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g 025



“嗯,好熱好難受, 楊叔,我有點暈了,你別再動了,太疼了。

  ” 劉寒夢臉頰緋紅,眼神迷離,渾身發抖,夾緊了兩腿,抱著 老楊,嬌喘吁吁的求饒。

  “聽話,再深入一點,你就不會難受了,乖啊!”老楊摟著她的小蠻腰,狠狠的朝她的那里刺探下去……劉寒夢一下子疼的大叫起來,她感覺 身體好像傳來了撕裂的疼痛,咬緊了紅唇,渾身香汗淋漓的。

  “啊,不要,楊叔,你那里太粗太腫了,我好痛!”劉寒夢急了,使勁一推,把放松警惕的老楊推開,拿起一旁的 被子遮住了身子。

  老楊原本就要破了劉寒夢的第一次了,沒想到她的反抗這樣劇烈。

  他不甘心就這么放棄,邊哄著、邊向她靠近。

  “夢夢聽話,我都說了,等下就不會疼了,你不是還要幫我舒緩嗎,快把被子拿開。

  ”“不要,我不要。

  ”她搖晃著腦袋,抓緊被子不讓老楊掀開。

  老楊已經欲火焚身了,他滿腦子都是那檔子事,耐心也消失殆盡,一把掀開了她的被子。

  “楊叔,不要這樣,不要……”劉寒夢見被子阻止不了他,直接用雙手捂住下面,眼淚汪汪的看著他。

  老楊充耳不聞,一邊伸手去撫摸她的酥胸,一邊用手在她兩腿間摸索,又挺著他那東西靠近她。

  突然劉寒夢手機鈴聲響了,這讓劉寒夢眼睛一亮,斷斷續續的說:“楊、楊叔,我爸、爸爸來電話了,手機有定位。

  ”一聽這話,老楊頓時清醒過來,要是讓她父親知道這事,他真得進局子了。

  嚇得趕緊起身,跟劉寒夢說今天就是排毒加舒緩,但是因為部位特殊,不能告訴別人,不然下次就不幫她弄了。

  劉寒夢當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才不敢告訴別人。

  從包包里取出手機接通,軟軟的開口:“爸……我剛剛在睡覺沒聽見……嗯、好的。

  ”掛了電話,劉寒夢見老楊已經徹底平靜了下來,穿好衣服坐在凳子上。

  不經意間看到地上的小褲,劉寒夢漲紅了臉說:“楊叔,我要 回家了。

  ”“那我先出去,等下送你回去。

  ”老楊知道沒有機會了,只好紳士起來。

  臨出門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劉寒夢的被子沒有蓋好,明顯可以看到那里的泥濘。

  這個發現讓他有些興奮,看來經過剛剛那些事兒,他成功的點燃了她的激情。

  既然這樣,他明晚就另外想個辦法要了她!劉寒夢掀開被子,見床單濕了一大塊,臊的不行,都怪楊叔不停手!她下床撿起小褲穿上,走動間感覺自己私密的地方隱隱作痛,不由好奇的想著:吳麗和趙成在一起怎么就不會痛呢?難道,是因為趙成的比較小?懷著這個疑問,劉寒夢坐著老楊的車回了家。

  老楊見她要關門,忙伸手攔住,問:“夢夢,你明天幾點過來?”劉寒夢抿唇一笑,“明晚九點吧。

  ”老楊笑道:“記得準時來,楊叔給你準備了神秘禮物。

  ”“知道了,會準時去的。

  ”劉寒夢靠在門后,想到老楊的話甜蜜的笑了,她很期待呢(上門女婿的三姐妹)。

  第二天一早,老楊的店里就來了一個 美女

  簡單的運動服穿在她完美的身材上,特別有氣質,并且也擋不住她應有的性感。

  那一對飽滿緊實的柔軟,沉甸甸的掛在上面,老楊毫不懷疑跑起來的時候,會左搖右晃。

  白色的小 短褲,露出一雙雪白的美腿,扎著馬尾辮的樣子,竟有一絲清純少女的味道。

  看著別有一番風味的少婦,老楊不禁起了反應。

  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 張雪的眼里。

  她扭著水蛇腰,揚起紅唇笑道:“老板,你這里有沒有計生用品啊?”老楊咽了下口水,回道:“有啊,你要什么口味的?”張雪彎下腰,笑吟吟的問:“老板,你喜歡什么口味的?”她胸前的那一對柔軟像兩個沉甸甸的柚子一樣,搭在桌子上面,隨著她的話語搖晃著。

