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腿打開強行占有她 在公車上撥開內褲進入 埋在體內惡意地頂了頂



“不就是偷吃了你家的黃瓜嗎?為了這點破事你就要打死我弟?說吧,我弟偷吃了你幾個黃瓜,我賠你就是了。

  ” 楚夢韻 說道

    “就一個!”吳 財運咬牙切齒地說道。

    “那我賠你十個吧,我們家黃瓜多的是,等下到菜地摘給你!”楚夢韻說道。

    “不行,我家那根黃瓜與眾不同,價值至少兩千塊以上,除非你賠兩千塊給我,不然我就打死你弟!”吳財運想通了,反正事已至此,一切都無法挽回了,現在手頭上正好缺錢,沒錢賭了,如果能讓楚夢韻賠兩千塊私了,那也不錯。

    “一根黃瓜值兩千塊?你家的黃瓜是黃金做的嗎?你怎么不去搶?”楚夢韻憤憤不平的說道,這擺明是敲詐勒索啊!  “沒錢賠是吧?那就讓我打死他!”吳財運也知道自己剛才異想天開了,楚夢韻家這么窮,怎么可能拿得出兩千塊?還不如暴打一頓這個 傻子來得痛快!  吳財運說完,馬上就繞過了楚夢韻,揮棍朝楚 傳宗打去。

    楚傳宗不想在楚夢韻面前露身手,馬上撤腿就跑。

  吳財運在后面揮舞著木棍緊追不放。

    見此情形,楚夢韻嚇壞了,也跟著追了上去。

  可是她一個女孩子,實在跑不過男人,只能一邊追一邊喊道:“別打我弟,別打我弟,有事好商量……”  楚傳宗跑了一段路之后,故意放慢了腳步,等吳財運追上來。

    吳財運見到楚傳宗跑不動了,心中大喜,猛沖過去,朝楚傳宗的背部一棍掃去。

    可偏偏這時,楚傳宗突然彎下腰大口地喘氣,非常巧合地避過了吳財運的一擊。

    吳財運沖得太快,一擊不中之后,他還在繼續往前沖,經過楚傳宗身邊時,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雙腳絆到了楚傳宗的腳起來,然后他整個人向前飆了出去,摔了一個狗啃屎。

    更悲催的是,落地的時候,吳財運的嘴巴正好砸在了一塊石頭,牙齒頓時被砸掉了好幾顆!  吳財運慘叫一聲,掙扎著爬起來,用手摸了一下嘴巴,發現一掌的鮮血,幾顆掉了的牙齒還在嘴巴里。

    他頓時氣炸了,為了追打這個傻子,竟然一不小心被他絆倒了,還砸掉了這顆牙齒,新仇加舊恨,老子非宰了這個傻子不可!  吳財運正揮棍準備再次擊打楚傳宗時,一束摩托車燈的燈光從路的那頭照來,吳財運和楚傳宗同時抬眼望去,見到一個身穿警服的女警英姿颯爽地駕著摩托車駛來!  一見到這個女警,吳財運的心就抖了一抖,因為這個女警,正是杏花村出的唯一一個民警 韓冰,在鎮派出所上班。

  這個韓冰雖是否花村 的人,但鐵面無私,絲毫不通人情,抓賭的時候更是不含糊,他沒少裁在這個女警手中。

  可以說,韓冰是纏繞在杏花村所有賭徒惡夢中的對象,她就是所有賭徒的惡夢,這些賭徒對她是又恨又怕,甚到恨到希望她在執行任務時因公殉職!  韓冰很快就來到了吳財運和楚傳宗面前,見到吳財運手持木棍,一嘴的鮮血,她馬上將車剎停,喝問道:“吳財運,你干什么?又在欺負楚傳宗?”  吳財運心中那個氣啊!這死丫頭眼睛瞎了么?難道沒看到老子滿嘴的鮮血?  “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負他了?分明是他欺負我好不好?老子連他一根汗毛都沒碰到!別以為你是民警就可以隨便冤枉人!”吳財運剛才沒打著楚傳宗,所以十分有底氣地說道。

