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打我打我屁股/為什么女做完愛后腿軟



牛子槊一下子拿出這么多錢來, 張勝男先是驚詫,而后便是極力推辭。

  牛子槊惱了,氣昂昂把錢往桌上一摔,硬邦邦撂了一句話:“收下,不然我再不認識你這個姐了。

  ”這句 男人氣十足的話真把張勝男鎮住了。

  她不由眼圈一紅,默默收起了錢。

  “這就對了!”牛子槊笑了,捏著張勝男的胳膊 說道:“張勝男姐,沒有你,牛子槊早隨親娘一起去了。

  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張勝男眼中的熱淚嘩嘩得淌了下來。

  “我走了!”牛子槊起身便走,他知道張勝男心里高興,自己再呆下去她又要張羅著給自己做飯,又是沒完沒了的噓寒問暖。

  活了十七年,今天自個兒總算做了一件男人該做的事。

  從今而后,自己也算是個男人了,再不能讓張勝男把自己還當成小毛孩子。

  自己要像男人一樣擔起張勝男和她的這個家。

  因此說走便走,這就是男子漢的脾性。

  出租車還在外面等著,他對跟在后面抹眼淚的張勝男似模似樣地揮揮手,然后鉆進車里向桃樹坪駛去。

  蓮花埠是鄉政府所在地,縣上的公路只通到這里,再往山里走,路逐漸變得崎嶇起來。

  順著山間彎彎曲曲的土路,出租車屁股后面拖起漫天的灰塵,艱難的開進了桃樹坪村。

  這是桃樹坪村歷史上車第一次出現小臥車。

  于是雞飛狗跳烏煙瘴氣,嘎小子們跟在車后面一路追著看稀奇。

  車到二寶家門口,他讓司機停了下來,給了司機八百塊車錢,然后漫不經心地向司機要了一張名片,“今后到省城我用車就找你。

  ”“行行行。

  ”司機見錢眼開,當時便點頭哈腰道:“哥們兒,今后但凡你到省城,在市內跑我不收你的錢,只收長途費。

  ”“好!就這么著。

  ”牛子槊學著城里人的樣子,伸出手和司機握了握,轉身便下了車。

  短短十幾天功夫,牛子槊兩進省城,經歷了翻臉不認人的吳芷君、唯利是圖的長途車老板、苦難的張勝男、爾虞我詐的花市奸商,其間的感覺直可用刻骨銘心來形容。

  正是因為如此,他臉上的稚氣也在短短的十來天當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代之而來的是一種堪破世情的淡然。

  淡然可以使人超然,淡然也可以使人顯得痞里痞氣,牛子槊即屬后者。

  走進二寶家,在 潘巧云妖妖的笑容里,他痞里痞氣說道:“給我倒杯水。

  ”“哦,我這就去!”老于世故的潘巧云也察覺出牛子槊身上的變化,來不及細想便扭著翹翹的屁股進屋里張羅去了。

  牛子槊則大模大樣的一屁股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閉起眼睛養神。

  李昭鳳聞聲從臥房里走了出來,看見牛子槊躺在那里,立時又驚又喜,扭著腰肢走過來用手在他臉蛋上捏了一把,低聲調笑道:“哎唷……好我的親,這些天跑那里去了?想死嫂子了!”“是嗎?”他微微睜開眼睛,順手亂摸一氣,然后拍著她的屁股懶洋洋問:“洗干凈了沒有?”“呸……”李昭鳳媚著桃花眼佯啐了他一口,“幾天不見,你的臉皮怎變得這么厚?院子當間兒就伸手亂摸,讓我婆婆看見了多難為情?”“嘿嘿,都不是外人。

  ”“呸呸呸……不要臉!”李昭鳳的臉更紅了,“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嘿嘿,你是說這種事情只能做而不能說?”“那當然。

  ”“是嗎?”牛子槊站起身來,抓著李昭鳳的手放在自己丹田下方輕輕摩挲了幾下,嘴里慢悠悠說:“那就做唄。

  ”“你瘋了?”李昭鳳見他在院子里便打算解褲帶脫褲子,嚇得急忙推了他一把:“進屋去,我去把院門關上。

  ”這時,潘巧云端了一杯茶風擺揚柳一樣飄了過來,秋波如水面含春意。

  接過茶,牛子槊順手在她高聳上捏了一把,指著李昭鳳的背影說道:“你妹妹已經急不可耐了,你怎么樣?”潘巧云半邊身子頓時醉了一樣麻酥酥的,她面紅如火地嗔了他一眼:“你昏頭了不成?昭鳳是我的兒媳婦。

