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樓梯走一步插一下|讓我進去你就不難受了



林凡才發覺自己的錯誤,媽的,都被網上的段子帶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從嚴,坦白從寬。

  ” 張強可笑不出來,繼續裝傻,“林凡,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聽不懂? 打人的時候,你可堅決的很不是?”“誰打人了?你別血口噴人!有證據嗎?沒有證據,你憑什么說我打人?”張強矢口否認,沒有證據,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個證據,可是只能算人證,沒有物證,一樣抓不了他,反正現場也沒有監控。

  他以為眾人會慌張,會憤怒,可是卻出奇地安靜,所有人都 看著他,像看一個小丑一樣,看著他表演。

  他敏銳地察覺到情況不對,可是他也沒有辦法。

  只能靜觀其變。

   李香蘭冷笑一聲,“你想要證據是吧?”隨后朝著鮑偉點點頭,鮑偉大手一揮,“帶上來!”人群后三個人被押了上來。

  二狗,陳六,還有呂牛。

  看到這三人,張強臉一陣青一陣白,沒有主動說話。

  “張強,很驚訝吧?”林凡把張強的表情盡收眼底,也不叫村長了,該攤牌了。

  張強轉了轉眼珠子,驚訝地 說道,“林凡!是他們打了你是不是?”這拙劣的表演,讓呂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長,我們已經供了…”張強心中大駭,但還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關我什么事?!”“張強,都這時候了,還要狡辯嗎?”李香蘭看著張強近乎癲狂的樣子搖頭。

  “那只是他們的一面之詞!他們想陷害我,對!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沒有給你發補助金!肯定是你!”張強沖過去抓住二狗的衣領,眼睛變得血紅。

  黃二狗可憐地搖搖頭,他是已經招了,甚至沒讓李香蘭他們費多少勁,他早就不想給張強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著那點補貼,他早就打爆他的頭了。

  猛地甩開張強,不再說話。

  林凡看著發狂的張強搖搖頭,“張強,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好,要證據是吧,拿上來!”林凡大吼一聲,差點沒把張強嚇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來一根木棒子,上頭還有著血跡。

  丟在張強的身前,“認得它嗎?”張強當然記得,這是當時他氣不過,從呂牛手中拿過的棒子就是這根!其實,呂牛已經藏的非常深了,挖了個坑給它埋著,再精心偽裝,沒想到(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來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夠透視,估計說什么也不會聽張強的了!臉色變得煞白,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張強。

  ”林凡憤怒地說道。

  他憋了很久了,雖然以前和張強有矛盾,但是那些 事情并不大,這次的事,林凡想過張強會報復他,卻沒想到他居然下手這么狠,要不是李香蘭及時給他送到城里的醫院,他已經去見閻王爺了!張強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惱,一腳蹦在他的頭上!李香蘭連忙拉住他,張強已經認罪了,蹲號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顧”他一下,讓他這輩子都翻不了身!給鮑偉使了個眼神,鮑偉心神領會,叫人把張強還有幾個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氣,事情總算是完結了,雖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索性身體沒有留下后遺癥,就還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將沒人再阻攔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張強在村子里的名聲著實不好,張強倒了,大部分村民還是非常開心的,他們已經忍受他的剝削好一段時間了。

  有人歡喜有人愁,部分村民還是不開心的。

  他們都是和張強有著利益上的溝通,張強倒了,意味著他們的利益也隨之沒了。

  按理說,張強被抓,李香蘭應該開心才對,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蘭的情緒就一直非常低迷,這低迷已經不是因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經常獨自一人坐在山頭上看著日落,林凡也不多問,也沒有辦法多問,既然決定不再和李香蘭有糾葛,有些事還是不要過問的好。

  然而,盡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機會,還是讓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對李香蘭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決了,終于拔掉了張強這顆毒瘤。

  可是李香蘭怎么也開心不起來。

  這次呼叫 李陽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價,但是,她沒有絲毫猶豫,先不說與林凡的各種糾葛,光一條人命,也值得她這么做。

