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ult flash porn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鬧大了,你也別想有好果子吃。

  ” 李軒很是霸氣地 說道

   王濤臉上沒有絲毫懼意,聳了聳肩,一臉冷笑地說道,“說法,我還想跟你們討個說法呢,這小子想錢想瘋了,跟我們玩牌,出老千你說這事怎么辦?”李軒跟 葉天臉色微微一變,都扭頭看向 了我,我沖兩人搖了搖頭,隨后看著王濤,怒斥道,“你胡說,是你硬拉著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們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們輸錢了不認賬,找借口。

  ”“空口白話,我還說你們出千,想要坑 陳陽呢!”“你們有什么證據說陳陽出老千了,輸不起,就特么別玩。

  ”李軒跟葉天冷笑出聲,叫王濤有本事,就拿出證據來,王濤卻是詭譎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沒出千,敢讓我們搜身嗎?”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沒有做過,自然不怕搜身,當即站出來,可是當我看到王濤臉上那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時,我心里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馬,你過去搜,記得搜仔細了。

  ”王濤沖馬臉青年吩咐了一聲,對方吆喝道,“放心吧,濤哥。

  ”馬臉青年走到我身邊,(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翻了翻我褲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隨后驚呼一聲,“濤哥,還真有。

  ”下一秒,馬臉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張撲克牌,我心頭一顫,連連搖頭道,“這不是我的,這不是我的。

  ”“這些牌都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現在人證物證據在,你還敢狡辯。

  ”王濤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陳陽啊陳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們相信我,這牌真不是我的。

  ”我看向李軒跟葉天,兩人此時的臉色都有些難看,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陳陽,剛才我一共借了你一萬兩千元,你先把錢還我吧!”就在這時,之前借我錢的青年,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問我要債了。

  “是你,是你將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

  ”我忽然想起,剛才在牌桌上,就只有這個家伙靠近過我,還一副熟絡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錢給我。

  青年臉色一沉,冷笑道,“陳陽,你屬狗的嗎,見誰就咬,你自己沒錢,我好心借給你,你現在倒是反咬我一口?”“我……”我嘴唇緊抿著,雙拳緊緊地握在一起,內心怒火中燒,圈套,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都是王濤這個王八蛋設下的陷阱。

  從一開始,這家伙硬要拉著我玩牌,就沒安好心。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青年催促著,“你們的事情,我不管,趕緊先把我的錢還了。

  ”我現在哪有錢還他,要是有,剛才就不用借了,這時候,李軒跟葉天站出來說話了,“一萬二是吧,這錢,我們替陳陽杠了。

  ”“小天,阿軒,我……”我剛想要 開口說話,他們卻沖我搖了搖頭,說先把這事情擺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說。

  我心里即感動,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錢,誰還都一樣。

  ”青年一臉樂呵,還沖我笑道,“陳陽啊,下次要是缺錢,記得再跟我說。

  ”這時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這家伙兩巴掌。

  “既然,你們的事情說好了,那接下來就該談談我們這一筆賬了。

  ”王濤瞇了瞇眼,一臉玩味地說道。

  李軒開口問道,“你想怎么算?”“賭桌,就有賭桌上的規矩。

  ”王濤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滿了戾氣,一臉狠辣地說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這不過分吧?”我倒吸一口涼氣,瞪著眼睛看著王濤,這家伙,居然想要廢了我,李軒跟葉天的臉色也是驟然大變…  “王濤,你確定你要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可別收不了場。

  ”李軒沉著臉,冷聲道,王濤滿臉不屑,指著李軒破口大罵道,“我王濤要動的人,你保不住,把陳陽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斷他一只手。

  ”  “斷我手,我先廢了你。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氣,在王濤話落的時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濤的頭上。

    剎那間,王濤的慘叫一聲,捂著頭倒在了地上,鮮血從他的指縫間,緩緩流出,染紅了他整張臉。

    劇烈的疼痛,使得王濤的臉色都扭曲起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見血了,李軒跟葉天兩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濤嘶吼一聲,“給我弄他!”  轉瞬間,王濤這一組的人,全部都回過神來,有握著拳頭的,有抄起椅子的,開始沖過來。

    我揮舞著椅子,亂砸,滿身煞氣,整個休息室亂成了一鍋粥,霹靂啪啦的打砸聲不絕于耳。

    不過,王濤這一組的人多,我們就只有三個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風,好在,我們這一組的一些兄弟,也陸續過來上班,來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濤等人圍毆我們,全部都紅了眼,大吼道,“臥槽,兄弟們,干死他們。