    韓冰一聽,臉頓時就冷了下來,她下了車,咄咄逼人地朝吳財運走來:“我冤枉你?你手中拿著木棍,還想狡辯說是楚傳宗欺負你?你當我也是傻子么?我問你,楚傳宗一個傻子,怎么可能欺負你?”  吳財運被韓冰逼得啞口無言,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爭辯了。

    而這時楚傳宗想起了自己是傻子的身份,馬上哇的一聲裝哭,然后一頭撲進了韓冰的懷里,將臉埋在那波濤洶涌之中,一邊吸溜著她的香氣,一邊惡人先告狀:“韓冰姐,他欺負我,他一直追著我打,說要打死我,我好怕……”  在他的記憶中,這個女民警韓冰一向都是鋤強扶弱,很有正義感的。

    果然,韓冰聽了頓時義憤填膺,正氣凜然地說:“吳財運!你恃強凌弱,信不信我將你抓到派出所呆幾個月?”  吳財運嚇得兩腿一抖,弱弱地說道:“我沒打他啊,你看,現在受傷的人是我,傷者為重啊!”  “從實交待,你怎么受的傷?”韓冰心中也有些郁悶,吳財運手中有木棍,不應該會受傷這么重啊。

    “是追打這個傻子的時候,一不小心被他的腳絆到,摔倒了。

  ”吳財運對韓冰早就有了心理陰影,之前賭博被抓的時候,沒少被她嚴刑拷打逼問其他同伙,現在面對她的喝問,他不敢說謊,只能如實相告。

    韓冰聽了吳財運的話,想笑,但為了保持警察的威嚴,她忍住了笑,冷冷地說道:“那是你咎由自取,作惡多端必自斃,知道不?快說,你為什么要追打楚傳宗?”  “他偷吃了我家的黃瓜。

  ”吳財運只能繼續用這樣的理由了。

    韓冰聽了,頓時又發飆了:“為了一個黃瓜,你就大動干戈用木棍追打楚傳宗,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啊?大家都是鄉里鄉親,吃你一個黃瓜,這算得了什么?你別這么小氣好不好?”  吳財運恨得牙癢癢的,平時抓賭的時候,不見你念在大家都是鄉里鄉親通融一下放我一馬?  “黃瓜雖小,但那也是偷竊啊!這個傻子偷了我家的黃瓜,犯了偷竊罪,你是不是應該將她抓起來?”  韓冰卻說:“他是傻子,構不成犯罪,你惹怒了他,就算他打死了你,那你也是活該!”  吳財運知道韓冰有心護著這個傻子,就沉默不語了。

    而楚傳宗聽了韓冰的話,頓時茅塞頓開,原來傻子打死人都不犯法啊,那以后只要自己一直保持傻子的身份,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想打誰就打誰了?  韓冰見吳財運苦逼著臉,就從口袋里掏出了兩塊錢,然后丟給吳財運,說:“這兩塊錢算是買了他吃你的那個黃瓜,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如果讓我看到你欺負楚傳宗,我絕不輕饒你!撿起錢,快滾吧!”  吳財運撿起地上的那兩塊錢,欲哭無淚,老子這傻子綠了,本來想要兩千塊賠償的,現在竟然被韓冰這死丫頭用兩塊錢就私了!  韓冰接著又說道:“吳財運,我警告你,你別再賭了,要是再讓我抓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我早就戒賭了。

  ”吳財運說道。

  他心道,我現在只有兩塊錢,想賭也沒得賭了啊!  “戒賭?我看你是沒錢賭了吧?李 桃花這么漂亮的一個女人嫁給了你這個爛賭鬼,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韓冰說道。

