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 推



“沒有呢。

  ”“嘿嘿,要不要姐姐給你找一個啊。

  ” 小琴覺得調侃臉紅的 吉祥很有意思,繼續逗吉祥起來。

  吉祥聽著,只是搖搖頭,有些不好意思。

  由于路上實在有些不太方便, 車子一直在顛簸著,突突突響起來,跟牛犢一樣奔著,路實在太爛了。

  而吉祥和小琴兩人也是東晃西晃,時不時的碰在一起。

  “哎呀。

  ”突然車子一個顛簸,小琴手一個不穩,摔了出去,直接碰到了吉祥的身子。

  “不好意思啊,沒坐穩。

  ”小琴趕緊把她的手縮回去了,可明顯可以感受到她縮回去之前,還捏了一下。

  “沒,沒事。

  ”突然被刺激到了的吉祥也不好意思了,氣氛瞬間尷尬起來。

  今天倒還涼快,陰陰的,小琴有意無意的靠著吉祥,還時不時的碰一下吉祥。

  而隨著車子的顛簸,漸漸的,小琴的裙子因為車子晃動,摩擦,都縮到了大腿邊緣了。

  她卻沒有拉,而是任由著,尤其看到吉祥眼睛偶爾瞟過,她心里還有點小得意。

  吉祥繼續偷偷瞄著小琴,心里也不由的感嘆著,小琴的皮膚可真的白啊。

  “聽說你們學校里要來個轉學生?還是縣里的。

  ”小琴突然發問了起來。

   聽到這話,吉祥也點點頭,不過 說道

  “現在那個轉學生還沒來,我也不知道。

  ”這也是周倩好幾天前說過的,村里的人也都很好奇,因為從來沒有人轉學到農村來。

  小琴咯咯的笑了起來,整個人都花枝亂顫。

  “我聽說縣里的 女人,保養都很好,不像是我們這種村里人。

  ”“哪里啊,小 琴姐你也很好看啊。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安慰了小琴一句。

  “而且小琴姐,你 男人不是對你挺好嗎?”吉祥有些奇怪的說道,他也見過小琴老公,身強體壯的,經常去隔壁村打魚,一天弄十多斤,而且也很聽小琴的話,據說還跪搓衣板。

  “我那口子,是挺好,但有些地方,也有些不太盡人意啊。

  ”小琴 想到自己男人,也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她又偷偷瞄了瞄吉祥。

  “啊,什么地方?”吉祥一時之間沒有想到小琴所說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問了一句。

  “咦,吉祥你也不小了啊,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小琴充滿風情的白了他一眼,小女人味道十足,像是有電流一樣,電到了吉祥。

  小琴這么一提醒吉祥,吉祥也馬上明白了過來,有些不太好意思。

  “看來你還小,那小琴姐就教教你,要知道男人掙錢功夫雖然重要,可伺候女人的功夫也挺重要的。

  ”小琴像是教導吉祥一下,就直說了,而且本來村里人茶余飯后,就這么些話,有時候口無遮攔起來,比這厲害多了。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小琴說的太露骨,他也不知道怎么回應。

  “吉祥啊,你怎么在學校都不談戀愛啊,是不是不行?跟我家男人一樣?”小琴突然想到一點,大膽的調侃了吉祥起來。

  “啊,我也不知道,而且我家里也窮。

  ”吉祥隨口解釋了一下,不過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爸媽說他們已經賺了大錢,說不定自己也可以像是別人一樣在學校談戀愛了。

  “那可未必了,你們學生有什么看錢的,只要你讓她快樂,人家肯定跟你呀。

  ”小琴性格相當的潑辣,就跟小辣椒似的,她老公那方便不行,更是被她吃得死死的,抬不起頭來。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小琴這么大膽,吉祥索性也放開了些,繼續聊著,但也是說說村里的一些八卦。

  比如誰家又喊鬧離婚了,誰家又跟誰偷情被抓了。

  大概走了不到七八里地,突然轟隆一聲,車子停了下來。

  “二 麻子,怎么了啊?車子怎么突然給停了呀。

  ”小琴被突然剎車給嚇了一跳,有些生氣的問道。

  “剎車給斷了,還好(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我發現得早,熄了火,我現在馬上去村里弄點鐵絲來。

