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哭小受 趴著 頂撞 貫穿|軟糯呆萌哭唧唧受肉



她終于張開了猩紅小嘴兒,語氣中斥滿嬌羞, 傻柱,你覺得我兜子上的花,美嗎? 有門兒啊!我當時就屁顛屁顛的點頭奉承著,真美,真好看,我喜歡! 在我說完后,她就紅著臉‘嗯&quo;了一聲,稍稍猶豫后又對我說道:你喜歡……那就摸摸吧! 但是你得輕點,別像剛才那樣揉搓,我疼。

   那嬌媚旖旎的小聲音傳進我耳朵里,直讓我亢奮。

   我連話都顧不得回了,騰出一只手來就抓在 鄭芹身前,隔著胸杯賣力撫摸揉搓著。

   看起來真有效果,在我撫摸 揉弄的第一時間,鄭芹就發出了旖旎婉轉的嚶嚀聲,那嬌媚的小聲音仿佛會拐彎,更是鉆進我耳朵里直撩我心頭,撩的我身下火起。

   而鄭芹則在 羞聲嚶嚀過后,魅聲對我提起了抗議,哎呀,傻柱你輕點,我那兒……難受。

   她越難受,我越亢奮, 我就喜歡看她那痛苦的小模樣,看在眼里心中充斥著滿滿的成就感。

   所以我更賣力了,對鄭芹身前撫摸玩弄的更過癮,直撩的她站都站不穩了,身子下意識的往后倒退。

   可正是這一退,出事了,我那里剛好觸碰到了她的身體我火起的身下,剛好頂在了她身下。

   只一下,就頂的鄭芹就呆愣在了原地。

   很明顯,這下子,碰頂到不該碰頂的地方了…… 觸碰頂到鄭芹身下的那一下,說真的,很爽,那種肉乎乎的溫熱的感覺,隔著衣服我都能感受的到。

   但我有些害怕,害怕身份被曝光,一個傻子怎么會崛起呢?! 看起來,鄭芹這時候也羞惱到不行,再次掙脫了我對她身前的玩弄把玩,轉身紅著臉怒瞪向我。

   她要質問我了,她開始懷疑我到底是王柱還是王超,我想要繼續玩下去就必須打消她的疑慮! 于是在隨后,我先行開口倒打一耙,而且比她還憤怒。

   我就說你把我給傳染了,你看,我病毒都轉移到下面來了,都腫這么大了!!! 在我的倒打一耙下,鄭芹看起來明顯愣住了,她似乎都不知道該對我說些什么好了。

   最終也只是嘟噥一句,傻子也有本能啊,還那么強烈…… 這話讓我暗暗松了口氣,終于把她疑慮給打消了。

   不過我只裝作沒聽見,還不停地問她,你說吧,現在該怎么辦?我這都腫了! 鄭芹不搭理我,只管讓我趕緊把奶水倒在傷處,揉搓下拉倒了。

   我才不干呢,好不容易跟她這么個嬌滴滴的大美人有了親熱的機會,我絕不會放過! 于是隨后我就邊搖晃著身子、邊含著哭腔撒潑,我不嘛,你都給你傳染腫了,你要是不幫我治好,我就去你家告訴我叔兒,你把我傳染了不管我! 天底下任哪個女人也不愿自己羞人的事情被父親給發現,我篤定鄭芹也不例外。

   事實上的確如此,隨后鄭芹就羞惱的直跺腳,傻柱,你怎么這樣啊,說好不許說出去的! 她一跺腳,身前裹在胸杯里的美好就開始直晃動,那白花花的美,都快把我給晃醉了。

   也正是因為遭受到這種誘惑,我更加的火大,也更加的需要她幫我釋放,所以我執意堅持。

   最終鄭芹被我逼到絕路上,也沒了別的辦法,只能羞聲答應我。

   別喊了別喊了, 我幫你揉弄還不行嘛,我幫你揉弄下消消腫,你那兒就好了…… 這正是我所期待的,于是我痛快答應。

   下一刻,面對面站在我身前的鄭芹就羞紅著媚人 臉蛋兒,將白皙 小手伸向了我那兒。

   隔著褲子呢,我才不要這樣,這樣手感不好。

   所以我都不帶跟鄭芹商量的,直接就把沒腰帶束縛的褲子一把褪了下去。

   在褪下的瞬間,有什么猛地一下子跳了出來,直接出現猙獰在鄭芹的視線中。

   還上下挑動幾次,就跟在鄭芹挑釁似的,這把鄭芹給羞到俏臉通紅通紅的。

   她忙捂住了滾燙的臉蛋兒,對我羞惱質問,傻柱,你干什么! 我表現的很無辜,不是你要給我消腫嗎?我幫你揉弄,你把衣服脫了,你幫我揉弄,我也得脫掉吧,不然你怎么幫我揉,你怎么知道腫的地方在哪? 終日相處,我很清楚傻柱的思維邏輯,所以就按他的方式來做事。

