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倒刺的肉根 不斷的沖撞 羞恥感在這一刻達到了極致!



兩者之間的距離很短, 鄭曉東甚至覺得, 吳雪的呼吸都噴灑在自己的昂揚之上。

  有些忍受不了了……吳雪瞪大眼睛, 看著鄭曉東的變化。

  她看著原本沉睡的 東西逐漸蘇醒過來,頭部直直的抵住她的鼻子!甚至只要她稍微抬高一些,就能親吻住這兇猛的怪物!吳雪的心跳亂了,呼吸也亂了。

  她臉上浮現出紅暈,眼睛緊緊的盯著那怪物,一動不動。

  鄭曉東看她這樣,心里暗自叫好。

  他這里發育的好給他帶來了數不清的艷遇,就連學校的女老師也都對他暗示過,所以在這方面,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

  看著吳雪這種樣子,肯定是動了心了!鄭曉東準備一鼓作氣,拿下這位美麗動人的老師!“曉東……”吳雪的 身子僵硬著,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猙獰的怪物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只要……只要主動一些……不行,不能這樣,曉東是自己的學生,要是真的發生了什么,那以后還怎么面對他啊!吳雪陷入了天人交戰,不禁動彈了一下。

  可是這下便壞了事,鄭曉東的昂揚剛好碰到吳雪微張的嘴唇!這下子就連吳雪也 忍不住了。

  嘗到那熟悉的味道,仿佛是燒斷了吳雪心中最后一根弦一般,讓她變得有些不像自己了!“哦……”鄭曉東舒爽的嘆了一聲,手不自覺的摸上了吳雪的頭。

  吳雪也沒反抗,迷迷糊糊的跟著鄭曉東的動作,口手并用的解決了一次。

  事后吳雪才反應過來,但是她什么都沒說,反而內心更加的期待了。

  鄭曉東會不會像 陳軍一樣,狠狠的欺負她呢……?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吳雪的心里癢癢的,甚至連內褲上都沾染了濕濕黏黏的痕跡。

  “老師,剛才那個動作我還是沒有看清,能不能再示范一遍?”鄭曉東吞了口口水,提出這個要求。

  吳雪身子柔軟,而剛才那個動作正好將所有的神秘全部露出來,如果按照這個姿勢來上一發……那豈不是神仙一般的滋味?事后的吳雪看起來更加的誘人,鄭曉東抑制住自己瘋狂的心思,微笑的看著她。

  他想要一步一步的慢慢來,將吳雪當做一道美味誘人的佳肴,一口口慢慢的吞吃入腹。

  “啊……”吳雪稍微有些尷尬的撥弄了頭發,但還是聽從了鄭曉東,重新趴在瑜伽墊上。

  雙腿一抬,吳雪輕松的完成了那個高難度姿勢, 大腿,腹部和黑色蕾絲也全部都顯露了出來。

  “老師,你真美!”鄭曉東看呆了,而他的手則非常大膽的,直接摸上了吳雪的大腿!吳雪顫抖了一下,但是并沒有躲開。

  她內心渴望眼前這個男孩,渴望的拋下了一切廉恥道德!“啊……”一聲嬌吟從吳雪的口中發出,鄭曉東摸著的地方仿佛用火灼燒一般,讓她忍不住扭動身子,想要獲得更多!鄭曉東也不負期望,一雙手點火一般在吳雪身上到處游移,最終停在了那條黑色蕾絲上,手指像是蛇一樣,鉆到了 身體的深處。

  “啊!”吳雪驚喘,從那里傳來的快樂比她想象當中的還要多,讓她忍受不住,扭動著腰肢往鄭曉東的手上湊!鄭曉東笑了。

  只要吳雪是個女人,還是個飽受空虛寂寞的女人,那就肯定會敗在他的手中!吳雪已經被快樂折磨瘋了,腰肢像蛇一般不停的扭動,將自己送到鄭曉東的手上,嘴里不停的發出快樂的叫聲。

