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在女主的裙子里做|啊英語老師的胸好軟



黃昏時分,整個桃花村處于一種安謐的氣氛之中,外出務農的人也早早的趕回了家里。

  這時,一道道異樣的聲音響徹山林,頓時驚得無數飛鳥四躥開來。

  “你倒是使點勁兒啊!”“出不來,太緊,卡住了!”“你這么大個男人真是沒用!”“不好,那里流血了!”一襲(三個洞都被塞滿爽)薄衫打扮的周 寡婦微屈著身子,死死的拽住手里的狗鏈,香汗淋漓,鳳眉微蹙,俏臉之上止不住的擔憂之色,最引人注目 的是,她胸前的飽滿完全的撐破了內衣,隱隱有不堪負重而墜落的趨勢。

  在她的面前,一條中華田園犬硬是騎在一條體型弱小的金毛犬身上,發出各種亢奮的聲音。

  兩條狗儼然連在了一起,像是抹了膠水似的,怎么拉也拉不開。

  看到自家的金毛犬小花被折磨成那樣,周寡婦忍不住罵道:“小波,要是我家的小花出事了,我跟你沒完!”用力拽著 阿黃陳波也是郁悶不已,他每天吃完飯后都有遛狗的習慣。

  今天他跟往常一樣,將自己家的中華田園犬阿黃牽出來散步,碰巧也看到了牽著狗的周寡婦。

  周寡婦原名周 鳳儀,是村里出了名的俏寡婦,長得年輕貌美,只是名聲不太好,三年來改嫁了好幾次,也接連死了幾任老公。

  不過即便是這樣,村里的男人也抵擋不住周寡婦的姿色,農村人本來就迷信,尤其是婦女,興許是嫉妒周寡婦長得年輕漂亮吧,紛紛抱團擠兌周寡婦,給她取了個外號叫活閻王。

  意思就是人間的閻王,專門勾男人的性命。

  當時的周寡婦好像是剛洗完澡,頭發濕漉漉的,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襯衫,在夜里特別的明顯,陳波還沒走過去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奶香味兒。

  結果沒等人激動,狗倒是先激動起來了。

  陳波家的阿黃噌的一下就躥了過去,硬是撲在周寡婦家的金毛犬小花身上,然后就開始現場直播物種繁衍了起來。

  深山野林,孤男寡女,再配上金毛怪異的叫聲,看得陳波尷尬癥都犯了。

  你說這狗交配就交配嘛,大家各自離開就行了,偏偏周寡婦擔心自家的小花有什么問題,非要讓陳波拉開阿黃。

  “能有什么事兒,你看這畜生還挺享受的!”陳波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

  盡管陳波的聲音不大,可耳尖的周寡婦還是聽到了,她俏臉一紅,輕咀了一口道:“呸,回頭我非得閹了你家阿黃不可!”說完話后,她的目光有意無意的往陳波的胯下看去。

  “鳳儀嬸,你這也太殘忍了吧!”陳波下意識的夾了夾腿,汗然道。

  “不止阿黃,你也不是個好東西!”陳波汗然:“嬸,我怎么就不是好東西了?”“哼,看夠了沒有?把你放在老娘胸上的狗眼拿開!”“看了能咋地?又不會懷孕!”“呸,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男人都是銀樣镴槍頭,中看不中用!”“你咋知道我不行?我對自己向來都是很自信的!”陳波不服道。

  “你要是有能耐,就來我家啊,看老娘不夾死你!”夾死我?“噗嗤!”聽到這么露骨的話,陳波再也忍不住流出了鼻血。

  周寡婦一看到陳波怪異的表情,先是一愣,繼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瞪了陳波一眼后,俏臉微紅道:“我說的是用門板夾死你,你想到哪里去了!”“沒多想,那啥,我媽喊我回家吃飯,我先走了啊!”陳波丟下一句話就徹底逃之夭夭了,他是再也不敢和周寡婦繼續待下去了。

  這是在用黃段子強奸他陳波啊。

  實在是太恐怖了,女人四十如狼,三十如虎,一點都沒說錯。

  “這臭小子,真是越長越帥了!”看著陳波遠去的背影,周寡婦忍俊不禁的笑道。

  一想到剛才兩只狗的動作,她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落荒而逃的陳波并沒有立刻返回家里,而是放了阿黃以后,他一個人去了山上的那個破道觀。

