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男友逼我偷拍百名浴女臨摹(2/2)



她猶豫了片刻,直到疼痛再次發作,才咬著牙哼道:“行,不過你得先去旁邊的模具那兒,演示一遍給我看。

  ”嘿,終于上鉤了。

  等會兒讓你嘗嘗我的推拿絕活兒,保你終生難忘!不過為了演的更完美,我還是故作尷尬的咳嗽道:“模具在哪兒,我看不見啊。

  ”“哦哦,我領你過去。

  ”她這才堅持著站起 身子,拉著我的衣角去了隔壁 房間

  這間屋子光線非常暗,窗簾拉的很嚴實,房間正中擺著一張精美的按摩床,除此之外,旁邊角落還放著幾套按摩椅之類的物件。

  不過 讓我好奇 的是,那些器具制造的非常人性化,估計是給特殊客戶準備的吧。

  隨后她從櫥柜里拿出了一個硅膠 假人,跟真人幾乎一比一的比例,就連三圍等敏感部位都做的惟妙惟肖的。

  把假人擺放在按摩床上之后,她就拉著我的手,摸上了假人 的胸

  “你手腳輕著點兒啊,這模具可不便宜。

  ”似乎是不放心,她囑咐了一句之后才坐在了一旁,手捂胸口,一眨不眨的盯著我。

  我也沒含糊,裝模作樣的摸準了假人雙肩和胸口范圍后,才開始動手。

  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我必須得裝出個瞎子的模樣。

  不過這假人也做的太逼真了,胸圍飽滿而富有彈性,我緩了緩神才壓下欲火,規規矩矩的找準穴位,逐一按摩。

  這套 手法可是我那瞎子師父的拿手絕活,傳說那老東西就是靠這手,玩了不知多少個 女人

   成姐在旁邊看著我,見我一副認真且熟練的樣子,才及時的制止 了我:“好了,我暫且相信你,不過等會兒你可不要亂摸。

  ”說完,她就開始解胸前的扣子。

  似乎是疼痛加劇,她解得很快,但扯下白大褂時卻又遲疑起來。

  但我可受不了了。

  這女人身材太勁爆了。

  雖然有蕾絲文胸兜著,但那兩只大木瓜似的,大半還露在外面,白的像陶瓷,而且因為堵奶的緣故,數條青筋透了出來。

  腰有點粗,但粗的恰到好處,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肚腩,讓人忍不住想伸過手去。

  再往下,才是重點。

  圓鼓鼓的兩瓣肥臀,圓潤光滑且飽滿,肉嘟嘟的,卻又肥而不膩,而更惹眼的是,她下邊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憐的蕾絲小內褲。

  這……就是傳說中的丁字褲?臥槽,果然悶騷。

  看著微微透明,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區域,我差點兒流鼻血。

  太特么刺激了。

  幸虧昨晚見識了許倩、秀娥的美艷姿色,不然此時還真的控制不住。

  為了不失態,我趕緊收斂色心,淡淡的問道:“可以開始了嗎,成 醫生

  ”“好吧,你來吧。

  ”她嘆了口氣,然后把假人往旁邊推了推,規規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

  這場面叫什么來著?對了,玉體橫陳!瞅著白嫩勁爆的女人橫躺在身前,我的手都有點顫抖。

  “還愣啥,趕緊的。

  ”她不耐煩的催促道。

  “馬上馬上。

  ”我點點頭,隨即把手伸了過去。

  見她還不肯摘下文胸,我不屑的翹起了嘴角:“成醫生,我手法有些特殊,待會你可能會覺得痛癢,請不要亂動。

  ”“哦,我知道了。

  ”成姐說完就趕緊閉上了眼,眉頭緊皺,身子也變得格外僵硬,不知道是疼痛加劇了,還是緊張所致。

  不急,摸著看。

  我耐足了性子,用手指輕輕的點在了她的脖子下邊,見她沒啥反應,才繼續下行。

  或許是因為漲奶,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軟,而且彈性十足,隨著我手指的下壓,顫悠悠的抖了起來。