  ”  頓時,混戰徹底爆發開來,場面變得異常熱鬧,我視線環顧,鎖定了王濤的身子,握著拳頭就沖了過去,砰的一聲,一拳打在了王濤的臉上,“艸你大爺的,敢陷害我。

  ”  我一再忍讓,王濤卻得寸進尺,徹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認準了王濤,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濤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這家伙的身體素質確實強悍,哪怕受了傷,反擊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難分難解,場面混亂,我不知道被誰踹了一腳,跌倒在了地上,王濤趁勢騎在我的身上,揮舞著拳頭,砸我。

    我本能的用雙手護著腦袋,格擋著,可王濤的拳頭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發麻,疼的厲害。

    最后,我抱著王濤,在地上翻滾起來,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這時,一聲嬌喝響起,“都給我住手。

  ”聲音冷冽,卻充滿了威嚴。

    是 陳瑤,她過來了,她站在門口,美眸深冷,俏臉冷峻可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濃濃的不滿。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來,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瑤姐!”  “瑤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聲,我們兩邊的人,很有默契的分開站好。

    “一個個都好樣的,敢在場子里鬧事,還有沒有把場子的規矩放在眼里?”陳瑤的視線掠過在場的眾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帶著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頭,我知道,我又給陳瑤惹麻煩了,哪怕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總歸是發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不敢在這時候觸怒陳瑤,陳瑤點了點頭,怒極反笑道,“剛才不是一個個都很威風,怎么現在都不說話了,說,誰先動的手。

  ”  “瑤姐,是陳陽。

  ”王濤惡人先告狀,指著我,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瑤冷聲開口,“怎么回事?”  “是王濤,他……”我剛想開口解釋,陳瑤卻冷哼了一聲,“閉嘴,我有問你嗎?”  我一陣窒息,心臟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濤則是嘴角微微上揚,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當然全部都是往壞的地方說,說我賭博出千,被抓住了,還動手打人什么的。

    王濤惡狠狠地說道,“瑤姐,像這樣的害群之馬,就不應該留在我們這里。

  ”  我雙拳緊握,心里恨得牙癢癢,陳瑤這時候,淡淡的開口道,“陳陽,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要是真如王濤講的,你自己離開吧!”  “是王濤,是他們故意陷害我。

  ”我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王濤卻冷哼道,“說我們陷害你,證據呢,你拿出證據來啊,你出千,可是當場被我們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撲克牌,這一點,葉天跟李軒都是親眼所見。

  ”  說到最后,王濤看著葉天跟李軒冷笑道,“在瑤姐面前,你們總不會睜眼說瞎話,包庇陳陽吧!”  李軒跟葉天沉默了下來,從我身上搜出撲克牌這是事實,這個我無從抵賴,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王濤得意的笑著,“趕緊收拾東西,滾蛋吧。

  ”  “瑤姐,我相信陳陽是被冤枉的,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是啊,瑤姐,陳陽還是一個新人,還不懂規矩,你就網開一面。

  ”  葉天跟李軒等人,紛紛開口為我求情,王濤則是火上澆油,“剛來,就鬧事,這種人更應該開除!”  我內心苦澀,抬頭看著陳瑤,等待著她的決定,陳瑤俏臉冷峻,冷沉沉的開口道,“規矩就是規矩,容不得別人破壞。

  ”  我心頭慘笑,可是旋即就覺得不對勁起來,陳瑤說話的時候,總是往一邊瞥著,我小時候,就跟陳瑤一起長大,對于她還是很熟悉的。

    這個動作,似乎是在暗示著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順著陳瑤的視線,看了過去,眼前頓時一亮,欣喜的脫口而出道,“瑤姐,我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

  ”  聞言,陳瑤嘴角勾起一抹輕笑,“哦,是嗎?”  王濤等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都被我這一句話,給驚到了……  /瑤姐,這休息室里的監控,應該在正常運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邊上的監控攝像頭,這個角度,正好是對著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陳瑤點了點頭,旋即吩咐葉天去把監控里的視頻記錄給調出來,此時,王濤等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特別是借錢給我的那個青年,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葉天的動作很快,沒過一會兒,就回來了,他用手機錄了下來,當場播放了畫面,從一開始我被王濤等人拉上牌桌開始。

    播放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了那個借錢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時候,將撲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現在證據確鑿,根本無從抵賴!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滾滾落了下來,將目光落在了王濤的身上,開口求助道,/濤哥,你要幫我……/  不等青年把話說完,王濤一個巴掌抽在了對方的臉頰上,惡狠狠地說道,/原來是你小子搞的鬼。

  /  這一幕,讓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沒有想到,王濤居然為了將自己撇清,直接將對方當做替死鬼推了出來。

