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相親,我嫁了一個處男老公(11/12)



那種事情,對 李潔的沖擊力實在太大了,試想一下,幾十雙眼睛在自己的周圍,一個邪惡的大手隔著衣服撫摸著自己的屁股,最后得寸進尺,直接伸進自己的小褲褲里,那感覺,實在太令人羞恥了! 李潔想要擺脫那一路跟隨著她的羞恥感,于是換了一身衣服,站在鏡子前。

   及膝的絲質睡袍被她高高撩起,一雙圓潤修長的大腿顯出來。

   纖細的腰肢上,一條 黑色帶子環繞一周,只有半個巴掌大小的一塊紗布,隱隱都能看到內里的風景,而后面兩瓣雪白渾圓的翹臀,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一條極細的袋子從兩瓣之間穿過,不注意都看不見它。

   李潔也不知道為什么,換內褲偏偏挑中了這款小褲褲,可能是心中那尚存的饑渴作怪。

   身前那聳立的傲嬌被黑色的 胸衣攏住,再加上李潔那通紅誘人,忍不住讓咬上兩口的臉蛋,簡直迷死個人! 李潔眼睛里面神色復雜,公交車上的遭遇,還是讓她有些后怕,不過內心,卻是有著莫名的刺激…… 是啊,能不刺激么?她已經一年沒有被男人碰過了,更別說 在公交車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被人欺負,撫慰那里,而她一個人深夜寂寞的時候,陪伴她更多的是 右手,她當然需要不一樣的體驗,但是別人都說茄子黃瓜用多了,那兒就會變松,體驗會越來越差,所以李潔都是用手解決。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魅力,但是,其他人知道她是二婚之后就敬而遠之,其他來的男人,也純屬是沖著她的美貌,她渴望愛情,也渴望被愛...... 嗯…… 李潔左手握著一團柔軟,右手則是摸向大腿內側,不斷摩擦,忍不住的嬌軀一顫,輕哼一聲。

   李潔逐漸進入狀態,將粉色的睡袍脫下,迷離的雙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她解開胸衣,慢慢卸下最后的束縛。

   嗯 李潔感覺渾身都快要燒著了一樣,滿腦子都是今天下班在公交車上,被那雙不知道是誰的手捏住屁股的感覺,周圍都是擁擠的人群,無數雙眼睛,李潔現在一想到那種情景,就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把手伸進腿間,李潔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每一次撫摸,都像是電流竄過。

   已經進入到狀態的李潔,完全沒有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小李……你…… 房間的門應聲而開,房東 鐘軍剛想開口說話,卻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 李潔下意識的看向一臉呆滯的 鐘叔,她整個腦子都炸開了鍋! 現在李潔全身一絲不縷,右手還在動作著,有了突如其來的旁觀者鐘叔,李潔內心一股極其莫名的快感浮上心頭,右手止不住的加快節奏。

   ‘嗯嗯啊!&quo; 李潔嘴里發出悶哼,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很快她就昂起了腦袋,嘴巴張的大大的,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她,到了...... 李潔撇過頭去,不敢去看鐘叔,這種事情簡直羞死個人!李潔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玩的時候不把門鎖好? 不用猜,李潔都能感受到鐘叔那道熾熱的目光在盯著自己那兒 。

   氣氛相當的尷尬,曖昧,鐘軍也是一言不發,讓李潔不知所措。

   那個……我就是看你急匆匆的回家……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先出去,我先出去…… 鐘軍的聲音帶著些許顫抖,李潔夾緊雙腿,雙手環抱,看向鐘軍,然后像觸電一樣的縮回了目光。

   瞥的那一下,李潔看到了鐘叔那兒起了強烈反應,那高度,讓李潔整個人腦子嗡的就炸開了…… 李潔聽到關門聲之后,整個人骨頭像被抽走了一樣,整個人‘噗通&quo;一聲躺在地上,她臉色滾燙無比,緊皺著眉頭,天哪……這要她如何面對鐘叔…… 李潔沒有去吃完飯,鐘叔也沒有來叫她,第二天一早,李潔就去了公司,上了公交車,擁擠的人群中,李潔能夠感受到有不少人故意往她這邊靠,可沒有像昨天一樣膽子那么大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難不成,不被人欺負 還是一種壞事了? 李潔心中沒有定義,到了站點,就回到了公司。

   回到自己工作崗位,凳子還沒捂熱,就被叫進了 總經理的辦公室。

   總經理是一個年輕多金的帥哥,叫 李昊,是李潔本家姓,為此,二人關系也算和睦,沒有其他部門上下級關系那么惡劣。

   李潔剛一進屋,李昊連忙起身,招呼李潔坐,然后李昊就走到門前,‘咔噠&quo;一聲將門鎖住。

   總經理……你鎖門做什么?李潔忽的心頭有些不安,(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看向李昊。