  不過這恐怕要等兩個小時了。

  ”二麻子也挺無奈,他沒想到自己這么倒霉,居然還把剎車弄斷了。

  聽到二麻子這么說,小琴也有點想罵人,不過看到二麻子那眉毛擠在一起的臉,也懶得罵了,只說了句快去快回。

  聽到小琴這么說,二麻子也一溜小跑,準備回去拿鐵絲給修好車子。

  而且也算是吉祥倒霉,他們這周圍全是荒山,別說人家,連人影都沒一個。

  “哎呀,我先去上個廁所。

  ”吉祥突然一陣尿急,準備下車去上個廁所。

  “吉祥你慢點,等等我,我也去,你先扶我下來。

  ”聽到吉祥這么說,小琴也想上廁所了,她趕緊叫住吉祥,準備兩個人一起去。

  小琴伸出了纖纖玉手,讓吉祥扶住她,然后小琴輕輕一跳,準備從車上跳下來。

  不過小琴也沒有想到,她跳下來的時候,一個站不穩,直接整個人都掉到了吉祥懷里去。

  這一撞,吉祥也感覺她確實挺玲瓏的,小鳥依人,雖然吉祥比她小,但是小琴在吉祥懷里也小的很。

  而且吉祥為了扶住小琴,他一只手還放在了小琴那柔軟的臀部,搞得小琴臉色也有些發紅,不太好意思。

  “吉祥,可以放手了,我已經站穩了,還準備抱著姐多久呀。

  ”小琴聞到吉祥身上的男人味,身子也有些發軟,調侃了吉祥一句。

  “哦哦,小琴姐不好意思,我馬上放開。

  ”吉祥聽到這么一說,趕緊放開了手。

  “你想我也要上廁所,咱們一起去吧。

  ”小琴她有些害怕,不由得把身子貼近了吉祥一些。

  這也很正常,畢竟在山上,蛇蟲什么的都很多,一個女人上去,確實有點危險。

  “那好吧,小琴姐,咱們一起過去。

  ”“你拉著點我,我這是高跟鞋,容易摔倒。

  ”小琴伸出了手,扯著吉祥的衣服,這吉祥一點點的上山去了。

  “我就在這兒了,你別太遠,我一個人,挺怕的。

  ”小琴走上山后,指了指一顆樹,開口說道。

  “那好,我去那邊上廁所。

  ”吉祥點點頭,畢竟男女有別,他準備過去一點,離小琴姐遠一些。

  不過小琴要讓她別走太遠,吉祥往其他地方走了幾步,大概就幾米,這山中又很安靜。

  吉祥 看著自己的活兒,感覺之前在車上被誘惑的太多,現在很是難受,所以半天尿不出來,只好閉上眼等著恢復。

  不過閉上眼后,吉祥又聽到了小琴那邊,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一想到一個嬌小誘人的少婦在不足五米的地方拉起來裙子,就讓吉祥想到自己看過的小電影,吉祥就難受得更厲害了。

  吉祥一直上不出來,也有些煩躁。

  而這個時候,小琴也已經上完了,她拉好了裙子,準備等一下吉祥。

  不過突然想到自己之前還碰到了吉祥那里,小琴心里突然一有了去看看的想法,想到就做,她站起來,居然直接往吉祥那邊走過去。

  “吉祥你人在哪呢?我有點害怕。

  ”小琴突然假裝有些害怕的說道,突然聽到這么一聲,吉祥下意識的回過身去。

  而小琴本來就是故意的,吉祥一正對著他,也讓她現在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吉祥那根男人的玩意。

  看到之后,小琴心里頓時一驚,好家伙,沒想只想年齡這么小,居然還有這么有本錢,他以后的女人可有福了。

   嗯,我是! 您好,我是天盛集團的市場部主任,我叫 孟甜,今天能夠在這見到您真的是緣分。

   我們 公司最近想要和你的公司合作,但是一直沒有辦法和你們洽談,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這個機會。

   今天先吃飯吧,你明天去她的公司談!李冰說道。

   李姐,那個天盛集團和我們…… 我知道,小倩,沒事的有我幫你!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吧! 蘇總明天見! 張成,你怎么不早告訴我,你認識 香柏公司的總裁! 我也是今天才認識的,他就是我剛才的客戶! 張成呀,你這客戶怎么都是一些女的呀,一個個還都是富婆,你是不是想要被包養呀! 甜甜,你看你又胡思亂想了,我只要你一個人,不要什么富婆包養,我要包養你! 哼,誰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說不定就是嘴上一套,背地里做一套,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好了,我的小寶貝,你就不要亂想了,咱們繼續吃這美味的牛排! 張成和孟甜吃完飯就回去了,一路上孟甜接到了來自多方的祝賀,臉上也一直洋溢著笑容。

   到家了之后,孟甜就迫不及待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 秦玉蓮,秦玉蓮雖然在和孟甜說話,眼神卻一直看著張成。

   張成感覺到了秦玉蓮火辣辣的眼神,沒有抬頭看她。

   張成,你把那個東西拿過來! 秦玉蓮看見張成手里拿著一個袋子,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

