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づき 乃愛



nXc(啊啊……)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老王心里一緊,魔怔般的往前走,誰知剛走過去,就咣當一聲,不小心撞在了桌子邊緣。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更要命是,撞的地方不偏不倚,正中自己小腹底下。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啊!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一陣難受,疼的臉都白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叔你怎么了?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麗見老王臉色難看,立馬用手捂住老王小腹,關切問道:王叔,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啊,來,我看看到底怎么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疼的說不出話,就松開手,讓小麗看看。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麗半天都打不開拉鏈,便扶起老王,讓他躺在沙發上,把褲子脫了看到底怎么回事。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點了點頭,就躺在床上,頓時,一個暖熱的 小手就貼在了老王臀部。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小手逐漸下滑,老王感覺渾身酸爽,尤其是褪掉內褲的時候,老王更是爽的差點叫出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更令老王奇怪的是,剛才疼的要死的地方,隨著內褲脫下,那疼痛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老王琢磨這究竟怎么回事的時候,小麗突然啊了一聲,捂住嘴喊道:王叔,你怎么?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雖然不知道小麗說的什么地方,但卻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竟然有個柔嫩的小手在上下摩挲。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時的小麗更是面紅耳赤,她用手撥弄了幾下后,立馬對老王說道:王叔, 周康很看重你,你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給周康怎么交代,快來,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睜眼一看,我勒個去,小麗竟然踩在沙發上,做了個蹲便的姿勢,直勾勾看自己小腹情況。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就在時候,外面的門鈴聲突然響起。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好!是周康回來了!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瞬間清醒,看著小麗,眼睛都差點噴出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急忙翻過身子,褲子一提,拿起手邊毛毯就蓋在小麗身上。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門鈴聲越來越急促,老王焦急異常,心里直罵周康來的不是時候。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小麗則慌忙穿上丁字褲,套上裙子,一臉不舍的看著老王。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叔,別緊張,肯定是周康回來了,我這就去開門。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麗說完,扭著身子,匆匆朝門前走。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門一打開,一股子刺鼻酒味就撲面而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側目看去,周康滿臉微醺,看樣子可了不少酒。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呀,你怎么喝成這樣了?快來,快進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麗扶著周康,一步一步朝房間走去。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坐后,周康一把捏住小麗胸口,瞇眼說道:給我把衣服脫了!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麗被周康狠狠捏住,心里跳的不停,當即大喊一聲,道:周康,王叔在這,別這樣。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微醺的周康聽見師傅在這里,突然清醒了不少,他看看大廳,老王正襟危坐,正在款款品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把門關上,就五分鐘。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康十分強硬,說完就一腳關上門,將小麗抱起,一把丟在床上。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康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口小麗身體的味道,微微一笑,道:小麗,今天你就趴著,我從你以后面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別……你輕點……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麗滿臉嬌嗔,嘴上雖然說不同意,但心里卻不停喊要要要。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之前被老王碰觸,自己渴望還沒消減,現在又遇見周康,若是能好好體驗翻云雨滋味,那今天簡直就太開心了。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客廳里,老王很是緊張,他怕徒弟發現自己玩弄他女人。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之后再看,這周康醉的不輕,一進來就被小麗攙扶進去,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在這,心下大喜,就輕輕抿了口茶,仔細觀察房間里面的動靜。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臥室門被關上,老王忽然意識到,這夫妻兩在里面,會不會做點什么?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越想越難受,心下著急,就站起身子,偷偷摸摸朝臥室走去。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沒到門口,老王就聽見里面大聲嬌喘,小麗不住喊道:快點,別親了,快點進來!快點啊!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然在里面翻云覆雨!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重重咽了口口水,輕輕將門擰開。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透過門縫,老王清楚的看見,小麗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上半身沒穿衣服,兩個纖長大腿高高劈叉。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的角度,正對著小麗劈開的這面,稍作調整,就能看見小麗漂亮的身子。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瞬間安耐不住,一只手不自禁伸進了褲子。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Xc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次她很瘋狂,她選擇主動出擊。