    一提起李桃花,吳財運就是一陣憋屈,她雖然漂亮,但是已經被這個死傻子玷污了啊!  越想越傷心,這種丑事又不能說出來,吳財運只能打掉牙齒往肚里咽。

  他實在不想跟韓冰多說了,轉身就走。

    此時楚夢韻正氣喘吁吁的跑來,胸前的那對飽滿隨著跑動的節奏而一顛一顛地晃動著,讓已經坐擁了李桃花這樣的絕色美人的吳財運看見了,都暗暗咬牙切齒。

    “好了,沒事了,你姐也來了,快放開我。

  ”韓冰見到楚夢韻來了,急忙對還依偎在她懷里的楚傳宗說道。

  被楚傳宗這個傻子占了這么久便宜,她一點沒感覺到有什么不妥。

    楚傳宗只得依依不舍地從韓冰那軟玉溫香中出來,這時楚夢韻正好來到了近前。

  她焦急地問道:“弟弟,你沒事吧?吳財運有什么打傷你?”  “夢韻姐,我沒事,是韓冰姐救了我。

  ”楚傳宗說道。

  看見楚夢韻那正隨著呼吸而急劇起伏的壯觀,楚傳宗不禁在心中暗暗估了一個比較,夢韻姐的武器與韓冰姐的似乎有得一拼啊!  楚夢韻感激地對韓冰說:“韓冰妹妹,謝謝你,這次幸好你及時出現,不然我弟弟非被吳財運打死不可。

  ”  楚夢韻的年紀比韓冰大兩歲,從小到大,她都一直叫她韓冰妹妹的。

    “不客氣,夢韻姐,你也要對你這個傻弟弟多加管教了,別讓他老是闖禍,我經常不在村里,能幫得了他一次,幫不了他一輩子。

  ”  “我知道,以后我一定會嚴加管教他的。

  ”楚夢韻說道。

    “好了,沒什么事,我們都回去吧,上車,我載你們回去。

  ”韓冰坐上了摩托車之后,對楚夢韻說道。

    跑了這么久的一段路,楚夢韻也是太累了,就不客氣地坐上了韓冰的摩托車。

  不過,她讓楚傳宗坐在中間,因為她擔心他沒坐慣摩托車,會摔下來。

    楚傳宗被兩個大美女夾在中間,心情久久不能平復,這感覺實在是太好了,前面是香肩,后面是嬌膚……韓冰將楚夢韻,楚傳宗姐弟倆載到家門后,就獨自開車回家了。

  杏花村離鎮上不遠,韓冰只要一有空都會回家看望父母的。

    睡覺的時候,楚夢韻一直在想自己的婚姻大事和身負給楚家傳宗接代的那個使命。

  十萬巨債在七天之內肯定是無法還清的,到時候如果不嫁給陳品文,自己一家人就別想再在杏花村呆下去了。

  陳家的勢力那么大,除了陳尚元是村長之外,他還有一個在縣城里當大官的妹夫,實在惹不起起啊!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怎么說都是自己理虧。

  如果帶著傳宗逃跑,還有一個妹妹正在縣城里讀高中,不能拋下她不管啊!官字兩把口,如果逃跑,可能還會落下一個詐騙的罪名,不可行。

    看來只有嫁給陳品文這一條路了。

  還有七天就要嫁給陳品文了,到底要不要現就去跟楚傳宗制造一個孩子呀?  楚夢韻輾轉反側,遲遲沒能做出決定。

  她是女孩子,跟楚傳宗生孩子那種事太羞人了,她不好意思主動去找楚傳宗。

  可是自己不主動,楚傳宗那個傻子又什么都不懂,怎么辦呀?  而在另一間房的楚傳宗,也是躺在床上睡不著,他在想今天在迷魂坑下所發生的那件離奇事件,那個神秘女子到底是人還是妖?雪月宮又是什么門派啊?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在短時間內賺夠十萬塊給夢韻姐贖身?  楚傳宗也想過再到迷魂坑下去挖那些人參,何首烏出來賣,可是買給誰?去哪里找能出得起高價的買家呢?  姐弟倆在各自的房間各懷心事,到地半夜才漸漸睡著。

