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漲爆了,叫他吸乳汁!|口述4p3男一女真實經歷



都是三十多歲年紀,對于再婚,都很謹慎。

  但是碰見彼此,都覺得還是很有些緣分,對方似乎就是那個自己等了很久 的人

  盡管如此,但不同于年輕人,我們的交往很平淡,偶爾吃吃飯,散散步,短信也很簡單,電話也很簡短,有事說事,沒事道聲:“早上好、晚安”。

  生活毫無波瀾。

  一天吃了飯回家放東西,本打算一起去散步的,恰逢大雨,很大很大的春雨,突如其來,讓人觸不及防。

  就這么樣被迫留在家里。

  那時我們認識雖然不是很久,但感情還算好,內心里我已經把他當成親人一樣的親近,我一個人的家也給了他鑰匙。

  雖然如此,但是聽著窗外越來越大的雨滴聲,內心里不免還是泛起了嘀咕:難道天要把他留下來?!大概九點鐘左右,他看看絲毫沒有停的意思,就說要走了。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我也沒有刻意去挽留。

  然而很快,他真的就消失在雨幕里……我主動 親吻 男友 他卻假裝 伸懶腰 躲開了透過窗簾,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我感動。

  這件 事情被我眼淚鼻涕地講給朋友聽了,她卻一臉漠然:他如果不是太 君子,就是 生理有問題!自然朋友下這樣判斷的前提是在知道我們,還有很多個一起獨處的日子,他對我的彬彬有禮敬而遠之的態度輔佐。

  的確,一個多月的時間,在現代這個速食的社會,對于我們這樣的飲食男女,聯想到他那樣一把年紀,離婚卻沒有娃娃的,以及言談間對于要不要娃娃的態度問題,我的心里,不免也起了疑慮:是君子,還是生理?從此,一貫比較被動的我,一反往日的拘謹,主動積極起來。

  一起看電視的時候,我總是主動靠近他,總是索要擁抱,有時也會突然掰過他的臉,主動要親他,也會厚顏地讓他吻我,甚至主動暗示明示他留宿……只是讓我沮喪 的是,靠近他的時候他總會不留痕跡又恰到好處地躲開,有時 在我將要靠近的時候他正巧站起來伸懶腰,有時正逢他起身去倒水,有時他剛剛躺倒在沙發的另一側……索要擁抱親吻的時候也會遇到類似的巧遇而止……終于有一天他開始留宿了,只是他住的是另一間屋子,而我在隔壁……我主動親吻男友 他卻假裝伸懶腰躲開了他會早早地起來給我弄早飯,他會在我生病的時候推開我的房間門探頭問問我要不要吃藥,他會在有心事的時候坐在我床沿傾訴他的困惑或者暢談他的打算,他會把我家里收拾打掃得規規矩矩一塵不染……這樣就又過了一個多月……有時覺得我們像合租的人,卻沒有合租的陌生。

  有時覺得我們像親人,卻總又隔膜著什么無法跨越。

  有時覺得我們是朋友,在心里卻明明(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不想這么單純……是我太激進,還是他太保守?是我太缺乏魅力,還是他生理的問題?我想不出我們該怎樣進行下去!延伸閱讀: “學校的師傅,知道我生病了,特意給我做了一道紅燒鯉魚,我一個人吃不完,就分給同學們吃了,也正因為這樣,害得那些同學跟我受苦了,我對不起那些學生。

  ” 孫萌萌有些自責。

  “沒事,去衛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你跟 所長去衛生所,等一下,我在過去,給你好好看看。

  ”楊修 跟著孫萌萌說了一句,然后,就往學校的食堂跑了過去。

  進到了食堂,楊修就問廚房的師傅,今天孫萌萌吃的菜還有沒有剩下的,那個師傅,從飯桌上,端出來了兩盤菜,一盤是青菜,另外一盤正如孫萌萌說的——紅燒鯉魚。

  楊修看了看那盤紅燒鯉魚,上面只剩下一個骨架,但是邊上還是有些配菜在上面,楊修看到了邊上還有一小段蔥,和一些番茄汁,但是湯底下,楊修看到了一些類似于青菜的殘渣,楊修用手指沾了點湯底,自己嘗了一下,嘗到了那湯底里面,有一股甘草味。

  “這紅燒魚里面,你放了甘草進去?”楊修看向了那個 廚師,跟著他問了起來道。

  “甘草?沒有啊,我只放了番茄和蔥進去,甘草是什么?我怎么沒有聽說過啊?”廚師表示自己冤枉,跟著楊修問了起來。

  “甘草是中草藥,他跟鯉魚一起吃,會引起中毒。

  ”看這個廚師的模樣,楊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就跟著他問道;“你做菜的時候,有沒有什么人進來,或者你有沒有看到有什么人,出入廚房。

  ”那個廚師仔細的想了想,跟著楊修回答道;“有啊,有一個小伙子來過廚房,他說他是學校之前的廚師,現在回來拿點東西,我那會兒有點忙,就讓那小伙子幫我看了一下火。

  ”“之前的廚師?”“對啊,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那師傅很肯定的,跟著楊修回答著。

  聽到了這個,楊修心里有了答案,之前的廚師,楊修知道的,也就只有 村長的侄子—— 大強,他就是學校之前的廚師,只是不知道后來因為為什么事情,被校長攆走了,現在楊修基本上可以確定呢,就是大強干的。

  “好,幫我找個袋子,我要把這個帶走,這個是證據。

  ”那個師傅聽了,也很配合樣修,現在學校發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追究起來了,他也脫不了關系,現在聽到楊修說,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這讓他心里,有了些小小的安慰。

