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館 做愛



我跟 老公是大學同學,大二的時候開始談戀愛。

  畢業工作穩定了,我們準備結婚時我 婆婆 給我們算命,說老公屬兔我屬虎,說將來老公會什么都聽我的,我會壓住老公。

   還有我有兩弟弟,老公 有一個出嫁的姐姐,怕他將來負擔重,所以很是反對我們在一起,但是老公堅持,所以我們就結婚了。

  不過婆婆心里一直記得算命先生的話,勸老公別慣我。

  可是從我們相戀到結婚,老公還是像以前那樣對我,而且還越來越好。

  可能時間長了,我不愛的東西,不吃的東西,喜歡什么顏色,他都記得,所以每次婆婆燒菜他都會跟婆婆說不要燒什么。

  婆婆可能感覺不好了,就又給我們算了命,這次是找了好幾個人算的,算的結果是老公在30歲前不能 發財,要是發財的(極品少婦的誘惑)話會短命,而且30歲之前有一災不能待在南方要在北方才可以避過,這不變相的讓我們 分居嗎?迷信婆婆給我算命 讓老公必須和我分居我現在和老公一起打理一個信息服務公司,公司才走上正軌,我一個人怎么忙的過來,還有我現在在南方,老公要是到北方這一南一北的相見都不容易,我跟老公說了不可以,老公也不打算走。

  可是婆婆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說為什么幾個先生的話都一樣呢?說得我都心慌慌的,婆婆在給青島的親戚打電話聯系,讓老公到他們那邊工作!如果不讓去,婆婆 肯定說我不注重老公,假如真的有點事情肯定都算在我頭上,讓去的話我難過!真不知道怎么辦?延伸閱讀:  “不是不是!”我趕緊解釋,這 女人,嫉妒心怎么這么強。

    “我……我啥也看不見,但是光是感覺,我也知道喬 小姐是絕世的美女!這皮膚如此的光滑,怎么可能是老了呢?這感覺就像是十八歲的美女一樣好啊。

  ”  “哼,算你會說話。

  ”喬香云聽 了我的話,喜笑顏開。

    她 把她咬了一口的大白梨,塞到了我的嘴前,說:“請你吃梨。

  ”  我看到,我正對的地方,正是她咬了一口的地方。

    這女人,她咬了一口還要給我吃?  那我總不能說你啃過了吧?這不就露餡了?  我聰明的一大口啃上去,把她咬的那一小塊兒全都咬掉。

    她也不以為意,拿回去之后繼續咬了一口。

    (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突然她低聲柔情 的說:“那我讓你給我按那里,你為什么不按呢?”  又來?  我心里不斷的默念三字經,這女人,太誘人了。

  如果我不是為了養家照顧嫂子,我恐怕早就不顧一切的上去跟她春宵一度了。

    還要 葉紫在我家的時候給我來了一場實戰模擬,我才能忍住自己的褲襠。

    這時候,我才發現葉紫和我姐是真閨蜜,居然還提前給 我這樣實戰模擬的。

  讓我摸的,看的,全都享受了。

    用屁股想我也知道,葉紫不會給其他人這樣的待遇。

    感激了一下葉紫,我連忙一邊緩慢的收尾,感受著微微出汗,已然情動的美女肉體,一邊斟酌了一下語言,說:“其實吧,我是很想,很想那啥的。

  但是干這一行一定要守規矩。

  不能干的事情,絕對不干。

  ”  “哼,葉紫在哪找得你啊?我給你一個月三萬,你來給我做私人的催乳師如何,可以跟我sex哦。

  豈不是比你在葉紫那里做催乳師好得多,第一個月過來干,給的錢很少吧。

  ”喬香云笑著問我,有點小動作。

    總是被這么說,這會兒我發現我有點支持不住了。

    我吞了下口水。

    有一位姓馬的名人說過,如果給一個人300%的利益,他就可以冒著犯罪被殺死的風險去干。

    喬香云,正好給了我300%。

    葉紫給我的實習工資,是一個月一萬塊加提成。

    “我……我…..”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葉紫是嫂子的好閨蜜,但是人家給的可是三萬塊啊!多兩萬呢!  一時間,工作的動作也停了。

