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bb com



嗨,年輕的時候不懂 事兒,現在想找又有些晚了,不好找咯,誰愿意跟著一個糟老頭子,你說是不是。

   老李有些自嘲 的說到,同時還用余光偷偷撇了撇黃雅麗。

   黃雅麗欲言又止,再次沉默了下來,漂亮的臉蛋帶著絲絲紅潤,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因為其他的什么。

   隨后,老李見煽情效果差不多了,便找了另一個話題,兩人又開始有說有笑,一頓飯下來倒是增進了不少感情。

   因為喝了點酒,所以道別黃雅麗后,老李也沒有去擠公交車了,直接打了個車回去。

   上了車沒一會兒,他的手機突然收到一條短信,一看備注,居然是黃雅麗。

   李哥,今天謝謝你,還有,你不是一個糟老頭,加油。

   看著這條信息,老李忍不住咧嘴一笑,看來他的苦肉計起效果了,這離他撬墻角又進了一步。

   黃雅麗發這條信息的目的,到底是真的在給他加油打氣,還是在暗示他什么東西,現在也暫時說不清楚,這時候裝糊涂才是最明智的。

   想了一下,老李簡單回復了一句謝謝,吊一吊她的胃口。

   沒想到老李剛剛回復過去,手機又震動起來,一條消息又發了過來。

   不過這次卻不是短信,是微信,而且還是 柳玉倩發來的。

   老李頓時欣喜萬分,主動給他發微信,難道是機會來了?他們可以…… 老李連忙點開來看:李哥,你在哪兒呢? 問他在哪兒,不會是想約他出去吧。

   老李呼吸急促了幾分,立刻回到:我在回家的路上呢,怎么了? 微信發過去,柳玉倩很快就回復了:那你能來我家一趟嗎?有點事兒想跟你商量一下。

   老李見此,興奮再也壓不住了,就連他的小老弟都激動的翹起,直接邀請他上門(辦公室愛愛)開戰,刺激啊! 不過很快老李就冷靜下來,轉念一想,不對啊,現在這個時間,他老公應該在家啊,而且以柳玉倩的性格,怎么可能突然轉變 這么大

   果然,事情和老李想的一樣,在他還在遐想的時候,柳玉倩的微信又發了過來:是我老公想跟你商量點兒事兒,李哥你現在方便嗎? 老李內心不由大罵:臥槽,果然沒這么好的事兒,害我白高興一場,不過他老公找我能有什么事兒?難道是房子的還有問題? 行,那我現在過來吧,你把地址發給我。

   老李瞬間就清醒的認識到事情的始末,頓時不想過去了,不過看在柳玉倩的份上還是無奈的去了。

   老李按照柳玉倩發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他們的出租房。

   沒想到柳玉倩租房的地方離老李住的地方并不是很遠,只有十公里左右,開車估計也就十來分鐘的樣子,這讓他起了異樣的心思。

   他按照地址來到柳玉倩家門前,正準備敲門,卻是聽到里面傳來一陣爭吵聲,連忙停住了腳步。

   仔細一聽,一男一女正在爭吵著什么,女聲我一下就聽出來了,正是柳玉倩,而男聲估計就是他的老公 陳旭了。

   反正你自己和他說,我沒臉開這個口。

   柳玉倩的聲音很高,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老婆…唉,我…我是男的,這種事兒怎么開得了口啊。

   你開不了口,那我就開得了口嗎? 柳玉倩的聲音帶著憤怒和一絲不屑,老李不由郁悶了起來,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說的什么事情,不過他們吵架可是好事啊。

   屋里的陳旭沉默了一會兒,才無奈的說到:唉,那等會兒看情況再說吧。

   接著便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老李等了很久還是沒有聽到屋內有動靜傳來,便 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敲了敲門。

   小倩,在嗎?我是李杰。

   屋內傳來一陣雜亂的聲音,隨即響起腳步聲來。

   打開門的正是柳玉倩,見到老李不由驚訝的問道:李哥,你這么快就到了啊? 此時可是見縫插針的好時機啊,趁著柳玉倩傷心獻獻殷勤,要是拿下她的芳心,這可是撬墻角的最高境界了, 老李挺了挺胸豪氣的說:呵呵,聽說你有事,我立馬打車就來了。