  鄭曉東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抽出手指,將自己的昂揚對準那片泥濘之地。

  這段時間吳雪一直保持著瑜伽那高難度的姿勢,但是吳雪卻沒有絲毫不適,反而將雙腿岔開,滿心期待。

  鄭曉東拿來一把剪刀,貼著吳雪的肌膚將那片黑色的布料慢慢剪開。

  冰涼的觸感讓吳雪很是刺激,身子不停的顫抖。

  布料剪開,里面的神秘花園顯露于世。

  鄭曉東呼吸一滯,幾乎是立刻就將臉埋了下去!吳雪很是受用,尖叫不斷。

  但是時間一長就覺得口舌撫慰的不夠,想要更粗暴一些……“曉東……”吳雪雙眼含淚,暗示意味十分明顯。

  鄭曉東知道,時機到了。

  他撕開小雨傘戴上,對準那片花園,一鼓作氣的沖了進去!吳雪尖叫,感受著身體充分被滿足的快樂。

  那天下午,兩人瘋了很久。

  從瑜伽墊到客廳沙發,再到地板上,落地窗前。

  吳雪的每一處都沾染上了鄭曉東的味道,就連她的碎花小裙子,也都皺皺巴巴的,不能再穿了。

  “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成這樣,我都沒辦法回去了!”吳雪嗔怒。

  鄭曉東這次把她伺候的很好,吳雪很是滿意。

  她想,如果以后有機會,還要和鄭曉東像今天一樣,戰個痛快!吳雪最后穿了一身鄭曉東的衣服 回家了。

  畢竟那條碎花裙子已經穿不成了,鄭曉東還說會賠她一條新的裙子,讓吳雪好好的期待一下。

  在超市買菜做飯的想法因為鄭曉東而夭折了,吳雪穿著一身不合身的衣服,也沒臉再(三個洞都被塞滿爽)去超市買東西,直接回到了家。

   瑤瑤和陳軍還沒回家,不知道在哪兒開心的玩著。

  她嘆了一口氣,轉到浴室洗了個澡。

  剛才和鄭曉東做的太瘋狂,渾身汗津津的難受極了。

  吳雪泡了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的洗干凈,端著一碗冰淇淋坐在沙發上看電影。

  久旱逢甘霖,舒舒服服的做了一場,讓吳雪身心舒暢,不自覺的哼起歌兒來。

  陳軍回家就看到這樣的場景。

  吳雪翹著腿,正愜意的吃著冰淇淋。

  睡裙卷起,露出白嫩的大腿,雪白的冰淇淋被紅舌卷進去,看的陳軍下腹一緊,想要狠狠的欺負吳雪,就像之前那樣!“瑤瑤,回來啦!”吳雪看到自己女兒回來連忙將冰淇淋放下:“你們吃飯了嗎?”“還沒有。

