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imal



  閱讀提示: 很多人擇偶時會用一些“ 硬指標”: 收入、房、車、學歷、年齡等都要拿來 掂量一番。

  在這份名為《2012至2013 中國男女婚戀觀調研報告》的文章中,出現了一個新的名詞―― 戀愛 起步價

      據中廣網報道:很多人擇偶時會用一些“硬指標”:收入、房、車、學歷、年齡等都要拿來掂量一番。

  在這份名為《2012至2013中國男女婚戀觀調研報告》的文章中,出現了一個新的名詞――戀愛起步價。

  所謂的戀愛起步價是指:單身 女性理想男友收入的最低要求。

    羊城晚報訊 據中廣網報道:很多人擇偶時會用一些“硬指標”:收入、房、車、學歷、年齡等都要拿來掂量一番。

  最近,一份由世紀佳緣網站發布的報告,成為了網絡上熱議的話題。

  在這份名為《2012至2013中國男女婚戀觀調研報告》的文章中,出現了一個新的名詞――戀愛起步價。

  月入8000才有資格戀愛戀愛起步價 男人  所謂的戀愛起步價是指:單身女性對理想男友收入的最低要求。

  我們來了解一下具體數據:在對理想的另一半收入要求上, 90、80、70后女性,對理想男友收入的最低要求為5000元。

  其中,90、80、70后的重慶女性,對理想男友的收入的最低要求為:4842元、5705元、6451元。

  最苛刻的是上海(9964元)、深圳(8437元)、北京(8149元)的女性,對自己的未來男友月收入的要求,都超過了8000元。

    對于各地的戀愛起步價數據,網友們是大跌眼鏡,直呼“愛不起”。

  尤其是廣大公司單身男白領。

  許多剩男在網上吐槽說:“高價一出,被打擊得‘外焦里嫩’,不懂如何愛了。

  ”  網友熱議:  @大油門GT-R:熱干面都4元錢一碗了,何況戀愛呢?即將做爹的人表示,凡事要趁早。

  月入8000才有資格戀愛戀愛起步價男人  @大道雄風V5:這還讓不讓人找女朋友?我還沒達標呢,看來努力賺錢才是王道!  @小apple162:慢慢地愛,有個溫暖的家就夠了!那么多錢不幸福也是徒然!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下一瞬,伴隨著褲子的脫落,李蘇也把 周莉身上的黑絲襪跟小褲給強行褪了下來。

  周莉本能的想要阻止,但終究也拗不過李蘇的堅持,強行給她褪了個干凈。

  絲襪跟小褲都脫離了嬌軀,她那媚然的身下也就徹底暴露出來。

  旁邊墻上有面鏡子,于是李蘇就周莉強行抱到近前,左手更是搬起了周莉的左腿。

  “表嬸你自己看,你那里多美、多性感,而且已經饞到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別恨我,因為不光你饞,我也饞,我真的好想要你!”看到鏡中的自己身下,周莉羞到俏臉幾乎要滴血。

  她真的是沒辦法了,尤其是被李蘇搬起腿來,將那地方的嬌媚徹底展現出來。

  這種極盡的羞澀,讓她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再也無法面對李蘇。

  周莉無法面對,但是李蘇卻樂于面對喜于面對,那么嬌媚那么迷人,今晚要是不給予周莉愛的沖擊,那他就真的不是個男人了!于是在隨后,他就把周莉上身的T恤也給脫了,黑色 胸杯更是猛地一把扯下。

  在那兩蓬嬌媚還在周莉身前蕩漾微顫的時候,李蘇就猛地伸出雙手扣住了,竭力褻玩 揉弄,直把周莉給玩到歇斯底里的,不由自主的爆發出醉人的嚶嚀聲。

  盡管很刺激很旖旎,可她還是想要求饒,希望李蘇能夠放過她,不要強行進入她身子。

  但至于為什么這樣喊,她也不清楚了,只是下意識的這么喊著。

  可是對于李蘇帶給她的強烈刺激,卻又很是喜歡,讓她忍不住的把美眸都閉合了。

  望著鏡中周莉嬌媚動人的表情,李蘇再也把持不住了,他也不需要把持。

  雙手狠狠褻玩揉弄的同時,李蘇雙手也猛地往下一拽。

  周莉胸前就在他手中著,李蘇猛拽她吃痛,當然是跟著下彎腰身。

  可這腰身一彎,身后就不自覺的撅了起來。

  當意識到自己眼下彎腰撅腚的動作后,周莉頓時羞慌的瞪大了眼睛,意識到了什么。

  她羞聲大喊,“李蘇,不要,不可以進來的,你不可以進來,我是你的表……”嬸字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隨后就有嬌媚的歡吟聲綻放在了房間內,帶來春的旖旎……那一瞬間嬌軀的被填充,直讓周莉感覺糾纏自己已久的寂寞,終于被驅逐了。