   果然,柳玉倩大受感動,眼睛飽含情誼的看了看老李,不過礙于陳旭她只好對著老李客套的說:真是謝謝你啊,李哥,快進來吧。

   老李見效果極佳,不由滿意的點點頭,換了拖鞋進了屋子,這時柳玉倩的老公陳旭才從里屋走了出來。

   李師傅,哈哈,你還真快啊,快進來坐。

   看到陳旭這個樣子,老李不禁皺了皺眉,自己和陳旭平時接觸的也不多,他也從來沒有這么熱情過,今天這么反常,看來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了。

   這樣想著,老李心里也有底了,既然有事兒求老子,那我也可以擺擺架子了。

   于是他也不見外,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屋,直接往沙發上一倒。

   你們先聊,我去倒點兒茶水。

  見陳旭出來,柳玉倩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借口進了廚房。

   老李看著柳玉倩的背影,那一扭一扭的翹臀讓我又有些想念起那天來,可惜…… 他收回目光,轉頭一看,陳旭此時也是臉色古怪,眼神飄忽不定,看他這模樣,心里鄙視的很,找我辦事還擺臉色。

   唉,周老弟,你有什么事兒就直說吧,你擺這個臉色給我看,還真是難受啊。

   聽到老李的話,陳旭也是一愣,隨后摸了摸臉,干笑了兩聲:嘿嘿,李師傅真是慧眼啊,唉,小弟我確實有點兒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 老李眉頭一挑,看著陳旭沉默不語。

   陳旭見老李不說話,也是有些不知所措,頓了一下才 說道:呵呵,李師傅,不是什么大事兒,就是一點兒小事兒跟你商量。

   陳旭見老李還是沒說話,但是也沒什么埋怨,只好才吞吞吐吐的說到。

   其實是這樣的… 聽完陳旭的話,老李也算是知道到底是啥事兒了,也明白他們兩口子為什么爭吵了。

   原本按照他們之前的機會,他家的新房的電水設備都沒有弄好,而且家具也沒有搬進去,準備慢慢的搬遷。

   但是現在出現了情況,就是他們現在所租的房子快要到期了,而兩夫婦又不準備再續租,可是新房那邊還沒有修繕完整。

   而且他還要出差至少還要做一個多月,所以只好請老李來完善他們的新房水電系統,以及幫忙搬家卸貨。

   其實這也沒什么,幫忙干活的也無所謂,但主要是他居然沒打算給他報酬,之前幫忙老李還沒跟他要錢,現在這么多活,這逼居然還想讓他白干。

   這特么的怎么能忍? 所以老李的臉色直接是拉了下來,語氣也有些低沉,當即是回絕:周老弟啊,這件事兒我怕是不能 答應你啊。

   李師傅,我們也算是有緣嘛,就當再幫新鄰居一個忙吧。

   面對陳旭語氣帶著一絲的哀求,不過老李還是沒有答應他,開玩笑向來是他老李占別人便宜的,你這臭不要臉的居然還想反過來,要不是看在你有個漂亮老婆份上,老子之前的忙都不愿意幫你。

   唉,這個忙我幫不了。

   陳旭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的要求很過分,所以看到老李不答應,也只能是一臉的苦笑。

   這時,柳玉倩剛好端著茶水從廚房里出來。

   陳旭看到柳玉倩,好像看到了救星,拉著柳玉倩不停的使眼色。

   柳玉倩也是一臉的尷尬,看了看老李,又不好意思當著他的面和周航爭吵,只好坐了下來尷尬的和老李打著招呼。

   老李心里嘆了口氣,莫名有些心疼柳玉倩,就因為這么點兒小事兒,搞得里外不是人,不過也很慶幸,這無疑是得到柳玉倩芳心的最好機會,所以他悶聲不說話,等著她來求自己。

   尷尬的沉默了好久,柳玉倩才嘆了口氣,硬著頭皮對老李說:李哥,真的不好意思,情況剛剛周樣也跟你說了,你能不能考慮一下。

   聞言,老李心底開心的要死這份人情可不小啊,但看到她眼里深處的哀求,心里不由難受起來,其實只要她一 開口他肯定就會答應的。

   本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兒,就是幾百塊錢罷了,不過一想到這么極品的女人,就為了一點兒房租,就要這樣低聲下氣的,老李這心里就憋屈,陳旭這廢物,這么好的女人居然不拿來疼愛,不撬你墻角,撬誰墻角。