  只是她的技巧實在是太生澀了,她似乎只會趴在床上享受那種感覺。

   我想她現在這種主動的瘋狂,心里也是做出了巨大的斗爭的。

  躺在床上,我看著她皺著眉頭,一點點坐在我小腹處……她的臉上有痛苦的表情,但更多的是滿足。

  痛苦是因為我本錢的確雄厚無比,再加上平常也不自己瞎折騰,想要在關鍵時候爆發,實在是太簡單了。

  而且張建國的那金針菇每次就一兩分鐘, 蘇茜在遇到我之前也沒有跟其他 男人有過任何關系,所以她身子保持的很好。

  現在遇上我這么霸道的本錢,即便是剛才已經接受過狂風暴雨般的滋潤,可是她畢竟身子保持的很好,有些吃不消。

  “蘇蘇你累了,讓我來吧,我懂得怎么疼你。

  ”我看著蘇茜這幅模樣,有些心疼,舍不得讓她這樣付出。

  可是蘇茜一臉享受且倔強的樣子,根本不聽我的話。

  她依舊在瘋狂的動作,白皙的脖頸緊繃著,微微后仰著的頭……還有隨著她動作不停上下晃動的柔軟……直到蘇茜在瘋狂中滿足了三次,我才最后繳械投降。

  她趴在我身上,緊緊的摟著我,我只感覺她身子很緊張,我同樣有些緊張。

  脊梁骨繃的緊緊的,從上到下,忽然一哆嗦,整個人感覺像是虛脫了一樣。

  我抬頭吻上蘇茜,她氣喘吁吁的樣子簡直跟紅顏禍水一樣。

  我輕輕攏過她鬢角已經被汗水打濕了的秀發,一把把她擁入懷中。

  “蘇蘇,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會對你好的,等你跟張建國離婚了我們就結婚。

  ”我恨不得把蘇茜都揉進我的身子里,可那不現實,但是我說的話句句都是實話。

  我不知道她是不想回答我的問題,還是實在是累的不行了,鼻子里已經發出勻稱的呼吸聲。

  看著我懷里蘇茜緊閉著的眸子,在她長長的睫毛上輕輕吻了一下,我也沉沉睡去。

  這一晚上,我做了一個很美好的夢。

  我夢見我跟蘇茜從村里離開了,是我帶她遠走高飛的。

  在遙遠、沒有任何認識我們地方,我買了小小的一套房,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知何時,等我醒過來的時候,蘇茜已經不在我的床邊了。

  這讓我很是失落,我們現在終究只是偷情,還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出現在外面大街上。

  不過現在能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搖了搖有些沉重的腦袋,這才聽見浴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我想蘇茜應該是在浴室里洗澡了吧?第一次真正跟她云翻雨覆也是在浴室里,想到這里,我就心頭蕩漾……再加上早上是個男人都有點反應的,這更是強有力的催化劑!我忽然出現在浴室里,她處于本能的尖叫出聲:“啊!強子你干什么?怎么突然就出來了。

  ”當她看清是我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看清我的那時候,她的臉上瞬間就出現兩朵紅暈,看起來就好像喝醉酒一樣,惹人歡喜。

  “我們一起洗,好嗎?”“好。

  ”蘇茜低聲說,其實她知道我進來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她沒有拒絕我。

  雖然我很想再來一次,可我清楚昨晚已經把她折騰的不輕,所以就饒過了她。

  蘇茜在知道我老實了后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看著我,不過當她知道原因后更是羞紅了臉,只是她臉上洋溢的幸福,我就滿足了。

  “強子你真好,你昨晚問我后悔嗎,我現在告訴你,我不后悔。

  ”依偎在我懷里,蘇茜在我胸膛上蹭了蹭,說道。

  我剛準備對蘇茜說一些情話,可就在這時,忽然我的手機響了。

  我一看,竟然是張建國 給我發來的 信息

  只有兩個字:救命!當救命這兩個字映入眼簾后,我愣了一下,張建國昨晚不是跟其他幾個老板一起去豪賭了嗎?怎么忽然會讓我救命呢?難道是他輸了錢,那些人要他還錢?我想這肯定是不可能的,張建國跟那些人關系匪淺,即便是賭博輸了錢,也不會為難他才是。

  這么說來應該是發生了其他事情,張建國自己應付不了,所以給我發信息求救。

  一想到這里,我忽然有點興奮,要是張建國真的出事了,那我是不是就能跟蘇茜在一起了?就在這是,蘇茜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強子你怎么了?我看你臉上陰晴不定的,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嗯,出了點事,張建國給我發短信說救命。

  ”我邊說邊把手機遞給蘇茜,當她看到手機上的兩個字時臉色都變了。

  我能理解她為什么會是這樣一副表情,不管她現在愛不愛張建國,張建國曾經都是她愛過的男人,現在忽然發來這樣的短信,一定是出事了。

  “強子,你……你能去救他嗎?”蘇茜眼眶里淚水在打轉,但終究是忍住了沒落下來,不過她說完話緊咬著的嘴唇落在我眼中,多少看著有些心疼。

  當然我不會為了這些而責怪蘇茜,這要是換正常人,也會做出這樣的決斷。

  “強子,你要是救了張建國,我就跟他離婚,跟你走,好嗎?”蘇茜見我沒說話,以為我不同意,有些著急的說道。

  蘇茜的心情我盡管能理解,但還是覺得有些別扭,索性什么也不說,沒答應也沒拒絕。

  看到我轉身離去,蘇茜癱坐在沙發上,無聲的抽泣起來。

  等我到樓下,開了車,先是給張建國打電話。

  不出意料,電話關機了。

  我從兜里摸出一根煙,細細回想昨晚到底有沒有人表現的不太正常。

  可是我思來想去十幾分鐘,都沒想出來到底是誰有問題。

  昨晚跟張建國在一起的那些人全都是張建國的強力合作伙伴,說的難聽點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不應該會對張建國出手啊。