   李昊慢慢的走過來,那目光逐漸變得火熱,犀利的眼睛像鉤子一樣,緊緊鉤在李潔那被黑色絲襪包裹的修長大腿。

   李潔站起身,看著越來越近的李昊,花容失色,接連后退。

   總經理,你要做什么?你別過來啊!你要是過來我就喊人了!李潔已經退到了墻邊,無路可退,只能一手捏著衣領,飽滿的兩團像灌了水一樣微微晃蕩。

   怎么?現在給我裝矜持?昨天在公交車上,你可不是這樣的啊? 李昊嘴角帶著邪笑,呼吸喘急,眼神火熱無比! 李潔腦子一片空白。

   什么?!昨天在公交車上猥褻她的,竟然是她的總經理李昊! 一時之間,李潔都忘了反抗,而李昊則是一把扯開李潔的領子,胸口大片風景顯了出來,他顯然還不滿足,整個人面紅耳赤,直接將頭埋在李潔的身前,貪婪的...... 嗯…… 李潔下意識的嬌哼一聲,然后立刻反應過來,雙手用力的捶打著李昊,想要把李昊推開,可她169的嬌小身材哪里能跟李昊比,李昊非但沒有被推開,反倒是更加的來勁,那靈活的舌頭在李潔豐滿邊緣來回游走。

   李潔頓時夾緊雙腿,整個身子繃得跟上弦的弓箭一樣,眼睛微瞇著,里面盛著晶瑩的淚光,陽光灑在她的臉上,透著害怕。

   ……她一時之間接受不來,這角色的轉換太過突然,萬萬沒有想到,昨天欺負她的是自己的上司,一想到自己在李昊面前,毫無反抗,反倒是像順從的小貓一樣,李潔恨不得跳進黃浦江,以此代表,她并不是一個饑渴的女人! 李昊直立起身,看著臉色通紅的李潔,眼神火熱無比,右手慢慢的扶上她的黑色胸衣。

   劉玉婷有些懷疑,難不成自己真的誤會了這個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這個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陣火大,自己從小到大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虧啊,哼,你一定是裝的,一定是知道這里是 女生 寢室,你要是敢亂來那就完蛋了。

  劉玉婷找到了理由,對于劉子洋的壞印象又認定了幾分。

  劉子洋出了女生寢室之后,尋到一個高年級的 男生問了自己的寢室位置,那里與劉玉婷的寢室就隔了一個操場,不過這操場還真是夠大,除了標準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邊還有兩個小型的足球場,另外一邊還有不下二十個籃球場。

  “這就是大學,真是太爽了。

  ”劉子洋喜歡運動,最喜歡的就是打籃球,看著籃球場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當的滿意。

  繞過了操場,劉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寢室樓,而他的寢室也在三樓,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間,與劉玉婷的一樣,還真是挺巧的。

  門上貼著名單,一共四個人,劉子洋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里面也是沒有人在,離開學還有五天,別人來的沒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雜亂,地面上煙頭和廢紙遍布,床鋪上也是亂七八糟的。

  回頭把房門關上,劉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閉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連畫了幾下。

  一個小旋風突然憑空出現,而且詭異的在整個屋子里面轉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這股小旋風聚集到了一起,雜亂的屋子也變得異常的整潔了起來。

  這自然是劉子洋搞出來的,劉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個奇人,學了一個很厲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陣,現在他的能力還很弱,只能布幾種簡單的擺放,這種聚風陣就是他現在會的陣法之一。

  而他不怕熱,那也是一種陣法,不過那種陣法卻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裝了一臺空調,冬明夏涼。

  把垃圾掃到了門外的走廊里,劉子洋挑了左邊的下鋪,對于他來說,上鋪和下傅都是沒有什么區別,回頭別的室友來了,那時候大家再調整也不遲。

  劉子洋帶來的 東西并不多,一些換洗的衣服,一雙拖鞋,兩雙運動鞋,另外就是一個筆記本電腦了。

  這電腦雖然只是普通的國產貨,價錢也才兩千多塊,但是對于劉子洋來說,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學,家里也不會給他買的。

  寢室里面除了左右兩個上下鋪之外,另外還有四個桌子,桌子上面還有書架,下面則是兩個箱子,上面有鎖扣,但卻是沒有鎖。

  生活用品劉子洋還是缺了不少的,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買,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從來不用管,現在就像是他自己過小日子一樣,什么都要他自己去買了。