   老李心里又狠狠將周航問候了一遍,答應是要答應,不過還是要假裝一下的,不然還真就顯得太明顯了,達不到讓柳玉倩打心里感激的效果。

   唉,我也知道你們小兩口不容易,不過至少也要走個流程嘛,不然以后在這行我還怎么做。

   話外之意,就是讓他們隨便意思一下,不然壞了規矩,開了先例,以后就不好做鄰居了。

   柳玉倩倒也不笨,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當即是開口說到:李哥,這樣吧,修繕和搬家一起算一千塊,你就當幫幫忙吧。

   老李暗暗點頭,柳玉倩還是聰明,一千塊,既給了他交代,也減輕自己的負擔。

   要知道他們房租每月是一千五,而且是押一付三,一千塊換他的幫忙無疑是非常劃算的。

   雖然對他來說一千塊根本不算什么,不過看到柳玉倩的份上,也沒說什么點頭答應了。

   然而,還沒等老李開口,陳旭卻是猛的拉了一把柳玉倩。

   玉倩,你說什么呢? 酬勞哪里要得了這么多啊,一千塊啊,我們剛剛說好的你怎么自己就變卦了。

   看著陳旭一臉心疼的欠扁模樣,老李真想給他一耳光。

   不過老李還沒開口,柳玉倩倒是一臉的不耐煩的爆發了。

   錢錢錢,你就知道錢,人家李哥幫這么打的忙怎么就要不了一千塊了,這還算少的了。

   你去外面找別的維修工人和搬家公司甚至要的比這還多。

   自己搞不定,現在好不容易人家李哥答應了,你又出來廢話了,你到底想怎么樣? 柳玉倩突然的爆發,將陳旭都是嚇得一愣,一時之間都是呆了下來。

   老李也是一樣的愣住了,他認識柳玉倩也有一段時間了,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她,但是不得不說,生氣的柳玉倩也是別有一番味道呢。

   而陳旭被柳玉倩吼了一通,臉色變得通紅,在老李這個外人面前,被自己的老婆怒喝,換成誰估計也沒什么好臉色。

   不過估計也是知道自己理虧,陳旭只是滿臉怨氣的看著柳玉倩,卻是沒有開口反駁。

   看到這個樣子,老李頓時一喜,這小周真是神助攻啊,于是主動降了價格道:唉,小倩,這樣吧,這一千塊減一半兒吧,你們年輕人用錢的地方也多,我能理解。

   這…不行啊李哥,這怎么好意思啊。

  柳玉倩內心一暖,連忙拒絕道。

   老婆,人家李師傅自己都說了,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以后都是鄰居嘛。

   還沒等老李開口說話,周航就大笑到,轉頭又對他說到:哎呀,李師傅真是感謝啊,我們也是不容易,不過放心吧,答應你的一分不會少。

   沒事兒。

  老李撇了撇嘴,心里卻不屑的要死,說的好像答應給他一筆巨款一樣,活該你要綠油油。

   謝謝你,李哥。

  柳玉倩看著老李,見他居然真的答應了,看他的眼神也充滿了感激,還有一些異樣的情緒,臉上也掛上了笑容。

   老李擺擺手,大度裝沒事兒,隨后陳旭又在他面前拍了一陣馬屁,說了一大堆好話,好像生怕他反悔似的。

   最后,老李實在受不了他,尼瑪臉皮比我還厚,與找了個借口,離開了柳玉倩家。

   回家的路上,我收到了柳玉倩的微信:李哥,謝謝你,有機會我會報答你的。

   看到這條帶著幾個害喜表情的微信,老李的心里激動萬分,不遠了、不遠了,他摸了摸下面喃喃道;再忍忍,很快,我會讓你成功品嘗到柳玉倩的滋味! 一想到柳玉倩剛剛發的信息,老李的那地方就忍不住要昂起了頭,對他來說,要是能得到她,干多少活都值。