  在醫院的時候,李香蘭就已經和父親達成了新的協議。

  “喂,爸…”“蘭蘭,你可想清楚了,我不會無條件幫你的,別說爸爸不愛你。

  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頭爛額。

  ”李陽沉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

  ”那時的李香蘭才不會想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還有想把張強繩之以法的心。

  李陽沉默了一下,“蘭蘭,能告訴我是誰讓你這么上心?”“一個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蘭淡淡地說道。

  “普通的?”李陽明顯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兒,如此大動干戈,肯定是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樸的農村小伙,為了幫我才受了重傷的。

  ”這倒是事實。

  “好吧,那先這樣吧。

  再聯系。

  ”李香蘭嘆了口氣,心里五味雜陳,不過并不后悔。

  所以一連幾天,她才無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親會提出什么條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時間,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

  晚飯過后,李香蘭終于還是接到了父親噩夢一般的電話。

  “喂。

  ”“蘭蘭,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你在 靈水村的時間縮短到半年。

  ”李陽在電話那頭說道。

  “半年!?”李香蘭驚呼出聲,半年時間,這代價也太大了。

  本來就非常難完成任務,結果這直接縮短了半年,剩下的時間連游山玩水都不夠,還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風吧。

  隨后壓低音量,“爸,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不過分吧,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陽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邊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緊抓緊時間。

  ”聞言,李香蘭黑了臉,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聯姻的對象,沒想到他們這么早就開始施壓了。

  “爸,你真的愿意犧牲我的終身幸福嗎?”李香蘭顫聲說道。

  “什么叫犧牲?江帆那孩子我看著長大的,長得帥,人品好,家里條件又好,怎么就犧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會幸福的!”這話李香蘭已經聽了幾百遍了,帶著憤怒的語氣開口,“你看我姐她快樂嗎?”“胡鬧!那是她自己的問題!”“是!什么問題都是她的!你和我媽從來沒有問題!”李香蘭近乎吼了出來。

  也不等李陽說話,直接掛了電話。

  雙眼無神地看著天上的月亮。

  李香蘭沒有注意到,在轉角處,林凡正披著毛巾,拿著牙刷,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李香蘭的說的話一字不落地落進的耳朵,在耳邊回響。

  “犧牲幸福”嗎…林凡眨了眨眼睛,看來李香蘭這次為了自己出頭付出了他難以想象的代價了。

  可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她到底經歷了些什么,為什么要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決定找她談一談!不能讓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爛漫的笑容和樂觀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陣的心痛。

  并且,這種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們需要談談。

  ”眼看李香蘭就要出門,林凡攔在了她。

  李香蘭身體頓了一下,“談什么?”林凡抿嘴,“談,該談的事情。

  ”李香蘭輕輕地嘆了口氣,點點了頭。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況。

  ”林凡開口了。

  李香蘭看著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驚,“你,都聽到了?”林凡點頭,“ 對不起,不小心的。

  ”“沒事,怪丟人的而已。

  ”林凡不說話,等著李香蘭繼續說。

  “家里逼我和市長的兒子結婚,我只是一個政治婚姻的犧牲品罷了。

  ”李香蘭自嘲地說著,“我不想成為我姐姐那樣,成為一具行尸走肉,毫無幸福可言。

  ”林凡凜然,看來李香蘭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關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賭約,我主動來到靈水村,一年之內,把靈水村的經濟帶起來,人均GDP達到一萬一年就夠了。

  ”聽到這里,林凡搖搖頭,李香蘭的父母聰明的很,以靈水村的情況來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不可能的事!答應她,只是為了讓李香蘭心甘情愿地做一個犧牲品罷了。

  “然后呢?因為我的事,讓你父親縮短了時間是嗎?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經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蘭點點頭,沒有再說話,這幾天下來,她被這些事情搞得頭皮發麻,吃不好睡不好,臉色都蒼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陣子,兩人忽然同時說話。

