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章魚 使用



老陳自然是故意這么說的,不過他這樣說也是為了讓王 秀蓮不再尷尬。

  果然,老陳這話一說出來,王秀蓮 面色一喜,連忙邀請老陳上去。

  剛進入 天龍集團的大門,周邊的幾個保安和服務員連忙行禮,道了一聲‘王董好’。

  王董自然是稱呼王秀蓮的,老陳見到這種架勢,悻然笑了笑,看來王秀蓮在天龍集團還是很有地位的。

  不過想想倒也應該,這家公司說起來還是老李和王秀蓮一起白手起家創辦的,王秀蓮也是創始人之一。

  在長廳內沒走多遠,突然一個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走了過來,她的目光先是在王秀蓮身上看了看,又在老陳身上瞅了一眼,然后再度將目光聚焦在王秀蓮身上。

  老陳明顯能感受到高挑年輕女子目光中的詫異,不過他是老光棍一條,皮倒也厚的很。

  “ 董事長,董事和高管們都已經在頂層 會議室聚集了,他們請你過去開展會議!”青年高挑女子語氣中充滿了一種擔憂,看得出來這個會議沒那么簡單。

  同時,老陳也聽出了一個細節,這個高挑年輕女子稱呼王秀蓮為副董事長……至于董事長自然就是王秀蓮那個已經去世了一個多月的丈夫了,但是沒想到一個多月過去了,這個董事長的位子還沒確定。

  “嗯,我知道了,趙總監,你也去準備會議吧!”王秀蓮皺了皺秀眉,在家中,在老陳面前,王秀蓮就是一個柔弱的女子,但是來到這偌大的天龍集團,王秀蓮也開始逐漸將那份柔弱給收了起來。

  跟這幫千年老狐貍斗法,一不小心可就真的玩脫了。

  “陳哥,我們進去吧!”王秀蓮深呼了一口氣,表面上雖然一副很鎮定的樣子,但是老陳感受地出來,她有些緊張。

  唉……老陳嘆息一聲,這個女人,承受的東西太多了!老陳沒有半句廢話,跟在王秀蓮身旁,儼然一副保鏢姿態。

  來到頂層會議室的時候,這里面已經有不少人在等待了,一個個西裝革履的,面色嚴謹,都顯得十分鄭重。

  “副董事長來了,那我們的會議可以開始了。

  ”“副董事長,我們可等你很長時間了。

  ”“副董事長,你身邊站的那個人是誰?我們天龍集團的高層會議什么時候允許一個陌生人進來了?”王秀蓮剛一進入,一幫人就在那里開始追問,同時將目光聚焦在老陳身上,老陳一直跟在王秀蓮身邊,所以顯得格外突出。

  再加上老王身上穿的就是一套便服,和這些西裝革履的公司高管和董事們在裝束上的差別很大。

  “這位是陳磊陳哥,我老公在世時的好朋友好兄弟!今天就讓他也參加會議吧!”王秀蓮這樣介紹老陳,瞬間將老陳的身份暴漲了不少,既然是前董事長的好朋友好兄弟,那就是尊敬的客人,總不好直接趕人吧!“副董事長,我們天龍集團的規章制度您也不是不知道,他雖然是 李建董事長的好朋友好兄弟,但是他不是我天龍集團的人,所以他沒有資格待在會議室內。

  ”“再說了,李建董事長都已經去世了,我們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王秀蓮將話說完,一個頭發花白,長相威嚴的 老頭突然站起身,直接開始懟人模式。

  哪怕是對王秀蓮說話也絲毫不客氣,最后那句話隱隱還有一種逼迫的意思在里面。

  “孫叔……您這話是什么意思?難不成我王秀蓮還會拿亡夫的名義說這個謊么?你不覺得有些太咄咄逼人了么?”王秀蓮直接寒著一張臉站起身,這涉及到顏面問題。

  “呵呵……副董事長何必這么激動?難不成這家伙和你還有什么親密的關系?李建董事長去世才剛剛一個月啊……”那個頭發花白的老頭非但不知道收斂,反倒越說越不像話,王秀蓮的面色上露出羞怒神色,胸口劇烈地開始起伏,顯然是被氣到了。