   果然,鄭芹再次相信了我這個傻子的解釋,最終拿掉雙手,露出羞紅的臉蛋兒。

   真是上輩子欠你的,我竟然要用手幫你揉做那個,羞死了,偏偏還那么大…… 羞聲嘟噥中,鄭芹顫顫的伸出小手,最終摸向了我那里,摸向了讓她美眸中斥滿驚羨的地方。

   在觸碰上的第一時間,我就感受到了鄭芹小手的溫柔。

   那么溫潤,那么柔軟,還有她的緊張,因為那只小手攥的有點緊,鄭芹的嬌息也開始急促。

   這個時候的她已經羞羞的閉上了眼睛,媚人的臉蛋兒上斥滿羞紅。

   那急促的嬌息顯然是在告訴我說:她好緊張,我那里的強硬和火燙讓她好緊張! 隨著鄭芹小手來回的輕揉的來回揉弄,我就更爽了,舒服的幾乎要叫出聲來。

   任十里八村的人一起想,誰敢想象鄭芹竟然在幫我揉弄那個地方。

   這種神仙般的享受,是我之前無論如何也不敢幻想的,但今晚卻成真了! 我越發覺得弟弟的傻子身份真是好用,我以后可得利用好了這點…… 正在我享受鄭芹溫潤小手撫弄的時候,鄭芹卻羞聲開口了。

   傻柱,你那里怎么……這么兇呀,一直都這么兇嗎? 很明顯,我那兒的強硬引發了鄭芹的好奇心,這個騷性的女人,八成是想那個了挨弄了。

   我惡意的揣摩著,像她這么漂亮的女人,在公司里肯定沒少被領導那個劈開腿往里弄。

   所以我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憑什么她公司里的領導能那個弄,我就不能? 于是我借著回答引誘她,我不知道啊,但是有時候好像早晨起床的時候,反應會更大會更大。

   剛剛說完我就懊悔了,因為之前我還冤枉鄭芹,是被她給傳染的。

   不過萬幸的是,這會兒鄭芹芳心應該亂了,并沒有注意到這點,或許她更在乎我那兒的大吧! 而后,鄭芹更是羞聲問我,那我幫你揉弄著,你、你……你那里舒服嗎? 她的 這個問題,讓我更加篤定她發騷了,被我那兒引誘的有想法了。

   于是我點點頭表示很舒服,又貪婪地問她,我又想摸你兜子上的花了,怎么辦? 嬌息急促中鄭芹羞羞地看了我一眼,隨即紅潤著小臉蛋兒低下頭,小聲說道:喜歡就摸吧! 她顯然是起性了,已經顧不得那么多,況且我之前也摸過兩次了,她抗拒心理沒那么大。

   在得到鄭芹的回應后,我就迫不及待的伸出雙手,分左右直接扣在了鄭芹身前。

   在扣上去的第一時間,鄭芹就嬌聲旖旎嚶嚀,顯然是我給她帶去了強烈的刺激。

   這一點,從她那握的更緊、節奏更快的小手上就感受的出來。

   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下,我已經顧不得什么胸杯上金花的掩飾了,直接粗暴的一把將鄭芹那件黑色胸杯給拽了下來,任憑她胸前那兩蓬迷人的美好蕩漾著、輕顫著。

   那么性感,那么迷人,讓我第一時間就興奮的湊上雙手,然后抓弄著,愛撫著。

   原本鄭芹似乎有些羞急,想要嗔斥些什么,可隨著我手掌的更強烈愛撫,她當時就迷離了。

   仰著腦袋,任長發飄散在身后,鄭芹美眸閉合,臉上寫滿了旖旎的表情。

   傻柱,不要、不要這樣,你不能這樣摸我那兒的,那兒只有我未來的丈夫才可以這樣摸,你不要這樣,傻柱,傻柱…… 鄭芹一遍遍旖旎的央求著,呼喊著我,但是小手卻是不松開,依舊緊緊握住我的身下。

   很明顯,我的舉動已經讓她性起到了極致,已經讓她很難舍棄我身下的存在。

   于是我感覺更刺激了、更舒服了,心里也更貪婪的想要得到鄭芹更多。

   不過就在這時候,鄭芹卻是旖旎聲中,被我撩弄到情不自禁的失語了。

   難怪、難怪女同事喜歡跟男朋友干那個,原來摸起來真、真的好舒服,好舒服…… 她還在我這個‘傻子&quo;面前喃喃失語著,顯然是傻子并不值得讓她擔心。

   但我卻從她的話里,聽出了她對那種事情的渴望,以及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是處! 那兒只有未來的丈夫才可以毫無隔閡的摸,被摸會感覺到很舒服,這足以證明她沒經歷過。