  老楊看得是口干舌燥,不得不說,成熟魅惑的張雪對他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

  劉寒夢是清純的少女,李蓉是勾人的尤物,那面前這個就是魅惑人狐貍精。

  自從老伴去世后,他就沒得到過女人的滋潤,每次都在關鍵時刻被打斷,他已經憋了很久,對于那方面的渴望,簡直如狼似虎。

  現在張雪的暗示,成了壓倒老楊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喜歡玫瑰味的,玫瑰香有求愛的感動與沉醉。

  ”張雪掩唇嬌笑起來,“老板,我們的愛好都是一樣的,那給我拿一盒吧。

  ”“美女,你說別的方面會不會更契合呀!”老楊口中說著,走到一旁的架子旁,取出一盒遞了過去。

  張雪笑了笑,接過盒子直接塞進包里,付款后轉身離開。

  “啊!”沒走兩步,張雪突然雙腿一軟,腳下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

  腳踝處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腫了起來。

  老楊見狀,急忙上前扶著張雪。

  “美女,你沒事吧?”張雪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秀眉緊蹙。

  “有點疼,我試試看能不能走。

  ”剛站起身,她腳下一陣劇痛,整個人撲在了老楊的懷里。

  老楊也是下意識的伸出手,正好握住那一對飽滿。

  他下意識的捏了一下,張雪情不自禁呻吟出來。

  “嗯哼……”這老板,自己都受傷了,他還想著占自己便宜。

  想到這兒,她噘起嘴說:“松開,你手放哪里呀!”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現在的表情,就像 老婆跟老公撒嬌的樣子。

  “美女,你的腳踝都腫了,我松開你走不了的。

  ”老楊關心道。

  “不用你管,我能走!”張雪白了他一眼,強行往前走,可腳裸處劇烈的疼痛,讓她直冒冷汗。

  老楊懂得察言觀色,看得出她沒有真正生氣,趕緊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

  “美女,我送你回去!”張雪糾結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外來的車子不能直接開進小區,張雪只能趴在老楊身上,讓他背進去。

  自己的胸部貼在老楊微微濕潤發熱的后背,她感覺那股熱量仿佛通過衣服,襲遍了自己的兩片酥胸。

  而酥胸上傳出的感覺,又通過所有表皮細胞,席卷了她每一寸肌膚,讓她仿佛身處棉花糖里,甜甜的。

  同時,老楊也呼吸急促,兩片柔軟擠壓在自己后背,隨著走路時的晃動,就像是在給他按摩一樣。

  他的手沒有閑著,抱著張雪的大腿根部,時不時會往上提。

  張雪察覺到老楊的動作,心里卻并不反感。

  一會兒后,老楊用手指慢慢的劃過張雪的大腿內側,來到私密處的邊緣地帶。

  “唔嗯……”頓時,張雪臉色一怔,下面輕微的瘙癢傳來,讓她下意識悶哼一聲。

  本以為老楊不會在外面太過大膽,可誰曾想老楊的膽子超乎了她的想象。

  他的手指緩緩伸進那薄薄的短褲,然后勾起張雪的蕾絲小褲褲,一點點的往前。

  張雪扭動了一下臀部,可就這么一扭,剛好讓老楊的手指鉆了進去……下一秒,張雪的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啊……”這突如其來的異物,讓她眉頭一緊,一種久違的感覺涌上心頭。

  可一根手指對于她來說,根本滿足不了她的空虛。

  不過那種來回的挑逗,卻讓她又覺得這是一種無與倫比的享受,那個玩意兒比不了的。

  老楊手上的技術還是挺不錯的,他把自己所有的渴望,都通過這根手指發泄了出去,讓趴在他身上的張雪顫抖不已,甚至嘴里連續不斷的發出了嬌喘。

  好一會兒后,張雪實在招架不住,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在老楊身上就高潮了,于是趕緊抓住老楊的手,制止他的行為。

  “美女,怎么了”老楊假裝問道。

  張雪埋著腦袋,嬌嗔道:“叫人家 雪兒,你別亂動呀,路上還有人,趕緊送我回去吧!”聽到這話,老楊一個激靈,差點把這茬給忘記了,趕緊抽出手,加快腳步往她家里走。

  到了她家,將張雪放在沙發上,老楊的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她兩腿之間,一條白色的短褲上,中間的那個部位特別的透。

  只是看著張雪那痛苦的模樣,他趕緊收回心思。

  “雪兒,你家有沒有紅花油,我給你擦一擦。

  ”“在左邊柜子的醫藥箱里,你去找一下。

  ”張雪揉捏著腳裸,自己聞到身下散發出來的氣味,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褲子都透了,趕緊并攏雙腿。