  “對不起。

  ”“謝謝你。

  ”“對不起”是林凡說的,“謝謝你”是李香蘭說的。

  “呃…”兩人同時一愣。

  “你先說”“你先說”“…”愣了半天,還是林凡先說了。

  “對不起啊…”李香蘭看著林凡有些害羞的樣子,內心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蘇醒一般。

  “你對不起我,什么啊?”“當然是讓你的計劃,你的時間,都縮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說道。

  “嗯,你是應該對不起我。

  ”李香蘭一臉嚴肅地說道。

  “呃…那你謝我什么?”“啊,我謝謝你為了修路,做這么多事…”李香蘭的聲音越說越小。

  林凡笑了,假裝嚴肅,“嗯,那你是該謝謝我了。

  ”兩人同時對視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們算扯平咯。

  ”林凡高興地說道。

  “才沒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補償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補償。

  ”李香蘭突然用認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幫我修完路才行!”“當然!你不說,我也會做的!”“你說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蘭的內心又開始活躍起來了,她找到了一開始和林凡相處的感覺。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決裂的事情。

  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口,“你,和張玲…”對于感情問題,林凡已經看開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認,“是,張姨是我的女人。

  還有王欣,也和我有了關系,我會負責到底的。

  ”李香蘭咬著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今腳受傷更加的脆弱,過去很久,林子惠才放開他,眼底閃爍著,只是沒了原來的拒絕, 陳正一喜,面上沒有表現出來,小心翼翼的將 嫂子放到床上,可憐的看著嫂子,將紅花油重新取出來,慢慢的替嫂子擦藥,可能是陳正剛才的動作,林子惠卸下防備,安靜的任由陳正擦藥。

   空氣中有種莫名的因素,一點一點眩暈開來。

   待擦完藥,差不多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林子惠看他雖然癡傻,按摩的技術實在不錯,坐起身正準備道謝,隱約覺得后背有些不太舒服,陳正立馬看出她的不對勁,上前扶住林子惠,關切的詢問道:嫂子,你沒事吧? 我沒事。

  林子惠也沒有察覺出異樣,搖搖頭道。

   想了想腿上還是不太舒服,陳正剛才的按摩確實很不錯,便試探著看向陳正:要不然你再幫嫂子按一按? 陳正巴不得有這樣的機會,忙不迭答應下來,手掌熟練的在林子惠的腿上按摩著,半點兒不像是個傻子。

   林子惠就這么斜靠在被子上,左手抵在腦袋上,眼睛看著陳正不知道想什么。

   陳正更是不敢輕舉妄動,生怕一個不小心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綻。

   所以更加賣力的給林子惠按摩。

   正想著,手掌不經意觸碰到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林子惠不由得呻吟出口,比剛才的幅度還要大,陳正想了想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正巧這一幕被林子惠看在眼里。

   手緩緩伸過去,抓住陳正的手,陳正愣了愣,不過很快裝作傻乎乎的模樣:嫂子,怎么了? 陪嫂子玩個游戲好嗎?林子惠諱莫如深的 笑著,本來她不打算做對不起陳偉的事情,可是如今,陳家只有他們兩個人,雖然說是個傻子,但也算是男人,尤其是昨晚看到陳正的偉岸之后,林子惠心里也是猶豫不決。

   一面是道德倫理,一面是正常需求,就這么想了想,指了指旁邊的柜子:你幫嫂子取個東西,好嗎? 什么東西?陳正一頭霧水,又等不到什么回答,聽話的走過去,將柜子打開,然后就看見一條紅繩,心里頓時明白過來。

   好歹陳正現在也算是個正常男人,怎么會不知道男女之間的把戲。

   轉過身看向林子惠的時候,又是那種天真的模樣:嫂子,要繩子干什么? 來,陪嫂子玩了這個游戲,嫂子給你獎勵。

  林子惠誘惑的說著,將紅繩套在陳正的脖子上,看陳正一臉迷糊,不由得起了玩意,阿正, 不愿意? 沒有。

  陳正連連搖頭,裝作不知道道,嫂子說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現在幫嫂子舔一舔腳好嗎?林子惠繼續誘惑著說道,嫂子的腳現在受傷了,阿正愿意幫嫂子這個忙嗎? 當然愿意。

