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股 無 修正



  哥哥別塞好漲好痛 男朋友讓我去他家玩 哥哥慢點慢慢痛   二哥 喜歡我,本來這是我的私密話,我不該說出來,但現實就是存在。

  一直以來,我們就有激情,確切的說,是二哥不(上門女婿的三姐妹)顧現實的一切,來愛我寵我。

  說起 我跟二哥,縱有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

  如果一個男人經歷了那么多的波折還會義無返顧的愛你,相信任何女人也無法拒絕。

    二哥是一個很平常的男人,剛看到他,甚至感覺他粗魯,因為他過分的討好,因為總是任性的打嗝,人也長得胖。

  我從來沒想過我跟二哥會有這扯不斷理還亂的關系。

    用二哥的話說,第一次見到我,他就喜歡上了我,后來總是有意無意的挑逗我,我對此無動于衷。

  二嫂外出 打工七年了,甚至一直都音信全無,二哥一個人帶著讀小學的兒子,但二哥很堅強,硬是把 日子過得有滋有味,說什么呢,怎么說呢?如果一個男人總是有意無意的騷擾你,坐在他的車上去走親戚,他會跟你說喜歡你,會對你動手動腳;一起做事,他總是趁無人在身邊要抱你,在家里,走個路都要躲著走,看到他來你要繞圈圈走;第一次他用自己備好的鑰匙趁我午睡時打開我的門,那次他沒有得逞。

  也許二哥的大膽 老公也有錯,那次我跟老公說,逼著老公去討伐二哥,但一點沒有效果。

  后來,老公因為生計去外面打工了,二哥更是任性妄為。

  晚上如果我把門反鎖了,他就一直在外面敲門,或者把電斷了,或者家里停水了,總之二哥就是千方百計的想得到我,而老公的威力也只有那么大,終于有一天,我累了,我投降了。

  二哥 就會用他的摩托車帶著我到處跑,對外人說是他的老婆,我們一起瘋,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說真的,我和二哥一起做事還真有靈犀,現在才明白。

  其實所有的出軌,對方也有錯,如果不是老公不作為,如果不是老公容忍,如果我特別的想做一件事,老公不支持,二哥卻出錢又出力的力挺,總是無怨無悔的幫我實現一次又一次的夢想,哪怕這個想法是如此的荒唐,只要我說了,二哥就會去做,感覺中,二哥才是 跟我一起追夢的人。