  ”他一口氣喝完杯中水,抹了抹嘴上的水,說道:“在我這里你倆就是姊妹。

  ”“呸……”三人剛進屋,還沒來得及同樂,卻聽到有人在院外拼命拍打院門,伴隨著拍打聲,有人高聲在外面喊道:“牡丹娘娘,縣里來人了,要見牛子槊。

  ”牛子槊眉頭一皺,“我進來的時候,李大嘴的婆娘就在你家門口站著,估計是她。

  ”既然有人看見我進了二寶家,躲著不見反而不好。

  牛子槊笑了,沖潘巧云道:“你先答應一聲,然后穿好衣服去開門,就說我來給二寶爹扎針哩。

  ”潘巧云手忙腳亂地起身穿好衣服,靸著鞋啪嗒吧嗒出去開門了。

  牛子槊深深吸了一口氣收拾了一下心情和表情,順手帶上臥房門,然后邁著八字步不慌不忙走到院子里。

  院門開了,大嘴婆娘領著一男一女兩個人走了進來,兩 男女穿著很時髦洋氣,一看就是城里人。

  一男一女都是青羊縣電視臺 記者,肩上扛著長槍短炮,是來 采訪牛子槊的。

  牛子槊感到很意外,莫名其妙道:“采訪我干甚?” 女記者笑魘如花,“你在長途車上智勇雙全見義勇為,為我縣公安局破獲蛇老三搶劫團伙立下了大功,受縣委宣傳部委托,我們專門來采訪你。

  ”牛子槊頓時苦笑不得,擺擺手疲里疲沓說道:“算了算了,我當時也是不得已之舉,根本談不上見義勇為,你們饒了我吧!”“牛子槊同志,請你嚴肅點好不好?”男記者很嚴肅,端著架子帶著訓斥的腔調說道:“經縣委研究決定,準備把你樹為新時期見義勇為典型,并準備往省里報,這是一個很嚴肅的政治任務,你必須配合我們。

  ”面對一個鄉下土包子,作為縣里派來的干部,那種感覺不亞于手握尚方寶劍、口含天憲的欽差大臣到地方體察民情。

  男記者本能地帶有一點居高臨下的感覺,話里話外便有一種命令和施舍的意味,似乎他自己就是縣委書記大人。

  他的這副嘴臉讓牛子槊不由想起了吳芷君那種頤指氣使盛氣凌人的模樣,牛子槊心里直犯隔應。

  他收起了臉上淡淡的笑意,懶洋洋說道:“是嗎?”說著一屁股坐到了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滿不在乎的翹起了二郎腿。

  男記者似乎是那種一腳踩住剎車一腳猛轟油門的傻冒,他居然沒看出來牛子槊臉上不悅的表情,或許他壓根就不在乎這個鄉下小土包子的表情。

  于是他還在那兒繼續擺譜充大、趾高氣揚,一張小白臉板得如同一片新嶄嶄的尿衸子,用一副頗不耐煩的樣子對牛子槊簡短說道:“這是縣委的指示。

  ”“這好辦。

  ”牛子槊轉過去看了一眼潘巧云,然后回過頭來輕描淡寫地對男記者說:“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給縣委交差了。

  ”這句看似輕描淡寫、淡得不能再淡的淡話說得很絕很干凈,根本沒有一絲拖泥帶水的意思。

  此言一出,似乎一枚重磅炸彈在男記者的頭頂爆炸,男記者登時面如豬肝尷尬萬分,如同一條黑毛壯漢被一個黃毛小丫頭活活按進了馬桶里。

  在他的記者生涯中,也許從未碰到過這種場面,何況對方是一個他認為從未見過世面的山村小毛孩。

  他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他怎么會有那些明星大腕的脾性!“這個……這怎么行……”男記者吭哧了半天,竟不知如何應對是好。

  在他的印象里,從來就沒有過如此尷尬的情形,山區縣城那點可笑的優越感把他寵壞了。

  牛子槊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他氣定神閑得端起茶杯吹去表面的浮沫,輕輕地啜了一小口茶水,對著腦袋已經勾到胸前的男記者說道:“對不起,我還要給病人治病哩,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好吧?”這話聽起來輕飄飄的,實際上是下逐客令呢。