  陳正連連點頭,不等林子惠說什么,走到炕邊,蹲在林子惠的腳邊,長時間的勞作并沒有讓她的腳變形,反而清瘦白皙,比起農村那些粗糙的腳,好了太多。

   林子惠溫柔的看著陳正,見他緩緩的用嘴咬住小拇指,吮吸的時候整個人再也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口,雙手死死的抓住被子,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著了魔一般。

   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體會,以前都是她提起來,陳偉勉為其難的附和,算不上盡心,后來懷孕,這些更是變成了奢望。

   林子惠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傻子會讓她情動到如此的地步。

   啊……身體不住的顫抖著,陳正看她一臉魔怔的樣子,再也控制不住,直接起身將林子惠壓在身下,身上的碎花裙被盡數扯下,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陳正整個人壓在林子惠的身上,準備將運動褲脫下的時候,臉上結實的挨了一巴掌,隨后聽見林子惠的斥責聲,你要干什么? 陳正當時愣住,手足無措的看著林子惠,懊悔自己的所作所為的時候,林子惠掙扎著起身,將衣服披上,冷眼看著陳正。

   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那個憨傻癡笨的小叔子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

   嫂子,我……陳正一臉委屈,不敢看嫂子的臉,他害怕一個不小心,會讓嫂子看出什么破綻,他不想讓嫂子傷心,更不愿意讓嫂子恨他。

   如果讓嫂子知道他已經恢復神智,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清楚的情況下做出來的,肯定會把自己從陳家趕出去的。

   我錯了。

  過去很久,陳正低著頭,活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孩子,林子惠原本還想責備,不過看到陳正這個樣子,話到嘴邊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耐煩的擺擺手,算了,你出去吧。

   說來這件事情她也有錯,如果不是她勾引陳正,也不會發生后面的事情。

   低頭,看到陳正的運動褲被碩大頂起來,又想起晚上發生的事情,不由得聯想翩翩,能跟這樣的極品在一起,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想歸想,現實歸現實,她終究是跨不過去心里的那道坎。

   陳正點點頭,不敢看林子惠的臉,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整個一下午林子惠都沒有再出來,陳正餓的頭暈眼花,又不敢去找林子惠,只能巴巴的望著頭頂的云,心里難受不已。

   從小到大,真正給過他關心的只有嫂子,所以陳正心里很清楚,他對嫂子不僅僅只是依戀,更多的是喜歡,他想讓嫂子成為自己的女人。

   這種想法如春筍一般,在心里一旦生根發芽,就很難去除。

   陳正很想把自己恢復正常的事情告訴嫂子,很想光明正大的跟嫂子在一起,可是又不敢去說,他害怕嫂子知道真相之后會趕走他。

   他寧愿就這么以癡傻的身份留在嫂子的身邊,也不愿意從她身邊離開。

   就這么胡思亂想著,不知道什么時候睡了過去,等陳正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被一股濃濃的飯香味吸引過來,抬眸看了眼窗外,天色早就已經暗了,陳正吸了吸鼻子,準備下炕聽見了敲門聲,抬頭,看到嫂子端著飯菜進屋,橘黃色的燈光下,嫂子的臉柔和的過分,注意到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笑了笑:一天沒吃飯,餓了吧? 嫂子答應給你的獎勵,吃吧。

  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雞蛋和肉片,順帶還有兩碟涼拌菜,陳正本來胃里餓的不行,現下看到熱氣騰騰的面,顧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林子惠看著他的模樣,無奈的搖搖頭,將心底的想法壓了下去,他這個樣子,怎么可能恢復了神智。

   本來陳正今天把自己壓在身下的時候,林子惠有些多想,他的動作不像是傻子可以做出來的,可是現在看看……是她想多了。

   等陳正吃完,才發現坐在旁邊的嫂子一晚上都沒有動,甚至姿勢都沒有改變,陳正本來想問問,可是后來想想發生的事情,話到嘴邊不自覺的咽了下去,吃笑著將碗放到邊上:嫂子,飽了。

