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影響力最廣的一本奇書連秦始皇“焚書”時都特意將其保留著



等兩人走出臥室順手關了門,躲在衣柜里的我才長長的喘了口氣。

  精神放松下來,無意識間抬頭一瞄,忽然看到頭頂掛了一排樣式各異的蕾絲內褲。

  我眼睛陡然瞪大,一縷縷幽香鉆入我的鼻間……瞬間,我的腦海里便浮現各種奇怪思緒,渾身血液也開始沸騰了起來,鬼使神差的,我抬手摸到一件蕾絲,正準備扯下,可就在關鍵時刻,衣柜突然傳來 柳馨兒的聲音:“張浩,我老公走了,你可以出來了。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這聲音,我隱隱有些亢奮,就感覺自己和柳馨兒在背著她老公偷偷做那種事情,有種莫名刺激感,多想了一會,我打開衣柜門,走了出去。

  “抱歉啊馨兒老師,給你添麻煩了。

  ”干咳一聲,我還偷偷瞄了柳馨兒一眼,此刻的她面色還是有些紅潤,神色也挺不好看的。

  “沒事,你接著去做你的高考模擬卷吧,做完記得給我檢查一下。

  ”似乎并不想和我多說,柳馨兒有些回避道。

  經過之前的一番冷靜,大概她也意識到了我是她學生,兩者間本身就存在一種層級關系,又怎么能發生突破呢?當然,這時候的我也沒有多想的心思了,老老實實跑到客廳拿起卷子做了起來,而在這個途中柳馨兒老師還出去了一次,等她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我剛好把卷子做完,給她檢查了一遍。

  其實我成績還不錯,在班里屬于中上游的水平,如果一直保持下去,考個一本院校肯定是沒有多少問題的。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爸媽還是商量著讓我在柳馨兒這補習,而我做夢都想不到,借宿第一晚,就撞見柳馨兒他們夫妻倆辦事情,甚至在第二天早上還差點和柳馨兒發生親密接觸。

  要知道,柳馨兒可是是學校里公認的女神,那俏麗的外表和溫婉的氣質,滿足了絕大多數 男人對另一半的幻想,包括我,有無數次在被窩里幻想著柳馨兒那嬌俏的倩影,度過那漫漫長夜。

  在檢查完卷子后,柳馨兒還準備留我在這吃個午飯,但我知道這是她客套的說法,在婉言拒絕后,便離開了桃源小區,騎上自己的山地自行車,往 秋姨家趕去。

  秋姨全名林伊秋,是我媽的發小,比我媽小一歲,據說 倆人是穿同一個褲衩長大的,小時候也經常扮演女漢子,上樹掏鳥蛋,下河洗澡,無所不做。

  當然,在時光流轉之下,倆人的軌跡也漸漸發生了變化,雖說林伊秋小時候淘氣的 不行,但她腦瓜子挺聰明的,還算是考上了外地的大學。

  而我媽因為成績不好的緣故,讀完初中就去了南方的工廠打工,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我爸,甚至在雙方父母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十七歲就生下了我。

  直到現在為止,我爸媽還是在南方的工廠里奮斗,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多努力,多賺錢,為自己兒子多攢一些 老婆本,相對應的,我也要刻苦學習,用優異的成績回報她們。

  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左右,我來到秋姨居住的學府花園,上樓剛打開門,我便被驚艷住了……此刻的秋姨,正倚靠在沙發邊,套著一卷白筒絲襪,那條嫩白大長腿微微曲著,透著無限誘惑力,恰在這時,窗外有微風拂過,一縷午后陽光悄咪咪投射進來,照耀在秋姨那烏黑秀發上,泛著點點澤光,如同西方雅典娜女神那般明艷動人。

  這一瞬間,我竟然有些看癡了,雖然秋姨今年三十五歲了,但她皮膚保養的很好,看上去就像二十四五歲小姑娘似的,而且在無形間還有成熟女人的魅惑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直到現在為止,秋姨都沒有意中人,甚至連戀愛都沒有談過,更別說去做一些更為深入的事情了。

  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寧缺毋濫,不遇到生命中真正的有緣人,她是不可能妥協在現實面前的,盡管她的年齡一年比一年增長,可她卻依舊充滿少女心。

  在經過短暫愣神后,我還是走了進去,在關門的同時說道:“秋姨,我回來了。

  ”“小浩,這么快就回來了?”轉頭看到我的時候,秋姨明顯有些意外,同一時間,她快速套上那卷白絲襪,還用手指頭彈了幾下。

  當然,她并不是避嫌,畢竟同一個屋檐下住著,有些東西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相對來說,秋姨也不是一個特別保守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也是她對我的一份信任。