  破道觀的年代很久遠,一直荒廢至今,目前只有 老道士一個人居住,平時也沒什么人跑到這里來。

  剛一進去,外面就想起了炸雷聲,隨之下起了傾盆大雨。

  “老家伙,小爺來了!”陳波進門后,擦了擦身上的雨水,隨即打量起了道觀。

  眼見道觀空蕩蕩的,除了豎立在正屋的那座祖師爺 泥像以外,再無他人。

  咦?人呢?難道又是去給李寡婦挑水,或者是王寡婦擠牛奶去了?陳波口中的老家伙是一個老道士,小時候陳波上山放羊迷路,無意中走到了破廟,老道士一看到陳波就驚為天人說陳波是什么九星命格,硬是厚著臉皮讓陳波拜他為師。

  九星命格是什么,陳波不清楚,不過據老頭子說好像是一種很牛B的命格,如果放在是古代的話,注定封王拜相。

  眼見老道士不在,外面又下著大雨,陳波索性就坐在了泥像面前的蒲團上面,成打坐的姿勢,閉目養神。

  以前老道士給了他一本《巫醫經》,說什么是巫醫派的鎮派寶典,學會了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話下。

  可陳波練了這么多年,發現除了力氣大了點, 身體長高了點,外加小弟弟變長了點以外,別的屁都沒有。

  伴隨著陳波默念巫醫經的口訣,窗外的雷鳴聲更大了。

  陳波沒注意到的是,他身后的那座泥像隱隱有顫動的趨勢。

  霎時,一道刺眼的閃電照亮整個道觀,泥像轟然間倒塌,硬是砸向了陳波。

  陳波感覺腦袋一暈,整個人就昏倒在地。

  陳波不知道的是,泥像碎裂開來后,從里面暴露出一只雞蛋大小的紫金蛤蟆,紫金蛤蟆在沾上陳波的血液,通體一震,旋即化為一道金光鉆進了陳波的腦海之中。

  驟雨初歇。

  沒過多久,只見一個老道士撐著把女人用的小花傘走了進來。

  如果村里的石匠看到這把小花傘的話,一定會很差異,尼瑪這小花傘不是我老婆的么。

  老道士酒糟鼻子,年級約莫六十歲,一身灰色道袍打扮,上面破破爛爛的。

  重點是臉上布滿了口紅印。

  他進門就打了個道號:“無量那個天尊,昨夜我夜觀天象,算準了今天是個好日子,卻沒算準香香來大姨媽,害得我白跑一遭!”“我的小祖宗誒!”等他看清昏倒在地上的陳波后,就跟尾巴著火了的兔子一樣,頓時一個箭步上前將陳波扶起,伸手在其鼻尖一探。

  老道士隨即松了一口氣,在注意到一旁的泥像碎片后,老道士面色一變,連連告罪道:“無量那個天尊,罪過,罪過,不肖弟子今日打破了祖師法體,還望祖師爺勿怪,待得他日我定為祖師爺重塑金身。

  ”老道士小心翼翼的用布包裹好地上的碎片后,然后將陳波給抱到了里屋的床上。

  “咦,奇了怪了,以前我見這小子的九星命格暗淡,沒想到在今日卻被點亮了,是何理由?怪哉,怪哉!”老道士給陳波看了看面向,繼而驚訝道。

  他急忙掐指算了半天,硬是沒參透其中的玄機。

  陳波在夢里只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四周昏暗而又朦朧,唯一能看見的是遠處有道用白玉鋪成的階梯,階梯很長很長,一直蔓延到云端。

  與此同時,意識不清的陳波耳邊響起了一道呢喃不清的聲音:“巫者,篡天改命也,術精岐黃妙藥長生……是故人定勝天!”最令他害怕的是,他居然在自己的腦海里看到了一個紫金色的蛤蟆,有雞蛋那么大,好在的是蛤蟆好像是死物,一動不動的。

  老道士剛好端了一碗味道刺鼻的中藥走了進來:“喲,兔崽子,醒了?”“老頭子,不好了,我腦袋里突然鉆了只蛤蟆進去!”陳波急忙說道。

  “沒睡醒吧?你咋不說有條黃鱔鉆了進去?”老道士哼哼道,換做誰也不信。

  “我說的真的啊!”見到老道士不信,陳波急了。

  難道我真的沒睡醒?只是幻覺?“少廢話,來來來,把我給你煮的這碗藥喝了,然后滾蛋,老子還要下山去辦事兒呢,你個臭小子昨晚把祖師爺神像給摔碎了,好在的是你沒出什么事情,要不然你這個桃花村唯一的本土男丁就光榮犧牲了!”老道士不由分說的就把藥遞到了陳波面前。