     現在才明白一句話“人要無恥,天下無敵”,當我把結婚證拿到二哥的面前說 我和老公領證了,要二哥和我斷絕關系,他沒有做到。

  當老公從外面打工回來,我把二哥當陌路人,他也不在乎。

  二哥說他會愛我一輩子,他會跟我說情話,有時我問二哥喜歡我哪點,二哥說我勤快,溫柔。

  二哥一有機會就問我有沒有想他,愛不愛他,而我總是說不知道,我跟老公根本沒有這樣的話說。

  我跟老公說孩子的作業沒做好,家里要買什么東西了,要老公幫我趕鴨子,幫我煮菜,我和老公沒有情話,但很實在。

  老公不在家的日子,二哥恨不得天天晚上陪我,陪得我都煩了,累了,陪得我感覺我的晚上時間空間被他綁架了,不住的要求他兩三天來一次就好,再好吃的東西,吃多了也會膩。

  因為二哥陪在我身邊,我根本合不了眼,睡不了覺,總有說不完的話,沒話說了,也躁動不安,換誰都受不了。

  而老公在家,天天睡在他身邊,哪怕完事了,想多說一句話,他也心不在焉。

  我和老公可以睡一個好覺,可以睡到大天亮,如果我失眠,抱著老公就能睡著。

  老公在家我根本不會想二哥,用我跟二哥的話說,二哥喜歡我,我喜歡老公,但我接受二哥的愛。

  是的,二哥總顧著我的感受,在二哥眼里,我說什么都對,做什么都好,是完美的女神。

  在老公眼里,我是個敗家娘們,是個馬虎老大,什么都不會做,我感覺我是家里的保姆,但我心甘情愿。

    “我給你時間,給你機會,但誰能還我時間和機會?這四年,他一直默默愛著我。

  他原先也想留在這里工作,但聽說我回去考公務員,一點猶豫都沒有,就跟著去了。

  我需要一份愿意為我舍棄一切的愛,你能給我嗎?你沒有,你只想你自己!”  “你憑啥就確認他會為你舍棄一切?”我開始惱怒。

    “他現在的選擇就是一種表示!”你也不甘示弱。

    “他只是留在這里的愿望沒有我強烈而已,還有,你愛他嗎?”我責問著你。

    “愛,我不知道,但起碼我不討厭他。

  而你,你愛我嗎?算了,讓一起結束吧。

  ”你表現出從未有過的堅決,狠狠瞪我一眼,撒腿就跑。

    我呆呆地看著你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心,一點一點被掏空,整個人極度疲憊乏力。

   “ 嫂子,我 檢查過了。

  你的臟器都很好,肝臟,腎臟,包括卵巢都沒什么問題。

  下面我…..我就得檢查….檢查你的外。

  。

  。

  外生殖器了。

  ” 趙本嚴的話打斷了少婦旖旎心思。

  “那….那接著檢查吧。

  ” 劉鑫月羞得用比蚊子聲大不了多少的聲音回答道。

  “那好,我就脫….脫嫂子你的褲….褲子啦?”趙本嚴激動地有些口吃。

  在看到少婦含羞地點了點頭后,小 獸醫伸出自己有些哆嗦的雙手,輕輕解開美女牛仔 短褲上的皮帶和紐扣后,又拉住短褲中間的拉鎖。

  “嘩”的一聲,從中拉開,露出里面一條白色的純棉短褲,趙本嚴抓住牛仔褲頭兩側用力一拉,鑫月也配合地從床上翹起屁股,淡藍色的牛仔短褲順利從少婦的雙腿間被剝離,一雙白花花的修長美腿中間就剩下一件小小白色內褲。

  盡管還隔著內褲,劉鑫月的筆直的小腿,豐盈白嫩的大腿,還有那圓滾滾的翹臀都盡收小獸醫的眼底。

  “難道這眼前的美女也對我動了情?”想到此處,趙本嚴不由得食指大動,伸手抓住內褲的邊緣,就想作勢一拉!“咚咚…..”一陣有規律的敲門聲,驚醒了臥室中這對意亂情迷的年輕男女,劉鑫月趕緊坐起來穿上被脫掉的短褲,又整理了一下衣裝,才和趙本嚴慌慌張張地回到客廳問了句:“誰啊?”“是我啊,嫂子!”門外是一個嬌媚的女孩聲,這聲音趙本嚴也很熟悉。

  這聲音是孟曉華,村子里和他一起長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過因為趙本嚴初中畢業就輟學了,而小華則順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廣發是叔伯兄妹關系。

  “呦!是曉華妹子啊,你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開房門親切地和門外的孟曉華打著招呼。

  “是啊嫂子,我這才回家,就來看你來了,半年沒見我可想你了嫂子。

  咦?趙獸醫,他怎么在這?”曉華拉著鑫月的胳膊親熱地走進客廳卻發現坐在沙發上面色有點尷尬的趙本嚴。

  “哦,是這樣!剛才嫂子請小趙大夫過來,給咱們家的叫驢看看病。

  看完了,我就請他到屋里喝杯水,這不正好你就來了嗎!”鑫月趕忙給這個小姑子解釋道。

  “是嗎?”孟曉華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疑惑地看著對面的趙本嚴。

  “當然是啦!要不你以為呢?”趙本嚴做賊心虛地說著。

  “哼!”孟曉華不置可否地從鼻子里發出哼地一聲,就坐下來和嫂子繼續嘮起家常。

  “那個…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擾了,明天我把藥配齊了給你送過來!”眼見今天的艷遇被這個從小玩伴給弄泡湯了,趙本嚴意興闌珊地起身告辭。