  鎖上了房門,劉子洋背著筆記本出了寢室,自己就這么點值錢的東西,放到寢室里面要讓人偷了,那哭都沒有地方哭了。

  剛才他進學校的時候,就在女生寢室樓附近看到了一個大型的超市,這時候直接奔向了那里,在里面買了一個暖水瓶,買了一個玻璃茶杯,另外還有牙具和被子。

  “真他娘的貴。

  ”走出了超市,劉子洋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超市里面的東西明顯比家鄉那里的貴了不少。

  出了超市,劉子洋發現從女生寢室之間的一條小路,從小路走過,然后穿過操場就可以回寢室了,可比繞操場近了不少,劉子洋就順著那小路向寢室走去。

  每一所大學都有一景,那就是女生寢室的窗戶,跑過女生寢室樓下,幾乎每一個男生都會偷偷的往上瞄幾眼,如果運氣好的話,就可以看到一些不錯的風景。

  偶爾能從開著的窗戶里看到里面走動的女生,運氣好的話,還能看到別樣的風光,比如穿的衣服很少,比如晾曬的衣服內衣什么的,這都能給男生們無限的遐想。

  劉子洋看的很過癮,看的很投入,對于一個小處男來說,女生寢室那絕對是一個值得憧憬的地方,如果有機會,她真的想去女生寢室一觀真正的風光。

  劉子洋實在是太專注了,而且還專注于幻想之中的事情,但卻是忽略了身邊的美妙風景,(兒童智力故事)一直仰頭看著女寢室那邊,卻連迎面走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沒有看到。

  過來的這個女孩叫蘇 小彤,離著很遠就看到劉子洋在那里仰頭看女生寢室,對于這樣的男生,蘇小彤一向是相當的鄙視,而且蘇小彤還是那種嫉惡如仇,性格火爆的,如果她有能力,一定一腳把這樣的男生當場踢死。

  蘇小彤的疾惡如仇不但是體現在對劉子洋的鄙視上,此時一個東西更是讓她的個性展現的更加淋漓盡致,一條黑乎乎的 毛毛蟲竟然就在路上爬過,那一身長長的毛不但讓人看著惡心,而且還是讓人不敢亂動于他。

  一般女孩子都會怕蟲子,反應大多是一聲尖叫,然后就是躲得遠遠的,但是蘇小彤的反應卻與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她也一樣害怕,也一樣扯著嗓子大聲“啊!”的尖叫,但是她不是躲,也不是跑,而是迅速的抓起了一件東西向那只黑乎乎的毛毛蟲身上砸去,如此丑陋的東西,竟然敢來嚇她,那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啪!”一聲脆響,碎玻璃四濺,但那丑陋的毛毛蟲還依然悠哉游哉的爬著。

  “你這個死毛毛蟲,竟然還不死。

  ”蘇小彤怒吼了一聲,順手又抓起了一件東西,毫不猶豫的,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砸向了那只毛毛蟲。

  “啪!”又是一聲脆響,那只本來很快就要脫去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麗蝴蝶的可憐毛毛蟲,與一只玻璃杯,一個暖水瓶一樣粉身碎骨。

  “哼哼,討厭的毛毛蟲,竟然擋本小姐的路。

  ”蘇小彤這時很牛X的甩了一下頭,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場大勝仗一樣,趾高氣揚的向前走去。

  劉子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個女生也是太牛X了,對一只可憐的毛毛蟲下這樣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蟲的兩個 杯子是他的,還是剛剛買的,這位女生給 摔了之后,竟然連一句道歉的話也沒有說,還對著劉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劉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樣。

  “喂喂!”劉子洋一下箭步沖了過去,攔住了蘇小彤,不過當直面蘇小彤,看到蘇小彤的相貌之時,他不由眼睛一亮。

  蘇小彤是一個美女,而且還是這個學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雖然不是特別的高挑,但是身材卻是特別的勻稱,圓圓的臉蛋上,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很是靈活,在長長的睫毛映襯之下,更顯的即漂亮,又充滿了靈氣,這是一個看起來極為討人喜歡,從長相上可以用可愛來形容的一個美女。

  不過此時蘇小彤的眼睛里,卻是帶著不屑和煞氣,冷冷的看著劉子洋,道:“干什么?”“我……”劉子洋被蘇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問我要干什么?”蘇小彤冷哼出聲,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樣的人,沒事齷齪的就想偷看女生寢室,看到美女,就想過來搭訕,告訴你,本小姐沒心情搭理你,趕緊該干嗎干嗎去。

  ”不屑的連看也不看劉子洋一眼,手一擺,竟然就想從劉子洋身邊走過去。

  劉子洋差點一頭栽倒,長這么大,他女同學也不少,可是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條的美女,這都什么人啊,把別人的兩個杯子摔了,竟然連一聲道歉也不說,還反過來對他一通數落,連忙又搶上一步攔住了蘇小彤。