  “嗯對,今天功課比較少,所以回來的早。

  ”說完這句話,我去飲水機邊倒了一杯水,一咕嚕灌下去后,明顯感覺小腹空空的,如果有美食就再好不過了。

  “走吧小浩,我猜你現在一定挺餓的,秋姨帶你去外頭吃大餐,保管讓你滿意。

  ”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圖,秋姨直接拉住我的手走到門口,換上高跟鞋后,立馬帶我下了樓。

  很快,我坐在了她那輛紅色馬自達的副駕駛上,伴隨著發動機的轟鳴聲響起,我的耳邊也響起了呼呼風聲,在搖上車窗的同時我偷偷瞄了秋姨一眼,發現她嘴角微撇,眉眼間都帶著笑意,似乎挺高興的。

  “秋姨,我看你心情挺好的(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啊,是有什么好事嗎?”搖好車窗后,我直了直身子問道。

  “當然。

  ”笑了笑,秋姨神神秘秘道,“如果秋姨告訴你,我待會就要去相親了,你信不信?”“相親?”一愣,我道,“那感情是帶我去做電燈泡啊?”“當然不是啦,待會去了你就知道了。

  ”還是神神秘秘,秋姨嘴角笑意更濃了。

  “那行,我還挺期待的,到底是怎樣一個男人,能入秋姨你的眼。

  ”雖然 表面這么說著,但我心頭還是莫名一疼,腦海稀里糊涂浮現秋姨和一個男人被占有的畫面,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想,一切都是油然而生,情不自禁。

  當然,表面我還是裝出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時不時的追問了幾句。

  原來,秋姨口中所謂的相親對象,是她的一個大學同學,名叫穆 金森,據說是一個中美混血兒,那會和秋姨關系挺好的,甚至差點發展為那種超友誼的關系,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在大四那一年,穆金森突然轉學去了美國,成了一名留學生,一去就是十五年。

  而今天,是他時隔十五年,第一次踏上故土的日子,也不知道他從什么渠道得知了秋姨的聯系方式,總之,在得知這個消息后,秋姨是興奮的,甚至第一時間準備前往機場迎接。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我們來到機場,在候車區等了一會,就遠遠瞧見出口處走來一男一女兩人,那男的頂著一頭金色毛發,穿著藍色西裝,戴著金表,渾身散發著一種貴族氣息。

  而他旁邊那個女的頂著一頭紅色波浪卷,走路的時候胸前兩股波瀾顫動著,盡顯玲瓏曲線。

  根據秋姨的貌似,那個頭頂金色毛發的男人就是穆森了,可他旁邊的這個女的又是誰?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這對男女有貓膩,就是看向彼此的眼神不對勁,可秋姨好像被相逢的喜悅沖昏了頭腦,當即便迎了上去,同時說道:“金森,好久不見,這十五年你還好吧?”“好,好好好,我這十五年可好的很,再看看伊秋你,比之前更漂亮了,也更成熟了,真是充滿了東方女人韻味啊,這借用你們中國的一句古語,士別三日,可真當刮目相待!”目光在秋姨身上上下打量著,穆金森用著充滿美式口音的英文感嘆道。

  “呵呵,金森,你可真會開玩笑,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這句話可不適合用 在我身上,再說咱們都相隔十五年了,仔細想想,時間過的還真快啊!”這時的秋姨,明顯有些興奮,語氣都略微顫抖著。