   媽,張成慶祝我升職,帶我去了一家西餐廳,他們家的牛排特別好吃,我打包了一份回來給你嘗嘗! 阿姨,這牛排挺好吃的!張成尷尬的說道。

   謝謝我的乖女兒了,媽吃飽了,你給放冰箱明天吃吧! 孟甜把牛排放到了冰箱里面,而秦玉蓮一直在盯著張成。

   張成心虛不敢不敢和秦玉蓮對視,他昨天晚上放了秦玉蓮的鴿子,秦玉蓮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

   媽,你是不是不舒服呀!孟甜看見秦玉蓮一直站在那里沒有動過。

   沒事,媽就是累了,媽先去睡了! 媽,你要是不舒服,你就跟我說! 秦玉蓮轉身回房,孟甜拉著張成說道:張成,我終于升職了,以后咱們就可以有一個咱們自己的小家了! 甜甜,你小點聲,阿姨聽見了心里可能會不高興! 沒事,咱們到時候給媽找個老伴,咱們也好過咱們自己的二人世界,他們也過他們的二人世界! 張成,你知道嗎?今天遇到的那個蘇倩,她是香柏公司的總裁,要是我能把她拿下,我肯定又會升一級! 嗯!甜甜,我有點累了,我先去洗澡了! 孟甜看見張成一回來就悶悶不樂的,不知道是為什么? 等張成洗完澡以后,孟甜早就躺在床上,穿上了張成之前買給她的情趣內衣。

   看著孟甜妖嬈的身姿和魅惑的眼神,張成卻沒有反應,他真的累了! 甜甜,我累了!張成不冷不熱的說道。

   說完,張成往床上一躺就睡著了,孟甜以為是自己晚上吃飯的時候說的話惹得張成不高興了。

   便慢慢的爬到張成的身上,手指在張成的身上輕輕劃過。

   成成,今天晚上就讓我來伺候你吧! 孟甜把手伸進了張成的褲襠里面,開始撫弄起來。

   張成在孟甜的撫摸下, 身體漸漸有了反應。

   還給我裝累,嘴上說不要,這身體還是誠實的很嘛! 孟甜把張成的小褲一把拉下,看著眼前的尤物,低下了腦袋。

   張成在孟甜的不斷挑逗下,身體的血液開始沸騰。

   張成猛的一個翻身,把孟甜壓在身下,孟甜伸出丁香小舌輕輕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張成動作倒也干凈利落,很快就把孟甜身上的那幾件等于沒穿的布給扒拉下來了。

   張成提槍準備上陣了,結果剛架好姿勢,還沒開始,張成就發出了一聲慘叫。

   孟甜被張成的叫聲給嚇到了,張成的額頭上冒出黃豆般汗珠。

   張成,你這是怎么了,你不要緊吧! 我沒事,就是有點累了,要不今天晚上就別那個了! 看著一直冒汗的張成,孟甜哪里還敢繼續,只好作罷。

   張成躺在床上想了一下,看來昨天晚上的五次加上下午和蘇倩的那…… 想必自己的精氣肯定是受損了,如果今天晚上還要繼續的話,可能真的會精盡人亡。

   張成看著躺在身邊的孟甜,他看的出來孟甜不高興,但自己也無能為力。

   第二天等張成醒來的時候,發現孟甜已經不在床上了,看了一下梳妝臺,他知道孟甜去上班了。

   張成感覺自己的腰有點疼,勉強能夠坐起來,看來自己以后不能太放縱了,這身體吃不消呀! 張成在廚房里找了一下,發現沒有一點吃的,看來孟甜是生氣了,連早餐都沒有給自己準備。

   張成,你過來,我有些話想問你! 張成往后轉身,秦玉蓮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阿姨,什么事? 張成,那天晚上你為什么不過來,我一個人等了那么久! 真的對不起,那天事發突然,我沒來得及告訴你! 事發突然?我看你和甜甜玩的挺開心的! 阿姨,你聽我解釋,這件事真的是一個誤會,我不是故意放你鴿子的! 我不聽,這件事就是你的不對,除非你現在補償阿姨!秦玉蓮像一個小女生一樣的撒嬌著。

   阿姨,這……能不能改天,我今天身體不舒服! 身體不舒服,阿成你哪里不舒服? 沒事,就是最近有點腰疼! 阿成,你躺下,阿姨給你按按! 張成按照秦玉蓮的話躺在了沙發上,然后張成告訴秦玉蓮需要摁哪幾個位置,該怎么摁。

   秦玉蓮的手在張成的后背上來回的撫摸著,這個男人的身體是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現在可以好好的摸一次了。