  隨之而來的,則是她期待已久的滿足感,以及前所未有的填充感。

  真的好過癮,感覺都要給撐破似的,直讓她痛到本能的嬌呼著,小腳丫甚至都蜷縮在絲襪里。

  “好痛,你弄的我好痛……”周莉的痛呼聲傳進耳朵里,李蘇卻是愈發的亢奮。

  他都沒有半分停止的舉動,直管在周莉的嬌軀內暴躁的沖擊了,占有著。

  占有屬于周莉的嬌媚,也體會屬于周莉的迷人風韻……但是短短三分鐘過去后,周莉就徹底暴躁了,更是主動伸出雙手,竭力在李蘇身體上摸索著。

  “李蘇,李蘇,李蘇……”一遍又一遍的,周莉只管呼喊李蘇的名字,卻不給予任何實質性的內容。

  但是李蘇卻明白,周莉也是要來了,她所期待的愛朝終于要來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再李蘇夾緊沖擊了數分鐘后,周莉徹底暴躁開來。

  她瘋魔了,嗷嗷的喊叫著,就如同要打人似的,但她實際上并不是要打人,而是抒發亢奮。

  這一刻周莉真的好滿足,前所未有的滿足,甚至都不敢想象,跟李蘇在一起竟然會那么的快活,以至于她忍不住的媚然說道:“李蘇,表嬸愛你,表嬸好愛你,你狠狠的給我,今晚表嬸整個人都是屬于你的,好好的愛我,愛死我我也愿意!”不光周莉愿意,李蘇也愿意。

  望著已經被自己給征服的周莉,李蘇趕緊更足了,直接頂著她嬌媚的身子,把她那具媚人的胴體給抱到了臥室內。

  緊隨其后的,便是一聲快活起一聲的歡愉嬌吟,綻放春的媚意……當一切都結束后,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

  粗暴,暴力,恐怖,狂嗨……所有是詞不是詞的,但凡周莉能想到的,此刻用在李蘇身上她都覺得不為過。

  看起來那么清秀討她喜歡的男人,竟然帶給她無與倫比的情愛體驗,這點是她先前無論怎么幻想都幻想不到的。

  躺在床上,撫摸著正在胸前瘋狂親吻的李蘇,周莉臉上浮現出了滿足的笑容,更是伸手輕輕撫弄著李蘇的腦袋,感受著剛剛給予她瘋狂刺激的小男人。

  盡管心里對丈夫依舊有所愧疚,但是周莉已經想好了之后的結局。

  只是她不說,她今晚不想提那種 事情,她只想好好的跟李蘇深愛著,享受著一夜的歡愉。

  事實上,李蘇在她胸前的吻弄,也讓她再度有了愛的渴望。

  尤其是眼下已經知道了李蘇能帶給她怎樣的刺激體驗,所以就愈發的期待了。

  哪怕身下已經有些痛了,可是她依舊愿意。

  就如同她隨后對李蘇魅聲說的那樣,“李蘇,今晚我是你的,狠狠愛我,我還想要一次,不用吝惜我,用力,就是被你活活弄死我也心甘情愿。

  ”這話說的讓人亢奮,但實際上真的再次開啟戰斗一個小時后,嗷嗷求饒的也是周莉。

  “我不要了,我好了,寶貝兒我好了,我真的不要了,你別弄了,我好痛,那里都快磨破了!”李蘇才不管這個呢,他眼下想的,就是用最深情的投入,享受周莉最嬌媚的存在……這一宿,可是把周莉給糟蹋了個死去活來,直至清晨四點多了兩人這才睡去。