   嗯,那就行。

  林子惠從回憶中醒來,沖陳正笑笑,起身習慣性的摸了摸陳正的腦袋,溫柔道,那你早點睡吧。

   嗯。

  陳正點點頭,模樣活脫脫就是還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著林子惠從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漸被清冷所取代。

   轉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聽(性插故事)著外面的蟲叫聲,卻再也沒有了睡意。

   算起來,他這個 大哥對他也是極為照顧的,在陳正生病的這么多年的時間里,雖說不是盡心盡力,至少也是衣食無缺。

   后來嫂子嫁給大哥,次年便有了兒子,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據,給他的東西從未變過。

   陳正心里清楚,他對于嫂子的依戀,遠遠的超過了男女之間的感情。

   唉……想到這兒陳正不由得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幸虧白天的時候嫂子一把推開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開了自己,他們真的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該怎么面對大哥。

   就這么胡思亂想著,更加沒有了睡意。

   而這邊,林子惠將兒子哄睡下,眼睛不自覺的瞥向對面的房間,剛才看陳正狼吞虎咽的樣子心里也有點心疼。

   畢竟這么多年,一直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看待,從未想過他們兩個人會有這樣的一天。

   如今這個情況倒好,他不過是個傻子,就算心里別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當這是一場春夢,夢醒了,她也該回到現實當中。

   次日,天一大亮,林子惠便出門準備捕魚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魚,雖說個頭不大,味道還可以。

   正好她生了兒子之后也沒時間去城里犒勞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林子惠有自己的傲氣,不愿意整天家長里短的說閑話,便一大清早的準備去池塘里捕魚,剛出了巷子口,聽見有人叫她,林子惠轉過頭,看見一身黑色緊身裙的 劉玉芳站在路口,花枝招展的看著她。

   頭發燙了大波浪卷,畫了精致的妝容,只是太白,遠遠看著就像鬼一樣。

   林子惠好半天才看清楚來人,隨手將網放在邊上,走過去道:什么時候回來的? 聽說劉玉芳前幾年外出打工,這一走就是五六年,因著和陳正的關系不錯,那時候經常來陳家玩,以前土里土氣的鄉下丫頭,現在也打扮的這么時髦,實在叫人眼前一亮。

   剛到不久。

  劉玉芳笑著走到林子惠的跟前,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女人,她傲人的胸圍,就算不穿內衣也不受絲毫影響。

   白里透紅的臉上透出一點樸實,身材勻稱,眼里早就沒了當初的青澀,活脫脫就是家庭婦女,不過比村里的女人保養的好,一張臉上愣是看不到歲月的痕跡:嫂子,這是去哪兒? 準備去村口抓幾條魚回來。

  林子惠笑意盈盈,給陳正補身子。

   說著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劉玉芳倒沒看出有什么不對勁,走到劉玉芳的跟前,順勢摟住劉玉芳的腰,指了指不遠處的院門:阿正還是老樣子? 是啊。

  林子惠嘆嘆氣道,可能這輩子就這樣了。

   如果不是因為那通電話,說不準她和陳正真的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

   所幸,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

   林子惠想好了,只當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好好照顧兒子和陳正就是。

   劉玉芳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樣,有些同情林子惠,想了想在她耳邊道:我送你個東西。

   什么啊?林子惠好奇的看著劉玉芳,顧不得將網拿上,被劉玉芳拽著離開。

   陳正是被一股濃濃的雞湯味給勾引醒來的,睜開眼,早就已經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將自己收拾利索,準備出門的時候想起什么,故意將鞋子穿反,撒嬌著走到門口,靠在門沿上,一邊撒嬌,一邊打呵欠道: 嫂子,我…… 話還沒說完,前面的光被人擋住,從上往下看,是一雙大紅色的高跟鞋,擦的發亮,帶著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正,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劉玉芳笑著捏了捏陳正的鼻子,只覺得可愛至極。

   小的時候,陳正就喜歡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過去這么多年,他還是一點都沒有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