   意識到這點,我貪婪的心火更旺盛了,我想要了鄭芹的第一次! 于是下一刻,我望向了她那雙裹在透明絲襪里的修長玉腿,望向了那條緊裹香臀的黑色套裙。

   只要把套裙掀開,迅速絲襪和小褲一脫,我就可以......狠狠攮進去了。

   而鄭芹嬌媚又性感的小身子,也將會屬于我,我將她生命中最初的男人!!! 強暴的念(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頭在胸腔中翻滾,讓我整個人都感覺到暴躁,直想把那念頭轉化為現實。

   可最后的一絲理智還是警告我,萬一事后鄭芹報警了,我就會被警察抓走。

   我可以不畏懼被警察抓走,但是我被抓走后,我的弟弟傻柱怎么辦? 這種現實情況讓我恢復了清醒,我沒有強行占有鄭芹。

   但對于她身下的嬌媚,我還是忍不住的伸出手掌,直接撩進了她裙子里面。

   被絲襪包裹的玉腿好光滑,透出了屬于那雙玉腿的溫潤。

  而且在觸摸到盡頭處時,更是能感覺到手指間有些濕潤,那是來自鄭芹愛的反應! 意識到這點后,我更興奮了,手掌想要更用力地貼合在鄭芹身下,感受屬于她的嬌媚。

   可偏偏在這時候,鄭芹大羞中猛地推開了我,更是厲聲質問,你干什么?! 很明顯,這次是真的碰觸到她底線了,所以鄭芹也是真的生氣了。

   我剛才也是一時沖動沒忍住,想摸她下面所以也就摸了,并沒考慮后果。

   不過眼下既然已經發生了,那么后果也就必須合理應對。

   感受到指尖的滑膩濕潤,我頓時有了主意,傻乎乎的對她說道:看你好像傷的挺嚴重,流膿都流淌到絲襪上了,所以我想揉揉你的傷口,免得你太疼…… 邊說著,我邊怯怯地看著鄭芹,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如同犯了錯誤的小孩子。

   我合理的解釋,以及怯怯的樣子,成功贏得了鄭芹了相信。

   她沒剛才那么生氣了,隨即嗔瞪我一眼,羞聲說道:傻柱,這不是膿,這是……算了,反正、反正你不能摸我那里。

   身下那么嬌媚羞人的地方,鄭芹顯然不會讓我隨便摸。

   不過我不光想摸,我現在還想嘗嘗呢! 所以在她說著的時候,我就把黏粘著她身下濕潤的手指遞進了嘴巴里面,細細品嘗。

   微腥,還稍微有點咸澀,但卻是屬于鄭芹那里的味道,真的好迷人。

   于是我忍不住的贊嘆,還真不是膿啊,原來是糖水,真香甜! 我的這種贊美讓鄭芹羞到捂住通紅的小臉兒,沒臉再看我,但她還是羞聲對我說,傻柱,那種東西不是糖水,不能吃的,真的不能吃。

   我才不管,我不光要吃,我現在還要吃她現成的。

   所以我隨后氣呼呼的對她發起了指責,你有糖水不給我喝,還騙我干活,還把我給傳染了。

   我不管,你現在就給我喝糖水,不然我就去你家找我叔兒,我跟他說你欺負我! 我的話讓鄭芹當時就急眼了,既是我要吃她那地方她心里害羞,也是我要告訴她爹她害怕。

   眼下她的胸前我玩弄了,我的身下她把玩了,這事要是傳出去,她臉就丟光了! 所以鄭芹隨后對我各種央求,傻柱,好傻柱,那真不是糖水,不能喝的…… 她表示可以給我買飲料,但是我并不需要,我需要的可不是飲料,我需要的是她那嬌媚的地方,所以我執意堅持,更是坐在地上裂開嘴嚎啕大哭。

   我不怕引來人,但是鄭芹怕,所以她頓時急到不行不行的,最終只能答應我,給你喝,給你喝還不行嗎?不過只能喝一口,你也不許亂動…… 亂不亂動的再說,眼下先用嘴巴嘗嘗鄭芹那里是個什么滋味。

   這么嬌滴滴的美人,身前此刻蕩漾的那兩蓬嬌媚都那么粉嫩迷人,身下應該更性感吧? 我很期待,于是直接吩咐到鄭芹,趴下,把屁股撅起來,我要喝糖水! 鄭芹被我說的大羞,但終究還是紅著臉,絲襪玉腿筆直站立,將上身彎了下去。