  ”瑤瑤沒開口,是陳軍代替她回答的。

  他面帶微笑:“伯母,要不然一起出去吃飯吧?”陳軍無視了瑤瑤在背后一直掐他的手:“正好瑤瑤想吃海鮮,我們一起去吃海鮮吧。

  ”吳雪當然不會拒絕,去換了衣服,收拾的青春靚麗。

  “嗤。

  ”瑤瑤十分不爽自己的男友邀請吳雪,在吳雪進屋換衣服的時候狠狠的擰了他一把:“你干嘛啊,多管閑事!”“這不是想讓你和你媽媽搞好關系嘛。

  ”陳軍低頭,和瑤瑤口齒交纏:“畢竟是你的媽媽啊。

  ”瑤瑤臉紅的和他親吻,對這件事情也就默認了。

  等吳雪收拾好后,三人一起出門,準備去好好的吃一頓。

  他們去了一家評價非常高的海鮮餐廳,瑤瑤和陳軍坐在一邊,吳雪坐在他們的對面。

  桌布垂下,正好蓋著他們的腿。

  桌子上擺放著玫瑰花和蠟燭,氣氛十足。

  三人點了餐,在等待上餐的過程中,陳軍和瑤瑤說說笑笑,而吳雪連句插話的機會都沒有。

  吳雪只能閉上嘴微笑著,看著他們說話。

  就在吳雪百般無聊之際,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腿上爬上了什么東西。

  溫暖的,觸感就好像是……皮膚? “ 師父,我覺得我好奇怪啊。

  ”吃過晚飯,王 萌萌和師父坐在院子里吹夜風。

  她好奇地盯著 老王敞開衣襟的胸膛,又看了看自己被襯衣包裹著的碩大胸脯。

  為什么師父那里那么平,而我這里卻 那么大?她越想就越覺得奇怪。

  王萌萌今年十八歲,在很小的時候,就被拐賣到平安村里,被師父救下,送給鄰居楊大壯家把她養大。

  為了供她讀書,夫妻倆外出務工,常年不在家,就把她托付給老王照顧,跟著他學點醫理,自己種菜養豬。

  處于青春期的她,正是對異性的身體感到最好奇的時候。

   聽到這話,老王卻是當場愣住了。

  萌萌是他從人販子手里救下來,因為當時還是奶娃子的她正發著高燒,人販子嫌她掉價,就想把她扔到河里去。

  一晃眼,奶娃娃都長成大姑娘了。

  那豐滿的胸脯,發育好的都有些夸張了,也不枉他天天羊奶供著。

  想到這兒,老王又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因為你是女孩,師父是男人,當然長得不一樣了。

  ”這種尷尬話題,老王也只能這樣搪塞了。

  只是王萌萌卻不愿放過,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那為什么我們女孩兒的就能長那么大,男人的就不長呢?這是用來干嘛的呀?好麻煩,老是動來動去的,真想割掉算了!”王萌萌越想越糟心,以前沒長起來的時候倒沒什么,就是這幾年,這玩意兒越長越大,有時候還特別疼,好幾次晚上睡覺挨著都能疼得她流淚。

  干活兒的時候還老是碰到,可礙事兒了!村里好多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這讓她很不開心。

  “呸呸呸!別瞎說,這個怎么能割呢!”老王輕聲呵斥,眼神卻變得越發火熱起來。

  不得不說,萌萌這孩子發育的相當成熟,每次給她買衣服,都得買大一個號。

  如今身上穿著的這件襯衣,還是隔壁張寡婦年輕時穿的,竟還是緊繃繃的,將那對渾圓的形狀勾勒得淋漓盡致。

  “好煩啊!我不想要這個!”王萌萌沒有注意到師父異樣的目光,反而當著老王的面,直接把衣領的紐扣扯開,露出里面雪白的兩團。

  看到這一幕,老王的眼睛瞬間就直了。

  自從十年前老伴兒去世后,老王就沒再碰過女人了,雖然他對萌萌并沒有什么邪念,可面對這樣的視覺沖擊,他還是無恥的起了反應。

  老王用力咽了咽口水,強迫自己移開視線,腦子里卻閃過某些畫面,反而越發激動起來。

  他只覺得渾身燥熱,下面也脹的難受。

  老王強忍住沖動,大聲呵斥道:“萌萌……快扣上衣服!女孩子家家的,不能這樣!”王萌萌不滿地撅起嘴,嗔道:“師父!這里又沒外人!而且我這幾天那里都好癢,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啊?”生病?老王一愣,頓時哭笑不得地抹了一把臉。

  這孩子心思單純,只讀完初中就在家養豬種地,連自己是處于發育期才有的正常狀況都不明白。

  畢竟是農村人,又是偏遠的村子,思想封建,就算學了生物,怕是老師也不會去教這些東西。

  老伴兒又走得早,她爹媽又常年不著家,自己畢竟是個大男人,哪里好跟她講這些?可是現在萌萌已經對自己的身體產生了排斥心理,如果他還不想法子教導教導,怕是這孩子以后會吃虧啊!想到這兒,老王在心里醞釀了一下,正準備開口,就看到王萌萌一臉驚慌的站起身來。