    發現我動搖了之后,喬香云來了興趣,她把梨子放到籃子里,手在我臉上撫摸。

    “長得這么帥,你很有天分啊。

  只要給你做一個眼部的恢復手術,就憑你這張臉和這本錢,在吳松市的貴婦里面還不是輕輕松松一個月幾十萬?來,聽姐的,跟著姐吧。

  ”喬香云拉著我的臉,與她的臉越來越近。

    一個月幾十萬?  奇怪的是,聽到一個月能掙幾十萬,我腦子一下子清靈了起來。

    扯淡呢?  就我這張臉,能掙幾十萬?  劉正,你可不能跳這個坑啊!  想到這里,我今天晚上第二次拒絕喬香云說:“那個,喬姐,謝謝您的厚愛哈。

  但是我畢竟是跟著葉姐的,我這不能隨便跳,不然別人怎么看我。

  真是對不住啊。

  ”  喬香云的臉色突然陰沉。

    她雙腿一用力,手一拉,突然把我拉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小子,給臉不要臉了是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嗚嗚嗚…….”  我急忙給自己找解釋,但我話還沒說出來,喬香云那閃亮的眸子突然貼近,嘴唇上感覺到了一絲溫柔…….  她居然主動親上了我!  我有點迷茫,但因為在說話,所以嘴是張著的,喬香云的舌頭就可以在我的嘴里橫沖直撞。

    我的天!  喬香云一個法式濕吻,親的我有點大腦缺氧。

    太爽了!  一條小舌頭,像個小妖精一樣的在挑逗著你,在呼喚著你。

    我理智的保險絲馬上就要燒斷了。

    還好她最后放開了我,深呼吸了兩口氣,喬香云摸著我的臉,充滿誘惑者說:“現在告訴我,是葉紫好,還是我好?”  “當然是您好。

  ”我二話不說就回答。

    “為什么啊?”喬香云笑顏如花的問我。

    我很理所當然的說:“因為葉小姐根本就沒有親過我。

  ”  聽到我這解釋,喬香云噗嗤一笑,她也不推開我,就讓我這樣趴在她的身上。

  她拿著梨子放到了我的嘴前,我很識相的把她咬的那一小部分都給啃掉。

    再把梨子拿回去自己咬一口,喬香云貌似不經意的問我:“她有沒有和你那個過?”  “那,哪個?”  “SEX啊,別說你不懂啊!”  我臉一紅,羞澀的說:“沒,肯定沒有啊!我就是一個新來的,葉小姐愿意提拔我我就很開心了。

  ”  “你還挺有給她賣命的覺悟,哼哼,她這種女人也就只會籠絡一些像你這樣,什么都不懂的年輕人了。

  ”喬香云對葉紫好像有點不太喜歡?  我不知道這女人是咋回事。

  你要是不喜歡她,你為什么要讓她給你安排催乳師呢。

    不過我可不敢逆了人家的意思,萬一給葉紫投訴我怎么樣怎么樣,我不是死定了?  過了一會兒,我尷尬的說:“那個,要不我先起來?”  “哼。

  ”  喬香云從鼻子里哼了一聲,也不知道是肯定還是否定?  我掙扎的想站起來,喬香云的表情又看起來不滿意了。

  我估摸著,她是不高興我站起來的。

    這時, 屋子的門被保鏢敲了兩下。

    雖然是密室,但床的旁邊就是一個連接門口攝像頭的通訊器,喬香云踹了我一腳,讓我站遠點,然后她接通了通訊。

    保鏢那邊只有一個麥克風,他低聲說:“ 夫人,李老板回來了。

  那個催乳師和葉小姐走了有四十分鐘了,我就沒和李老板提這個事情。

  ”  “很好,這種小事,沒必要說。

  你先去看著吧。

  ”喬香云滿意的點點頭。

    保鏢那邊聲音小了很多,他突然小聲說:“夫人,李老板今天帶了一個…….一個小姑娘回來。

  ”  我幾乎可以肉眼看到,喬香云的臉色變得非常陰沉。

  她很生氣。

    我也能理解,雖然是嫁給了有錢人,但是好歹是明媒正娶的正牌夫人,還剛剛生了一個閨女,這邊老公不但不陪著自己坐月子,居然還在外面找女人,花天酒地。

  這找女人就算了,還要再帶回到家里面,這就過分了。

    “嗯,我知道了。

  ”  喬香云有些氣急的使勁兒按在了通訊器的結束按鈕上。

    她真的很生氣。

    看了站在一邊的我一眼,喬香云有些勉強的說:“這個屋子他不知道的,你先在這里帶著。

  對了,那邊是冰箱,你摸著墻,到另一邊墻角就能摸到了。

  渴了自己拿水,北邊那有獨立衛生間。

  我去外面看看他帶的是哪個小賤人!”  說完,喬香云氣呼呼的脫掉睡衣,就當著我的面,換了一身更加有魅力的衣服。

  她坐在梳妝臺面前,用了幾分鐘就畫了一個漂亮的淡妝,拿起包包推開門就走了。

    她這是去找那女人決戰啊。

    我看著富麗堂皇的屋子,突然發現旁邊的一個電視邊上,還連著監控線。

    我干過雜工,稍微還是明白點的,這個電視應該是這個別墅的總監控臺,用遙控器就能看到各個監控拍到的畫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