    ……  第二天一早,韓冰就又開著摩托車去鎮派出所上班了。

    楚夢韻種了兩畝西瓜,現在正是成熟的時候,早上起床后,她就去西瓜地里摘西瓜,以待明天一大早運就到鎮上去賣。

  因為明天是圩日,買西瓜的人多。

    這次楚傳宗這個游手好閑的傻子破天荒地跟去摘西瓜,而且還十分認真賣力,摘完了還主動將西瓜挑回家,這讓楚夢韻十分驚訝和意外。

  這個傻弟弟似乎一夜之間變得勤勞懂事了!  挑剩最后一擔西瓜的時候,楚傳宗對楚夢韻說:“姐,你先回去吧,這擔西瓜讓我挑回去就可以了。

  ”  楚夢韻畢竟是女孩子,在烈日下干了半天的活,早已經累得不行了,難得楚傳宗這么殷勤,就先回去了。

    天氣這么熱,楚傳宗并不急著將西瓜挑回去,他想先去洗個澡。

  他知道離這里不遠有一個 青龍灣,因傳說漂中藏著一條青龍,所以村中無人敢下灣。

  但是楚偉宗卻不信這些,他決定先去青龍灣洗個澡,涼快一下再將西瓜挑回家。

    青龍灣位于青龍山腳下,一道瀑布從青龍山上飛流直下,在山腳下沖出了一個很深的水灣,這個水灣就是青龍灣。

    當楚傳宗來到青龍灣附近時,突然看到一個一絲不掛的女子正在灣中洗澡,此女子渾身潔白如雪,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奪目耀眼。

    楚傳宗第一感覺就是仙女在青龍灣中淋浴。

  因為村中從來沒有人敢在青龍灣洗澡啊!  可當楚傳宗看清那女子的容顏時,他才知道并不是什么仙女,而是昨天讓他幫取黃瓜的李桃花!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楚傳宗現在已經不傻了,他跟正常人一樣第一反應就是先躲起來,然后再慢慢欣賞。

    正好旁邊就是一片玉米地,他馬上就躲進了 玉米地里

  恢復正常之后,他對女人的身體也是非常渴望的,特別是想起昨天給李桃花取黃瓜的情形,一想到那情形,他就熱血沸騰,好想再來一次。

    說到底,他能夠意外恢復正常,而且擁有一身實力,完全是拜李桃花所賜啊!要不是李桃花讓他幫取黃瓜,就不會被吳財運追打,更不會掉到迷魂坑下因禍得福得到神秘女子的傳承了。

  所以,他其實很感激李桃花的,覺得李桃花就是他的貴人。

    此時的李桃花一臉紅暈,濕漉漉的秀發搭在她的肩上,如出水芙蓉一般,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楚楚動人的風情。

    李桃花才二十三歲,比楚傳宗的姐姐還要小一歲,正值女人如花般的年紀,蜜桃最成熟時。

    青龍灣的灣水是非常清澈的,因此李桃花泡在水里的部位也是清晰可見的。

    前凸后翹,優美的弧度,筆直修長的雙腿,晶瑩剔透的膚膚……這畫面實在是太美了!  楚傳宗只看了一會,鼻血就無法自控地流了出來。

  自從昨天給李桃花拔黃瓜之后,他發覺自己已經非常迷戀李桃花的身體了,迷戀到無法自拔的地步了。

    楚傳宗此刻看著如此嫵媚動人的李桃花,只覺得口干舌燥,渾身像發高燒一般熱,真想沖出玉米地跳下灣中,一把抱住她好好疼惜一番。

    就在這時,楚傳宗突然聽到玉米地里有一絲響動,他轉頭一看,見到一條黑色的大蛇正在慢慢地爬來!  “啊——”楚傳宗嚇(兩根一起插進去)得發出一聲驚叫。

  以他現在實力,本來不會怕一條蛇的,但是突然之間看到,還是會嚇一跳的。

    正在青龍灣中洗澡的李桃花聽到岸上的玉米地里傳出一聲男人的驚叫聲,她頓時大吃一驚,然后怒喝道:“誰?快滾出來!”  青龍灣附近有一塊玉米地就是李桃花種的,她是因為在玉米地鋤草,勞作到中午的時候,感覺太熱了,看看四周無人,就到青龍灣中泡一個澡。