  說這話時,牛子槊用眼睛瞟了一眼旁邊的漂亮女記者,發現她正捂著嘴巴竊笑不已,一雙妙目還饒有興趣地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

  嗯,此人不錯!牛子槊彎起嘴角對她做了個調皮的笑紋。

  短短兩個回合下來,潘巧云便覺得牛子槊很有派頭。

  你看他瞇著眼睛漫不經心的樣子,一句“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便把那個趾高氣揚的記者撅得面紅耳赤無所適從。

  而他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真是要多牛有多牛!這還是那個愣頭愣腦冒冒失失的小毛孩嗎?分明就是個吐口唾沫砸個坑的男子漢大老爺們兒。

  桃樹坪比牛子槊高一頭大一膀的男人多了,他們誰敢對縣里來的干部這樣說話?打死他們也不敢!青羊是個山區窮縣,一無資源優勢二非商業中心三缺科技力量,唯一的優勢便是離省城近點。

  但是,靠著省城這棵大樹反被大樹遮住了太陽汲走了養分,當地的經濟文化重心全都偏移到省城去了。

  這次立典型樹榜樣行動是青羊縣委縣政府的一項政治舉措,被當作一件政績工程來抓的大事,他們力圖借此機會大造輿論借勢造勢,硬件不行靠軟件,多少可以把省上的眼球吸引過來一些,讓青羊在全省幾十個縣面前也成為一次亮點。

  牛子槊并不知道這些,但他從小便跟著師傅學會了淡泊。

  淡泊能讓人知道什么時候該舍棄什么,淡泊可以使人大氣,于是淡泊便可以讓你居高臨下。

  例如,你再有錢 老子不低頭哈腰向你去借,你鳥我的毛哇?你再有權老子不求你辦事等于你沒任何權利,你憑啥在老子跟前擺架口?老子大可不必尿你!同理:我既不想當典型,別說你只是區區一個記者,你就是縣委書記來了又有什么值得裝腔作勢的呢?玩你檔里的倆黑蛋去吧!古人云:無欲則剛。

  說的其實就是這么個理兒。

  盡管牛子槊已經下了逐客令,盡管男記者被這個年齡不大的鄉下土老冒撅得心里直流血,但他絕不敢轉身便走。

  他比誰都清楚,這是政治任務,宣傳部劉部長明天一大早要在辦公室等著看他倆的采訪剪輯片哩!況且來采訪的并不只有自己這一路記者,縣里其他媒體的記者也都開始行動了,緊接著就是省上的記者大軍,都在搶頭條新聞哩。

  作為縣里唯一的電視臺,是縣上弘揚主旋律的主陣地,自己又是奉命而為,要是自己拖了后腿砸了鍋那可真要吃不了得兜著走了。

  于是,他蒼白著臉看了一眼女記者,示意她出來說話。

  女記者淡淡一笑,走過去附在牛子槊耳邊悄悄說道:“見義勇為是有獎金的,最保守也有一萬塊,你考慮考慮。

  ”牛子槊立時來了精神,瞪大眼睛問道:“真的?”女記者點點頭。

  牛子槊略一沉吟,便笑呵呵說:“好吧,我就試試,不過……”說到這里,他對女記者擺擺手,女記者便附耳過來,牛子槊悄悄對她說:“能不能讓那個跟你一塊來的混球一邊涼快去,他那個白腦殼讓人瞧見瘆得慌!”哈哈哈……女記者頓時笑得前仰后合風擺揚柳,好半天才制住了笑意,悄悄說道:“那不行,他是攝像、我是主持人,我倆分工協作,一個人干不了。

  ”“好吧。

  ”牛子槊一拍桌子,眼睛一閃一閃道:“看在記者姐姐的芳容上,我認了。

  ”故意把“面子”說成“芳容”,不動聲色便夸了女記者的美貌,篡改地恰到好處而且一點也不顯(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得輕浮。

  女記者不由詫異的多看了他兩眼,忽然又想起他發明的“白腦殼”一詞。

  罵人不帶臟字,簡直損到家了!她不禁又抱著肚子爆笑了一番。

  見他和女記者咬著耳朵卿卿喁喁有說有笑的樣子,潘巧云醋意頓起,剛剛在心里建立起來的關于他的高大形象瞬間便坍塌了,她撇了撇嘴,不屑的嘀咕道:“什么男子漢大丈夫?狗屁!分明就是個看見女人便邁不動蹄子的騷狗子。