  想到老楊剛剛在外面就那么弄自己,她就覺得很興奮。

  越想她就越覺得羞恥,可是看到弓著身子找紅花油的老楊,她情不自禁的張開了雙腿,幻想著老楊轉過身,對準自己那個地方一頓猛抽。

  與此同時,老楊剛好轉頭,看到了那香艷的畫面。

  張雪嚇得趕緊再次并攏雙腿,臉蛋兒紅得快滴出血來。

  “我難受……”老楊楞了一下,然后走到張雪身邊坐下,輕輕的將她的小腳放在自己的腿上,而那白嫩的小腳丫,剛好挨在自己滾燙的那處。

  “雪兒,這樣舒服一點沒?”老楊邪笑著問,張雪并不反感,反而挨得更近,用自己的小腳丫,去好好感受老楊的火熱。

  “雪兒,我給你擦藥。

  ”老楊猛吸一口氣,差點撲了上去。

  將萬花油倒進手掌心,然后緊緊的貼在張雪那有些紅腫的腳踝上,十分溫柔的按摩著。

  本來有些疼痛的,可看到認真又溫柔的老楊,張雪忍住痛意,享受他的照顧。

  隨著老楊的揉搓,張雪的疼痛得到了緩解,隨之而來的,是輕微的舒爽。

  “嗯哼……”老楊飛快瞥了張雪一眼,發現她緊閉雙眼,長長的睫毛微顫,臉頰緋紅,似乎沒那么痛苦了。

  于是,他的手轉到腳丫子的地方,開始把玩起來。

  感受到老楊的手改變了位置,張雪依然沒有睜眼,此刻她的腦海里,全是那種刺激的畫面。

  “嗯……”這略帶誘惑的呻吟鉆進老楊耳朵里,讓他心神一動,手也不自覺地慢慢往上,摸到了張雪的小腿上。

  柔嫩光滑的感覺在老楊的手心縈繞,弄得他氣血上涌。

  而張雪裝作不知道,抿了抿嘴唇,讓老楊那雙溫熱的大手,愛撫她的身體。

  見張雪沒有抗拒的跡象,老楊知道,這是動情了,于是他的手繼續順著往上,一直到大腿內側。

  此刻張雪褲子透的地方已經有些許干涸的痕跡,但因為老楊的動作,卻再次變得透明起來。

  老楊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直接拉開了她短褲的拉鏈,之后撥開她的蕾絲小褲,直接用力的開始揉捏她那神秘的地方。

  張雪沒想到老楊會這樣直接,雖然她最期待的是老楊按她這里,讓她渾身哆嗦,張著小嘴就發出了快樂的叫聲。

  “哎呀,嗯,老板你這是在干嘛,這里不可以摸的哦!”老楊卻微微的一笑,他當然是故意直奔主題的,他已經摸透了這女人欲拒還迎的心思了。

  “雪兒叫我楊哥吧,親切一點,我這是在給你深度按摩,按完可以增強皮膚的潤澤度與柔軟度,還可以保持完美的身形喲!”老張嘴上這樣說,手上還加快了速度磨蹭她兩腿間。

  這弄的張雪渾身癱軟,不停的發抖了。

  “嗯,那就、麻煩楊哥……幫我深度按摩了。

  ”張雪手搭在沙發上,媚眼如絲的說。

  老楊覺得快要得手了,為了讓她更加渴望,他一邊用手在她的胸前揉捏,一邊將四根手指放進張雪那里。

  “啊……嗯……”張雪受到這樣的刺激,敏感的低叫起來,她一開始還夾著老楊的手,后來干脆把兩腿張開了,慢慢的享受這樣的快感。

  老楊非常有技巧,當他碰到了張雪那最敏感的地方后,她一下叫出聲來,嬌喘吁吁的。

  “嗯……楊哥,好熱啊……”張雪眼神變得迷離,整個人軟綿綿的,目光聚集在了老楊的褲子上,還舔了舔紅紅的舌頭,非常的誘人。

  老楊也知道是時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張雪,隔著褲子,摩擦她的大白腿。

  張雪伸手把老楊的褲子解開,暗道:“好大,好強啊!”之后著魔一般,伸手抓住了那里,上下套弄起來。

  老楊渾身一震,手指加快了速度,伸到她身體里面,不斷的抽送進出,讓張雪的渴望達到了巔峰值。

  “我……要……啊……”張雪被弄的渾身難受,手上的東西好熱好燙又好大,讓她不由說出了羞恥的話。

  老楊得意起來,“雪兒,我馬上滿足你。

  ”“好啊,快給我,我要……”張雪點頭,老楊的手指已經抽了出去,現在她的身體非常的空虛,剛才強烈的快感,讓她意猶未盡。

  感覺老楊把她兩腿分開了,她渾身激動的顫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老楊兩腿間的大家伙。