  關于青龍灣中有青龍的那個傳說,她嫁到杏花村兩年了,當然也聽聽說過。

  只是她不相信這種荒誕的傳說罷了。

  恐龍都早已絕種,世上哪有什么青龍?  這里平時都人跡罕至,現在是中午,更加不會有人路過,所以她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絲不掛地在青龍灣中洗澡。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躲在玉米地里偷看!  躲在玉米地里的楚傳宗聽到李桃花的怒喝,也是大吃一驚。

  完了完了,被李桃花發現了,怎么辦啊?  “到底是誰?快滾出來!”李桃花快要氣炸了!  楚傳宗的腦子急速旋轉,一想到自己是傻子的身份,他就淡定了,我是傻子我怕誰?  于是他抹干了鼻血,光明正大地從玉米地里走了出來。

    “傳宗,怎么是你?”李桃花見到楚傳宗傻笑著從玉米地里走出來,極訝極了。

    “嫂子,是我啊,你讓我出來干嘛?”楚傳宗傻傻地問道。

    楚夢韻卻沒有回答楚傳宗的問題,而是問道:“傳宗,你躲在玉米地里干什么?”  楚傳宗說道:“天氣太熱,玉米地里涼快,我到玉米地里睡覺啊!”  李桃花將信將疑:“真的是在玉米地里睡覺這么簡單?”  “當然啦,在玉米地里除了睡覺,那還能做什么啊?”楚傳宗面不改色地說道。

    “你不是在偷看我洗澡?”李桃花問道。

    “洗澡有什么好看的啊?我為什么要偷看?要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出來看啊!”楚傳宗從玉米地里出來后,眼睛從沒離開過李桃花的身體,近距離觀看所帶來的視角沖擊力是完全不一樣的。

    李桃花聽了楚傳宗的話,才如夢初醒,就算剛才這個傻子沒有偷看,現在也被他看了啊!  她急忙用雙手捂住最羞人的部位,然后大聲說道:“傳宗,你不能看,快轉過身去!”  可是楚傳宗卻傻傻地說:“嫂子,昨天你讓我給你取黃瓜的時候,你都給我看了,現在為什么不能看?”李桃花焦急無比地說道:“昨天是昨天,今天不同,快閉上你的眼睛,滾回玉米地里去!”  李桃花雖然寂寞,但是她的心底里還是不能接受被丈夫以外的人看自己的身體的,昨天讓楚傳宗取黃瓜,那是別無選擇加上一時沖動。

    別以為她用黃瓜就是那種奔開的女人,其實她是比較傳統保守的女人,是被那種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思想禁錮的女人。

  要不是吳財運這么冷落她,她是不會淪落到這種地步的。

  她正值蜜桃成熟的年齡,生理上的需要是很正常的,但即使是生理極度需要,也從來沒有勾引過別的男人。

    昨天與楚傳宗的那一幕被吳財運發現后,她心中很愧疚,哭求吳財運原諒。

  好不容易得到了吳財運的原諒,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也絕不能再跟楚傳宗發生什么瓜葛了,不然怎么向丈夫交待?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19日電少頃,房間的門開了,一個中年人疾步走了進來,一臉焦灼地問道:老大,聽說你要回去了? 中年人名叫林 建勛,今年已經四十多歲了,但他卻心甘情愿稱青年為老大。