  回去的路上想著今天艷遇的趙本嚴高興地哼著流行歌曲,并時不時摸一把剛才趁亂被他揣進兜里的黑色蕾絲胸罩。

  雖然在最后時刻被孟曉華那個臭丫頭給攪局了,但是小獸醫相信劉鑫月這個漂亮的小媳婦肯定還會來找他看病的,那到時候不就又可以…….“嘿嘿……”趙本嚴忽然覺得自己就好像電影里面那些面對手無寸鐵花姑娘發出獰笑的壞蛋。

  “趙本嚴!你給我站住!”忽然之間,一個脆生生的甜美聲音從他的后面響起!小獸醫轉過頭,發現剛才攪他好事的孟曉華正一臉怒氣地騎著自行車向他沖來!“干什么,干什么?你瘋啦?”趙本嚴連忙閃身讓過。

  “吱!”一聲自行車的車閘響,孟曉華熟練地把車停住,穿著白紗連衣短裙的一條修長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獸醫有點睜不開眼。

  “說!剛才去 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曉華不客氣地盤問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說了嗎,她家叫驢有毛病,配 不出種來,叫我去看看!你還沖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小獸醫眼睛不眨地編著瞎話。

  “哼!是她家叫驢配不出種還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種?你去她家是檢查驢還是檢查人去了?”孟曉華顯然不滿意趙本嚴的答案。

  “你個大學生,說話怎么這么沒水平呢?什么檢查男人配種的?你們大學就教你們這個啊?”小獸醫不客氣地反唇相譏。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些事,我嫂子他們家因為懷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幾次了…..”說到這里孟曉華靈動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著說:“在外面說不方便,走!到你那個狗窩再說!”“切…..狗窩你還去。

  ”趙本嚴小聲嘟噥著,不過他從小就怕了這個女漢子屬性的玩伴,所以還是老老實實跟在孟曉華后面向自己的獸醫站走去。

  “哎呀,這可真臟!”獸醫站里,孟曉華仔細擦拭著趙本嚴桌子對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剛才我嫂子都和我說了,我哥和我大伯因為懷孕的事和她吵了幾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亂投醫找你去給她做身體檢查,你小子還不承認呢!”孟曉華一雙明亮眸子緊緊盯著眼前的趙本嚴。

  “那…..那你都知道了,還問我干啥?”見事情敗露,小獸醫也只好老臉一紅默認了此事。

  “我是要問你,我嫂子長得那么漂亮,你有沒有在檢查身體的時候趁機占她便宜?”孟曉華俏麗一紅問出了此行的真實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給你嫂子檢查的時候,就像給那些大騾子大馬做檢查時候一樣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我不信,你那么壞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著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孟曉華不依不饒地追問著。

  “你愛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脫了衣服叫我檢查一次唄,你看我能不能想著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咋樣?”趙本嚴眼珠一轉,想用激將法把這個難纏的小丫頭趕緊打發走。

  “你…….檢查就檢查!當心一輩子被我叫狗!”孟曉華霍然站起,被氣得小臉通紅,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劇烈喘息著。

  “你可別后悔哦!讓我檢查,就不怕當心羊入虎口哦?”小獸醫模仿著電視里的壞人淫笑著說。

  “走!進里屋檢查,到時候指不定誰是虎誰是羊呢?”孟曉華的回答讓趙本嚴身上有點發麻,天知道這丫頭一年里都在大學里學了些啥?趙本嚴這個小獸醫站就是他住的這兩間小土房,外面看病,里間是他自己的休息的房間,當然如同所有單身光棍的臥室一樣,又臟又亂。

  “嗞嗞嗞,說你這是狗窩還不愛聽呢!瞧這地方亂的,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這么懶將來怎么找媳婦…….”孟曉華一邊絮絮叨叨地抱怨著,一邊用手把小獸醫炕上隨處亂放的衣服被褥扔到一邊,整理出一塊干凈的地方。