   阿姨,你的手再往又一點。

   對!就是這個位置……啊! 張成,是不是我太用力,按疼你了? 沒事的,阿姨,就這樣繼續! 秦玉蓮坐在張成的身上,幫他按著他的腰,而孟甜生著一肚子的悶氣早早的去上班了。

   孟甜一肚子的悶氣,到了公司樓下,結果發現自己今天要用的文件給忘在家里了,只好在公司簽到以后,說自己要出去談業務,然后順便回家拿業務。

   孟甜回到家,打開門就看見自己的母親坐在自己男朋友的身上。

   孟甜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喊道:張成,你這是在干嘛! 張成還沒來得及接話,秦玉蓮脫口而出:甜甜,你也真是的,張成的腰傷了你也不知道帶他去看看! 媽,他腰傷了,我知道,我肯定會帶他去看的! 還有,媽他是我的男朋友,你未來的女婿,你這樣不好! 孟甜的火藥味十足,秦玉蓮被她的一句話給堵住了。

   甜甜,你怎么跟阿姨說話的,她是你媽,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話! 怎么了,我還沒說什么呢,你就開始維護了,你是要娶我過門,還是娶她呀! 甜甜,你越說越離譜了,什么叫她,她是你媽,生你養你的媽! 張成,你別說甜甜,是我做的不好! 阿姨,你沒有做的不好,是她說的話不對! 好!好!你們說的都對,是我不對,是我做錯了,這個家是你們的,我走! 孟甜哭著走回房間,然后把行李箱打開,往里面裝衣服。

   張成,你別和甜甜吵了,你快去勸勸她! 張成也覺得事鬧的有點大,剛站起來,孟甜就拉著箱子從房間出來了! 甜甜,你這是干嘛,你要去哪? 我去哪不用你管,你給我讓開! 對不起,我剛才說話過火了,都是我不好,我給你道歉! 孟甜沒有說話,拉著行李箱要往外面走,張成伸手拉住了箱子。

   甜甜,對不起,我該死,你不能走,這里是你的家! 我數三聲,你給我放手,3、2、1。

   張成沒有松手,孟甜一下把手松開了,說道:箱子我不要了,你要自己拿去吧! 孟甜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張成想要去追,結果腰突然疼得厲害,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張成,你沒事吧! 甜甜,張成摔倒了,甜甜! 張成,你堅持住,我打120。

   阿姨,我沒事!我去追甜甜! 還追什么,你現在得去醫院,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樣子了! 孟甜走到樓下,等了五六分鐘,往后看了一眼,張成沒有追下來,孟甜的心瞬間死了。

   孟甜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看見一輛救護車開了進去。

   這個時候,孟甜的手機接到一條消息,是公司發來的,告訴孟甜,她雖然當了主任,但是她之前說的拿下香柏公司業務這件事還是她的。

   孟甜現在是心里越亂,煩心事越多,她氣的跺腳。

   這個時候,手機又響了,是秦玉蓮打來的,孟甜本來不想接的,但轉念一想,她是自己的母親,便接了電話。

   甜甜,你在哪呢,張成現在在醫院,你快來吧! 媽,怎么回事,張成出什么事了! 剛才你走的時候,張成想要去追你,突然就倒在地上了,現在在救護車上! 媽,你別著急,我現在馬上過去! 一聽見張成出事了,孟甜心里的氣一下就沒了,她現在非常的擔心張成。

   等她趕到醫院的時候,張成還在治療當中,孟甜和秦玉蓮焦急的在門外等著。

   你好?你們哪位是這位先生的家屬? 我是她女朋友! 我是她未來的丈母娘! 那這位女士,你跟我進來了一下! 孟甜跟著醫生進去了,孟甜現在只希望張成沒有事。

   那個,張先生并沒有什么大礙,只是 精血不足,導致的渾身乏力,剛才猛地一下太著急,才會摔倒的! 精血不足? 精血不足,說白了就是縱欲過度,你們年輕人在那個的時候還是要節制一下,要不然真的會出大事的!&rdquo(交換性伴侶); 孟甜聽見醫生這樣說,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孟甜問道:醫生,那他還有別的事嗎? 沒有了,等下這個吊瓶打完,你們就可以回家了,修養半個月就差不多了。

   好的,謝謝你了,醫生。

   孟甜知道張成沒有大礙以后,走到門口對秦玉蓮說了幾句話,然后就走了。

   孟甜現在得趕快去香柏公司了,再不過去自己這單業務可能就要黃了。

   孟甜趕到香柏公司的時候,前臺問她是否有預約,孟甜想起了昨天晚上蘇倩說的話,便說道:有預約,我叫孟甜! 張秘書,有位叫孟甜的女士要找總裁,有預約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