  “來吧,咱們這么久不見,按照我們西方的禮儀,我還得給你行一個擁抱大禮呢!”說著,穆金森直接攬住秋姨的腰,擁抱了上去。

  美人在懷,簡直親密的不行。

  看到這一幕,我心里酸酸的,莫名間升起了一絲別的思緒,不知道為什么,特別想一拳頭搗在這家伙身上,將他和秋姨分開。

  而且,我總感覺這家伙不懷好意,并沒有表面上看著那么光鮮亮麗,指不定底下各種不干凈的事情呢。

  “秋姨,我餓了。

  ”突然,我說道。

  “別急小浩,秋姨馬上帶你去吃好吃的。

  ”聽到我的話,秋姨這才和 金穆森分開,順便介紹了我幾句。

  “你好張浩,我叫金穆森,以后多多指教。

  ”在了解我的情況后,金穆森立馬把手伸了出來,嘴角帶著微笑,看上去還挺紳士的。

  “你好。

  ”雖然心里不爽,但表面我還是微笑著和金穆森握了握手,隨后一行四人上了秋姨的馬自達,中途,穆金森還介紹了一下他旁邊的女伴。

  這個紅色波浪卷叫露絲,是他在美國的同事,這次和他一起來中國發展,所以兩人才乘坐了同一個航班。

  當然,穆金森表面是這樣說,可實際上誰又知道呢?畢竟,直覺告訴我,這倆人的關系并沒有那么簡單。

  所以,一路上我都在觀察這倆人,看有沒有什么貓膩,遺憾的是,穆金森一直在和秋姨敘舊,我一時間也看不出什么具體的東西。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秋姨來到市內的萬達廣場,帶著我們進了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廳,其實那會我挺餓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上菜后立馬就狼吞虎咽了起來。

  較比我這邊的急促,金穆森那邊倒顯得云淡風輕,還很有儀式感的在胸前系上了一條白色毛巾,包括他旁邊的露絲,同樣優雅的不行,甚至吃飯還不停換著叉子和湯勺之類的夾菜。

  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覺到,露絲似乎挺看不起我的,眉眼間時不時露出一絲不屑,大概,在她眼里看來,我就是一個小孩子,一個鄉巴佬,不值一提。

  倒是秋姨挺關心我的,時不時給我夾菜倒水,還囑咐我慢點吃,也絲毫沒有看不起我的意思。

  但她心里越是這樣,我就越是難受,我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對她升起了一絲絲別樣的情愫,特別是她的微笑,如同冬日里的暖陽,烙印在我心間,久久不能忘懷。

  就是這么一個美好的人兒,我根本不忍心她落入別人的懷里,特別是像金穆森這種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貨色。

  就在我心里頭忍不住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的眼光余光突然放在櫥窗外的一道身影上,這是一個在我看來無比熟悉的人兒,戴著一個黑框眼鏡,穿著一件黑白格子T恤衫,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左右,一本正經的模樣。

  但在他身邊,卻摟著一個穿著藍色包臀短裙的妙齡女郎,露出兩條嫩白大長腿,邁動途中吸引了周遭不少人的目光。

  如果換在平時,可能我還會多欣賞上片刻,但此刻的我,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心思,因為這個男的,是陳州,柳馨兒,我班主任老師的正牌老公,他竟然出軌了….雖然在我的印象中,陳州一直對我不太友好,甚至連我去柳馨兒家里補課,他都經常用那種冷冷的目光看我,亦或者說,他對我壓根就不太感冒。

  但我做夢都想不到,他這種看上去挺正派的人,竟然會出軌,這不滑稽嗎?莫名間,我有些同情起柳馨兒來了,她這么一個老實的女人,雖然長得很漂亮,在學校是公認的女神,哪怕是結婚了,平時身邊也圍繞了不少男人,畢竟,男人追求美女,這是一種天性,也是一種人性本能。

  但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關柳馨兒的緋聞,但陳州的,又是怎么回報她的?“小浩,你眼睛怎么一直往外頭看呢,是有什么好東西嗎?”就在我思緒漸漸紛飛的時候,秋姨突然揚起她嫩白的玉手,在我眼前晃動了幾下。

  “沒呢秋姨,我就看外頭有個人長得和我以前一個朋友挺像的,多瞄了幾眼。

  ”“呵呵,這世界上長得像的人挺多的,你還是別多看了,好好吃你的飯吧。

  ”微笑,秋姨又是給我夾了一塊紅燒肉,“來,你嘗嘗吧,米其林三星大廚的水平,,應該挺符合你的口味的,而且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得多吃一點,到時候養的白白胖胖的,等你媽回來了,還不得感謝我啊?”“秋姨,你可說笑了,你能讓我一個鄉下孩子借宿在你家讀書,我就得好好感激你了。

  ”點點頭,我由衷道。

  畢竟,除了秋姨外,在這個市區,我還有幾個親戚買了房住在這兒,剛開始的時候,我爸媽也是想把我安頓在親戚家里,壓根沒有想到秋姨,再怎么說,她終究是一個外人,雖然和我媽關系好點,有發小這層關系,但這樣平白無故的,也挺尷尬。