  真美,光這對兒大家伙就夠玩一年的。

  我嗓子有點干,手下力氣也逐漸大了些。

  成姐皺眉哼了聲,隨后又展開,臉色好了很多。

  見效了。

  手指繼續下行,觸碰到了蕾絲邊緣,我故意頓了頓,“咦,咋還穿著文胸呢,成醫生,這樣下去效果可能會減半。

  ”說著,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輕輕的劃了一下。

  看似隨意的動作,卻有畫龍點睛的妙用,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動作的作用一股腦發揮了出來。

  果然,她身子猛地顫了下,嘶的哼了出聲,又覺得尷尬,趕緊捂上了嘴。

  看著她那臉上浮起了大片紅暈,我心說效果不賴嘛。

  老東西這招技術果然絕了,才剛開始,這女人就有了反應,嘿,接下來好讓人期待啊。

  見她還在猶豫,我趁熱打鐵:“成醫生,您也是醫生,應該知道諱疾忌醫的道理……”“好啦好啦,我脫還不行嘛。

  ”她似乎也放開了,瞪了我一眼之后就開始慢慢的解開了文胸。

  當背帶解開的瞬間,兩只大寶貝徹底失去了束縛,噗啦一下抖了出來,兩只紫紅的葡萄粒上還滲出了白乎乎的液體……這場景,頓時讓我來了反應(辦公室愛愛)。

  不好,里的太近了。

  支起來的褲襠頂上了她的肥臀,想往回撤已經晚了。

  就見她兩腿忽然夾緊,接著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

  我這么大規模的反應,逃是逃不過去了,索性兵行險著,就勢把腰往前一挺,繼續搭在了她身上。

  “你……”她咬起了嘴唇,兩手護在胸前,眼神兒羞澀的在我臉上和身下來回打量著。

  我趕緊拿出裝瞎的本事,直勾勾的望著正前方反問:“咋了成醫生,感覺哪兒不對嘛?”“沒,沒,繼續吧。

  ”她終于放下了戒心,說著把手從胸前拿開,但接下來卻刻意把蠻腰往我這邊湊了湊,讓臀部和我的身子來了個緊密接觸。

  這就開始主動了?我欣喜若狂,立即按原計劃繼續按摩。

  隨著彎腰動作,褲襠進一步在她臀上畫著圓圈,兩手則完全攤開,在她胸前傲挺之處忽輕忽重的摸索起來。

  “嗯……”成姐終于壓抑不住,而且隨著嘴里輕哼,身子開始小幅度扭動,奶水也開始往外滲,不一會兒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濕了。

   “這愿不愿意他都得有份工作,你說他眼睛能恢復,那得什么時候,一年半載還好說,十年八年的,難不成你要養他一輩子?大小伙子的,只是看不見而已,又不是不能自力更生。

  ”  其實葉紫的話沒錯,我雖然眼睛不好使,但也得自己養活自己。

    要是能掙多點錢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擔一下,說不定哪天我能撐起這個家,讓女叟子她們過上好日子呢!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飯,也讓我跟葉紫互相認識了一下。

    葉紫這個女人我之前聽女叟子提起過,她是我女叟子的閨蜜離過一次婚,典型的單身富婆,只不過她比一般的富婆更優質。

    女叟子說她要在這住幾天,我倒無所謂。

    只不過我沒想到她這人竟這么隨意,直接穿著一件吊帶絲綢睡裙就出來吃飯,一頭大波浪的秀發別到一邊,修白的大腿從齊膝的下擺露了出來。

    她坐在我對面,這時我才發現她眼角有顆紅痣,這樣的女人既聰明又風馬蚤多情。

    但不得不說,葉紫確實很有魅力,跟女叟子這種柔順溫婉型截然不同,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十足的女人味。

    她夾了一根烤腸,嫵媚朝我 笑了笑,“ 蘇瑤,你們家的腸都這么大?”  我臉上一熱,這個暗示我怎會聽不明白,但女叟子似乎沒聽懂她的意思,“大嗎?還行吧,你可以切小塊吃。