   回家后,老李習慣性的來到小區外面一家彩票店。

   他一向有買福彩的習慣,雖然中獎的次數很少,但還是樂此不疲,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家彩票店里的老板娘,長得那叫一個美艷動人,五官不比柳玉倩這個大美女差多少,雖然年紀大了幾歲,但別有一番風味。

   老李一直對這個老板娘心癢難耐,憋著勁兒想弄她一次。

   但這個老板娘雖然外表風騷,穿著打扮的也十分開放,骨子里卻是個很保守的人,不管老李怎么勾搭,她都沒有透露出過那方面的意思。

   因此,一直以來,老李的只能口頭上調戲調戲她,實質性的便宜卻壓根沒占過…… 到了彩票店后,老李大眼一溜,見店里沒人,便張口喊道:老板娘,老板娘,今天怎么沒人啊? 喲,是老李啊!瞧你這話說得,怎么會沒人呢?我不是在這嗎?彩票店老板娘 王雅琴一邊說著話,一邊從柜臺下面冒出頭來。

   老板娘,剛才沒看見你,還以為你出去偷情去了。

  老李一邊說著,一邊眼睛掃過王雅琴的嬌軀。

   王雅琴今年36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保養的卻非常不錯,平日里化妝品買起來毫不吝嗇,所以皮膚也是白白嫩嫩的,而且一雙美腿非常的白皙,簡直是人間極品。

   老李暗忖,這王雅琴老公去世的早,肯定已經空虛了很多年,身子估計敏感的不像話,要是自己找個機會,用自己強大的本錢好好讓她舒服一次,說不定她會被自己徹底征服。

   聽到老李的調侃,王雅琴也不在意,反而笑罵道:去你的,我偷情,跟誰啊,跟你啊!你敢嘛! 老李嘿嘿一笑道:敢不敢要試試才知道啊! 試試就試試,來啊,現在就來。

  王雅琴也是個潑辣的主,話一說完故意挺起自己傲人,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她的雄偉。

   別,現在還是大白天,你總不能讓我來個光天化日吧! 老李說著,眼珠一轉,指著王雅琴胸口裸露的肌膚,繼續說道:不過我說老板娘,你也要注意點,穿成這樣,要是被血氣方剛的小伙子看見,說不定就把你給辦了。

   王雅琴笑罵道:切,好你個老李,越說越不正經了!真要有人敢來,我還巴不得呢?也省的我天天守寡,土都沒人松。

   說到這,王雅琴話語一轉道:老李,今天周三了,下禮拜就開獎,這回買幾注嗎? 買,還是老樣子。

  老李說著,忍不住調侃道:等我中了一等獎,就把你包了,天天讓你舒服的死去活來。

   王雅琴紅著臉把老李的彩票打了出來,說:那我可就祝你中獎了。

   只見王麗已經脫掉了上衣,只穿著一條紅色丁字褲……而她那比 張淑芬還要豐滿的胸部,此時正全然暴露在 老馬的眼前,老馬看得有些受不了了。

  所謂欲速則不達,老馬雖然心里波瀾萬狀,但 表面卻是風平浪靜。

  畢竟他是個“ 瞎子”,總不能瞪著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王麗的身體看。

  長期的裝瞎生活他也已爐火純青,一邊摸索著向前走,眼光卻在王麗的身上肆意地掠奪著。

  這時,王麗躺在那按摩床上,慢條斯理地說道:“老馬,你怎么這么久才進來啊,是不是在外面跟張淑芬談戀愛去了啊?”老馬心里一驚,表面上卻是憨厚地答道:“你說什么呢, 張女士是客人,我們怎么會談戀愛呢?再說,張女士那么年輕漂亮性感,又怎么會看得上我這個瞎子呢?”老馬嘴里說著,手上卻是裝作不經意地往王麗的那個地方摸去。

  王麗一把就抓住了老馬的手,說道:“馬師傅,你這手往哪摸呢!”老馬連忙裝作一副不小心的模樣,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是不好意思啊!也不知道摸到你哪里了?”王麗卻是咯咯地笑了起來,一把扔掉老馬的手,說道:“我說老馬,你真的是瞎子嗎?你不會是在這里面裝瞎,然(媽媽啊啊啊啊)后占女人便宜的吧?”老馬頓時慌的一比,難道王麗看出了什么端倪?如果真是這樣,那她自己依然光著上身坦然地躺在那里,確實是個作風大膽風騷的女人。