  這天晚上周莉睡的好恬靜好舒服,直感覺是這輩子最最愜意的一覺,真美。

  李蘇同樣也是舒坦到不行,內心的欲望火焰得到了極盡的釋放。

  只是在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意外的事情卻發生了……睡醒的李蘇伸手就要去摟抱周莉那具嬌媚的胴體,但是卻撲了個空。

  等他下床去找的時候,卻發現家里并沒有周莉的影子,反倒桌上還放了2000塊錢。

  看到那2000塊錢,李蘇就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他回屋拿起手機準備給周莉打電話,卻發現了一條微信消息,是周莉發來的。

  “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只能做一次,不能再做第二次。

  作為對你那種強暴行為的懲罰,獎金1000罰沒,另扣除1000工資,(最好不)再見。

  ”看信息用詞語氣,好像還挺俏皮的,看的出周莉心情不錯。

  但是當李蘇嘗試著給周莉打電話的時候,電話卻是打不通了,提示暫時無法接通。

  啥玩意兒就暫時無法接通了,這不就是拉黑了么?放下手機,李蘇坐在沙發上琢磨起了這事,同時也回憶起了昨晚周莉說的話。

  周莉在昨天晚上說,‘今晚我整個人都是屬于你的’,現在想來,好像就只限于昨晚而已。

  顯然周莉早已經做好了決定,只能折騰一宿過個癮,今天早上再跟他說而已。

  看看桌上那2000塊錢,李蘇覺得實在是不能收。

  把人給睡了,回頭還收人2000塊錢,那成啥了,夜店的少爺啊?于是洗漱完畢穿好衣服,李蘇就揣上錢,下樓坐公交車去了店里。

  只是到他到店里后才發現,店門雖然開著,但是 東西卻已經被搬家公司搬上車,旁邊還有個胖娘們兒在指揮著。

  經過溝通李蘇才知道,周莉已經把所有東西都轉給她了。

  下手倒是真快,昨晚才得知要拆遷的消息,今天上午十點竟然就已經買東西賣掉了。

  都不知道周莉到底怎么做到的,竟然這么有辦事效率……找不到周莉,李蘇也就步行去了不遠處的那家面館,連早飯帶午飯的一起解決了。

  對于周莉,他沒什么特別的感情,有想玩的沖動,但也僅限于想玩而已。

  同樣的,周莉對于他應該也是這樣。

  其實說白了,這就是成年人之間的游戲,不存在到底誰把誰睡了,只是合適的時間里一場合適的成年人游戲而已。

  玩的起就玩,玩不起就滾,就是這么現實。

  假如李蘇動了情想要死死糾纏著周莉的話,周莉不會感動,只會反感。

  眼下這種情況雖然不是最好的,卻也挺好,將來有朝一日再相逢,相視一笑,你撅腚我挺腰,大家再搞一場你歡我愉的小風騷,未嘗不是一種唯美的絢麗。

  所以對于周莉的惦記,隨著那碗面的下肚而掩埋在心底,只待來日見到周莉再破土發芽。

  吃飽后喝口湯漱漱口,擦擦嘴巴子李蘇就走人了。

  離開面館后,他把電話打給了韓綺。

  昨晚韓綺走的那么急,丈夫又去世的那么突然,他沒好意思問具體內情,也沒時間問具體內情,但并不代表他心里不好奇這事。

  那么大的人呢,先前才打了倆電話,之后說沒就沒了?將電話打過去后,并沒有人接聽電話,這讓李蘇心里有些惦記。

  對于韓綺,他是真的很惦記,打心眼里惦記的那種,可不局限于單純的玩玩。

  所以擠上公交車后,李蘇想要按照以前閑聊時韓綺交代的地址,去她住的地方客房。

  可剛剛上車沒多會兒,他就見到有個中年大叔湊到了他的面前,目光猥褻。

  我曹尼瑪的,老子是純爺們兒,長的清秀也不是我的錯,爺娘給的臉,你想干啥?中年人還真想干點啥,那只放在褲兜里不停前后擼動的手,就是最好的證明。

  于是下一刻,李蘇就提起了膝蓋,往前中年人褲襠那猛地一撞——“大叔,爽嗎?”李蘇這一腳下去,對面那個中年猥瑣男立刻痛到彎腰捂住身下,憋的臉色通紅。

  之后他怒眼瞪視李蘇,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是隨著李蘇再次提起膝蓋的動作,他后退了。