  ”  “我比較喜歡整根咬。

  ”  說著媚眼帶笑瞥了我一眼,隨即紅唇輕咬,不料烤腸里的醬汁濺了出來,沾到她臉上。

    她用拇指擦掉,便伸出舌尖舌忝了舌忝拇指,一時間我看愣了,比起面前的美食,她給我的感覺更秀色可餐。

    葉紫抬眼看向我,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用餐,她開口道,“正帥哥,有沒有興趣來我店里工作,工資高,而且……”  她用腳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一副意味深長的模樣,“待遇福利好。

  ”  “什么工作適合我這樣的人。

  ”她的腳很滑,撩得我心癢癢的。

    “催乳師。

  ”她輕笑道。

    我佯裝一臉驚訝,“我一個男的還能當催乳師?”  “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看不見,客人又不介意當然可以,我那里正缺你這樣的帥小伙,而且……”  她 媚眼如絲看著我,突然用腳尖輕碰一下我那里,“只要你過來,我親自手把手 教你

  ”  我喉嚨發緊,這女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女叟子見我半天沒說話,以為我不愿意,便說道:“葉紫,他可能不喜歡這種工作。

  ”  “哎呀,那太可惜了,你小叔子資質這么優秀,本來我打算給他開底薪一萬的,努力點加上提成一個月好歹有個兩三萬。

  ”葉紫一臉惋惜道。

    “我干。

  ”薪資這么豐厚,說不動心是假的,而且我現在缺錢,便毫不猶豫答應了。

    “好。

  ”葉紫嘴角上揚,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  葉紫讓我一個星期后再上崗,而這個星期內她都會對我進行培訓。

    晚上,女叟子端著一杯女乃送到房間給我,卻沒有立刻走,站在我面前一副谷欠言又止的模樣。

    “女叟子,還有什么事嗎?”我問道。

    女叟子穿的睡衣有點透明,美妙豐盈的身體被睡衣朦朧地遮蓋著,風景若隱若現,讓我移不開眼。

    女叟子吶吶開口道,“阿正,其實你不用勉強自己,我聽葉紫說那工作挺辛苦的。

  ”  摸月匈還辛苦?催乳師應該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吧。

    “沒事。

  ”我一臉輕松道,“這份工作挺好的,而且我不想一天到晚閑在家里,再說了,女叟子一個人養家也不容易。

  ”  一提到這,女叟子臉上添了一份惆悵,隨即讓我早些休息就回房了。

    我正在喝女乃,葉紫突然走了進來。

    “你女叟子的女乃好喝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嘴里的一口女乃飆了出來,卻惹得她眉開眼笑。

  這一笑百媚,嗔怪的話頓時說不出口,我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是 牛女乃

  ”  “我剛剛看見蘇瑤擠了女乃,就端進你房間了。

  ”  她見我一臉緊張,便笑了笑,“蘇瑤不知道聽誰說喝人女乃可以治療眼疾,就把自己的女乃擠給你喝了。

  ”  “哦,是嗎?”我有些慌,試圖辯解道,“女叟子說了這是牛女乃,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復。

  ”  “騙子。

  ”葉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過我嘴角的女乃漬,放進口中,隨即在我耳邊呵氣道,“牛女乃跟人女乃味道能一樣嗎,裝傻充愣的小騙子。

  ”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牽到床邊,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將它放到她的綿車欠處,紅唇輕啟道,“來,我們開始吧。

  ”  “你,你要干什么?”我臉上一熱,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葉紫湊了過來,揶揄道,“怎么,你還害羞呀。

  ”  兩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紅痣仿佛能攝魂勾魄,迷人的體香縈繞鼻尖,妖嬈的身姿更是惹得我渾身一緊。

    這女人簡直就是妖精!  “太…突然了,有點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為是緊張還是興奮,我說話竟有些口齒不伶俐。