  “你這個老頭嘴里能不能積點德?一張扒灰臉,還在這里張口閉口地教訓人?”老陳實在是忍不住了,幫著王秀蓮頂了一句,這老頭說話著實有些太難聽了。

  “你…你說什么!放肆!你給我滾出去!滾出去!”頭發花白的老頭突然渾身震顫起來,面色也變得潮紅起來,手指著老陳,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原先老陳還真只是瞎說的,也沒有絲毫依據,但是看到這老頭這幅激動的模樣,倒是瞬間詫異了許多。

  難不成他隨意的猜測還有可能是真的?這老家伙不會真的有這方面的癖好吧?“惱羞成怒了?我也沒說什么,有必要這么激動么?莫不是被我說中了心事?嘖嘖嘖……”老陳滿臉地不敢置信,經過老陳這么一烘托,會議室中的眾人頓時都一副看熱鬧的神態盯著那個頭發花白的老頭。

  孫樂山氣得渾身發抖,他恨不得上去捶老陳幾下,但是看了看自己這老胳膊老腿還是放棄了。

  “王秀蓮!你就讓這么個貨色在會議室中犯渾?董事長啊!你在天之靈不得安息啊!”孫樂山將已經去世的李建搬出來,這下子老陳還真不好說什么了,而且老陳也發現王秀蓮此刻顯得頗為為難。

  “那我出去,我就在門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叫我!”老陳狠狠地瞪了那個頭發花白的老頭一眼,然后大踏步走出,就站在門外,依靠在墻壁上,聽著里面的動靜。

  “你…你是跟著副董事長來的那位先生?您是副董事長的朋友,您怎么站在這里啊!”老陳站了沒多久,就走過來一個高挑長腿女孩,正是之前他和王秀蓮剛進公司時看到的那個女孩,聽王秀蓮好像稱呼她是什么趙總監。

  (大炕上性經歷)“我在這里等人,姑娘你先進去吧,會議要開始了!”老陳齜牙笑了笑,示意高挑長腿女孩趕緊進去,女孩點點頭,倒也沒多說什么,直接就進去了。

  老陳在門外等了大概有二三十分鐘,顯得有些無聊,這道會議室大門的隔音效果還是很好的,至少老陳聽不到里面言談的具體內容。

  ‘砰!’正當老陳無所事事,有些困意的時候,會議室內突然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同時一陣喧鬧聲傳來。

  “這是我丈夫的公司!我擁有繼承權!我是公司的副董事長!”這是王秀蓮的聲音,顯得有些氣急敗壞。

  “呵呵,我們只認李董事長,您是李董事長的遺孀不假,但是李董事長早就答應過我們,在他死后,天龍集團要交給我們來打理……”“再說了,公司早就沒錢了……”“你們欺人太甚……”‘砰!’玻璃碎裂的聲音頻頻傳來,在門外等候的老陳眉頭深深鎖起,他有些擔心王秀蓮的現狀。

  她畢竟就是個婦孺,而那會議室里面,那幫老狐貍可一個個都狡詐得很,老陳唯恐王秀蓮會吃虧,到時候會對不住兄弟老李。

  咬咬牙,老陳直接推門而入。

  “你們這幫老潑皮還要不要點臉了?這公司本來就是人家丈夫的,現在人家丈夫死了,這公司理所當然應當由王秀蓮倆接管!”“你們這些人別看穿得人五人六的,但說到底,也就是個打工的。

  ”“怎么,還要上演一個惡奴欺主的戲碼啊!”老陳一推開會議室的大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老陳身上,老陳也豁出去了直接站在王秀蓮身邊,為王秀蓮辯護道。