  顯然,他的某個部位是長記性的,知道剛才的被撞到底是什么滋味。

  對于個中年猥瑣男,李蘇覺得惡心,所以不再搭理他了。

  可就在這時候,有一陣沁人的馨香總左側傳來。

  扭頭看了眼,竟發現有個十八九歲的漂亮小姐姐,來到了李蘇的身旁。

  望向李蘇的目光中,更是斥滿了佩服與景仰,那種感覺就好像在看偶像似的。

  李蘇都不知道咋回事,也沒惦記這個,心中現在更關切韓綺那邊怎么樣了。

  公共汽車一路行駛,最終來到了觀海花園,也是本市有名的富豪居住區。

  李蘇下車后直奔觀海花園門口,可就在即將進門的時候卻被保安攔下了。

  連步行者都要核查身份,這個小區保安倒是挺嚴苛的。

  李蘇告訴保安韓綺的名字,保安則打電話聯系。

  不過隨后保安就表示家中電話并未打通,讓李蘇聯系過業主后再過來。

  這特么的,打不通自然就是人不在家,人不在家能上哪?正在這時候,突然有溫柔的話語響起,“這是我朋友,我可以帶他進去嗎?”順著聲音望去,李蘇一眼即看到了公交車的那位漂亮小姐姐。

  她似乎是這個小區內的住戶,保安直接放行,隨后她就把李蘇給帶了進去。

  李蘇想了想,也好,沒準韓綺人在家里,只是太過傷心不愿意接電話罷了。

  謝過小姐姐后,李蘇又向她咨詢了韓綺家的別墅門號,在小姐姐的指引下走了過去……終究也沒有敲開韓綺家的門,打她手機也無人接聽,這讓李蘇很郁悶。

  對于韓綺,他是真心惦記著,無論如何都割舍不下的不種。

  從緊關的別墅大門前離開后,李蘇就準備離開了。

  只是走在觀海花園中的時候,他竟再次遇到了之前那位小姐姐。

  帶著客套的微笑,李蘇點點頭后就準備繼續走人,可是小姐姐卻不干了。

  在李蘇剛剛邁步的時候,她就湊到近前說道:“你真厲害!”李蘇微愣,不明白這個漂亮的小姐姐什么意思。

  隨即漂亮小姐姐表示,她是在指公交車上李蘇打色狼的那件事情。

  “我就沒你那么勇敢,上次也有個色狼靠近我猥褻我,簡直惡心死了,可是我又不敢說什么。

  你也只知道的,咱們 女生臉皮薄,這種事情說出去真的好害羞。

  ”李蘇恍然大悟,原來她是在指這件事情啊,難怪之前在車上會對她有崇拜的目光。

  想著人家帶她進門的,也不好意思不搭理話茬就走人,于是李蘇跟她閑聊了幾句。

  閑聊中,李蘇得知這個女孩就 蘇菲,倒是跟他挺有緣分的,他的名是蘇菲的姓。

  蘇菲也這么覺得,加上心中又崇拜李蘇的‘暴力’,所以就邀請李蘇去她家做客。

  李蘇微笑著搖搖頭,“我就不去了,我去你家不合適。

  ”蘇菲卻是一把拉住了李蘇的手掌,“這有什么不合適的呀,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剛好最近今天我爸媽都不在家,我們中午在家里一起吃個飯好了。