  在她的注目下,老楊故意在洞口轉了一圈,惹的她受不了的仰頭扭動起來。

  忽然,她覺得身子下面被又粗又大的異物塞滿,那東西非常的炙熱溫暖,直接進入了她那誘人之處。

     我結婚五年了,我一人在深圳工作,兩三個月回家一次看老婆跟小孩。

  和很多 男人一樣,骨子里還是有點花心,偶爾也會幻想著跟老婆以外的女人導演一場床上艷遇,前段時間真的實現了,那種感覺真的不一樣,很爽,那時才 明白為什么那么多已婚人士喜歡出軌了,當然寫出來不是提倡,只為了紀念我們的那一晚。

    我們認識沒幾天就 見面并發生關系了,對于她我不覺得隨便,就像我們男人一樣有時身體上的渴求自己也沒辦法主宰,當時我在圣愛天堂網上買了一套豪華別墅之后認識的她,她也是結了婚的,不過老公在外地上班,不怎么回家,她又沒工作,在家照顧孩子, 她說那樣的日子很難過, 我就明白原來她內心寂寞,當天晚上我只是隨便跟她聊聊,可能在這點上對我很有好感,她說我沒像其他男人一樣一上去就問想不想做什么的,我不否認上那個網是帶著想法的,不過我也清楚,太急切反而會讓她反感,呵呵,30幾歲的人對女人的心思自然是有點明白的,其實自己是有點在裝B了,之后兩人就慢慢的聊開了。

  陌生女人軟倒在 了我的床上  后來我們聊到了性,是我主動提起的,說實在的在還沒說的時候我覺得她是個蠻矜持的女人,沒想到她卻跟我說她和她老公都是用后進式的,當時我就想象了下那個畫面,覺得很淫靡,很興奮,因為老婆不喜歡那個體位,我都沒嘗試過,那晚不知怎么讓我莫名其妙的激動,后面跟她說了些啥,也忘記了,只記得下線時她問我會不會覺得她太隨便了,我說不會,那叫灑脫。

  再后來我們視頻了,她長(秦檜兒子怎么死的)的還可以,身材很好,那時她不知干嘛來回走動,在家穿著睡衣,我看的很清楚,乳房翹挺,屁股圓挺,看的我真心動,那時還真懷疑她是故意的,我說她身材真好,都讓我很想摸了,她就哈哈大笑,說你來吧,你來了我就給你摸,呵呵,她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不說已經晚上12點多了,她還有小孩呢,說實話,當時要是在她身邊,我可能真的會直接撲上去,誰讓我對她的身體真的有感覺呢?陌生女人軟倒在了我的床上  后來我約她見面,當時她沒有立馬答應,我知道她顧忌她自己已經結婚的身份,我就跟她說先見個面,又不會發生什么,就算會發生只要她不愿意我不會強迫她,她就同意了,其實我很清楚,那只是她出來的一個借口,兩人都有想法,見面不可能只是蓋棉被純聊天的。

  不過那天她孩子在身邊不方便,要先送去她媽媽家,我們就約好第二天見面。

   女人私房話(http:ifanghua)  那天下班后早早的收拾東西就去約定的地方等她了,她和視頻中相差不大,還化了淡妝,那天我們并沒有太多的過程,吃了飯就去了酒店,在那個過程中我感覺她有點緊張,畢竟是第一次,我怕她會反悔,總不能讓上鉤的魚再回到大海中,那樣不就虧了么,所以在去酒店的過程我顯得有點急切。

    一進房間我們就開始了,并沒有想像中的會尷尬或者不自然的情況,沒什么束縛,脫光后我在她身上停留了一會,她的RF很大,并且R頭很黑,看了挺誘惑人的,都說成熟的女人更受男人歡迎,其實成熟的不是她的思想,而是身體,思想上,我們巴不得她們單純呢,呵呵。

  不過她也是個挺放得開的女人,每次動一下她就會叫一聲,那天我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是力氣,而且做了很久,我的感覺也很深刻,高潮的時候她還緊緊的夾著我的小弟,第一次S了好多,后來還做了幾次,說個實話,那種偷的感覺真是挺好的。

  陌生女人軟倒在了我的床上  但是那次之后我們就沒有再見過面,實際上我對她還是保持著那種心理,我渴望再與她見面,包括上床,她很吸引我,這不錯,但是她對我卻開始冷淡,明明在線,發信息不回,電話不接,當然我也不傻,也知道那個網站上的人都是玩玩的,這種事情講的就是兩廂情愿,我也不會再去糾纏人家,和她,也可以說是一夜性,兩人之間的激情就像泡沫一樣,終究是會破滅的,也沒什么,圣愛天堂網上男男女女,大家都是搞呢,但對于那一晚還是很懷念,只是回去面多老婆時多少還是有點愧疚,不想再延續這樣的心情,還是安分的守著自己的老婆和娃吧。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