   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個青年名叫 歐陽羽,是整個海鷹組織,乃至整個雇傭兵界的神! 歐陽羽回過頭來,嘴角仍舊帶著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經買好了,今天就動身。

   林建勛有些不甘心地問道:老大,難道你能忍受過那種碌碌無為的生活? 歐陽羽輕輕地嘆道:唉……你不懂,安安樂樂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歐陽羽說的是心里話,加入海鷹組織四年了,他已然從當初那個懵懂的少年,蛻變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然而歐陽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屬于這里,他的心,早已經飄到了大洋彼岸的家鄉。

   林建勛沉吟片刻,試探地問道:老大,你該不會因為阿曼達的事情感到內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現實吧? 你給我閉嘴!!! 歐陽羽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無比猙獰的面孔! 尤其他那雙充滿暴戾之色的眸子,簡直令人不寒而栗! 林建勛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猶如犯了錯的小學生一般,低頭不語。

   對于歐陽羽來說,阿曼達就是他心中的一個結,是任何人不得觸及的逆鱗! 雖然林建勛的初衷是希望歐陽羽能夠留下來,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歐陽羽居然會如此動怒! 少頃,歐陽羽的臉色恢復正常,走到林建勛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經厭倦這種刀頭舐血的生活了,繼續留在這里也是無益。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決!而且我也相信,憑你和其他兄弟的實力,定可以將‘海鷹&quo;精神繼續發揚光大的! 林建勛很清楚,歐陽羽是一個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的人,但凡他做出的決定,便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萬分無奈,林建勛只好輕輕地點了點頭: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過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攔了。

  不過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這么消沉下去…… 歐陽羽笑著搖了搖頭:呵呵呵……我只不過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呢! 聽到歐陽羽這番話,林建勛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鄉之后,一定會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這時候,歐陽羽低頭看了看表,說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碼頭了,咱們就此別過。

   我和兄弟們送送你吧? 不用了,兄弟們有的正在訓練,有的正在準備執行任務,我一個人去碼頭就可以,不用勞煩大家了。

   歐陽羽說罷,提上自己的行李包,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間。

   望著歐陽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勛心中不由得嘆道: 老大……阿曼達的事情,其實根本不怪你啊…… ………… 遠洋油輪的自助餐廳里,一個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頤,他面前已然堆滿了空餐盤,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為,已然引起了餐廳內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時發出的吸溜聲,更是令許多以紳士自居的人,對他報以鄙夷的眼神。

   跟這種沒教養的鄉巴佬坐同一艘游輪,真是丟臉啊! 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來的,該不會是逃票溜上來的吧? 像他這樣的土包子,就該扔到大海里喂魚! …… 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責和冷眼,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故意發出更大的聲響。

   一時間,整個餐廳內,都能聽到他吃面時發出的吸溜聲。

   不僅如此,他還神奇地從口袋里掏出一頭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來的,剝開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沒誰了。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歐陽羽。

   歐陽羽的確不是什么紳士,要知道,在過去的四年里,他絕大多數時間都處于生與死的邊緣,幾天不吃飯、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歐陽羽便會盡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補充體力,儲備能量。

   對于他來說,什么紳士風度、公共禮儀都是扯淡,填飽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則之一。

   正當歐陽羽吃得酣暢淋漓之際,身后突然響起一個冷冷的聲音:喂,你吃 東西能不能小聲點?不要打擾本 小姐用餐! 歐陽羽放下手中的餐盤,回頭一看,就見一個身穿緊身連衣裙的女孩,雙手叉腰,怒氣沖沖地瞪著自己。

   女孩看上去約莫十八、九歲的樣子,圓圓的鵝蛋臉,肌膚白皙,一頭清爽的齊耳短發,透著幾分女孩子獨有的可愛與頑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緊身連衣裙,卻是將她那傲人的身體曲線,彰顯得淋漓盡致! 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軟,不由得令歐陽羽聯想起,站在沙灘上遙望大海的情形—— 波濤洶涌! 但凡是個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難免都會心動。