  說來也奇怪,桃花村近五十年來,從未有過男丁,村里的漢子多半都是從外面招來入贅的,包括陳波的老爹也是上門女婿,本以為到了陳波這一代又是個女孩兒,可偏偏陳波卻是個男丁。

  這可把陳波父母給激動壞了,陳波出生的時候,全村的老少爺們兒集體給陳波送禮物,什么雞蛋啊,奶粉啊。

  “老家伙,你以前說的都是真的?我真要取九個老婆才能化解村子的詛咒?”忍者反胃把藥喝了下去后,陳波問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話。

  聞言,老道士嘖嘖稱奇道:“對,你們村是天然的孤陰局,正所謂孤陰不生,獨陽不長,注定世世代代的孩子都是女性,但是卻出了你這個變數,你只有娶滿九個女人才能化解這個死局!”陳波搓了搓手,一臉羞澀的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以前的目標是娶四五個老婆就夠了,你現在讓我娶九個,太多了吧,雖然小爺對自己的能力很是相信,可是人多了也架不住腎虧啊!”“你怕什么?想當年老子可是有十二個……”老道士兩眼一瞪,接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一頓,干咳道:“咳咳,老子隨隨便便給你配一副壯陽藥,別說九個了,保準你夜御十女!”“……”陳波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最后弱弱的道:“老頭子,我真心覺得師門的名字應該換一個!”“換成什么?”“我覺得叫污衣派更好,你看看你穿得又破又爛,不修邊幅的,還時不時下山往寡婦窩里鉆,實在是太污了!”“我打死你個兔崽子!”“站住,別跑!”離開破道觀后,陳波嘴里叼著草根,一路哼著小曲兒往山下走去,剛過了山坳,遠遠的就看到了路邊停了一輛小轎車。

  仔細一看,陳斌認出了車子的型號,長安CX52,全村唯一的一輛轎車,也是村長孫 長貴家的。

  荒山野嶺的,把車開這兒來做什么?耐著好奇,陳波旋即走了過去。

  近距離觀看之下,他發現車子的窗戶緊閉,伴隨著車身的搖晃,里面隱隱傳來一道道嬌喘和濃重的呼吸聲。

  盡管看不見里面的情形,可通過聲音,陳波還是認出了里面的人。

  是村長孫長貴和石頭叔家的翠花嬸!用屁股都能猜到里面的倆人在干什么。

  看來村里的傳言是真的,沒想到石頭叔剛出去打工不到一個月,翠花嬸就和孫長貴搞在了一起。

  想到平時石頭叔對自己的好,陳波低下頭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準備砸窗嚇死這對狗男女。

  就在他剛要砸下去的時候,里面響起一道重重的悶哼聲,然后車子停止了晃悠。

  從里面傳來了翠花嬸軟綿綿的聲音:“你個死鬼,我家石頭剛走一個月,你就來找我,而且還是在車子里!”“嘿嘿,我不是一直聽人說車震很刺激嘛,所以來試試,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還跟小媳婦兒一樣緊啊,難道是石頭沒碰你?”車窗被搖下,從里面伸出一直夾著煙的手,接著響起了村長孫長貴的賤笑。

  “別提那個死鬼,看著人高馬大的,誰知道卻是個廢物,沒幾下就不行了,對了,聽說鄉長這幾天要來視察,那塊地的事情你可得盡快搞定,要不然老娘以后都不理你了!”“你放心,不就鳳儀那死鬼老公的墳地嘛,好說,我已經派 徐會計去她家了,孤兒寡母的,想要收拾她還不是脫脫褲子的事情!”“徐會計那老色狼?要是那樣的話鳳儀那騷娘們有得爽了,我看她以后還敢不敢在我面前裝貞潔烈女!”聽到這里,陳波再也忍不住憤怒了。

  原來村里在搞開發,剛好鳳儀嬸老公的墳處在開發區的正中位置,聽說能解決不少錢,然后石頭叔家的翠花嬸估計是看上了那筆補助金,這才和村長孫長貴搞到了一起,想要把那塊地巧取豪奪過來。

  而孫長貴口中的徐會計,名叫徐大明,平時專門和孫長貴狼狽為奸,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虧心事。