  楊修帶著那紅燒魚,來到了衛生所,將那盤菜放在了所長的面前,跟著所長說道;“所長,剛才你說,沒有證據報警也沒有用,但是我現在告訴你,證據我找到了,我還知道是誰做的,現在可以報警了吧?”“那你說說,這件事情誰做的?”所長在邊上,整理著資料,沖著楊修問了起來。

  “還能有誰,村長的侄子,劉大強啊。

  ”楊修脫口而出,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所長講了起來。

  很簡單,村長的侄子,也就是劉大強,是之前學校的廚師,但是因為一些事情被校長辭退了,劉大強懷恨在心,就想要趁機報復一下,所以才會在菜里面投毒,楊修覺得這個劉大強,想得還真周全,這樣做不但報復了學校,更是報復了自己,楊修能想到的,就是村長可能也知道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達啥那么做,都有可能。

  “所長,報警吧,這種人太可惡,太陰險歹毒了,這次他只是放甘草,下一次說不定就會放老鼠藥了。

  ”楊修催促著所長報警,一是為了給村長她們一家,來一個下馬威,而是給孫萌萌討回一個公道。

  “所長,這件事情,與我們衛生所無關,而且單憑這一己之詞,也不能判斷這是人家大強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廚師,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吃了會引起中毒呢?”邊上的醫生 楊智,插話道。

  這個楊智,楊修見過幾次面,要是記得沒錯的話,楊智是劉大強的同班同學,而且兩個人似乎關系還不錯。

  “你是什么意思,現在證據確鑿,再說了,那個大叔是個廚師,老師們沒有特殊要求,不會往里面放中草藥。

  ”楊修在邊上,跟著那個楊智就反駁了起來道。

  “即使是這樣,那也頂多是食物中毒,哪里構成了投毒?”楊智明顯是著急了,跟著楊修就吼了起來。

  “呵呵,大強無緣無故往人家的菜里,加入了甘草,現在孫老師和那些學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樣子了,還構不成投毒?”楊修也是氣啊,跟著楊智就爭論了起來。

  本來楊修還好奇,到底是誰教會大強,往孫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會使人中毒,現在看到楊智這個情況,除了他沒有其他人,加上他跟劉大強的關系,楊修現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是楊智告訴劉大強甘草能致人中毒。

  “好了好了,你們停一下。

  ”所長在邊上打斷了她們的話語。

  楊修懶得跟他們繼續說下去,憤然離開了原地,看到了邊上的 周玉,跟著她就問了起來;“孫老師呢?她在哪?”“孫老師剛剛洗完胃,現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

  ”周玉看到楊修氣呼呼的模樣,有些好奇,跟著他就問了起來道;“修哥,怎么了?誰惹你生氣了?”“一個狗腿子。

  ”楊修說這話,然后,拿出了手機,但是發現自己的手機沒有電了,就跟周玉問道;“你手機呢?給我用一下,我報個警。

  ”周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楊修生氣的模樣,也不敢多問,就將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遞給了楊修。

  楊修拿著周玉的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但是打了兩三個,怎么也打不通仔細一看,發現那手機一格信號都沒有,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著楊修解釋道;“這是外地卡,我一直沒有時間換。

  ”“算了,我還是找其他人借吧。

  ”楊修又打了幾次,都沒有打得通,只好將手機,還給了周玉,然后,徑直的朝著休息室的方向走了過去。

  孫萌萌看到楊修進來了,就要起身,楊修急忙走了過來,跟著她說道;“你別動,好好躺著。

  ”(上門女婿的三姐妹)“謝謝你,楊醫生,你又一次幫了我。

  ”孫萌萌跟著楊修道謝了起來。

  “你沒事就好。

  ”楊修謙虛了一句,然后,跟著孫萌萌說起了,她中毒的原因,還將調查到的結果,跟孫萌萌說了起來。

  “你是打算報警嗎?”孫萌萌明白了過來,跟著楊修問了起來道。

  “當然了,像這種陰險的人,就應該進勞.改所,勞.改個十年半載的。

  ”楊修在邊上,憤憤不平了起來。

  “修哥,村長找你。

  ”周玉走了進來,喊著楊修。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過來,好好幫你緩解一下。

  ”楊修跟孫萌萌說了一句,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到了衛生所的門口,看到了村長正站在那里。

  “小楊,你沒有報警吧?”村長看到楊修第一句話,就問了那么一句。

  “你來得很及時,我剛想報警,就被你叫出來了。

  ”“小楊,大強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氣,他就是心里氣不過,你別報警了好吧,就當做是我欠你一個人情,你看怎么樣?”村長怕楊修不答應,急忙跟著他說道;“你不是想要進衛生所嗎?我明天就讓阿尚給你弄行醫資格證,有了行醫資格證,你就可以進衛生所,你別報警行不?”楊修了村長的為人,就是個出爾反爾的貨,上一次說給孫萌萌看病,他就給楊修弄個行醫資格證,但是一直遲遲都沒有見他實事求是的去辦,而且現在他的侄子大強,更是投毒給孫萌萌的,不管怎么說,都不能就這樣算了。

  而且,楊修有些忌憚劉大強,聽說他在外面認識有做很生意的人,現在楊修跟村長家,基本上鬧翻了,所以現在對于楊修來說,劉大強就是一個禍害,現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到時候,不知道會用什么法子對付自己,所以絕對不能跟村長妥協。

  “你說的話,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樣,表須臾無,再說了,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不給他長點教訓,不知道下次會不買耗子藥來毒人,這件事情沒得商量。

  ”楊修一口就拒絕了起來,村長聽到了楊修的話語,氣的渾身抖擻。

  “楊修,我告訴你,你別不知好歹,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報警,我讓你這輩子都進不了衛生所,我還會讓你在這個村子混不下去。

  ”村長氣急敗壞的,跟著楊修就吼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