  ”“而且我恰好也有些女生自我防衛方面的問題想要請教下你……”不容分說的,蘇菲就拉著李蘇的手,硬生生把他給拽向了自己家別墅。

  李蘇很是無語,他真想告訴蘇菲一句——“小姐姐,你這是引狼入室、玩火自焚,你知道嗎?”很明顯,蘇菲并不知道,她滿心認為李蘇就是女生,比較中性美的那種。

  關鍵是,連中年猥瑣男都猥褻李蘇了,這還不足以證明他是女生嗎?至少蘇菲認為足夠了。

  所以對于這么勇猛的‘女生’,她還是挺欽佩的,更想要向李蘇好好學習。

  一路強拉硬拽,李蘇直接被蘇菲給拽進了自家的別墅。

  李蘇說道:“蘇菲,我進你家真不合適,我是……”“好啦,來到已經來了,你怎么這么墨跡呀,一點都沒有你在公交車上的時候爽快。

  ”都不給李蘇說完的機會,蘇菲就把給推進了別墅,隨后又把門口的快遞包裹給帶了進去。

  “你先坐啊,我新買的東西來了,我去看一下。

  ”示意李蘇隨便坐后,蘇菲就帶著包裹進去了臥室。

  李蘇倒也沒什么事情,既然都已經被拽進來了,那就坐會兒唄!坐在高檔紅木家具上,李蘇打量了下家居環境,收拾的確實不錯,不愧是富人居住區。

  墻上還掛著好些名家的畫作,李蘇本身就是學美術的,對于這個他不能算是行家,但稱作行內人并不為過,所以對于這些東西他很了解。

  單是其中那幅名家作品,最低也得100萬起步。

  100萬,很多人終其一生都賺不到,但人家只是掛在墻上來妝點的,這種富貴……不能想象,真的如同段子里說的那樣:不要拿你的年薪,來挑釁我兜里的零花錢。

  打量了一會兒,蘇菲也從房間內出來了,只不過她的出來,卻讓李蘇心中大動。

  因為這時候的蘇菲已經脫掉了上衣,上身只剩一件粉色的掛著吊牌的胸杯。

  倒沒有韓綺那么波瀾壯闊,但是卻也談不上小,反倒跟蘇菲的形體非常融洽。

  以美術生的高水準眼光來看,非常的和諧唯美,身材比例相當棒。

  尤其是走到近前后,那種肌膚的細膩就更讓人感覺到美妙了,李蘇都想伸手摸摸。

  而這時候的蘇菲則對她說道:“李蘇,你覺得我新買的這件胸杯好看嗎?”在她眼里,李蘇就是個‘女生’,這種面對自然沒什么了,她都不覺得是個事。

  但是李蘇卻覺得是個事,而且這事還不小,因為已經讓他有點上火了。

  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都想把蘇菲按倒,把下面送進她嬌媚的身子里面去,狠狠的搗弄著。

  只是人畢竟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姐姐,還年輕著呢,對他也不設防,毫無防備的把他給帶家里來不說,還坦然的向他詢問胸杯的好看不好看。

  于是思來想去的,李蘇就決定對蘇菲說出實情,就不禍害這個小姐姐了。

  “蘇菲,其實我是個男人。

  ”當李蘇把這話說出口后,蘇菲愣住了,整理胸杯的小手也停在了胸前。

  不過隨后,蘇菲那張俏然的臉蛋兒上就寫滿了赧然,隱隱還有些愧疚。

  “對不起啊,我不是、不是故意在你面前炫耀的,我本身胸也不是特別大,我真是想讓你幫忙看下胸杯而已,不是嘲諷你胸小,我真的沒有那種意思。

  ”(兩性口述小說)在她看來,李蘇聲稱自己是男人,這是生氣了,是認為她在跟李蘇炫耀自己胸大。

  可她真沒有這種意思,她就是單純覺得這件胸杯挺好看的,希冀得到李蘇的贊美。

  別說她一個小女孩了,就是成年男人買輛車子,還希望得到別人的贊美呢!聽到蘇菲的話后,李蘇也顯得挺無語的,沒想到蘇菲竟然給想歪了。

  于是他認真的說道:“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真是男人,我……”“哎呀,好啦好啦,我向你道歉還不行嘛,對不起啊!”邊說著,蘇菲邊來到李蘇近前,隨即拿起他的手,扣合在了自己胸前。

  “不過我真不是有意的,不信你自己試嘛,我胸真不大……”大確實不大,但無論如何也說不上小,而且手感還超級棒。

  哪怕隔著胸杯,李蘇都能感受到蘇菲胸前那種迷人的嬌媚跟彈性,很迷人。

  以至于他忍不住的揉弄了幾下,直揉弄的蘇菲俏臉羞紅,扭動著纖細腰身后退。

  “好了好了,你懲罰也懲罰過了,不要再摸了哦,我得去換下來洗洗了。

  ”蘇菲將李蘇的性起認作是懲罰,并且隨后就當著李蘇的面,把新胸杯給脫了下來。

  她倒是也懂得女孩子家的羞澀,可主要就是為了給李蘇看看,其實她的真不大。

  因而下一瞬,粉色新胸杯就脫離了蘇菲嬌媚的身子,暴露出其內兩蓬迷人的誘惑來。

  很秀美,很誘惑,尤其是少女的那種粉嫩,那種含苞待放的感覺,更是讓李蘇大為喜歡。

  于是他忍不住的湊上前,將雙手再度伸向了蘇菲的胸前,握在手中輕輕揉搓著。

  “蘇菲,我很喜歡你這里,這對寶貝兒讓我非常有感覺。

  ”蘇菲好羞啊,在她聽來,這就是李蘇的艷羨,李蘇對她擁有這種美好的羨慕與嫉妒。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情不自禁的上前摸她胸前,甚至還會揉弄她那兒。