  “師父師父!您快給我看看!好痛啊!我這是怎么了?”王萌萌驚慌失措地扯開衣領,將兩團白嫩的胸脯對準了老王。

  王萌萌是真的怕極了,前些日子她就覺得自己胸前很癢,一開始也沒在意,猜想大概是去菜地的時候被蟲子咬的。

  可現在竟然加劇了!她哪能不怕!她哪里知道,這不過是因為她處于發育期,總是忍不住去搔癢才導致的輕微疼痛。

  “師父……”看到師父灼熱的目光,王萌萌俏臉一熱,慌張地垂下頭去。

  雖然對這類事情很懵懂,但不知道為什么,王萌萌總覺得師父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一般,有些扎人。

  “萌萌乖,過來讓師父看看。

  ”老王的聲音都有些沙啞了。

  王萌萌愣了愣,還是乖巧地上前,雙手依舊乖巧地抓著自己的衣領,兩團柔軟離老王的臉不過才半臂長。

  鼻尖不斷涌入的少女 幽香,讓老王頓時氣血翻涌,那處的反應也更加強烈了幾分。

  他本來只是想給王萌萌普及兩性知識,可現在,他竟然改變了主意。

  “萌萌,告訴師父,你是哪里痛?”老王緊盯著眼前的雪白,喉嚨陣陣發緊。

  滾燙的呼吸噴薄在兩團柔軟上,讓王萌萌忍不住顫抖起來。

  她羞紅著臉說:“師父,就是這兒,這兩個點點,還有點痛。

  ”剛剛隔得稍遠些還不覺得怎么樣,這會兒看到師父離這么近,還總盯著自己這個地方,王萌萌忍不住忸怩起來。

  “那……師父給你檢查檢查吧?”老王又忍不住吞咽了一下,此時的他仿佛被鬼迷了心竅,滿腦子都是少女飽滿柔軟的部位,真想上手摸摸看。

  “嗯,謝謝師父。

  ”王萌萌乖巧地點頭。

  師父是這十里八鄉最有名的木匠,還懂點中醫。

  這里離鎮上太遠了,出行很不方便,唯一一家衛生所又在幾十里外,大伙兒有個什么頭疼腦熱都是找師父看。

  也就是這幾年才通了公路,他才在家種地,偶爾給村里的老人們修修家具打打棺材什么的。

  不過現在村子里的人還是喜歡來找他看病,因為他用藥準,什么草藥都認得。

  得到萌萌的允許,老王不禁屏住呼吸,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慢慢伸出黝黑的大手,放在那飽滿的兩團上。

  觸摸到的那一瞬間,老王就渾身一怔,身子瞬間變得滾燙。

  這種久違的感覺,讓他幾乎無法自控!“啊……”王萌萌忍不住發出低吟,心跳也不由加快了。

  當那雙火熱的大手接觸到自己的時候,全身仿佛都過電了一般,稍稍緩解了兩個紅點點上的疼痛感。

  這還是她第一次被異性觸碰到那里,雖然眼前這個人是撫養自己長大的師父,也讓她忍不住羞紅了臉。

  聽到這聲如輕喃般的嬌喘,老王的下面立馬就揭竿而起了。

  可他不敢太放肆,怕嚇著對方,畢竟眼前的嬌俏少女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

  僅僅只是將手放在上面,并沒有動,都讓他這么激動了,他實在難以保證自己能不能穩住自己。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煎熬了!“師父,您怎么不動啊?不是說要給我檢查嗎?”畢竟還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不過是這個程度的觸摸,就讓她的身體很難受了,渾身麻麻癢癢的,好像前幾天夢中的感覺。

