求! 電話里醫生的話語依舊在耳旁回想響,母親的病情無法支撐,這里的條件根本無足以進行手術,現在只能轉院去省城中心醫院。


  可是省城中心醫院,豈是那么好進的,光是預約都需要幾周時間,她現在根本就沒有這么多的時間。


   好!不就是要我的身體嗎,簡單,只要你能救下我媽媽,我現在就可以跟你去!仲薇突然變得歇斯底里起來,或許是壓在身上的擔子太沉,讓她有些癲狂。


   她求助陳炎也只是抱有一絲希望,畢竟后者現在展現出的能量是她望塵莫及的,但并不代表她就徹底堅信陳炎能夠救下自己的母親。


   或許是覺得只是喊太沒有說服力了,仲薇走到辦公桌前,用打印機刷刷的打印出了兩份合同,然后蓋章按下手印,扔到陳炎的面前。


   合同我已經擬好了,只要你能救我媽媽,以后你的一切要求,我都無條件服從! 陳炎看著合同內容上最后一條的無條件服從任何要求,無奈一笑,這女人還真夠狠的。


   坐在沙發上按動手機,給沈千金發了條短信,然后就靜等消息回復。


   不足十五秒,手機響起,內容很簡單:已辦妥! 陳炎伸出手,挑起仲薇的下顎說道:醫院那邊馬上會給你安排轉院的事情,你現在可以去醫院看看,說到這里,陳炎腦袋上前,貼著仲薇的耳邊開口道:我在這里等你,晚上別忘了回來兌現承諾。


   仲薇沒有理會此刻的旖旎氣息,一把甩開好陳炎的手,立刻離開了 公司,直奔醫院。


   陳炎看著仲薇離開的背影,眼神中有些復雜,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 深夜十一點多的時候,仲薇終于回到了公司,一路上她心里有過無數次掙扎,不過最終還是回來了。


   陳總!仲薇輕咬嘴唇喊了一聲。


   辦好了?陳炎喝著茶水淡笑著問道。


   嗯,謝謝。


  仲薇本想多說幾句,但是想到之前的承諾,臉蛋都紅撲撲的,只能擠出這幾個字。


   不必了,走吧,我等的都有些煩了。


  陳炎伸展了個懶腰,說的話也是讓仲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干……干什么去?仲薇有些慌張的說道。


   自然是去兌現承諾了。


  陳炎的話讓仲薇腳下一個踉蹌。


   陳總,那個……仲薇支支吾吾,心里猶如小鹿亂撞。


   還有別的事情? 不是,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去酒店。


  仲薇的聲音已經帶著哭腔,此刻她終于意識到自己先前答應的條件究竟有多過分。


   陳炎走到仲薇的身邊,一把蹲下身,將她攔腰抱起,跟我走! 啊!仲薇心頭一顫,大腦一片空白,就這么跟著陳炎離開了公司。


   兩人開著仲薇的車選了周圍最近的一家酒店,仲薇心情忐忑的跟在陳炎后面。


   進入到房間內,陳炎剛想開口,仲薇突然大叫道,我要先洗個澡! 說完,仲薇便沖進了衛生間,然后將浴室門反鎖,留下陳炎在外面無奈的搖了搖頭。


   二十分鐘后,仲薇才從衛生間走出來,雖然洗了澡,但她依舊將衣服完整的穿好,只有濕漉漉的發絲還有沐浴露的香氣能夠證明她確實洗澡了。


   陳炎看著已經褪去黑色性感絲襪的雪白大腿,微微一笑,然后走上前猛地抱住了仲薇,在后者近乎僵硬的身體下,狠狠的吻住了她的香唇。


   微涼,芬芳。


   仲薇自從步入社會后就沒有談過戀愛,就連親吻都是間隔多年的久違感覺,被陳炎近乎毫不柔情的親吻著,仲薇全身的溫度都在上升著,從剛開始的僵硬逐漸放松下來(少兒益智故事)。


   良久,唇分。


   陳炎略微喘著粗氣后退幾步,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就朝著門外走去。


   這算是我給你的一個忠告,以后記得凡事三思而后行。


  陳炎說著話已經走到了門口。


   在這睡一覺吧,我再去開間房,就在你隔壁。


  房門關閉,陳炎的聲音縈繞在仲薇的耳邊,久久不能消散。


   他奪取了自己的吻,而且吻得肆無忌憚,可是除此外他再沒有別的過分舉動,而他吻我,也 不過是為了給我一個忠告。


   仲薇的腦海里全都回蕩著陳炎說的話,帶給她的一種醒悟。


   翌日,陳炎早早的起床并打算敲門叫醒仲薇,該上班了。


   不過仲薇明顯起的比陳炎還要早,早早收拾好的仲薇站在房間門口等待著,盈盈一握般的腰肢仿佛充滿了無限的吸引力。


   仲總這么早?陳炎微微一笑。


   陳總以后直接稱呼我名字就好了,你現在已經是我的老板了。


  仲薇同樣回以一笑,然后挎著自己的小包,走到了陳炎的面前。


   走吧陳總,該上班了。


   兩人一起來到公司,本來陳炎打算讓仲薇先走,畢竟后者在公司內的名氣還是很大的,可是仲薇卻搖了搖頭,別人怎么看是他們的事,我只做好我自己就行。


   呦,這不是仲總嗎,怎么?今天帶著這個小白臉來上班?突如其來的惡心聲音響起。


   剛剛從車上下來的陳炎跟仲薇看向不遠處,只見一個身材富態的中年男子攬著一個身材極其性感的女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當陳炎看清那女人的相貌后,頓時愣在了原地。