  可最后的結果,卻是無奈的,其中苦楚自然不用言說。

  “臭小子,你說什么呢,就沖著我和你媽這層關系,就別說這種話,再說了,你也挺乖的,是個好孩子,我喜歡你還來不及呢。

  ”白了我一眼,秋姨啐道,“以后不要提這個事情了,你秋姨也不愛聽。

  ”“好,聽你的秋姨。

  ”面色微紅,我也感覺有些尷尬,也不知道為什么,情感突然就上來了,還當著金穆森和露絲的面兒,這樣多不好意思啊。

     閱讀提示:當我下車踏進酒店的門口時,忽然看見妻子和她 老板從電梯里走了出來,我眼睜睜的盯著妻子,當她無意中看到了我之后立刻表現出了極度緊張的神情,然后假裝很“驚奇”的一邊和我打招呼一邊向老板介紹我。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文/禁忌者  妻子在一家外企做行政助理,在他們辦公室里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則,女同事穿著打扮的越嫵媚越容易得到老板的青睞,很多女同事不光是為了外表看上去光鮮照人,更是為了在公司占據有利位置,為了能再老板面前多展示自己所以才個個都想艷壓群芳。

    我對妻子公司的這一病態現象十分反感,心中有諸多的不滿,并多次跟妻子交流希望她能換一份工作,或者在家里做全職太太,雖然我不富有,但是完全有能力在老婆不工作的情況依然扶持起這個家。

  可是妻子是個要強的人,她的要強就是不輸給別人,她喜歡現在的工作環境,雖然工作壓力以及競爭力大,但是對于她來說也算是一種動力。

  口述:老婆穿 鏤空裝 上班 慘遭 上司 潛規則  我對她的擔心不是沒有,而是表現的很無奈,怎么說她都沒有用,所以我常叮囑她在工作中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斷,不要隨著大家錯誤的步伐前進,更不要被這些所謂的虛偽的外表而迷惑了自己的工作方向,真材實料才是最重要,任何一家單位和企業都需要有能力的人而不是會打扮的人,畢竟公司和娛樂場所的性質是完全不同的。

    我總是苦口婆心的跟妻子說這些對她來說無關痛癢的話,可是我說的每句話都是發自內心的忠告。

  妻子告訴我她明白自己在事業上應該怎么做,也知道做任何事情的分寸,不會打亂自己的原則,也會時刻提醒著自己。

    我和妻子多年的感情一路走來我們付出了很多的辛酸,同甘共苦了這么多年,她一句抱怨的話都沒有,我們也沒有吵過一次架。

  妻子長的很漂亮,朋友們都開玩笑說妻子這支鮮花怎么插在了我這坨牛糞上,有時候想想自己真的很幸運很幸福。

    妻子的公司最近傳出消息要裁員,所有的同事都在用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工作,生怕自己會成為被裁減的一員,辦公室里的女同事們也開始著手行動使勁渾身解數來保周全,辦公室里的女同事們一個比一個有心計,各個都心懷鬼胎明爭暗斗。

  妻子也在想方設法的讓自己能夠表現的更優秀,一方面勤懇加倍的工作,一方面又要將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的。

  口述:老婆穿鏤空裝上班 慘遭上司潛規則  于是妻子讓我陪她去商場里買 衣服,我生平最討厭逛街了,但是看到妻子如此的在乎現在的工作,又要面對被裁員的威脅,我自然會用行動給老婆加油,去商場里幫她挑衣服,從上午一直逛到晚上,幾乎所有的商場都被我們逛了一遍,可是妻子還是沒有找到讓她“一見鐘情”的衣服,我問她到底要買什么樣的衣服,都跑了一天了還沒選到讓自己滿意的衣服,妻子仍然樂此不疲的奔波于各個店面,試了一件又一件,每當我覺得那件很不錯了的時候她都會覺得不好。

    和女人逛街就是累,我累的不想在走路了,可她還是沒有找到相中的衣服,當我蹣跚著陪她逛到下一家店的時候她終于找到了令她滿意的衣服,只見她拿著衣服在身上比來比去的,我定睛一看竟然是……還沒等我說完她就徑直向換衣間走去,等她出來之后我驚呆了,原來她令她“一見鐘情”的衣服就是這件帶有亮片的鏤空裝,我立刻擺手告訴她這件衣服絕對不行,又不是參加什么派對或者活動,上班穿成這樣像話嘛,這哪像是在企業里上班的,倒像是娛樂場所里的裝束。