   這也就導致她身后的挺翹成功撅了起來,連套裙的裙擺都綻放開,曝出了那其內性感嫵媚…… 我原本以為,女人的長絲襪都是連襠的,但鄭芹卻以她自身情況告訴我并不是。

   雖然裙外看起來像是連襠的,但實際上大腿外側卻是兩根吊帶。

   那透明吊帶襪看起來相當的性感,就跟遮掩住鄭芹身下嬌媚處的白色真絲小褲一樣性感。

   原本真絲小褲就薄,這會兒緊貼在了鄭芹的那里,更凸顯出了她嬌媚誘人的輪廓。

   那種曼妙的輪廓之美,簡直讓我心動到不能自持。

   這可是我頭一次見女人的身下,而且還是鄭芹那么嬌滴滴的大美人! 于是我忍不住了,直接掰開她那雙裹在透明絲襪里的大腿,狠狠的將嘴巴湊了上去。

   沒有任何意外的打擾,我的臉龐當即悶在了鄭芹的身下。

   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薛淑蘭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 出臺家庭暴力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對于如何定義家庭暴力、 家暴行為的分類以及如何定罪量刑等作出具體規定。

  該司法解釋目前已經擬定草稿,并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出臺。

  這個消息,對于連續多年帶著“關于盡快制定家庭暴力 防治法提案來到全國兩會的尚紹華、柯錦華等婦聯界別的委員來說,無疑是一個喜訊。

  今年已經是尚紹華第7 次在兩會上提關于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了。

  “如果今年能出臺相關解釋,那就意味著 國家對這個問題的重視,也就離立法更近一步了。

  ”尚紹華委員告訴記者, 7年 來,對于推動家庭暴力立法這一工作,她投入了很多精力,更充滿了感情。

  多年前,尚紹華在《中國婦女》雜志社工作時結識 了一位名叫 陳明俠的法學專家,這位專家的水平和敬業精神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從2000年開始,陳明俠等一批法學、社會學領域的專家學者和婦女工作者,在中 國法學會開展了反家暴項目,并建立了反家暴網絡,致力于推動人們意識的改變,推動反家暴立法。

  2007年陳明俠找到尚紹華,向她講述了自己在反對家庭暴力 網絡工作期間接觸到的許多觸目驚心的事例,希望作為政協委員的尚紹華能幫助她們反映反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

  作為《中國婦女》雜志社的總編輯,尚紹華深知家 庭暴力對女性的傷害,更感到自己有一份責任,就這樣她欣然加入了為保障婦女的安全和平等,呼吁立法的工作。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第一次收到 陳明俠發來的材料時,尚紹華發現其中涉及的內容非常廣泛,并不符合提案撰寫的要求。

  為了寫好提案,尚紹華和陳明俠及反家暴網絡的專家們反復推敲、討論了多 次。

  好在陳明俠本身是非常有成就的專家,因此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一份關于呼吁反家庭暴力立法的提案在2007年被帶上了兩會。

  從那一年起,反對家庭暴 力網絡每年都會給尚紹華提供最新的材料,而尚紹華每年也都會把這些最新的信息匯總成新的提案,再傳遞到全國兩會。

  對于尚紹華來說,只要家庭暴力防治法一天 沒有出臺,對這個問題的呼吁,就一直是她的“使命”。

  尚紹華說:“其實,這些年對一個提案內容不停跟蹤的過程,也是對于一個事物不斷認識的過程。

  無論是反對家庭暴力網絡的工作人員,還是我,對家庭暴力這個問題的認識和了解都是在逐步提高的”。

  尚紹華告訴記者,剛開始幾次的提案后,相關部門給她的答復她并不滿意,總覺得答復內容空洞,缺乏實質。

  但慢慢的,她發現這個問題還是得到國家重視了。

  比如2013年,她就得到消息,說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經被列入未來5年人大的立法規劃。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如 今,在尚紹華眼里,這個提了7年的提案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證明堅持的數字,更是一個凝聚了幾代關注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人們心血的果實。

  “我第一次提這個提案的 時候還是作為第十一屆政協委員,現在我已經是第十二屆政協委員了。

  而當年的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在社團改革中已經更名為北京帆葆,工作人員也已經換了一批又一 批,但仍然還在堅持給我提供最新的素材。

  ”尚紹華感慨,幾年來,提案的內容從單薄到豐滿,建議從籠統到具體,有很多成長。

  參與的人也越來越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果,才有了多年努力后水到渠成。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國已有的部門規章、地方性法規已經為我國反家庭暴力本土立法提供了實踐經驗。

  一些(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非政府組織和公民的努力也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與實施奠定了廣泛的社會基礎。

  加上人大的立法計劃和最近要出臺的司法解釋,都 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提供了可行性。

  所以我今年再提,就是希望能夠推動這項法律盡快出臺。

  今后我也會關注立法之后具體執行的問題,因為這一法律必須多機 構合作才能執行,公安、法院的合作是保證,可探討的問題還有很多。

  ”尚紹華表示。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本文來自:人民政協報作者:奚冬琪延伸閱讀:一個女攝影師鏡頭下的家暴始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