  只是理解歸理解,可真的好難受呀,她還沒被人摸過那里呢!這頭一次的觸摸,直讓她火燒火燎的,嬌媚的小身子有種即將被點燃的感覺。

  “李蘇,李蘇不要再摸了,你摸的我好難受,我感覺好像要起火了似的。

  ”蘇菲羞聲的旖旎著、央求著,希望不要李蘇再揉弄她胸前了。

  但是李蘇卻不管這個,反倒是摸的更加過癮,也更加的帶勁兒。

  甚至他還向蘇菲展開了詢問,“跟我說說,你哪里難受?”只覺得李蘇是個女生,蘇菲雖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沒那么強烈。

  她表示,“就是下面有些難受,熱乎乎的,也不知道為什么。

  ”聽到這話,李蘇隱隱有些貪婪,“聽你這么說,你是還沒有跟男人發生過關系吧?”蘇菲點點頭,“當然了,我是十九歲呢,我怎么可能跟 男生發生那種關系。

  ”好不容易掙扎開李蘇對她胸前的懲罰,然后蘇菲就拎著新胸杯往臥室去了。

  李蘇抬起手掌放在鼻前輕嗅,難怪那么香呢,原來還沒接觸過男人,真好。

  相信經過他的開發后,蘇菲那里會更加的迷人,更加的誘惑。

  而這時候,重新穿好T恤的蘇菲也從臥室里出來了,小臉上還掛滿了好奇。

  “聽你剛才話的意思,你好像跟男生發生過關系?”李蘇沒有正面回答,反而問道:“怎么了,你很好奇嗎?”蘇菲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但還是羞羞的點頭。

  “對啊,之前有偷偷看過一些小視頻,感覺女生好像都挺舒服的樣子。

  ”“但是、但是媽媽卻告訴我說,那種事情很痛的,讓我現在不要跟男生發生關系。

  ”“所以我也不知道,發生那種關系后到底是種怎樣的感覺,我總覺得媽媽好像在騙我。

  ”“可是這種事情又不好找男生做一次驗證下……”在蘇菲嘟嘟噥噥的時候,李蘇摸明白了她的小心思。

  這個小丫頭心里旖旎了,正處在姓成熟期,所以對于那種事情既好奇又畏懼。

  這是件好事啊,自己完全可以利用下,成為她在那方面的導師,引導她發生正確的姓關系。

  在對蘇菲那具嬌媚身子的覬覦中,李蘇漸漸有了些過分的想法。

  譬如,把蘇菲的裙子給脫下來,然后把自己下面放進去,讓蘇菲嘗嘗被愛的滋味。

  他得用實際行動來證明,那種事情可不單單是痛苦,在痛苦之后,還有欲仙欲死的快活呢!賊心思一起,花花主意也就隨之而來。

  在蘇菲前去陽臺將新文胸泡在水中的時候,李蘇也跟了過去。

  以閑聊的方式,對蘇菲各種描述那種事情的舒服,直把蘇菲誘惑到不行不行的。

  只是惦記起要跟男生做那樣的事情才可以,她就感覺到特別的羞人,并且有些抵制。

  并不單純是因為媽媽的話,更主要的是女生天性的嬌羞心理使然。

  而李蘇也明白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道理,隨即他進攻的節奏掌握的很好,一步一個腳印。

  在把蘇菲誘惑到不行的時候,他就開始說道:“其實有別的方式也可以體驗到那種快感的,而且還不需要經過發生那種關系,更不會破壞你的初女身子。

  ”“真的嗎?!”當李蘇的話傳來時,蘇菲特別的興奮,美眸中都斥滿了渴望的色彩。

  李蘇點點頭,“當然是真的,我就體驗過一次,很舒服的。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