  “說吧,要 怎么檢查?本大小姐聽你的!”一襲白裙的孟曉華俏生生在炕邊一站問道。

  其實這個丫頭厲害是厲害了點,但還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毛嘟嘟的大眼睛,尖尖的瓜子臉,纖細的小腰和修長的雙腿,雖然沒有她嫂子鑫月那股成熟女人的嫵媚,但卻多了一份少女的清純。

  趙本嚴記得當年情竇初開時候,趁著一起玩藏貓貓的時候偷偷摸了一把孟曉華的屁股,結果雖然是被這小丫頭舉著磚頭追他跑了操場兩圈,但事后還是把他興奮地半宿沒睡好覺。

  一轉眼幾年過去了,當初的小丫頭也出落成眼前的大姑娘了,一想到要給她檢查身體小獸醫躁動的心又不由得有些亂跳。

  “咋了?看傻啦?怎么檢查你倒是說話啊!”看著眼前趙本嚴一副癡迷的傻樣,孟曉華不滿的喊道。

  “哦…..你先躺下吧,平躺好!”被罵的有些清醒地小獸醫不由心中暗嘆:長得再好也是個女漢子啊!“哼!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樣來?”孟曉華踢掉腳上白帆布鞋,平躺在炕上,短裙下露出一雙穿著白色絲襪的小腳,頓時引起趙本嚴的注意。

  “嗯嗯嗯…..我們先從你的腳上開始檢查。

  ”小獸醫鬼使神差地居然捧起孟曉華的一雙玉足仔細端詳了起來。

  “哎!我又沒有腳氣,腳有什么好檢查的?”孟曉華喊道。

  “你是大夫還是我大夫?怎么檢查要聽我的!”趙本嚴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氣。

  “大夫?你就是沒證的獸醫而已!嘶….”孟曉華本想繼續罵趙本嚴的,但是腳底傳來的一陣陣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氣,就閉口不言了。

  這時小獸醫的一雙大手已經開始(少婦做愛小說)在孟曉華的小腳上力度適中揉捏了起來。

  雖然隔著絲襪但女孩兩只軟軟的小腳那種徐若無骨的滑膩觸感讓趙本嚴的指間感到無比的舒服,心中還在暗暗想著,若是能把這一雙小腳夾在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上那該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過趙本嚴按腳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爺爺留給他那本沒有名字的醫書里確實傳授了許多按摩身體的手法,只是他還很少有機會在人身上嘗試而已。

  “嘶…..痛,痛啊輕點……”平躺在炕上的孟曉華突然輕聲叫道。

  “痛?我剛才按的是你的太沖穴,你是不是經常有痛經的毛病啊?”小獸醫詫異地問道。

  “你…….有時候是這毛病,咋啦?你還能靠按腳把它按好啊?”盡管是女漢子性格,不過這種私密處的疾病還是讓孟曉華有點不好意思。

  “嗯……我現在也說不準,因為我沒給人治過這種病,不過老母豬倒是治好過好幾頭!”小獸醫倒是實話實說。

  “你……你才老母豬呢!”孟曉華氣得罵道,不過腳上的麻痛感讓她覺得確實很舒服,實在不愿意把腳從趙本嚴的魔爪里抽回來,只能仍由他處置。

  足足按了十幾分鐘,小獸醫戀戀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兩只狼爪攀上了孟曉華雙腿。

  “嘶……嗯嗯……”感覺到小色狼已經把戰線轉移,孟曉華并沒有多說話,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別想胡來。

  一開始纖細修長的小腿肌膚是那么緊繃,不過在趙本嚴十指如同在演奏鋼琴般撫弄和按摩下,很快便松弛下來。

  孟曉華從來沒有被哪一個異性如此溫存地撫摸和挑逗過,少女那顆充滿戒備的心也漸漸開始軟化。

  “嗯哦嗯餓…….”在小獸醫熟練地按摩手法下,孟曉華居然舒服地發出了重重的鼻音。

  “這小妞子,不會跟她嫂子一樣也是被我按得想男人了吧?”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