  但是老馬覺得她才第一次來,不可能看出什么來,裝作十分鎮定地說道:“ 王女士,你說什么呢?我這個瞎子,可是經過國家傷殘鑒定的,只差沒頒證書了。

  ”王麗一聽,便笑得更大聲了:“哈哈哈哈……老馬,想不到你還挺幽默的嘛!但是,你要是個瞎子的話,又怎么會知道張淑芬年輕漂亮性感?”老馬心里松了一口氣,原來張淑芬說的他不瞎是因為這個,這就好解釋了。

  他連忙說道:“王女士,我也不是天生瞎子,這什么樣的女人,說話聲音什么樣的,我也是能聽得出個八九不離十的。

  這張女士說話聲音好聽,嬌嫩溫柔的,這肯定是個美女嘛,而且還很年輕嘛。

  再說了,我經常給她按摩,雖然我看不見,但我感受得她她的皮膚身材嘛。

  還有,我聽我們店子里的同事也說過啊,說張女士年輕漂亮著呢。

  ”王麗一聽,這老馬倒是說得有理,便說道:“好吧,那你聽我的聲音,覺得我長得怎么樣呢?”老馬自然知道,這女人都是喜歡聽好聽的,連忙說道:“王女士,我聽你的聲音,活潑歡快,嬌嫩明亮,不用說,肯定也是個頂呱呱的美女!”王麗頓時樂得合不攏嘴,說道:“算你嘴甜。

  好了,不多說了,我聽說你胸部按摩很有一套,你幫我按按,看看有沒有什么效果。

  ”老馬裝作一臉茫然地說道:“王女士,胸部按摩我是會點,但有沒有效我也不敢保證,而且,這胸部按摩還要把衣服脫掉,在你的胸部上直接按摩,這樣太不好了,我看還是算了吧。

  ”“你廢什么話,我叫你摸的,你怕什么。

  ”王麗直接說道。

  “那……那好吧,那你先把衣服脫掉吧。

  ”老馬裝傻道。

  王麗一聽,直接抓著老馬的手,往她的胸部上一放。

  頓時,老馬的手中的感覺,讓他不由得虎軀一震,簡直太大了。

  “老馬,你說,我脫了衣服沒有?”王麗風騷地說道。

  老馬下面已經是抬起了頭,連忙說道:“脫了,脫了。

  ”“那你還等什么,趕緊給我按摩吧。

  ”老馬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嘆,這王麗真是開放啊,跟張淑芬比起來,簡直就是完全兩種性格。

  想那日給張淑芬胸部按摩的時候,自己可是連哄帶騙,才讓她答應自己摸她。

  這王麗倒好,根本不用自己動員就抓著自己的手去摸。

  感嘆一番后,老馬的手便抓著王麗的那兩個揉搓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王麗還真是有料,老馬手中舒服,忍不住說道:“王女士,你的胸……真大……”王麗聽了十分受用,有些得意地說道:“是嗎?你按摩沒按過這么大的嗎?”老馬知道女人喜歡聽好話,立馬說道:“我哪按過這么大的啊,王女士,在所有的我按過的女客人當中,你的是最大的。

  ”王麗更高興了,“是嗎?那你可得好好幫我按按,我告訴你,要是沒有效果的話,我為你是問!”“王女士,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幫你按的。

  ”老馬說著,便更加用力地按了起來。

  這王麗在老馬的大手的揉搓之下,竟然慢慢開始叫喚起來。

  她這一叫不要緊,那聲音,弄得老馬更加受不了了,下身起了反應。

  按摩床比較矮的,老馬也不避諱,他就是要讓王麗看到。

  如他所愿,王麗很快便轉過頭來了,一下子便看見了老馬那處。

  “哇,老馬,你不是吧,你這里這么大啊。

  ”王麗確實開放,直接便驚奇地直抒胸臆。

  老馬心里暗喜,表面卻裝作有點窘迫地說道:“我……這……你說你的胸這么大,我在幫你按著,我哪能沒有反應呢?”王麗咯咯地笑了起來,直接伸出手捉住了老馬那里,驚奇地說道:“哇,老馬,你這?這要是女人,肯定受不了了的。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