  ”眼前的一切極具諷刺意味,男記者在一邊不安而委屈地扭動著身子,仿佛身上的某個地方揉進了一個仙人球。

  盡管牛子槊從來沒有面對過鏡頭,然而淡泊讓他有恃無恐,面對攝像機他侃侃而談。

  但是,采訪進行得卻并不十分順利。

  他沒有上過學,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所有的知識都來源于清虛。

  說白了,他是現代社會中唯一的一個道觀私塾畢業生,他的大腦數據庫里多是一些歷史的或是純本能的“糟粕”,而現實的東西卻知之不多。

  于是,當那位裊裊娜娜的女記者問起他見義勇為的動機時,他便笑了起來。

  “動機?”他的腦袋搖得撥浪鼓似的,“沒什么動機,我怕他們搶劫我,就信口胡說,沒想到歪打正著、他們還真信了我的話,就這么簡單。

  ”女記者啟發道:“除了這種本能的反應,你還讓他們歸還了被搶乘客的錢財,這說明你知道關心別人、愛護別人,你可以從這一層面切入。

  ”“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要從高尚這一層意思來說?”牛子槊反應很快。

  “對。

  ”老子壓根就沒高尚過!牛子槊有點臉紅。

  于是很不自然地說:“夫子說:人之初、性本善,以仁愛之心待人。

  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我才讓他們歸還了乘客的錢財。

  ”女記者擺擺手,“不是……不是……”“哦,生我所欲也、義我所欲也,兩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牛子槊有點亂,“道之所在,義之所趨。

  ”女記者搖搖頭。

  牛子槊恍然大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女記者依然搖頭。

  牛子槊絞盡腦汁慷慨激昂道:“好狗護三鄰、好漢護三村。

  ”他一會兒文縐縐得像個三家村的酸腐老冬烘,一會又粗俗得像個地道的山野村夫,始終上不了道兒。

  女記者有點無奈,于是讓男記者先停了攝像。

  文字媒體采訪可以只采訪個大概意思,回去后記者再對文字進行二次加工。

  電視采訪卻不行,被采訪者要直接面對鏡頭說話,實際上就是直接面對觀眾,攝像資料雖然可進行后期制作和加工,但被采訪者的表情和口型卻做不了假;最要命的是現在觀眾很苛刻、眼睛很毒,畫面上稍有瑕疵便能看出破綻露了餡。

  女記者嘆了口氣。

  問道:“雷鋒,知道嗎?”“知道。

  ”他點點頭,“他是雷家廟人,上月我還給他正過骨扎過針,估計現在已經能下地干活了。

  ”女記者頓時哭笑不得,急忙打斷了他,“我們今天要說的是,在你成長的過程中、在你上學過程中,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事 對你影響最大?從而使你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我沒上過學。

  ”他回答得很干脆。

  “在我成長過程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我師傅。

  ”“你師傅?他是干什么的?”“道士。

  ”“你也是道士?”“是,也不是。

  ”兩個記者頓時面面相覷,女記者不死心,繼續啟發道:“那么,你們桃樹坪的領導班子平時對你非常關心是吧?”“我在山上的青云觀住,嚴格說我不是桃樹坪村人,我沒有戶口、沒有土地,領導根本不嘞我。

  ”此時,院子外面圍了不少人看西洋景,指指點點嘰嘰喳喳。

  女記者反應很快,這樣繼續下去不但采訪不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反而會在老百姓中造成不好的影響。

  于是她提議道:“我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嗎?”自己絞盡腦汁卻半天說不到點子上,牛子槊已經感到索然無味了,但看在女記者的“芳容”及一萬元獎金上,他還是勉強答應了。