  口述:老婆穿鏤空裝上班 慘遭上司潛規則  妻子開始厭煩我的嘮叨,執意要買下這件衣服,我再三的提醒她這件衣服真的不合適,可還是拗不過她最終還是買了,第二天她果然穿著這件鏤空裝去上班了,我的心一直都為她提著,真不知道她到了公司會怎樣,難道真的能達到鶴立雞群的效果,我不以為然。

    晚上下班后,我立刻問她這件衣服給她的產生的效應,她美滋滋的告訴我自己成公司的焦點,很多人都夸她的衣服(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好看,就連老板在稱贊了她幾句,而且今天的工作很順利,老板對她今天的工作也很滿意,并在開會的時候當眾表揚了她。

    我倒不覺得他老板對她的評價有那么高,一個公司能夠允許職員穿成這樣,還大加贊賞,真是令人可恥。

  我再度警告妻子以后上班不能在穿成這樣了,不雅觀也不方便工作,更重要的是妻子本來就漂亮,穿成這樣還不把某些壞男人的魂魄給勾走。

    幾天后,妻子又穿了那件鏤空裝去上班,我問她怎么又穿這件衣服,她說公司今天要來一位很重要的客戶,是我表現的好機會,必須要給老板長臉面促成這筆單子的簽訂。

  晚上的時候她打電話給我說待會要跟老板一塊陪客人吃飯,已經談判妥了,就等著簽訂合同了,老板對我期望很高,這次生意的談妥我起了很大的作用。

  口述:老婆穿鏤空裝上班 慘遭上司潛規則  我叮囑妻子早點回家別喝酒,注意自己的言行(實際上是要她注意人身安全),妻子說不會喝太多酒的,吃飯就是為了簽訂合同,我會早點回家的。

    我等到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心里總是有些擔心,于是給妻子打電話問她有沒有喝酒,什么時候回來,我知道在這個時候打電話有些不合適,可是我按耐不住心里的忐忑,妻子接通電話后說悄悄的告訴我還在吃飯待會給我回電話然后就掛斷了,我想想也是,現在才九點多正是吃飯喝酒的興頭上呢,于是打開電話無聊的換著頻道。

    可是我沒想到原來妻子所謂的談判合同只是個謊言,我一哥們的女朋友在酒店做前廳的副總,她見過兩次我妻子,但是我妻子并不認識她,他們很親熱的開了房間,當我得知情況后立刻打車瘋了一般趕去酒店,路上還一邊打妻子的手機,可是一直處于忙碌狀態。

    當我下車踏進酒店的門口時,忽然看見妻子和她老板從電梯里走了出來,我眼睜睜的盯著妻子,當她無意中看到了我之后立刻表現出了極度緊張的神情,然后假裝很“驚奇”的一邊和我打招呼一邊向老板介紹我。

  口述:老婆穿鏤空裝上班 慘遭上司潛規則  那一刻我怒火中燒,我認定了自己的擔心還是發生了,上去就打了她老板幾拳,妻子忙解釋到他們是來酒店里跟客戶簽訂合同的,你不要誤會,說著就從包里拿出了所謂的“合同”,我根本沒正眼看妻子手里拿的是什么,只是聽了妻子的解釋后立刻意識到自己是不是真的誤會了,可是轉眼一想還是覺得不對,于是向總服務臺查詢了他們開房的時間,如果是和客人來酒店簽訂合同,為什么只有你們兩個人一起開房,客人在哪?我連忙奪去妻子手里的“合同”一看才知道根本不是合同,而是幾張清單。

    那一刻我的心傷透了,拉著妻子就打車回家。

  到家之后妻子解釋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什么也沒做,我沒有對不起你,你要相信我。

  一開始是我糊涂,不知怎么的就犯暈跟老板去開了房,因為他答應公司的裁員中不會有我,并且會提升我的職位,可是開過房間之后我就意識到了自己腦子出了問題,不能那么做。

  老板是雖然對我另有企圖,但是我沒有讓他得逞,更沒有做那種下三濫的偷情。

  ”口述:老婆穿鏤空裝上班 慘遭上司潛規則  妻子的話顯然不能讓我相信,我說明天咱們就離婚吧,我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妻子跪倒在我面前發誓自己真的沒有對不起我,不同意和我離婚,并對我說如果我還是不相信,現在就可以去醫院讓醫生做一下檢查,看是否真的有背叛行為發生。

    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切實體會到了讓我窒息的快要死掉的婚姻。

  這就是夫妻多年的婚姻嘛,就這么輕易的被擊碎,相濡以沫的感情是否還要繼續走下去,我又該拿什么來相信我們的婚姻。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禁忌者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