  他就是看不慣這么多大老爺們欺負一個小女人。

  “陳哥……謝謝你!”王秀蓮站在老陳身后,在這種孤立無援的情況下,有一個站在你面前,那種感動,無法用言語來表述。

  “沒事!要是老李還在,保準將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一個一個全都給開除了!”老陳就喜歡說一些大實話,他的這些大實話一經說出來,全場都炸了。

  “你算什么東西,也敢來管我們天龍集團的事情!”“看他這穿著,別是個拾荒者吧!”“他還說自己是李董事長的兄弟……咱們李董事長怎么可能有這樣兄弟,別扯犢子了!”“我看他和王秀蓮關系挺好的,莫不是……”“還真不一定,若真是姘頭……”底下人說話越來越難聽,老陳面色一扳,想要再教訓一頓,卻被王秀蓮拉住了。

  “副董事長,這個人涉嫌偷聽我們天龍集團的高層會議,我建議將他扭送到公安局!”“是啊,再不濟,也要將他給趕出天龍集團啊!他一個外人在這里指手畫腳的,確實不應該啊!”這些人話口一轉,開始討伐老陳,老陳頓時面色一怒,你們什么意思?我刺探你們的商業機密?我若不是害怕王秀蓮吃虧,我才來這里吃瓜落呢!“我為陳哥擔保,陳哥要是將會議機密泄密出去了,我承擔一切責任!”王秀蓮冷冷地瞥了在場所有人一眼,然后對著老陳投去感激的目光,讓老陳頗為受用。

  “現在公司的賬務不明,你們也都在說公司沒有錢,既然這樣那我覺得可以對公司的財務進行一次全方位的審計!我倒要看看,這些錢都被折騰到哪里去了!”“這家公司是老李的心血,老李現在雖然已經死了,但是我會繼承他的遺志,將公司發展起來!”“趙總監,你是財務總監,這件事還需要你多多幫忙!”王秀蓮冷聲說道,對著坐在左手邊的那個高挑年輕女子說道,這個女子正是剛剛在會議室門口和老陳搭訕的那個。

  高挑年輕女子點點頭,卻也沒有明確答復。

  “ 不行!我不同意集團在這個時候進行財務審計!集團現在的人力全部發動出去了,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全方面扭轉集團的不利局面,而并非將那些精力集中在內亂上!”“李董事長還在的時候,對待我們就像兄弟一樣,也從來沒說過懷疑我們!”“再說了,副董事長,您恐怕還沒有那個資格對全公司的財務進行審計吧!我不同意!”孫樂山直接拒絕道,他自家根子都不怎么干凈,真要進行審計了,那點小秘密恐怕就要暴露出來了。

  到時候真讓王秀蓮找到了可趁之機,那趕她下臺的計劃可就落敗了。

  “我也不同意審計!”“我也是!”“我支持孫總!”孫樂山非但是公司的第二大股東,而且還是總經理,再加上是公司創建時候的元老,所以他在公司中的地位很崇高。

  再加上這些年在天龍集團內刻意經營,使得其成為僅次于董事長李建之下的第二權柄人物。

  現在李建突然死了,他這個總經理瞬間就起來了,不過現在還有一個麻煩就是王秀蓮,他想趁著這個機會將王秀蓮也趕出公司,那天龍公司今后可真的就是他的天下了!老陳倒吸了一口涼氣,剛才他雖然沒有細數,但是起碼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都表示了反對。

  再排除一些中立的,不愿意鬧事的,這個小老頭在天龍集團中的根基就太深厚了。

  王秀蓮緊咬銀牙,恨不得將這幫老狐貍的偽裝面目都撕開,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也沒有實質性的證據。