  青云觀是典型的磚石土木結構,屋舍飛檐翹脊、鉤心斗角,院里一碼子水磨青磚鋪地,打掃的干干凈凈纖塵不染,但見古木森森、藤蘿如蓋,輕風習來,令人暑氣頓消。

  清遠觀一連三進院子,前院為道場,中院住人,后院是花園之所在。

  牛子槊直接領著兩人進了后花園,那里有現成的藤椅石幾可供人小憩。

  石幾旁是一小塊方塘,塘水清徹見底,里面水草裊裊,苔滑石涼,十幾尾錦鯉恬然其中。

  岸邊遍植藤蘿修竹奇花異草,其中許多都是藥花兩全的植物,其中最壯觀的還是蘭圃中那幾百盆搖曳多姿,活色生香的蘭花了。

  躺在椅子上可以看到院外青云瀑布飛流直下,一時間,花香、水氣、鳥鳴、瀑聲一齊營造出一種令人陶醉的寧靜氛圍。

  女記者頭枕椅背仰面看著天上緩緩而過的白云,不禁一聲輕嘆:“好地方!到了這里,忽然感覺時間停止了。

  ”“好地方!”男記者搖頭晃腦道:“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樂而忘返。

  ”牛子槊沏了兩杯茶過來,正好聽見他這句話,不禁撲哧笑了起來。

  這么長時間過去了,剛才兩人間的不愉快早已煙消云散,上山時兩人便已經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笑什么?”男記者不解。

  牛子槊放下茶,坐在旁邊的藤椅上,懶洋洋說道:“不能說,一說就是錯。

  ”“嗯?”女記者露出頗感興趣的神色來。

  “愿聞其詳。

  ” 網友信件:在大學的時候沒有談戀愛,一直沒遇見適合自己的,再就是怕浪費時間和 感情,到最后兩個人走不到一起。

  但是,我畢業工作后,父母就催著要我找個知冷知熱的男朋友。

  每天忙碌于工作,哪有時間出去搜尋男朋友。

  于是,我每天游離在(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網上。

  一次,加了個一個叫陽陽的男孩為好友,兩個談的很投機,感覺他還不錯。

  在網上聊了兩個月后,我們決定 見面,沒見面的時候就擔心他是不是長得不好看,會不會年齡大,會不會是個騙子,見面后,發現人雖然不是特別的帥,但很有男人氣質,和我在一起時,很有紳士風度,每次都主動給我加菜、拉椅子。

  最 令我刮目相看的是,他燒得一手好菜,為人不浮躁。

  在那之后就確定了關系,相處了半年之久都沒有 沖破最后的 底線,最多就會說文藝下、抱一下。

  但是在他生日那天,我們超越了底線。

  那天我早早的請假來陪他過生日,他很感動,親自下廚為我做了一桌子愛吃的菜。

  我們享受了一次浪漫的燭光晚餐,從不喝酒的我,竟然也喝了兩杯紅酒。

  陽陽抱著我說,你小臉紅紅的真好看,他的目光令我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唇靠過來,我紅著臉接受,親到激情的時候,我們兩人都像要燃燒。

  他把衣服脫了,于是就脫我的衣服,開始的時候,我有點反抗,后來就忍受不了他的吻,主動放棄了。

  可能我們兩個都是第一次的原因吧,他很緊張,我也很緊張,特別是他進入我的身體時,那種刺痛令我一生難忘,我哭了,他更加無措,沒有成功。

   男友以生日名義沖破男女底線 我 好困擾在別人眼中,第一次都是很幸福的,但是我的第一次只有痛楚。

  之后,我們約會時,他怎么親我、摸我都可以,但我不允許他再進入我的身體,因為我好害怕。

  他給我解釋了很多,也給我很多時間來平靜,但我依然不能想通。

  最近,他因為我一直不讓他碰我,生氣了,并且好多天都沒有來找我了,我有點慌,現在怎么辦?禁忌者回復:既然守不住自己的貞操就別一直假裝矜持,否則你從一開始就別接受他身體上的要求,接受就代表你認可了這個人。

  至于你不想再次讓他進入你的身體,無法是你對性知識的匱乏,你對戀愛的茫然,你不知道該怎么做才是正確是,但是你知道自己不能再次犯錯,你把第一次當成了人生重大的課題,就此止步不前。

  你首要從認清這段戀情,相愛的兩個人有肌膚之親是正常的,你必覺得羞愧甚至是自責,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婚前性行為也有一定的進步意義,至少能讓你體會到這個男人婚前有沒有生理障礙,至少你可以了解你們的男女關系是否和諧。

  男友以生日名義沖破男女底線 我好困擾你所說的慌,實際上是怕感情會有一天破裂,是覺得自己的一次不自重會導致今后的感情或者婚姻遭到打擊。

  你在心里上給自己的負擔太重了,這會對你的感情產生阻礙,雖然你比較保守,但愛的時候要適當學會體貼對方。

  即使你們將來分手了,你的身體也沒有白付出,因為你在感情上學會了如何辨識對方,也在感情中慢慢成長,這對你的婚姻也是順風順水又順情的事兒。

  延伸閱讀:放肆愛吧,那有什么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