  聽到這話,老王內心狂跳,用力咽了咽口水,下意識地抓了一下,嫩滑的手感竟讓他有些舍不得放開了。

  “師父,你這一檢查,好像更難受了,這是怎么回事啊?”王萌萌的聲音嬌嬌軟軟的,忍不住收攏了雙腿,雙手也將兩團柔軟往中間推了一下。

  雖然她不懂這些,可也知道女孩子有些地方是不能隨便讓別人摸的。

  可是師父不是別人啊!她覺得沒什么關系啊,畢竟師父只是在給自己檢查身體而已。

  “沒……沒事,正常現象罷了。

  ”老王忍不住輕咳了一下,覺得更加口干舌燥,下面都快要爆炸了。

  他擔心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控制不住自己,索性趕緊拿開手,努力讓自己移開目光。

  “萌萌,你別動哈,越動它就越癢,師父出了汗,先去洗個澡,不然一會兒會感冒的。

  ”說完,老王就飛也似的跑進屋里去了。

  一進門,他就靠著門大口大口的喘氣,努力想把那股邪火壓下。

  可他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滿腦子都是萌萌漂亮的小臉和那兩團雪白,下面反而更脹大了。

  洗澡!對!得趕緊沖涼水!老王急忙跑進屋后的澡棚里,邊走邊脫衣服,一進去就打開水龍頭沖。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就在他打開水龍頭的那一刻,王萌萌因為擔心他也跟了過來。

  發現師父果真是在洗澡,王萌萌這才松了一口氣,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無意間瞄到師父下面一大坨,瞬間好奇地停了下來。

  “咦?怎么跟大明的不一樣?好大啊!”隨著老王的撥弄,王萌萌更加臉紅心跳了,臊得不行。

  “大明尿尿的時候都沒那么大,可是師父的為啥長那么大呢?是不是跟我這里一樣也長得比別人的大?”王萌萌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師父長著這么大的玩意兒吊在身上,平時走路肯定很難受吧?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看著看著,身體就本能的產生了很微妙的變化。

  她驚訝地發現自己胸有點脹脹的,下面也有點酥酥麻麻的,好像有螞蟻爬過似的。

  好奇怪的感覺啊……她這是怎么了?王萌萌捧著砰砰直跳的胸口,扭頭就跑,不敢再看下去了。

  老王洗完澡出來,就發現萌萌回了自己房間,他找到五塊錢一包的金圣煙,去廚房拿火柴點上一根,吧嗒了幾口也回了房。

  躺在床上的老王卻怎么也睡不著了,腦海里不斷閃現出之前的畫面。

  他嘆了一口氣,對他而言,自帶體香的少女身體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轟隆……”一陣電閃雷鳴過后,外頭就下起了傾盆大雨,窗戶都被雨水敲打的砰砰響。

  “師父,您睡了嗎?”門外傳來王萌萌嬌嬌軟軟的聲音。

  王萌萌從小就怕打雷,每次一聽到都要依偎在老王身邊才能睡著。

  老王心頭一跳,應了一聲,就趕緊起來開門。

  下一秒,一具帶著淡淡幽香的嬌軀就撲入他懷中。

  “師父,我好怕!外面的雷聲太嚇人了,我不敢睡。

  ”老王拍了拍萌萌的背,柔聲安慰:“別怕別怕!師父在,快進來吧。

  ”摟著王萌萌進了屋,老王就從墻角里拖出他自己做的折疊小床,讓王萌萌睡在自己床上。

  可是他才剛坐上小床,就聽到嘎吱一聲,床板猛的抖了一下,竟然陷了下去。

  老王趕緊起身查看,這才發現,這小床下面的支架,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被老鼠給咬得(名人哲理故事)只剩下手指那么一點連著。