    /說,為什么要陷害陳陽?/王濤裝模作樣的怒斥著,青年結結巴巴的說,看我不爽,想要給我一個教訓。

    葉天嗤笑一聲,/王濤,做給誰看呢,要是沒有你授意,他敢這么做嗎?/  王濤嘴角肌肉一陣抽搐,并沒有搭理葉天,直接對陳瑤開口道,/瑤姐,你看這事情,怎么辦?要不,我讓他給陳陽道個歉,賠個不是?/  李軒嘟囔著,/道歉有用,還要警察做什么。

  /  /陳陽,你覺得呢,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處理?/陳瑤直接將處置權,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王濤搞的鬼,不過看陳瑤的樣子,是不想追究王濤,畢竟王濤是會所的紅牌,場子還要靠他來賺錢。

   6月14日,數百名 示威者聚集在開羅歌劇院門口, 抗議開羅街頭頻發的 性騷擾和性侵犯。

  這場抗議被命名為“像 埃及女人一樣行走”,由數個反性侵團體共同發起,有許多人以個人名義前往,舉著標語牌爭取 女性的權益,表達對女權運動的支持。

  這次抗議的出席率比預期的低,主要原因是,在飽受爭議的由政府資助的埃及 國家婦女委員會(NCW)宣布參加此次示威后,幾個團體決定退出。

  此次示威的參與者有男性也有女性,有埃及人也有外國人。

  許多人認為,強奸文化的范式轉變需要政府與草根組織的共同努力,他們援引前任臨時總統頒布的新反性 妨害法為進步的表現。

  “新的法律還需要更多的細節,但是它的方向是正確的。

  考慮到現在的情況,它還是過于寬松,我們需要更嚴厲的判決。

  ”集會中的一名抗議者奈文艾爾塔維爾說,他認為,性騷擾、 性侵害與輪奸案件的增長,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埃及社會的動蕩。

  埃及 民眾街頭反性侵 超90%女性曾被騷擾“安保的缺失,教育的缺失是罪魁禍首,“艾爾塔維爾說。

  “我們的國家剛剛歷經動蕩,(性犯罪的普遍)是一系列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不管問題是什么,我們需要想辦法解決并保證以后的情況會改善。

  ”“自上而下的改變是治標措施,自下而上的改變需要民眾的意識變化。

  但是我們不想等那么久了,現在上層必須做出改變,而我們也在從底層作出努力。

  ”另一位示威者奈文艾爾伊布拉西說。

  示威中至少三人被警方拘留。

  兩名男子因為舉著用阿拉伯語寫著“我們不會忘記內政部長的性騷擾”的牌子而被逮捕,令一名男子則因性騷擾示威者而被抓獲。

  潘拉比波與她的朋友們參加了示威。

  潘稱國家婦女委員會是性侵害中的同謀,而她參加示威的目的就是,從密集的警力與婦委會成員受眾手中,重新奪回應屬于民眾的公共空間。

  拉比波認為,婦委會和警方有意忽視了過去發生的性侵害案件,因此在示威中的存在十分諷刺與滑稽。

  埃及民眾街頭反性侵 超90%女性曾被騷擾開羅美國大學任教的新聞學與傳播學教授拉沙阿卜杜拉,則因為埃及婦委會的參與而抵制這場示威。

  “我因為婦委會的參與而退出了(示威)。

  ”阿卜杜拉在郵件中說到,“正是這個委員會的主席,驅逐了歐盟的代表,因為他們對性妨害案件做了匯報;正是這個委員會眼睜睜地看著這種情況發生了這么多年,卻沒有采取任何行動;正是這個委員會忽視了貞操測試與塔利亞等等的十幾起案件;他們只想對著鏡頭,舉著標牌微笑,記錄下來他們與性侵擾斗爭的過程,然后什么實事也不做。

  這就是我退出的原因,我是不會幫他們做這樣的事情的。

  ”卸任前不久,埃及前總統阿德利曼蘇爾決定修訂刑法中的58號條款。

  “性”被定義成了一種犯罪,而對其的懲罰也更加嚴厲。

  新的立法擴大(姐弟亂欲)了“性妨害”的定義范圍,使其包括了口頭或肢體性暗示“信號”的使用。

  埃及的女權組織一直在呼吁有關部門對于泛濫的性妨害現象進行立法懲治。

  在2011年2月11日,埃及民眾在塔利亞廣場慶祝推翻前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時,CBS的記者勞拉羅根遭到了群眾性侵犯。

  自那以后,大型政治示威中的性侵害從未停止過。

  埃及民眾街頭反性侵 超90%女性曾被騷擾聯合國性別平等與婦女賦權實體在2013年4月報道的數據顯示,99.3%的埃及婦女遭受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而96.5%的埃及婦女遭受過性侵害。

  本文來自:埃及日報作者: Aaron T. Rose翻譯:Cherrie 本文來源:網易女人論壇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