  “你還想干什么?”蘇小彤惡狠狠的看著劉子洋。

  “你難道沒感覺到你剛才砸蟲子的時候摔了東西嗎?”劉子洋比蘇小彤高了多半個頭,這時候居高臨下,即是可氣,又是好笑的瞪著蘇小彤。

  “關你什么事?”蘇小彤沒好氣的回了劉子洋一句,但還是下意識的看了看后面那個毛毛蟲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劉子洋空空的雙手,“嘿嘿……這個……”蘇小彤干笑了兩聲,臉色有些尷尬,正想道歉,但卻是發現劉子洋的目光正賊兮兮的往她的衣領里面看,那點歉疚之意頓時化為烏有,眼睛一瞇,從牙縫里面擠出了幾個字,道:“好看嗎?”“好看!”“什么顏色的?”“粉色的。

  ”蘇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著腳喝道:“你這個臭無賴,在這里偷看我,我還沒跟你算賬呢,摔你兩個杯子你還嘰嘰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樣?”劉子洋本來占理的,但是剛才無意中看到蘇小彤領口里面的風光,頓時有些失神,這時卻讓蘇小彤占了理,知道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過蘇小彤這種機關槍一般的數落,還是讓劉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還看?”蘇小彤一掐腰,要殺人的目光狠狠的瞪著劉子洋。

  “本來想看的,不過充其量就是一個A,實在沒興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讓劉子洋如此侮辱,蘇小彤頓時瞪著眼睛吼了起來。

  劉子洋更是一臉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還說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綿吧。

  ”“你還想摸?”蘇小彤更氣了,一挺胸脯,惡狠狠的喝道:“來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

  你不摸,你就是沒卵子的娘們。

  ”平時蘇小彤這樣氣勢洶洶,男生肯定會被嚇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劉子洋。

  就當她往劉子洋的面前走了剛剛一步的時候,劉子洋這個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雙罪惡的爪子,惡狠狠的,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蘇小彤的兩邊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還不待蘇小彤有任何的反應,他已經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間就已經是跑出了十多米遠。

  “不用謝我,下次再想讓人摸的時候,還可以找我啊,這次不收費,下次給你打八折。

  ”扔下了一句能氣死人的話,劉子洋就不見了蹤影。

  “啊!”這一聲慘叫聲,是蘇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來的,自己這里可還是一塊未經開發的處女地,現在竟然就讓一個無恥的家伙給摸了,而且……蘇小彤用力的揉了揉,嘴里連吸了幾口氣,還抓的這么痛啊!劉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寢室里,心里這叫一個得意,這叫一個爽,他本來不是一個很調皮的男生,但是剛才蘇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或者說劉子洋本就是一個調皮的男孩,只不過讓高中以前的壓力把他的那種調皮完全壓抑住了,這時候沒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種調皮就再一次的體現了出來。

  “反正是你讓我摸的,又不怪我。

  ”劉子洋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臉上滿是蕩漾的笑意,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樣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還是胸部軟啊。

  ”劉子洋對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這不是廢話,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軟,那就不是屁股了。

  蘇小彤這時剛剛走進寢室,就連打了幾個噴嚏,同舍的室友 李玲玲對著蘇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這又是哪個帥哥在念叨你呢。

  ”蘇小彤氣呼呼的坐到了床鋪上,抓起了自己的一個熊布絨娃娃,狠狠的打了幾下,然后就撲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著床鋪,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別讓我再逮著你,要不我一定會殺了你,一定會殺了你!”李玲玲還從來沒有看到蘇小彤這樣,嚇了一大跳,迅速的過來坐到了她的床邊,拍著蘇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這是怎么了,快跟我說說。

  ”“啊啊!”蘇小彤用力的扯著自己的頭發,大叫了兩聲,咬牙切齒的說道:“剛才有一個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張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會吧,你的胸我還沒摸過呢,我真是虧大了,快點告訴我,是誰,我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誰,所以才氣的要發瘋呢。

  ”李玲玲這時疑惑的看著蘇小彤,道:“小彤,你這是遇到色狼了?”“對,就是色狼,一個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襲了你的胸,然后就放過你了?”“廢話,在學校里面的小路上,他還敢把我怎么樣?”“在學校里,竟然是咱們學校里面的學生。

  ”李玲玲這下子才真是極為驚訝,學校里面追求蘇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說敢這么大膽直接襲胸的,那還真是沒有,畢竟這樣的事情要是讓學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開除了,那與追求女生就是兩碼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經過跟我說一遍。

  ”李玲玲感覺這其中好像有些隱情,頓時追問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