   葉雪! 吳董事,話不要亂說,這里是公司,不是你的私人會所!仲薇看向那胖胖的中年男子,喝道。


   吳耀是公司的股東之一,股份持有排名第五,在 天水集團內的分量不輕。


   公司又怎么了?誰敢管 老子?我就說嘛,前段時間老子追你鳥都不鳥老子,感情喜歡身材瘦弱的小白臉,不是我說啊仲薇,就怕他滿足不了你啊!吳耀十分張狂的笑道。


   你!被吳耀這般骯臟的話語氣的臉色發白,仲薇渾身都在顫抖,這個吳耀仗著有錢,沒少做各種骯臟的事情,公司內超過百分之七十年輕漂亮的女性,都被他用錢買過身子。


   所以,在前段時間仲薇母親剛剛查出白血病的時候,吳耀就找上門來,聲稱會出這筆錢,但是仲薇得做他女友,當時仲薇自然嚴詞拒絕。


   兩人怒懟著,陳炎站在一旁跟葉雪對視,他從后者的目光中讀出了怨恨,極大的怨恨。


   天堂度假區之后,葉雪也曾仔細考慮過事情的來龍去脈,最后她認為,陳炎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是因為自己的背叛,才致使他亮明了自己的背景。


   不過劉曉東家產不過十億,在這個 夜城能搬倒他的人數不勝數,所以就算是陳炎現在很有錢,可葉雪就是 不服! 她不服自己跟了陳炎這么多年,吃了這么多的苦,到頭來自己離開他還要背負賤貨的罵名;不服為什么陳炎有錢卻不給自己花;不服她自己就算是離開陳炎也要活得漂亮! 葉雪一直知道陳炎在天水集團上班,事后劉曉東完蛋,她就開始制造偶遇天水股東的過程,終于讓她傍上了吳耀,這個天水的第五股東。


   天水集團在整個夜城都是排名前十的大公司,只是一個第五股東的吳耀,單論家產就要碾壓劉曉東,而且還不算人脈背景等等。


   葉雪深信,自己這次傍上的大腿一定可以完全擊垮陳炎,讓他恢復當初在自己面前一副絕世舔狗的惡心模樣! 吳哥哥,難道人家不好看嘛,你竟然喜歡這個女人。


  膩到發嗲的聲音響起,葉雪的模樣仿佛一個受盡百般欺凌的小女孩一樣,不知曉其本性的男人或許真的會被迷住,就比如吳耀。


   怎么會呢,還是我的寶貝最好看,哥哥我可是好久都沒有這么爽過了。


  吳耀的葷話讓仲薇堵住了耳朵。


   陳炎冷漠的看著兩人,心中的怒火再度被點燃! 小子,你就是陳炎對吧,我家寶貝昨晚在床上提起過你,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個小白臉,老子還以為你多么的厲害呢!貌似這個吳耀不說葷話就不會聊天了,幾乎句句帶葷。


   陳炎搖了搖頭,他剛才已經想明白了,因為葉雪而發怒,不值得,而且以他現在的身份,這些瞧不起他的人,再如何蹦跶,也不過是跳梁小丑。


   而且這個吳耀也算是倒霉,股東會內的所有股東,除開他以外,已經都知道了公司易主,新老板名叫陳炎的事情。


   可惜這個精蟲上腦的白癡昨天下午開股東會的時候不在,跑去高檔會所里瀟灑了,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個消息。


   現在的他,不過是個空股的廢物。


   我很好奇,天水在你們這些蛀蟲的存在下,是如何做到成為夜城前十大集團的?難道靠你白癡一樣的大腦? 尼瑪的陳炎,你什么身份敢這么跟我對話,你信不信我一句話讓你滾蛋?吳耀眼神一瞪,別說,他這身材配上雄厚的嗓音還真的有幾分氣勢。


   不過,不論他說什么做什么,在陳炎面前都是宛如小丑在表演。


   這就是你找的下家?陳炎看向葉雪,眼神意味莫名,仿佛在問,麻煩你找下家找一個稍微聰明點的好嗎? 我告訴你陳炎,我知道你家里有點小錢,但是吳哥哥可是這天水集團的第五股東,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他參股百分之十一,年度分紅超過兩億。


  無論如何也是你這條狗比不了的! 葉雪臉色漲紅,她要證明自己的離開是非常正確的決定,要讓陳炎知道,自己隨便找個人都比他強! 站在一側的仲薇聽到這話不禁眉頭微皺,她已經聽說過了陳炎的遭遇,知道他跟葉雪之間有些恩怨,枉費了七年的感情。


   如今一見,貌似的確是這樣。


   不過此時的仲薇有點想笑的感覺,吳耀比陳炎強?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462318.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7959556.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1590651.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4756254.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7441412.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5602273.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1580789.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9393526.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1193768.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4563509.html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