  看到有這么多人支持自己,孫樂山頓時嘴角上翹,同時目視著王秀蓮,眼眸中流露一抹得意。

  目光肆無忌憚地在王秀蓮姣好的身材上掃視了一遍又一遍,又瞥了一眼站在王秀蓮身邊的老陳,頓時心中暗自可惜。

  “好白菜都被豬給拱了!”他今年雖然也五六十歲了,但是人老心不老,對于王秀蓮這個美艷少婦多多少少有些別樣的心思。

  “你們這么害怕進行財務審計,是不是你們自己心里有鬼啊!別把話說的那么好聽,還有你這個扒灰老頭,你能不能把你那猥瑣的目光收一收,生怕別人不知道你齷齪的心思一樣!”老陳就是看不慣這些人的小人嘴臉,直接開始了懟人模式,見一個懟一個!尤其是對那個頭發花白的老頭,老陳更是看他不爽。

   不過,她找了身邊以前的 男孩子,沒有一個是符合她心中標準的。

  “不行,我一定要談一段戀愛,積累一下經驗,只是……”有這樣的想法固然是好事,但 林業肖有些擔心,她這樣意氣用事可能會有不太好的結果,畢竟她這樣的想法會讓整個戀愛變得脆弱不堪。

  “只是什么?”林業肖問著, 視線投在了沈嘉瑩那張有些嚴肅的臉上。

  看著她微微抿動的嘴唇,林業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以她現在這樣的情況,要 找一個自己想戀愛的對象似乎有些難。

  她一定不會接受隨便找一個這樣的做法的。

  “算了,沒什么,好像周圍沒什么適合的人選,我還是……”說著,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就氣不打一處來,整個人像是炸了毛一樣,咬牙切齒。

  林業肖這才想起來,他被拉進這個房間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跟她聊這些的。

  她真正生氣的點并不是這個,而是那通電話。

  “媽的,那個 綠茶婊嘲諷我沒有男朋友,還說我是不是連追自己的人都沒有,想追別人又追不到。

  本來我不想理她的,但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林業肖聽完,微微的笑了一下。

  這種賭氣的情況也就只有在她身上才會發生了。

  不過,林業肖立刻回憶起了沈嘉瑩剛剛打開房門時對電話里說的那句話。

  “等著, 我現在就給你帶一個過來。

  ”林業肖瞪大了眼睛,發現事情好像不太對勁。

  這個沈嘉瑩因為賭氣,似乎做了什么不得了的承諾,而且她好像轉頭就把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凈了。

  “啊!對了,我剛跟那綠茶婊說了……”“現在就帶一個過去是吧,我都聽到了。

  ”“怎怎怎么辦!我現在去哪找一個給她啊,我要不去她就更加囂張了。

  ”說著,沈嘉瑩感覺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就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自己就不該做這樣不切實際的承諾,現在好了自己要被那個綠茶婊嘲諷到死了。

  “誒……”沈嘉瑩猛地他抬起頭,眼睛一刻不停的盯著林業肖。

  她仔細打量著林業肖,一米八的個頭,纖瘦卻不失肌肉的身材,加上那張成熟帥氣的臉龐,這不就是一個最佳的人選么?林業肖感受到了沈嘉瑩熾熱的視線,心中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這個沈嘉瑩,不會再打什么不好的主意吧。

  沈嘉瑩露出了一個壞笑,然后從床上朝著林業肖迅速的爬了過去,兩只手臂一下子拉住了林業肖。

  “ 房東,要不……”“別,你想都別想,我不同意!”林業肖立刻閃躲,來到角落搖了搖頭。

  沈嘉瑩皺了皺眉頭,心里感到一陣不爽。

  自己難道長得很丑還是怎么,怎么看林業肖都不吃虧啊,為什么他不肯呢?“告訴我個理由,不然我不接受!”沈嘉瑩噘著嘴看著林業肖,林業肖無奈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嘉瑩啊,戀愛不是賭氣,你要我裝你男朋友,我是無所謂,但如果說我這次真的幫了你,以后你就更加沒有警惕心了,你對戀愛就更加不著急了。