  “要不再來一次?”說到這里,孫長貴欲望再次高漲,手也控制不住的在翠花嬸身上游走了起來。

  “砰!”就在村長興致勃勃的時候,突然聽見一聲巨響,車窗隨之被砸碎。

  “什么人?”孫長貴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頓時驚慌失措的問道。

  “好像是陳波那混子!”翠花嬸緊張的用手捂著身子。

  “狗男女,去死吧!”陳波扔下一塊石頭,撒腿就跑!“徐大明,你要是敢對鳳儀嬸亂來的話,看我不弄死你!”說完話后,陳波朝著鳳儀嬸的家就飛快的跑了過去。

  鳳儀嬸的家在村西頭,位置比較偏。

  好不容易趕到鳳儀嬸的家里后,陳波發現她家的大門被反鎖了,里面隱隱有哭泣的聲音。

  “徐大明,你別亂來!”聽到這個聲音,陳波憤怒的一腳踹向大門,大門應聲倒地。

  這也嚇了陳波一跳,自己什么時候有這么大的力氣了?難道是跟腦海中的那些記憶有關?事情緊急,陳波愣了愣就直奔鳳儀嬸的房間跑去。

  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陳波的眼睛頓時就紅了。

  只見一個大腹便便的禿頂男子趴在鳳儀嬸身上,邊脫鳳儀嬸的衣服邊解自己的皮帶。

  而鳳儀嬸此刻早已衣衫半褪的仰躺在床上,露出大片雪白,雙頰潮紅,臉上隱隱有掙扎之色。

  顯然是中了迷藥。

  “混蛋!”陳波恨得咬牙切齒的,隨手抓起一個搟面杖就沖了進去。

  里面的徐會計下意識的回頭一看,迎接他的卻是一個搟面杖!“砰!”搟面杖正中徐會計的面門,他整個人被陳波一搟面杖給砸飛在地上,鼻血流了一地。

  “陳……陳波,誤會,誤會啊,別亂來!” 她就是那個對校方提出那種的要求的歸國教授老師?太年輕了吧?本來還以為會是年過半百的老者呢。

   男主 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不會吧!我記得她倆不是死對頭么,誰也不慣著誰的那種,怎么可能會…我是,你是誰?期間,她既沒有動一下身體,也沒有轉頭來看我一眼。

   在圖書館看書有人吵時間一點一滴的在過去,空氣中慢慢彌漫出蛋糕的甜美和 包子的香氣,比較起來還是包子味更濃一些,畢竟是肉的鮮味。

  我一聽,這話說得也有點兒道理于是說道:好吧,那出去走走,說完后,慢慢地爬起來,渾身都沒有力氣,吳愁在一邊喊了一聲起駕了他一直都認為自己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這里的正常并不是之一般的身體或者心里上的正常,而是值得他 性向方面的正常,以前他也(交換性伴侶)有過稍微心動的女生,不過似乎心里都有一種聲音在告訴著他,不對,這不是他要找的人,他想要得到的不是這個人。

   其實她的內心對女兒有所歉疚,因為藍心研并沒有得到一個完整的童年,而是也有一半的缺失,所以她竭盡所能的想把自己能給的都給予女兒,來填補那段缺失的空白。

  男主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你還年輕,前面的路一片光明,不要走錯了路。

  “欸,不過,我們家不會說這些事情的。

  「<四方拜!>」看著秦軒的樣子,也是莫名的嚇了一跳,不過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男主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菲勒攔在夜未艾和騎士們中間,樣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

  啊!!我感受到了POWER!!他 穿著藍色校服校褲,不同于別的男生,在周六可以放縱的日子換上自己的褲子。

  不對不對!我現在,現在已經下定決心,我喜歡的是W……是W……K也還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么奇怪的話,在那里愣愣地重復著。

  感覺,莫名地有點可愛……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笛施相信無論是怎樣的騷動,都能被黑目蓮完美解決。

  從今往后,她和那個渣男半點兒關系也不會有了!在圖書館看書有人吵學生互相擠在一起上課,不論男還是女。

  她穿著到她膝蓋的米色 羊絨大衣,里面褐色的百皺裙過了羊絨大衣的邊緣下方一點五寸,腳上穿著.淡.粉.色.黑.跟平底鞋。

  男主大女主十幾歲的強取文哦,好的,好的我匆匆的起身,卻不料腳下再次一滑,就要摔在地板上的時候,我心中大呼不好,然后……再一次感受了那熟悉的 溫度

  仿佛是聽到了王三一請求一般,顏雪竹并沒有按照預想之中和我告別。

  他們也就是獵奇心在作怪,只要我不開口,過一段時間,他們沒熱情了,自然淡忘了,要知道,我的事跟他們從根本上是沒有關系的。

  結果....雨澤懵逼的看著嗚喵的雙爪拍打著夢心的胸,二夢心則是微笑的摸著嗚喵的背......他主動和我說想要出去打工,掙兩個錢花花。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