   歐陽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況,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東方面孔的女孩了。

   雖然這幾年,歐陽羽征服過不少金發碧眼的洋妞,但他還是覺得,東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歐陽羽異樣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氣了:喂,你別這樣‘色迷迷&quo;地盯著本小姐,否則的話,別怪本小姐對你不客氣! 歐陽羽笑了笑,正打算說些什么。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到餐廳門口的方向,突然傳來一陣駭人的槍聲! 隨著槍聲響起,原本喧鬧的餐廳頓時安靜下來。

   循聲望去,就見四個身高體壯的蒙面 男子站在餐廳門口,每個人的手上,都端著一把明晃晃的AK47! 看到這一幕,歐陽羽瞬間反應過來——這伙人八成是 海盜! 就見其中一個身穿 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來,目光掃視著餐廳里的每一個人: 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擾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現在已經控制了這艘游輪,請你們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錢的東西統統交出來,否則的話…… 說著說著,迷彩服男子舉起手中的AK47,對著頭頂開了幾槍。

   伴隨著駭人的槍聲,餐廳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場面甚是狼藉。

   這時候,餐廳里的其他人也紛紛反應過來,知道他們遭遇海盜了。

   只不過,恐怕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種只有在電視或者小說中才有的情節,居然如此毫無征兆地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出于求生的本能,人們開始驚慌失措地四散逃竄! 一時間,尖叫聲、腳步聲、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聲混作一團,好不熱鬧! 噠噠噠……噠噠噠…… 槍聲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槍口不再對準天花板,而是對準了四散逃竄的人群! 最先沖到餐廳門口的幾個人,瞬間倒在了血泊之中! 整個餐廳頓時再次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了。

   大家不用緊張,我們只謀財不害命,只要你們乖乖配合,不要做出無謂的舉動,我可以擔保你們性命無憂。

  否則的話,你們的下場,就會像他們一樣…… 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用槍口指著地上的幾個人。

   聽到迷彩服男子的話,人們紛紛掏出口袋里的錢包,扯下身上值錢的金銀首飾,統統扔到地上。

   對于他們來說,錢根本不算什么。

   錢沒了可以再賺,命沒了可就什么都沒了! 剛剛責罵歐陽羽的那個女孩,此時更是緊張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靈珊,今年剛滿十九歲,乃是唐氏集團董事長唐龍海的女兒。

   在華夏國,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團,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此次唐靈珊漂洋過海不遠萬里,為的是取回母親的遺物。

   由于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靈珊為了避人耳目,并沒有乘坐飛機,而是選擇乘坐游輪。

   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是遇到了麻煩! 此時此刻,唐靈珊的腦海之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大膽的猜想。

   她似乎覺得,這些海盜登游輪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東西是真! 唐靈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說本小姐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母親的遺物拿到手,沒想到最終還是被人算計了! 這下可怎么辦啊? 正當唐靈珊不知所措之際,迷彩服男子已然緩緩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請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說著。

   唐靈珊竭力讓自己保持鎮定,緩緩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銀首飾,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緩緩放到了地上。

   此時此刻,她心中仍舊抱著一絲僥幸,她希望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盜,并非沖自己身上的東西而來。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靈珊身上背著的 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東西還沒有拿出來呢,快點拿出來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們絕不會傷害你的。

   唐靈珊猛地抬起頭來,冷不丁地質問了一句:是誰派你們來的? 聽到唐靈珊的話,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隨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該不會是嚇傻了吧?什么誰派來的?我們是海盜!海盜懂嗎? 唐靈珊冷哼一聲:哼!如果你們真的是海盜,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輪,為何不把我們綁架到你們的地盤,然后向我們的家屬索要巨額酬金?費這么大的力氣,并且殺了人,卻只是索要一些錢財和首飾,簡直太不可學了吧? 迷彩服男子臉色突然一變,陰惻惻地說道:唐小姐,就算你識破了這個局又如何?我們不過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只要你乖乖將包里面的東西交出來,我保證不為難你,否則的話…… 你這個混蛋!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唐靈珊一邊質問,一邊暗中思考著對策。