  ”“這樣么……”“你好好想想,身邊有沒有什么自己真的喜歡的男孩子,放手去追,等你真的追到了再去打那個綠茶婊的臉。

  ”沈嘉瑩想了想,林業肖說的話的確有些道理。

  不過,自己已經回憶過好幾遍了,自己身邊真的沒有讓自己行動的男孩子。

  要說心動的話……沈嘉瑩再次抬頭看了林業肖一眼,之前她并沒有仔細的觀察過林業肖,畢竟是她的房東,見面的次數也并不是那么多,她從來沒有發現原來林業肖是這么帥的一個男人。

  想比那些大學里只會耍帥的男孩子,林業肖要成熟穩重的多。

  她捂著自己的胸口,竟覺得臉稍稍有些發燙。

  自己這是怎么了,難道說只是這么看了一眼就……發現沈嘉瑩表情的變化,林業肖有些愣住了。

  這個沉默是怎么回事,這個氣氛又是怎么回事?(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怎么感覺自己現在有些尷尬呢……想著,林業肖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聲,沈嘉瑩這才從自己的世界中清醒了過來。

  再次看向林業肖,那種感覺變得更加強烈了。

  剛剛明明還好好的,怎么會這樣呢……沈嘉瑩想了想,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猛的抬起了頭。

  也許是因為剛才林業肖拒絕了自己,并且說了那番話吧。

  她本以為林業肖會順勢答應自己,畢竟在她的想象中,男孩子似乎都是這樣子的。

  但是這個林業肖,出乎了她的意料,給了她對其他男人重新定義的機會。

  原來,成熟的男人真的如此有魅力。

  想了想,沈嘉瑩心跳的越來越快了,臉也燙的空調都無法冷卻下來。

  “房東,你說過讓我找一個自己心動的然后去追吧,那我現在心里有數了。

  ”林業肖本就感覺不太對勁,沈嘉瑩這話一出,他更加慌張了。

  難道說,她真的看上自己了,那自己要不要答應呢。

  沈嘉瑩才是一個大二的學生,算起來,她和自己差了整整十歲,這樣自己不是老牛吃嫩草么?猛地晃了晃頭,林業肖抬起了手,制止了沈嘉瑩想要脫口而出的話。

  “那個,我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等一下!你不想聽也不行,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林業肖剛剛打開房門,整個人停了下來。

  他知道以沈嘉瑩的性格來說,她既然被自己說服下定了決心,就不會輕易改變。

  自己不可能從這件事中全身而退了。

  嘆了口氣,林業肖將房門重新關上,回過頭看著沈嘉瑩。

  “行吧,你說吧,我聽著。

  ”“我剛剛對你心動了,你聽清楚了么,這也是你建議我的,我現在接受了,所以我現在要追你,你答不答應?”現在的女孩子表白都這么直接了么?林業肖雖然這么吐槽著,但卻是心中也稍稍有些癢癢的。

  要說沈嘉瑩這個女孩子確實很不錯,無論身材樣貌還是那很有趣的性格。

  如果真的跟她相處的話,應該不會很無聊。

  要不……突然,林業肖的腦子里冒出了一個人,就是隔壁房間里的 楊玲

  這個女孩子讓林業肖念念不忘,也干擾著現在自己對沈嘉瑩這個表白的回答。

  他開始猶豫了,即使知道楊玲有男朋友,他也不想就這樣放棄。

  “那個,我要考慮下……”沈嘉瑩低下了頭,雖然林業肖這么說她不是很開心,不過她還是覺得心里暖暖的,畢竟林業肖并沒有拒絕她,只是說考慮一下,而且作為一個成熟的男人,他總有自己的顧慮,沒有立刻答應也說明他對自己的表白是多么認真考慮著。

  “好,不過不能讓我等的太久哦,我這幾天會天天來纏著你的,你就等著吧。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