  才十幾分鐘的時間,我已經抽了半包煙了。

  “草他個腿!”我忍不住怒罵一聲,一拳狠狠砸在方向盤上。

  “蘇蘇,你放心,我肯定會去救 張總的,你別著急,等我回來。

  ”氣憤歸氣憤,但我舍不得讓蘇茜傷心,所以給她發了一條信息,讓他安心一些。

  發完信息,我思來想去,只能先去 名豪看看情況。

  昨晚我是從名豪出來的時候,名豪還是一幅風平浪靜的模樣,而且張建國也是半個小時之前才給我發的消息。

  等我到名豪KTV的時候,這里已經打烊了。

  不管是KTV還是會所等等,一般都是下午四點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這樣上班的,現在打樣很正常。

  雖說打烊了,但我有張建國司機這層身份在,想進去,倒也不是很難。

  我上前對前臺說道:“美女,張總讓我來接他回去。

  ”“張總?他不是剛離開一會嗎?”前臺 小姐一臉驚訝的對我說。

  “嗯?不可能吧,張總真的走了?”前臺小姐的話頓時讓我驚疑起來。

  似乎是看出來我的樣子,前臺小姐便給我說了張建國離開時候的經過。

  聽完她的話我才知道張建國并不是一(夾逼自慰)個人離開的,而是和 吳總以及一個中年漢子一起離開的。

  不過她們看上去好像并不高興,從電梯里出來的時候,張建國還跟吳總罵罵咧咧的樣子。

  “還請麻煩你幫我找下你們經理。

  ”雖然前臺小姐說的是這樣,但我更相信我的眼睛。

  這里這么多攝像頭,我想他們離開的時候肯定被監控攝像頭給拍了下來了。

  這件事我也想過報警,可如果張建國需要我報警的話,那他都不用給我發短信了。

  不過在我心里我還是保留了報警這個選項,不管我跟張建國有什么矛盾,那都是我們自己的事情,現在張建國要是出事了,那可是一條人命。

  這時前臺小姐已經找來了經理,不過當我說我要查看今天早上的監控視頻時,他愣了一下。

  “怎么?張經理是不想讓我看嗎?如果我把這件事告訴我們張總,你想他還會來你們名豪消費嗎?”我看這個張經理不是很樂意讓我去看監控視頻,心里一橫,便拿出張建國這個金主。

  不得不說,在利益面前,真的很難有人能夠擋住的。

  我這么一說,張經理頓時賠笑著給我道歉,說著,便把我往二樓拉去。

  等到了監控室,我讓他們的員工給我把張建國早上離開的視頻調出來。

  時間顯示是八點十幾分,張建國跟吳總還有一個男人從包房里出來,張建國跟吳總我的都認出來了,只是另一個人帶著帽子,第一時間我并不能看出來他是誰。

  這三人隨后一同進了電梯。

  在電梯里,兩個人就吵了起來,但看上去張建國還不是最激動的那個,倒是吳總看上去好像唾沫橫飛。

  不知道是不是張建國說了什么,等從電梯出來的時候,吳總更加激動起來,一把拽住張建國的胳膊。

  張建國好像也生氣了,一巴掌就拍在吳總的臉上。

  就在兩人劍拔弩張的時候,帶著帽子那個男人忽然出手,一拳重重砸在張建國臉上。

  這一切都發生的毫無征兆,甚至是我都沒看出來這個男人要出手。

  畢竟之前我還覺得他是張建國的人,一直跟在張建國身后。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想張建國也沒有料到,當他怒目相視的時候,那人顯然是不在乎張建國。

  就這樣三個人莫名其妙的從名豪走了出去,我看到時間剛好是八點三十分,而那個時間,就是張建國給我發消息的前兩分鐘。

  這讓我為難起來,張建國是在名豪出去之后給我發的消息,那就說明跟名豪沒什么關系。

  可是吳總為什么會跟張建國爭吵呢?這是我想不通的,昨晚上兩人還好好的,一晚上,忽然就鬧掰了?不行我不能等了,要是再等,張建國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從名豪出來,我開車直奔警察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