   把母親的遺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對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輪,自己又該如何逃走呢? 正當唐靈珊束手無策之際,突然一陣吸溜聲,傳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靈(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珊下意識地扭頭一看,繼而驚愕得瞪大了雙眼! 原來,歐陽羽仍舊自顧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著盤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唐靈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詫異,心說這個臭小子怎么會如此淡定? 嗯……只有兩個可能,要么他是個神經病,要么他和這些海盜是一伙的! 我們是誰派來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逃不掉了,乖乖把東西交出來吧…… 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緩緩朝唐靈珊逼近。

   唐靈珊緊緊護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厲聲喝道:這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你們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們殺了本小姐! 見唐靈珊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猶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們開始行動之前,雇主還打來電話,特地叮囑他們,只要拿到唐靈珊手上的東西即可,萬萬不可傷她一根毫毛! 迷彩服男子對此大為不解,心說既然要搶人家的東西,索性直接連人一起殺了,豈不是永絕后患? 為何還要如此大費周章? 雖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話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錢,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靈珊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終他還是打定了主意,將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繼而一邊擼胳膊挽袖子,一邊緩緩湊近唐靈珊,企圖搶奪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萬萬沒有料到,自己這么一個不經意間的舉動,已然引起了另一個人的注意。

   那個人,自然便是歐陽羽…… 起初歐陽羽根本沒有把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舊自顧自地大快朵頤。

   一來,他身上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根本不用擔心被搶。

   二來,他覺得憑自己的本事,收拾幾個海盜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當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歐陽羽卻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赫然發現,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個清晰的豹子頭紋身。

   不會吧?這些家伙難道是獵豹的人? 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為什么要扮成海盜的模樣? 難道…… 想到這里,歐陽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瑪!原本以為不過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盜劫持游輪事件,萬萬沒想到,這些所謂的海盜,實際上是來自獵豹組織的職業供傭兵啊! 歐陽羽對于獵豹組織再熟悉不過了。

   獵豹是一只神秘而強大的雇傭兵組織,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與其相提并論的,就是歐陽羽曾經效力的海鷹組織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輪上,竟然驚現獵豹的人,這實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想著想著,歐陽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靈珊的身上。

   他發現,唐靈珊自始至終,雙手都緊緊攥著身上的挎包。

   從他們剛才的談話來看,這次獵豹的獵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東西了。

   獵豹的人如此大費周章,喬裝改扮成尋常的海盜,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東西,這說明什么? 說明挎包里的東西,無論對于女孩,還是對于這伙人的雇主,都極為重要! 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東西? 正當歐陽羽好奇之際,迷彩服男子又開口了:唐小姐,我們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東西,絕不會傷害你,希望你能夠配合一下。

   唐靈珊雙手緊緊護住挎包,一邊后退一邊目光堅定地說道:本小姐已經說過了,這里面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絕不能交給你們!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話,本小姐就跳海自盡,即便玉石俱焚,也好過落入你們之手! 見唐靈珊如此固執,迷彩服男子終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說罷,迷彩服男子張開大手,就要強奪唐靈珊的挎包! 見狀,唐靈珊反而鎮定下來。

   雖然唐靈珊看上去只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但千萬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靈珊從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訓練,雖不敢說有多厲害,但對付一般人是沒有問題的。

   其實她也很清楚,憑自己的花拳繡腿,肯定打不過面前這個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經無路可逃,唯有拼盡全力放手一搏了! 看到唐靈珊擺出一個跆拳道的架勢,歐陽羽頓時大跌眼鏡,心說這小丫頭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獵豹的人動手? 都說女人胸大無腦,這小丫頭……嗯,的確挺大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作者: 愛之谷官方商城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