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浪一點水真多?塞東西上班上學不許拿出來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弟弟李 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完美暗戀),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 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 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 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說完后,柳媚媚身子一軟,感覺極度羞恥,就好像勾引男人似的,讓她覺得自己好不要臉。

  那一句軟軟又嬌羞的話,把李大牛的心都給化了,他內心充滿蕩漾!弟妹主動問他,他求之不得,哪有不幫的道理。

  但他不敢把真實想法透露出來,而是假裝猶豫一會兒,臉色微紅的說:“媚媚,這不太好吧?”柳媚媚一愣,羞得無地自容,張玉紅立刻白了李大牛一眼說:“給那么多女人按摩,也沒見你害臊,媚媚就例外了?趕緊和媚媚進屋,把問題解決了。

  ”李大牛心中早就激動得不行,但他還是假裝為難說:“媽,不是我害臊,是我怕弟弟知道了多想啊!”“你弟能有啥多想的?這事就咱們三個人知道。

  再說你這是給你弟幫忙,就算他知道也會理解你們的,快,別墨跡了!”張玉紅語氣一兇,當媽的威嚴直接就拿出來了。

  李大牛心中差點沒爽死,這回不僅能占弟妹便宜,還是他老娘安排的….不過他還是裝得被脅迫一般,苦著臉:“那好吧,媽,我給媚媚按就是了,你可別生氣。

  ”說著,李大牛站起身,不情愿的說:“媚媚,咱們進屋吧?”柳媚媚羞愧的“嗯”了一聲,而李大牛走在前頭,裝作一副看不見,伸手摸索著向前走的樣子,因為裝瞎得到的好處越多,他就越害怕暴露,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當心。

  柳媚媚耷拉著腦袋跟在他身后頭,緊張得都不敢說話,心里想著李大牛給即將要碰到自己那里,她羞澀萬分…更覺得對不起老公小強…可想著想著,她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荒唐的念想,這個地方,可是大半年沒被男人碰過了啊,要是被大哥碰一下,是什么感覺?雖然她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一看到李大牛的那雙會按摩的大手,這種想法就怎么都停不了,甚至還想到了剛才在洗澡時那股內心深處的渴望。

  兩人進了房間后,李大牛就讓柳媚媚躺在床上,柳媚媚乖乖的躺下后,望著李大牛,身體頓時柔軟緊繃了起來。

    嫂子溫柔的 在我臉上摸了摸,然后就緩緩的俯下。

    一下子,我就感受到嫂子那口吐香蘭的炙熱氣息。

    此時,我和嫂子距離的特別近。

    嫂子那美麗的大眼睛,在黑暗中看起來是無比的嫵媚,簡直就是媚眼如絲。

    說真的,恍惚之間,我覺得嫂子就像是我年幼之時,僅存記憶中的母親,目光是那么的溫暖。

    甚至,我還做出了一個非常艱難可怕的決定!  我在想,等自己和嫂子發生了幾次關系,關系緊密之后,我就偷偷的告訴她,我不傻了。

    那樣的話,我就可以主動的摟著嫂子快活了,否則,一直被嫂子當成傻子玩,雖然爽,但還差點意思。

    然而,就在嫂子那柔嫩的小嘴,距離我還有不到幾厘米的時候,放在一旁的電話,卻急促的響了起來。

    在聽到這惹人心煩的電話聲,我心里立馬煩躁的罵娘了!  因為,就差那么幾厘米,迷人的美艷嫂子,就能親上我了!  同時,這急促的電話聲,似乎讓嫂子清醒了一點,她咬著嘴唇看了我一眼,就對我輕聲的說道:  “噓, 虎子,不許說話。

  ”  我默不出聲的傻笑點了點頭。

    緊接著,嫂子接起了電話,來電話的人,正是我哥。

    “喂,老婆,還沒睡吧。

  ”  在聽 表哥的聲音后,我能夠明顯的察覺到,嫂子的表情變得有些復雜了,而且還特意 和我拉開了點距離。

    畢竟,嫂子真就不是一個隨便的人,在沒有和我發生關系之前,表哥的一舉一動,都能夠影響到她的復雜心理。

    “嗯,剛關燈,正準備睡覺了。

  ”  嫂子輕聲的回應著。

    “老婆,白天實在是忙的抽不開身,我這才下班,就立馬給你打電話了,怎么樣,還好吧?”  “嗯,挺好的。

  ”  嫂子語氣柔柔的說著,然后轉過身,背向了我。

    “老婆,我給你打電話是有事要和你商量的,我想了下,現在手里有點積蓄,想要讓你也過,一起來干點什么。

  ”  “啊?我去你那?”  一下子,嫂子的聲音有些慌亂。

    不過,這個細節電話里的表哥沒察覺到,而是依舊說道:  “嗯,現在大城市里工地特別多,我想在工地附近,弄個小食堂餐館什么的,咱倆一起搞好了能不少賺。

  ”  “那,那大虎子怎么辦啊?”  嫂子抿著嘴唇,眼神還復雜的瞥了我一眼。

    一聽這話,我也是豎起耳朵仔細的傾聽。

    “大虎子也跟著過來唄,他雖然傻,但是出個力氣沒問題,或者在附近工地給他找個活干。

  ”  表哥隨意的說著,又輕聲的說道:  “反正我是這么想的,咱們夫妻倆干食堂,我負責炒菜,你負責收款以及打掃衛生,順便賣個煙酒,你說呢?”  嫂子不敢猶豫,只是順著話語回應道:  “我……我覺得挺好的,那我什么時候去找你?”  “你來找我之前,我得先確定一下承包工地食堂的位置,要不然你來城里沒地方住。