  老王畢竟是個成年男子,這一坐上去,支架就支撐不住斷開了。

  這下可怎么辦才好!“萌萌,這張床壞了,睡不了啊!”老王滿臉無奈地看著王萌萌,不知該如何是好。

  王萌萌緊靠著老王,咬著唇角看他,瞧著可委屈了。

  “要不……你先和師父擠一擠?”老王的心瞬間一緊。

  也不知是怎么了,他竟然說出那么不要臉的話來!可讓他沒想到的是,王萌萌竟毫不猶豫地點頭,快速爬上床就鉆進被窩里去,生怕老王反悔。

  “師父,快來啊!”王萌萌沖老王招了招手,可愛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簡直要了老王的老命!老王哪里舍得拒絕,連忙答應,就躺了上去,只是身子繃的很僵硬,不敢挨著她。

  若是在以前,王萌萌還是個沒長開的小姑娘,就算直接睡在老王身上,他都不會有什么想法。

  可是現在王萌萌已經是個大姑娘了,偏偏身上還帶著陣陣幽香,這誰頂得住!“轟隆……咤!”又是一道驚雷,王萌萌嚇得瑟瑟發抖,蜷著身子想要躲進老王懷里。

  看著身旁的王萌萌像個受驚的小兔子,老王有些心疼,側過身子半摟住她的肩。

  “乖,別怕,師父在這兒。

  ”“師父,您能不能抱緊點,我好害怕!”王萌萌抬起頭,那雙眼睛沾上一點淚花,看起來更加惹人心疼。

  老王的心瞬間軟的一塌糊涂,激動的伸出手,從王萌萌的脖子下穿過,將她反抱著,整個人都扣在自己懷里。

  而他火熱的大手,正好蓋在兩團柔軟的渾圓上。

  那柔軟的觸感和特殊的幽香,就像一股電流,瞬間襲遍老王全身,讓他下面立馬起了反應,正好抵在王萌萌的翹臀下。

  “師父,被子里藏了什么啊?都硌著我了。

  ”蘇萌萌疑惑地扭頭想要看,“是師父的大棒槌嗎?”說著,她的手就往身后探去。

  老王頓時一驚,趕緊抓著她的手不讓她觸碰,“萌萌,別亂動!好好睡覺!”“師父,我想摸摸看,您就讓我摸一下嘛!”王萌萌嗔道,同時還扭了一下身子。

  這一摩擦更是不得了,老王的反應跟強烈了。

  而王萌萌也因為這個動作,臀部酥酥麻麻的,下面更加癢了,那種想要尿尿的感覺也更加強烈。

  “萌萌,沒老實告訴師父,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為什么會想摸師父的……大棒槌。

  ”老王老臉一熱,這妮子一向心思單純,沒想到做出這種動作來竟然那么魅惑。

  王萌萌嬌羞道:“以前看生物書上畫的,而且我出去割草的時候,還聽到嬸子們說男人的東西變硬就會很難受,就要摸一摸才會好。

  ”老王一驚,已經快要抑制不住下面呼之欲出的強烈沖動了。

  王萌萌可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因為偷看了師父洗澡,才對異性的身體感到更加好奇的,她真的很想知道師父的大棒槌是用來干嘛的。

  不過,被這個滾燙的東西挨著,她的身體更難受了,“師父,我好難受啊,還有這兒又開始發漲了,這是怎么回事啊?”聽到這話,老王頓時心癢難耐,想要觸摸那對柔軟的想法更加強烈了,于是他忍不住脫口而出。

  “沒事兒,師父給你揉揉就好了。

  ”此刻的老王,已經徹底被渴望占據了理智,還沒等王萌萌開口,他就開始揉搓起來。

  雖然還隔著一層衣服,但滿手軟彈的觸感還是讓他神魂顛倒。

  在他的揉捏下,王萌萌也漸漸呼吸急促起來,她忍不住微微仰著頭,緊閉著雙眼,身子陣陣戰栗。

  “萌萌,好點了嗎?舒不舒服?”老王緊貼著王萌萌的耳邊,故意將滾燙的呼吸噴在她耳后。

  說著,他又往前挪了一點,正好這個時候王萌萌覺得耳朵發癢,下意識的扭動了一下,老王身下的東西,就不偏不倚地擠進了她的腿間……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