    她笑了笑,“習慣就好。

  ”  說著便平躺了下來,拉著我的手按了上去,“記住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順乳腺管縱向來回按摩。

  ”  我按照她所說的方式,開始給她進行按摩,我雙手不禁微微顫抖,那細膩柔車欠的彈性,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嗯——”葉紫嚶嚀了一聲,舒服地瞇了瞇眼,“位置找得挺準的,就是力氣小了點。

  ”  如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她隨即回應了起來“啊——這個力道正好,嗯——對,就是這樣,嗯——。

  ”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故意的發出那種聲音,害得我一身燥熱,下面更是難受的厲害。

    簡直就是折磨!  我停了下來,轉身尷尬咳了一聲道,“葉姐,你能不能別發出那種聲音啊。

  ”  “不能。

  ”葉紫繞到我面前, 媚眼如絲地瞥了我那里一眼,調侃道:  “原來小家伙都變成大家伙了,定力還是差了點,憋著你也難受,要不要我幫你?”說著便步步逼近。

  “別,葉姐。

  ”話音一落,我整個人被推倒在床上,葉紫便攀附上來,邪魅地笑了笑,“別什么別呀,你不是難受嗎,我可以幫你呀。

  ”我撐起身子一看,才見識到什么叫香艷絕倫。

    只見她伏低著身子,紅唇輕啟,咬住了拉鏈,輕輕往下一拉。

    褲鏈被拉開了!  “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問,眼睛始終無神地看著她,這種關頭不能露餡,否則功虧一簣。

    “幫你呀——”她的聲音都變得更撩人了。

    我渾身躁熱得不行,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媽的,這女人真是要命!不辦了她,簡直對不起她了!就在她解開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將她扯了上來,翻身 把她壓在了身下。

  葉紫笑得花枝亂顫,媚眼如絲。

    突然我猛地警醒過來,我要真辦了她,她跟女叟子一說,那我在女叟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豈不是全毀了,這可不行,我趕緊把她推開了。

    “都這樣了,你還真能忍。

  ”葉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來,“算你通過考驗了,明天開始進入正式培訓。

  ”  我趕緊起身,有點不明所以,“什么考驗?”  “男人當催乳師首備的一點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谷欠望,你沒有讓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這種人才。

  ”葉紫道。

    我感覺自己被耍了,沒好氣道,“那要是剛才我經不住 讠秀.惑呢?”  “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唄,不過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會失去這份工作,畢竟,這崗位招人得嚴格。

  ”  好險!我松了口氣,還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點丟了一份高薪工作。

    葉紫突然向我湊近,用指尖輕輕滑過我的臉頰,“剛剛教你的學會了沒?嗯?”  兩人近在咫尺,嘴唇幾乎都能親上了。

    媽蛋,這女人凈挑事,簡直就是妖精!  要不是看在女叟子面子上,我早就把她推倒了。

    “沒呢,要不再來一次,我肯定能學會。

  ”我故意說道,想多揩點油。

    葉紫忽然嫵媚一笑,“那今晚別睡太早,晚上十點記得來你女叟子房間,有福利喲——”  十點有福利?  葉紫撩得我一身火便離開了,我惦記著她剛剛的話,到底是什么福利,激動得想睡也睡不著。

    左等右等,終于到了十點,我悄悄走到女叟子房間門口,突然聽到房間里傳出時斷時續的輕哼聲,還有葉紫那個女人的笑聲。

  (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我滴天,這是在干什么?難道這就是她說的福利?  我腦海中禁不住有些浮想聯翩,發了瘋般想看,可門關得死死的,讓我像被貓爪子撓一樣難受。

    突然我想起一個事,趕忙跑回自己房間。

    以前我無意間發現,在靠床墻上掛著一張風景畫,畫后面有一個小洞,剛好可以看到女叟子房間!  頃刻間我腦海中的邪念越來越強烈了!  我把畫拿了下來,露出一個小洞,女叟子房間的低喘聲立馬傳了過來,我狠咽了口唾沫,睜大眼湊了上去,頓時看到了無比香艷刺激的畫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