  ”  “今天,就是和你商量下,讓你做一下心理準備。

  ”  聽到這話,嫂子似乎是松了口氣,立馬說道:  “那好,我知道了,我聽你的,到時候弄好了你告訴我。

  ”  “嗯,差不多也就是十天半個月左右吧,你聽我信兒。

  ”  “好。

  ”  掛斷電話后,嫂子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后轉身來看我。

    此時,嫂子雖然俏臉依舊緋紅,但是眼中卻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慾望,以及媚眼如絲的目光。

    嫂子望向我后,忽然嘆了口氣,聲音喃喃的復雜道:  “差點,就差一點自己就做錯了壞事,唉,要不然,再等小半個月看看吧,反正這么久都等了。

  ”  這一刻,我清楚的明白嫂子這話的意思。

    一定是表哥的電話,給了嫂子另外的希望!  如果表哥在那邊弄好了一切,以后他們夫妻就能夠在一起了。

    這樣一來,夫妻生活和諧,嫂子自然不會亂想別的了。

    果然,現在嫂子不想和我發生關系了,她抿著嘴唇柔聲道:  “大虎子,困了沒有,天黑要睡覺了。

  ”  一聽嫂子這哄小孩的話語,我心里就莫名的煩躁。

    我很想說,繼續把剛才沒完成的事情做下去。

    但是,作為傻子的我,卻只能夠裝傻充愣的傻乎乎道:  “困,大虎累,要睡覺。

  ”  說完,我擔心嫂子要把我趕回小黑屋,直接(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閉眼睡覺了。

    在我躺床閉眼后,嫂子再次幽幽一嘆,我能夠感受嫂子那復雜的目光,在我身上凝視了幾秒,但最終沒說什么。

    這一晚,嫂子并沒有把我趕回小黑屋,而是選擇和我同住在了一張床上。

    可是,她苗條的嬌軀,卻和我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很明顯,表哥的這一番電話,擾亂了嫂子的心神。

    嫂子不是隨便的人,她只是覺得表哥常年不在家,自己心里空虛寂寞,所以才想要和我發生點什么。

    但是現在,半個月左右,嫂子就有可能和表哥在一起同居了,那她自然不會在選擇我了。

    這一晚,或許是我連續噴了兩次,外加喝了點酒的原因,導致我的睡得特別香,還做了一個夢。

    在夢里,我夢到自己在村里稱王稱霸。

    曾經青梅竹馬的甜美葉 小倩給我按摩,美艷嫂子又喂我吃飯,那樣的日子,別提有多逍遙自在了。

    當我起來的時候,外面竟然都已經日曬三竿了。

    “大虎子,家里沒柴火了,去外面打點柴來。

  ”  聽到這話,我立馬乖乖的爬床起來,然后去外面打柴。

    “小倩,聽說你昨天回來了,咋不給我打聲招呼啊?”  我這邊剛出去,就聽到村東邊有人在大聲的說話。

    順著聲音一看,正好看到村長兒子 劉德水,在葉小倩的家門口喊著,手里似乎還拿了點禮品。

    要知道,葉小倩在昨天那可是用手和嘴給我服務了一番,那滋味讓我當場爽爆,讓我成為了一個男人。

    而且,她還說想要暗地里當我老婆,想要吃我的處男轉運。

    所以,在看到這樣的畫面之后,我自然是湊了過去。

    很快,葉小倩從院子里走了出來。

    在她出來的一瞬間,我明顯的看到劉德水身邊的幾個人,那都是有一個喉結涌動,吞口水的動作。

    因為葉小倩今天打扮的特別青春靚麗,一頭烏黑靚麗的秀發,被一條粉色的絲帶給綁住,顯得非常精明干練,有一種非常清純的甜美氣息。

    還有,葉小倩上身穿的是一條皮卡丘圖案的卡通緊身T恤,看起來很有質感。

    再往下看,是一條粉紫色的運動短裙,露出兩條修長白嫩的美腿,肌膚非常的光滑細嫩。

    最后,一雙奶白色的皮質小白鞋,更是給自身增添了那種,仿佛是大城市里走回來的甜美大學生。

    總之,今天的葉小倩,看起來十分的清新脫俗,仿佛就是電視里經常說的極品白嫩校花。

    村里的男人們何曾見過這種打扮,一個個都吞著口水,目不轉睛的看著葉小倩,劉德水更是滿臉興奮道:  “小倩,你這打扮的也太漂亮了,這幾年你在大城市里干什么了,咋跟電視里那些模特明星似得呢?”  看著村里男人的表現,葉小倩浮現一抹驕傲的笑容,她那櫻桃小嘴微微張開,露出迷人的酒窩,輕聲道:  “嗯,這幾年我一直從事模特藝術行業。

  ”  一聽這話,我愣了一下,因為葉小倩昨天不是和我說,他做的是會所里的按摩技師嘛,咋成模特了?  就在我發愣的時候,劉德水幾人更是興奮的雙眼冒光道:  “模特?怪不得這么漂亮了,小倩,我聽說模特那行業,有時候就穿內衣褲衩走秀,你啥時候給我們也來一場啊?”  “哈哈哈,就是啊,有機會給我們過過眼癮唄?”  村里的閑漢都是一個德行,一提女人就笑個不停,說那些刺激人的話。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